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广州白云机场劫机相撞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23°10′59.98″N 113°15′54.76″E / 23.1833278°N 113.2652111°E / 23.1833278; 113.2652111

1990年廣州白雲機場劫機相撞事件

事件中被撞毀的中國南方航空波音757客機,大火已被撲滅(無線電視新聞畫面)
摘要
日期 1990年10月2日
事故類型 劫機
地點  中國廣州白雲國際機場
死亡 128
受傷(非致命) 19[1]
涉事航機
廈門航空8301號班機
(被劫持班機)
機型 波音737-247
承運人 廈門航空
註冊編號 B-2510
起飛地 廈門高崎國際機場
目的地 廣州白雲國際機場
乘客人數 93
機組人員人數 9
生還人數 20(含2名機組人員)
中國西南航空2402號班機
機型 波音707-3J6B
承運人 中國西南航空
註冊編號 B-2402
起飛地 成都雙流國際機場
目的地 廣州白雲國際機場
乘客人數 0
機組人員人數 1
生還人數 1
中國南方航空2812號班機
機型 波音757-21B
承運人 中國南方航空
註冊編號 B-2812
起飛地 廣州白雲國際機場
目的地 上海虹橋國際機場
乘客人數 110
機組人員人數 12
生還人數 76(含全部12名機組人員)

廣州白雲機場劫機相撞事件又稱10·2空難,發生於1990年10月2日。當日上午,正從廈門高崎飛往廣州途中的廈門航空8301號班機被劫持,劫機者威脅稱身上帶有炸彈,要求駕駛員前往臺北。最終飛機因燃油不足在舊白雲機場降落。飛機著陸後因劫機者奪取飛機控制權,造成飛機偏離跑道,先後撞上了停泊在地面的中國西南航空2402號班機和中國南方航空2812號班機。事件造成三機合共128人遇難,涉事飛機全部撞毀報廢。[1]這起空難是當年死亡人數最多的空難,亦是中華民國政府開放赴中國大陸旅遊以來,臺灣遊客死亡人數最多的事件[2]

涉事班機[编辑]

事件中涉及三架飛機,分別為被劫持的廈門航空8301號班機和在白雲機場停機坪上停泊的中國西南航空2402號班機和中國南方航空2812號班機。

廈門航空8301號班機(下稱「廈航班機」或「8301號班機」),使用波音737-247營運。飛機註冊編號B-2510,生產編號23189/1072,於1984年12月7日首飛。事發當天飛機從廈門高崎國際機場飛往廣州白雲國際機場[3],機上載有93名乘客和9名機組人員[4]。該機曾於1988年5月12日在從廈門前往廣州的途中被张庆国和龙贵云兩人[5]持刀劫持[6]至臺灣空軍清泉崗基地[7],成為中國大陸首架被劫持至臺灣的飛機。[1]而這次事件中,機上所有乘客和機組人員都在事發後第二日安全返回廈門機場[8]

中國西南航空2402號班機(下簡稱為「西南航班機」),使用波音707-3J6B運營。客機的機身註冊編號為B-2402,生產編號20714/869,於1973年首飛。[9]飛機當天從成都雙流國際機場飛往廣州,事件發生前不久才降落在白雲機場。機上所有乘客在降落後已全部下機,機組除一人留在機上打掃衛生外亦已全部離開。[1]

中國南方航空2812號班機(下文稱為「南航班機」)使用波音757-21B執飛,飛機的註冊編號為B-2812,生產編號24758/282。該機於1990年首飛,是三機之中機齡最小的客機。當天飛機原計劃飛往上海虹橋國際機場[10]事發當時110名乘客和12名機組人員已全部登機[1]

劫機者[编辑]

蒋晓峰(男,1969年8月11日出生),湖南省临澧县人,是廈門航空8301號班機的劫機者,曾任临澧县物资局开发公司驻长沙采购站采购员,於1988年9月因盜竊罪被該县公安局治安拘留。1990年7月13日,蒋晓峰聲稱出外采购货物,騙取了其公司的17000元人民幣貨款後潛逃。临澧县檢察院在事後對他立案追捕,是為逃犯。[1]

