馬來西亞華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馬來西亞華人
Chung Keng Quee Yap Ah Loy Tan Cheng Lock
Lim Goh Tong Ong Tee Keat Lim Guan Eng
Jimmy Choo Michelle Yeoh Lee Chong Wei
Fish Leong Michael Wong Gary Chaw
總人口
6,960,900[1]
佔馬來西亞總人口的24.6% (2010)[2]
分佈地區
主要分佈於吉隆坡(首都)、
喬治市檳城州)、
怡保霹靂州 )、
新山柔佛州)、
古晉砂拉越州)、
亞庇沙巴州)和
馬六甲市馬六甲州)等各大城市。
語言

華語(即現代標準漢語
福建話(即閩南語)主要流行於檳城州柔佛州吉打州馬六甲州以及巴生新山市乔治市马六甲市古晋市等各大城市一帶。
粵語 (主要集中在吉隆坡、怡保、芙蓉、关丹等城市;东马则主要集中在山打根)
客家話(主要流行於怡保沙巴州部分地區)
福州話(主要流行於砂拉越州部分地區)
其他語言:潮州話(即潮汕語)、海南話
英語(馬來西亞第二官方語言、學校必修)


馬來語(即馬來西亞國語
宗教信仰
中國傳統信仰儒教道教佛教基督教

馬來西亞華人(或華裔馬來西亞人大馬華裔[註 1])指民國數百年來自中國福建廣東廣西海南等省遷徙至馬來西亞的移民後代[4]。華人為馬來西亞除馬來族以外的最大族群,總人口640萬人(2010年),佔大馬總人口的24.6%(2010年),主要分佈於吉隆坡(首都)、喬治市檳城州)、怡保霹靂州)、新山柔佛州)、古晉砂拉越州)、亞庇沙巴州)和馬六甲市馬六甲州)等各大城市。其中檳州華人在2006年时约有63.55萬人,佔該州總人口的42.5%,曾经是唯一華裔人口佔相對多數的州,但在2009年被馬來族超越。

歷史[编辑]

马来西亚华人的移民史可追朔至汉代[5]中国马来群岛已有频密的商业活动和文化交流[6]元代时已有中国人在当地定居的明确记载[7]

到了明代鄭和下西洋時曾多次在馬六甲(明史稱為滿剌加)停留,後來將馬六甲、巨港(今屬印尼)、泗水(今屬印尼)等營建成其船隊的大本營。至今馬六甲仍然留有大量與鄭和有關的遺蹟。一些華人因為和當地人通婚,開始在馬六甲定居,漸漸受馬來文化影響,繁衍開來。

此時開始,華人開始在馬六甲形成聚落定居,成為組成馬六甲重要的一個民族。明朝衰弱後,這些通婚華人的後裔由於交通不便、滿清閉關政策等因素,開始與祖國關係疏遠。在與本土文化相互交融的情況下,他們逐漸形成一支新的民族——娘惹峇峇(Nyonya-Baba)。娘惹峇峇的母語也由方言(主要是福建話)慢慢轉變成夾雜方言以及馬來語的娘惹峇峇語(Peranakan Hokkien),但依然保留了各種华人的風俗儀式。

而華人大量移民今馬來西亞各地則是從第二次鴉片戰爭後開始,當時清朝戰敗,中英簽署《北京條約》,清廷容許外國商人招聘漢人出洋工作,充當廉價勞工(苦力),由於當時英國殖民者需要大量的人力資源以開發馬來亞半島,大量的華工(或稱為苦力)從中國輸入到馬來亞半島成為礦工、種植工人等。在蒸汽船使用後,華僑南來的數量更是急劇上升。此時到來的華人移民人數已經大幅度超越早期的娘惹峇峇,所以被早期定居的人稱為「新客」。這時期馬來半島的華人人口的男女比例嚴重失衡,這是因為勞工們的僑鄉意識濃厚,多不打算扶老攜幼來到馬來亞定居,而是希望賺夠錢回到老家故鄉。

到了1929年,全球開始經濟大蕭條。此時,華僑婦女開始大量移民馬來亞,男女人口比例結構趨向平衡。二战後,由於世界進入冷戰時代,英屬馬來亞正值馬共叛亂,移民條例收緊,中國來馬的移民潮逐漸減少甚至停止。此後,華人參與了馬來亞獨立運動與馬來西亞的建國運動,並在當地繁衍開來。

