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九槍擊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319槍擊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三一九槍擊事件
日期 2004年3月19日
下午1時45分(UTC+8
地点  中華民國臺南市金華路某路段
目标 陳水扁及呂秀蓮的座車
动机 動機不明
形式 槍擊
武器 特制的土製槍枝
死亡人數 0
受傷人數 2
主兇 懷疑為陳義雄
防守者 總統府隨扈車隊
事件發生幾分鐘前的陳水扁與呂秀蓮

三一九槍擊事件(簡稱三一九事件)是發生在2004年3月19日下午,對時任中華民國總統副總統陳水扁吕秀蓮槍擊事件。事件經美籍刑事專家李昌鈺等協助調查,由臺灣方面的地檢署刑事警察局結案,認定該事件的嫌犯為已自殺身亡的陳義雄(1941年5月11日-2004年3月29日)[1]

由於此事發生在2004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投票日的前一天,引起巨大的政治爭議空間,導致事實真相成為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結果[2]

事件過程[编辑]

陳水扁被子彈擊中腹部。紅圈處起先被認為是血跡,實為紅色安全綁帶。[3]

3月19日,爭取總統連任的民主進步黨籍總統陳水扁、副總統呂秀蓮正在民主進步黨大票倉臺南市金華路掃街拜票,在下午1時45分發生槍擊事件。由於當時道路兩旁群眾正在放鞭炮慶祝總統來訪,巨大的噪聲掩蓋了槍聲,也沒有人看見嫌犯,使得嫌犯可以在煙霧中逃離現場。總統、副總統隨後被送往離事發地點5.8公里外的奇美醫院治療。[4] 根據事後警方調查,兇手共開了2槍,其中一顆子彈穿過汽車擋風玻璃後擊中副總統呂秀蓮膝蓋,另一顆則擦過陳水扁腹部[5]

事件在2時左右最先有媒體報導,最早的報導稱總統副總統被鞭炮炸傷[6],但是也有傳聞稱是子彈攻擊。總統府祕書長邱義仁在3時30分召開記者會,說子彈在總統身上、呂秀蓮是在競選行程中遭到槍擊,並已經送往奇美醫院治療,而在回應記者問題「總統既然中彈,他是步行進醫院的嗎?」時,露出笑意並回答:「可能嗎?」,而被稱為「神秘的微笑」。醫院隨後也召開記者會,公布了3張總統腹部的照片和一些沾滿血跡的衣物,但是表示只傷及總統的脂肪組織,並沒有打穿腹腔。傷口有11公分長,3公分深,共縫了14針[7]。而兩顆子彈也分別在總統的衣服和汽車中找到。

總統、副總統在當晚7時30分離開奇美醫院,乘總統專機離開臺南,返回臺北國安機制在總統遭槍擊後立即啟動。

刑事調查[编辑]

陳水扁腹部有一處11公分長的傷口

事件發生後,台南市警察局立即展開偵察,在事件發生一周後公布一卷監視錄影帶,其中拍攝到兩名嫌疑男子,但當地民眾普遍反應沒有看到過這個人,認為不是本地人。泛藍人士對於當地警方的偵察表示懷疑,認為有政治力介入的可能性,因此提出由國際專家對案件進行調查,對此泛綠陣營也表示同意。

3月29日,美籍華人李昌鈺博士推薦的3名美國刑事和彈道專家抵達臺灣,開始調查工作,他們取得了事件發生時所有有關的證物,並到現場勘察,將會把採樣到的資料帶回美國,與李昌鈺共同討論。民進黨雖然之前表示歡迎國際刑事專家對事件展開調查,不過在3月29日當天又表示,李昌鈺身為連宋北美後援會的會長,有關聘請李昌鈺的事宜都是由泛藍陣營搭線,陪同美國專家做翻譯的雷倩也是新黨黨員,因此也對李昌鈺的公正性提出了些許質疑,但仍表示不抗拒刑事局與李昌鈺一同進行分析調查。

3月30日3名美國專家結束了調查工作,在離台前的記者會上,他們表示受到臺灣方面的充分配合,並且還會見了陳水扁本人,並親自檢查了他的傷口。他們認為傷口確實是槍傷無誤,而且是新的傷口,但是進一步的推斷無法做出,因為傷口已經開始癒合。此外他們還表示基本上已經能夠確定到底兇手是近距離還是遠距離射擊,但目前不能公開,因為詳細的鑒定結果必須要跟李昌鈺博士確認後才可公布。

