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哲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Amir Gal-Or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高哲銘
[[File:‎|frameless]]
出生 1962年09月05日 (1962-09-05)(51歲)
以色列
职业 企业家, 风险投资
配偶 Einat Maor
子女 Raz, Amit, Talia and Hila Gal-Or
网站
Infinity-Equity web site

高哲銘(Amir Gahl-Or)是国际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和风险投资家。他曾是以色列空军F-16战机和特技飞行队的飞行员。21世纪伊始,他开始着手在中国做生意,他为经营困难的企业注入活力、进行有效管理、通过并购或上市进行退出等。高哲銘现在和在特拉维夫的合伙人Avishai Silvershatz[1][1] 一起,管理着Infinity Equity基金,在获得了以色列IDB集团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之后,[2] 现在Infinity Equity基金管理着超过6亿美金的资产及45家企业。 [3]

简历[编辑]

早期经历[编辑]

高哲銘是家中长子,他还有一个弟弟叫Gillad。Gal-Or于1962年9月5日出生于以色列海法。他父亲Leah和母亲Benjamin都是以色列技术工程学院的教授。高哲銘的母亲专攻化学及原料学,而他的父亲则是一位航空学及机械专家。高哲銘说:“我几乎就是在以色列技术工程学院长大的。"[4] 高哲銘四岁就开始自己搭飞机模型。青少年时期,他参加了由以色列空军组织的Gadna Avir(以色列青年国防军)。作为此项目的一部分,高哲銘曾作为代表团成员,于1979年到挪威参加飞行表演。 他就读于以色列历史最悠久也是最高级的中学——海法Hebrew Realy学校,并从物理科学院毕业。在校期间,他还成为了“学以致用”青年运动的一员。 [4]

军旅生涯[编辑]

高哲銘在飞行学校当学员时便已开始为以色列军队服务了。他毕业后就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从此开始了他24年的驾驶战斗机生涯,他曾驾驶过幻影战斗机,F-16和A-4。同时,他还参加了飞行特技队。高哲銘说:“我永远不会忘记1986年10月16日这一天:我和以色列MIA的Ron Arad同时驾驶F-4幻影战斗机起飞,但是我们永远失去了他。”[4]

现在,高哲銘已经辞去了活动筹备负责人的职务,并担任了军事飞行学校的导师。对于他自己毕业典礼时的情形,他还是记忆犹新——主要是因为他当时带着骨折的手臂进行飞行表演。“当沙米尔首相跟我握手的时候,简直是疼痛难忍。后来那个著名的飞行员——Chuck Yager,手臂骨折还打破了飞行记录之后,我就得了一个外号叫——Chuck Yager。”[4] 因为他不可替换,也不想扰乱整个飞行计划,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去飞,他说“毕业典礼是至关重要的大事。"[4]

在空军服役的经历,铸造了高哲銘,他说:“我相信人的第一份职业,对塑造他的之后整个一生的行为举止都是有影响的。一个当会计的,一生都会是会计的影子,而一个飞行员一生都会有飞行员的影子。”[4] 在高哲銘服役的中队入口处,有一个格言:“如果困难的任务可以立即解决,那么不可能的任务只须再多些时间而已。” 高哲銘告诉过一个记者,他从未忘记过这句格言。[4]

高哲銘说:“飞行生涯,给我很多能力,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原理看待事务。我通常以本能判断。飞行生涯教会了我在混沌的状态下如何控制风险,在没有任何信息的情况下如何达成结果。你在驾驶室里根本没有什么视野,只能从雷达信息中获取只言片语,而你必须在这些零碎的信息中得出判断——上升还是下降。这就是战斗机飞行的精髓。从这里,我学会了,世上没有什么不可完成的任务。而我在飞行生涯和现在的风投工作中找到了很多共同点,尤其是如何在千变万化的环境中如何控制风险这方面。” [4]

近期职业生涯[编辑]

高哲銘作为一名企业家的职业生涯始于1990年的以色列技术工程学院孵化基地。[5]. 当他完成了七年的义务制军役之后,他回到了家乡海法,就读于海法大学。并同他的母亲一起, [6] 建立了两个高科技材料公司:一个是TAN,开发高端的耐高温陶瓷材料,并与Paz燃料公司合作投资。最后,后来的投资者买下了Paz公司并获得了相关技术授权,TAN被收购了。[4]

高哲銘从海法大学取得了经济学及工商管理学理学学士学位,还从特拉维夫大学取得了MBA学位。后来他又进修了哈佛大学的风险投资及私募产权投资课程。

高哲銘说:“我在家里很容易接触到技术的领域,而在空军及学校里又学到了经济学的知识。因此在组建公司方面,我总是有很好的直觉。”[4]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高哲銘改做风险投资行业。 [6] 高哲銘曾在一次访谈中提到:“以色列新建的企业,犹如50年代的迦法柑桔,如今,已经没有迦法柑桔了,因为我们早已失去了我们在柑桔的优势。因此我们出去新建公司。我的半生都在空军中度过,而现在我要出口‘柑橘’。这就是做生意,即是一种挑战,也是在为我的国家做贡献。这就是我开始事业的原动力。” [4]