人口[编辑]

2008年馬來西亞國會選區華人與土著選民的人口比例分佈
偏紅則表示華人所佔比例較高
偏藍則表示华人所佔比例较低
偏紫則表示兩者比例相當
顏色越淡則表示其他種族(如印度裔)所佔比例越高

馬來西亞的華族(華人)獨立初期原本佔總人口比重較高,大約35%,但由於出生率較低,現在已經降到24%。馬來西亞新經濟政策的1970年代以後,有大量的馬來西亞華人移居或長居發達西方國家,又或臺灣新加坡日本等等。現今人數有六百多萬。仍是马来西亚第二大民族,次於馬來族(55%),而多印度裔一倍半。至於在一些城市裡,如新山檳城怡保巴生馬六甲古晉詩巫華族的比重就要高得多,一般都超過半數。籍貫可分為福建廣東客家潮州福州興化海南等。另外有部分大馬華族長期受馬來和其他文化影響而形成了新的華人族群,稱為峇峇娘惹土生華人

根據馬來西亞政府的數據顯示,在1957年,華人人口比例約為全國總人口的40%(不包括马来西亚成立前的新加坡、沙巴及砂拉越人口),而到了2010年已下降至24.6%,預測到2020年將降至20.7%。原因之一是華人是注重對子女的培養與教育,以應對未來挑戰,而不願因「多生粗養」來承受過多經濟的壓力。因此,相對富裕的階層或知識水平較高者都不願多生孩子,在鄉村地區,由於生活水平和教育水準不高,一般孩子較多[8]

語言[编辑]

馬來西亞華族之間普遍上以華語及各種漢語方言交流。然而,方言會應不同區域而異,當中包括福建話/閩南語(分為北馬檳城福建話和南馬柔佛福建話), 粵語(如:吉隆坡怡保),客家話(如:古晉美裡、亞庇(哥打京那峇魯)、山打根鬥湖一帶)。

受中文教育的年輕一輩大多會說華語,書寫上繁體中文簡體中文皆能通用,但簡體中文逐漸成為主流。學校裡華語課皆用簡體中文,加上國語馬來文英文馬來西亞是必修語文,大馬華人多數人都通曉多種方言和語文。在日常生活中,馬來西亞華人會說一種比較本土化的馬來西亞華語,而在正式場合(如本地中文媒體)則會轉用一種較為正式的標準華語(類似台湾國語)。本地中文媒體則簡繁交替使用,使得兩種文字得以在馬來西亞保存。

此外,華人也有受英語教育而以英語為日常語言。根據2011年《馬來西亞內幕者》在一項對107位馬來西亞華裔成年人口的街頭訪問顯示,其中有26.1%或28人不能夠流暢掌握或完全無法明白馬來語;接受訪問的75人當中,68%或51人認為馬來語是一個重要的語言;但和英語比較起來的話,只有33.3%或25人認為馬來語比英語重要,29.3%或22人認為英語比馬來語重要,20%或15人認為兩者同樣重要。 [9]

另外,在多元文化的環境下,多語混雜使用的情況也很常見,這種現像在當地被戲稱為「羅惹」的混合語[註 2]

宗教[编辑]

馬來西亞華人大多繼承上一代來自中國的傳統信仰如拜祖先,當中較廣為人知的包括天公土地公大伯公關公媽祖觀音菩薩等。同時,本地華人也有混合本土信仰,如拜拿督公之類。大多數大馬華人信奉佛教道教,也有一些是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同時,也有極為少數的人信奉伊斯蘭教而被同化。

文化[编辑]

馬來西亞華人文化基本上與中華文化無太大差異。然而,馬來西亞華人也在這片土地發展了屬於自己獨有,而大中華地區沒有的中華文化,當中最著名的就是華人新年撈魚生的習俗。

媒體[编辑]

初期的馬來西亞華人對祖籍國有割捨不斷的感情,渴望加強與祖國的聯繫,故早期的華文報刊內容多以中國新聞為主。但在獨立後,馬來亞政府開放讓僑民入籍以及第二代馬來西亞華人的誕生,華文報刊也慢慢地轉變編輯方針,同時加強華人社群與政府及其他民族之間的訊息交流,扮演著橋樑的角色。今天的馬來西亞華文報刊也依然有特刊報導大陆和台灣的新聞。

