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真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黃真伊(黃眞伊)
谚文 황진이
朝鲜汉字 黃眞伊
文观部式 Hwang Jin-i
马-赖式 Hwang Chin-i

黃真伊諺文황진이朝鮮漢字黃眞伊,1500年代約1506年-1560年),本名黃真朝鮮王朝‎時期女詩人,亦是一位著名的妓生京畿道開城人,別名真伊真娘,妓名明月명월),為黃進士與妓生出身的小妾陳玄琴所生之庶女[1]。她善於琴藝、歌唱,且是出色的詩人,為松都三絕之一絕(另二絕為松都景點朴淵瀑布理學家徐敬德)。[2][3]

生平[编辑]

黃真伊的生平不見於正史,見於當時的筆記野史中。關於她的出身,一般說法是指她是黃姓進士之庶女,母親陳玄琴為盲妓生[1]。《松都紀異》、《中京志》描述她的出身具有神話色彩,《松都紀異》記載陳玄琴十八歲時遇一人,容貌英俊,衣冠華美,兩人互相傾慕,但對方忽然消失,到黃昏又再出現,在橋上唱歌,並向她要水喝。玄琴盛水給他,他喝了一半,就對玄琴說這是酒,叫她也喝。玄琴喝下後就生下黃真伊。[4]《中京志》則指她是陳玄琴與仙人所生之女,出生時異香滿室。[5]

黃真伊才貌雙全,琴藝、歌藝、文才皆出眾,被喻為「仙女」、「女中翹楚」,成為妓生後獲文人雅士垂青。她平日衣著樸素,淡掃娥眉,或不施脂粉、只作梳洗,天生麗質已勝過其他精心打扮的妓生。甚至衣衫襤襖、蓬頭垢面時,仍然令其他妓生懾服。她的美貌令面壁三十年的知足禪師破戒,又令自認為不被美色所惑者為「非人」的蘇世讓寧願作非人,但徐敬德面對她誘惑依然不為所動,成為她敬重的「真聖人」,並拜為老師。她性情高潔,任俠倜儻,喜與儒士交往,不因為金錢所誘而與市井賤隸交往。[1][6][7][8][9][10]她喜愛遊山玩水,想遊歷金剛山等名山,找了宰相之子李生同遊,她稱李生為仙郎,以此遊為仙遊。出遊時黃真伊穿著粗布衣裳,无视李生的宰相之子的身份,称他为仆,李生也用黄真伊卖身所得为食而不觉得羞耻,超越了世俗階級和禮教。[11]

黃真伊欣賞善歌宣傳官李士宗(又作李彥邦),有一次她聽到奇妙的歌曲,認為是當代絕唱,就派人去看看是誰,看到果然是李士宗,就主動提出和他同居六年。前三年在李家,黃真伊把自己的財產都帶過去,讓李士宗的父母、妻子一同享用,並且操持家務,對李家上下盡妾婦之禮。後三年由李士宗出資供養黃真伊一家,到期滿之日,黃真伊就淡然離去。[12][13]

此外,具樹勳《二旬錄》和徐有英《錦溪筆談》及黃真伊的作品《青山裡碧溪水》中,有她和宗室李渾然(封號碧溪守)交往的記載。

另外又相傳她在十六歲時與一個地方官的兒子和在成年後與一個王室宗親相戀,可是依照當時的從母法,她繼承了母親的賤民身份,不能作士大夫貴族的妻子,致使這兩段戀情最終不能開花結果。

死年不祥及約1560年頃。她臨終前說自己喜歡熱鬧,不要把她葬在深谷,而要把她葬於路邊。另一說則指她覺得自己令男子不知自愛,叫家人不要為她買棺材,讓她暴屍荒野;後由一男子把她埋葬。[14]

詩作[编辑]

黃真伊一生的創作,僅留幾首時調시조)和玄琴거문고)的曲子傳世。

十六世紀是朝鮮文學的黃金時代,而黃真伊是當中最出色的詩人,擅寫時調。其詩作的風格委婉含蓄,以描寫愛情為主,有人認為其詩作風格像十七世紀善用曲喻的英國玄學詩派。她的詩作是現今韓國中學課本的教材。

以下為黃真伊的兩首時調

冬至漫長夜

截取冬之夜半強,
春風被裡屈幡倉。
有燈無月郎來夕,
曲曲鋪舒寸寸長。

青山裡的碧溪水

青山裡碧溪水,
莫誇易移去,
一到滄海不復還。
明月滿空山,
暫休且去若何?

