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丽争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相关争议[编辑]

对于高句丽的历史归属,中国朝鲜韩国的现代学者自20世纪后期以来存在较大争议。

中国方面[编辑]

高丽向宋朝奉上了一个将高丽和高句丽连接起来的“高丽世次”,宣称继承高句丽社稷后,中国正史很长时间内不辨两个高丽,承认高氏高句丽与高丽王朝有继承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49年建国之后,出于政治考量,考虑到与朝鲜的特殊关系,将高句丽视为朝鮮历史;中国政府也曾把与朝鲜联合考古的高句丽文物“赠送”给了朝鲜。[1]郭沫若范文澜等主流中国历史学者的书籍中,迁都平壤后的高句丽也被划入世界史朝鲜半岛三国的一部分。[2]

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地图集》也明确将高句丽列入中国历史范畴。现今普遍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因当时的政治环境及高句丽历史在中国历史上的份额不足没有强调高句丽是中国历史这一看法,但也从来没有否认这一点。事实上,于1954年开始编撰到1973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册》(统一书号:12178·017)高句丽就已经被认作为中国的历史政权。这一看法也被1978年出版的《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和 1985年出版的《世界中世纪史》以及后来中国历次出版的历史地图册及教科书所继承。

20世纪80年代以后, 高句丽被认为是中国历史的少数民族地区[3][4]。2002年正式开始的东北工程阐明了高句丽历史属于中国历史范畴,高句丽王朝是隶属历代中国中央政权的地方政权,高句丽民族是中国古代的少数民族,高句丽民族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的观点。东北工程学者认为高句丽属于中国历史的依据是:高句丽民族和国家的形成在中国的历史疆域范围内(汉朝四郡)、其后虽然都城迁移到今天的北朝鲜境内、但也没有脱离汉朝四郡的范畴,在高句丽灭亡后大部分领土和人口再次归属于中国中央政权并延续到现在。由于有部分高句丽人流入新罗并构成现代韩民族的一个来源,部分持上述观点的中国学者不反对南韩将高句丽也视为韩民族和国家的渊源之一。北京大学选修课程《中国通史(古代部分)》的教材《中国古代简史》在记述隋朝灭亡的部分中写道“高句丽长期以来据有朝鲜半岛北部和辽东。虽服属于中原王朝,但亦时有骚乱”。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樊树志的历史教材——《国史概要》记述说:“隋朝与高句丽的关系实际上演变为君臣关系。在这种国际关系的变化下,隋朝对高句丽进行讨伐。”。朝韩今日强调高句丽只属于朝鲜民族是为侵占长白山等中国东北领土提供思想依据。[來源請求]

朝韩方面[编辑]

朝韩学术界认为中国的东北工程将原本朝鲜半岛历史的高句丽列为中国历史,是中国民族主义发展的结果,利用学术搞政治,并认为中国‘自古’就承认高句丽为朝鲜历史。高句丽作为朝鲜半岛三国之一,被记载在朝鲜半岛现存最早的典籍《三国史记》中,国际历史学界也有朝鲜三国的看法。韩朝在1945年光复分开独立之后,分别对高句丽史进行了进一步的研究。 进入七十年代以后,随着经济腾飞,国力强盛,韩国兴起了“高句丽热”。朝韩研究共同的特点是认为高句丽仅是朝鮮半島历史上的国家,并且汉朝四郡原本朝鲜半岛人之地,后被高句丽所灭。高句丽和后来的渤海国都是抵抗中国的侵略过程中建国的。韩学者认为朝鮮史学以高句丽新罗百济—新罗渤海—高丽才是朝鲜半岛历史的正统。

朝鲜由于传统朝鲜半岛历史,偏重于南方,故而把视角投向未被纳入传统历史主流的北部古国,大力讴歌高句丽传说中的高朱蒙等神话人物,并将高句丽的开国历史提前到公元前277年 [5]。1993年12月,朝鲜提出史学新体系,即古朝鲜檀君朝鲜、卫满朝鲜)-高句丽渤海国高丽朝鲜。在新的史学体系中,箕子朝鲜被否定其存在,三国时代唯以高句丽为正统(其故土在北方,都平壤),新罗、百济降为割据,统一新罗因有背主体(事唐)失去其历史地位,渤海国虽不在半岛,但被认为是高句丽遗民所建国家,故可承续正统。

朝韩以及国际学术界认为东北工程利用历史维护现实利益,对此表示反对 [6] [7] [8] [9] [10]