馬來西亞最初的華文報刊是1815年至1879年之間發行的《察世俗每月統記傳》,尚存最長青的報刊是1910年由孫中山在檳城創辦的《光華日報》,當地華文報刊在反殖民統治、抵禦日侵和建國獨立等歷史事件上都發揮了反映民情的功能,漸漸由僑報轉型為主流報刊[10]。目前較具地位的報刊分別有:《星洲日報》、《南洋商報》、《中國報》、《光華日報》、《光明日報》和《東方日報》等。

教育[编辑]

國家教育政策[编辑]

國家在教育方面多年來進行了幾次決定性的政策和原則。1949年 - 成立中央顧問教育委員會,接著1951年的巴恩報告書產生了 (Barnes Report),接著又有華人提出的芬吳報告書 (Fenn-Wu Report),這一切導致了1952年教育條例 (Education Ordinance in 1952)。1956年拉薩報告書 (Razak Report) 推出了以馬來語作為國語和作為在小學除英語外的必修課,以及使用一個全國的共同性教學大綱,拉薩報告書被制定和1957年教育條例 (Education Ordinance in 1957),而拉薩報告書也進一步綜合了殖民地教育體系。

1960年,國家成立委員會以審查落實教育政策。達立報告書(Rahman Talib Report)提出了若干建議被隨後納入1961年教育法。這些措施包括取消小學學費,使用馬來語作為馬來西亞主要教學語言,並自動晉陞格3年級 ,提高基礎教育至9年。該報告還強調了學校課程的3M,也即是(讀,寫,算)在初級的水平。在2003年,國家通過1996年教育法令成立了強制性小學教育。[11] [12]

華語教育[编辑]

華人初到馬來西亞時多開設私塾以教育下一代,當時的私塾多半以《三字經》、《千字文》或《四書五經》等做為教材。

在南洋,辦學初期英殖民政府多半對其採取放任態度;然而到了1920年,殖民地政府見華人勢力日漸龐大,逐頒佈《1920年學校註冊法令》對其進行阻撓和打壓[13]

二戰時期,日本侵佔馬來亞半島迫使民間教育陷入停頓的狀態,直至戰後方見復甦。在這期間,殖民地政府先後頒佈《1952年教育法令》、《1956年教育(修正)法令》、《1957年教育法令》和為數眾多的報告書[13][14]

獨立以後,聯邦政府採納1955年的《拉薩報告書》和1961年的《達立報告書》頒佈了《1961年教育法令》,大大地削弱了華文教育的發展引起民間的極大反彈;為了維護華人接受華文教育的權利,董總和教總在1977年開始推動獨中復興運動[13][14]。目前在馬來西亞有1200餘所國民型華文小學(簡稱“華小”)、60所獨立中學和3所私立多元媒介大專院校[15]

基礎教育[编辑]

華文小學是馬來西亞華人文化和語言的根基,是馬來西亞華裔子弟學習母語及認識本身文化的關鍵階段。雖然華文小學已於1957年成為馬來西亞國家教育體制的一環,但是由於馬來西亞政府各項政策和行政偏差,長期以來,華文小學面對著增建重重困難,例如: 撥款、師資、設備等等重大難題[16]

隨著時代變動,馬來西亞華人人口普遍增長,特別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區,華裔家長會面對華文小學額不足的困境,這導致許多華裔新生小小年級就被迫到遠離住家的華文小學上課。馬來西亞教育部官員對華人社在要求增建華小的課題上百般阻擾,以種種的理由來拒絕。政府的學校保留地往往只能用來興建馬來文學校,華人社會必需自己尋找校地並獲得政府批准方能建立華文小學,這影響了華文小學的發展。許多針對華小的國家政策(例如:第九大馬計劃)及政黨競選的承諾也往往隨著時間而沒有實現[17]

2005年,馬來西亞前首相阿都拉不贊成增加華文小學,因為他認為這可能導致國家家出現兩種教育制度[18]。但是在2012年,馬來西亞現任首相納吉對馬來西亞完善的中文教育表示自豪,並鼓勵馬來族學習中文。[19]