4月9日,李昌鈺抵達臺灣,他在機場首先表示,自己只是進行鑒識工作,後續的調查還需要臺灣方面自行負責,而且他表示事件可能成為一宗懸案。當天他首先祕密拜訪總統府,檢查了陳水扁和呂秀蓮的傷口,確認是槍傷,而且是新的,但是就無法推測具體受傷的時間;隨後他又到台北調查局領取了所有的證物和照片進行研究。下午,李昌鈺到台南,先訪問奇美醫院與醫生談話,再度確認,之前受懷疑的X光片沒有問題。晚間他來到案發現場,採用雷射技術判斷出兇手可能是躲在公共汽車牌附近射擊,而且由於車內滿佈細微玻璃碎片,是由外向內射擊所造成的無庸置疑。李昌鈺還發現子彈有機器印(machine mark),這需要進一步調查;至於陳水扁的外套上並沒有火藥殘留痕跡,代表遠距離射擊可能性極高。

李昌鈺調查報告[编辑]

8月28日晚11時,李昌鈺在美國召開記者會,宣布已經完成其133頁的調查報告,當晚就交給台北駐紐約經貿辦事處,立即以外交包裹形式送回台北,轉交給台灣方面負責刑事偵查的檢察總長盧仁發。記者會上,李昌鈺對媒體做出以下幾點交代:

  1. 李昌鈺的調查小組在子彈上找到十分特殊的“工具痕”(machine mark),對偵查十分有幫助,如台灣方面能找到作案時使用的槍管,就可進行比對。李昌鈺稱,只要找到槍枝,案件就解決了大半;
  2. 對陳水扁衣服的檢驗結果發現,夾克上大部分不是血跡,而是藥用油膏;在陳水扁的襯衫上也發現大量藥用油膏;
  3. 子彈上發現藍、白衣服纖維;
  4. 歹徒所使用的槍支是特制的土製槍枝,由於工具痕特性一致,所以應為同一槍管。如果是兩支槍管,那會是用同一機器制成,然後切成兩半;
  5. 由於兇手非常專業,而卻又使用火力很小的槍枝,因此可以排除是政治謀殺行為。

李昌鈺表示自己的報告不設政治立場,不作任何推斷,也不受台灣藍綠和美國任何一方政治勢力的影響。但是他卻又表示“如果仔細讀(報告),就可以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藍綠兩陣營對此的解讀卻完全相反,各自強調對自己有利的證據來發揮,民進黨稱該調查報告與刑事局之前的調查報告基本相似,而李昌鈺做出的“非政治謀殺”推論結論過於倉促,因為台灣與美國的情況不同,不應那麼早排除任何可能。藍營則指,“非政治謀殺”的結論證明了藍營的清白,他們更進一步指出,既然動機非純粹的暗殺,則唯一可能的解釋就是企圖影響選舉結果,而這又是對當時選情並不看好的綠營有利。

涉案者及結案[编辑]

2005年3月7日,臺灣最高法院檢察署及刑事警察局召開聯合記者會,指出三一九槍擊事件開槍的嫌犯為已溺斃的陳義雄。但由於凶槍等證物尚未尋獲,目前仍不宣佈破案。刑事警察局称陳義雄家人已经坦诚陳義雄涉案,他在死前曾留有遗书承认犯案,但家人为保护陳義雄名誉已经将该遗书销毁,并将陳義雄之死上报为意外死亡[8][9]

陳義雄已於2004年3月29日,即槍擊案發生後10日,落海溺斃於安平港,且其生前留下的遗书已经被毁,使得國民黨仍高度質疑調查的確實性,並表示2005年3月19日的三一九週年仍會舉行大規模抗議。而甫於2005年2月24日與陳水扁舉行扁宋會親民黨也表示,嫌疑人已经死亡,使案件死无对证,对检调结果存疑[10]

2005年8月17日,臺灣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吳英昭正式宣布結案,由於涉案的陳義雄已死,全案予以不起訴處分[1][11]

外界对于刑事警察局调查结果的质疑主要集中在枪枝下落及嫌犯死亡的方式(有人質疑陳義雄生前是渔民,擅长游泳,溺水身亡的原因為何),泛藍更懷疑陳義雄遭滅口。

遗书及家属态度也是另一向關鍵,刑事局亦称其家人因五次接受测谎未通过,加上為維護陳義雄名譽,對案情多所隱瞞,遺書亦早已焚毀。然而當此事件告一段落,部份陳義雄家屬接受新聞媒體採訪,被問及陳義雄是否是真犯人時,家屬並不直接回答,只說「這樣的結果我們不能接受」、「我們只希望還給我們一個平靜」。唯2006年3月12日陳義雄家屬翻供,並指責檢警逼供,案情再度產生新疑點。