時調中的「碧溪水」指的是碧溪守,在韓文中水與守同音,「明月」又是黃真伊的伎名,此詩寫於與碧溪守於窄橋上相遇,詩中具有挑逗的情意。

相關影視作品及飾演者[编辑]

由於黃真伊一生傳奇,因此曾有電視劇電影及不少小說講述她的生平。

註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許筠《惺翁識小錄》:「眞娘,開城盲女之子。性倜儻類男子。工琴善歌。嘗遨遊山水間,其自楓岳歷太白、智異至錦城,州官方宴節使,聲妓滿座。眞娘以弊衣膩面,直坐其上,捫蝨自若,謳彈無小怍,諸妓氣懾。平生慕花潭爲人。必携琴釃酒詣潭墅,盡驩而去。每言:「知足老禪,三十年面壁,亦爲我所壞。唯花潭先生昵處累年,終不及亂,是眞聖人。」將死,命家人曰:「愼勿哭,出葬以鼓樂導之。」至今歌者能謳其所作,亦異人也。
  2. ^ 許筠《惺翁識小錄》:「眞娘常白于花潭曰:「松都有三絶。」先生曰:「云何?」曰:「朴淵瀑布及先生曁小的也。」先生笑之。此雖善謔,亦有是理。蓋松都山水,鬱然盤紆,人才輩出。花潭之理學,爲國朝最,而石峯筆法,振耀海內外。近日車氏父子兄弟,亦有文名。眞娘亦女中翹楚,卽此可知其言不妄。」 」
  3. ^ 柳夢寅《於于野談》:「嘉靖初, 松都有名娼眞伊者, 女中之倜倘任俠人也. 開花潭處士徐敬德, 高蹈不仕, 學問精邃, 欲試之, 束絛帶, 挾大學, 往拜曰: “妾聞禮記曰: ‘男鞶革, 女鞶絲’, 妾亦志學, 帶鞶絲而來.” 先生笑而誨之. 眞伊乘夜相昵, 如摩登之拊摩阿難者累日, 而花潭終不少撓。」
  4. ^ 李德泂《松都紀異》:「真伊者。松都名娼也。母玄琴頗有姿色,年十八,浣布於兵部橋下。橋上有一人,形容端妙衣冠華美,注目玄琴,或笑或指。玄琴亦心動,其人仍忽不見。日已向夕,漂女盡散。其人倏來橋上,倚柱長歌,歌竟求飮。玄琴以瓢盛水而進,其人半飮,笑而還與曰:汝且試 之,乃酒也。玄琴驚異之,因與講歡,遂生真娘。色貌才藝妙絕一時,歌亦絕唱,人號為仙女。」
  5. ^ 金履載《中京誌》「眞之母陳玄琴 …… 意以爲仙人 果有 生眞 産時異香滿室 三日不再齊之 則是 仙女 有何姓黃耶」
  6. ^ 《松都紀異》:「留守宋公。 或云宋 或云宋純。未知孰是 初莅政府。適値節日。郞僚爲設小酌於府衙。眞娘來現。態度綽約。擧止閑雅。宋公風流人也。老於花場。一見知其爲非常之女。顧謂左右曰名不虛得。欣然款接。宋公之妾亦關西名物也。從門隙窺見曰果然絶色。吾事去矣。遂挑門大呼。被髮跣足突出者累矣。羣婢扶擁勢不能止。則宋公驚起。坐客咸退。宋公爲大夫人設壽席。京城妙妓歌姬無不招集。隣邑守宰簪纓聯席。紅粉滿座。綺羅成叢。眞娘不施丹粉。淡粧來預。天然國色光彩動人。終夕宴席。衆賓莫不稱譽。而宋公少不借顏。蓋慮簾內之窺。恐有前日之變也。酒闌始使侍婢。滿酌叵羅勸飮眞娘。使之促席獨唱。眞娘斂容而歌。歌聲㵳亮裊裊不絶接。宋公之妾亦關西名物也,從門隙窺見,曰:“果然絕色,吾事去矣。”遂挑門大呼,被髮跣足突出者累矣, 婢扶擁勢不能止。則宋公驚起,坐客咸退。
  7. ^ 《松都紀異》:「宋公為大夫人設壽席,京城妙妓歌姬無不招集。 邑守宰簪纓聯席,紅粉滿座,綺羅成叢。真娘不施丹粉,淡粧來預,天然國色光彩動人。終夕宴席,眾賓莫不稱譽。而宋公少不借顏,蓋慮簾內之窺,恐有前日之變也。酒闌始使侍婢,滿酌叵羅勸 真娘,使之促席獨唱。真娘斂容而歌,歌聲亮,裊裊不絕,上徹雲衢,高低 婉。 異凡調。宋公擊節亟稱曰天才。
