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痛熱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骨痛热病毒
骨痛2型病毒的电子显微镜照片,骨痛2型正在一个细胞裡繁殖。放大倍数是123,000倍(圖片来自美国疾病控制中心)
骨痛2型病毒的电子显微镜照片,骨痛2型正在一个细胞裡繁殖。放大倍数是123,000倍(圖片来自美国疾病控制中心
病毒分類
組: Group IV(+)ssRNA
科: 黃病毒科
(Flaviviridae)

屬: 黄病毒属
(Flavivirus)

種: 骨痛热病毒
(Dengue virus)

骨痛热症
分類系統及外部資源
ICD-10 A90.
ICD-9 061
DiseasesDB 3564
MedlinePlus 001374
eMedicine med/528
MeSH C02.782.417.214

骨痛热症 (也称登革热),是由骨痛热症病毒所引起的一種傳染病,它是由屬於黑斑蚊(也称艾迪斯蚊、伊蚊)的白線斑蚊Aedes albopictus)與埃及斑蚊Aedes aegypti)先叮咬患者後,成為「病媒蚊」,其它健康的人可能因這隻病媒蚊叮咬而感染。有可能出現極度疲倦抑鬱症狀,偶然病者會惡化至骨痛溢血热症,並進一步出血休克,甚至死亡。骨痛热症產生的併發症往往是病人致死的主因。一般來說骨痛热主要分佈在熱帶亞熱帶地區。[1]

名稱[编辑]

登革」的名稱是從英語Dengue音譯而來,至於Dengue之由来也众说纷纭;比较普遍的说法是源自斯瓦希里語(Swahili)中的「Ki-dinga pepo」,意思是「突然抽筋,犹如被恶魔缠身」。在台灣,則被稱為登革热天狗熱斷骨熱,其中天狗熱一名源自閩南語;而中国大陸称为登革热、在新加坡马来西亚被称为骨痛热症蚊症。 在越南通稱為熱出血症。

歷史[编辑]

目前,對於此病的最早來源仍然眾說紛紜。人類最早記錄,是在中國晉朝時,有文獻記錄了類似骨痛热的病。[2][3]

近代歷史上,骨痛热疾病的醫學文獻記錄是:

从此以后,世界各地相繼傳出發生骨痛热。

至今骨痛热的名詞已有二百多年的歷史,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骨痛热症在東南亚地區造成日本軍隊和盟軍的傷亡人数增加后,日本和美國科學家便积极投入研究,1943年日本科学家首次发现骨痛热病毒,美國也相继发現這病毒。其病因學直至1944年才被了解,1952年骨痛热病毒首次被分離了出來,也依血清學方法定出一型骨痛热病毒(dengue 1 virus)及二型骨痛热病毒(dengue 2 virus);1956年在馬尼拉從患有出血性疾病的病人身上分別分離出三型骨痛热病毒(dengue 3 virus)及四型骨痛热病毒(dengue 4 virus)。

除了人類埃及斑蚊外,骨痛热病毒的自然宿主尚有低等靈長類黑猩猩長臂猿獼猴),1931年Simmons等學者首先證實骨痛热病毒可經由猴子傳播猴子或經由猴子傳播給人,1978年Rudnick學者於馬來西亞森林區捕獲之Aedes (Finlaya) niveus complex分離到四型骨痛热病毒,1984年Yuwono等學者於馬來西亞越南高棉印尼及菲律賓森林區獼猴身上發現四型骨痛热病毒抗體。

1987至1990年南台灣大流行時,由捕獲之成蚊埃及斑蚊體內分離到的骨痛热病毒,證實為台湾型之骨痛热感染病毒;而白線斑蚊卻一直未分離到骨痛热病毒,但1983年Rosen等學者證實四型骨痛热病毒能藉由白線斑蚊垂直傳播給下一代。

1993年Chen等學者也證實白線斑蚊確實具有傳播一型骨痛热病毒之能力,白線斑蚊在台灣之分佈較埃及斑蚊廣,且大部份地區密度均高於埃及斑蚊,故白線斑蚊仍為不可忽視的骨痛热病媒蚊之一。[4]

