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頻交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高頻交易英语High Frequency TradingHFT)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比如,某种证券买入价和卖出价差价的微小变化,或者某只股票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微小价差。这种交易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有些交易机构将自己的“服务器群组”安置到了离交易所的计算机很近的地方,以缩短交易指令通过光缆以光速旅行的距离。一般是以電腦買賣盤程式進行非常高速的證券交易,從中賺取證券買賣價格的差價。

简介[编辑]

除了高速计算机的普及使高频交易成为可能以外,几次监管法规的变化也促进了高频交易的演进。1998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另类交易系统规定”的出台,为电子交易平台与大型交易所展开竞争打开了大门。两年以后,各个交易所开始以最接近1美分的单位而不是以十六分之一美元为单位报价,从而,造成买盘报价和卖盘报价之间的价差进一步缩小,并迫使靠这些价差赚钱的交易商寻求其他交易方式。

尽管高频交易取得了快速发展,但专业人士的关注及监管机构的研究也逐渐对高频交易提出了监管意见。证券交易委员会于2005年推出的“全国市场系统管理规则”要求,交易指令必须在全国公示,而不再只是在各个交易所内公示。并要求各交易所签署书面规定,禁止其会员通过跨交易所的自动报价来获利。

2010年4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将在美国时间4月14日针对“高频交易”进行讨论,并考虑出台一项计划,要求高频交易商向SEC报告身份和交易情况。据悉,SEC能强制要求自营交易商和对冲基金等大型非券商公司,在交易时使用一个ID号码,并向其提供有关交易操作及其对市场影响的信息。而在去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经暂停了一类突出的高频交易方式——“闪电交易”。

实际上,对于“高频交易”给市场带来的影响,在投行机构之间早已有较为激烈的讨论。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的报告指出,美国股市总体成交量中约有70%通过“高频交易”完成,而进行“高频交易”的机构数量仅有2%。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认为,此种背景下,虽然“高频交易”对市场也有好处,能够增加股票市场的流动性,但一旦程序出错或人为疏忽都有可能对市场走势造成灾难性影响。如目前“高频交易”出问题多数是因为投资者向机器发出了错误指令。尽管到目前为止这种错误造成的影响还很有限,但已经多次造成市场剧烈波动。[1]

技术特征[编辑]

  1. 高频交易都是由计算机自动完成的程序化交易;
  2. 高频交易的交易量巨大;
  3. 高频交易的持仓时间很短,日内交易次数很多;
  4. 高频交易每笔收益率很低,但是总体收益稳定。

交易策略[编辑]

高频交易在美国,高频率的贸易公司代表今天2%的约20,000经营公司,但交易量约占73%的股权。高频交易是定量交易即投资组合持有期短的特点。有四个主要类别的高频交易策略:市场的决策基于订单流,市场决策的数据信息的基础上打勾,事件套利和统计套利。

所有的投资组合分配决定是由计算机定量模型。高频率的交易策略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他们的能力,同时处理大量信息驱动,一些常人不能做交易。

市场庄家是高频率的交易策略,涉及凌驾于现行市场价格或购买限价盘(或出价低于现价)一限价出售(或优惠),以受惠于买入及卖出一套蔓延。自动交易台,这是花旗集团在2007年7月购买,一直是活跃市场的制造商,外汇约占纽约股市6%的总量在两个纳斯达克和。

统计套利[编辑]

另一种策略设置高频交易是经典套利策略可能涉及的范围等几个证券利率平价在外汇市场的关系赋予外国货币之间的价格计价债券的国内债券,一,现货价格货币和价格的远期合约的货币。如果有足够的市场价格从模型中所隐含的不同,以支付交易成本,然后四个交易,可保证无风险的利润。高频类似套戥交易允许使用更复杂,涉及许多超过4证券模式。在塔布集团估计,每年的总延时套利策略目前的低利润超过210亿美元。

统计套利的战略已经制定了一系列决定,使交易的基础上作出的偏差从统计学的关系。像市场庄家策略,统计套利可以适用于所有资产类别。

低延时交易[编辑]