9月29日,蒋晓峰入住廈門邊檢站招待所;翌日,他通過關係購買了事發班機的機票。10月2日上午6時,蒋晓峰離開招待所前往機場。[11]根據廈航班機倖存乘客描述,蒋晓峰在事發當天穿著黑色西裝與皮鞋,一手提著黑色行李箱,[8]一手拿著一束塑料製紅玫瑰登機。他是最後一個登機的乘客[1],坐在機艙第16排D座[12]

事件經過[编辑]

與事件中被撞毀的西南航客機類似的波音707客機(B-2404)。特別的是,當時三間航空公司的客機均未使用航空公司自身的塗裝,而是全部噴塗中國民航(如圖)的塗裝。

廈航班機8301號班機在當日6时15分開始讓乘客登機,並在6時57分準點起飛。約7時20分,蒋晓峰離開座位[13],手持約香煙盒大小的黑色塑料盒子衝向駕駛艙,用手猛烈捶打並拉開艙門,[8]衝入當時沒有鎖上艙門的駕駛艙。他露出手裡握著的電線,聲稱其身上綁有7公斤[12]炸藥,要求飛機改飛至臺北,否則將會「同歸於盡」。之後他要求除機長岑龙裕之外的人員全部離開駕駛艙,機長按其要求清空了駕駛艙。此時駕駛艙內的對話內容已被無線電通訊系統傳送至機場塔台。[1]在獲悉飛機被劫持後,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准許飛機在境內或境外任何一個機場降落[14][1],同時宣布关闭白雲机场并禁止所有航班的起降。[12]

而在客艙中,空乘人員對乘客宣布了飛機被劫持的消息[1]。約20分鐘後,在徵得劫機者的同意後,一位機組人員放下駕駛艙與客艙之間的門簾[8],隨後將前排20多人轉移到後排處。[1]據機上生還者稱,機組人員曾希望確定劫機者的皮箱內是否藏有爆炸物,經過討論後,一名女空乘走到行李艙找到這個皮箱,但由於皮箱已經上鎖,他們最終沒有將它打開。[8]

飛機進入廣東省空域後,曾於佛山沙堤機場上空逗留盤旋,盤旋幾圈後,飛機繼續飛往廣州。飛機抵達廣州之後在白雲機場上空約300米處盤旋[12]。8時34分[12],機長向廣州機場塔台發出請求,表示機上搭載的燃油不足,要求先前往香港,在啟德機場加油後再轉飛至臺灣。不久後,該請求獲得广州民航管理局和機場塔台同意,但劫機者拒絕在香港降落加油,並威脅如果要在香港降落,就把飛機炸毀。此後,班機再也沒有傳出任何通話。[1]

9時04分,8301號班機降落在白雲機場。在跑道上滑行了1080米後,劫機者對駕駛員施暴[12],使飛機失控向右偏離跑道,然後穿過草地沖向停機坪。此時,飛機機頭被拉起了並再次離地,但機尾刮到了一輛正在工作的機場車輛,然後撞上了西南航班機,飛機機輪撞掉了波音707客機的機頭;之後飛機繼續向前朝著南航班機飛去,機輪撞在客機機身的中上部,波音757的機身斷開兩半,左側引擎掉落。最終,廈航班機在向東西方飛行了300米後墜落地面,機身墜落後在地面翻滾並解體成四大塊。[1]三機在撞擊後都發生了大火。據官方記載,機場消防隊的消防人員用了12秒就將火勢控制住,2分鐘內就將大火救熄,還救出了54名乘客。[15]事件發生後10多小时,廣州市交通拯救隊完成了對機場的清理工作,[16]翌日機場恢復營運[14]

乘客及遇難者[编辑]