自1953年開始,於菲律賓、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印度、斯里蘭卡、緬甸、越南等地,陸續發現一種變異型之骨痛热,主要侵襲對象為3至10歲的兒童,會造成嚴重且致命的出血性骨痛热(dengue hemorrhagic fever; DHF)或骨痛休克症候群(dengue shock syndrome; DSS),其死亡率達12%至44%。

2014年日本相隔70多年又再度爆發骨痛热病毒疫情,十四個都道府縣相計出現確定病例。

2014年中国广东一带爆发,4000多例

流行范围[编辑]

骨痛热症疫區

骨痛热病毒廣泛分佈在北緯25度與南緯25度間,至1980年為止,全球亞熱帶地區,有活動性骨痛热病毒傳播的國家多達61個,涵蓋總人口約有15億之多;1990年Halstead學者於其研究報告中指出:從1970到1980年代,每年約有25萬人感染出血性骨痛热。

大部分的骨痛热症是由季節性的,但是季節性的变化對骨痛热病毒的影响至今仍未被全面了解。在某些地區,骨痛热症的数量和降雨量成正比。降雨量和温度的微量变化对蚊子的生存有很重要的影响。较低的温度对蚊子的生存可能构成影响,进而影响骨痛热病毒的传播。同时,降雨量和温度亦会影响蚊子的繁殖能力。人类的生活方式也是造成骨痛热症的因素之一,请参見预防方式。

骨痛热病毒如何持續在不同的瘟疫間隔生存至今仍然是个谜。有學者认为这个可能和在樹林或森林里的猴子和蚊子有關。但是有學者研究非洲森林里骨痛热病毒的分子變化却指出森林里的骨痛热病毒的傳染窩并不能代表人类瘟疫的来源。[5]

骨痛热症影响所有年齡的人,但是大部分的骨痛溢血热症卻发生在年齡15岁以下的儿童。

有學者認為可能是齊肯頁亞病毒造成的,但骨痛热症還是較普遍之說[6]

骨痛热的传播方式[编辑]

骨痛热的流程圖
骨痛热病毒,只能存於人、猴及病媒蚊體內。
骨痛热病媒蚊為埃及班蚊和白線斑蚊。
病毒必須藉由病媒蚊叮呅才能傳給人 。
病媒蚊叮咬骨痛热病患(從開始發燒的前一天直到退燒都具有傳染力)8至15天後,則具有終生傳染病毒的能力。
有病毒的病媒蚊叮咬健康人,病毒在病媒蚊體內經過8至12天的成長後,便可以傳給他人,期間可能長達數個月,依此循環,直到這隻蚊子死掉。

骨痛热病毒[编辑]

共有四型骨痛热病毒:

  1. 骨痛1型
  2. 骨痛2型    
  3. 骨痛3型
  4. 骨痛4型


骨痛热病毒屬於黃病毒科(Flaviviridae)成員之一,按照血清學之方法可分為如上述四型(DEN-1, 2, 3, 4),其染色體RNA為單股正向核醣核酸(single positive-strand RNA),由核小(capsid; core)蛋白所包被,外面由膜(membrane; M)蛋白、外套膜(envelope; E)蛋白兩個表面蛋白及磷指的外套膜蛋白包圍而成。

病毒顆粒大小約50nm,染色體RNA全長為11 kilobases。

此病毒RNA共可以導引生成三個結構蛋白(structural proteins):

  • 核小蛋白,
  • 前膜(PrM)蛋白
  • 外套膜蛋白

也同时引导七個非結構(nonstructural; NS)蛋白:

  • 第一非結構蛋白至第五非結構蛋白,其基因組成次序為 5*C-PrM-E-NS1-NS2A-NS2B-NS3-NS4A-NS4B-NS5 3。

骨痛热疫苗[编辑]

骨痛热症疫苗於1970年代開始研發,諸多實驗與考量因素下,尚未研發出徹底治療解決骨痛热症疫苗。

新加坡和中国科学家合作开发出对抗登革热的新疫苗。如果临床试验获得成功,它将成为首个可同时预防登革热所有四种常见亚型的疫苗。[7]

症状[编辑]

典型登革熱的症狀有:

