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齊瓦哥醫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齊瓦哥醫生
作者 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
原名 Доктор Живаго
出版地 米蘭
語言 俄文
類型 歷史愛情小說
出版者 Feltrinelli (初版), Pantheon Books
出版日期 1957年
媒介 印刷品(精裝、平裝)
頁數 592 (Pantheon)
ISBN NA (Feltrinelli) & ISBN 0-679-77438-6 (Pantheon)

日瓦戈醫生》(俄語Доктор Живаго),是蘇聯作家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的長篇小說,描述俄國醫生尤利·安得列耶維奇·齊瓦哥,與妻子東妮亞(Tonya)以及美麗的女護士拉娜(Lara)之間的三角愛情故事,被認為是一部帶有自傳體裁的作品,也是蘇聯文學繼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後,又一篇經典之作。


人物[编辑]

  • 尤利·齊瓦戈(Yuri Andreyevich Zhivago):主角,醫生。自幼父母雙亡,由舅舅扶養長大。與棠雅結婚並有兩子,但在軍醫院與拉娜相戀。
  • 尼古拉·尼古拉耶維奇·維杰尼亞平(Nikolay Nikolayevich Vedenyapin):齊瓦戈的舅舅。
  • 尼奇(Nicky Dudorov):齊瓦戈的童年好友。
  • 米夏(Misha Gordon):齊瓦戈的童年朋友,猶太血統,小時曾親眼目擊老齊瓦戈自殺。
  • 冬妮亞(Antonina Alexandrovna Gromeko):齊瓦戈的妻子。
  • 艾瑪莉亞(Amalia Karlovna Guishar):拉娜的母親。
  • 拉娜(Larissa Fyodorovna Guishar):帕夏的妻子,齊瓦戈的情人。
  • 維克多·科馬羅夫斯基 (Victor Ippolitovich Komarovsky):把老齊瓦戈逼死的律師,同時又糾纏著拉娜。
  • 帕夏·安季波夫 / 斯特列爾尼科夫 (Pavel Pavlovich Antipov/ Strelnikov):鐵路工人的兒子,拉娜的青梅竹馬。
  • (Liberius Avercievich Mikulitsin):遊擊隊的領袖。

故事大綱[编辑]

故事的背景是1901年,沙皇時代後期。尤利·齊瓦哥 (Yury Zhivago)的父親因為遭受事業夥伴陷害自殺身亡,所以尤利由舅父尼古拉 (Kolya) 扶養長大。尤利在莫斯科受過良好的高等教育,在醫學院研究細菌學,同時也是一名詩人。一天,尤利到女病人安娜 (Anna Gromeko) 家中看病,尤利告訴她不要擔心,病情很快會康復,過了幾天安娜的病情果然好轉。安娜告訴尤利應該娶她的女兒棠雅 (Tonya)。

艾瑪莉亞 (Amalia Karlovna Guishar),一個各方面都已俄羅斯化的法國寡婦,帶著她的兩個孩子Rodyon和拉娜 (Larissa)來到莫斯科。藉由丈夫所留下的財產與一個叫科馬羅夫斯基(Komarovsky)的律師的建議,艾瑪莉亞買下了一間製衣工廠。拉娜已經16歲,並長成一個幽雅和漂亮的女孩。她注意到科馬羅夫斯基常用奇怪的眼光注視著她;當拉娜的母親生病時,科馬羅夫斯基常帶她去高級餐廳用餐和跳舞。最終他們發生了性關係,拉娜感到羞恥和困惑,並嘗試拒見科馬羅夫斯基,但他仍然糾纏著她。

艾瑪莉亞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後,嘗試服自盡。當地的醫生被召來,尤利也是其中一名實習醫師。當他們要離開時,尤利的朋友米夏 (Misha)告訴他當年陷害父親身亡的兇手就是拉娜母親的情夫律師科馬羅夫斯基。1905年12月,莫斯科的Krasnaya Presnia發生暴動(起義),拉娜的青梅竹馬帕夏(Pasha)也加入了抗議民眾。警察和正規軍人殘酷的鎮壓了抗議民眾。一陣混亂中,拉娜及時制止了帕夏,奪走他的手槍,以防他被殺。

