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高句丽县高丽
高句麗
高句丽文:高句麗
中文:高句丽
谚文:고구려
前37年-668年
高句麗位置图
高句丽鼎盛时期的疆域
首都 卒本扶余(前37年–3年)
国内城(3年–427年)
平壤(427年–668年)
主要宗教 佛教道教萨满教
政体 君主制
歷史
 - 成立 前37年
 - 解體 668年
今屬於  中华人民共和国
 朝鮮
 韩国
 俄羅斯
高句麗
中文名稱
繁體 高句麗
简体 高句丽
注音符號 ㄍㄠ ㄍㄡ ㄌㄧˊ
漢語拼音 Gāogōulì或Gāogōulí
韓文名稱
谚文 고구려
韩文汉字 高句麗
文观部式 Goguryeo
馬賴式 Koguryŏ

高句丽汉语拼音Gāogōulì或Gāogōulí注音:ㄍㄠ ㄍㄡ ㄌㄧˊ、谚文고구려)是于前37年发源于中国汉朝汉四郡之一的玄菟郡,后逐步把疆域拓展到今辽东半岛朝鲜半岛大部,俄罗斯滨海边疆区一部分的古国。高句丽在公元5世纪到7世纪的中国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历史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被朝鲜史学界称为三国之一[1][2][3][4]

高句麗後又稱高麗;“高句骊”最早見於《漢書》,“句骊”是它的簡稱;“高句麗”最早見於《三國志》,“句麗”是它的簡稱;“高麗”最早見於《宋書》、《魏書》,是南北朝至唐朝的正式稱號;中原王朝開始以“句骊”作為“高句骊”的簡稱,後以“句麗”作為“高句麗”的簡稱,南北朝時期應高句麗統治者的請求,改以“高麗”作為“高句麗”的正式簡稱,高句麗的統治者也被冠以“高麗王”的稱號,並且逐漸以“高麗”作為正式國號,常被中原王朝封為“高麗王”,取代了“高句麗”的稱號。[來源請求]自此“高麗”长期作为历史地理名称,对朝鲜半岛产生了重大影响;弓裔后高丽王,王建称王国号高丽金日成提出“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设想,都是高丽概念的延续。

据《三国史记》和《三国遗事》引用传说(一些史籍推论是公元前37年),扶餘王子朱蒙建立高句丽。高句丽建国后,迅速扩张,逐步吞并了其周边的扶餘沃沮东濊並吞併汉四郡。5世纪好太王长寿王统治期间,高句丽进入全盛时期,之后的1个世纪里,保持了在朝鲜半岛对新罗百济的压倒性优势,控制了今朝鲜半岛大部和今中国东北的南部地区。隋唐时期,高句丽不断与隋唐王朝交战,国力陷落,668年八月为唐朝新罗联军所灭。有三万多户高句丽人被唐迁移至唐朝[5],成为中国内地一股重要的武人集团,在唐末五代历史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6]。留在原地的高句丽遗民被渤海国新罗吸收[7][8][9]

高句丽立国700余年,曾成功在与倭与隋战争中获胜,在东亚历史上扮演重要角色。高句丽独特的历史文化已经成为朝鲜半岛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10][11],中国传统历史界将迁都平壤后的高句丽视为朝鲜历史范畴[12][13]。1980年代起,高句丽争议浮出水面,由于高句丽本源于中国境内[14],后扩展至朝鲜半岛的特殊地理位置,国土橫跨今日的中國东北、朝鲜大部及韩国北部。三国都认为高句丽自始至终是自己本国的原始民族或地方政权。另外日本学者的骑马民族征服王朝说也认为高句丽、扶余可能为日本民族的起源[15][16]

历史[编辑]

高句丽王冠
朝鮮歷史
朝鲜历史系列條目
史前
時代
舊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栉文土器时代
青铜器時代
无文土器时代
神话时代
桓国倍达国
檀君朝鲜
古朝鮮 辰国 箕子朝鲜
卫满朝鲜
前三國
時代
三韩




耽羅



三国
时代
伽倻
*
百济

新罗

  林


统一新罗时代
(南北国)




長安國


後三國
時代
新罗


东丹国
后渤海
定安国
兀惹国
兴辽国
大渤海
高麗王朝
   大為國
   武臣政权崔氏政权
   征东行省 双城 东宁
   
李氏朝鲜
大韓帝國
日治時期
朝鲜总督府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
   朝鮮人民共和國
盟軍託管時期
駐朝鮮美國陸軍
司令部軍政廳
苏联军事政府
北朝鲜
人民委员会
大韩民国
(韩国)
朝鲜
民主主义
人民共和国

(朝鲜)

君主 · 首都 · 文化
韩国国宝 · 朝鲜国宝

Korea Map.svg朝鮮半島主题

建国神话[编辑]

据《三国史记》和《三国遗事》引用传说,公元前37年,扶餘王子朱蒙因与其他王子不和,逃离扶余国鸭绿江沿岸的卒本扶餘,建立高句丽。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323宋元丰五年(1082)二月己巳条中记载:‘盖自朱蒙至藏,可考者一姓九百年,传二十一君而失国。其后,复自为国,而名及世次兴废之本末,与夫王建之所始,皆不可考。”一些史籍推论高句丽建于公元前37年或公元1世纪中期。不过还没有证据证明这些濊貊人自称自己为高句丽。首次将高句丽和濊貊部落联系起来的是《汉书》对公元前14年高句丽起义摆脱玄菟郡的记载[17][18]琉璃明王西伐居住在今太子河流域的梁貊,进而袭取了西汉玄菟郡的高句丽县[19]。西元28年,東漢遼東郡太守發兵討伐高句麗。大武神王高無恤堅壁清野,退入国内城

光武帝建武八年(32年),新成立的东汉接受高句丽的朝贡。

高句丽人在其成立的初期是由濊貊人和扶余人组成的[20]。据《三国志》记载,濊的“言语法俗大抵与句丽同”[21]

据公元4世纪的好太王碑记载,高句丽的始建者朱蒙是扶餘国王(解慕漱)与河伯女儿柳花夫人的儿子,后被金蛙王收养。朱蒙遭到带素的谋杀后,逃离东扶余,来到卒本扶余。朱蒙与卒本扶余国王的女儿(召西奴)结婚,后又成为卒本扶余国国王,创建高句丽国。建國第一年驅逐勿吉,公元前36年,高句丽灭沸流国;公元前33年,灭荇人国;公元前28年,灭北沃沮[22]大武神王時代殺東扶餘帶素。有观点认为高句麗一名,來自沸流國的高夷。高句麗的王族是桂婁部。沸流國的高夷是高句麗基本族源,溶入一部分扶餘與貊人,漢人。高句麗一字有人以它字根桂婁解釋,說是城池,另一說法是貊人。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认为高朱蒙是在古朝鲜部落句丽的基础上发展起来,于公元前27年建立朝鲜历史上第一个封建主义国家。在主体史学中,高句丽为朝鲜的第二个国家主体。

高句丽的国名来源有较多说法,比较起来“建筑于高山上的城堡”这一说法较为被各方接受。除此之外还有“搞离”说、“山高水丽”说、“高大黑马”说、“介菜”说、“高台建屋”说、“双足驰行于高山曲谷间”说、“铜”与“黄铜”说、“中京”或“中国”说、“首邑”或“上京”说等等[23]

高句麗的起源與成立[编辑]

史書中多記載高句麗为扶余別種。论语疏云:“东有九夷:一玄菟,二乐浪,三高骊,四满饰,五凫臾扶餘),六索家,八人,九天鄙。”)。高句丽可能出自曾隶属于扶余人的别支。扶余四出道中(東部)有马加部,是个以马为图腾的氏族,高句丽可能是马加人的后裔[24]。汉武帝元封年间(前110年),曾在高句丽分布地区置高句丽县,隶玄菟郡。高句丽建国后,仍隶属汉玄菟郡管辖。

