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胶济铁路列车相撞事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36°41′35″N 117°47′14″E / 36.693165°N 117.787124°E / 36.693165; 117.787124

“4·28”胶济铁路特别重大交通事故

JiaoJi railway.png

事故地点
济南
淄博
青州市
潍坊
高密
胶州
蓝村
青岛
事故地点
事故概览
时间 2008年4月28日,4:38 UTC+8
地点 中国山东省淄博市
线路 胶济线
车次 T195次,5034次
乘客 超过2000
原因 超速
损失情况
死亡 72
受伤 416
其他 上、下行中断行车21小时22分
中国铁路事故列表

2008年胶济铁路列车相撞事故,又称“4·28”胶济铁路特别重大交通事故,是2008年4月28日发生在中國山東省淄博市膠濟鐵路王村站附近的一起严重的旅客列车相撞事故,造成共72人死亡,416人受伤。这起事故是中国大陆自1997年以来,旅客伤亡最为惨重的一次(上次重大事故是与1997年4月29日在湖南荣家湾发生的列车相撞事故),加之发生在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期间,引起了国内外广泛关注。

而在此前的2008年1月23日,胶济铁路也曾发生过一起重大事故,导致18人遇难,9人受伤。

经过[编辑]

2008年4月28日凌晨4时38分,由北京开往青岛T195次旅客列车运行至济南铁路局管内胶济下行线王村至周村东间290公里800米处(處位編號K289+610),因超速,机后9至17位车辆脱轨,并侵入上行线。4时41分,由烟台开往徐州的5034次旅客列车运行至上述路段,与侵入限界的T195次列车第15、17位间发生冲突,造成5034次列车机车及机后1至5位车辆脱轨。[1]

结果[编辑]

事故造成至少72人死亡,416人受伤[2] (其中重伤70人,受伤旅客中有4名法国籍旅客[3] ),中断胶济线上下行中斷行车21小时22分,构成铁路交通特别重大事故。

由于铁路运行中断,济南、青岛都出现了大批旅客被滞留的情况。

济南铁路局局长陈功、党委书记柴铁民、常务副局长郭吉光被免去职务,接受审查[1]。鐵道部虽然沒有高級官員因引咎辭職或被勒令辭職,但是时任铁道部副部长胡亚东因此被处以行政记大过处分,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被处以行政记过处分。

胶济铁路于2008年4月29日凌晨2时16分恢复运行。[4]

处理[编辑]

事故发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分别作出批示,并派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赶赴现场处理。国家安监总局局长王君担任国务院“4·28”胶济铁路特大交通安全事故调查组组长[5]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省长姜大明等也赶赴事故现场。淄博市啟動34所救護站,130輛救護車,700多醫護人員進行搶救。[6]

根据《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事故造成铁路旅客人身伤亡和自带行李损失的,铁路运输企业对每名铁路旅客人身伤亡的赔偿责任限额为人民币15万元,对每名铁路旅客自带行李损失的赔偿责任限额为人民币2,000元。火车票亦含有最高赔偿额度2万元的保险。所以旅客可获得的赔偿共计人民币17.2万元[7][8]。也有消息称遇难者可获得20万元的赔偿,伤者未定。此消息未得到官方证实。

事故中受伤的4名法籍人士,已在事发后被紧急转入中国最好的医院之一的北京协和医院治疗。北京协和医院组织了包括营养科、医疗心理科等几乎所有科室的专家为患者进行大会诊,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副部长刘谦亲自前去看望并送上鲜花,并承诺将全力为其提供最好的治疗。受伤的4名法籍人士除1人重伤外均为轻伤,而更多受伤更为严重的中国籍旅客则是在当地条件相对简陋的医院里接受治疗。部份大陆民众对于政府对外籍人士提供超国民待遇表示不满。[9] 2009年5月7日,造成此次事故的六名相关责任人,在济南铁路运输法院受审。6名被告中郭吉光为原济南铁路局主管运输的副局长,其他5名被告分别为2名调度员、1名车站值班员、1名车站助理值班员和1名火车司机。