高哲銘于1998年加入Infinity私募基金公司,并与2001年开始担任领导工作。

2002年,以色列首席科学家办公室(OCS)启动了一个私有化“技术孵化器计划”,在Infinity公司的支持下,高哲銘和他的合伙人们私有化了总部设于南部以色列城市贝尔谢巴的Maayan[2], 从那时开始,Infinity已经获得了对迪摩纳及耶路撒冷的技术孵化基地的控制权,同时还收购了同样位于以色列南部的奥法基姆的一部分基地。每个孵化基地都有自己特别的专长,而与此同时,由Infinity来维系这所有的孵化基地,并提供他们所需所求。[5]

家庭生活[编辑]

高哲銘的太太Einat Maor是建筑设计师,于1969年出生于海法。他们有四个子女:Raz (1995出生), Amit (1996出生), Talia (1999出生) and Hila (2005出生)。[4]

平时,高哲銘有空都会陪孩子们踢足球。他把这看作可以让自己好好思考一下的时间。为了Infinity更好地在中国发展,高哲銘一家于2007年12月从以色列举家搬迁。[4]

Infinity Equity[编辑]

地址[编辑]

总部在特拉维夫,并在香港,上海,苏州和纽约有办公室。 [7]

基金和退出[编辑]

自1993年起,Infinity已经管理了6个基金并进行了上百次的退出。包括:1993年两千三百万美元的Nitzanim基金,1999年9亿美元的Infinity I,2002年六千四百万美元的Infinity II,以及2002年七千五百万美元的Infinity IDB。2004年,企业与中新创投(苏州创投的前身)合作成立了中国第一支非法人制中外合作创业投资基金—Infinity-CSVC基金。[8] 并于2006年,建立了3亿美元的Infinity I-China基金,代替了Infinity-CSVC基金并成为了它的第二个中-以基金。 Infinity在众多以色列背景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中拥有股份,包括:[9]

在过去几年中,高哲銘已经领导了4次IPO,12次并购和8次策略联盟交易。包括:Shopping.com网络销售平台(纳斯达克上市,代码:SHOP)以及于2005年被eBay收购;Saifun-半导体公司(2005年纳斯达克上市,代码:SFUN ); Applisonix-生产去除毛发设备的公司 (2007年特拉维夫交易所上市,代码:APLS );ProSight-提供管理解决方案公司,2006年被Primavera收购;Nanomotion-生产微型马达和感应系统的公司,2005年被江森电子收购; Scitex Vision-打印技术公司, 2005年被惠普收购;Native Networks-电信公司, 2005年被阿尔卡特收购;Shellcase-半导体公司,2005年被Tessera收购;Maayan Ventures-孵化器, (2005年特拉维夫交易所上市,代码:MAYN ); Iomai-医疗设备公司, (2005年纳斯达克上市,代码:IOMI);Sightline-医疗设备公司, 2006年被Stryker 收购;Identify-软件公司,2006年被BMC收购。ProActivity-软件公司,2006年被EMC收购;CogniTens-工业设备公司,2007年被Hexagon收购。

首次登陆中国[编辑]

通过高哲銘,IDB集团和CSVC/SIP的合作的领导和积极参与下,2004年Infinity成立了第一支中国概念基金--Infinity-CSVC基金[10] 这是中国第一支中外合作人民币创业投资基金。2007年中,此基金的内部收益率已经增长了33%. [11] 后,2006年,在成功成立了Infinity-CSVC基金[10]后,Infinity I-China基金成立。

大事记——Infinity的以色列-中国基金[编辑]

Infinity-CSVC[编辑]

早在Infinity-CSVC 基金和Infinity I-China基金成立之前,Infinity就开始在中以之间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关系。高哲銘的弟弟Gillad居住在中国并已在中国做了10年的生意。他带着高哲銘在中国各地访问,使得高哲銘对中国这块土地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12] 另外,在以色列总理Ehud Olmert的帮助下,使Gal-Or更深入地了解了中国。Olmert家族在二十世纪初叶从俄罗斯到中国哈尔滨避难,而Olmert的父亲后来又从中国移居到了以色列。Olmert的背景帮助了高哲銘能够比较顺利地与中国政府合作。[13]

为了帮助Infinity旗下有对中国非常感兴趣的企业更好地进行投资,开拓市场。Infinity于2003年开始在中国进行投资。[13]