    • 發燒(39°C至40°C)或惡寒
    • 皮膚出疹併有四肢痠痛
    • 肌肉痛
    • 前額頭痛
    • 後眼窩痛
    • 腹部痛
    • 背痛
    • 骨头痛(断骨热和骨痛热名称的来源)
    • 可能有嘔吐和昏晕現象
    • 其他
  1. 出血型登革熱的臨床症狀
    • 典型骨痛热的症狀:腸胃道出血 、子宮出血 、血尿和恢復期疹等。
    • 兩者最大不同點乃在於後者有血漿滲出的现象,臨床上會出現腹水和助膜腔積水,這是典型骨痛热較為少見之症狀。當出血性骨痛热之血漿滲出量很多時,病人會呈現休克現象,即為骨痛休克症候群。此時病人皮膚濕冷、四肢冰涼、坐立不安、脈博微弱、脈博壓變小(<20 mmHg)。這種低血容性的休克若沒及早診斷出來並予以適当輸液療法的話,則有生命危險。出血性骨痛热發生血漿滲出的時間,大約是發燒將要退的時候,或是燒退之後24至48小時,這段間若病人皮膚濕冷、四肢冰涼或坐立不安時,即要帶病人就醫。

世界卫生组织对骨痛热症的诊断标准[编辑]

世界衛生組織出血性骨痛热/
骨痛休克症候群的診斷準則 (2)(4)
臨床方面

●發燒
急性發作,連續高燒二到七天。
●出血
一定要血壓帶試驗(tourniquet test)陽性,或至少下列一種出血:點狀出血、紫斑、瘀斑、鼻出血、牙齦出血、吐血或血便。
●肝腫大
在泰國90%到96%的小孩子,在疾病的某一時期,會發現有肝腫大。
●休克
頻脈、脈搏弱、脈搏壓變窄(小於20毫米水銀柱)或者血壓變低,伴隨有皮膚濕冷,坐立不安。
檢驗方面
●血小板下降(10萬以下)

●血液濃縮(血球比容增加≧ 20% 以上)
嚴重度分級※






第一級 發燒伴隨有非特異性體質症狀:血壓帶
試驗陽性是唯一出血現象
第二級 第一級加上有自發性出血
登革休克
症候群
第三級 已呈現循環衰竭現象,如:脈搏弱、脈搏
壓變窄,血壓變低,伴隨有皮膚濕冷,
坐立不安。
第四級 嚴重休克,血壓脈搏量不到

※出血性骨痛热第一級和第二級,和典型骨痛热的分野,在於前者有血小板下降和血液濃縮,而後者沒有。

治療方法[编辑]

主要疗法:輔助性治法,视病情而定。

其他輔助:

  • 支援血壓,要有足夠的水
  • 血小板偏低,輸入血小板
  • 病人開始大量出血,必須立刻輸入血漿

防範方法[编辑]

近年來骨痛热的流行似乎有擴大的趨勢,這都大致可以歸為以下原因:

  • 至今預防骨痛热病毒感染的疫苗仍未研發成功
  • 由於實驗室中檢驗骨痛热病毒感染的方法及分離病毒技術仍然不盡理想,最近幾年雖有反轉錄聚合酶鏈結反應(Reverse Transcriptase-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 RT-PCR)技術的應用,但由於骨痛热病毒屬於RNA病毒,其染色體RNA序列(RNA sequence)容易產生突變,加上各型之骨痛热病毒RNA序列分析不全,適當之引子(primer)不易設計,使得反轉錄聚合梅鏈結反應的技術於檢驗骨痛热病毒感染仍不能有效應用之原因。
  • 以人類目前醫學知識,尚未能完全暸解骨痛热症的機制。
  • 貧窮國家的人民生活環境未能改善,將使人類無法有效控制瘟疫。
  • 隨著全球化的時代來臨,人類的流動更加快和多,使得病毒擴散得更快。
  • 全球暖化造成蚊蚋分佈區的擴大。

以上這些因素都使防範骨痛热症無法完善。

因為沒有疫苗,清除病媒蚊孳生源與及早偵測疫情為防治骨痛热的首要工作,以防病毒擴散。如果曾前往骨痛热疫區,而懷疑自己得到骨痛热症,則應趕快前往就醫,並主動告知曾前往骨痛热疫區,以及早偵測疫情,並於發病後五天內,不要被骨痛热病媒蚊叮咬,以防病毒擴散。

