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長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高長恭(?-573年),名,一名孝瓘,字長恭以字行渤海(今河北景县)人;是北齊神武帝高歡之孫,北齊文襄帝高澄第三子,母親姓氏不詳。因曾受封兰陵郡王,世稱蘭陵王。據傳高長恭相貌柔美,為在戰場上威嚇敵人,而戴面具上陣。

行第[编辑]

北齐书》和《北史》的高长恭本传中,都称他是高澄第四子[1][2]。然而高长恭的墓碑碑文中却称他是高澄第三子,这与《北齐书》、《北史》中高长恭受封兰陵王时记载的行第一致[3][4],马忠理据此推断高长恭实际是高澄的第三子[5]。关于高长恭行第存在矛盾的情况,马忠理指出齐武成帝高湛的长子和次子同日而生,弘德李夫人所生高绰比胡皇后所生高纬早两个时辰,但高湛以高绰之母不是嫡妻为由,将高绰贬为次子。高澄第五子高延宗之母陈氏身为广阳王家妓都被史书记载,高长恭之母却没有记载姓氏,高长恭之母肯定比李夫人甚至广阳王妓地位还低下,而生高孝琬的却是高澄的嫡妻元氏,为东魏皇帝元善见的姐姐,高孝琬出生时,元善见亲临高澄府邸看望外甥并大加封赏。这与高绰、高纬兄弟长兄被贬为二弟的情况非常类似,正是《北齐书》中高长恭是三兄或四弟记载矛盾的根源所在,而高长恭的行第,应以碑文“第三子”为是[6]

軍事[编辑]

高長恭曾經擔任贈州刺史。當突厥攻入晉陽時,他全力襲退敵人。河清三年(564年)12月洛阳之戰時,北周攻擊洛陽地區,圍城卻不得攻取。段韶斛律光與高長恭奉命前往救援。段韶利用謀略打敗北周軍隊,高長恭率領500名騎兵衝入北周的軍隊,到達被圍困的金墉城(現今河南洛陽東北故城)城下,因為高長恭戴著面具,城中的人不確定是敵軍或是我軍,直至高長恭脫下面具來讓大家看到他的面貌,城中的人用绳索坠下弩手救援高长恭;之後,高長恭成功替金墉城解圍,北周軍隊最後撤營而退。這場戰役是高長恭最受矚目的戰役。根據《北齊書》的記載,士兵們因著這場勝戰而歌頌他,即是後來知名的《蘭陵王入陣曲[7];564年12月,因功受命為尚書令

他後來歷任司州青州瀛州的地方首長。武平元年(570年)7月,被任命為為錄尚書事。武平二年(571年)2月擔任太尉。571年3月,與太宰段韶、右丞相斛律光聯合進攻蹺谷[8],抵禦北周宇文憲的攻擊。5月,段韶包圍定陽城,而北周汾州刺史楊敷堅守住城池,段韶久攻不下。段韶病倒之後,由高長恭接替統領全軍,他成功的利用伏兵擊敗了從城中撤退的楊敷軍隊[9]。武平三年(572年)8月,他被任命為大司馬武平四年(573年)4月擔任太保[10]。 他前後因各項戰功被封為鉅鹿郡長樂郡樂平郡高陽郡等郡公。

死亡[编辑]

洛阳之戰後,北齊後主高緯曾問高長恭說:「這樣衝進敵陣之中,如果不小心發生意外怎麼辦?」高長恭回答說:「國事就是我們的家事。在戰場上,我不會想到這個。」而後主因為他說的「家事」,又聽到士兵們唱的《蘭陵王入陣曲》,開始猜忌他會謀反。

定陽之戰時,高長恭代替段韶的職務統率軍隊,但是常常收取賄賂,累積財富,屬下尉相願問他:「您既然受到國家的委託,為什麼要如此貪心呢?」高長恭沒有回答,尉相願繼續問:「是不是因為邙山之戰大勝,您害怕功高震主,遭受忌妒,而要作令人看不起的事情呢?」,高長恭說是的。尉相願說:「如果朝廷真的對您有所妒忌,這件事情更容易被當成是罪名,不能避禍反而更快招來禍害。」高長恭流淚屈膝問尉相願解決的方法,尉相願說:「您之前已經立下戰功,這次依然打勝仗,聲望太大,最好之後都裝病在家,別再管國家的政事。」高長恭同意他的說法,可惜沒有辦法成功退出。

573年(武平四年)5月,北齊後主高緯派遣使者徐之範送毒酒給高長恭,高長恭跟妻子鄭氏說:「我對國家如此忠心,哪裡有辜負皇帝,而要賜我毒酒?」妻子回說:「為什麼不親自當面去跟皇帝解釋呢?」高長恭說:「皇帝怎麼可能會見我?」之後就飲酒而死[11]。高长恭死后,朝廷追赠他为假黄钺太师、太尉公,谥号忠武。高长恭的子嗣在史书中没有记载。1996年,考古人员在龙门石窟调查发现其孙高元简为母亲修建的菩萨像龛。

軼聞[编辑]