尤利和棠雅在一場聖誕節舞會中遲到了。在大約凌晨兩點左右,尤利和其他賓客聽到一聲槍響,尤利看了那個開槍的女人,發現是那個不久前在病患家中所看到的同一個女孩。尤利接到家中消息,要他趕回去。當尤利和棠雅抵達時,安娜(棠雅的母親)已經死了。尤利和棠雅在不久後結婚,並育有一子沙夏 (Sasha)。

與此同時,拉娜和帕夏(Pasha)決定結婚,拉娜希望離科馬羅夫斯基越遠越好,他們在拉娜在烏拉山的出生地尤利亞欽 (Yuryatin)申請到了小學教師的工作。她與帕夏有一個女兒卡雅 (Katya)。帕夏後來得知拉娜與科馬羅夫斯基之間的關係,以為拉娜並不愛他,一氣之下便去從軍打仗,不久傳來帕夏失蹤的消息,拉娜於是跑上前線當護士尋夫。

時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尤利在前線成為一名軍醫。一日在戰場上被炮彈炸昏,醒來時看見了一位美女護士-拉娜 (Lara),一個他之前遇過兩次的女人。第一次是在一個嘗試自殺的女人的房子中,他看見這個女人的女兒-拉娜,和一個較年長的男人-科馬羅夫斯基(Komarovsky)交換眼神。第二次是在一次聖誕節舞會中,拉娜試圖拿槍刺殺科馬羅夫斯基,但卻誤擊旁人。尤利因傷被拉娜所照顧,戰爭期間他們一起在軍醫院工作,並逐漸產生情愫,但戰爭結束後尤利便回到莫斯科的妻子和兒子身邊;

1917年,十月革命後,莫斯科起了很大的變化;他們原先的大房子已被徵用,住了六個家庭。尤利由於是知識份子,因此被當局所敵視,朋友勸他離開莫斯科。由於莫斯科食物短缺,尤利決定前往瓦雷金諾 (Varyniko),那裡有棟棠雅的祖父留下的房子。途中他遇到化名斯特列爾尼科夫 (Strelnikov) 的帕夏,原來他只是被俘,後來逃出來,他現在是烏拉山的紅軍領袖,並用殘酷的手段對付提供白軍補給的平民。尤利由於健康問題 (家族遺傳的心臟病) 到鄰近小鎮尤利亞欽 (Yuryatin) 上的圖書館查書,在那裡與拉娜再度相逢,從此跟她有一段浪漫的愛情。兩個月後,尤利決定結束這場外遇,並打算將所有實情告訴妻子。在回家的路上,尤利卻不幸被紅軍游擊隊俘虜。

當時俄國的白軍紅軍展開無休止的戰爭,迫使百姓拋棄家園,流離失所。尤利被強迫在游擊隊中擔任軍醫直到內戰結束。在擔任軍醫的兩年中,尤利見到了人性最醜惡的一面;無辜的平民在紅白兩軍的戰火下被無情的蹂躪。被釋放後,尤利回到尤利亞欽 (Yuryatin) 去找拉娜。他們在一起生活了數個月,一天尤利收到妻子的來信,說她生了一個女兒,她不曉得尤利到底是死是活,由於她父親曾是地主,當局將要把她們全家驅逐出境。此時科馬羅夫斯基又來糾纏拉娜,於是他們跑到瓦雷金諾躲藏,在那裡他們渡過了短暫但快樂的冬天。不久科馬羅夫斯基又找上門來,這次他跟尤利說拉娜的前夫由於不是血統純正的布爾什維克,因此已被通緝,拉娜和她的女兒都處於危險的情況下;並勸說他們逃往遠東以避免被殺。尤利為了她們母女的安全,假裝答應她們會在稍後會合,並讓科馬羅夫斯基帶走她們母女,而他自己則留在瓦雷金諾。一晚,一個陌生人到了尤利的房子,原來是帕夏,他問拉娜在那裡。尤利回說她們已永遠不會再回來了。帕夏和尤利聊了許多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尤利說拉娜其實仍然一直深愛著他。帕夏說他加入紅軍為的就是要清算像科馬羅夫斯基這樣的敗類。尤利去睡後當晚,帕夏便舉槍自盡。

