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巾之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黃巾起义
三國戰役的一部分
日期: 184年
地点: 全國性爆發
結果: 東漢朝廷成功鎮壓,漢室威信大减,而為了打擊黃巾餘黨,皇帝下放军權給州牧,造成有兵权的州牧割据自立
參戰方
東漢 黃巾軍
指揮官和领导者
漢靈帝
何進
盧植
董卓
皇甫嵩
朱儁
曹操
劉備
張角(病歿)
張梁
張寶
兵力
約35萬(含各地方支援官方的義勇軍) 規模最高時估計約30萬兵力(作战军队4—5万)(含張角张宝张梁的拖家带口的部众)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詳

黄巾之亂,又称黄巾起义[註 1] ,是中国東漢汉灵帝時的一次大规模的民變,也是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宗教形式(太平道)組織的农民暴动之一,開始於汉灵帝光和七年(184年),由張角张宝张梁等人領導,它对东汉朝廷的统治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也间接的一定程度上导致东汉的灭亡与三国时期的到来。

背景[编辑]

统治腐朽[编辑]

东汉中期以后,社会矛盾开始大量显示出来。政治上外戚宦官专权,政治黑暗,官吏贪残,横征暴敛,敲诈勒索。经济上随着豪强地主势力地不断壮大,封建大土地所有制也不断发展,土地兼并激烈进行,使大批农民失掉土地,沦为农奴,或流离失所,人民负担沉重,苦难日深社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5]

到了桓帝灵帝时期,东汉王朝的统治集团更加腐朽。国家财政逐渐枯竭,为了维持朝廷的运转和财政开支不得不经常减百官俸禄,借王侯租税,以应付军国急需;桓帝时期还一度公开地卖官鬻爵,大肆聚敛。到了灵帝时期,更变本加厉,拼命搜刮。他公布卖官的价格,二千石二千万,四百石四百万。甚至不同的对象也可以有不同的议价。官吏一到任,就尽量搜刮民众。政府为了多卖官,就经常调换官吏,甚至一个地方官,一个月内就调换几个人。为了刮钱,灵帝还规定,郡国向大司农少府上交各种租税贡献时,都要先抽一分交入宫中,谓之「导行钱」。又在西园造万金堂,调发司农金帛充积其中,作为他的私藏。他还把钱寄存在小黄门、中常侍那里,各有数千万[5]

东汉后期的七八十年间,各州刺史部检察区所辖的郡县的小规模的农民暴动此起彼伏。这些小规模的反叛虽然都被镇压下去,但是人民并没有屈服。当时有一首民谣说:“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吏不必可畏,小民从来不可轻。”[6]它生动地表现了农民誓死反抗东汉王朝统治集团的决心[7]

太平道的创建和传播[编辑]

与此同时,張角張梁張寶兄弟三人於冀州魏郡(今河北邯鄲[8],用法術、咒語到處為人醫病。据说,許多生病的百姓喝下他的符水後,都不藥而癒,張角被百姓奉為活神仙,張角又派出八使到外傳教。因此,追隨的信徒愈來愈多,甚至高達數十萬人,遍及幽州刺史部冀州刺史部荊州刺史部揚州刺史部兗州刺史部豫州刺史部等八州刺史部监查区所辖郡县,幾乎佔了當時全國的三分之二。

張角在民間活動十多年,有三、四十萬人(号称)加入,張角見信徒漸多,便創建了「黃天太平」,又稱「太平道」管理信徒,自稱「大賢良師」,他把勢力範圍分三十六區,稱為「方」,大方一萬多人,小方六七千人,每方推一個領袖,全由張角控制,反抗漢室之聲日盛。信眾中不乏豪強、官員、宦官等。虽有司徒杨赐等官员上表朝廷,要求捕杀太平道首领,驱散教民,但漢廷並未引起警觉,未尝壓制。

《太平道》是中國最早的一個道教組織。張角知道當時人民仇恨官府,便借治病傳教,秘密起事。

過程[编辑]

黃巾乱起[编辑]

汉灵帝光和七年甲子年(184年),張角相約信眾在三月五日以「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為口號興兵反漢;「蒼天」是指東漢,「黃天」指的就是黃巾党,而且根據五德終始說的推測,漢為火德,火生土,而土為黃色,所以眾信徒都头綁黃巾為記號,象徵要取代衰败的后漢王朝。張角一面派人在政府機關門上寫上「甲子」二字為記認,另一方面派馬元義荊州揚州召集數萬人到準備,又數次到洛陽聯合宦官封胥徐奉,想要裡應外合。