天汉年间东北亚局势

中國史学界更多認為高句丽以扶余等民族為中心建國,屬於中國東北的古代民族國家[25]高句麗人其實是在高句麗縣中發展的民族(主體是沸流國高夷)融入貊人濊人、一部分扶餘人朱蒙未出現在卒本前,沸流的消奴部是高句麗族頭人(松讓在見朱蒙時指自己累世為王),後松讓與朱蒙鬥,不勝,讓位朱蒙,高句麗人在桂婁部之下建國[26]。高句麗源出扶餘是指朱蒙一族來自金蛙王。高句麗有五部:桂婁部稱黃部,內部是高句麗王族,消奴部是以前沸流國王松讓領那一部,絕奴部來自扶餘,桓那與貫奴是沸流中分出的。卒本與沸流的土著才是高句麗人的主流,朱蒙只是帶了一部分扶餘人走了,《三国志·魏书·东夷传》:“汉武帝元封二年,伐朝鲜,杀满孙右渠,分其地为四郡,以沃沮城为玄菟郡。”《三国志》提到玄菟郡后来“徙郡句丽西北,今所谓玄菟故府是也,沃沮还属乐浪”,“昭帝始元五年(前82年),罢临屯、真番,以并乐浪、玄菟”,真番郡并入玄菟郡之后,玄菟郡才包括真番人,沃沮人和句丽人。玄菟郡所辖句丽见于史书记载远早于朱蒙所部南迁,句丽并不是指朱蒙所部,与后来的高句丽族也不是同一民族。《汉书·地理志》高句骊县注引应劭,认为高句丽县是“故句骊胡”,而高句丽由于在大武神王时代,高句丽为汉朝对扶余作战有功,在公元前37年(汉元帝建昭二年)被册封为高句丽王。高句丽国名晚于句骊胡高句丽县出现。高句丽建国得名于玄菟郡的第二个郡治高句丽县[27]并长期臣服于玄菟郡,但与玄菟郡时有冲突。[28],404年,高句麗乘中原內戰之機,占領遼東全境,玄菟郡為其占領,設玄菟城管領。

汉晋郡县和鲜卑政权的制约[编辑]

西元三世紀的朝鮮半島

《三国史记》记载高句丽建国后,高句丽迅速向外扩张,先后吞并太白山东南人国和北沃沮[29],公元12年,王莽强行将高句丽人编入辽西郡进攻匈奴等民族[30][31][32]。由于高句丽士卒脱逃,王莽怪罪于高句丽王并改高句丽为“下句丽”又名乐鲜,仍属幽州。公元14年,琉璃明王西伐居住在今太子河流域的梁貊,进而袭取了西汉玄菟郡的高句丽县[33]。王莽部将严尤诱杀高句丽的君主闵中王邑朱,高句丽遂意图脱离中国王朝新莽独立。汉光武帝建武八年(32年),新成立的东汉接受高句丽的朝贡。建武八年(公元33年),高句骊遣使朝贡,汉光武帝复令下句丽复名高句丽,并复高句骊国王号。公元37年大武神王向鸭绿江南的乐浪郡发动进攻,一度占据[34]。七年后,光武帝派兵渡海收复了乐浪郡,阻止了高句丽的扩张[35]

後漢書/卷85中記載:“太守耿夔擊破之,斬其渠帥。安帝永初五年,宮遣使貢獻,求屬玄菟。”而12世紀《三國史記》記載新大王时期,“四年 汉玄菟郡太守耿临来侵 杀我军数百人 王自降乞属玄菟”。四年后,高句丽国相明临答夫坐原战役中大胜东汉玄菟郡太守耿临的军队[36]

公元197年,公孙康大破高句丽军,攻陷高句丽都城旧丸都城。使山上王改建尉那巖城为新都城丸都城。209年,新丸都建立完毕后山上王将都城迁移。

曹魏联合高句丽灭了公孙渊[37],景初二年(公元238年),曹魏太尉司马懿灭公孙渊,设高句丽、高显、辽阳、望平四县于玄菟郡[38]。正始七年(246年),幽州刺吏毌丘俭破高句丽东川王,东川王败走,毌丘俭又屠杀新丸都内官员数千人,之后退兵。不久又再次进攻,东川王逃到买沟,毌丘俭又派玄菟太守王颀追击到沃沮。旧丸都城267年(公孙康破之70年后)又重建,美川王即位后还都国内-丸都地区。而此时辽东成为慕容鲜卑家族的势力范围。302年,美川王率三万军队侵入玄菟郡,俘虏八千人,迁至国内城附近的襄平城。311年8月,袭取辽东郡西安平。313年10月,入侵乐浪郡,314年,入侵带方郡。315年2月,攻克玄菟城。342年,前燕慕容皝侵入高句丽,虏走了高句骊百姓五万多口,最后一把火烧了高句骊王宫,并将新丸都城再次夷为平地。343年(东晋咸康八年),高句骊重建由于慕容皝东征而被毁坏的丸都城,并于同年秋天又一次移居丸都城。4个月后,丸都山城就再次毁于战火。391年“广开土大王”即位后,高句丽再度从辽东复兴,并一度成为地区性大国。

卒本城時期(公元前34-公元3年)[编辑]

传说中高朱蒙夫余避祸南逃,大约于公元前37年在卒本川建国称王。前34年,筑纥升骨城作为王都。纥升骨城,学术界大都认为高句骊在此定都历时40年以上。有关早期高句丽国君之记载,主要见于1145年的《三国史记》。而《三国志·魏书》有关这段时期的记载与之差异颇大,故难以相合。三国志中多以太祖王之后的历史为主,而后来的北朝魏书又追述了高句丽开国的神话。

三国史记的作者认为高句丽迅速向外扩张,先后吞并太白山东南人国和北沃沮[39],并击败鲜卑使其臣服(琉璃明王時代)。而三國史記的種種無依據的記載也深深影響了後世對於朝鲜半岛歷史的研究[40]

国内-丸都城時期(公元3 -427年)[编辑]

高句丽壁画

公元3年,高句丽迁都国内城,并在国内附近建筑丸都城和平壤城(非乐浪郡)作为卫城。公元12年,王莽强行将高句丽人编入辽西郡进攻匈奴等民族[30][41][32]。由于高句丽士卒脱逃,王莽怪罪于高句丽王并改高句丽为“下句丽”,又名乐鲜,仍属幽州。公元14年,琉璃明王西伐居住在今太子河流域的梁貊,进而袭取了西汉玄菟郡的高句丽县[42]

公元37年大武神王向鸭绿江南的乐浪郡发动进攻,一度占据[34]。七年后(44年)—,光武帝派兵渡海收复了乐浪,阻止了高句丽的扩张[43]

高句丽太祖王时期,高句丽得到进一步的扩张和加强。公元56年,太祖王吞并东沃沮,后又吞并东濊一部分领土[44]。高句丽在这时期也开始接受其周边国家的朝贡[45][46],也“遣使如汉”[47]。与此同时,高句丽对乐浪郡玄菟郡和辽东多次发动攻势,意图完全摆脱汉朝的控制[48]。118年,高句丽联合濊貊攻打玄菟郡华丽城[49]。121年,太祖王“攻玄菟、辽东二郡,焚其城郭,杀获二千余人”[50]。同年夏,太祖王合鲜卑共八千人攻辽东,太守蔡讽以下百余人战死;同年冬,太祖王合马韩、濊貊共万余攻玄菟郡,但是由于扶余对汉军的援助,高句丽的攻击没能取得胜利。146年,太祖王袭扰乐浪郡,杀带方县令,掠乐浪太守妻子[51]。高句丽的扩张与集权化,导致了与汉朝玄菟、乐浪二郡的直接武力冲突。汉朝军事压力迫使高句丽迁都到丸都城

179年,新大王传位给故国川王三国史记中叙述184年,故国川王亲自领兵打退乐浪军[52]。191年,故国川王采纳精英政治制度,依照才能聘任大臣和官员。其中包括任用农民出身的晏留、乙巴素(被任命为高句丽国相),使高句丽出现了治世。

