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口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一份二战期间的C-口粮(其中标有"VANILLA CARAMELS"的香草味焦糖和标有"Old Gold"的香烟不属于C-口粮)
一份飞行员的MCI(也被称为C-口粮),摄于大约1966 - 1967的越南岘港

C-口粮(C-ration)是一种罐装预製的湿式口粮。C-口粮最早是由美国陆军提出,用以当新鲜食物A-口粮英语A-ration和包装好的非熟食B-口粮英语B-ration难以取得或条件过于恶劣使战地厨房无法展开时食用,以及在紧急口粮(K-口粮D-口粮)短缺时食用。C-口粮的发展起始于1938年,并在1940年开始战场测试,之后就被大规模采用。二战后,成本问题导致C-口粮忽视了环境兼容性和重量限制。

C-口粮在1958年被MCI口粮取代[1],虽然MCI是一种全新的口粮,但MCI和最初的C-口粮十分相似,可以说是C-口粮的衍生产品。并且事实上,MCI在它被作为单兵作战口粮期间(1958年-1980年)[1] 仍被美军士兵称作C-口粮。

背景和发展[编辑]

“紧急口粮”(1907-1922)[编辑]

第一次尝试制造一种战地单兵口粮就是1907年提出的“紧急口粮”(Iron Ration)。它包含了三份85克(3盎司)由牛肉清汤粉和熟的干小麦混合而成的蛋糕,三块28克(1盎司)的甜巧克力条和若干包盐和辣椒粉。口粮被装在一个重约1磅的锡罐头,并可以装在步兵的外衣的上口袋中。但它只是用于当军队无法获得食物供给等紧急情况下使用。不久以后“紧急口粮”就被终止了,但发展过程中的研究成果后来被用于后来的D-口粮

“压缩口粮”(1917-1937)[编辑]

压缩口粮(Reserve Ration)是在一战后期配备给远离要塞或战地厨房的士兵作为口粮食用。压缩口粮最初包含了340克(12盎司)的烟肉或者一腌牛肉,2个230克(8盎司)的硬面包或硬饼干罐头,一包33克(1.16盎司)的咖啡,一包68克(2.4盎司)的白砂糖和一包0.45克(0.16盎司)的盐。压缩口粮还有单独装备的11克(0.4盎司)的烟草和10张卷烟纸的“烟草口粮”,但之后这被机器卷烟取代。 一战后,人们试图提升口粮。在1922年,压缩口粮被重新调整,其中包含了1磅的肉类(通常为牛肉干),85克(3盎司)的腌牛肉或巧克力罐头,400克(14盎司)的硬面包或硬饼干,咖啡和白砂糖。在1925年,肉类口粮被替换为扁豆猪肉。1936年,试图将压缩口粮多样化,分为:A菜单(腌牛肉)和B菜单(扁豆猪肉)。这随后在1938年由于C-口粮的出现而被取消。

C型战地口粮(1938-1945)[编辑]

一份已开启的1941年的B套餐内容:一块玻璃纸包覆的巧克力,3块饼干,3块压缩糖块和一小罐速溶咖啡

原始的C-口粮计划用来配合D-口粮(巧克力条)取代压缩口粮来作为一种偶尔使用的短期单兵口粮。[2]

第一份C-口粮包含450克(16盎司)的肉餐(M-单元),在经过1940年美军演习的战地测试后,肉餐减为340克(12盎司)。在最初的C-口粮中,肉餐只有三种配餐:扁豆猪肉,土豆泥肉或蔬菜炖肉。C-口粮也包含一份面包甜品罐头或者B-单元。每份“单日口粮”(足够支持一个士兵一天的口粮)包含6个340克(12盎司)的罐头(3个M-单元,3个B-单元)。而单份套餐包括一份M-单元和一份B-单元。最初的长方体罐头由于大规模生产的问题而在1939年6月被替换为圆柱形罐头的设计。

340克的C-口粮罐头高约11厘米(4.4英寸),直径约为7.6厘米(3英寸),罐头由无瓦楞马口铁制成。罐身上有清晰可见的焊缝。

最早的C-口粮罐头是镀的。但在1940年下半年,这镀铝被更改为喷涂金漆来提升抗腐蚀能力。战争后期,这被换为浅绿色涂装,并一直保持到了C-口粮退役,而后来的MCI仍采用了这个涂装。

战争期间,士兵频繁要求用类似沙丁鱼的矩形罐头来替代圆柱型的罐头。然而矩形罐头虽然更简洁也更容易打包,但当时缺乏有效的商业化机器来生产矩形罐头。1942年后,出于同样的原因,K-口粮也改为使用圆形罐头。

最初,C-口粮罐头使用纸标签来标明区分,但标签很容易就脱落了,这个问题导致士兵们中出现了一种竞猜晚餐内容的游戏。

总体上,二战期间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并不喜欢C-口粮,因为他们发现C-口粮不仅笨重而且菜单单调。[3][4]由于军队补给的标准化、巨大的生产数量和战时生产的压力,存在这些问题是必然的。英军也曾经装备过C-口粮,但一段时间后,单调的口味很快就成为了抱怨的主要原因。[5]澳大利亚军队也非常不喜欢C-口粮,他们认为罐头食品十分乏味,毫无吸引力可言。[6] 最初,C-口粮只是偶尔作为士兵口粮,但后来战争状况的紧迫,是的后勤部门把C-口粮作为某些部队连续数星期的唯一口粮。1943年,一项针对长时间食用C-口粮的士兵的医学测试建议,在没有其他口粮补给的情况下,士兵们最多只能连续五天食用C-口粮。[7]

尽管官方一再1945年宣布淘汰C-口粮,但C-口粮的生产直至1958年才真正停止。而许多C-口粮库存继续被用以供應駐韓美軍,甚至是后来在越南战争中仍被使用。[8] 一名在越南服役的海军陆战队坦克指挥官在1968年提到他的部队仍经常收到一些非常古老的库存C-口粮,罐头上标注的大多是20世纪50年代初。[9]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Meyer, A.I. and Klicka, M.V., Operational Rations, Current and Future of the Department of Defense, Technical Report Natick TR-82/031 (September 1982)
  2. ^ Longino, James C. (Col.), Rations in Review, The Quartermaster Review, May–June 1946: Col. Longino noted that the C ration was designed for continuous use of between three days (early Type C) and twenty-one days (revised Type C).
  3. ^ The Doctor's Lounge, Goodbye to the C Ration, Bulletin of the Muscogee County (Georgia) Medical Society, March 1979, Vol. XXVI No.3, p.14
  4. ^ Koehler, Franz A., Special Rations for the Armed Forces: Army Operational Rations - A Historical Background, QMC Historical Studies, Historical Branch, Office of the Quartermaster General, Washington, D.C. (1958)
  5. ^ , Bean, William B, Field Test of Acceptability and Adequacy of U.S. Army C, K, 10-In-1, and Canadian Army Mess Tin Rations, Final Report Classification No. AD0658648, Army Medical Research Lab, Fort Knox, KY (22 November 1944)
  6. ^ http://www.diggerhistory.info/pages-food/c-rations.htm
  7. ^ Youmans, John B. (Dr.), Preventive Medicine in World War II, Vol III: Personal Health Measures and Immunization - Chapter IV - Nutrition, U.S. Army Medical Publications,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69), p. 129
  8. ^ C-Rations: Meal, Combat Individual, Article
  9. ^ Peavey, Robert E., Praying for Slack: A Marine Corps Tank Commander in Vietnam, Zenith Imprint Press (2004), ISBN 0-7603-2050-0, ISBN 978-0-7603-2050-1, p. 190: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