馬來西亞教育部長久沒有均衡地發展華文小學和培訓教師。2007年,根據馬來西亞教育部學校組的資料,華文小學缺少2.1萬名華文教師[20]

高等教育[编辑]

馬來西亞政府以新經濟政策為由,在教育方面的行政和政策都以馬來人利益為主來進行所謂的固打制(Quota)。除了設立只收取馬來學生而已的瑪拉工藝大學和學院(Mara)之外[21],馬來西亞政府的大部分海外升學獎學金也是頒發給馬來人。在2008年之前,雖然只占人口的百分之54,馬來人與非馬來人獎學金的比例卻是90對10[22]。在公立大學招生方面,馬來西亞當局也是以種族政策和固打製為由,將專業領域如醫科、工程系、法律、藥劑系及生物科技等等分配給馬來人,華裔優秀生縱然成績顯著,也不一定能順利進入理想的大學課程。例如,出生於馬來西亞的新加坡國會議員李美花,以她優秀的成績的確考進了馬來西亞最有名的馬來亞大學,但當局分配的卻不是她選擇的工程系,最後她獲得了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工程系的錄取而離開了馬來西亞[23]

此外,2008年7月,2007度全國最佳成績的優秀學生江韻兒因未獲選進入馬來亞大學醫學系,結果決定前往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系就讀[24]。2002年5月,為了平息非馬來人的不滿,公立大學錄取新生首次採用以成績為標準(績效制(Merit))而不是按種族配額為標準(固打製)的辦法。然而,這只不過是掩人耳目的遮蔽法,馬來人大多理科生的入學標準是大學預科班(Matriculation)【假設預科班有三萬個額度,其中有兩萬七千個額度是保留給馬來人的,剩餘的三千個額度是開放給其他種族,包括華人和印裔同胞。至於東馬學生則是擁有一間預科班位於東馬,此預科班是不開放于西馬學生的。】,非馬來人卻需報考與英國GCE A-Level相同水準的馬來西亞高等教育文憑(STPM)。(至於文科班馬來人則以STPM入大學).大學預科班(Matriculation)和大馬高等教育文憑(STPM)之間的水平不相同,是眾所周知的[25]

2008年8月10日,根據報導,馬來西亞雪蘭莪州務大臣卡立·依布拉欣建議開放瑪拉工藝大學給其他族群以營造健康的競爭時,他認為該大學在未來也開放百分之10的學額讓非土著和海外學生升學。瑪拉工藝大學是一間只招收馬來學生的學府。卡立·依布拉欣的建議不止遭到馬來政治領袖的譴責,針對這個建議,400名瑪拉工藝大學的馬來學生也舉行集會和遊行至沙亞南的雪州政府大廈示威。這些學生也並呈交一份反對開放的備忘錄,要求州務大臣卡立·依布拉欣收回言論和公開道歉[26]

人才流失[编辑]

馬來西亞政府實行歧視華人的不公平教育政策是造成華裔人才流失是不爭的事實,而離馬來西亞一水之隔的新加坡則是得益者,其他移民國家或地区包括美國、澳大利亚及中国大陆、台湾。許多新加坡優秀的國會議員,政府官員和部長都是馬來西亞移民。例如: 新加坡現任發展部部長許文遠,是檳城鐘靈中學的畢業生,他憑新加坡政府頒發的哥倫坡計劃獎學金到澳洲深造[27],畢業後就留在新加坡。除了以上談到的李美花和許文遠外,新加坡前國會議員伍碧虹也是馬來西亞移民。

2004年,這個問題引起了當時馬來西亞青年及體育部華裔副部長翁詩傑的注意。他認為,馬來西亞國內的獎貸學金不足,造成華族人才流失。因此,翁詩傑建議馬來西亞國內華團組織設立獎貸學金以供華族學生申請,協助馬來西亞留住华人人才[28]

經濟[编辑]