197年,故国川王去世,其三弟山上王继位,遭到其兄反对,引发内乱。《三国志·魏书八·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和《資治通鑑·漢紀五十一》记载汉献帝时控制辽东的公孙度攻打高句丽,‘王辽东’,但后世三国史记记载公孙大败[53]。据三国志等记载公孙度之子公孙康在公元197年大破高句丽军,攻陷高句丽都城旧丸都城。使山上王改建尉那巖城为新都城新丸都城。209年,新丸都城建立完毕后山上王将都城迁移[38]

魏明帝景初二年(公元238年),曹魏太尉司马懿灭公孙渊,设高句丽、高显、辽阳、望平四县于玄菟郡[38]。正始七年(246年),幽州刺吏毌丘俭破高句丽东川王,东川王败走,毌丘俭又屠杀旧丸都内官员数千人,之后退兵。不久又再次进攻,东川王逃到买沟,毌丘俭又派玄菟太守王颀追击到沃沮。魏军进一步追击。但高句丽王终于在部下的忠诚保卫下击杀一小队魏军而得以隐匿。王颀军主力则进一步向东北行,一直抵达北沃沮与肃慎的边境地带。而刘茂、弓遵也成功击溃了濊(huò)貊(mò)各邑,逼迫不耐濊侯举邑降。整个征剿行动至公元245年初基本结束,最终毌丘俭等刻石纪功并于245年5月回师凯旋[54][55]

曹魏的毌丘俭焚烧了丸都城后以为高句丽灭亡了,所以很快就撤离了。70年后(267年),高句丽重建了旧丸都城,并开始袭击辽东、乐浪和玄菟。随着高句丽对辽东半岛的挺进,313年,高句丽美川王侵略原汉四郡的最后一郡——乐浪郡。高句丽在朝鲜半岛北部处于强势[56]

高句丽的對外扩张幾次招来险些亡國。342年,前燕慕容皝侵入高句丽,虏走了高句骊百姓五万多口,最后一把火烧了高句骊王宫,并将新丸都城再次夷为平地。343年(东晋咸康八年),高句骊重修由于前燕慕容皝东征而被摧毁的新丸都城,并于同年秋天又一次移居新丸都城。4个月后,旧丸都山城就再次毁于战火。371年,百济近肖古王袭击高句丽最大城市平壤(前乐浪郡治所),并在战场上杀死了高句丽故国原王[57]

高句丽小兽林王继位后,开始加强高句丽国内的稳定和统一,仿照中原公布“律令”(当于宪法刑法)。372年立佛教为高句丽国教,并建立国家教育机构“太学”[58]。小兽林王还对高句丽军队进行了改革。

鼎盛时期[编辑]

百济兴起前期图

高句丽好太王继位起,高句丽开始进入鼎盛时期。根据好太王的儿子长寿王为他所立的好太王碑记载,好太王在一次与扶餘的战役中就攻克了扶餘64个城池,1,400个村庄。好太王与遼東地區的后燕也互有征战;并降服了北部的扶餘国靺鞨部落;大敗百济;瓦解了伽倻;并在新罗与百济、伽倻和倭的战争中将新罗变为高句丽的保护国(399年)。就这样,在好太王时期,朝鲜半岛形成了一个长达50年的松散统一局面[59]。好太王时期,高句丽在朝鲜半岛的面积已达到半岛面积的一半。北部包括今中国辽东半岛大部分。

平壤城時期(公元427 -586年)[编辑]

413年,高句丽长寿王登基。由于百济和新罗的对抗,427年,长寿王迁都到平壤城以加强对百济新罗的控制。长寿王延续了其父好太王的扩张政策。5世纪末,长寿王於475年攻破百濟首都漢山城,殺百濟蓋鹵王,併吞漢江流域,使國家在半島領土的面積增加成3/4,他又吞并了一些扶餘,靺鞨契丹部落;与北魏交锋。到長壽王末年時,高句麗人口增加到九万户,疆域也空前擴大,其南境自牙山灣經鳥嶺、竹嶺到平海與百濟、新羅相接,擴大到今朝鮮大同江、載寧江、臨津江、漢江沿岸,為高句麗全盛時期。據《魏書·高句麗列傳》載,其“民戶三倍於前魏時,其地東西二千裏,南北一千餘裏”。即東臨日本海,西濱黃海,南到漢江流域,北抵遼河為界,是東北亞地區最為強大的王國之一,此時的高句麗聲震中原,南北朝双方朝廷都对高句丽王以「乐浪郡王」的册封。但由于其扩张方向已经转向朝鲜半岛,故未见于后世的中国历史中,而东西魏之前的高句丽在传统的历史图中被标注成中国历史的一部分。[來源請求]

491年長壽王死後,扶餘勿吉国灭亡后扶余人内附于高句丽,国力達到最大狀態。

而在朝鲜半岛也形成了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鼎立的态势。

长安城時期(公元586 -668年)[编辑]

高句丽在6世纪达到鼎盛后,开始走向平世。高句丽安藏王被刺杀后,其兄安原王继位。在安原王时期,王室间的纷争加剧。两政治集团对王位继承进行争斗,最后年仅8岁的阳原王登基。不过对权力的争夺并没有结束。反对派的幕僚们开始建设自己的军队,对自己的领地进行实际上的控制。内忧外患,6世纪50年代,高句丽北疆受到契丹的袭击。但高句丽内部的幕僚争夺依然继续。551年,百济和新罗联合开始攻打高句丽。公元586年(隋文帝开皇六年),高句丽平原王将都城由平壤城迁至长安城(即今朝鲜平壤市区),直至高句丽灭亡。历时83年。

注:唐军攻陷高句丽长安城后,唐史学家认为高句丽长安城就是平壤城,而古籍中的平壤城更接近于国内城卫城,而非今天的朝鲜平壤市

6世纪末和7世纪初的混乱[编辑]

6世纪末和7世纪初,高句丽开始与频频交战。高句丽与百济新罗的关系在这一时期很复杂,一会儿是友,一会儿是敌。

丢失汉江流域[编辑]

6世纪末时朝鮮三国时代的版图

551年,百济新罗联手攻打高句丽。高句丽从此失去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朝鲜半岛中部之肥沃的汉江流域。百济新罗联盟的主战者百济在对高句丽的战争几乎精疲力尽。553年,新罗以帮百济的名义出兵。但却对百济发动了攻势,最后将整个汉江流域全部纳入囊中。怒于新罗的背叛,百济圣王第二年攻新罗西部以报复,但被新罗擒住,后被处死。

朝鲜半岛中部的战争,对朝鲜半岛的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新罗对百济的攻击使百济成了朝鲜半岛的最弱者。新罗由于窃取到了人口众多,富饶的汉江流域,给其日后统一朝鲜半岛奠定良好基础。相反,高句丽却因丢失汉江流域而国力大减。另外新罗获得汉江流域后,疆域西界毗邻黄海,使其可以和中原王朝直接贸易和建立外交。这样新罗就不再依赖高句丽而是直接从中原王朝学到先进的文化与技术。新罗与中原王朝的直接沟通与联盟最终使得在七世纪中期邀请唐军赴朝鲜半岛作战,给高句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隋与高句丽的战争[编辑]

隋文帝开皇九年(589年)四月,南陈后,开始要求周边国家为其臣属。高句丽与隋朝的关系逐渐进入战争状态。开皇十年(590年),高句丽平原王“治兵积谷,为守拒之策”,随时准备迎战隋朝大军。开皇十八年(598年),高句丽先发制人突袭辽西的营州,激怒隋文帝,引发高句丽与隋朝第一次战争。隋文帝遣三十万兵分水陆两路攻打高句丽。但隋军因遭大雨,运粮困难,水军遭遇风暴,与高句丽交战损失惨重。