在四处寻找股权投资机会的时候,Gal-Or在苏州工业园区找到了很多合作机会。在1994年的时候,苏州工业园是由一个同新加坡政府有关联的财团筹划和开发的(2001年中方开始主导苏州工业园区的开发)。整个苏州工业园有约2,500家外商投资或内资技术企业,拥有员工约260,000名左右。工业园提供税收,关税及资金等方面的优惠条件。[12]

高哲銘遇到了林向红,林是SVG(苏州创投集团)的一位年轻的董事长, 他非常支持Gal-Or的想法。Gal-Or说:“当时,时机恰好,我们也非常幸运。”同时,他给自己取了一个中文名字——高哲铭,意喻:有着丰富的哲学思想,充满智慧的成功人士。 [4] 苏州政府对高新科技及Infinity的核心战略计划“在中国及以色列之间投资并为中以双方创立更多的合作机会”非常感兴趣。2004年当时主管经济建设的中国副总理吴仪和当时以色列的副总理奥尔默特共同参加了Infinity-CSVC 中国基金的签约典礼。这是中国政府颁发的第一张非法人制中外合作创业投资企业营业执照,执照编号:00001。[12]

Infinity-CSVC投资案例[编辑]

Infinity-CSVC投资了六家投资组合公司,其中两家已经成功退出。 [13], 第一家是2005年,江森电子收购了以色列公司Nanomotion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14] 另一家成功退出的是中国晶方半导体有限公司(WLCSP)。中国晶方半导体有限公司是由 Shellcase(以色列晶圆级数码影像及电信电子原件供应商),Infinity-CSVC与Infinity风险投资公司三家企业及机构联合投资的,并拥有中国首个绝对无尘室。[12] Infinity以中国公司的执照对晶方半导体有限公司及以色列半导体公司——Shellcase有限公司进行投资。Shellcase的晶圆级包装技术在此运作之下得到了很大的提高。2005年末,Shellcase的知识产权被以三千三百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圣何塞市的一家集成电路制造公司——Tessera Inc.[11],[14], 而当时中国公司最终被以二千二百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美国加州森尼韦尔的摄像传感器集成电路专家OmniVision Technologies Inc.。[14] 晶方半导体有限公司运用了Shellcase的小型化技术,预计2008年第三季度的销售额将达一1亿美元,同时,晶方半导体正计划在中国实行IPO。[12]

Infinity I-China[编辑]

运营模式[编辑]

Infinity I-China基金与它的前身Infinity-CSVC的运营模式不同。Infinity-CSVC只能使用人民币进行,而Infinity I-China却是国际/国内两条轨道并行的,一方面以人民币进行投资,而另一方面也可以使用美元,两个不同的币种使投资拥有更强的适应性。[11]

知识产权保护[编辑]

中国公司的技术许可证在国内很轻易地会受到专利侵权行为的危害。Infinity发现与中国本土的公司合作的话,就可以获得绕过这种问题的方法。除了和苏州政府有合作关系之外,企业还将很多中国的政府机构列为他们的有限责任股东。事实上,最终中国公司的技术许可证是由中国政府颁发的,而政府又掌握着一部分企业的股权,这样,就是企业远离了专利侵权行为这种违规操作。[11]

投资策略[编辑]

Infinity的核心投资策略是,通过促进以色列已成熟的技术,而使得所投资的中国企业成为产业的龙头。这种方式充分利用了快速发展中的中国经济及以色列的技术知识。Infinity的这种为投资者和投资组合公司的增加附加值的方法使得它可以为不同的文化之间提供不图的技术知识,人际网络及生产经验,同时也充分利用到了两者之间的长处。Infinity已经意识到了飞速发展中的中国经济所带来的巨大商机。Infinity已经成为了一个以色列/中国文化共融的团队了。

每项交易额自五百万美元至一亿美元。当然,通常情况下,Infinity对每个项目的投资额在一千万至两千万之间,同时寻找通过同行收购或者IPO退出的方式,来逐个退出以色列和中国的投资。中国企业的退出不必非要在中国进行,而是也可以在香港、新加坡或者韩国进行。同时,公司在台湾也有成功退出的案例。 公司的投资组合中,生命科学领域约占27%的,在软件开发领域约占23%,在半导体领域约占17%,在工业设备领域约占11%,而剩余部分则是通信领域和安全领域。 Gal-Or和他的合伙人们现在还在计划在农业和水利灌溉技术方面做投资。

投资人[编辑]

基金有很多来自西方,中国,以色列和澳洲的LP。包括很多富裕阶层的个人和家族以及慈善机构。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作为锚定投资者对Infinity I-China进行投资。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投资了Infinity I-China并成为了Infinity I-China的锚定投资者。并在2008年1月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部举行了签约庆典。作为中以商贸合作一揽子计划中的一部分,在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和以色列副总理埃利亚胡·伊萨伊德的共同建成下签署了合约。

Infinity I-China的投资项目[编辑]