高频交易是经常混淆低延时交易,使用计算机在几毫秒内执行,或“行业具有极低延迟”在该行业的行话。低延时交易是高度超低延迟网络的依赖性。他们的算法利润提供信息,如竞争性招标,并提供到他们比竞争对手更快微秒。 低延时交易的速度革命性地提升已导致需要为公司具有即时时间,同位交易平台,以得益于高频率的战略实施。战略是不断改变,以反映市场的细微变化以及打击造成威胁的战略的逆向工程竞争者。

还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压力不断增加新功能或改进某一特定算法,如具体的修改和提升变化的各种性能(基准交易表现,以及为贸易或许多其他的实现平均交易费用减少)。这是由于算法交易策略的演变性质——它们必须能够适应和贸易智能,无论市场条件,这涉及足够的灵活性,能够承受巨大的市场情景阵列。因此,从企业的重大收入净额的比例是花费在研发系统D这些自主交易。

战略的实施[编辑]

大部分的算法策略是使用现代编程语言,虽然仍有部分执行试算表的设计策略。基本模型可以依靠低至一元线性回归,而更复杂的博弈论和模式识别或预测模型也可以用于启动交易。神经网络和遗传规划已被用来创建这些模型。

风险[编辑]

高频交易是近来美国财经媒体上高频出现的词汇之一:这种由强大的计算机系统和复杂的运算所主导的股票交易能在毫秒之内自动完成大量买、卖以及取消指令;而为了争取这千分之一秒的优势,证券公司甚至还将服务器安置在交易所附近或同一座建筑里。

因此,一些业界人士认为,这种越来越神秘的金钱游戏将没有技术支持的普通投资者置于一种被动状态,而高频交易的计算机系统一但出现错误,将会在短时间内给股市带来巨大冲击。

著名商业新闻网站《商业内幕》2012年09月27日刊载文章,邀请对高频交易一直持批评态度的交易员加勒特·奈纳用浅显易懂的语言来解释其问题所在。

奈纳比喻:比如你要在超市花5美元买一加仑牛奶,但当你走到收银台结帐的时候,价格已经涨到了5.05美元,而且你只能买到四分之三加仑。在这个情形里,高频交易的证券公司就是速度极快、且能推测你购买行为的其他顾客。但如果这样的顾客太多,超市可能就很难维持正常的秩序了。

由于负责高频交易的计算机发生故障而引起的大小事故也频频见诸报端,除去2012年早些时候骑士资本的巨额亏损和BATS交易所的“闪电崩盘”,消息人士甚至对美国国会表示,发生在个股上的微小事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商业内幕》报道称,从2011年8月至2012年09月27日,交易资料库的开发商Nanex就记录下了2000多起非正常的股票波动情况。

《华尔街日报》2012年里某些报道也指出,多名内幕揭露人士称交易所往往会给采取高频交易的证券公司提供“特殊照顾”;而不久前美国证券委员会就向纽约泛欧交易所开出了500万美元的罚单,原因则是后者给某些机构客户提供信息的速度更快。

內部技術[编辑]

技術大體包括: [2] [3] [4]

  • 奪取優先權 (Priority Jumping)
  • 算法監聽 (Algo Sniffing)
  • 監聽大買賣盤 (Iceberg Sniffing)
  • 黑池交易平台、傳統證券交易平台交叉買賣 (Dark Sub Penny Queue Jumping)
  • 信號觸發(Signaling)
  • 觸發證券交易所補償(Intentional Locking Markets)

電腦系統[编辑]

由於高頻交易需要以高速的硬件執行買賣盤程式,因此也有電腦廠商提供高速電腦系統,甚至以超頻中央處理器增加效能。[5]

监管与限制[编辑]

中国内地[编辑]

中国内地的股票市场由于采用T+1交易制度,普通投资者难以进行一般意义上的高频交易。虽然通过建仓及分散持仓可以近似模拟高频交易,但是由于法律法规限制同一人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大量或频繁的交易[6],这种交易可能会被认定为市场操纵。期货市场虽然采用T+0交易制度,但交易规则将日内频繁回转交易以及计算机程序自动批量下单、快速下单的交易列为异常交易行为[7],因此高频交易同样受到限制。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