隋炀帝大业三年(607年),杨广发现高句丽与隋朝的藩属突厥汗国联盟。导致大业八年(612年),隋炀帝亲率三十万军队兵分陆路和海路同时征伐高句丽,但遭到高句丽的强烈抵抗,隋军溃败。大业九年(613年)和大业十年(614年);隋炀帝再次率军亲征高句丽,但因杨玄感起兵反隋炀帝和高句丽投降并交还叛逃的隋将斛斯政使得隋对高句丽的这两次战役无功而返。大业十二年(615年)杨广又打算进攻高句丽,但由于隋内乱加剧,攻高句丽的计划没实行。

隋对高句丽的战争使隋朝国力衰落,早在征伐高句丽之前的大业六年(610年)和七年(611年)就先后爆发了民变,但被迅速镇压,在这之后就爆发隋末民變[60]。619年,隋朝灭亡。不过隋与高句丽的战争也削弱了高句丽的国力。

唐与高句丽的战争和与新罗的联盟[编辑]

隋朝攻打高句丽失利后,国内发生民变而灭亡。高句丽对于继起的唐朝仍然敌视。631年,高句丽开始在辽东千里长城以防止唐朝的进攻[61][62],并与突厥联盟[63]。而唐朝第二代皇帝唐太宗李世民则以高句丽据有的“辽东”(当时的“辽东”的概念略同于汉朝四郡的范围,即中国东北辽河以东地区以及朝鲜半岛的北部)为“旧中国之有”,而今“九瀛大定,唯此一隅”,决心将对高句丽的征伐作为中国九州统一战争的最后部分,但是唐对高句丽的进攻起初很不成功,在无数次的战役中失守战略要点[57]。在击败高句丽的盟友东突厥后,新罗联盟。642年高句丽将军渊盖苏文刺杀荣留王后,渊盖苏文对唐的挑衅使唐与高句丽的关系紧张。

唐太宗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太宗再一次对高句丽发动进攻,但高句丽在渊盖苏文和安市城主(18世纪以后朝鲜的笔记小说称其名为杨万春)的带领下击退了的入侵。649年,直至唐太宗离世前也一直经营海军意图大举拿下高句丽[64]。660年,唐和新罗的联军灭了高句丽西南的盟友百济。又随后的661年—662年,唐与新罗的联军持续进攻高句丽。虽然唐的攻击给高句丽带来损失,但在渊盖苏文在世期间,唐和新罗一直都没能击灭高句丽[65][66]

662年后,渊盖苏文离世后渊家族内部斗争间接导致了高句丽失去对辽东的影响力。

灭亡[编辑]

666年,渊盖苏文去世后,渊盖苏文长子渊男生到前方视察军情备战。让两个弟弟渊男建渊男产留守平壤。渊男建和渊男产趁大哥不在诬陷他叛逃到唐,并逼高句丽宝藏王通缉渊男生。渊男生走投无路,只好投靠唐朝并被唐重用。渊男生率领唐军攻打高句丽,以期望能夺回大权。许多高句丽护城将领见到渊男生纷纷放弃抵抗。渊男生投靠唐朝成为唐与高句丽的战争的重要转折点。由于渊男生为唐朝提供了可靠的高句丽军事信息,唐朝于是大幅增加了攻打高句丽的兵力。十二月十八,以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兼安抚大使,以司列少常伯郝处俊副之,与契苾何力、庞同善率兵15万并力以击高句丽。诏独孤卿云由鸭渌道,郭待封由积利道,在百济故地驻守的刘仁愿由毕列道,新罗金仁问由海谷道,并为行军总管,与运粮使窦义积,皆受李勣节度,河北诸州租赋悉诣辽东给军用。667年,李勣在推进途中遇到极其顽强的抵抗,推进受到限制,但仍然攻下高句丽新城(今辽宁抚顺北高尔山城),由于新城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新城的失守对于高句丽西线战线来讲是毁灭性的打击;后薛仁贵以策略拿下南苏、木底、苍岩三城,与领路的渊男生顺利在鸭绿江附近集合;李勣等攻取扶余城后,又攻下大行城(今辽宁丹东西南娘娘城)。经过了漫长的冬天,668年春夏,各路唐朝兵力在鸭绿江边会师。高句丽发动最后的反击,唐军依然继续推进到平壤城。高句丽经过了数个月的守城,渊男产被宝藏王委派投降,但渊男建拒绝投降。同年九月十二,高句丽僧人信诚打开平壤城门,唐军有机会攻入平壤,渊男建被俘虏投降。

与此同时,在南线由于金庾信的攻势,渊盖苏文的弟弟渊净土新罗投降。就这样高句丽由于内部纷争,长年饥荒和唐与新罗南北联合攻击下最终灭亡。

高句丽被灭后,唐分其境为九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县,并于平壤设安东都护府以统之,任命右威卫大将军薛仁贵为检校安东都护,领兵二万镇守其地,试图控制朝鲜半岛。但遭到了新罗的反击。新罗拥立投降的渊净土的儿子安胜为高句丽王(史称报德王),赏赐金姓。并协助高句丽移民策动叛乱。经过数年的反唐战争,新罗最终控制朝鲜半岛大同江以南地区。大同江以北则由唐和后来崛起的渤海国占据。

后继运动[编辑]

高句丽灭亡后的渤海国和统一新罗

668年,高句丽灭亡后大批高句丽遗民展开了反对新罗联盟的运动。其中较为著名的有剑牟岑乞乞仲象大祚荣等。唐曾多次试图在高句丽东部故地建立都督府控制此地区,但都失败了。唐为管理原高句丽故地而设置的安东都护府,最初是由薛仁贵来管理的。后来唐朝任命高句丽宝藏王高藏为辽东州都督、朝鲜王。由于宝藏王支持反唐被流放。宝藏王的儿子高德武接管了安东都督府。日本学者日野开三郎在其著《小高句丽国の研究》中描述高句丽灭亡后,高句丽王族后代在辽东和朝鲜半岛大同江以北建立了复兴政权小高句丽。但是由于史料较少,所以不被学术界所公认。

高句丽灭亡后,高句丽大将剑牟岑最初在百济故地汉城立宝藏王后裔安胜为王,试图重建高句丽,并得到了新罗文武王金法敏的支持。但后来由于内部纷争,剑牟岑被谋杀,安胜投靠到新罗。新罗给了安胜一片土地,让他建立了报德国。683年,新罗神文王因担心叛乱将报德国吞并。安胜被赐予新罗王室的“金”姓。

粟末靺鞨酋长乞乞仲象和他的儿子大祚荣原都是高句丽统治下的靺鞨人大将。668年八月,高句丽灭亡,三十年后,即698年,乞乞仲象和大祚荣在高句丽故地建立起震国并从唐朝手里征服了原属高句丽的部分国土。乞乞仲象去世后,713年,震国接受唐朝册封的渤海郡王,与唐朝建立了藩属关系。渤海国宣称继承高句丽而控制了朝鲜半岛大同江以北和今中国东北的南部分地区。今朝鲜半岛大同江以南则隶属于新罗

安史之乱期间,高句丽遗民李正己在营州加入唐朝平卢节度使军队,后随唐军南迁山东淄青,在成为淄青节度使后,成为今山东地区的割据藩镇,名义上是唐朝的藩镇[67]。这是在归化唐朝的高句丽人中,少有的历史名人[68]。781年李正己病死后,其藩镇被其后裔李纳李师古李师道继承。李纳在唐朝削藩时,曾公开反唐,自称齐王,李氏政权直到819年灭亡。

905年,弓裔自称后高丽王,后改国号为泰封。918年,王建称王,国号高丽泰封高丽先后相继,都自称继承高句丽。有些高句麗人到了日本。

政治體制[编辑]

高句麗王位以世襲方式傳承,王以下有部落首領,稱大加、相加或古雛加,合稱為「諸加」,與扶餘國相同。王的臣僚包括沛者或對盧(即宰相)、主簿、優台、丞、使者、皂衣、先人,而諸加同樣有類似臣僚制度。諸加可支配下戶(百姓)、奴婢,數目達萬人。受支配的下戶、奴婢需向諸加供以穀物、魚鹽。