影响[编辑]

2006年,北京大学东北亚研究所所长、世界史研究所所长、原北大历史系副系主任,历史学家宋成有教授认为,1910年日本入侵朝鲜半岛后,韩国一些历史学家流亡来到中国,为反抗侵略,唤起民族主义,这些历史学家从历史中汲取力量,强调韩国的独立性,后来演变为韩国史学界中的民族史学流派。1948年大韩民国成立后,民族史学成为韩国讲坛史学的三大流派之一。不过被称为在野史学的非学者民间人士,喜欢将神话故事、民间传说和评书演义与真实的历史混为一谈,在社会上也有较大的鼓动力量 [11]

2004年,东北工程的观点曾引发一场韩国中国的外交风波,后在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参与下才得以平息 [12] [13]。 对于高句丽历史归属问题的争议,当前主要存在于学术界和民间,在外交方面,自2004高句丽历史争议风波过后,中国、朝鲜、韩国三国政府高層基本同意擱置歷史爭議,保持缄默态度。[14]

韩朝主要观点[编辑]

  • 高句丽为扶餘人所建。而扶餘人是韓國人的主要来源之一。高句丽(卒本扶餘)和百济(南扶餘)都是扶餘国的延续。高句丽被灭之后,其主要居民成为新罗渤海国居民。(注:战争中军队与平民是不同的。新罗灭高句丽后,高句丽在朝鲜半岛的平民大多是留在朝鲜半岛的。)唐朝人拿走的只是高句丽的部分贵族及其下属部队和平民。况且渤海国在被契丹灭之后,其居民一部分迁移到高丽。高句丽人自己认为高句丽、百济、新罗是一个民族。这在《三国史记》、《三国遗事》、《帝王韵记》等有体现。根据好太王碑的记载,高句丽曾帮新罗抵御倭的入侵。高句丽的语言与百济基本相同,与新罗语只是在用字上略有不同。在高丽建立以前,新罗贵族弓裔曾要复兴高句丽并建立后高句丽。可见新罗人和高丽人都认为他们与高句丽属同一民族的不同分支,并都用高丽命名自己的王朝。
  • 高句丽国曾立国700餘年,而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朝代能延续这么长时间。其独立性是很明显的。
  • 统治者姓氏和民族的更替不能作为朝代更替继承的标准。鲜卑族的宇文氏北周被汉族杨氏隋朝所取替,沙陀族的刘氏后汉被汉族郭氏后周所取替。这被中国人认为是朝代继承。高句丽被新罗高丽取替也是同样的继承关系。
  • 部分高句丽领土位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内,并不能说其只是中國的地方政權。况且高句丽曾定都平壤,其在朝鲜半岛的领土占到半岛2/3以上。[來源請求]
  • 朝鲜半岛许多王朝和国家,比如新罗、高丽、朝鲜王朝都曾被中国中央封建统治阶级册封。这并不代表他们是中国的一部分。
  • 中国认为高句丽是朝鲜三国之一。[來源請求]

朝鲜王朝观点[编辑]

朝鲜王朝时期,朝鲜君臣在讨论《麗史提綱》时发现了中国混淆高丽与高句丽的情况,朝鲜英祖说:“朱子宋人,何以前知高丽之亡耶?此乃华人称高句丽曰高丽,而误录於此。”[15]朝鲜大臣注书李贤汲、记事官李齐显认为“高丽二字,似是高句丽,而中华之人,统称高丽矣。”尙鲁认为“别录中所载世代之数,旣与高丽相左,且朱子,何以知高丽之亡耶?的是高句丽矣。”[16]

关于韩国历史学界将扶余、濊貊、渤海列入韩国史,朝鲜王朝实录否认扶余、濊貊、渤海是朝鲜,康洪大疏略: 西、北两沿, 自扶余、濊貊、渤海、契丹、靺羯、女眞、蒙古、哈丹野人以来, 世为边患, 侵轶疆土, 无代无之矣。[17]

关于韩国历史学界将高句丽、新罗、百济看作濊貊的延续,李朝人成海应在硏经斋全集中指出朝鲜人将日本也称为濊。[18]

君主姓氏問題[编辑]