當事人之一的副总统吕秀莲則表示:民进党政府保护民主人权,不会像過去國民黨執政時那样栽赃无辜,這樣子結案他也不能接受,希望能繼續偵辦下去。在當時擔任行政院長的謝長廷也表示,必要時仍可再次邀請李昌鈺來臺檢視。

2006年3月家屬翻供後,呂秀蓮發表兩點聲明:「一、呼籲各界尊重死者人權,體諒家屬處境,勿以政治因素干擾其生活安寧,但她本人願與家屬晤談以了解實情。二、為穩定政局,並杜國內外悠悠之口,建議新任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另組專案小組,繼續偵查三一九槍擊案,以期真相大白。」

李昌鈺記者會[编辑]

臺灣最高法院檢察署及刑事警察局召開聯合記者會當晚,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隨即在美國康乃狄克州自宅召開記者會。他首先肯定臺灣警調單位「取得重大進展及突破」。他說,侯友宜於案情發表會前日曾與他通過電話,把案情做了一次最新的彙報。依台北警方目前最新偵辦進度而言,他認為三一九槍擊案情可能有重大進展。

他也表示,依目前證據研判,陳義雄為凶嫌的可能性非常高。並建議:「由於陳義雄已溺斃,溺斃的確比較難以確定是他殺或自殺,但仍可以從地點、是否有遺書、屍體外傷等查出重要線索。即使陳已火化,也可從驗屍照片、法醫的記錄等,查出蛛絲馬跡。」

李博士表示,國外也有許多嫌犯已死亡、兇器未尋獲,但仍逕自宣布破案的例子。他表示:「最重要的是辦案人員能否達到百分之百的確信。例如三一九槍擊事件,警方即是運用排除法,逐一排除不可能涉案的槍枝。檢警所謂的重大突破,即是指目前己排除了百分之九十,只剩百分之十待查。一旦比對到僅剩一把槍未查,即使該槍枝未尋獲,仍可視為重要證據。」他同時承諾,必要時將返臺協助調查。

五個不知道[编辑]

2004年8月中華民國最高法院檢察署公布李昌鈺博士鑑識團隊的調查報告,證物編號4的夾克右下緣有類似彈孔狀之孔洞[12],2004年12月李昌鈺返臺期間,19日媒體報導[13]其表示此次調查結果有五個鑑識上的「不知道」。

  • 子彈穿過陳總統的襯衫並劃傷肚皮,夾克卻沒有破洞,原因「不知道」。
  • 陳總統的夾克沒有破洞,襯衫為何會出現六個小洞,解釋「不知道」。
  • 作案槍枝型號「不知道」。
  • 火藥用量多寡「不知道」。
  • 吉普車的車速「不知道」。

李昌鈺說,由於部份資料不齊,刑事警察局和部份民間單位據此所做的各項模擬試射結果,其實並不能回推當時槍擊真正的情形[14]。但到22日時,新聞又稱李昌鈺強調:「外界質疑總統夾克上只有一個洞,但為何在襯衫上卻有6個小洞,這些其實在物理上都說得過去。」[15]

影響[编辑]

這次事件對於2004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有著相當大的影響。在事件發生後,泛綠和泛藍兩個陣營都宣佈取消一切競選活動(但泛綠支持者當晚聚在醫院外幫陳水扁祈福),不過中選會宣佈次日舉行的投票將如期舉行,原因是陳水扁僅受輕傷,不符合正副總統選罷法必須為候選人死亡或重傷才能延後投票的規定,而連戰陣營當時也未提出延期投票的要求。國民黨主席連戰在晚間陳水扁回到台北官邸後也親自前往探視,但是因陳水扁已經就寢遭到拒絕,連戰在留下名片後離去。

事件的影響可能主要來自槍擊發生的時間(投票前夕),以及案發後政府第一時間處理的程序。例如一個被質疑的環節是,正副總統輕傷傷勢在奇美醫院已獲妥善處理而無大礙,但相關單位在案發後第一次召開的記者會,卻未將此點詳細說明,而做出子彈仍在傷者身上的評論,一度使選戰雙方和支持者流言四起。

案發稍晚,泛藍泛綠同聲譴責暴力,不過泛藍表示希望政府在3月19日午夜前公佈初步的調查結果。支持泛藍的飛碟電台成員則在媒體上質疑槍擊案真實性,支持泛綠的地下電台則說藍營聯合中共打臺灣人總統。

  • 2004年3月19日晚間,超過法定選舉時間節後,於連宋競選總部開記者會質疑陳水扁遭槍擊事件,隨後馬英九開記者會否定陳文茜發言與連宋競選總部相關。陳文茜在2005年接受中國南方人物周刊專訪時坦承「當時我們已經講好,我做黑臉,馬英九做白臉,大家都是在演戲,有什麼要生氣的。」因而遭到曹長青痛罵「惡劣,不要臉」。