在起事前一個月,張角的門徒唐周告变,供出京師的內應馬元義,馬元義被車裂,官兵大力逮殺信奉太平道信徒,誅連千餘人,並且下令冀州追捕張角。[9]由於事出突然,張角被迫提前一個月在二月發難,史称黃巾之亂,因為变民頭綁黄巾,所以被稱為「黃巾」或「蛾賊」,張角自稱「天公將軍」,張寶、張梁分別為「地公將軍」、「人公將軍」在北方冀州一帶起事。他們燒毀官府、殺害吏士、四處劫掠,一個月內,全國七州二十八郡都發生戰事,黃巾軍勢如破竹,“殊不畏死,父兄殲殪,子弟群起”[10],州郡失守、吏士逃亡,震動京都。

漢室部署[编辑]

漢靈帝於三月戊申日(184年4月1日)拜何進為大將軍,率左右羽林軍五營士屯於都亭,整點武器,鎮卫京師;又自函谷關大谷廣城伊闕轘轅旋門孟津小平津等各京師關口,設置都尉駐防;下詔各地嚴防,命各州郡準備作戰、訓練士兵、整點武器、召集義軍,如劉備就受到商人張世平蘇雙資助組織義軍投靠校尉鄒靖討伐黃巾賊立功。

皇甫嵩上諫要求解除黨禁,拿出皇宮内帑及西園良馬赠与軍士,提升士氣,而呂強又對靈帝上言:“黨錮久積,若與黃巾合謀,悔之無救。(黨錮之禍積怨日久,若果與黃巾合謀,恐怕已經無救了。)”漢靈帝接納提案,在壬子日大赦黨人,發還各被流放的罪犯,要求各公卿捐出兵器,推舉眾將領門第的子弟及民間有深明戰略的人到公車署接受面試。

而另一方面又發精兵鎮壓各地舉事:盧植領副將宗員北軍五校士負責北方戰線,與張角主力周旋;皇甫嵩朱儁各領一軍,控制五校、三河騎士及剛募來的精兵勇士共四萬多人,討伐潁川一帶的黃巾軍,朱儁又上表召募下邳孫堅為佐軍司馬,帶同鄉里少年及募得各商旅和淮水泗水精兵,共千多人出發與朱儁軍連軍。庚子日,張曼成攻殺南陽郡守褚貢,響應張角。

官兵在首戰並未得利,於4月,朱儁軍就被黃巾軍波才所敗而撤退,皇甫嵩唯有進駐長社防守,被波才率大軍圍城,官軍人少,士氣低落。又汝南黃巾軍在邵陵打敗太守趙謙,廣陽黃巾軍殺死幽州刺史郭勳及太守劉衛

反撃[编辑]

五月,漢室見皇甫嵩被圍,派骑都尉曹操率軍救援。不過援軍未到時,皇甫嵩已心生一計,在傍晚時份吹起大風,皇甫嵩命士兵手持火把暗暗出城,利用黃巾軍營寨周圍的雜草,火攻贼军,大呼進攻,城上亦舉出火把響應,皇甫嵩以鼓助戰,衝入敵陣,大破敌軍,黃巾軍大亂,四處奔走。又遇上曹操的援軍,被皇甫嵩朱儁曹操三面夾擊,斬殺數萬人,官軍大勝。

六月,南陽太守秦頡張曼成戰鬥,斬殺了張曼成。黃巾軍便改以趙弘為帥,以十餘萬人佔據宛城。而皇甫嵩與朱儁軍繼續進擊汝南陳國的黃巾賊軍,追擊波才陽翟,最後在西華大敗彭脫,餘軍想逃到宛城,但孫堅登城先入,眾人蟻附般推進,大破敵軍,成功討平豫州一帶的黃巾軍。另一方面,盧植數戰間大破張角,斬殺萬多人。

張角唯有撤到廣宗盧植建築攔擋、挖掘壕溝,製造雲梯,將可攻下城池。正值漢靈帝派小黄门左豐視察軍情,有人勸盧植賄賂左豐,但盧植不肯,左豐便向靈帝上表讒言:「廣宗賊易破耳。廬中郎固壘息軍,以待天誅。」暗示盧植圍賊不攻,意在養寇自重。靈帝大怒,用囚車徵盧植回京。京師唯有下詔再重新調整:皇甫嵩北上東郡朱儁則攻南陽趙弘;而以董卓代替盧植。而同樣宗教形式的五斗米道巴郡叛變,領導人「天師」張修攻打郡縣,但未受到漢室重視。

剿滅余賊[编辑]