此外,透过基因改造使携带骨痛热病毒的病媒蚊后代一生下来就死掉,目前正在研究的方法之一。由于只有雌蚊叮咬人类,透过大量释放这种基因改造的雄蚊,他们具有与野生雄蚊相同的交配能力,与雌蚊交配后使下一代在成为成虫之前死亡。预计这项技术通过持续释放大量雄蚊将可能杀死几乎全部携带骨痛热病毒的蚊子[8]

生物性防治法:
1.大肚魚、孔雀魚、鬥魚:放置於水缸、水甕、水塘等較乾淨水域,這些魚類會吃浮於水面的孑孓。(白線斑蚊、埃及斑蚊幼蟲 ) 2.壁虎:壁虎會捕食種類相當多的害蟲,降低蚊子數量,進而達到需藉由蚊子所傳播疾病的控制。(野史曾記載鄭成功時代,台灣南部曾有一段時間發生嚴重瘧疾,導致很多人病死。苦無辦法之時,有人發現因為某些貧困民眾為了討生活,大量捕捉壁虎販售於中藥商,導致壁虎一度完全失去蹤跡。使得蚊子在失去重要天敵之後,數量大增並傳播瘧疾。鄭成功得知此消息後,派人至其它地區捕捉壁虎回來繁育,並將繁育之壁虎放生,鄭成功曾下令:任何人不得繼續捕捉壁虎,違者將重罰!此後才將疫情控制下來。由此可知壁虎可以控制病媒蚊數量。) 不夠通風壁虎易生病,溼度太低壁虎脫皮不順會死掉。
[來源請求]

病媒蚊需要在有水的孳生源中才可繁殖。病媒蚊的孳生源包括人工容器及天然容器兩大類。以下是常見的積水容器:

孳生源:人工容器[编辑]

  • 花瓶及花盆底盤
  • 水桶、陶甕及水泥槽
  • 料罐、便當盒、塑膠杯、鐵罐、鍋、碗等
  • 大型廢棄物:輪胎、傢具、冰箱、洗衣機等電器
  • 室外暫不使用之器具:鳥籠內飲水皿、塑膠椅、水族箱及手推車等器具
  • 使用中之器具:老式電冰箱、飲水機及烘碗機下之水盤,會積水,建議經常倒水一次
  • 塑膠布或不透水帆布遮雨時所形成的孳生源
  • 各樓之地下室和能容水的空間若積水,則可孳生大量病媒蚊,所以需特別注意,尤其是未完工的建築物

孳生源:天然容器[编辑]

  • 樹洞、竹筒、大型樹葉等
  • 停滯不流的水

台灣登革熱概况[编辑]

由於1988年台灣登革熱大流行造成確定病例4,389名,行政院衛生署遂與環保署於該年底聯合成立「登革熱防治中心」,並訂定防治計畫,督導各級政府積極辦理各項防治工作。此外,為落實登革熱防治成果,避免出血性或休克型病例發生,衛生署訂定「登革熱防治中程計畫」,並於1990年4月實施。並於1994年研訂「登革熱防治第二期中程計畫」,以保持防治成果。

2001年登革熱病例持續發生且跨年,因而導致2002年的大流行,該年登革熱的確定病例有5,345例,其中登革出血熱或登革休克症候群(dengue shock syndrome,DSS)的病例數高達240例,導致死亡數有21例。此次主要流行於高雄縣市、屏東縣及臺南縣市,為自1987年來最嚴重的一次流行。

2010年南台灣地區本土登革熱感染人數持續增加。依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監測數據顯示,本土登革熱確定病例已逾1100例,並擴及五縣市,因應疫情,行政院於10/21日成立「登革熱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統籌督導各項防治作為[1]

近年來,由於交通便利,各國往來旅客逐年增加,台灣登革熱境外移入病例亦有逐年增加之趨勢,登革熱病毒入侵台灣風險也與之遽增,目前台灣防治登革熱的策略主要可分為平時防治策略及緊急防治策略,概略如下[9]

