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教宗选举秘密会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教宗選舉秘密會議
2005年4月
Sede vacante.svg
宗座从缺时,聖座所使用的纹章
日期和地點
2005年4月18日2005年4月19日
梵蒂冈宗座宫殿西斯廷小堂
主要人員
枢机团团长 约瑟夫·拉辛尔
枢机团副团长 安吉洛·苏达诺英语Angelo Sodano
總務樞機 愛德華·馬蒂內斯·索馬洛英语Eduardo Martínez Somalo西
首席司铎 金壽煥
首席助祭 乔治·梅迪纳·埃斯特维兹英语Jorge Medina Estévez
秘书 弗朗西斯·蒙泰里西英语Francesco Monterisi
選舉情況
选情

UTC时间4月18日18:05:
第一次黑烟(投票失败)
UTC时间4月19日10:00:
第二次黑烟

UTC时间4月19日16:50:
经过4-6轮投票,新教宗被选出
當選者
枢机约瑟夫·拉辛尔
(教宗本篤十六世)
frameless}}
← 1978年10月

2005年教宗选举秘密会议若望·保祿二世2005年4月2日去世後,天主教會為了選出新任教宗而舉行的選舉祕密會議。依据天主教法典,选举必须在前任教宗死後15天至20天内举行(4月17日4月22日)。全世界符合被提名為教宗資格的樞機,在2005年4月18日開始在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舉行選舉祕密會議;至4月19日当地时间UTC+1)18時,西斯廷礼拜堂的烟囱冒出白烟,圣伯多禄大殿响起钟声,证实新教宗已选出。新教宗的人选在45分钟后宣布,當選者德国籍的约瑟夫·拉辛格枢机登上宗座宫殿阳台给予信众首个宗座祝福(apostolic blessing),即「全城與全球」(Urbi et Orbi(全城指教宗駐地羅馬)的降福,等候于圣伯多禄广场的信众则高呼“教宗万岁”(Viva il Papa)。拉辛格選擇其尊號為「本篤十六世」,於4月24日聖伯多祿廣場舉行的就職彌撒後正式成為第265任教宗。

教宗选举规程[编辑]

教宗选举就是枢机团选出新教宗的过程。与传统不同的是,根据1996年的使徒宪典主的普世羊群”,枢机们在本次秘密会议期间不必一直被锁在西斯廷礼拜堂里。不过,在休会期间住在圣玛尔大宿舍的枢机也无法通过电视、广播、或者网络与外界沟通。

尽管现在总共有183位枢机,但教宗保禄六世于1971年规定,在秘密会议开始之际年过80的枢机不得参与教宗选举。该限定1996年经若望·保禄二世修订为教宗逝世时年届80的枢机不得参加。保禄六世还限制枢机人数不得超过120人,但若望·保禄二世在任命枢机的时候没有遵循这一限制。到2005年4月2日为止,共有117位有资格参加秘密会议的,也就是80岁以下的枢机。除了三位以外,他们都是由若望·保禄二世册封的,他还曾在2003年秘密册封了一位枢机(所谓“默存心中”),他的身份和年龄都从未公开。若望·保禄二世去世前既没有说出也没有以任何书面方式宣示他“默存心中”的枢机是谁。这位“默存心中”的枢机也就等于在4月2日卸任了。

参加选举的枢机来自超过五十个国家,略高于1978年的49个,其中三十个国家只有一个代表。来自意大利的枢机最多,达到了20位,其次是美国,11位。有两位枢机,因为健康因素无法参加选举。这次115人的选举将成为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教宗选举,1978年的两次选举都有111人参与。

2005年4月9日,星期六,130位枢机在梵蒂冈集会(其中包括一些不参与投票的枢机),决定在秘密会议结束之前不与媒体接触。

2005年4月,教宗选举
选举人 共117人
缺席 2人告假(辛海棉枢机阿多夫·安东尼奥·苏亚雷斯·里维拉(Adolfo Antonio Cardinal Suárez Rivera))
实到 115人
欧洲 58人
拉丁美洲 21人
美国及加拿大 14人
非洲 11人
亚洲 10人
大洋洲 2人
中东 1人

按国别列出选举人数目:

过去的选举记录[编辑]