高句麗由諸加審理共論犯法案件,重罪者死,其妻沒為奴婢,竊盜罪賠償12倍[69]。諸加也評論國政,高句麗的王有時也受制肘。

關於高句麗的官職,在各史料中記載皆有不同。現將各史料中高句麗官職列於下表:

三國志·魏志·東夷傳 周書 隋書 通典 冊府元龜 新唐書
相加 大對盧 太大兄 相加 / 吐捽
大對盧
大對盧 大對盧
吐捽
對盧 太大兄 大兄 對盧 / 太大兄 太大兄 鬱折
沛者 大兄 小兄 沛者 / 鬱折 小兄 太大使者
古鄒加 小兄 對盧 古鄒大加 / 太大夫人使者 小兄 皁衣頭大兄
主簿 意候奢 意候奢 主簿 / 皁衣頭大兄 意候奢 大使者
優台 烏拙 烏拙 優台
于台 / 大使者
烏拙 大兄
太大使者 太大使者 使者 / 大兄 太大使者 上位使者
使者 大使者 大使者 皂衣 / 收位使者 (大使者) 諸兄
皂衣 小使者 小使者 先人 / 上位使者 小使者 小使者
先人 褥奢 褥奢 小兄 褥奢 過節
翳屬 翳屬 諸兄 翳屬 先人
仙人 仙人 過節 仙人 古鄒大加
褥薩 不過節 褥薩
先人

社會文化[编辑]

高句麗人民以農業、漁獵為生,但農作物產量不多,使人民習慣節食[70]。每年10月舉行秋收祭典「東盟」,祭祀國祖神、隧穴神(衪有農業神的性質,從洞穴中迎出,移到鴨綠江邊國內城的木製神象,象徵水神與日神交接,東盟的高潮),陽光與水是作物生產基礎,有求豐收之意,其間人民飲酒歌舞慶祝。也有養馬,朱蒙的果下馬是高句麗的土種馬。高句麗與勿吉、鮮卑不同,不剪髮與辮髮,而是結髮為(與扶餘相同),這種東盟祭不是只是在桂婁部進行,五部也進行,但整個過程中主祭是國王。

高句麗社會崇尚厚葬,以石為棺,加以金銀等貴重陪葬物,外層多次封墳,砌成石塚。高句麗有二座神廟,一是祭祀扶餘神(柳花夫人)由朱蒙立祀,一是祭祀登高神(朱蒙)由大武神王立。周書/卷49中记载:「一曰夫余神,刻木作妇人之象;一曰登高神,云是其始祖夫余神之子。并置官司,遣人守护。盖河伯女与朱蒙云。」舊唐書卷199上记载后世的高句丽「頗有箕子之遺風」,「其俗多淫祀,事靈星神、日神、可汗神、箕子神。」[71]

婚俗方面,高句麗行一夫一妻制,並允許男女以己意自由婚配,即所謂「有婚嫁,取男女相悅,即為之」。成婚後男方入住由女家準備的「婿屋」(在婿屋中受辱,通過外家考驗,可結婚,待兒女長大,男方才可攜妻兒返回男家),是母系社會產品。高句丽社会虽实行一夫一妻制,但「其俗尚淫」,并不认为男女之间有染可耻。在这种风俗之下,「男女多相奔诱」。可见未婚男女和已婚男女中,性关系随便而不受约束,「兄死妻嫂」(如山上王续娶兄长故国川王之妻),寡妇改嫁,均属常见。「多诈伪,言辞鄙秽,不简亲疏,乃至同川而浴,共室而寝。风俗好淫,不以为愧。有游女者,夫无常人。婚娶之礼,略无财币,若受财者,谓之卖婢,俗甚耻之。」[72]

国王世代与绝奴部通婚,通过婚姻关系确保自己的政治地位[73]

高句麗語言[编辑]

高句丽灭亡之后衰亡,作为一种语言已不存在。根据中国资料的记载,高句麗語与扶余、沃沮、东濊、百济(统治阶层)的语言属于同系,在中国东北部至朝鲜半岛形成扶余语系。此语言系列被认为与肃慎的语言有相当大的差异。由于朝鲜半岛南部居民先于北方人民从大陆迁徙而来,高句丽语与三韩的语言在用字上也有所不同。有不少人尝试把高句丽语、百济语及古日本语联系在一起。美国印地安那大学的白桂思(Christopher I.Beckwith)嘗試透過約140個含有高句麗詞語的地方面來重新構建高句丽語的發音。他發現:高句麗語在文法構詞方面與日語相似,例如:genitive -no及attributive -si。他提出古代日本人和高句丽人的共同源地可能是在面向渤海的中国辽西地区;之后这个人群的一支向东越海到达日本,而过了几百年后另一支则向东北迁徙,形成了高句丽人。只有这样才可能解释高句丽语和古代日本语的联系[74]。白桂思(Christopher I. Beckwith)教授的专著《高句丽语:日语在亚洲大陆的姐妹语言》认为高句丽语、古日语阿尔泰语系差别极大,对于学术界一贯将二者划为阿尔泰语系的观点予以否定。作者在书的最后还探讨了高句丽语、古日语朝鲜语韩语)的联系[75]。不过,白桂思的这一的观点,遭到了很多的质疑。一些学者认为白桂思对古高句丽语言的处理和分析方法等是错误的[76][77]。《三國史記》中記載的高句麗地名大多為高句麗佔領的原百濟與濊的領地,之後更變為新羅的版圖,故亦有看法認為重構的辭彙可能事實上屬於百濟語和濊語的範疇。此外,由於資料所限,重構辭彙中有相當部份僅有孤證或少數證據支持,故其精確度值得懷疑。有的研究者認為不甚可信,從而強調新羅、高句麗、百濟三者語言間的親緣關係(金東昭)。

中国史籍记载对高句丽与三韩及倭的语言相似相异与否没有明确的表述。只是记载说高句丽、扶余、沃沮、濊貉的语言相似,而沃沮与挹娄语言相异[78]。朝鲜语就是在新罗语基础上发展而来[79]。三世纪后,高句丽、新罗都是用汉字作为官方文字。

宗教信仰[编辑]

高句丽古墓中的三足乌、龙、凤壁画

高句丽人信仰多神崇拜,是萨满文化的反映[80]。《新唐书·高丽传》载高句丽「俗多淫祀」,表明高句丽的多神文化。据《后汉书·东夷·高句丽传》记载高句丽「以十月祭天大会,名曰『东盟』(祭祀朱蒙与柳花)」,可见高句丽有祭天的风俗,并在每年的10月份举办盛大的祭天仪式。高句丽壁画墓多绘有日月神像,表明其有日月星辰崇拜。高句丽五盔坟四号墓“日月神绘于北角二层抹角石上,人首蛇身。日神居左,男相,披发,双手捧日轮于头上,日中有三足鸟,月神居右,长发女相,双手捧月轮于头上,月中有蟾蜍。”[81]长川一号墓后室藻井顶部绘日神(三足鸟)、月神(塘蜍与免)和北斗七星图[82]。高句丽古墓壁画中也有位列中国史籍与传说中的三皇五帝中的三皇[83]伏羲女娲神农氏箕子表明高句丽深受传统中国文化影响。

高句丽人崇拜三足乌。高句丽的三足乌文化由中国中原地区传入。三足乌又被称为金乌,体现古代中国人对鸟和太阳的崇拜。高句丽人对三足乌的这种崇拜在高句丽古墓壁画中有描述。

随着佛教从中国传入高句丽,佛教地位在高句丽不断提高。故国壤王时期,佛教被定为高句丽国教[84]

高句丽舞蹈[编辑]

高句丽是个喜歌擅舞的民族。《三国志》卷30《魏书·东夷传·高句骊》记载:“其民喜歌舞,国中邑落,暮夜男女相聚,相就歌戏”。高句丽壁画上也绘有各种的舞蹈,其中中国集安高句丽古坟壁画绘有“长鼓舞”,朝鲜黄海道安岳第三号坟墓和八青里坟墓群的壁画上绘有“刀舞”。这些舞蹈形式在朝鲜族的传统舞蹈中传承[85][86]。高句丽壁画上的“西瓜游戏”、“扇舞”也可以看到现代朝鲜族“西瓜舞”、“扇舞”的影子。