泛藍人士大多認為槍擊案對泛綠選情有很大的幫助,而多數泛綠人士則認為槍擊案本身同時刺激泛藍及泛綠選民的投票率;泛綠及部分泛藍本土派認為真正可能扭轉選情的是泛藍對於槍擊案的處置不當(質疑槍擊案為假)。

國際一些著名媒體,包括CNNBBC,都在第一時間做出報導;日本首相菲律賓總統向陳水扁發出慰問電。中國大陸國台辦則表示「將繼續注意事態的發展」,直到當晚8點新華社才發佈一條簡短的消息,稱「陳水扁、呂秀蓮在臺南市街頭進行選舉活動時遭槍擊,陳、呂受輕傷。」[16]

在次日舉行的大選投票中,陳水扁和呂秀蓮都出現在投票所,兩人分別發表了一段講話,稱不會被子彈打倒。大選的開票結果是陳呂獲勝,雙方得率票勝差為0.228%。

當時泛藍陣營認為,由於數萬軍警等公務人員因受管制無法順利投票,被認為直接逆轉了泛藍陣營原可勝選的結果(軍公教大多為泛藍選民),但經選舉無效之訴合議庭調查後認為雖啟動國安機制,軍憲警人員並未增額留守[17]

後續發展[编辑]

三一九槍擊事件真相調查特別委員會[编辑]

2004年8月24日立法院三讀通過三一九槍擊事件真相調查特別委員會條例。由於條例部分內容侵犯五權分立原則(組成方式規定必須按照立法院中的政黨席位的比例來安置委員數量),此舉等同讓立法院多數席次的中國國民黨親民黨經由過半數席次控制真調會,對民主進步黨不利,故行政院隨即提出覆議,然而失敗。民進黨立院黨團提請大法官釋憲,在此同時,總統依法公布該條例,卻違反憲政慣例加以批註,並拒派代表參與三一九槍擊事件真相調查特別委員會。隨後真調會即召開會議,執政的民進黨則發動行政機關行使抵抗權。

同年12月15日司法院大法官作成585號釋憲,認為真調會條例「部分違憲」,宣告違憲的條例如下:

  1. 三一九槍擊案刑事責任偵查權專屬真調會
  2. 全部案卷證物移交真調會
  3. 真調會行使職權不受國家機密保護法、刑事訴訟法等法律規定限制
  4. 不得以涉及國家機密等理由規避或拒絕說明
  5. 真調會有權對相關人做出限制出境處分

此一釋憲否定以泛藍成員為主的真調會大部分的職權,但該會仍得以改組並繼續運作。此後的真調會沒有刑事調查權,而行政部門仍嚴令所屬機構拒絕配合。該會2005年1月17日公佈的調查報告,斷言槍擊案是一場「操作選舉」。對立的泛綠質疑,在失去調查權力後,真調會的結論是並無根據,並認為這樣的結論是「由政治動機出發所做的荒謬推斷,完全無法令人接受。」真調會則反駁,釋憲後重組的真調會是合法機構,行政部門阻礙其運作,才是導致該會無法推動業務之主因。

嫌犯落網[编辑]

  • 2013年1月25日,三一九槍擊案事件中,製造犯案槍枝的的嫌犯唐守義中國大陸廈門被押解回臺,隨後將被移送臺南地檢署[18]

疑點與反駁[编辑]

動機疑點[编辑]

[原創研究?] 這兩槍看起來不想致人於死,動機很可能不在殺人,而在政治影響。

  1. 使用土製槍械,威力比制式槍械小。
  2. 土製槍械無膛線,彈道比較不穩定,不可能精準瞄準移動中的人員只擦傷肚皮,應是誤傷。
  3. 如果同一人連開兩槍,兩槍間隔太短,開完第一槍,因後座力而槍口上揚,第二槍無法瞄準。
  4. 火藥減量,第一顆子彈只夠打破玻璃,第二顆子彈只夠打破一層夾克,掉在陳水扁衣內。
  5. 如果兩顆子彈調換順序,第一槍打不穿玻璃無法傷人,第二槍反而可能致人於死。
  6. 火藥減量,子彈威力非常小,打破玻璃後的彈道會因動能衰減而急速下彎,無法預測。
  7. 第一槍有充足時間瞄準,但並沒有朝沒被玻璃擋住的人體上半身頭胸等要害直接射擊,而是打擋風玻璃,之後傷及下半身的膝蓋。

子彈火藥減量疑點[编辑]

[原創研究?] 以下矛盾,可由嫌犯唐守義解釋。

  1. 據嫌犯唐守義表示:為害怕出人命,所以只裝五成到六成的火藥。
  2. 刑事警察局專案報告指出:唐守義為增加子彈火藥容量,將底火坫片的牙數由四圈改為二至三圈。

以下矛盾,可由侯友宜先生解釋。

  1. 2004-06-24 刑事局長侯友宜強調,歹徒沒有刻意將火藥減量。
  2. 據嫌犯唐守義表示:為害怕出人命,所以只裝五成到六成的火藥。

瞄準的目標的疑點[编辑]

[原創研究?]