遇難者分佈
班機 乘客 機組人員 總計
廈門航空8301號班機 75 7 82
中國南方航空2812號班機 46 0 46
中國西南航空2402號班機 0 0 0
總計 121 7 128

這次事件是1990年死亡人數最多的空難,遇難者中除了中國大陆的乘客,還包括了來自美國瑞典臺灣香港澳門的乘客。

被劫持的廈門航空8301號班機是遇難人數最多的客機,包括劫機者在內75名乘客和7名機組人員在空難中死亡。同時還有18人受傷。[1]其中79人當場罹難,3人送院後不治[17]。機上有一個20名遊客的臺灣旅遊團,整個團只有導遊一人生還[18]。旅行團遇難者中包括了臺灣企業家陳樹火及其夫人,他的子女後來按照他的遺願籌建了樹火紀念紙博物館[1]除此之外,機上還有兩名美國女性[19],其中一人遇難[18]

在最後被撞上的南航班機上,共有46人遇難[1],大部分人都當場罹難,只有5人在送院後死亡[17]。機上也有一個臺灣旅遊團,共10名遊客[18],他們均全部遇難。這次事件導致30名臺灣旅客死亡,是中華民國政府開放赴大陸旅遊後至2011年間,臺灣遊客死亡人數最多的事件。[2]此外,機上搭有一名瑞典商人,他在空難中倖存下來。[19]由於在事發前,12名機組人員都在駕駛艙中收聽無線電通訊了解事件進展,故機組無人死亡。[7]而西南航空班機是死傷最少的航班,只有一名當時正在打掃衛生的機組人員受傷。[1]

除此之外,還有5名香港和2名澳門乘客遇難[18]

事件調查及結論[编辑]

事發當日下午14時10分,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自北京飛抵广州,了解事件情況、察看現場並到醫院探望傷者[14],並且成立了事后调查小组[18]。官方在現場設立了「10·2」事件善後處理小組,陈开枝擔任組長[20]。驾驭舱残骸中发现了機長岑龙裕和劫機者蒋晓峰的屍體。蒋晓峰在劫機時聲稱他身上綁有炸藥,但屍檢證實他的身上並沒有任何爆炸物。[1]

紐約時報》在此後引述有關消息稱,當局在事發時試圖讓劫機者誤認為飛機已飛到境外機場,並讓機長在白雲機場降落,而不是按照劫機者要求前往臺灣。[19]官方於10月10日公佈調查結果,他們承認在處理劫機事件上存在問題,並表示將解僱涉事的機場和航空公司的低級職員。但調查報告中沒有提及為什麼機長沒有按照劫機者要求前往臺灣,反而繼續按照原定航線飛往廣州。當局亦沒有解釋在班機盤旋的40分鐘內為什麼沒有對地面飛機上的乘客進行疏散。[21]

事件之後[编辑]

由於事件發生在北京亞運會期間,當局擔心會再次出現其他爆炸或劫機事件破壞亞運會,全國各地機場的安保工作都在事件後有所加強,以防止同類事件再次發生。[19]

這次事件讓當局改變早期定下的處置劫機事件原則,此後不再鼓勵機組和乘客正面對抗劫機者,要以保護乘客和飛機安全為第一要務。[7]

