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士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馬士英(约1591年-1646年),字瑤草,貴州貴陽人,鳳陽總督;南明弘光朝內閣首輔。本姓李,過繼馬氏,祖籍廣西梧州

生平[编辑]

明末[编辑]

馬士英原籍廣西梧州府藤縣,本姓李。五岁時,为贩槟榔客马姓者螟蛉(收養)而去[1]。萬曆四十七年(1619年),馬士英中式己未科進士,授南京戶部主事。天启年間,遷郎中,嚴州河南大同知府崇禎三年(1630年),任山西陽和道副使,後升宣府巡撫,不久因賄賂權貴被太監王坤舉發削職,寓居南京。馬士英閒居南京時與阮大鋮交厚,更因阮之力復出擔任鳳陽總督一職,結下了與閹黨的深厚關係。

弘光朝[编辑]

崇禎帝殉國後,當時藩王中尚存的神宗直系子孫,有福王朱由崧惠王朱常潤潞王朱常淓桂王朱常瀛永曆帝朱由榔之父)等人。論輩分親疏,又以福王朱由崧為其中最適當人選,然而南京朝廷的許多大臣皆為東林黨復社出身,對於擁立福王有所顧忌。因為此前明神宗曾經想要廢太子,改立朱常洵福王,朱由崧的父親),遭到東林黨人的反對而作罷,故東林黨、復社人士害怕福王一旦登基,自己恐怕難逃排擠與報復,於是亦有許多人支持擁立潞王稱帝。

南京朝廷的首席重臣史可法的恩師左光斗為東林黨人,史可法本身的政治理念也較偏向東林、復社人士,但是考慮到諸位藩王王地位的親疏仍以立福王最具正當性,於是史可法為此積極奔走、試圖找尋折衷的辦法。在史可法仍在聯絡各方人士的過程中,馬士英與高傑黃得功劉良佐劉澤清等人則搶先一步推舉福王擔任監國,並於五月十五即位為皇帝,改隔年為弘光年號。

福王既立,馬士英因為定策有功,任東閣大學士兵部尚書,加右副都御史銜,仍任鳳陽總督,成為南明朝廷首席大臣。其餘高傑、黃得功等人亦因為實際擁有兵權而加官晉爵,統領江北地區的軍備防務。原南京兵部尚書史可法復社人士也因此失勢;史可法乃自請督師,前往揚州統籌守務,然而高、黃、劉等武將卻各自只為鞏固自身勢力,與史可法未能配合。王應奎《柳南續筆》卷一《蟋蟀相公》條稱:“馬士英在弘光朝,為人極似賈積壑,其聲色貨利無一不同。羽書倉皇,猶以鬥蟋蟀為戲,一時目為‘蟋蟀相公’。”

馬士英後來推薦了在「魏忠賢逆案」中被定罪的阮大鋮任官,使復社人士相當不滿,藉此攻擊馬士英為奸佞,兩方在政治上爭執不下,造成南明朝廷的內、外不和諧,始終無法同心力求明廷的恢復[2]

弘光元年(1645年),鎮守武昌左良玉,發兵南下,要「清君側」、「除馬阮」[3]。馬士英提出:「寧可君臣皆死於大清,不可死於左良玉之手」[4]。竟命史可法盡撤江防之兵以防左良玉,最後揚州失守,史可法壯烈殉國,南京政權被滅。福王被虜,馬士英逃至浙江,投靠同鄉總兵方國安,後被清軍俘殺。(一說逃慝台州四明山之金鐘寺剃髮[5],被清兵逮捕到案,最後殛死)。

評價[编辑]

  • 《明史》谓马士英“为人贪鄙无远略,复引用大铖,日事报复,招权罔利,以迄于亡”。
  • 顧誠的《南明史》評價马士英固然不是救时之相,但把他打入另册,列入《明史》奸臣传是毫无道理的。至于把他同阮大铖挂在一起称之为“阉祸”更是无中生有[6]

注釋[编辑]

  1. ^ 計六奇:《明季南略》
  2. ^ 李清《三垣笔记》卷下《弘光》记载:“马辅士英初亦有意为君子,实廷臣激之走险。当其出刘入阮时,赋诗曰:‘苏蕙才名千古绝,阳台歌舞世无多。若使同房不相妬,也应快杀窦连波。’盖以若兰喻刘、阳台喻阮也。”
  3. ^ 《明季南略、卷七、左良玉參馬士英八罪》云:「數列八罪,使人摭辨不得,躲閃不得,足褫奸雄之魄矣。」
  4. ^ 《明史列傳》:「士英厲聲叱曰:若輩東林,猶藉口防江,欲縱左逆入犯耶?北兵至,猶可議款。左逆至,則若輩高官,我君臣獨死耳!」
  5. ^ 徐芳烈:《浙東紀略》
  6. ^ 《第四节 弘光朝廷内部党争的激化》

參考文獻[编辑]

  • 明史·卷308·马士英传》
  • 《南明史》顧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