麴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麴義東漢末年人物,袁紹部下。原為韓馥部下,初平二年(191年)叛變,擊敗韓馥,投奔袁紹。又擊敗叛變袁紹的匈奴單于於夫羅界橋之戰中,麴義以精兵800弓箭手大破公孫瓚5萬大軍,斬殺嚴綱,又回救被圍的袁紹。興平二年(195年),麴義合兵烏桓峭王、劉和破公孫瓚於鮑丘,殺鄒丹等二萬餘人。後來因恃功而驕恣,為袁紹所殺。

三國演義》中麴義在界橋之戰已經被趙雲所殺,但史實麴義卻以少數兵力大破公孙瓒的精锐部队“白馬義從”。

生平[编辑]

初平二年(191年)韓馥麴義反畔,韓馥與戰失利。袁紹既恨韓馥,乃與麴義相結。

其冬,公孫瓚大破黃巾。威震河北,冀州諸城無不望風響應。公孫瓚擊青州黃巾賊,大破之,還屯廣宗,改易守令,冀州長吏無不望風響應,開門受之。

是時,袁術孫堅屯陽城拒董卓袁紹使周昂奪其處。袁術公孫越孫堅周昂,不勝,越為流矢所中死。公孫瓚怒曰:「余弟(公孫越)死,禍起于袁紹。遂出軍屯磐河,將以報袁紹袁紹懼,以所佩勃海太守印綬授公孫瓚從弟公孫範,遣之郡,欲以結援。公孫範遂以勃海兵助公孫瓚,破青、徐黃巾,兵益盛;進軍界橋。 以嚴綱為冀州,田楷為青州,單經為兗州,置諸郡縣。

初平二年(191年)袁紹軍廣川,令將麴義先登與公孫瓚戰,生禽嚴綱公孫瓚軍敗走勃海,與公孫範俱還薊,於大城東南築小城,與劉虞相近,稍相恨望。

袁紹先令麴義領精兵八百,先登,彊弩千張夾承之以為前登。袁紹自以步兵數萬結陳于後。 麴義久在涼州,曉習羌鬭,兵皆驍銳。

公孫瓚見其兵少,便放騎欲陵蹈之。麴義兵皆伏楯下不動,未至數十步,乃同時俱起,揚塵大叫,直前衝突,彊弩雷發,所中必倒,臨陳斬公孫瓚所署冀州刺史嚴綱,獲甲首千餘級。公孫瓚軍敗績,步騎奔走, 不復還營。麴義追至廣宗界橋。公孫瓚殿兵還戰橋上,麴義復破之,遂到公孫瓚營,拔其牙門,營中餘眾皆復散走。

袁紹在後,未到界橋十數里,下馬發鞍,見公孫瓚已破,不為設備,惟帳下彊弩數十張,大戟士百餘人自隨。公孫瓚部迸騎二千餘匹卒至,便圍袁紹數重,弓矢雨下。別駕從事田豐扶袁紹欲卻入空垣,袁紹以兜鍪撲地曰:「大丈夫當前鬭死,而入牆閒,豈可得活 乎?」彊弩乃亂發,多所殺傷。


公孫瓚劍兵還戰,麴義復破之,遂到公孫瓚營,拔其牙門,(「凡軍始出,立牙竿必令完堅;若有折,將軍不利。」牙門旗竿,軍之精也。即周禮司常職云「軍旅會同置旌門」是也。)餘眾皆走。

袁紹在後十數里,聞公孫瓚已破,發鞌息馬,唯衞帳下強弩數十張,大戟士百許人。公孫瓚散兵二千餘騎卒至,圍袁紹數重,射矢雨下。田豐袁紹,使却入空垣。袁紹脫兜鍪抵地, 曰:「大丈夫當前鬬死,而反逃垣牆閒邪?」促使諸弩競發,多傷公孫瓚騎。眾不知是袁紹,頗稍引 却。會麴義來迎,騎乃散退。

初平三年,公孫瓚又遣兵至龍湊挑戰,袁紹復擊破之。公孫瓚遂還幽州,不敢復出。

初平四年(193年) 劉虞公孫瓚為變,遂舉兵襲公孫瓚劉虞公孫瓚所敗,出奔居庸。公孫瓚攻拔居庸,生獲劉虞,執劉虞還薊。 會卓死,天子遣使者段訓增虞邑,督六州;公孫瓚遷前將軍,封易侯。公孫瓚劉虞欲稱尊號,脅訓斬劉虞公孫瓚上訓為幽州刺史。公孫瓚遂驕矜,記過忘善,多所賊害。

興平二年(195年),公孫瓚破禽劉虞,盡有幽州之地,猛志益盛。前此有童謠曰:「燕南垂,趙北際,中央 不合大如礪,唯有此中可避世。」公孫瓚自以為易地當之,遂徙鎮焉。乃盛修營壘,樓觀數十,臨易河,通遼海。

劉虞從事漁陽鮮于輔等,合率州兵,欲共報公孫瓚劉虞從事漁陽鮮于輔齊周、 騎都尉鮮于銀等,率州兵欲報公孫瓚,輔以燕國閻柔素有恩信,推為烏桓司馬。閻柔柔招誘烏丸、鮮卑、胡、漢數萬人,與公孫瓚所置漁陽太守鄒丹戰于潞北,大破之,斬鄒丹等四千餘級。

烏桓峭王感劉虞恩德,率種人及鮮卑七千餘騎,共輔南迎劉虞劉和,與袁紹麴義 合兵十萬,共攻公孫瓚

袁紹遣將麴義公孫瓚戰於鮑丘,(漁陽縣故城東)。公孫瓚軍大敗。斬首二萬餘級。

袁紹乃自擊之。袁紹又遣麴義劉虞子和,將兵與輔合擊公孫瓚公孫瓚兵三萬,列為方陳,分突騎萬匹,翼軍左右,左右各五千餘匹,白馬義從為中堅,亦分作兩校, 左射右,右射左,旌旗鎧甲,光照天地。其鋒甚銳。

公孫瓚軍數敗,乃走還易京固守,開置屯田,稍得自支。相持歲餘。為圍塹十重,於塹裏築京,皆高 五六丈,為樓其上;中塹為京,特高十丈,自居焉,積穀三百萬斛。麴義軍糧盡,士卒飢困,餘眾數千人退走。公孫瓚徼破之,盡得其車重。

興平三年(196年)袁紹引軍南到薄落津,方與賓客諸將共會,聞魏郡兵反,與黑山賊干毒等數萬人共覆鄴城,遂殺太守栗成。賊十餘部,眾數萬人,聚會鄴中。坐上諸客有家在鄴者,皆憂怖失色,或起啼泣,袁紹容貌不變,自若也。賊陶升者,故內黃小吏也,有善心,獨將部眾踰西城入,閉守州門,不內他賊,以車載袁紹家及諸衣冠在州內者,身自扞衞,送到斥丘乃還。袁紹到,遂屯斥丘,以陶升為建義中郎將。乃引軍入朝歌鹿場山蒼巖谷討于毒,圍攻五日,破之,斬于毒及長安所署冀州牧壺壽。遂尋山北行,薄擊諸賊左髮丈八(左髭丈八)等,皆斬之。又擊劉石青牛角黃龍左校郭大賢李大目于氐根等,皆屠其屯壁,奔走得脫,斬首 數萬級。

袁紹復還屯鄴。單于欲叛,袁紹張楊不從。單于張楊與俱去,袁紹使將麴義追擊於鄴南,破之。

麴義後恃功而驕恣,袁紹乃殺之。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