三架飛機因損毀嚴重而全部報廢[6]。其中,由廣州保險公司承保的南航波音757客機獲得了5559.9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9億,均為當時市值)的賠償款。[22]空難之後剩下的完整殘骸只有一個發動機、一個輪胎和左起落架,這些部件現時被保存在廣州白雲國際機場東面的一個飞机博物馆中,供參觀者觀看。[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周益 朱林. 白云机场“10·2”特大空难揭秘. 周末. 2009-6-12 [2011-6-12] (中文(简体)‎). 
  2. ^ 2.0 2.1 陳舜協. 赴陸旅行團4死 十年來最慘重. 中央通訊社. 2011-8-15 [2014-2-12] (中文(台灣)‎). 
  3. ^ Aviation Safety Network. Aviation Safety Network上對廈門航空8301號班機的記述. [2011-6-12] (英文). 
  4. ^ 黎蘅 伍仞. 1990年10·2广州白云机场空难亲历者回忆. 广州日报. 大洋网. 2007-11-27 [2011-6-15] (中文(简体)‎). 
  5. ^ 新华网-国际先驱导报. 大陆劫机犯的归途:1993年10架客机被劫持到台湾(5). 凤凰网. 2008-3-4 [2011-8-24] (中文(简体)‎). 
  6. ^ 6.0 6.1 记者陈成沛 实习生王星乐. 1990年厦航客机空难揭秘 客机遭劫撞毁空姐玉殒(1). 厦门商报. 东南网. 2009-6-8 [2011-8-24] (中文(简体)‎). 
  7. ^ 7.0 7.1 7.2 王海涵. 回眸百年机场 14年前128人魂断中秋节前1天. 南方都市报. 南方网. 2004-6-23 [2011-10-7] (中文(简体)‎). 
  8. ^ 8.0 8.1 8.2 8.3 8.4 记者周鹏 实习生朱江燕. 空难残生20年. 南都周刊. 2010-9-17 [2012-7-3] (中文(简体)‎). 
  9. ^ Aviation Safety Network. Aviation Safety Network上對中國西南航空2402號班機的記述. [2011-6-15] (英文). 
  10. ^ Aviation Safety Network. Aviation Safety Network上對中國南方航空2812號班機的記述. [2011-6-15] (英文). 
  11. ^ 海波 立文. “10.2”劫机大空难. 人民公安. 中国警察网. 第42页. 2013-2-21 [2014-2-10] (中文(简体)‎).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记者陈成沛 实习生王星乐. 1990年厦航客机空难揭秘 客机遭劫撞毁空姐玉殒(2). 厦门商报. 东南网. 2009-6-8 [2011-8-24] (中文(简体)‎). 
  13. ^ 海波 立文. “10.2”劫机大空难(2). 人民公安. 中国警察网. 第42页. 2013-2-21 [2014-2-10] (中文(简体)‎). 
  14. ^ 14.0 14.1 14.2 新華社. 一架从厦门飞往广州班机 途中被歹徒劫持伤亡重大——李鹏飞抵广州对善后处理作了重要指示. 人民日報. 1990-10-3: (第五版) (中文(简体)‎). 
  15. ^ 司徒松廉. 消防工作. 广州市志. 1990年 [2011-6-15] (中文(简体)‎). 
  16. ^ 张克宁. 公路运输 概况. 广州市志. 1990年 [2011-6-15] (中文(简体)‎). 
  17. ^ 17.0 17.1 陈小光 冯启献. 1990年广州白云机场“10·2”空难的灾害医学分析. 中华航空医学杂志. 1994-12, 第五卷 (第四期) [2012-7-11] (中文(简体)‎).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记者陈成沛 实习生王星乐. 1990年厦航客机空难揭秘 客机遭劫撞毁空姐玉殒(3). 厦门商报. 东南网. 2009-6-8 [2011-08-24] (中文(简体)‎). 
  19. ^ 19.0 19.1 19.2 19.3 SHERYL WuDUNN. 127 Killed in Jetliner Collision in China. The New York Times. 1990-10-3 [2011-8-25] (英文). 
  20. ^ 田炳信. 第一章:插柳不叫春知道//决断——邓小平最后一次南行. 新华出版社. 2009-08 [2014-02-11]. ISBN 978-7-5011-8833-8. 
  21. ^ NICHOLAS D. KRISTOF. Hijacking Prompts Beijing Shake-Up. The New York Times. 1990-10-10 [2011-08-24]. 
  22. ^ 唐复霖. 年内核算赔大于收. 广州市志. [2011-8-24] (中文(简体)‎).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