2008年11月,Infinity已宣布策略性投资了五家公司,这五家公司都是行业的龙头企业。 神州数码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DCITS),: 是中国领先的IT服务商,专做数码监控技术,并和中国的路政及河道监控系统拥有长期的合同。2008年9月,Infinity I-China基金和苏州创投集团(CSVC)向神州数码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投资7300万美金,其中Infinity出资1500万美金。神州数码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 中国领先的信息技术服务公司,从中国领先的IT公司 - 神州数码(香港上市代码:00861)抽资脱离而来。 Mate智能影像公司[4]: 2007年2月,Infinity对其进行了第一次投资,总额为600万美金。以色列Mate智能影像公司是一家突破性的、实时影像分析解决方案的全球供应商。其解决方案包括主动摄像、IP监控、人员和车辆计数、入口控制、借道侦查。Infinity还宣布计划投资300万美元到中国的公司,以便使Mate技术更适合中国的市场,并使它再中国更市场化。安康通:2008年6月,Infinity宣布对安康通投资800万美元。安康通是一家专注于电话医疗服务的供应商。它向终端用户们(主要是65岁以上的上海居民及南京居民)提供一个应急求助按钮,以提供相应的应急求助服务。 Oberon Media,:2008年,Infinity开始涉足游戏行业,并向Oberon投资了1800万美元。Oberon Media总部设在纽约,而它的研发部门则设在以色列。Oberon Media拥有两个主要的项目:一个是游戏平台 – 提供管理,收费和广告工具,另一个是休闲小游戏发布平台 – 包含了生产,研发和创建适合于各种平台的游戏 – 在线游戏,手机游戏,互动电视游戏及零售游戏。 Chiral Quest,:2009年1月,Infinity宣布其和凯鹏华盈(KPCB)中国(全球领先的基金之一),中国Spring Fund和日本亚洲投资株式会社(JAIC)共同参与了对凯瑞生化公司总投资为1300万美金的第二轮融资,凯瑞生化总部位于纽约,在浙江嘉善设有工厂,是一家以高新技术为基础的生命科研化学公司,致力于向生化、制药以及精细化学工业提供创新型的手性分子产品和服务。

所获奖项[编辑]

高哲銘在上海举办的2008 ASIA M&A ATLAS AWARDS颁奖典礼中,代表Infinity I-China获得两项大奖 1. 本年度中国私募基金联盟奖——参与7300万美金的神州数码信息服务技术公司(从神州数码剥离)的投资。 2. 本年度交易成就奖——参与对中国医疗在线的800万美金的投资。

会员[编辑]

高哲銘是世界经济论坛的会员,同时,也经常被邀请成为股权基金论坛及会议的发言人。

Notes and References[编辑]

  1. ^ Zack Miller, Interview with Infinity Partner, Avishai Silvershatz,Israel Newsletter.com, July 21, 2008. 
  2. ^ Feldman, Batya. “Infinity leads $73m investment in Digital China IT Services”, Globes, September 2, 2008.. 
  3. ^ Xinhua, "Israel-China Fund invest $73 mln in Chinese IT company." September, 3rd, 2008.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Feldman , Batya. “Raising the Curtain on Amir Gal-Or”, Globes, September 7-8, 2006, High Tech, p. 6..  taken from the full version in Globes
  5. ^ 5.0 5.1 Grimland, Guy. "Amir Gal-Or: This will be a brain power community",The Marker, November 21, 2007. 
  6. ^ 6.0 6.1 Hermoni, Oded, "Came for the money, stayed for fun", Haaretz, December,26, 2005.. 
  7. ^ Weinstock, Suzanne. “Infinity invests $20m in gaming company for Chinese expansion”, PrivateEquityOnline, October 7, 2008.. 
  8. ^ Matsey, Jonathan. “Infinity Venture Capital Eyes $150M for New Fund”, Dow Jones Venture Wire, September 14, 2006.
  9. ^ Gelsi, Steve. “Israeli venture fund eyes China”, Marketwatch, September 12, 2006.. 
  10. ^ 10.0 10.1 "Infinity Building Synergy Bridge between China and Israel”, Jewish Times Asia, March 20, 2008.. 
  11. ^ 11.0 11.1 11.2 11.3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Bacani, Cesar. “To Infinity and Beyond: China is developing a local private-equity industry partly at the expense of foreign investment firms. But one Israeli fund has discovered an unlikely path to success”, CFO Asia, June 2008, Vol. 11, No. 6, p. 22 and June 2008 online.". 
  13. ^ 13.0 13.1 13.2 “On the Record, Amir Gal-Or Managing Partner the Infinity Fund”, Private Equity International, September 2007, page 105.
  14. ^ 14.0 14.1 14.2 "Ben-Artzi, Amir. Israeli money and know-how fuel Chinese packaging,June 18, 07".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