  1. 槍手理應知道自己槍支和子彈的威力很弱,而且第一槍有充分的時間瞄準。

但第一槍卻是打擋風玻璃,而不是對陳水扁或呂秀蓮的頭部胸部等要害部位射擊。

  1. 沒有人能預測子彈打破擋風玻璃後的動向,因此第一槍絕對不是瞄準呂秀蓮女士的膝蓋來發射的。這只是誤傷。
  2. 如果在一秒內連開兩槍,那第二槍沒有人能瞄準行進間車子上的目標還只擦傷肚皮。所以第二槍瞄準的絕不是陳水扁先生的肚皮。這只是誤傷。

子彈動能疑點[编辑]

[原創研究?] 第一發子彈能以約50度角貫穿汽車擋風玻璃,再傷及呂秀蓮女士:

  1. 依經濟部標準檢驗局的CNS國家標準,汽車擋風玻璃的耐貫穿實驗,要能垂直承受鐵球撞擊相當於88焦耳的能量而不被貫穿。
  2. 入射角50度,依三角函數可計算要貫穿的距離增加30%以上,貫穿所需要的能量超過88*1.3=114.4焦耳。
  3. 刑事警察局引用日本研究,表示子彈動能20焦耳才能穿破皮膚。
  4. 所以第一發子彈的動能至少超過114+20=134焦耳。
  5. 如果還打穿了呂秀蓮女士的護膝,可能動能超過了160焦耳。
  6. 依據美軍技術手冊TM9-1907記載,子彈動能達到58呎-磅(78.6焦耳)以上時就具有殺傷力或造成失去戰鬥力。
  7. 據嫌犯唐守義表示:為害怕出人命,所以只裝五成到六成的火藥。不過第一彈的動能,卻是美軍致命標準的兩倍。
  8. 但刑事警察局試射結果,第二發[來源請求]子彈動能只有62焦耳。是第一發的一半以下。

擊傷呂秀蓮女士的第一彈的動能,是美軍致命標準的兩倍。擊傷陳水扁先生的第二彈的動能,低於美軍致命標準,動能是第一發的一半以下。

以下矛盾,可由侯友宜先生解釋。

  1. 依經濟部標準檢驗局的CNS國家標準,汽車擋風玻璃的耐貫穿實驗,要能垂直承受鐵球撞擊相當於88焦耳的能量而不被貫穿。
  2. 刑事警察局試射結果,第一發[來源請求]子彈動能只有62焦耳。但卻能貫穿擋風玻璃。

李昌鈺博士無法算出兩發子彈的火藥量,但他有辦法由試射計算兩槍的動能。為何不計算兩槍的動能,可由李昌鈺博士解釋。

以下是動能比較:

  1. 刑事警察局引用日本研究,表示子彈動能20焦耳才能穿破皮膚。
  2. 刑事警察局試射結果,射傷陳水扁先生的第二發子彈動能只有62焦耳。
  3. CNS國家標準,汽車擋風玻璃要能垂直承受鐵球撞擊相當於88焦耳的能量而不被貫穿。
  4. 依據美軍技術手冊TM9-1907記載,子彈動能達到58呎-磅(78.6焦耳)以上時就具有殺傷力或造成失去戰鬥力。
  5. 入射角50度射擊汽車擋風玻璃,依三角函數可計算要貫穿的距離增加30%以上,貫穿所需要的能量超過88*1.3=114.4焦耳。
  6. 標準警配9mm手槍子彈、初始動能500焦耳。

更換民用吉普車疑點[编辑]

[原創研究?] 如果使用原總統座車,或總統副總統分開乘車,槍手都無法達到兩槍傷及陳呂兩人的結果。 是否陳呂競選團隊有槍手同謀,洩露此事給槍手? 此事可由陳呂競選團隊解釋。

呂秀蓮的意見[编辑]