若望二十三世1958年-1963年)尽管不是候选教宗却在1958年被推举为庇护十二世的继任者。

在经过了一位任期很长的教宗之后,教宗选举传统上会推举一位较年长的枢机,以确保产生一任短暂的、过渡性的教宗,也就是意大利俗话说的“一位胖教宗后面跟着一位瘦教宗”("After a fat pope a lean pope")。这次有一位很符合这个条件的“候选教宗”,也就是现年77岁的枢机约瑟夫·拉辛格。现任枢机团长的他是一位德国保守派,是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最贴身的副手和心腹。尤为重要的是,大家公认他是教宗贯彻教理的得力助手[來源請求]。推举拉辛尔的人希望他能秉承若望保禄二世的保守观念。不过,也有人[谁?]认为他更适合“勤王”,也就是做为教宗谋士来影响决策,而非自己担任教宗。拉辛格也是本次仅有的三位连续参加了两届教宗选举的枢机之一。

新选出的教宗往往与前任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來源請求]在这样的背景下,本笃十六世的观点或许太接近若望·保禄二世,而不足以体现区别。按照以往的历史,也许会有一位不那么醉心神学,不那么具有个人魅力而是更侧重行政事务的人被推举为教宗。可以认为若望·保禄二世并不是一个行政人员,而更多地是一位思想家和世界领导人。


候选教宗[编辑]

一些人被認為有可能是下一任教宗:

姓名 国籍 级别 任职 年龄 册封枢机年份
約瑟夫·拉辛格 德国 主教级枢机
枢机团团长
教义部(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前任部长 78 1977
Angelo Sodano 意大利 主教级枢机,枢机团副团长 前任国务卿 77 1991
Alfonso López Trujillo 哥伦比亚 主教级枢机 家庭委員會(Pontifical Council for the Family)前任会长 69 1983
Giovanni Battista Re 意大利 主教级枢机 主教部(Congregation for Bishops)前任部长 71 2001
辛海棉 (Jaime Sin) 菲律宾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马尼拉总教区总主教(退休) 76 1976
Godfried Danneels 比利时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梅赫伦-布鲁塞尔总教区总主教 72 1983
Jean-Marie Lustiger 法国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巴黎总教区总主教(退休) 78 1983
法蘭西斯·阿瑞恩茲 尼日利亚 司铎级枢机 禮儀及聖事部(Congregation for Divine Worship and the Discipline of the Sacraments)前任部长 72 1985
Miloslav Vlk 捷克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布拉格总教区总主教 72 1994
Jaime Lucas Ortega y Alamino 古巴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哈瓦那总教区总主教 68 1994
迪奥尼吉·泰塔曼齐 意大利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米兰总教区总主教 71 1998
克里斯多福·熊伯恩 奥地利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维也纳总教区总主教 60 1998
Norberto Rivera Carrera 墨西哥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墨西哥城总教区总主教 62 1998
Ivan Dias 印度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孟买总教区总主教 69 2001
Geraldo Majella Agnelo 巴西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萨尔瓦多总教区总主教 71 2001
Francisco Javier Errázuriz Ossa 智利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圣地亚哥总教区总主教 71 2001
Óscar Andrés Rodríguez 洪都拉斯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特古西加尔巴总教区总主教 62 2001
Juan Luis Cipriani Thorne 秘鲁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利马总教区总主教 61 2001
克劳迪奥·福曼斯 巴西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圣保罗总教区总主教 70 2001
豪爾赫·馬里奧·貝戈格里奧 阿根廷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布宜诺斯艾利斯总教区总主教 68 2001
José da Cruz Policarpo 葡萄牙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里斯本宗主教区宗主教 69 2001
Severino Poletto 意大利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都灵总教区总主教 72 2001
Cormac Murphy-O'Connor 英国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威斯敏斯特总教区总主教 72 2001
Lubomyr Husar 乌克兰 司铎级枢机 乌克兰东仪天主教会- 天主教利沃夫总教区大总主教(Major archbishop) 72 2001
Angelo Scola 意大利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威尼斯宗主教区宗主教 63 2003
Ennio Antonelli 意大利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佛罗伦萨总教区总主教 68 2003
Tarcisio Bertone 意大利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热那亚总教区总主教 70 2003
Peter Kodwo Appiah Turkson 加纳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海角城总教区总主教 56 2003
Marc Ouellet 加拿大 司铎级枢机 天主教魁北克总教区总主教 60 2003
Darío Castrillón Hoyos 哥伦比亚 执事级枢机 圣职部(Congregation for the Clergy)前任部长 75 1998
Crescenzio Sepe 意大利 执事级枢机 萬民福音部(Congregation for the Evangelization of Peoples)前任部长 61 2001
Walter Kasper 德国 执事级枢机 基督徒合一促進委員會(Pontifical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Christian Unity)前任会长 72 2001

