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克拉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馬克·克拉克
Mark Clark.jpg
馬克·克拉克中將(時任美國第五軍團司令)
出生 紐約州沙克次港
去世 南卡羅萊納州查爾斯頓
效命 美国 美國
军种 Seal of the US Department of the Army.svg 美國陸軍
服役年份 1917年 - 1953年
軍銜 US-O10 insignia.svg 上將
統率 US Fifth Army patch.svg美軍第5集團軍(美軍北部集團軍)
US 15th Army Group.png盟軍第15集團軍群(美軍和英軍)
聯合國軍部隊指揮官(韓戰
參與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
朝鮮戰爭
其他工作 堡壘軍校校長

馬克·韋恩·克拉克英文Mark Wayne Clark,1896年5月1日-1984年4月17日)美國陸軍四星上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第五集團軍團和第十五集團軍群司令,韓戰後期的联合国军指揮官。

早年生活[编辑]

馬克·克拉克於1896年5月1日出生在紐約沙克次港的麥迪遜軍營,父親查理斯·克拉克(Charles C. Clark)也是美國陸軍軍官,最後以上校官階退伍。克拉克於1917年從美國西點軍校畢業,全班139人中排名第111。當克拉克剛進西點軍校時,他的指導學長正是德懷特·艾森豪。克拉克畢業後即前往法國,加入美國第5步兵師,在孚日山脈(Vosges Mountains)的戰役中負傷。在聖米榭爾(St. Mihiel)與謬斯-阿爾貢(Meuse-Argonne)攻勢中,克拉克上尉則在美國第一軍團司令部的補給組服務,休戰後則在美國第三軍團服役。

克拉克於1919年返國,先任職於陸軍部助理部長辦公室,1925年進入步兵學校受訓,1929年至1933年擔任印地安納州國民兵部隊的教官,1935年進入陸軍指參學校受訓,結訓後擔任過一年的內布拉斯加州公共資源保護隊的副指揮官。1937年進入陸軍戰爭學院受訓,並成為著名的兩棲作戰專家。

第二次世界大戰[编辑]

火炬行動[编辑]

1939年在美國西海岸的兩棲登陸演習中,克拉克少校的表現獲得了當時美國陸軍參謀長喬治·馬歇爾的賞識。之後,克拉克的升遷速度就很快了,1940年升中校,任戰爭學院教官,1941年8月被馬歇爾調到陸軍總部任主管作戰的助理參謀長,跳升准將。1942年初,他先後擔任美國地面部隊副參謀長、參謀長,8月升少將,任第2軍軍長,與美國駐英國的地面部隊指揮官。到了11月,他已成為中將並被任命為火炬行動的聯軍副總司令(總司令為艾森豪將軍)。他升任中將時年僅46歲,為美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中將 [1]

但是他的第一個任務不是軍事行動,而是政治與外交的作為。由於火炬行動中,美、英兩國部隊將登陸法屬北非,為減少維琪法國部隊的抵抗,甚至號召這些部隊加入同盟,於是在美國駐北非首席代表墨非(Robert Murphy)與法國阿爾及耳地區指揮官馬斯特(Charles-Emmanuel Mast)少將的要求下,克拉克將軍帶領四位隨員,搭乘一艘英國潛艇至北非與馬斯特會面,並敲定由吉勞德(Henri-Honoré Giraud)將軍為合作對象。不過由於美國人對法國合作者過份保密,於是在11月8日進行登陸行動時,受到奇襲的反而是法國的合作者,結果是一片混亂,並讓所有的登陸行動都受到維琪部隊的抵抗。於是法國北非總司令阿爾方斯·朱安(Alphonse-Pierre Juin)將軍建議聯軍應尋求達爾朗(Jean-François Darlan)海軍上將的協助,後者是法國三軍統帥貝當元帥的指定接班人,此時正在阿爾及耳。

達爾朗原則上同意協助聯軍,並下令阿爾及耳地區的部隊停止作戰,同時授權朱安安排其它地區的停火。於是克拉克在9日又趕往阿爾及耳與達爾朗、朱安、與吉勞德等人會談。會中克拉克強迫達爾朗應立即以法國三軍統帥的身份下令全面停火。會談的氣氛很火爆,但最後達爾朗還是接受克拉克的最後通牒,發出了停火命令。這個命令讓德國於10日午夜進入法國南部,並迫使維琪政府讓德、義部隊占領突尼西亞。11日到13日,克拉克不斷壓迫達爾朗接受盟軍的諸多要求,最後於13日下午達成最後協議,剛剛抵達阿爾及耳的艾森豪隨即批准,於是法國北非部隊跟同盟國的合作立即生效。之後克拉克與達爾朗協商出一個具體的細節,讓突尼西亞以外的法屬北非都與同盟國合作,否則法國駐北非的部隊達12萬人,若他們決心抵抗,就會對聯軍的行動造成極大的阻礙 [2]