2007年4月,副總統呂秀蓮接受台灣媒體訪問時公開指出,三一九事發當天她曾提出,由於自己與總統傷勢不重,應於包紮後即召開記者會安定輿情,為國安部門所拒。她同時聲稱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把「三一九記者會開成那樣,害陳總統背黑鍋」。呂秀蓮堅稱該案絕無「作假」,但案發後的處理與調查都有疏失。她也不認同警方指陳義雄涉案的結論,她曾表態認為319槍擊案的真正目標並非陳水扁而是她。2008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结束,吕秀莲在接受电视访问时表示,新领导人可以重新调查三一九事件,她的这个态度没有改变。呂秀蓮後來在發表「透視319」時,提出了4種可能和七大瑕疵,這四種可能有:

  1. 紅色(中國大陸),可能原因:消滅台獨、打擊民進黨。不可能原因:應由職業狙擊手犯案,一槍斃命。
  2. 藍色(泛藍),可能原因:阻卻陳呂連任,先下手為強使選舉延後,一旦暗殺成功,則選舉必須重新開始,然而綠色(泛綠)卻無其他人選能夠對抗連宋。不可能原因:沒有理由要殺副總統,且案發後連宋主動宣布停止競選活動,分別探視陳呂,展現一定善意。不過此點亦可視為連宋欲蓋彌彰意圖掩飾。
  3. 綠色(泛綠),可能原因:為爭取同情拉抬選情。不可能原因:只要槍擊副總統即可,不必連總統一起挨槍。但是呂秀蓮表態認為319槍擊案的真正目標並非陳水扁而是她。
  4. 黑色(賭盤或黑道),可能原因:選情後期翻轉,怕輸故鋌而走險。不可能原因:專案小組早排除此一可能,且陳義雄無簽賭嗜習。

七大瑕疵:

  1. 槍彈出自唐守義製造?質疑點:真調會曾對兩者的製造方法與特徵尺寸提出專業質疑,唐守義也公開否認。
  2. 陳義雄出錢買槍?質疑點:全憑陳義雄姐夫黃維藩的片面之詞。對陳義雄買槍的錢無法交代,槍枝至今也未尋獲。
  3. 黃衣禿頭男出現槍擊熱區?質疑點:無人證實。黃衣禿頭男是否就是陳義雄,家屬的說法也前後不一。
  4. 陳義雄的暗殺動機?質疑點:反扁挺藍就是槍擊案殺的強烈動機?陳義雄支吾其詞不等於默認犯案。
  5. 陳義雄死因過分離奇?質疑點:應非意外落水,也非自殺。專案小組未查證陳義雄死前的行蹤;目擊者指稱看到陳義雄死前曾與3男1女現身安平港,專案小組卻以目擊者「眼誤」輕輕帶過,令人起疑。
  6. 檢警一槍二彈說法?質疑點:專案小組似乎曲解李昌鈺原意,貿然認定陳義雄並無共犯,太過武斷草率。
  7. 陳義雄0.63秒內連開2槍?質疑點:陳義雄無專業射擊能力,如何能再現場1千多名警力及隨扈保衛下,2槍2命中,案發後又從容逃逸無蹤?

李昌钰2008年的新说法[编辑]

2008年2月18日晚,李昌钰在出席国际青年领袖基金晚宴演讲时说,案发之后没有封锁现场是重大失误,但他根据车玻璃弹孔判断,“枪手要射的人并不是站在前面的那个人,而是后面那个人”。

2008年2月19日,在美国法医学年会回答记者提问时,李昌钰再度确认称:“枪案的第一颗子弹是45度的角度,从左向右斜着进入,弹道是非常明确朝向吕秀莲”,他没有办法确定枪手的动机,“但是开第一枪时有足够的时间准备,也有足够的时间瞄准,因此第一枪打谁最能表现枪手的意图”,而他判断枪手的目标是吕秀莲。

至于第二颗子弹,他表示,瞄准的不一定是陈水扁。他解释,枪手打完第一枪之后应该没有足够的时间瞄准,加上吉普车正在前行,所以弹道显示子弹是射向吉普车,但那不一定是射向陈水扁。因为“如果是以陈水扁为目标,为何不瞄高一点,射击头部呢?”不过,李昌钰鉴定陈水扁腹部所受伤的确是枪伤。

后来李昌钰再次否认了“动机说”,称记者误解他的意思,自己只对物证和弹道负责,不会去分析枪手的动机。李昌鈺辨称:“呂副總統中彈是結果,但他無法根據現場跡證推論出歹徒射擊的目標就是呂副總統,因為槍手可能槍法很爛,或者本來只想朝吉普車開槍,並沒有設定要打呂副總統或陳水扁總統”。但在之前的报道中,记者就已经有提到李昌钰说自己无法确定枪手的动机。

