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鷹派

鷹派War Hawk),一個廣泛用於政治上的名詞,用以形容主張採取強勢外交手段或積極軍事擴張的人士、團體或勢力。另一解釋為以強硬態度或手段維護國家民族利益的個人、團體或勢力。鷹派的反義詞為「鴿派」。

語源[编辑]

鷹派一詞源於美國,原本是用來形容1810年當選並主張擴張主義的青年國會議員,該派勢力主要來自於當時的美國南部和西部。由於該派的鼓吹,最後美國於1812年向英國宣戰(參見:1812年战争)。

現代[编辑]

美國[编辑]

1960年代美國總統詹森由於東京灣事件爆發的關係,向北越當局宣戰,導致了越戰的爆發,最後因為與越共間的戰局持續處於不利的狀態而灰頭土臉地退出政壇。最後在1973年尼克森主政時期,在時任國務卿季辛吉勸阻下下令駐越美軍撤出越南戰場,南越首都西貢最後被共軍占領

2001年於前總統喬治·沃克·布希主政時期,曾發動了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最後仍然跟1960年代到1970年代的越戰一樣持續陷入泥沼。

香港[编辑]

香港的主流政治分為泛民主派親建制派,由於對中央和特區政府的態度和政治立場迴異,各自陣營均稱對方作風和態度強硬的人稱為「鷹派」,目前以民建聯人民力量為香港主流的鷹派代表。

香港不少泛民主派人士認為現任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作風硬勢,屬於鷹派。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在行政長官選舉辯論中被對手唐英年稱其為鷹派。周梁淑怡指出葉劉淑儀曾說梁振英會害人,葉劉其後以「can't remember the exact words !」作回應。

日本[编辑]

日本的鷹派,一般都指日本各政黨內部的極右派保守主義軍國主義份子,在國際層面被稱作右翼勢力,在自民黨執政時期一直對國內政治發揮巨大影響力,曾揚言不排除訴諸武力解決與鄰國間的領土糾紛,部分日本的鷹派對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戰爭罪行持否認的態度一直受到中韓等國的爭議,鷹派一直支持日本首相參拜供奉甲級戰犯靖國神社

目前日本主流政壇的鷹派包括安倍晉三麻生太郎石原慎太郎橋下徹等,在國內政治有一定影響力。

南韓[编辑]

南韓民間有一部分的激進反北社團,強烈主張若三八線以南遭到朝鮮人民軍武力挑釁時,就要同樣以武力向北進行報復性侵略;當每次朝鲜战争的紀念活動與平壤當局實施軍演、飛彈試射時,南韓街頭就會有大規模的反朝鮮示威遊行,當眾焚毀北韓旗與金日成父子人像。

北韓[编辑]

北韓自朝鲜战争以後,金日成祖孫三代就以「先軍政治(一切發展以軍事優先)」為基本國策,並主張以武力統一朝鲜半島;朝鲜人民軍現已發展成為一支超過百萬之眾的部隊,雖然裝備普遍落後大韓民國國軍數十年的水準,但倚仗人多勢眾與近年發展的彈道飛彈、核生化武器和敵後滲透作戰令首爾當局膽戰心驚,反映出朝鲜勞動黨鷹派以武力統一朝鲜半島的決心。

英國[编辑]

英國三大政黨工黨保守黨自民黨雖然政治和經濟立場上迴異,但於國家利益上黨內的鷹派卻保持一致。

1982年阿根廷派兵占據了英國屬地福克蘭群島後,時任英國首相撒切尔夫人在國內鷹派的支持下,下令英國皇家海軍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遠赴福島與阿根廷作戰,最後英軍以壓倒性優勢將阿根廷逐出福克蘭群島,贏得英阿福島戰爭使撒切尔夫人重獲聲望,間接促進她對英國長達十一年半的管治。

2003年伊拉克戰爭爆發時,時任英國首相布莱尔在國內鷹派的支持下,決定與美國聯合參與推翻薩達姆政權的戰爭,雖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中遭到中國、俄羅斯與法國聯手否決美英攻伊方案,但英美當局仍一意孤行對伊拉克宣戰;雖然英國成功與美國聯手推翻薩達姆政權,但駐伊英軍也跟美軍一樣隨著伊拉克游擊戰的連續失利而遭到重創。布莱尔在國內的支持率大輻下降,最終在黨內壓力下被迫下台。

俄羅斯[编辑]

普京2000年正式成為總統後,便立志要重振前蘇聯時期的雄風,持續擴軍以對歐美施加壓力,並控制了俄國對歐盟的石油輸出,加強與中國和日本的關系,以突破歐美對俄羅斯的經濟包圍網。

2008年2月18日,科索沃在歐美支持下,宣布脫離塞爾維亞獨立,普京和梅德韋傑夫堅決支持塞國、否認科索沃主權並與中國聯手在聯合國否決科索沃加入聯合國。同年8月,俄羅斯與格鲁吉亚發生戰爭,俄軍以壓倒性優勢幾乎要將格鲁吉亚滅國,但遭到歐美介入而迫停戰。但俄羅斯成功增加對歐美的談判籌碼。

伊朗[编辑]

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伊朗最高領袖霍梅尼上台,將伊朗從君主國改造成神權政治國家,並罷黜向來與美國友好的巴勒維國王,中止一切與美國之間的關係,鼓励學生占領德黑蘭美國駐伊朗大使館英语Embassy of the United States, Tehran,史稱「伊朗人質危機」;美國當局也企圖出兵干預(鷹爪行動),但最後因直升機遇上沙漠風暴而機毀人亡,最後美國還是低聲下氣的對伊朗當局輸誠,人質才交還給美國。

1980年兩伊戰爭爆發,由於美國與伊朗斷交改而支持伊拉克薩達姆政權,信仰什葉派的伊朗當局號召國民參與針對信仰遜尼派的伊拉克的「聖戰」,美國也捲入了這場戰爭,同時蘇聯與中國對交戰雙方輸出武器,在背後介入兩伊戰事。但伊朗由於與美國實際交戰過,在兩伊戰爭後伊朗當局對美國的敵意不減反增。

近年來伊朗總統艾馬丹加也對英國、美國和以色列表達強烈的敵意,並隨著伊拉克薩達姆政權垮台後,伊朗得以在高枕無憂的情況下,繼續接受中國與俄國的支持不斷擴軍,從兩伊戰爭的大量損傷中復甦過來。伊朗多次試射了彈道飛彈,足以威脅以色列、伊拉克和沙烏地阿拉伯境內的美軍基地,又有謠傳伊朗有秘密開發核武,使美國對中東情勢更加緊張。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