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形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鹦鹉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鹦形目
化石時期: 始新世全新世
雜色吸蜜鸚鵡(Psitteuteles versicolor)
雜色吸蜜鸚鵡(Psitteuteles versicolor)
科學分類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門: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綱: 鸟纲 Aves
亞綱: 今鸟亚纲 Neornithes
下綱: 新鸟下纲 Neognathae
目: 鹦形目 Psittaciformes
Wagler, 1830

鹦形目學名Psittaciformes)在动物分类学上是鸟纲中的一个。本目包括大约342,通常划分成凤头鹦鹉科鹦鹉科两个

俗语鹦鹉可以用来单独指代鸚鵡科,或者整个鹦形目,更常见的是后一种情况。关于其分类讨论,请参阅下文。

本目的所有种类都有如下特征:钩曲的对趾足(两趾向前(2、3)两趾向后(1、4))。

本目鸟类可以在世界上多数气候温暖的地区找到,包括印度东南亚西非美国也曾有一个种卡罗琳鹦哥,但现已灭绝。鹦形目为数最多的地区,要数大洋洲澳洲)、南美洲中美洲

起源[编辑]

通常来说,一个地区如果相对于其它地区来说,集中地拥有某个科的很多种类,那么该地区就很可能是这个科共同祖先的故乡。

南美和大洋洲拥有着如此众多的种类,暗示着本目起源在冈瓦纳大陆。 然而鹦鹉科的化石记录稀少,它们的起源更多只是推测。

最早的类鹦鹉鸟类化石记录可以追溯到白垩纪 (约7千万年前)。在怀俄明州找到的这块长15mm的下喙碎片类似于现存的吸蜜鹦鹉类。现在还不清楚该标本是否应归入鹦鹉类。

欧洲 有着更丰富的始新世(5千8百万到3千6百万年前)化石记录。在英国德国找到了几具较完整的类鹦鹉鸟类的骨骼化石。尽管还不能十分确定,但总的来说这些标本并不像是现代鹦鹉的祖先,而仅仅是其在北半球演化并在后来灭绝的亲戚而已。

南半球在同时期没有像北半球那样丰富的化石记录,而且直到中新世中期(大约2千万年前)都还没发现类似鹦鹉的化石。然而到了中新世中期,就发现了确凿无疑的鹦鹉化石,其上颌与现存的白凤头鹦鹉甚至无法区分。

分类[编辑]

被人饲养的绿翅金刚鹦鹉 Ara chloroptera

现在对于鹦形目的分类意见不一,某些学者认为应该将吸蜜鹦鹉独立作为本目的一个科──吸蜜鸚鵡科(Loriidae)而非归入鹦鹉亚科当中,还有人认为应该把凤头鹦鹉类和吸蜜鹦鹉全部归入广义的鹦鹉科中(此时,鹦形目只包含鹦鹉科一科)。大多数的看法认为,凤头鹦鹉科(Cacatuidae)比较特殊,因此应该独立成科。其特性如下:

  • 具有可活动的羽冠
  • 在颈动脉有不同的排列方式
  • 具有胆囊
  • 不同的头部骨骼
  • 羽毛中没有像鸚鵡科那样用于折射光线的羽毛结构

在鸟类传统分类系统中,中国鸟类学家郑作新同意此种观点,郑光美同意仅立一科。而在鸟类DNA分类系统中,采用的是分为三科的做法。

下面列出的是按照分为凤头鹦鹉亚科和鹦鹉亚科观点,其它分类方法可参照下表稍作调整即可。 鹦形目(Psittaciformes)

  • 凤头鹦鹉科(Cacatuidae):凤头鹦鹉类,6属20种
  • 鹦鹉科(Psittacidae):鹦鹉类,约 330 种
    • 吸蜜鹦鹉亚科(Loriinae):12属53种,集中分布于新几内亚,扩散至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以及南太平洋诸岛。
    • 鸚鵡亞科(Psittacinae):分为下列:
      • 彼斯奎氏鹦鹉族(Psittrichadini):彼斯奎氏鹦鹉
      • 啄羊鹦鹉族(Nestorini):1属3种,包括新西兰的 啄羊鹦鹉卡卡鹦鹉,以及已经灭绝的诺克福岛卡卡鹦鹉
      • 鸮鹦鹉族(Strigopini):只有1屬1種,鸮鹦鹉
      • 侏鹦鹉族(Micropsittini):6种侏鹦鹉,全部属于同一属
      • 无花果鹦鹉族(Cyclopsitticini):无花果鹦鹉,3属6种,全部来自新几内亚及邻近地区
      • 寬尾鹦鹉族(Platycercini):14属37种,包括玫瑰鹦鹉
      • 旧大陆鹦鹉族(Psittaculini):旧大陆鹦鹉,12属66种,分布于印度至大洋洲
      • 鹦鹉族(Psittacini):非洲热带界鹦鹉类,3属12种
      • 金刚鹦鹉族(Arini):新热带界鹦鹉类,30属148种

鹦鹉学舌[编辑]

鹦鹉学舌是指一些鸟类可以模仿人类语言,因为鹦鹉作为该类鸟的代表而最为人知,所以鹦鹉学舌作为此类的通称。会学舌的鸟类所能掌握的词语程度不同。有些例如乌鸦虽然很聪明,但只会个别词语;而非洲灰鸚鵡大概可以学舌2000个词语。

而關於鸚鵡是否可以和人對話交流的研究上,最知名的首推非洲灰鸚鵡Alex。Pepperberg博士與非洲灰鸚鵡Alex經過了三十年的訓練與實驗,證明了若是能讓灰鸚鵡了解單字所代表的意義,是可以和鸚鵡進行對話交流的。Alex於2007年九月過生,他對主人說的最後一句話是: 「See you tomorrow.You be Good, I love you.(明天見,你保重,我愛你)」,Pepperberg博士則出了一本書《Alex & Me: How a Scientist and a Parrot Discovered a Hidden World of Animal Intelligence--and Formed a Deep Bond in the Process》(ISBN 9780061673986)紀念Alex。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鸚鵡:與牠快樂、長久地生活!》,監修:松本壯志,譯者:黃郁婷,出版:晨星出版社,ISBN 978-986-177-5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