當今大馬網站報導,有大約100萬名專才在30年的期間裡流失海外。林吉祥說大馬的首輪專業人士移民浪潮在1970年代出現,估計在過去30年裡,大馬約流失了100萬名專才。[8] 另外,公正黨總財政梁自堅也說,1970年馬來西亞的人均收入與新加坡台灣及韓國相近,而40年後的今天,新加坡的人均收入是大馬的4倍,韓國是大馬的3倍。梁氏又說,馬來西亞新經濟政策已導致大馬人才外流,自己國人也失去競爭力,行政與工作效率偏低,並引發貪污及腐敗的問題。[9]

社團[编辑]

華人初到僑居地時,由於對地緣和血緣的凝聚力和認同感,自發性的組織同鄉會館宗親會館以便彼此之間互相照應。經過時代的演變,華人在經濟教育上都有了顯著的成長,逐衍生出了工商會校友會公益組織宗教團體等不同類型的組織。

早期的社團多半為秘密結社組織而成,這些社團代入寺廟義山的管理形式為社員舉辦祭祀活動,同時藉著「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的觀念,在不驚動政府的情況下,執行制裁和調解糾紛的工作。社團中的領導人物通過複雜的關係網絡支配社員,社員必須通過領導人物接觸外部訊息,也間接地切斷社員的自主能力,但隨著時代的進步,社團開始尋求法律的途徑註冊成立合法的組織,早期的秘密結社則受到司法機構的掃蕩轉移到地下活動。

在馬來西亞較具規模的華人社團有:華總總商會董教總[29],這些團體在當地華人的經濟、文化和教育上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政治上更是重要的施壓集團。

政治參與[编辑]

1969年5月13日,華人不滿馬來特權的情緒終於在選舉中華人為主的民政黨(此黨現已加入以巫統為主的“國陣”聯盟)大勝,馬華公會大敗。馬華公會屆時宣佈退出巫統為主的執政聯盟,同時表示不甘於失敗巫統激進份子和馬來至上極端份子,上街挑釁勝選慶祝的華人,利用種族暴動導致513事件的發生。之後,馬華公會重新加入執政聯盟至今,但是緊急狀態以馬來人居多的臨時政府立的一連串獨厚馬來民族不公義的新經濟政策卻已成定局,從此馬來西亞的華裔和印裔國民成為被剝削的族群。

社會地位[编辑]

馬來西亞華人是屬於“非土著”身份(Non-Bumiputra),當中也包括峇峇娘惹印度人等等。馬來族人及馬來西亞土著是“Bumiputra”。已成為馬來西亞公民的葡萄牙族爪哇族都有馬來西亞土著特權(請看:馬來西亞憲法第153條款)。馬來西亞華人可以通過同化的方式獲取土著特權,也即是 (Bumiputra) 身份,這必須要與馬來族馬來西亞土著通婚,改變信仰(伊斯蘭教)和把原有的姓名改為馬來伊斯蘭名字,同化後的子孫就有馬來西亞土著特權,不過接受同化的華人並不多。[30]馬來西亞新經濟政策(NEP),把馬來西亞華人和其他非馬來人的身份往下推成為『第二等公民』。(註明:所謂的第二等公民,是因為非土著受到明顯不公平的對待,故出現的用詞)

公民權[编辑]

早年華人領袖陳禎祿在1947年出版《Malayan Problems》 一書中反對《馬來亞聯邦憲法報告書》中歧視性的條款。在當年緊急狀態期間,英國殖民地政府以同情和支持馬共為由,擬驅逐約數以萬計的華人出境,要把華人遣送回中國大陸。陳禎祿為此而親身向英國欽差大臣葛尼 (Gurney) 交涉,他反對英國殖民地政府這種殘忍手段。最終英國殖民地政府撤銷了遣送華人返回中國大陸的計劃。[10]

社會契約論[编辑]

某一些巫統政治人物經常使用「社會契約論」以致捍衛馬來人至上的原則。一般有關於「社會契約論」的說法是提及有關給予非馬來人公民身份,和馬來西亞憲法第153條,其中贈於馬來人特殊權利和特權。「社會契約論」遭到人民和政治家等的大量批評,相反地,這些批評卻遭到巫統的反對。一般上,如果有人質疑馬來人至上,就是等於「挑戰馬來人的特權」和「煽動性言論」等等,實際上佔多數的馬來人利用此法欺壓華人,一但有人討戰「社會契約論」馬來當局可以利用內部安全法迫害逮補抗議者軌與無期限拘留,所以大多數華人噓寒若噤敢怒不敢言,「社會契約論」完全就是說好聽一點的種族歧視,而馬來人的政府將會採用內安法令捉拿有有反對性言論的華人,也通过教育途径让下一代华人觉得这样的政策是合理的。