李敖的说法[编辑]

2005年9月,著名作家、历史学家李敖在参与凤凰卫视的《鲁豫有约》的节目(2005年9月22日播出)中透露,在CIA给他的一份李昌钰的侦办结果显示:三一九枪击案是“两个人、两把枪、两颗子弹(開兩槍)”,一个人是替罪羊(即陳義雄),另一个人是陈水扁自己安排的人,而不是现在所谓的“一个人、一把枪、两颗子弹(開兩槍)”。但是李昌钰是美国方面(美國國籍)的人,他在美国的指使下,没有把真相公布天下,而是把侦办的真实结果压下来。李敖在节目中表示:美国从此凭借手中掌握的三一九枪击案的真相为要挟,与陈水扁政府作政治交易,要求台湾政府把6108亿台币的天价军购案过关。[19]

後續回顧[编辑]

三一九槍擊事件一週年[编辑]

2005年3月,美國媒體《纽约时报》网络版评论陳水扁政府所公佈的319枪击案破案報告就像坊間廉价小说的情节。 2005年3月19日,政治屬性泛藍的民众重新號召其支持群眾,至總統府前遊行抗議,《聯合報》、《中央日報》及國民黨黨部皆宣稱有30萬餘人參與該場遊行。同时台北市警察局表示,大約有3—4萬人。《自由時報》報導為3~4萬人。

甫進行扁宋會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則選擇不主動、但亦不反對其成員遊行。然而,此一決定造成親民黨及泛蓝内部嚴重爭議,引发了部分泛蓝支持者的不满。

另外,曾於1998年獲得監察院委託重新調查孫立人將軍案的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學者朱浤源,案發後一年間自行研究案情,出版了《槍擊總統?》一書,認為該案疑點甚多,可能屬於假造。朱浤源當年就讀於台大政治系博士班的指導教授,即為前任國民黨主席與總統候選人連戰,泛綠方面認為他立場與背景明顯偏袒泛藍,懷有偏見,論據不足採信。仍宜以檢調和刑事局等專業和有公權力機構之調查為準。

三一九槍擊事件二週年[编辑]

  • 2006年03月15日,319真相调查委员会出版《319枪击事件调查经过及感想》一书推测,陈哲男邱义仁策划了此枪击案。
  • 2006年03月20日,據中国台湾网消息指稱,中央研究院研究员朱浤源经过两年研究而提出新观点,他认为幕后操盘手,不是王幸男,而是曾任职陈水扁办公室副秘书长的陈哲男。報導稱2006年03月19日,朱浤源在中国国民党智库所举办的319真相座谈会中表示,319枪击案的幕后操盘手不是時任国民党籍立委邱毅指称的民进党籍立委王幸男,而是对台南的黑道、警察、安平港等等都熟稔的、曾任副市长的陈哲男。

三一九槍擊事件三週年[编辑]

2007年3月,由立法院協調組成的 三一九槍擊事件真相調查特別委員會召集人王清峰在事件三週年前夕指出,釋憲後的真調會為合法的立院調查權行使機構,行政部門三年來皆拒為配合。但王清峰認為,該會雖受行政單位違法妨礙執行公務,仍能得出政府「破案」無理之結論,但本案至今未曾宣佈破案。

  • 「例如,扣案兩顆彈頭的刮擦痕不一致,無法證明是從同一枝槍管所擊發」
  • 「例如,彈殼無法裝入唐守義集團所製造的彈室,無法證明現場是一槍二彈等等。」
  • 「例如,陳義雄家屬個人的意見或推測之詞作為陳義雄犯罪的證據,勉強陳義雄家屬錄影向社會大眾道歉,竄改陳義雄家屬的聲明書,違法濫權」
  • 「例如,事件發生後不久,呂副總統、陳總統、陳再福侍衛長、隨扈醫師都已判斷發生槍擊並通知相關人士,卻不通知台南警檢,及時緝兇。明明只受輕傷,生命穩定,可主持國政,卻不以安定人心為念,遲遲不露臉對外說明。」
  • 「例如,邱義仁先生以總統府秘書長身分召開記者會,故弄玄虛,不惜說謊,卻讓小道消息擴散」,以上疑點皆未能大白。