世界文化遺產[编辑]

朝鮮从2000年开始申请世界遗产名录,当初在2003年举行的第27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巴黎会议上准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不过由于中国的反对,未能列入。中国从2003年开始了申请,在2004年举行的第2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蘇州会议上,朝鲜的“Complex of Koguryo Tombs”(高句丽墓葬群)和中国东北的“Capital Cities and Tombs of the Ancient Koguryo Kingdom”(高句丽王城、王陵及贵族墓葬)分别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两项独立的世界文化遗产

中国的“高句丽王城、王陵及贵族墓葬”包括王城3座、王陵14处及贵族墓26座—王城:五女山城、国内城、丸都山城。

王陵:麻线0626号墓、千秋墓、西大墓、麻线2100号墓、麻线2378号墓、七星山0211号墓、七星山0871号墓、太王陵及好太王碑、临江墓、禹山0992号墓、将军坟及1号陪葬墓。

贵族墓:角抵墓、舞踊墓、马槽墓、王字墓、环纹墓、冉牟墓、散莲花墓、长川2号墓、长川4号墓、长川1号墓、禹山3319号墓、五盔坟1号墓、五盔坟2号墓、五盔坟3号墓、五盔坟4号墓、五盔坟5号墓、四神墓、禹山2112号墓、四盔坟1号墓、四盔坟2号墓、四盔坟3号墓、四盔坟4号墓、兄墓、弟墓、折天井墓、龟甲墓。

高句丽旧地[编辑]

高句丽建立之初所在地区曾经是汉朝在朝鲜半岛北部设的汉四郡之一的玄菟郡,唐朝在高句丽旧地设置了安东都护府,重新建立起中原王朝对辽东地区的统治,不久高句丽遗民和新罗联合展开抗唐战争,最终是振国和新罗占据了辽东半岛以外的原高句丽疆域。

926年,震国被辽朝(契丹)吞并后,自称继承高句丽的高丽王朝进行北伐政策,接着渤海遗民回复到鸭绿江以南的高句丽旧地。自《旧五代史》开始,历代正史却不再區分高氏高句丽与王氏高丽王朝,并承认两者有继承关系。关于中国史书不辨两个高丽的原因,从《续资治通鉴长编》卷323宋元丰五年(1082)二月己巳条可以看出:“史馆修撰曾巩言:‘窃考旧史,高句骊自朱蒙得纥升骨城居焉,号曰高句骊,因以高为氏,历,高宗时其王高藏失国内徙。圣历中,藏子德武安东都督,其后稍自为国。元和之末尝献乐工,自此不复见于中国。五代同光天成之际(923年—930年),高丽王高氏复来贡而失其名。长兴三年乃称权知国事王建遣使奉贡,因以建为王。建子武,武子昭,昭子伷,伷弟治,治弟诵,诵弟询,相继而立。盖自朱蒙至藏,可考者一姓九百年,传二十一君而失国。其后,复自为国,而名及世次兴废之本末,与夫王建之所始,皆不可考。”高句丽21王的谱系清晰可考,但高句丽灭亡之后四百七十多年,怎么会出现一个王建高丽来,史馆坦承“皆不可考”。然而,王氏高丽向宋朝奉上了一个将王氏高丽和高句丽连接起来的“高丽世次”,公开继承高句丽社稷。中国各政权从此不辨两个高丽,承认高氏高句丽与王氏高丽王朝有继承关系,但在近代随着考据学的兴盛则产生了很多争议。

明朝以前,如辽朝金朝等仍控制今中国东北辽河以东地区和图们江以南的部分地区,元朝亦一度统治着鸭绿江以南和图们江以南的部分地区。蒙古对中国的统治结束後高丽王朝再次进行北伐政策、再次回复到鸭绿江以南土地。朝鮮王朝建国过程中,继承高丽王朝的北伐政策,派兵占领图们江以南的土地。后来朝鮮王朝建立者李成桂得到明太祖册封,正式明确图们江为朝鮮和女真的界河。

汉江流域高句丽遗址出土的屋瓦,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

高句丽遗民[编辑]

高句丽遗民裡一部分变为新罗人渤海人[87]渤海国灭亡前后和复国运动过程中部分渤海人迁入到高丽王朝境内融入高丽人。复国运动过程中被契丹俘虏的一部分渤海人融入契丹。

多数高句丽王族和一部分百济王族被拉到唐朝境内,在洛阳邙山一带发掘面世的高句丽王族泉男生泉男產泉獻誠高慈高震泉毖,以及百济王族扶餘隆的墓誌铭,清末民初著名金石学者罗振玉编成《唐代海东藩阀志存》一书[88]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杨保隆认为有1/3到一半的高句丽人曾被内迁至内地,并且成为中国内地一重要的武人集团,在唐末五代历史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89]

高句丽王族高丽若光率领高句丽遗民1799人亡命到日本,在日本武藏國[90]开拓高丽郡,並建立高丽神社[91]。甲斐国巨麻郡,河内国大県郡,河内国若江郡巨麻郷,山城国相楽郡大狛郷、下狛郷也有高句丽人

高句麗史和渤海国史的現歷史定位[编辑]

高句丽的现代争议[编辑]

高句丽关系演化图

对于高句丽的历史归属,中国北朝鲜南韩的现代学者自20世纪后期以来存在较大争议。

参见[编辑]

注釋[编辑]

