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文宣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高洋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北齐文宣帝
概要
姓名 高洋
庙号 显祖
谥号 文宣皇帝
陵墓 武宁陵
政权 北齐
在世 526年—559年
在位 550年—559年
年号 天保:550年五月-559年

北齐文宣帝高洋(526年-559年,在位550年—559年),字子進,晋阳(今山西太原)人。因其生于晋阳,又名晋阳乐,南北朝时期北齐开国皇帝,在位10年。他是东魏权臣、北齐神武皇帝(追,实际尚未即位)高欢次子、北齐文襄皇帝(亦为追谥,实际尚未即位)高澄的同母弟,鮮卑化的[1]

生平[编辑]

幼時其貌不揚,沉默寡言,其實大智若愚,聰慧過人,雖偶然被兄弟嘲笑或玩弄,但其才能甚得父親欣賞[2]。高澄被蘭京刺殺以後,高洋便牢牢地掌握了大權[3]。東魏孝靜帝元善見只好封他為丞相齐郡王[4]。高洋不甘當傀儡皇帝的大臣,就於550年就廢掉了元善見,自立為帝,改天保」,建都鄴,北齊建立,年僅二十五歲。[5]當年十一月,西魏宇文泰率大軍進攻剛剛建立的北齊,高洋親自率軍迎戰。宇文泰看到高洋手下的部隊軍容嚴整,嘆息道:「高歡不死矣。」隨即退軍[6]

他在位初年,留心政務,削減州郡,整頓吏治,訓練軍隊,加強兵防,使北齊在很短的時間內強盛起來。高洋便出兵進攻柔然[7]契丹[8]高句麗等國,都大獲全勝。同時,北齊的農業、鹽鐵業、瓷器製造業都相當發達,是同西魏鼎立的三個國家中最富庶的[9]。可是,他沒過多久就腐敗起來,整日不理朝政,沉湎於酒色之中,他在都城鄴(今河南安陽)修築三台宮殿,十分豪華,動用了十萬民夫,簡直是奢侈至極。高洋在位後期對人民的壓迫極重。腐化的生活縮短了高洋的壽命[10]。北齊天保十年(559年),高洋死,時年僅三十四歲,[5]葬於武寧陵謚號文宣皇帝廟號顯祖[11]

高洋死後,北齊統治階級內部愈來愈混亂,最終為北周所滅。

荒唐事蹟[编辑]

  • 興建高台時,曾單獨爬上最高處,居民看到紛紛膽跳心驚[12]。並時常在街道裸露身體,儘管當時季節正處寒冬[13]
  • 為人殘忍嗜殺,尤其酗酒後,更是失去理智。自己也清楚喝酒後行為荒唐,但無法改正。
  • 有次喝醉酒高洋一氣之下說要將母親婁太后嫁給北方蠻族,母親氣着說自己怎會生出禽獸不如的兒子,高洋略為清醒,想逗母親開心,沒想到一把把母親摔傷。完全酒醒後,發現自己鑄成大錯,於是痛鞭自己,下決心戒酒,但是最後仍無法戒掉[14]
  • 曾經宠爱一名原為歌伎的薛嬪,但後來怀疑薛嬪曾与清河王高岳有過關係,妒火中燒,命高岳自殺[15]。薛嬪当时怀孕,分娩后,也遭斬殺肢解,並將頭顱置於自己衣袖裡面,回宮大宴賓客時,突然將人頭丟出,嚇的賓客四散,自己則不慌不忙拿出薛嬪的大腿骨當作琵琶,吟唱「佳人難再得!」[16][17]
  • 東魏皇族元韶,因娶高洋长姊某公主(即北魏永熙皇后),封彭城公。有次高洋前去,並詢問他:「為何漢朝可以中興?」元韶表示因為新朝沒把漢朝劉姓皇族殺光,於是高洋下令诛杀東魏皇族二十五家共721人,其余十九家被囚禁,元韶被囚后餓死[18]

后妃[编辑]

子女[编辑]

儿子[编辑]

  1. 废帝高殷,母親是昭信皇后李祖娥
  2. 太原王高紹德,母親是昭信皇后李祖娥
  3. 范陽王高紹義,母親是世婦馮氏
  4. 西河王高紹仁,母親是嬪裴氏
  5. 隴西王高紹廉,母親是弘德夫人顔玉光

女儿[编辑]