2009年5月26日,国务院对此次安全事故的调查处理报告作出批复,共37名事故责任人受到追究。济南铁路局常务副局长、局党委常委郭吉光等6名事故责任人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另外31名相关责任人受到处分,给予时任济南铁路局局长陈功行政撤职、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时任济局党委书记柴铁民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铁道部副部长胡亚东记大过处分,给予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记过处分。[10]

2009年12月3日,法院做出宣判:原北京机务段机车司机李振江、原王村站助理值班员崔和光、原王村站值班员张法胜、原济南铁路局调度所列车调度员蒲晓军、原济南铁路局调度所施工调度员郑日成、原济南铁路局副局长郭吉光身为铁路职工,违反铁路规章制度,导致发生特别重大交通事故,后果特别严重,均构成铁路运营安全事故罪。 法院根据各被告人在事故中的责任,判处李振江有期徒刑4年6个月;判处崔和光有期徒刑4年;判处张法胜有期徒刑3年6个月;判处蒲晓军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判处郑日成有期徒刑3年;判处郭吉光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11]

事故原因[编辑]

事故示意图

据“国务院‘4·28’胶济铁路特别重大事故调查组”调查的初步结论,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T195次列车超速行驶。

事发地点是一条为了修建胶济客运专线而修建的临时便线上的一个弯度较大的拐弯。该处限速为80km/h,而当时T195次的速度则达到了131km/h。当T195次高速过弯时,机车后面的第9至17位车辆由于离心力过大而脱轨,被甩到了外侧的上行线路上。而此时5034次恰好经过,由于距离太近未能停车,从而导致机车与T195次车辆发生碰撞,第1至5位车辆脱轨倾覆。

据报道,一般机车在行驶时,都需要一张含有调度命令的IC卡,该卡内部存储有地点限速等运行数据。若机车运行速度超过IC卡内记录的该地区限速,则系统自动发出减速指令。济南铁路局4月23日曾印发了《关于实行胶济线施工调整列车运行图的通知》,其中含对该路段限速80km的内容。但在4月26日,该局又发布了一个调度命令,取消了多处限速命令,其中包括事故发生段。各相关单位根据4月26日的调度命令,修改了运行监控器数据,取消了限速条件。4月28日4时02分济南局补发了该段限速每小时80km的调度命令,但该命令没有发给T195次列车。王村站值班员和机车司机也没有尽到车机联控和认真瞭望的责任,从而导致事故的发生。[12]

在一份在专业铁路社区上披露的铁道部电报称,铁道部对事故原因的初步分析是: [13]

——

1.济南局对施工文件、调度命令管理混乱,用文件代替临时限速命令极不严肃。济南局《关于实行胶济线施工调整列车运行图的通知》,即154号文件,23日印发,距实施的时间28日0时仅有4天。如此重要的文件,却在局网上发布,对外局及相关单位以普通信件的方式车递,而且把北京机务段作为了抄送单位。文件发布后在没有确认有关单位是否接到的情况下,4月26日又发布了4158号调度命令,取消了多处限速命令,其中包括王村至周村东间便线限速的4240号调度命令(154号文件对该地段限速80km/h的条件并未取消),导致各相关单位在没有收到154号文件的情况下,根据4158号命令,盲目修改了运器数据,取消了限速条件。

2.济南局列车调度员在接到2245次机车反映现场临时限速与运行监控器数据不符时,济南局于4月28日4时02分补发了k293+780--k290+784处限速80km/h的4444号调度命令,但该命令没有发给T195次机车乘务员,漏发了调度命令。

3.王村站值班员对4444号临时限速命令没有与T195次司机进行确认,也未认真执行车机联控。 同时,北京局在没有接到154号文件、也未确认限速条件的情况下,就盲目修改运器芯片;机车乘务员没有认真瞭望,失去了防止事故的最后时机。

该电报未在官方媒体披露。

相关评论[编辑]