  1. ^ 《东亚三国古代关系史》第7节:朝鲜三国,汪高鑫,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2008年在线阅读
  2. ^ 杨世新,略论隋唐朝与朝鲜三国的文化交流,大家,2010,(7),在线阅读
  3. ^ 朝鲜三国时代
  4. ^ 李岩,朝鮮三國時期思想文化與佛教的本土化歷程考析,当代韩国,2008, (3)
  5. ^ 《三国史记・高句丽纪十》记载“总章二年夏四月,高宗移三万八千三百户于江淮及山南、京西诸州空旷之地。”
  6. ^ http://www.trends.com.cn/travel/a/1-83541.htm
  7. ^ 《新唐书·高麗传》:“总章二年,己巳二月,王之庶子安勝,率四千餘戶,投新羅。”
  8. ^ 《通典》186载:“其后、余众不能自保,散投新罗,靺鞨。”
  9. ^ 《三国史记·新罗本纪六》载:“高句丽贵臣渊净土(盖苏文弟)以城十二、户736、口3543来投。”
  10. ^ 《三國史記》第三十二卷杂志第一祭祀·乐“玄琴之作也,新羅古記云:"初,晋人以七絃琴,送高句麗。麗人雖知其爲樂器,而不知其聲音及鼓之之法,購國人能識其音而鼓之者,厚賞。時,第二相王山岳,存其本樣,頗改易其法制而造之,兼製一百餘曲,以奏之。於時,玄鶴來舞,遂名玄鶴琴,後但云玄琴。”
  11. ^ 郑欣,刘兆伟:《论高句丽、渤海及朝鲜族传统体育文化特点及价值》,《辽宁体育科技》
  12. ^ 周一良,《世界通史》,北大出版社
  13. ^ Byington, Mark.“The Creation of an Ancient Minority Nationality: Koguryo in Chinese Historiography.”In Embracing the Other: The Interaction of Korean and Foreign Cultures: Proceedings of the 1st World Congress of Korean Studies, III. Songnam, Republic of Korea: The Academy of Korean Studies, 2002.
  14. ^ 《三国史记》记载:高句麗始居中國北地,則漸東遷于浿水之側
  15. ^ 江上波夫‘骑马民族国家’中央公论社<中公新书>、1967(改订版1991.11、ISBN 4121801474
  16. ^ 日本人的起源
  17. ^ 《后汉书》:“莽大说,更名高句骊王为下句骊侯,于是貊人寇边愈甚。”
  18. ^ 'Mark E. Byington, "A History of the Puyo State, it's History and Legacy", p. 233'
  19. ^ 《三国史记》:“三十三年 春正月 立王子无恤为太子 委以军国之事 秋八月 王命乌伊・摩离 领兵二万 西伐梁貊 灭其国 进兵袭取汉高句丽县”
  20. ^ Rhee, Song nai (1992) Secondary State Formation: The Case of Koguryo State. In Pacific Northeast Asia in Prehistory: Hunter-fisher-gatherers, Farmers, and Sociopolitical Elites, edited by C. Melvin Aikens and Song Nai Rhee, pp. 191-196. WSU Press, Pullman ISBN 0-87422-092-0.
  21. ^ 三国志》记载:“濊... ...言语法俗大抵与句丽同”
  22. ^ 《三國史記》*卷13:“十年秋九月鸞集於王臺冬十一月王命扶尉伐北沃沮滅之以其地爲城邑”
  23. ^ 高句丽名称的由来
  24. ^ 三国志扶余國有君王,皆以六畜名官,有馬加、牛加、豬加、狗加、大使、大使者、使者。
  25. ^ 1990年代的《中国東北史》(遼寧人民出版社出版)等書否認渤海與高句麗及朝鮮民族有關連性
  26. ^ 高句丽族属溯源
  27. ^ 高句丽族属溯源
  28. ^ The War of Words Between South Korea and China Over An Ancient Kingdom: Why Both Sides Are Misguided "In exchange, the Koguryo leaders gained Han recognition of their status, along with various prestige items and access to Han trade. Koguryo leaders were otherwise free to exercise government over their people as they wished."
  29. ^ 《三国史记》:“六年秋八月神雀集宫庭冬十月王命乌伊扶芬奴伐太白山东南人国取其地为城邑。十年秋九月鸾集于王台冬十一月王命扶尉伐北沃沮灭之以其地为城邑”
  30. ^ 30.0 30.1 王莽伐匈奴
  31. ^ 《三国史记》卷13“三十一年 汉王莽发我兵伐胡 吾人不欲行 强迫遣之”
  32. ^ 32.0 32.1 谈金富轼对王莽朝记事的篡改
  33. ^ 《三国史记》:“三十三年 春正月 立王子无恤为太子 委以军国之事 秋八月 王命乌伊・摩离 领兵二万 西伐梁貊(梁水一帶沒內附的高句麗族) 灭其国 进兵袭取汉高句丽县”
  34. ^ 34.0 34.1 《三国史记》卷14:“二十年 王袭乐浪 灭之”
  35. ^ 《三国史记》卷14:“二十七年 秋九月 汉光武帝遣兵渡海 伐乐浪 取其地 为郡县 萨水已南属汉”
  36. ^ 《三国史记》记载:"八年 冬十一月 汉以大兵向我 王问群臣 战守孰便 众议曰 汉兵恃众轻我 若不出战 彼以我为怯 数来 且我国山险而路隘 此所谓 一夫当关 万夫莫当者 也 汉兵虽众 无如我何 请出师御之 答夫曰 不然 汉国大民众 今以强兵远斗 其锋不可当也 而又兵众者宜战 兵少者宜守 兵家之常也 今汉人千里转粮 不能持久 若我深沟高垒 淸野以待之 彼必不过旬月 饥困而归 我以劲卒薄之 可以得志 王然之 婴城固守 汉人攻之不克 士卒饥饿引还 答夫帅数千骑追之 战于坐原 汉军大败 匹马不反 王大悦 赐答夫坐原及质山 为食邑"
  37. ^ 《三国志/卷30》:景初二年(238年),太尉司马王率众讨公孙渊,宫遣主簿大加将数千人助军。
  38. ^ 38.0 38.1 38.2 韓國歷史與現代韓國By Jiang-zuo Jian
  39. ^ 《三国史记》:“六年秋八月神雀集宫庭冬十月王命乌伊扶芬奴伐太白山东南荇人国取其地为城邑。十年秋九月鸾集于王台冬十一月王命扶尉伐北沃沮灭之以其地为城邑”
  40. ^ 三國史記
  41. ^ 《三国史记》卷13“三十一年 汉王莽发我兵伐胡 吾人不欲行 强迫遣之”
  42. ^ 《三国史记》:“三十三年 春正月 立王子无恤为太子 委以军国之事 秋八月 王命乌伊・摩离 领兵二万 西伐梁貊(梁水一帶末歸屬的高句麗族) 灭其国 进兵袭取汉高句丽县”
  43. ^ 《三国史记》卷14:“二十七年 秋九月 汉光武帝遣兵渡海 伐乐浪 取其地 为郡县 萨水已南属汉”
  44. ^ 《三国史记》卷14:“四年 秋七月 伐东沃沮 取其土地为城邑 拓境东至沧海 南至萨水”
  45. ^ 'Gina L. Barnes', "State Formation in Korea", 2001 Curzon Press, page 22'
  46. ^ 《三国史记》卷15:“二十五年 冬十月 扶余使来 献三角鹿・长尾兔 王以为瑞物 大赦...五十三年 春正月 扶余使来献虎 长丈二 毛色甚明而无尾...六十九年...肃愼使来 献紫狐裘及白鹰・白马 王宴劳以遣之"
  47. ^ 《三国史记》卷15:“太祖王五十七年遣使如汉 贺安帝加元服,后又遣使如汉 贡献方物 求属玄菟。”
  48. ^ 'Ki-Baik Lee', "A New History of Korea", 1984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age 24'
  49. ^ 《三国史记》卷15:“六十六年 夏六月 王与秽貊袭汉玄菟 攻华丽城
  50. ^ 《三国史记》卷15:“攻玄菟、辽东二郡,焚其城郭,杀获二千余人”
  51. ^ 《三国史记》卷15:“秋八月 王遣将 袭汉辽东西安平县 杀带方令 掠得乐浪太守妻子”
  52. ^ 《三国史记》卷16:““六年 汉辽东太守兴师伐我 王遣王子须拒之 不克 王亲帅精骑往 与汉军战于坐原 败之 斩首山积”
  53. ^ 《三国史记》卷16 “公孙度从之 延优遣弟须 将兵御之 汉兵大败”
  54. ^ 毌丘俭东征攻克高句丽首都
  55. ^ 三国魏·毌丘俭纪功碑
  56. ^ 'Ki-Baik Lee', "A New History of Korea", 1984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age 20
  57. ^ 57.0 57.1 MyGoguryeo Unknown year
  58. ^ 'Ki-Baik Lee', "A New History of Korea", 1984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age 38
  59. ^ De Bary, Theodore and Peter H. Lee, "Sources of Korean Tradition", p. 25-26
  60. ^ 东汉外戚宦官专政隋灭与唐兴
  61. ^ 《旧唐书·高丽传》:“建武惧伐其国,乃筑长城,东北自扶余城,西南至海,千有余里。”
  62. ^ 《三国史记·高句丽本记八》:“荣留王十四年春二月,王动众筑长城,东北自扶余城,西南至海千余里,凡十六年毕功”
  63. ^ 《世界历史百科全书》第一卷,朝鲜三国时代,Encylopedia of World History, Vol I, P465 Three Kingdoms, Korea
  64. ^ 旧唐书
  65. ^ 資治通鑑:卷198卷199卷200卷201
  66. ^ 三国史记:卷22[1]/三國史記卷22
  67. ^ 《新唐书》记载:“希逸初领淄青,甚著声称,理兵务农,远近美之。”“正己用刑严峻,所在不敢偶语;然法令齐一,赋均而轻,拥兵十万,雄据东方。”
  68. ^ 试论唐代营州的高句丽武人集团(刊于《江苏社会科学》2007第2期)
  69. ^ 朱立熙(2003),《韓國史──悲劇的循環與宿命》,臺北:三民書局,頁13。
  70. ^ 高句麗人的衣食,鳳凰網,2006年9月15日
  71. ^ 其俗多淫祀,事靈星神、日神、可汗神、箕子神。
  72. ^ 周書/卷49周书中的高句丽民俗
  73. ^ 高句麗人的婚俗,鳳凰網,2006年9月15日
  74. ^ Christopher I. Beckwith, 2004. Koguryǒ: The Language of Japan's Continental Relatives: An 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ical-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Japanese-Koguryoic Languages, with a Preliminary Description of Archaic Northeastern Middle Chinese. Leiden: Brill Academic Publishers. ISBN 90-04-13949-4.
  75. ^ Review: Historical Linguistics: Beckwith (2007)
  76. ^ Journal of Inner and East Asian Studies, volume 2-2 (2005)
  77. ^ Review: Historical Linguistics: Beckwith (2007)
  78. ^ 高句丽语言
  79. ^ 韩语的概括和起源
  80. ^ 高句丽原始宗教文化论略,黑龙江民族丛刊
  81. ^ 《高句丽历史与文化研究》,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年版第288页
  82. ^ 耿铁华《高句丽壁画中的宗教与祭祀》,《辽海文物学刊》1988年2期
  83. ^ 史记·三皇本纪》、《运斗枢》、《元命苞》
  84. ^ 据《三国史记》:「故国壤王九年(392)三月,下教,崇拜佛法,求福」,国王以政令形式要求国人信奉佛教,这标志着佛教正式成为高句丽“国教”。
  85. ^ 中国朝鲜族舞蹈源流及其民族特点
  86. ^ 朝鲜族舞蹈的历史渊源、表演形式和跳法特点
  87. ^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九》;《舊唐書·卷一百九十九下》。
  88. ^ 高句丽遗民高足酉墓志铭考释,搜文網,2006年4月29日。
  89. ^ http://www.trends.com.cn/travel/a/1-83541.htm
  90. ^ 大約在今日日本首都附近,具體位置是:埼玉縣全縣、東京都隅田川以東的陸地及神奈川县東北部
  91. ^ 高麗神社網站,2007年3月28日驗證。