種族歧視問題[编辑]

2008年檳城威省峇東埔舉行國會补選,當時的巫統升旗山區部主席阿末依斯邁爾在選戰中批評「華人只是寄居,即使得權也不會平均分配財富給各族」[31]。阿末依斯邁爾的種族言論引起了華人的不滿,在壓力下副首相納吉代表執政黨巫統向馬來西亞華人道歉[32]。然而,阿末依斯邁爾卻堅持自己的立場並於2008年9月8日招開記者會強烈警告馬來西亞華人「切莫嘗試像『美國猶太人』一樣,在掌控經濟之餘,得寸進尺要掌控政治」[33]。随后,巫统最高理事会宣布将阿末依斯邁爾冻结党籍三年,以示惩罚[34]

對國家的貢獻[编辑]

馬來西亞華人歷來都為國家做出偉大貢獻,更為國家爭光。在各方面都有傑出人才也達到了相當理想的成績,而且人數也不少。由於馬來西亞是一個君主立憲制的國家體制,為國家做出貢獻者都有機會榮獲馬來西亞國家勳銜,而華人也有不少人才榮獲國家最高榮譽。

著名榮獲國家最高榮譽的華裔馬來西亞人有:

  • 林蒼佑醫生:前檳城首長、前馬華公會主席、民政黨創會主席。
  • 林良實醫生:前交通部長兼前馬華總會長,霹靂江沙人。
  • 陳修信:馬華公會前會長。

“敦” (馬來文:Tun):是馬來西亞的最高榮譽,全國只可以有25人擁有此名銜。 另外還有其他國家高榮譽封銜,例如:

  • “丹斯里”(馬來文:Tan Sri):是繼敦之後第二高的榮譽,全國只可以有75人擁有此名銜。
  • “拿督斯里”(馬來文:Dato' Seri)是馬來西亞的州封銜中的最高封銜。
  • “拿督”(馬來文:Datuk),馬來西亞的一種封銜。

與中國的交往[编辑]

馬來人、馬來西亞人與馬來西亞華人名詞的分別[编辑]

有些人誤將“馬來人”當成“馬來西亞人”的簡稱。其實馬來人只是馬來西亞的民族之一,因此馬來西亞人不等於馬來人。馬來西亞人指的是擁有馬來西亞國籍的人士,當中包括馬來人、華人、印度人(馬來西亞三大種族)及其他少數民族。此外,馬來西亞政府將馬來西亞的中文縮寫正名為“大馬”,所以“馬來西亞人”的簡稱應為“大馬人”,而非“馬國人”或“馬來人”。[35][36]當地華人則被稱為“馬來西亞華人”或“大馬華人”而非“馬來華人”或“馬華”。“馬華”一詞被本地中文媒體規範為馬來西亞華人公會(英語: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簡稱MCA)的簡稱[37]

傑出和知名人士[编辑]

此列表列出部分傑出的馬來西亞華人與其貢獻或事蹟,但這並非表示以下列表為一完整列表。

藝術與設計[编辑]

教育界[编辑]

  • 林連玉(Lim Lian Geok,已故):保衛華教人士,教總前主席
  • 拿督沈慕羽(Sim Mow Yu,已故):保衛華教人士,教總前主席

企業[编辑]

  • 丹斯里郭鶴年(Robert Kuok):亞洲“糖王”,馬來西亞首富,郭氏集團創辦人
  • 丹斯里鐘廷森(William Cheng Heng Jem):馬來西亞“鋼鐵大王”,金狮集团主席
  • 丹斯里楊忠禮(Yeoh Tiong Lay):楊忠禮集團創辦人
  • 丹斯里李金友(Lee Kim Yew):綠野集團創辦人
  • 丹斯里鄭福成(Tee Hock Seng):馬來西亞採石公會現任主席、大馬福聯會卸任總會長
  • 丹斯里張曉卿(Tiong Hiew King):世華媒體集團、星洲媒體集團執行主席
  • 丹斯里林梧桐(Lim Goh Tong,已故):雲頂集團創辦人