(注:罗马教廷多数机构的有效任期在一任教宗去世时到期。所有在表内职务列为“前任”者都是若望·保禄二世去世时在任者。)

本次參與選舉的人中僅有三位,Baum,拉辛尔和 辛海綿 參與過1978年的教宗選舉。 儘管 梵蒂冈学家 認為目前的樞機團比較保守,以往的歷史(1878, 1903和1958年的教宗選舉就是明證)顯示,即使樞機團是由明顯傾嚮保守或開明的教皇指定的,而且其成員也有着共同的理論觀點,卻未必會選出一名同樣性質的教宗。

梵蒂冈学家的假设当选条件包括如下数条:

  • 枢机团,尽管较之从前少了欧洲主导的势力,不大可能选择这个时候推举一位非洲教宗— 上一位来自非洲的教宗是聖傑拉一世(Sanctus Gelasius I)(死于496年)— 或者是来自菲律宾的教宗。
  • 选出一位来自美国或者法国的教宗则会被认为过于保守。
  • 来自意大利的枢机们希望再次选出一位意大利教宗,因而可能将选票集中在单一的意大利候选者,而非像1978年那样造成选票分流,导致非意大利教宗的产生。(媒体报道指出,米兰的枢机泰塔曼齐很可能就是大家统一推举的候选者。)大家应该知道,非意大利教宗在历史上是少之又少,若望·保禄二世上一任的非意大利教宗是几乎500年前的教宗亚德六世1522年1523年).
  • 很有可能会产生一位来自拉丁美洲的教宗,这也将成为历史上的第一次;布宜诺斯艾利斯圣保罗特古西加尔巴(Tegucigalpa)、和墨西哥城的几位大主教都是可能的人选,哥伦比亚的枢机Alfonso López Trujillo和枢机Dario Castrillón Hoyos也很有可能。

还有三点也不能忽略。

  • 首先,并没有条款限制枢机团一定要在成员中选出一位教宗。理论上任何成年的男性天主教徒,当然,必须是神职人员,都可以是候选人。当然,他们当选的几率很小(上一位当选的时候不是枢机的教宗是乌尔班六世,任期1378年1379年)有传言称Giovanni Montini(后来的教宗保禄六世)在1958年的教宗选举中获得过一些选票,尽管当时他还只是米兰大主教,却不知为什么拒绝了教宗庇护十二世对他名正言顺的枢机任命。有可能一些枢机们认为应当成为枢机团成员却或许由于教宗病魔缠身无法召集御前会议而未能任命为枢机的大主教会被选为新教宗。
  • 其次,参选的枢机总是会给一位超过80岁的枢机投票,因为他们已经不能参与投票了。
  • 最后,也是关键的,作为候选教宗的枢机并不是总会被选上。有这么一个古话“走进秘密会议当教宗,出来就成了枢机”("He who enters the conclave as Pope leaves it as a Cardinal.") 踌躇满志走进秘密会议以为稳操胜券的人,往往不是最终成为教宗的人。1978年,一位作为候选教宗的枢机被认为是圣座最有力的接班人,却因为穿不下教皇的法衣而不得不接受快速节食。取而代之的是枢机Albino Luciani,他一直觉得自己不可能当上教宗,因而连头发也没有剃(看看官方发布的照片就明白了),尽管当选的时候他的脚也肿的很大,连家人买给它的鞋也穿不下。

20世纪枢机主教选举[编辑]

当选前并非候选教宗者[编辑]

当选前是候选教宗者[编辑]

“必定当选”却最终落选的候选教宗[编辑]

20世纪产生教宗的主教教区[编辑]

教宗当选时的平均年龄[编辑]

65岁。

20世纪当选教宗年龄[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