參考文獻[编辑]

  • 《史记》记载,箕子朝鲜据说是商朝的遗臣箕子建立,典籍中最早出现“朝鲜”一词的是《尚书大传》中周武王封箕子于朝鲜之地。《《尚书大传》中记载“西方者何也?鲜方也。”有謂“朝鮮”即“朝日鮮明”之意,“朝”讀如“朝日”的“朝”;但在《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集解”引张晏云:“朝鲜有湿水、洌水、汕水,三水合为洌水,疑乐浪朝鲜取名于此也。”索隐云:“朝音潮,直骄反,鲜音仙。以有汕水,故名也。汕一音讪。”《史记》卷三十八有周武王封箕子於朝鲜。中国古籍《山海经·海内经》曰:“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朝鲜”。
  • 《北齐书·高保宁传》。
  • 宋朝司马光著《资治通鉴》陈宣帝太建九年。
  • 《北齐书·高保宁传》,《周书·宇文神举传》,《资治通鉴》陈宣帝太建十年。
  • 宋朝司马光著《资治通鉴》陈宣帝太建十二、十三、十四、至德元年,《隋书·突厥传》。
  • 宋朝司马光著《资治通鉴》陈宣帝太建十年五月条记作“诏停诸军”。
  • 《周书·高丽传》载高丽在北朝东西对立时期,同时接受东西两朝的册封。其向西魏和北周朝贡,见于记载者有:1、“琏五世孙成,大统十二年,遣使献其方物。”2、“建德六年,汤又遣使来贡,高祖拜汤为上开府仪同大将军,辽东郡开国公、辽东王。”
  • 《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第七》平原王十九年条。此后至隋开皇元年,未见高丽入朝,或与其抗击周师有关。
  • 《魏书·高句丽传》冯弘奔高丽
  • 《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第六》冯弘奔高丽
  • 《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第五》载:“高丽攻取乐浪、玄菟及招纳崔毖”;见于并参见
  • 《魏书·匈奴宇文莫槐传》匈奴宇文部奔高丽
  • 《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第五》美川王,“建国八年,晃伐逸豆归,……逸豆归远遁漠北,遂奔高丽。”
  • 《隋书》及《资治通鉴》将此事系于开皇十七(597)年,但《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第七》则系于平原王三十二年(590),当是。
  • 《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第八》;《隋书·高祖下》。
  • 《隋书·高祖上》
  • 《隋书·靺鞨传》“炀帝初与高(句)丽战,频败其众,渠帅度地稽率其部来降。”
  • 《北史·勿吉传》载:“炀帝初,与高丽战,……”《北史》的标点,意思比较清楚。但此句的主语不明,且大业初年未见隋与高丽交战的记载,故《通典》卷186《勿吉》将此句省略为“炀帝初,其渠帅度地稽率其部来降。”《隋书》所载“与高丽战”的主语尚不明确。
  • 《北史·勿吉传》同上载:“然其国与隋悬隔,唯粟末、白山为近。”
  • 《资治通鉴》大业三年八月条记载,隋炀帝巡视突厥,于启民帐内赋诗:“呼韩顿颡至,屠耆接踵来;何如汉天子,空上单于台!”
  • 《陈书》载:高(句)丽向北齐朝贡的年代为:天保元年、二年、六年、河清三年、天统元年、武平四年。(《北齐书》帝纪)向陈朝朝贡的年代为:天嘉二年、三年(册封)、七年、太建二年、三年、六年
  • 参见《南史·高句丽传》。
  • 《魏书·百济传》时人对此看的相对比较清楚,如《南齐书·高丽传》就指出,高丽“亦使魏虏,然强盛不受制。”
  • 《魏书·百济传》在魏显祖答百济的诏书说:“每欲陵威东极,悬旌域表,拯荒黎于偏方,舒皇风于远服。良由高丽即叙,未及卜征。……”体现了北朝对高丽的态度。
  • 《资治通鉴》大业三年七月条载:“(高)熲又以帝遇启民过厚,谓太府卿何稠曰:‘此虏颇知中国虚实,山川险易,恐为后患。’”隋兵部尚书段文振也同样指出,突厥“异日必为国患”。(同上书大业八年二月)
  • 《资治通鉴》大业六年。
  • 《隋书·百济传》载:“百济请伐高丽”
  • 《三国史记·新罗本纪第四》真平王三十年:“王患高句丽高句丽屡侵封疆,欲请隋兵以征高句丽,命圆光修乞师表。”
  • 《北史·高句丽传》
  • 《魏书·高句丽传》
  • 《南史·高句丽传》
  • 《隋书·炀帝上》
  • 《三国史记·地理四》高句丽条载:“渤海人武艺曰:‘昔高丽盛时,士三十万。”
  • 《资治通鉴》大业八年。
  • 《旧唐书·突厥下》。
  • 金善昱《隋唐时代中韩关系研究──以政治、军事诸问题为中心》(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博士论文,1973年,未发表)作者观点认为,是年突厥进攻高丽乃是因为争夺契丹所引起的,此种观念颇有见地。但金氏认为,开皇四年以前,隋无遑争夺契丹。笔者以为,恰恰相反,开皇四年的契丹内附,正说明隋在此之前就已开始介入对契丹的控制。
  • 《东亚前近代史是如何形成的》,《历史学研究》276,1963年。《近代以前的东亚世界》,281,1963年。《关于古代东亚国际关系的若干问题──史学会报告听后感──》,286,1964年。《隋代东亚的国际关系》,唐代史研究会编《隋唐帝国与东亚世界》,汲古书院,1979年版。

外部链接[编辑]


朝鮮半島朝代
傳疑/神話時代:桓國 | 倍達國(神市國) | 檀君朝鮮 | 辰国
信史時代:箕子朝鲜 | 卫满朝鲜 | 馬韓 | 辰韓 | 弁韓 | 漢四郡 | 高句丽 | 新罗 | 百济
中世至近代:後百濟 | 泰封 | 王氏高麗 | 李氏朝鲜 – 大韓帝國) | 朝鮮日治時期 /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
二戰後至今:朝鲜人民共和国 | 蘇聯軍事政府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 美軍政廳 大韩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