朱儁與荊州刺史徐璆及秦頡共一萬八千兵圍攻趙弘,但6月至8月也不能攻克,京師有奏議徵朱儁回師,幸而張溫上表說情,靈帝才未行。但消息传开,朱儁急迫,进攻趙弘,趙弘被殺,由韓忠代替。朱儁又因兵力不足,便擴大防圍、建築陣壘,堆砌土山觀望城內。朱儁軍鳴鼓攻打西南,黃巾軍注意力被引開,朱儁則親率五千精兵掩殺東北,偷襲敵人後方,攻入城池,韓忠唯有退保內城。

黃巾賊軍受挫,士氣低迷,向官軍乞降。張超、徐璆和秦頡都認為可以接受,但朱儁認為如接受的話,會給百姓有利則為賊,無利则乞降的錯誤觀念,便不接受並急攻,可是數戰不克,朱儁登上土山觀望城内情势,明白黃巾贼军乞降不成且毫无退路,唯有拼死一戰,所以未能攻克。朱儁便解開圍軍,韓忠果然出戰,被朱儁大破,朱儁向北追擊韓忠數十里,斬殺萬多人,韓忠投降,而秦頡对韓忠积怨已久,便將他殺死。這舉動反令黃巾餘黨不安,又推孙夏為帥,据守宛城内城。朱儁再次急攻,十一月癸巳日黃巾贼军敗走,官軍追至西鄂精山,又被大破,斬殺孙夏及萬多人,黃巾軍解散,宛城一帶平定[11]。中平二年(185年)春季,班師回雒陽。

另一方面,皇甫嵩八月到達東郡倉亭,大破、生擒卜巳,斬殺七千多人。而董卓進攻張角不成功,無功而還,便在乙巳日要求皇甫嵩繼續北上。不過,張角已經病死,在十月廣宗便和張梁戰鬥,張梁軍多势強,於首戰不能攻克。在明日,皇甫嵩閉營與士兵休息,另一方面派人觀察敵軍舉動,黃巾賊軍戰意顿时鬆懈,皇甫嵩便乘夜率兵,在黎明時份突襲敵陣,戰至下午,成功大破敵軍,斬殺張梁及三萬多人,逃走時溺死於河水中的也有五萬多人,焚燒車輜三萬多輛,虜獲人數甚多。而張角則被破棺戮屍,運首級回京師。11月,皇甫嵩與鉅鹿太守郭典攻打下曲陽,成功斬殺張寶,俘虜十多萬人。黃巾之亂暫平息。

結果[编辑]

叛亂雖被平息,但漢室威信遇上一次嚴重的打擊,然而漢靈帝并未改觀,反而繼續享樂。於各地還不斷發生小型暴亂,產生許多分散的勢力,包括黑山白波黃龍左校青牛角五鹿羝根李大目左髭丈八苦蝤劉石平漢大洪白繞、司隸、緣城羅市雷公[12]浮雲飛燕白爵楊鳳于毒等,勢力大的二三万人,勢力小的也有六七千人(估计还有30万人)。[13]而由張燕率领的黑山賊,甚至号称从者百万。

汉灵帝中平五年(188年),黃巾餘孽死灰復燃,餘黨紛紛起事。二月,郭泰等於西河白波谷起事,攻略太原郡河東郡等地。四月,汝南郡葛陂黃巾賊再起,攻沒郡縣。十月,青州、徐州黃巾賊軍又起,攻略郡縣。十一月,漢廷派遣鮑鴻進討聲勢最大的葛陂黃巾賊,雙方大戰於葛陂,鮑鴻軍敗。黃巾各部此伏彼起,聲勢雖然沒有第一次黃巾之亂般盛,但卻令漢室十分頭痛。

為了有效平滅暴亂,於中平五年(188年)三月,靈帝接受太常劉焉的建議,將部份刺史改為州牧,由宗室或重臣擔任,讓其擁有地方軍、政之權,以便加強地方政權的實力,更易控制地方,有效進剿黃巾餘黨。而正因漢靈帝下放權力,助長地方軍擁兵自重,各群雄互相攻擊,逐鹿中原,甚至東漢皇帝在軍閥手中如同無物,所以黃巾之乱是促使東漢滅亡的導火線,也是三國時代的序幕。雖然如此,舉事仍造就了大赦黨人,令許多文人、官吏得以重新受任。


最後

影响[编辑]

在組成三十六方、確定起事日期上,張角的確為黃巾軍起了领衔作用,但後來卻失去了這種有計劃性的行動。他們並沒有統一的指揮,張角雖是太平道的领袖,卻只在冀州轉戰,沒有為其他軍團作調控,沒有同一目標,只是佔地死守或四處搶劫。加上當友军有難時,各軍都不會相救,官軍就用此各个擊破。雖然黃巾之乱,令天下震動,但由于农民的自身的缺陷之故,黃巾軍终未能推翻大漢皇朝。