舊唐書·卷一百九十九下》上說大祚荣是粟末靺鞨的酋長,粟末靺鞨是從高句麗分離出來的。《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九》上說粟末靺鞨的大祚荣,原來附于高句麗。由于國王大祚荣是高句麗的從屬,故渤海国可說与高句丽存在继承关系,原高句麗的大部被大祚荣這個高句麗大將占領下來建立了渤海國,926年渤海國被契丹遼國征服,被征服前後大量渤海王族貴族和人民逃命到自稱繼承高句麗的高麗王朝,高麗進行声称恢復高句麗舊地的北伐政策,收回到鴨緑江南岸。[19][20]

高麗国學者金富軾所撰之《三國史記》.高句麗本紀有如下記載:“但結廬於沸流水上居之,國號高句麗,因以高爲氏。”中國文獻亦一向指高句麗的君主姓,因此高句麗君主的名字多冠上「高」字作為姓氏,例如:高類利高朱蒙等。但高麗僧侶一然所撰之《三國遺事》則稱高句麗始祖姓高,後來君主姓「解」。有一派說法認為高句麗君主都不姓高,與東扶餘的君主一樣姓。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也。

媒体报道[编辑]

《南风窗》刊文指出中韩领土争议的真相是韩国学界肆意伪造历史[21]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汉城改名首尔并知会中国政府,首尔成为朝-韩唯一没有中文名的城市
  2. ^ 国学网 “高句骊被当作世界史的内容,成为朝鲜半岛古代三国之一。是这一时期世界通史著作的基本模式。”
  3. ^ 1978年,教育部门组织十四所院校合编的《世界古代中世纪史》提到,高句丽是在中国兴起的一个跨国界的民族。1985年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孙义学主编的《世界中世纪史》、1990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朱寰主编的《世界上古中古史》等高校教材,对高句丽的提法发生很大变化,认为高句丽是建立于以集安为中心的辽东鸭绿江流域的古代政权。
  4. ^ 高句丽:中国东北历史上的少数民族政权,东北网
  5. ^ 1993年5月14日重建东明王陵
  6. ^ China shock for South Korea By Bruce Klingner. 亚洲时报
  7. ^ The War of Words Between South Korea and China Over An Ancient Kingdom: Why Both Sides Are Misguided
  8. ^ Chinese Scholar Slams Co-opting Korean History. Chosun Ilbo. 2006-09-13 [2007-03-06]. 
  9. ^ 중국 동북공정 연구과제 107개중 56개 ‘한국관련’. Donga Ilbo. 2007-01-26 [2007-05-30] (Korean). 
  10. ^ Bae, Young-dae; Min-a Lee. Korea finds some allies in Goguryeo history spat. Joongang Ilbo. 2004-09-16 [2007-03-06]. 
  11. ^ 中国边疆史学争议频发
  12. ^ Seo, Hyun-jin. Skepticism Lingers over History Issue (Reprint). 韩国先驱报英语The Korea Herald. 2004-08-24 [2013-12-17]. 
  13. ^ Nicholas Thomas. Governance and Regionalism in Asia. Routledge. 18 December 2008: 143. ISBN 978-1-134-10581-6. 
  14. ^ 盧武鉉向溫家寶當面提出中韓歷史問題,鳳凰網,2006年9月12日。
  15. ^ 李朝实录 英祖 69卷, 25年(1749 己巳 /乾隆 14年) 5月 13日(庚申)
  16. ^ 承政院日记 英祖 25年 5月 14日 1749年 乾隆(淸/高宗) 14年
  17. ^ 李朝实录 高宗 43卷,40年(1903 癸卯 / 대한 광무(光武) 7年) 7月 22日(阳历)
  18. ^ 成海应 硏经斋全集外集卷六十 笔记类 ○兰室谭丛 濊兀良哈
  19. ^ 舊唐書·渤海靺鞨傳》:“祚榮驍勇善用兵,靺鞨之衆及高麗餘燼,稍稍歸之。聖曆中,自立爲振國王,遣使通於突厥。其地在營州之東二千里,南與新羅相接。越熹靺鞨東北至黑水靺鞨,地方二千里,編戶十余萬,勝兵數萬人。風俗瑟高麗及契丹同,頗有文字及書記。”
  20. ^ 新唐書·渤海傳》:“渤海,本粟末靺鞨附高麗者,姓大氏。高麗滅,率衆保挹婁之東牟山,地直營州東二千里,南比新羅,以泥河爲境,東窮海,西契丹。築城郭以居,高麗逋殘稍歸之。”
  21. ^ 韩国学界肆意伪造历史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