  • 據說高長恭帶兵時,事必躬親,所得美食均分享與士兵。
  • 高長恭在瀛州時,屬下陽士深因為列出高長恭收賄的證據而被免官。當定陽之戰時,陽士深也在軍隊服務,害怕被懷恨報復。高長恭聽到之後說,「我本來沒有這樣想」,於是故意找了一個小過失打了陽士深二十杖,讓他之後不再擔心。
  • 有一次北齊武成帝高湛為了獎賞他的戰功,命令賈護幫他買了20個女人送他,他只接受一個。
  • 他死前將所有欠他錢的借據全部燒掉,據說總金額達黃金千兩。

墓志铭[编辑]

高长恭墓碑于光绪二十年由磁州知州裴敏中挖出,今立于河北省邯郸市磁县南刘庄村东路口。

碑首圭额镌阳文四行16篆字“齐故假黄钺太师太尉公兰陵忠武王碑”

碑阴圭额镌高长恭五弟高延宗兴感诗一首

五言、王、第五弟太尉公安德王经墓兴感:

夜台长自寂,泉门无复明。
独有鱼山树,郁郁向西倾。
睹物令人感,目极使魂惊。
望碑遥堕泪,轼墓转伤情。
轩丘终见毁,千秋空建名。

碑身碑阳勒18行,每行36字,隶书,共镌刻646字。碑阴风化过甚,但仍可看出共镌刻26行,满行52字,除空格16字,碑阴刻字为1336字。全碑刻文2064字。

王讳肃,字长恭,勃海條人,高祖神武皇帝之孙,世宗文襄皇帝之第三子也。神则龙首,元火师而成帝,兵称虎翼,拧水母而称雄。王命守巨宝,惟卿族均大名而复始,逾盛德之后昆。抚天潢而焕落,临地轴而彪明,祝祭孔明,史词无愧。王应含宝之粹气,体连譬之英精,风调开爽,器彩韶澈,譬兹尔不跨,玄指而扬荣,若彼高鸿,摩天霄而远翥。天保八年,起家通直散骑侍郎。王满观兵,实惟绮岁,扶风待谓,兆复黄中,落甚不明,虽容顾问,感兴恒贯,伦望允归。九年封乐城县开国公,食邑八百户。爱应利建,选荒邑社,求带厉之书.游山川之锡。十年,除仪同三司。象服画龙,辎车倚厩,(冒夫)钟犹予之爱,亦推尚德之无。其年,进上仪同三司。游息锦组之味,云月沛辅,推其对易准安耻其传骚石。岭外河地穷虞汉,紫津玄塞,闲以边营,刃以屡惊。桔槔时动,将循条务,良在懿亲。仍以本官行肆州事。王少览治章,北闲敕术束经期,乃复著民谣。又进仪同三师。 乾明元年,除领左右大将军,增邑一千户。陟降朱墀,统兹近习,去来青屋,勤深卫奉。其年三月,除兰陵郡王。逾往上乘,更(足柬)高官,响白京而洧钺,振绦绶而交彩。皇建元年,增邑通南一千五百户,转中领军,加开府仪同三司。爰董荣戍,广命僚属,门有玳瑁之簪,庭蹑珠綦之履。雄儿抚剑,兆止莲花,交人荻藻,动成雪气。肃宗大渐,顾托受遗,丧君有君,清宫夜拜,乃至龙山作镇,俯瞰双流,虎落旁通神□珍思,□营栉比,戍役相寻,筑逮能迩,咎难逃其选天。世祖武成皇帝践祚,除使持节、都督并州诸军事、并州刺史,余官昔如故。而王乃勉其耕桑,又能均其劳逸,朝夕思念,哀矜勿喜,虽复宣光寒食之请,细饮劝马之谒,其为官效,无以过也。二年,别封钜鹿郡开国公,食邑一千户,进领军将军。令命在?实厅武府契问,夷险在诚,弥亮既而半驰,煌羯奔狐杂种肉阗,下都矢及离殿,天兵雷动,舆羁□□往道□□□□□□□剥□需而□也。

注釋[编辑]

  1. ^ 《北齐书·卷十一·列传第三》:兰陵武王长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
  2. ^ 《北史·卷五十二·列传第四十》:兰陵武王长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
  3. ^ 《北齐书·卷五·帝纪第五》:壬申,封文襄第二子孝珩为广宁王,第三子长恭为兰陵王。
  4. ^ 《北史·卷七·齐本纪中第七》:壬申,封文襄第二子孝珩为广宁王,第三子长恭为兰陵王。
  5. ^ 马忠理 《北齐兰陵王高肃墓及碑文述略》《中原文物》 1988年02期
  6. ^ 马忠理 《高肃及其<兰陵王入阵曲>》《文物春秋》 1992年03期
  7. ^ 北齊書》卷十一 列傳第三 文襄六王列傳 蘭陵武王孝瓘
  8. ^ 資治通鑑》作柏谷;《北齊書》作蹺谷
  9. ^ 資治通鑑》卷一七十 陳紀四
  10. ^ 《北齊書》卷八 帝紀第八 後主
  11. ^ 資治通鑑》 卷一七一 陳紀五

延伸閱讀[编辑]

  • 北齊書》卷十一 列傳第三 文襄六王列傳 蘭陵武王孝瓘
  • 北史》卷五十二 列傳第四十 齊宗室諸王列傳下 文襄諸子之蘭陵王長恭
  • 資治通鑑》 卷一六八至卷一七一 陳紀二至陳紀五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