  •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该起事故暴露出中国的铁路系统亟需升级,但是资金不足是其面临的主要问题。
  • 光明網发表评论指出“一条铁路线,在三、四个月的时间内,发生两次重大人为安全事故,绝不是偶然的,是管理存在重大漏洞所致,是安全制度不落实所致。”[14]
  • 新华社认为该事故的发生是“基层安全意识薄弱,现场管理存在严重漏洞,安全生产责任没有得到真正落实”导致的。[12]

列车资料[编辑]

T195次[编辑]

T195次是新型空调特快旅客列车,乘务隶属于济南铁路局青岛客运段,是六列“帆船之都·青岛”奥运宣传列车之一,并注册了“海之情”服务类商标。事发时该车由北京铁路局北京机务段所属的韶山9型0182号电力机车牵引。

T195次北京站发车时间为22:50,终到青岛四方站时间为次日07:24,到达淄博站的时间为次日04:19。事故发生时列车已至少晚点20分钟。

T195次采用25K车底,全车编组17辆,车底隶属济南铁路局济南车辆段青岛运用车间,事故後至少有9辆報廢[15][16]。编组为:

编组 1 2-6 7 8 9 10-16 17
车型 KD
空调发电车
YZ
硬座车
CA
餐车
RW
软卧车
YW
硬卧车
XL
行李车
事故情况 未脱轨 脱轨

5034次[编辑]

5034次是一列普通旅客快车,乘务隶属于上海铁路局南京客运段徐州客运车间。车底采用22B混25B车底,全车编组19辆,隶属上海铁路局合肥车辆段徐州运用车间。事故後有5辆客车报废。

5034次烟台站发车时间为21:50,终到徐州站时间为次日09:48,到达淄博站的时间为次日03:52。事发时该车晚点约10—15分钟。

出事时5034次由东风11型内燃机车(DF11)牵引,机车编号为DF11-0400,原隶属济南铁路局济南机务段,事故後報廢。 [17]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林红梅,齐中熙. 铁道部召开紧急电视电话会议 刘志军通报"4·28"事故. 新华网. 2008-04-29. 
  2. ^ 新华社. 胶济铁路特别重大交通事故确认遇难者72人. 新华网. 2008-05-03. 
  3. ^ 新华社. 胶济铁路事故死亡人数增至70人 伤者升至416人. 新华网. 2008-04-28. 
  4. ^ 新华社. 快讯:胶济铁路正式恢复通车. 新华网. 2008-04-29. 
  5. ^ 中国中央电视台. 国务院胶济铁路事故调查组成立 王君任组长. 央视网. 2008-04-29. 
  6. ^ 新华社. 700余名医护人员参与列车相撞事故抢救工作. 新华网. 2008-04-28. 
  7.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和调查处理条例. 
  8. ^ 济南时报. 山东火车相撞事故伤亡旅客可获多少赔偿引关注. 新浪网. 2008-05-01. 
  9. ^ 周婷玉. 卫生部副部长刘谦看望胶济铁路事故中受伤法国旅客. 新华网. 2008-05-01. 
  10. ^ 央视网. 国务院对五起特别重大安全事故做出严肃处理. 腾讯新闻. 2009-05-26. 
  11. ^ 新浪网. 胶济铁路列车相撞事故案宣判司机等6人获刑. 新浪网. 2009-12-03. 
  12. ^ 12.0 12.1 新华社. 不该发生的事故--"4·28"列车相撞事故原因追踪. 新华网. 2008-04-29. 
  13. ^ 济南局胶济线“4.28”特别重大事故概况及初步原因分析
  14. ^ 张铁鹰. 一条铁路线,两次大事故. 光明网. 2008-04-29. 
  15. ^ (鐵路新聞-內地)T195与5034次旅客列车相撞2008年4月28日
  16. ^ 山东火车相撞数百人死伤 1949年后同类事故最高死亡106人南方周末,2008年4月28日
  17. ^ 山东火车相撞事故调查:改革动荡下的济南铁路局人民网,2008年5月12日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