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斯·德爾布呂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馬克斯·德爾布呂克

1940年代早期照片
出生 1906年9月4日(1906-09-04)
德國柏林
逝世 1981年3月9日 (74歲)
研究領域 生物物理學家

馬克斯·路德維希·亨寧·德爾布呂克德语Max Ludwig Henning Delbrück,1906年9月4日-1981年3月9日),德裔美籍生物物理學家,1969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共同獲獎者之一。

家族[编辑]

馬克斯·德爾布呂克出生於德國柏林,父親是柏林大學的歷史學教授漢斯·德爾布呂克;母親則是尤斯圖斯·馮·李比希的孫女。

他的兄弟尤斯圖斯·德爾布呂克(Justus Delbrück)是一名律師,與姊妹埃米·邦赫费尔(Emmi Bonhoeffer),以及姻親克勞斯·邦赫费尔(Klaus Bonhoeffer,同時也是神學家迪特里希·邦赫费尔的兄弟),曾參與抵抗納粹運動。

生平與研究[编辑]

德爾布呂克原來在哥廷根大學所研讀的科目是天文物理學,後來轉向理論物理學。他在1930年獲得Ph.D學位之後,便周遊於英國丹麥瑞士。這段期間,他遇見了沃爾夫岡·包立尼爾斯·波耳,這兩位對生物學感到興趣的物理學家,使德爾布呂克也開始注意起生物學。他在1930年回到柏林,擔任莉澤·邁特納的助理。

到了1937年,德爾布呂克前往美國,並進入了生物學領域,於加州理工學院研究果蠅遺傳學。同時也逐漸認識細菌噬菌體(一類專門感染細菌的病毒)。1939年,他與埃利斯(E. L. Ellis)共同發表了一篇論文,標題為《噬菌體的生長》(The Growth of Bacteriophage),指出這類病毒的繁殖方式為「單一步驟」,而不是如一般細胞生物是以指數成長方式。

1941年,他與瑪莉·布魯斯結婚,兩人育有四名子女。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德爾布呂克留在美國,他在范德堡大學一方面教授物理學,一方面進行遺傳學研究。到了1942年,他與印第安那大學薩爾瓦多·盧瑞亞(Salvador Luria)指出細菌對病毒的抵抗力,是來自隨機突變,而不是適應上的變異。他們的研究被稱作「盧瑞亞-德爾布呂克實驗」,這項研究利用了數學,來對不同模型作量化預測。

德爾布呂克在1947年回到了加州理工學院,擔任生物學教授直到1977年。1940年代,德爾布呂克在冷泉港實驗室發展了噬菌體遺傳學課程,他促進了一個稱為噬菌體團隊(Phage group)的科學家社群,此團體包括許多早期的分子生物學研究者。

從1950年代起,德爾布呂克應用了生物物理學方法來研究生理學。這段期間他還在科隆大學建立了分子遺傳學研究所。1969年,德爾布呂克與盧瑞亞兩人,以及阿弗雷德·赫希共同獲得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1]。在同年,兩人又獲得了哥倫比亞大學所頒發的路易莎·格羅斯·霍維茨獎(Louisa Gross Horwitz Prize)。

影響[编辑]

德爾布呂克是從物理學轉向生物學的著名人物,他以物理學為基礎來研究生命現象的思想,刺激了物理學家埃爾温·薛丁格寫下了一本影響後世深遠的著作《生命是什麼?》(What is Life?[2]。這本書影響了佛朗西斯·克里克詹姆斯·沃森莫里斯·威爾金斯等人對DNA的研究[3]

參考文獻[编辑]

  1. ^ Lagemann, Robert T. "Max Delbrück at Vanderbilt" in To Quarks and Quasars, A History of Physics and Astronomy at Vanderbilt University, 2000. pp. 165-193.
  2. ^ See: "Erwin Schrödinger and the Origins of Molecular Biology" by Krishna R. Dronamrajua in Genetics (1999) Volume 153 page 1071-1076. full text
  3. ^ Schrödinger's influence and role in the discovery of the structure of DNA is described by Horace Freeland Judson in The Eighth Day of Creation: Makers of the Revolution in Biology published by 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y Press (1996) ISBN 0879694785.
  • Ton van Helvoort. The controversy between John H. Northrop and Max Delbrück on the formation of bacteriophage: Bacterial synthesis or autonomous multiplication?. Annals of Science. 1992, 49 (6): 545 – 575. doi:10.1080/00033799200200451. 
  • Lily E. Kay. Conceptual models and analytical tools: The biology of physicist Max Delbrück.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Biology. 1985, 18 (2): 207–246. doi:10.1007/BF00120110. 
  • Daniel J. McKaughan. The Influence of Niels Bohr on Max Delbrück. Isis. 2005, 96: 507–529. doi:10.1086/49859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