2007年4月,副總統呂秀蓮接受台灣媒體訪問時公開指出,三一九事發當天她曾提出,由於自己與總統傷勢不重,應於包紮後即召開記者會安定輿情,為國安部門所拒。她同時聲稱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把「三一九記者會開成那樣,害陳總統背黑鍋」。呂秀蓮堅稱該案絕無「作假」,但案發後的處理與調查都有疏失。她也不認同警方指陳義雄涉案的結論,她曾表態認為319槍擊案的真正目標並非陳水扁而是她。2008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结束,吕秀莲在接受电视访问时表示,新领导人可以重新调查三一九事件,她的这个态度没有改变。呂秀蓮後來在發表「透視319」時,提出了4種可能和七大瑕疵,本條目上面的段落裡有詳述,這裡不做贅述。

三一九槍擊事件六週年[编辑]

2010年3月18日,前總統陳水扁發表「阿扁札記」,陳水扁促重啟調查三一九,他完全支持「三一九暗殺事件」應該重啟調查,不但要重新查、仔細查,更要徹底的查,「到底誰是兇手,如果不是陳義雄,那又是誰?」

三一九槍擊事件九週年[编辑]

槍擊事件受害者之一前副總統呂秀蓮,特地在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召開記者會,除了對案情提出質疑,也呼籲立法司法及監察部門重啓調查。主題是真相為白,疑點重重。

三一九槍擊事件十週年[编辑]

吕秀莲表示,“第一枪打了我,我比较相信是误中”,吕秀莲强调,她虽然没有公权力,可是看了相当多的资料,经过分析比较,她认为,幕后的黑手“可能是黑道赌盘试图影响选举,减少损失”。

相關創作[编辑]

  • 彈道》,2008年香港電影、2009年台灣電影

类似事件[编辑]

1985年陳水扁竞选台南縣長,以第一位的身份演讲,但他未演讲,而是在其他三人演讲完畢,主席宣佈政見會結束時,陳水扁被擔架抬到會場講台,說他被國民黨人下毒瀉肚子,不能上台演讲。未幾由救護車送走要往台南就醫。初步診斷為急性腸胃炎[20]。但翌日早上,陳水扁看來十分健康,被人认为是裝中毒騙選票[21]

参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郭珍妮、王森榮、高峯祈,陳義雄不起訴處分書,臺灣臺南地方法院檢察署,台南,2005年8月22日
  2. ^ 范正祥. 蘇嘉全︰信者恆信 不信者恆不信. 自由時報. 2005-03-08. 
  3. ^ http://news.bbc.co.uk/2/hi/in_pictures/3549417.stm
  4. ^ 陳總統呂副總統 台南市掃街遭槍擊,TVBS新聞部,台北市,2004年3月19日
  5. ^ 李昌鈺、Cyril Wecht等,陳水扁總統與呂秀蓮副總統遭槍擊案件調查報告 ,中華民國最高法院檢察署,台北市, 2004年8月27日,89~101頁
  6. ^ 陈水扁扫街拜票遭炸伤 送奇美医院急诊,大紀元,2004年3月19日
  7. ^ 奇美医院:总统腹部伤口长11公分 已缝合,大紀元,2004年3月19日
  8. ^ 彭華幹、林長順,五大證據鎖定陳義雄涉重嫌刺殺阿扁,台灣日報,台北,2005年3月8日
  9. ^ 李永盛、賴仁中. 陳嫌三遺書 家屬全燒了. 自由時報. 
  10. ^ 汤惠芸. 三一九枪击案案情现突破. 美國之音中文網. 2005-03-07. 
  11. ^ 陳亦偉、孫承武,319槍擊案結案 吳英昭:涉案者已死不起訴處分,中央社,台北,2005年8月17日
  12. ^ 李昌鈺、Cyril Wecht等, 陳水扁總統與呂秀蓮副總統遭槍擊案件調查報告 (PDF), 中華民國最高法院檢察署, 第37頁, 發布:2004-11-5,定稿:2004-08-27,資料最後更新:2005-11-12 
  13. ^ 該報導為中廣新聞網獨家。
  14. ^ 陳弘志. 李昌鈺鑑識319槍擊案 坦承5個「不知道」]. 中廣新聞. 2004-12-19. 
  15. ^ 李昌鈺公開鑑識內容 讓證據說話. TVBS新聞. 2004-12-22. 
  16. ^ 陈水扁、吕秀莲遭枪击受伤 国台办答记者问 新華網
  17. ^ 劉志原,爭議點判決2╱啟動國安機制 軍警未增額留守,自由時報,台北,2004年11月5日
  18. ^ 唐守義回南檢,檢方表示方便執行、審判、以及調查
  19. ^ 錄影畫面見:YouTube YouTube上的「鲁豫有约 20050922 李敖」视频,約在1小時12分34秒開始
  20. ^ 十九年前陳水扁競選縣長時說他被人下毒1985年11月12日台北《聯合報》
  21. ^ 扁 被 揭 曾 裝 中 毒 騙 選 票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