平時防治策略[编辑]

衛教宣導[编辑]

加強一般民眾對於登革熱的認知,並使醫師提高警覺,及時通報可疑案例。

社區動員[编辑]

以村里為單位,定期巡視,清除孳生源。

病媒蚊孳生源清除[编辑]

各級單位與民眾平時應加強環境衛生管理,防止病媒蚊孳生,為登革熱防治之根本。

病媒蚊密度調查[编辑]

定期監測病媒蚊密度,若密度異常增加,通知相關單位進行孳生源清除工作。

緊急防治策略[编辑]

加強衛教宣導、社區動員、孳生源清除及病媒蚊密度調查[编辑]

疫情調查[编辑]

應儘速調查疑似個案之感染地、發病時間、活動地點、接觸者等相關資訊,掌握病毒可能的分布位置。

地毯式孳生源清除[编辑]

成蟲化學防治[编辑]

殺死帶病毒之成蚊,快速切斷傳染環,但須謹慎評估是否需要噴藥、噴藥時機、噴藥次數、噴藥範圍等相關條件,不可貿然施行,減少病媒蚊產生抗藥性。

台灣登革熱病例數[9]

境外 本土
2000 27 113
2001 55 215
2002 52 5336
2003 59 86
2004 91 336
2005 104 202
2006 109 965
2007 179 2000
2008 226 488
2009 204 848

東南亞地區病例數[编辑]

印度 印尼 緬甸 斯里蘭卡 泰國[10] 新加坡[11] 台灣[12]
2000 650 33443 1884 3343 18617 673 139
2001 3306 45904 15695 4304 139327 2372 281
2002 1926 40377 16047 8931 114800 3945 5388
2003 12754 51934 7907 4749 62767 4788 145
2004 4153 79462 7369 15408 38367 9459 427
2005 11985 95279 17454 5856 45893 14209 306
2006 11251 106425 11383 11906 42456 3127 1074
2007 5534 188115 15033 7135 46829 8826 2179
2008 11476 5644 89626 7032 714
2014 10112

参考文献[编辑]

  1. ^ Kumar & Clark Clinical Medicine 5th Edition, 2002, Sauders, Dengue, 55-57.
  2. ^ 赵卫; 曹虹; 张文炳;. 登革病毒与登革热的起源研究. "登革熱在人群出現的最早記錄可追溯到公元992年,我國的醫學百科全書《疾病症狀和救治》有類似疾病的記載,當時人們將其稱為「水毒」。" 杨佩英,秦鄂德主编.登革热和登革出血热[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1998.
  3. ^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omedical Science. [2013-08-23]. "The first case of probable dengue fever (DF) was recorded in a Chinese medical encyclopedia from the Jin Dynasty (265–420 AD) which referred to as “water poison” associated with flying insects." 
  4. ^ Chen W.J., Wei H.L., Hsu E.L. & Chen E.R. 1993. Vector competence of Aedes albopictus and Ae. aegypti (Diptera: Culicidae) to dengue 1 virus on Taiwan: development of the virus in orally and parenterally infected mosquitoes. Journal of Medical Entomology. 30(3): 524-530.
  5. ^ Rico-Hesse R. Molecular evolution and distribution of dengue viruses type 1 and 2 in nature. Virology 1990;174:1-15.
  6. ^ Carey DE. Chikungunya and dengue: a case of mistaken identity? J Hist Med 1971; 26: 243-62.
  7. ^ 新中科学家合作开发登革热新疫苗,亚太日报,2013年8月14日
  8. ^ Alexis Madrigal. Engineered Mosquitoes Could Wipe Out Dengue Fever. wired. 2008-01-23 [2008-01-28]. 
  9. ^ 9.0 9.1 行政院衛生署疾病管制局. 登革熱防治工作指引. 臺北: 行政院衛生署疾病管制局. 2009. 
  10. ^ Department of Disease Control, Ministry of Public Health. ANNUAL EPIDEMIOLOGICAL SURVEILLANCE REPORT. 
  11. ^ Ministry of Health, Singapore. MOH weekly publication of statistics on local infectious disease situation. 
  12. ^ 行政院衛生署疾病管制局. 傳染病統計資料查詢系統.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