第五軍團司令[编辑]

克拉克中將攝於兩棲艦隊指揮艦安肯號(USS Ancon,AGC-4),時間為1943年9月12日

1943年,克拉克出任新成立的第五軍團司令,該軍團轄英國第10軍與美國第6軍。該軍團的第一個任務為義大利薩萊諾灣的登陸行動,代字「雪崩」。雖然目的地是最高機密,但一方面美國人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差,另一方面德國人早就猜到登陸地點,甚至於希特勒在8月18日親令德國魏亭果夫(Heinrich von Vietinghoff)將軍的第十軍團必需在那不勒斯(雪崩行動的主要目標)與薩萊諾之間佈署機動戰鬥群,並將軍團中的非機動單位都送進該地。於是當第五軍團在9月9日準備登陸前,德國部隊已經嚴加戒備,尤其當時克拉克還希望能獲得戰術奇襲的機會,因此禁止海軍進行登陸前的砲擊;而且登陸部隊在船上已經知道義大利於8日與聯軍簽署休戰協議,因此都認為這將是一次輕鬆的登陸。結果登陸艇還沒接近灘頭就受到德軍的火力的猛烈反擊。

在登陸地區的德國部隊主要是第16裝甲師,克拉克在其自傳中說當地有600輛德軍戰車[3],但事實上只有80輛IV號戰車與48輛自走砲。另外戈林傘兵師與第15裝甲步兵師的殘部也在當地。雖然德國的兵力比起英美聯軍的五萬多人少很多(雖有三個師的番號,但實際兵力還不到兩個師),但仍然造成聯軍的嚴重損失。到第一天結束時聯軍雖然占領了4個不連續又狹窄的灘頭,但隨時都有被趕下海的危機。10日到14日,德軍對灘頭展開猛攻,第29裝甲步兵師也從義大利南部趕到,該師與第16裝甲師在13日事實上已切斷英、美兩軍。英軍被困在薩萊諾附近,而美軍也被趕回灘頭,克拉克已經要求海軍準備將第五軍團司令部接回海上。於是艾森豪與第十五集團軍司令哈羅德·亞歷山大(Harold Alexander)將軍立即增加薩萊諾地區的海、空支援,並將第82空降師交給克拉克指揮,才勉強守住灘頭。

雖然魏亭果夫在16日集中了4個師與100多輛戰車,並對英軍再做一次攻擊,但由於聯軍強大的海空聯合火力,使得聯軍得以擊退德軍,加上英國第八軍團已與第五軍團建立陸上的聯繫,於是德國南戰場總司令阿爾貝特·凱塞林(Albrecht Kesselring)元帥才下令部隊往北撤退。薩萊諾登陸對聯軍幾乎是一場災難,僅憑著聯軍強大的海空軍資源才得以倖免。德軍北撤之後,第五軍團於10月2日占領那不勒斯,那原是希望在9月13日就該攻占的主要目標,其代價為近12,000人的損失。接著第五軍團沿著西海岸往羅馬推進,由於德軍採舉遲滯防禦作戰並將橋樑摧毀,而且雨季提早來臨與德國援軍的到來,使得第五軍團的進展非常緩慢。到1944年1月中旬,第五軍團連凱賽林所設定的古斯塔夫防線的前緣都還沒到達,四個月中只進展了70哩,離羅馬還有80哩,戰鬥損失卻近40,000人,而美軍的病患損失則達50,000人。

媒體用「寸進」來形容1943年時的義大利戰場,李德哈特則用「蠶食」來批評聯軍的行動,他認為聯軍浪費太多時間在整頓、準備、與鞏固。此外,邱吉爾也批評聯軍不知利用兩棲作戰來迂迴德軍側面。於是第十五集團軍司令部遂規劃一次在古斯塔夫防線後的兩棲作戰,主要是利用第五軍團對德軍防線進行正面攻擊,然後由美國第6軍在安濟奧登陸,代字「鵝卵石」。第五軍團的攻擊從1944年1月17至18日夜間發動,但因損失慘重,遂於20日自動停止。22日第6軍在安濟奧登陸,雖然當地只有德軍兩個營,從安濟奧到羅馬也根本沒有德軍,但第六軍在灘頭卻足足等了8天才試圖前進,結果這八天裡凱賽林已抽調了八個師送到灘頭,把美軍封鎖住。結果第五軍團不特不能獲得迂迴的幫助,反而被迫不斷發動正面攻擊以援救登陸部隊。雙方戰至2月10日才停止,第五軍團無法突破古斯塔夫防線,德軍也無法把美軍趕下海,遂成僵持之勢。

