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遵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黃遵憲
Huang Zun Xian.jpg
黃遵憲
出生 1848年4月27日(1848-04-27)
道光二十八年戊申三月廿四)
清朝廣東嘉應州(今梅州市梅縣區
逝世 1905年3月28日(56歲)
光緒三十一年乙巳二月廿三)
清朝 中国廣東嘉應州(今梅州市梅縣區)
职业 政治家

黃遵憲(1848年4月27日-1905年3月28日[1]),公度,別號人境廬主人,生於廣東嘉應州晚清詩人外交家政治家教育家

生平[编辑]

黃遵憲在1848年4月27日生於廣東嘉應州(今梅州市梅縣區東區下市角),四歲讀書,十歲學詩。1876年中舉人

1877年隨何如璋東渡出使日本,在任期间,积极就琉球问题同日本交涉。后又前往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地任外交官。駐外期間,他留心觀察所在國的事物,認為中國要革新自強,必須傚法日本維新變法。撰寫《日本國志》,全書共四十卷,五十餘萬字,詳細論述日本變革的經過及其得失,借以提出中國改革的主張。1882年春天,調任駐美国舊金山總領事。當時美國借故逮捕大批華僑入獄,黃遵憲到監獄探望華僑,叫隨從丈量監獄。美官員無詞以對,只得釋放華僑。1894年回国。

1895年出任湖南按察使,在巡抚陈宝箴的支持下宣传维新变法。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八月,被任命为出使日本大臣。戊戌变法失败后,被清政府列为“从严惩办”的维新乱党,但由于外国驻华公使等干预,清政府允许黄遵宪辞职还乡。1905年3月28日,病逝於故乡,終年五十八歲。

客家詩宗[编辑]

黃遵憲是“詩界革命”的主將,是嘉應州的一代詩宗。他曾輯錄了客家民歌9首,收入《人境廬詩草》之中,大大地提高了客家歌謠的社會地位。梁啟超說:“近世詩人,能鎔鑄新思想入舊風格者,當推黃公度”;“公度之詩,獨辟境界,卓然自立於二十世紀詩界中,群推為大家”[2]

他在《人境廬詩草》中描述客家山歌:「瑤峒月夜,男女隔嶺唱和,興往情來,餘音裊娜,猶存歌仙之遺風,一字千回百折,哀厲而長,稱山歌。」

思想[编辑]

黄遵宪曾于1882年(光绪八年)至1885年出任清政府驻美国旧金山总领事,他亲眼目睹了1884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但是这并没有启迪他思想革新,反而使他愈加保守。黄遵宪作《纪事》[註 1] 一诗记载了美国总统大选的情况和感触,得出了“共和政体万不能施行于今日之吾国”的结论。[3]

作品、作品集[编辑]

  • 《日本雜事詩》二卷[1]
  • 1898 《日本國志》四十卷,光緒二十四年上海图书集成印书局出版、浙江書局重刊(
  • 1911 《人境廬詩草》十一卷(1902年定稿),1911年刊印於日本
  • 吴振清等编:《黄遵宪集》,天津人民出版社

名句[编辑]

  • 「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 ——雜感五首之一
  • 「寸寸山河寸寸金,侉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赠梁任父母同年》

有關研究[编辑]

脚注[编辑]

  1. ^ 清朝黄遵宪《纪事》“甲申十月,为公举总统之期。合众党欲留前任布连,而共和党则举姬利扶兰。两党閧争,卒举姬君。诗以纪之。吹我合众笳,击我合众鼓,擎我合众花,书我合众簿。汝众勿喧哗,请听吾党语:人各有齿牙,人各有肺腑。聚众成国家,一身此尺土。所举勿参差,此乃众人父。击我共和鼓,吹我共和笳,书我共和簿,擎我共和花。请听吾党语,汝众勿喧哗:人各有肺腑,人各有齿牙,一身此尺土,聚众成国家。此乃众人父,所举勿参差。此党夸彼党,看我后来绩。通商与惠工,首行保护策。黄金准银价,务令昭画一。家家田舍翁,定多十斛麦。凡我美利坚,不许人侵轶。远方黄种人,闭关严逐客。毋许溷乃公,鼾睡卧榻侧。譬如耶稣饼,千人得饱食。太阿一到手,其效可计日。彼党斥此党:空言彼何益。彼党讦此党:党魁乃下流。少作无赖贼,曾闻盗人牛。又闻挟某妓,好作狭邪游。聚赌叶子戏,巧术妙窃钩。面目如鬼蜮,衣冠如沐猴。隐慝数不尽,汝众能知不?是谁承馀窍?竟欲粪佛头。颜甲十重铁,说恐难遮差。此党讦彼党,众口同一咻。某日戏马台,广场千人设。纵横乌皮儿,上下若梯级。华灯千万枝,光照绣帷撤。登场一酒胡,运转广长舌。盘盘黄须虬,闪闪碧眼鹘。开口如悬河。滚滚浪不竭。笑激屋瓦飞,怒轰庭柱裂。有时应者者,有时呼咄咄。掌心发雷声,拍拍齐击节。最后手高举,明示党议决。演说事未已,复辟纵观场。铁兜绣袮裆,左右各分行。宝象黄金络,白马紫丝缰。橐橐安步靴,林林耸肩枪。或带假面具,或手执长枪。金目戏方相,黑脸画鬼王。仿古十字军,赤旆风飘扬。齐唱爱国歌,曼声音绕梁。千头万头动,竞进如排墙。指点道旁人,请观吾党光。众人耳目外,重以甘言诱。浓缘茁芽茶,浅碧酿花酒。斜纹黑普罗,杂俎红𣯻毭。琐屑到钗钏,取足供媚妇。上谒士雕龙,下访市屠狗。墨杘与侏张,相见辄握手,指此区区物,是某讬转授。怀中花名册,山请纪谁某。知君有姻族,知君有甥舅,赖君提挈力,吾党定举首。丁宁复丁宁,幸勿杂然否。四年一公举,今日真及期。两党党魁名,先刻党人碑。人人手一纸,某官某何谁。破晓车马声,万蹄纷奔驰。环人各带刀,故示官威仪。实则防民口,豫备国安危。路旁局外人,各各捩眼窥。三五立街头,徐徐撚颔髭。大邦数十筹,胜负终难知。赤轮日可中,已诧邮递迟。俄顷一报来,急喘竹筒吹。未几复一报,闻锣惊复疑。抑扬到九天,啼笑奔千儿。夜半筹马定,明明无差池。轰轰祝炮声,雷乡云下垂;巍巍九层楼,高悬总统旗。吁嗟华盛顿,及今百年矣。自树独立旗,不复受压制。红黄黑白种,一律平等视。人人得自由,万物咸遂利。民智益发扬,国富乃倍蓰。泱泱大国风,闻乐叹观止。乌知举总统,所见乃怪事。怒挥同室戈,愤争传国玺。大则酿祸乱,小亦成击剌。寻常瓜蔓抄,逮捕遍官吏。至公反成私,大利亦生弊。究竟所举贤,无愧大宝位。倘能无党争,尚想太平世。”全诗认为美国大选扰乱社会,跳动族群斗争,唆使抢夺国家政权,影响国家稳定。[3]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錢仲聯編:《近代詩三百首》,香港:天地圖書,2002年。
  2. ^ 梁啟超:《飲冰室詩話》
  3. ^ 3.0 3.1 《黄遵宪看美国总统选举:大清国坚决不可学习》. 凤凰网. [2012年01月17日] (简体中文). 

參考書目[编辑]

  • 吳天任:《黃公度先生傳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