1922年,尤利回到莫斯科找工作,他嘗試取得簽證到巴黎與棠雅會合,但是失敗。雖然不到40歲,尤利的心臟病已越來越嚴重。他開始和他家人朋友的女兒瑪麗亞 (Marina)生活,並有兩個小孩。尤利的老朋友米夏 (Misha)和尼奇 (Nicky) 希望他能放下對棠雅的感情,並專注在對瑪麗亞的關係上。不久尤利在莫斯科的醫院找到新工作,卻在上班第一天的路上死於因心臟病發。拉娜在尤利的葬禮上出現,她從伊尔库茨克 (Irkutsk,贝加尔湖南部)回到莫斯科,原先是要找認識帕夏的熟人,卻遇到了尤利的送葬者。拉娜不幸的與她跟尤利所生的女兒分離,並向尤利的表哥 Yevgraf 求助。Yevgraf 希望她能留下來幾天幫忙處理尤利的後事。她待了數天後便被秘密警察帶走,死於北方的一個不知名的集中營。

1943年,米夏和尼奇,現在兩人皆為幸運從古拉格生還的軍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遇到一個洗衣女孩 - 譚雅 (Tanya),她訴說著她的生活遭遇。她的母親曾經跟一個叫科馬羅夫斯基的男人住在一起,這個男人不是她的生父;這個男人曾經是俄國的內閣成員,在蒙古避難,紅軍進駐後,科馬羅夫斯基將她們用秘密火車運走;譚雅的母親將她寄養給車站的信號員 Marfa 數日,但自從那以後她就沒再見過她母親;後來她隨紅軍橫跨整個西伯利亞。眾人這才知道她就是尤利和拉娜所生的女兒,他們同意由尤利的表哥 Yevgraf,現在是一名少將,來照顧譚雅的生活。

分析[编辑]

在醫學院時,尤利·齊瓦哥的一位教授提醒他:“細菌在顯微鏡下或許看起來很漂亮,但是它們卻對人類做些醜陋的事。”

齊瓦哥的理想和原則信仰站在戰亂(第一次世界大戰俄國革命和接下來的俄國內戰)所帶來的殘酷和恐怖 的對立面。書中有很大的部分在描述理想主義是如何的被布爾什維克、叛軍和白軍所摧毀。尤利必須在那動亂的時代親眼目睹食人、分屍、和其他無辜平民所遭受的恐怖事件。甚至於他一生的摯愛—拉娜,都從他身邊被奪走。

他對於戰爭可以把整個世界變得無情、把之前和平相處的人們變得水火不容而深思良久。他那橫跨俄國的旅程可以說是有種史詩的感覺,因為他所經歷過的世界是那樣的不同。他渴望可以找到一個地方可以逃離這一切,這驅使著他橫跨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最終回到莫斯科。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隱約的批評了蘇聯的意識形態:他不同意“鍛造一個新人” ,因為這違反了人性。這也是這個小說的主體思想。

出版[编辑]

雖然齊瓦哥醫生的內容背景大多是在1910到1920年代,但直到1956年此書才全部完成。該書在蘇聯被禁,1957年被意大利出版商詹贾科莫·菲尔特里内利(Giangiacomo Feltrinelli)偷运出境,並在米蘭俄文發行,隔年又發行了意大利文英文的版本,並得到很大的回響,並為作者贏得了195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改編[编辑]

《日瓦戈医生》被好莱坞搬上银幕,拍成同名电影《日瓦戈医生》。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