  1. 中山公主
  2. 某女,薛嫔所生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北齊書 卷四 帝紀第四》:顯祖文宣皇帝諱洋,字子進,高祖第二子,世宗之母弟。
  2. ^ 北齊書 卷四 帝紀第四》:及長,黑色,大頰兌下,鱗身重踝。不好戲弄,深沉有大度。晉陽曾有沙門,乍愚乍智,時人不測,呼為阿禿師。帝曾與諸童共見之,歷問祿位,至帝,舉手再三指 天而已,口無所言。見者異之。高祖嘗試觀諸子意識,各使治亂絲,帝獨抽刀斬之,曰:「亂者須斬。」高祖是之。又各配兵四出,而使甲騎偽攻之。世宗等怖撓, 帝乃勒衆與彭樂敵,樂免胄言情,猶擒之以獻。後從世宗行過遼陽山,獨見天門開,餘人無見者。內雖明敏,貌若不足,世宗每嗤之,云:「此人亦得富貴,相法亦 何由可解。」唯高祖異之,謂薛琡曰:「此兒意識過吾。」幼時師事范陽盧景裕,默識過人,景裕不能測也。
  3. ^ 北齊書 卷四 帝紀第四》:武定七年八月,世宗遇害,事出倉卒,內外震駭。帝神色不變,指麾部分,自臠斬群賊而漆其頭,徐宣言曰:「奴反,大將軍被傷,無大苦也。」當時內外莫不驚異焉。乃赴晉陽,親總庶政,務從寬厚,事有不便者咸蠲省焉。
  4. ^ 北齊書 卷四 帝紀第四》:戊辰,魏詔進帝位使持節、丞相、都督中外諸軍事、錄尚書事、大行台、齊郡王,食邑一萬戶。……夏五月辛亥,帝如鄴。甲寅,進相國,總百揆,封冀州之渤海長樂安德武邑、瀛州之河間高陽章武、定州之中山常山博陵十郡,邑二十萬戶,加九錫,殊禮,齊王如故
  5. ^ 5.0 5.1 虽然《北齐书》《北史》都作高洋卒年三十一,但《北史》同时提及高洋生于午年,且《北齐书》提及“初,高祖之归尔朱荣,时经危乱,家徒壁立,后与亲姻相对,共忧寒馁。帝时尚未能言,欻然应曰‘得活’,太后及左右大惊而不敢言。”如高洋生于529年,则高欢已官居晋州刺史,不至于家徒四壁苦于饥寒。故高洋生年应为526年,享年应为三十四岁。
  6. ^ 北齊書 卷四 帝紀第四》:十一月,周文帝率衆至陝城,分騎北渡,至建州。甲寅,梁湘東王蕭繹遣使朝貢。丙寅,帝親戎出次城東。周文帝聞帝軍容嚴盛,歎曰:「高歡不死矣。」遂退師。
  7. ^ 北齊書 卷四 帝紀第四》:丁未,北討茹茹,大破之。六月,茹茹率部衆東徙,將南侵。帝率輕騎於金山下邀擊之,茹茹聞而遠遁。
  8. ^ 卷四 帝紀第四》:九月,契丹犯塞。壬午,帝北巡冀、定、幽、安,仍北討契丹。冬十月丁酉,帝至平州,遂從西道趣長塹。詔司徒潘相樂率精騎五千自東道趣青山。辛丑,至白狼城。壬寅,經昌黎城。復詔安德王韓軌率精騎四千東趣,斷契丹走路。癸卯,至陽師水,倍道兼行,掩襲契丹。甲辰,帝親踰山嶺,為士卒先,指麾奮擊,大破之,虜獲十萬餘口、雜畜數十萬頭。樂又於青山大破契丹別部。
  9. ^ 北齊書 卷四 帝紀第四》:帝少有大度,志識沉敏,外柔內剛,果敢能斷。雅好吏事,測始知終,理劇處繁,終日不倦。初踐大位,留心政術,以法馭下,公道為先。或有違犯憲章,雖密戚舊勳,必無容舍,內外清靖,莫不祗肅。至於軍國幾策,獨決懷抱,規模巨集遠,有人君大略。又以三方鼎跱,諸夷未賓,修繕甲兵,簡練士卒,左右宿衛置百保軍士。每臨行陣,親當矢石,鋒刃交接,唯恐前敵之不多,屢犯艱危,常致克捷。嘗于東山遊讌,以關隴未平,投杯震怒,召魏收於御前,立為詔書,宣示遠近,將事西伐。是歲,周文帝殂,西人震恐,常為度隴之計。既征伐四克,威振戎夏,