並且黃巾之亂對於東漢晚期的政局影響,為了有效平定舉事,因此朝廷对暴动频发和集中的刺史监察区改置州牧,延缓了黃巾之亂对全國的蔓延和最终将暴民逐渐消灭,起到了減緩東漢结束的作用。但是卻造成了地方手握重兵的刺史和太守輕視中央朝廷,使得具有野心的將領或是官員,藉著在黃巾之亂的兵力割據地方,為東漢晚期軍閥鏖戰揭開序幕,史稱群雄割據,是三國分立的遠因。

评价[编辑]

黃巾之亂是经过长期准备的有组织、有纲领的农民武装斗争,它在中国历史上所起的作用是巨大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口号的提出,对儒家三纲五常的正统说教,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基本上摧垮了腐朽的东汉政权,使其名存实亡。农民军还扫荡了地主阶级中最腐朽的外戚宦官势力,冲击了东汉后期土地兼并的严重局势。所有这些,对以后封建社会的发展都是有利的[14]

重要參戰人物[编辑]

三國演義[编辑]

在小說《三國演義》中的第一回「宴桃園豪傑三結義 斬黃巾英雄首立功」便是描寫此次事件。當中黃巾軍將領程遠志鄧茂裴元紹高昇等人皆屬虛構。

注释[编辑]

  1. ^ 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1]吕思勉《秦汉史》[2]黎东方《细说三国》[3]等使用的是“黄巾之亂”;中国大陆人教版中学《历史》课本、方诗铭《三国人物散论》、唐长孺《魏晋南北朝史从论》等使用的是“黄巾起义”。[4]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钱穆. 中国历史研究法. 北京: 生活·新知·三联书店. 2001: 12页. ISBN 7-108-01529-3 (中文(简体)‎). "如汉末黄巾之乱,可以从政治的、社会的、经济的,以及学术思想民间信仰种种角度去看,然后能析理造微,达到六通四解,犁然曲当的境界。" 
  2. ^ 吕思勉. 秦汉史.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5: 300页. ISBN 7-5325-4027-8 (中文(简体)‎). "黄巾之乱,中常侍与通声气。" 
  3. ^ 黎东方. 黄巾//细说三国.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0. ISBN 7-208-03442-7. "东汉末年的“黄巾之乱”,是中国历史上若干次的失败的农民革命之一。" 
  4. ^ 高中历史会考复习提纲(13). 沪江中学学科网. [2013-01-15]. 
  5. ^ 5.0 5.1 统治腐朽 中华文化信息网
  6. ^ 崔寔《政论》
  7. ^ 破坏生产力. 中华文化信息网. [2014-01-03]. 
  8. ^ 東漢末年在全國13州104郡縣及封國之上下設置,魏郡屬於冀州。
  9. ^ 《後漢書·皇甫嵩傳》:“中平元年,大方馬元義等先收荊.揚數萬人,期會發於鄴。元義數往來京師,以中常侍封諝.徐奉等為內應,約以三月五日內外俱起。未及舉事,而張角弟子濟南唐周上書告之,於是車裂元義於洛陽。靈帝以周章下三公.司隸,使鉤盾令周斌將三府椽屬,案驗宮省直衛及百姓有事角道者,誅殺千餘人,推考冀州,逐補角等。”
  10. ^ 《魏志‧陶謙傳》
  11. ^ 《后汉书·朱俊传》:“(韩忠)馀众惧不自安,复以孙夏为帅,还屯宛中。俊急攻之。夏走,追至西鄂精山,又破之。复斩万余级,贼遂解散。”
  12. ^ 《三国志·张燕传》裴注引《典略》,作“张雷公”。
  13. ^ 《后汉书·朱儁传》
  14. ^ 河北等地的起义. 中华文化信息网. [2014-01-03]. 
  15. ^ 《华阳国志·卷十(下)·先贤士女总赞下◎汉中士女》:(郤)俭为黄巾贼王饶、赵播等所杀。
  16. ^ 《太平御览·卷四百四十一·◎人事部八十二○贞女下》引陈寿《益部耆旧传》:巴三贞者,阆中马眇新妻义,西充国王玄愤妻姬,皆阆中人也;阆中赵蔓君妻华,西充国人也。姬早失夫,介然守操。中平五年,黄巾馀类延益州,贼帅赵蕃据阆中城,构迫衣冠,令人妇女为质,义、姬、华等随北入城。后贼类争势,攻破阆中,时人或死或奔,家室相失,义、姬、华随类出城走。傅闻后贼,或构略妇女,於是三人自度穷迫,恐不免於据逼,乃相与自沉水而死。乡党闻之,莫不感伤,号曰"三贞"。

书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