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马术比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004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马术比赛从8月15日到8月28日在马可波罗奥林匹克马术中心举行。分为盛装舞步赛、障碍赛和三日赛三项,每项均设团体和个人金牌,共产生6枚金牌。

奖牌榜[编辑]

各国奖牌榜[编辑]

排名 国家: 金牌: 银牌: 铜牌: 总计:
1  美國 1 2 2 5
2  德國 1 1 2 4
3  英國 1 1 1 3
4=  荷蘭 1 0 0 1
4=  法国 1 0 0 1
4=  巴西 1 0 0 1
7  西班牙 0 1 1 2
8  瑞典 0 1 0 1

盛装舞步[编辑]

个人盛装舞步[编辑]

金牌: 银牌: 铜牌:
 荷蘭
格伦斯文
盐贩
 德國
萨兹格伯
顽固
 西班牙
萨拉特
美女

团体盛装舞步[编辑]

金牌: 银牌: 铜牌:
 德國
Heike Kemmer Bonaparte
Hubertus Schmidt Wansuela Suerte
Martin Schaudt Weltall
Ulla Salzgerber Rusty
 西班牙
Beatriz Ferrer-Salat Beauvalais
Juan Antonio Jimenez Guizo
Ignacio Rambla Oleaja
Rafael Solto Invasor
 美國
Lisa Wilcox Relevant 5
Günter Seidel Aragon
Deborah McDonald Brentina
Robert Dover Kennedy

障碍赛[编辑]

个人障碍赛[编辑]

金牌: 银牌: 铜牌:
 巴西
佩索阿
Baloubet de Rouet
 美國
卡普勒
Royal Kaliber
 德國
Marco Kutscher
Montender 2

注:爱尔兰选手奇·奥康纳原本夺得金牌,但2005年3月28日,国际马术联合会取消了他的成绩,原因是他的赛马“沃特福德水晶”的尿样中“被检测出氟菲那嗪安定类的违禁药物”。

团体障碍赛[编辑]

金牌: 银牌: 铜牌:
 美國
Peter Wylde
Fein Cera
Ward McLain
Sapphire
Beezie Madden
Authentic
Chris Kappler
Royal Kaliber
 瑞典
Rolf-Goran Bengtsson
Mac Kinley
Malin Baryard
Butterfly Flip
Peter Eriksson
Cardento
Peder Fredericson
Magic Bengtsson
 德國
Otto Bercker
Cento
Ludger Beerbaum
Goldfever
Christian Ahlmann
Coster
Marco Kutscher
Montender

三日赛[编辑]

个人三日赛[编辑]

金牌: 银牌: 铜牌:
 英國 莱斯利·劳
Shear L'Eau
 美國 斯文森
Winsome Adante
 英國 Pippa Funnell
Primmore's Pride

团体三日赛[编辑]

金牌: 银牌: 铜牌:
 法国
Arnaud Boiteau
Expo du Moulin
Cédric Lyard
Fine Merveille
Didier Courrèges
Débat D'Estruval
Jean Teulère
Espoir de la Mère
Nicolas Touzaint
Galan de Sauvegère
 英國
Jeanette Brakewell
Over To You
Mary King
King Solomon III
Leslie Law
Shear L'Eau
Philippa Funnell
Primmore's Pride
William Fox-Pitt
Tamarillo
 美國
Kimberly Severson
Winsome Adante
Darren Chiacchia
Windfall 2
John Williams
Carrick
Amy Tryon
Poggio II
Julie Richards
Jacob Two Two

在8月18日的比赛中,原本德国是第一名,但是1个小时以后德国队的金牌被取消,原因是德国队女选手贝蒂娜·霍伊在比赛中被罚的12分没有记入总成绩。德国队变成第三名。经过德国队上诉,罚掉12分又被从罚分中去掉,金牌又重新还给了德国人。组委会发表声明说:仲裁委员会认为在比赛开始前的倒计时阶段是不应该有罚分的(即使队员在这个时间内发生失误)。

美国、法国和英国随即向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了抗议,三名法官作出最终判决,推翻了马术协会的决定,令处罚再次生效。这一事件被德国媒体称为“这可能是德国奥运史上最黑暗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