由於大君主行動已經決定在1944年5月到6月間發動,於是亞歷山大於2月下旬建議在大君主行動發動之前,在義大利發動另一次大規模攻擊。經美、英參謀首長同意後,作戰於1944年5月11日發動,一直到5月30日始突破德軍防線,並於6月4日占領羅馬。2天之後,聯軍在諾曼地登陸,義大利戰役於是退居幕後。由於支援南法的作戰(代字「龍」),第五軍團在7月又被抽調兩個軍,於是之後除了第八軍團曾嘗試在東岸攻擊外,聯軍與德軍在義大利保持一種對峙的狀態。1944年12月,克拉克接替亞歷山大擔任第十五集團軍司令,1945年3月10日晉升為上將。聯軍在義大利的最後戰役是4月9日發動的對波隆納的攻擊,並使聯軍進入波河谷地。4月29日德國南戰場總司令部與聯軍地中海戰區總部簽署休戰協定,於是義大利地區在5月2日即已停戰 [4]

韓戰[编辑]

當歐戰結束後,克拉克任美國駐奧地利的高級專員,並為美、英、蘇、法等四國占領軍的代表。1947年任美國國務卿的代表,與英、蘇兩國的外長會議協商對奧條約。1947年6月返美,先任司令部設於舊金山的第六軍團司令,兩年後出任美國地面部隊司令。1952年4月,克拉克任美國遠東地區總司令,並在5月接任聯合國部隊指揮官。1953年7月27日,克拉克將軍代表聯合國部隊,與朝鲜陸軍和中國人民志愿軍,在板門店簽署停戰協定。

退休[编辑]

克拉克將軍於1953年10月31日退休,接任查爾斯頓的堡壘軍校校長,並曾接受前總統赫伯特·胡佛的委託,進行對中央情報局以及美國政府其它情報機構的研究工作。克拉克將軍在堡壘軍校任職12年,直到1965年才退休。

克拉克在1924年與莫琳·多蘭(Maurine Doran)結婚,育有一子一女,兒子威廉·克拉克(William D. Clark)也是美國陸軍軍官,以少校官階退伍。克拉克夫人於1966年10月過世後,將軍於1967年與瑪麗·艾波蓋特(Mary M. Applegate)夫人結婚。克拉克將軍於1984年4月17日病逝於查爾斯頓,並葬於堡壘軍校的校園。

註解[编辑]

  1. ^ 他的紀錄稍後由陸軍航空隊的勞里斯·諾斯塔德(Lauris Norstad)所打破,諾斯塔德在40歲時升任中將,參見Mark W. Clark Collection
  2. ^ 以上引述自鈕先鍾的《第二次大戰》與李德哈特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史》
  3. ^ General Mark W. Clark. Calculated Risk. Enigma Books. 2007. ISBN 978-0313291197. (英文)
  4. ^ 以上主要引述自李德哈特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史》

參考文獻[编辑]

  • 鈕先鍾. 《第二次大戰》. 西洋全史(十八). 燕京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1979. 
  • General Mark W. Clark. Calculated Risk. Enigma Books. 2007. ISBN 978-0313291197. (英文)
  • B. H. Liddell Hart. History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Da Capo Press. 1999. ISBN 978-0306809125. (英文)

外部鏈接[编辑]

军职
前任:
美国第五集团军指挥官
1943年-1944年
繼任:
卢西恩·特拉斯科特
前任:
乔治·普林斯·黑斯
美国第六集团军指挥官
1947年-1949年
繼任:
阿尔伯特·魏德迈
前任:
乔治·巴顿
美国第七集团军指挥官
1944年1月1日-1944年3月2日
繼任:
亚历山大·帕奇
前任:
马修·李奇微
联合国军总司令
1952年4月28日-1953年7月27日
繼任:
前任:
马修·李奇微
琉球列岛美国民政府民政长官
1953年
繼任:
約翰·赫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