  8. ^ 《松都紀異》:「以樂工嚴守,年七十,伽椰琴為通國妙手,又善解音律。始見真娘,嘆曰:“仙女也。”及聞歌聲,不覺驚起,曰:“此洞府餘韻,世間寧有此調!”時詔使入本府。遠近士女觀光者坌集,林立路左。有一頭目望見真娘,催 而來,注眼良久而去。到館,謂通事曰:“汝國有天下絕色。”
  9. ^ 《松都紀異》:「真娘雖在娼流,性高潔不事芬華,雖官府酒席但加梳洗,而衣裳不為改易。又不喜蕩佚,若市井賤隶雖贈千金而不顧。好與儒士交遊。頗解文字,喜觀唐詩。嘗慕花潭先生,每造謁門下,先生亦不為拒。與之談笑,豈非絕代名妓也。」
  10. ^ 《松都紀異》:「余於甲辰年為御史於本府。纔經兵火,公廨蕩然。館余於南門內書吏陳福家,福之父亦老吏也,與真娘為近族,時年八十餘,精神強健,每說真娘之事歷歷如昨。余問曰:“真娘挾異術然耶?”翁曰:“異術則未知也。房內時聞異香數日不歇云。”余以官事未完,留連累日。因翁熟聞 末。故錄之如右,以廣奇談。」
  11. ^ 柳夢寅《於于野談》:「眞伊聞金剛山, 爲天下第一名山, 欲一辦淸遊, 無可與偕, 時有李生者, 宰相子也. 爲人佚宕淸疏, 可共方外之遊, 從容謂李生曰: “吾聞中原人, ‘願生高麗國, 親見金剛山’, 況我國人, 生長本國, 去仙山咫尺, 而不見眞面目, 可乎? 今吾偶配仙郞, 正好共做仙遊, 山衣野服, 去討幽勝而還, 不亦樂乎?” 於是, 使李生, 止童僕勿隨, 布衣草笠親荷衣糧槖, 眞伊自戴松蘿圓頂, 穿葛衫, 帶布裙, 曳芒鞋, 杖竹枝, 而隨入金剛山, 無深不到. 乞食諸寺, 或自賣其身, 取糧於僧, 而李生不之尤. 兩人遠步山林, 飢渴困悴, 非復舊時容顔. 行到一處, 有村儒十餘人, 會宴於溪上松林, 眞伊過拜焉, 儒曰: “女舍長, 亦解飮乎?” 勸之酒, 不辭, 遂執酌而歌, 歌聲淸越, 響震林壑, 諸儒心異之, 侗以盃肴. 眞伊曰: “妾有一僕, 飢甚, 請餽餘瀝.” 呼李生與酒肉.時兩家各失所往, 不得尋影響者, 殆歲餘, 鶉衣黧面而返. 隣里見之大驚. 」
  12. ^ 柳夢寅《於于野談》:「宣傳官李士宗善歌, 嘗出使過松都, 御鞍天壽院川邊, 脫冠加腹而臥, 高唱數三曲. 眞伊有所如, 亦歇馬于院, 側耳聞之曰: “此歌調甚異, 必非尋常村歌俚曲. 吾聞京都有風流客李士宗, 當代絶唱, 必此人也.” 使人往探之, 果士宗也. 於是, 移席相近, 致其款, 引至其家, 留數日曰: “當與子六年同住.” 翌日盡移家産三年之資于士宗家. 其父母妻子, 仰事俯育之費, 皆辦自自家. 親着臂鞲, 盡妾婦禮, 使士宗家不助鎖銖, 旣三年, 士宗餉眞伊一家, 一如眞伊餉士宗以報之者. 適三年, 眞伊曰: “業已遂約期滿矣.” 遂辭而去. 後眞伊病且死, 謂家人曰: “吾生時性好紛華, 死後勿葬我山谷, 宜葬之大逵邊.” 今松道大路邊, 有眞伊墓. 林悌爲平安都事, 過松都, 爲文祭于其墓, 卒被朝評」
  13. ^ 許筠《惺翁識小錄》:「恭憲王朝 有士人李彦邦者 …… 松京娼眞伊聞善唱來訪其家 ……」
  14. ^ 《松阳耆旧传》真将死,嘱其家人,曰,为我天下男子,不能自爱,以至于此,即我死,勿会棺舆,暴尸于古东门外沙水交,缕蚁狐狸得食我肉;令天下女子,以真为戒,家人其言,有一男子收而葬之。今长湍口井岘南,有黄真墓。

外部連結[编辑]


松都三絕

黃真伊 | 徐敬德 | 朴淵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