醫學界[编辑]

科學界[编辑]

文學.作家[编辑]

政治[编辑]

娛樂[编辑]

(排名不分先後)

體育[编辑]

註釋[编辑]

  1. ^ 馬來西亞華人簡稱大馬華人大馬華裔,早期華人大多自稱為華人唐人[3]民國以後開始自稱中國人、華人及華僑,馬來西亞獨立後開始改稱華人、華裔,近代自稱「中國人」與「華僑」的大馬華人已經大幅減少[4]
  2. ^ 羅惹是一種蔬果沙拉,羅惹語言意指語言像沙拉裡的雜菜一樣混雜。

参考文献[编辑]

  1. ^ Malaysia. Background Notes.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0.December [2009-05-08] 
  2. ^ Malaysia. Background Notes. 香港: 中新社. 2011.December [2011-07-30] 
  3. ^ 唐人」一詞多用於闽南语及廣府話口语,華人一詞多用於華語,因此「唐人」甚少在書面上使用。2008年4月21日以谷歌在馬來西亞網站的搜索顯示,「华人」一詞有13萬項結果,而「唐人」一詞僅有約1460項;「我是华人」有755項,而「我是唐人」僅有3項。
  4. ^ 4.0 4.1 張從興·《誰是華人?華人是誰?》[D]:華語桥網站,2007年4月20日更新
  5. ^ 許雲樵南洋史》上卷 第二篇 古代史 96
  6. ^ 許雲樵南洋史》165頁
  7. ^ 朱傑勤著 《東南亞華僑史》 第四節 《元明時代中國人在東南亞各國的活動》 中華書局 15頁
  8. ^ 人民網:《馬來西亞華人多生孩子有獎》(作者/《人民日報》駐馬來西亞特約記者:孟青)
  9. ^ Sheridan Mahavera. -at-all/ Some Chinese don't speak Bahasa at all. 馬來西亞內幕者. 2011年10月4日 [2011年5月14日] (英語). 
  10. ^ 2001年7月26日,全球華社網:[1]新加坡《聯合早報》:馬來西亞華文報業180年歷史
  11. ^ Education Policy in Malaysia
  12. ^ Ministry of Education Malaysia
  13. ^ 13.0 13.1 13.2 《船山學刊》2007年第2期: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史簡論
  14. ^ 14.0 14.1 拉曼大學,林水豪:《堅持與成長:馬來西亞華教發展之路》
  15. ^ 資料來自董教總簡介
  16. ^ 中國僑網:馬來西亞董教總華小工委會
  17. ^ [2]
  18. ^ 新華網/海外華人:馬來西亞總理與馬華領袖探討華小問題
  19. ^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63911
  20. ^ 僑務工作研究:馬來西亞缺2.1萬華小華文教師
  21. ^ 暴米花論壇
  22. ^ 大馬通/馬來西亞中文門戶網站
  23. ^ 中青在線:中國人才變身新加坡精英
  24. ^ [3]
  25. ^ [4]
  26. ^ [5]
  27. ^ [6]
  28. ^ [7]
  29. ^ 2001年12月21日,孝恩文化《馬來西亞華團組織的困局與展望》
  30. ^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114851
  31. ^ 陳雲清.採訪手記‧記者:我沒聽錯!.星洲日报,2008,9(5)
  32. ^ 不能接受納吉的「二手道歉」:吉祥批評阿末依斯邁沒悔過.:當今大馬,2008-9-3
  33. ^ 刘嘉铭.警告華人別學猶太人政經兼掌:阿末稱若爆發不測要子根負責.:當今大馬,2008-9-8
  34. ^ 巫统惩治阿末冻结党籍3年:促成员党效仿对付肇乱党员.:當今大馬,2008-9-10
  35. ^ 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29659?tid=13
  36. ^ http://www.tourism.gov.my/zh-CN/Master/Web-Page/Events-n-Festivals/2013/10/Fabulous-Food-1Malaysia-Malaysia-International-Gourmet-Festival
  37. ^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95199:&Itemid=113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http://www.angelfire.com/sc/YewWeng/language.html大馬華裔方言族群人口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