  10. ^ 北齊書 卷四 帝紀第四》:六七年後,以功業自矜,遂留連耽湎,肆行淫暴。或躬自鼓舞,歌謳不息,從旦通宵,以夜繼晝。或袒露形體,塗傅粉黛,散發胡服,雜衣錦彩。拔刃張弓,游於市肆,勳戚之第,朝夕臨幸。時乘馲駝牛驢,不施鞍勒,盛暑炎赫,隆冬酷寒,或日中暴身,去衣馳騁,從者不堪,帝居之自若。親戚貴臣,左右近習,侍從錯雜,無復差等。徵集淫嫗,分付從官,朝夕臨視,以為娛樂。凡諸殺害,多令支解,或焚之於火,或投之於河。沉酗既久,彌以狂惑,至於末年,每言見諸鬼物,亦云聞異音聲。情有蒂芥,必在誅戮,諸元宗室咸加屠剿,永安、上黨並致冤酷,高隆之、高德政、杜弼、王元景、李蒨之等皆以非罪加害。嘗在晉陽以槊戲刺都督尉子耀,應手即殞。又在三臺大光殿上,以鋸鋸都督穆嵩,遂至於死。又嘗幸開府暴顯家,有都督韓悊無罪,忽於衆中喚出斬之。自餘酷濫,不可勝紀。朝野憯憎,各懷怨毒。而素以嚴斷臨下,加之默識強記,百僚戰慄,不敢為非,文武近臣,朝不謀夕。又多所營繕,百役繁興,舉國騷擾,公私勞弊。凡諸賞賚,無復節限,府藏之積,遂至空虛。自皇太后諸王及內外勳舊,愁懼危悚,計無所出。暨于末年,不能進食,唯數飲酒,麴蘖成災,因而致斃。
  11. ^ 北齊書 卷四 帝紀第四》:冬十月甲午,帝暴崩於晉陽宮德陽堂,時年三十一。遺詔:「凡諸凶事一依儉約。三年之喪,雖曰達禮,漢文革創,通行自昔,義有存焉,同之可也,喪月之斷限以三十六日。嗣主、百僚、內外遐邇奉制割情,悉從公除。」癸卯,發喪,斂於宣德殿。十一月辛未,梓宮還京師。十二月乙酉,殯於太極前殿。乾明元年二月丙申,葬于武寧陵,諡曰文宣皇帝,廟號威宗。武平初,又改為文宣,廟號顯祖。
  12. ^ 北史 卷七 齊本紀中第七》:三臺構木高二十七丈,兩棟相距二百餘尺,工匠危怯,皆繫繩自防;帝登脊疾走,都無怖畏。
  13. ^ 北史 卷七 齊本紀中第七》:隆冬酷寒,去衣馳走,從者不堪,帝居之自若。
  14. ^ 北史 卷七 齊本紀中第七》:太后嘗在北宮,坐一小榻,帝時已醉,手自舉牀,后便墜落,頗有傷損。醒悟之後,大懷慚恨,遂令多聚柴火,將入其中。太后驚懼,親自持挽。又設地席,令平秦王高歸彥執杖,口自責疏,脫背就罰。敕歸彥:「杖不出血,當即斬汝。」太后涕泣,前自抱之,帝流涕苦請,不肯受於太后。太后聽許,方捨背杖,笞脚五十,莫不至到。衣冠拜謝,悲不自勝,因此戒酒。一旬,還復如初。
  15. ^ 北齊書 卷十三 列傳第五 高岳傳》:仍屬顯祖召鄴下婦人薛氏入宮,而岳先嘗喚之至宅,由其姊也。帝懸薛氏姊而鋸殺之,讓岳以為姦民女。岳曰:「臣本欲取之,嫌其輕薄不用,非姦也。」帝益怒。六年十一月,使高歸彥就宅切責之。岳憂悸不知所為,數日而薨,故時論紛然,以為賜鴆也。朝野嘆惜之。時年四十四。
  16. ^ 北史 卷七 齊本紀中第七》:所幸薛嬪,其被寵愛,忽意其經與高岳私通,無故斬首,藏之於懷。於東山宴,勸酬始合,忽探出頭,投於柈上。支解其屍,弄其骨畢為琵琶。一座驚怖,莫不喪膽。帝方收取,對之流淚云:「佳人難再得,甚可惜也。」
  17. ^ 北史 卷十四 列傳第二 后妃下》:薛嬪者,本倡家女也。年十四五時,為清河王嶽所好。其父求內宮中,大被嬖寵。其姊亦俱進禦。文宣後知先與嶽通,又為其父乞司徒公。帝大怒,先鋸殺其姊。薛嬪當時有娠,過產亦從戮。
  18. ^ 北齊書 卷二十八 列傳第二十 元韶傳》:十年,太史奏云:「今年當除舊布新。」文宣謂韶曰:「漢光武何故中興?」韶曰:「為誅諸劉不盡。」於是乃誅諸元以厭之。遂以五月誅元世哲、景式等二十五家,餘十九家並禁止之。韶幽於京畿地牢,絕食,啗衣袖而死。及七月,大誅元氏,自昭成已下並無遺焉。或父祖為王,或身常貴顯,或兄弟強壯,皆斬東市。其嬰兒投於空中,承之以矟。前後死者凡七百二十一人,悉投屍漳水,剖魚多得爪甲,都下為之久不食魚。

书目[编辑]

  • 北齊書》 卷四 帝紀第四 文宣帝 高洋


前任:
東魏孝靜帝元善見
中国北齐皇帝
550—559
繼任:
长子废帝高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