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魯士王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Kingdom of Prussia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普鲁士王国
Königreich Preußen
德意志邦联成员国
(部分,1815–1866)
北德意志邦联成员邦
(1867–1871)
德意志帝国邦国
(1871–1918)
1701年-1918年
国旗 国徽
格言
  • "Jedem das Seine"
  • “各得其所”
國歌
普鲁士位置图
普鲁士王国(深蓝色)领土最大范围(1876年吞并萨克森-劳恩堡后)
首都 柏林
常用語言 官方:
德语
主要宗教
政体
国王
- 1701–1713 腓特烈一世(首任)
- 1888–1918 威廉二世(末任)
首相a
- 1848 阿道夫·海因里希(首任)
- 1918 马克西米利安·威廉(末任)
立法機構 议会
- 上议院 光荣议院
- 下议院 众议院
歷史時期
 - 腓特烈一世加冕 1701年1月18日
 - 耶拿会战 1806年10月14日
 - 维也纳会议 1815年6月9日
 - 立宪 1848年12月5日
 - 德意志统一 1871年1月18日
 - 威廉二世逊位b 1918年11月28肉
 - 凡尔赛条约 1919年6月28日
面積
- 1910年[2] 348,779 平方公里
人口
- 1816年[1]估計 10,349,031
- 1871年[1]估計 24,689,000
- 1910年[2]估計 34,472,509
  密度 98.8 每平方公里
貨幣
  • 1701–1750 国家银元
  • 1750–1857 普鲁士银元
  • 1857–1873 邦联银元
  • 1873–1914 黄金马克
  • 1914–1918 纸马克
繼承自
繼承國
Banner of the Holy Roman Emperor with haloes (1400-1806).svg 神圣罗马帝国
Flag of Ducal Prussia.svg 普鲁士公国
Flag of Prussia (1466-1772).svg 皇家普鲁士
Gdansk flag.svg 但泽自由市
Naval Ensign of Sweden.svg 瑞典属波美拉尼亚
Flag of Hesse.svg 黑森选侯国
Flagge der Freien Stadt Frankfurt.png 法兰克福自由市
Flagge Herzogtum Nassau (1806-1866).svg 拿骚公国
Flag of Hanover 1837-1866.svg 汉诺威王国
Flag of Denmark.svg 荷尔斯泰因公国
Flag of Denmark.svg 石勒苏益格公国
Flag of Lauenburg.svg 萨克森-劳恩堡
普魯士邦 Flag of Prussia (1918–1933).svg
今屬於

普魯士王國德语Königreich Preußen)是一個位於現今德國和波蘭境內的王國,存在於1701年至1918年,同時也是從1871年至一戰戰敗前,領導德意志帝國的政治實體,其領土囊括整個帝國的三分之二。王國名字是繼承普魯士而來的,雖然它的權力基礎是從勃蘭登堡得來的,曾屬於神聖羅馬帝國的一部分。

歷史[编辑]

1701年—1740年:年輕的王國[编辑]

剛從公國升格為王國的普魯士非常窮困───且尚未完全從三十年戰爭的蹂躪中恢復───其領土散布在1200公里(750英哩)寬的區域:從普魯士公國位於波羅的海東南沿岸的領土,到霍亨索倫中心地區的勃蘭登堡,再分布到位於萊茵蘭地區的克列夫斯馬克雷芬斯堡飛地。1708年,普魯士公國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死於鼠疫。鼠疫於1710年8月蔓延到了普倫茨勞,但最終仍在其蔓延到首都柏林前被撲滅,而柏林和普倫茨勞的距離只有80公里(50英哩)遠。

瑞典大北方戰爭(1700年-1721年)中被俄羅斯薩克森波蘭丹麥-挪威漢諾威和普魯士等國擊敗,象徵著瑞典波羅的海南岸之統治的結束。在普魯士和瑞典所簽訂的斯德哥爾摩和約(1720年1月)中,普魯士獲得了瑞屬波美拉尼亞南部和斯德丁(斯塞新)城。勃蘭登堡的霍亨索倫王朝在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簽定之後收復了自從1472年以來失去的波美拉尼亞公國,並設立了波美拉尼亞省

就在此時,形勢被大選帝侯推到了高峰,容克地主(當地貴族)亦成立了普魯士軍隊。這個時代也見證了德國義務教育的提升。經濟史學家穆瑞·羅斯巴德博士寫道

這幾乎是巧合───歐洲第一個實施國民義務教育的國家,竟然是以專制臭名聞名的普魯士,也不是原來的意見所述───正如我們所見───路德和他的學說的絕對服從國家。正如特溫提曼先生所言:“國家干涉教育的開始幾乎是與普魯士的崛起同步。”[3]

腓特烈·威廉一世國王於1717年建立普魯士的義務教育制度。[3]

1740年—1760年:西里西亞戰爭[编辑]

1740年,普鲁士腓特烈二世國王(腓特烈大帝)登基。藉口部分西里西亞地區的領土在1675年西里西亞公爵皮雅斯特王朝去世后应由当时的勃兰登堡(普鲁士的国王也是勃兰登堡选帝候)继承,而根据大陆法的继承条款规定,身为女子的奥地利的瑪麗亞·特蕾西亞无权继续占有该领土,於是腓特烈大帝便入侵西里西亞,也開啟了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在迅速的占領了西里西亞之後,腓特烈大帝提出了假如瑪麗亞·特蕾西亞將該省的統治權轉交給他,將會保護她的建議。提議被女皇否決了,但是奧地利將要面對更多的敵人,而且腓特烈大帝最終仍在1742年的柏林條約獲得正式的割讓。

奧地利出人意料地进行反击。1744年,腓特烈二世再次入侵奧地利,以防止報復,並向奧地利索要波西米亞省。普魯士戰敗了,但法國向奧地利的同盟───大英帝國所施加的壓力導致了一系列條約和妥協,最終在1748年的愛克斯·拉夏貝爾和約重獲和平,並讓普魯士保住了大部分西里西亞地區的統治權。

由於羞辱地割讓西里西亞,奧地利只好努力維持與俄法兩國的同盟關係(「外交革命」),同時普魯士也不斷靠向英國的陣營。當腓特烈二世在原定計畫前幾個月,於1756年~1757年先發制人入侵薩克森波西米亞時,引發了七年戰爭

這場戰爭對普魯士的軍隊來講是一場艰苦的戰鬥,但他們最終仍可同時與大半個歐洲為敵並戰成平手,同時也向世人展現了腓特烈大帝的軍事天才。面對奧地利俄羅斯法國瑞典等強敵來襲時,普魯士只有漢諾威(以及沒跟歐陸相連的大英帝國)這個盟友可以支援;腓特烈大帝成功的利用外交手腕防止了敵人在1760年10月前的大規模入侵,而俄羅斯亦短暫地占領過柏林柯尼斯堡。局勢逐漸对普魯士變得嚴峻,直到俄羅斯的伊莉莎白過世(勃蘭登堡王室的奇蹟),这种状况才有所缓解。繼位者彼得三世解除了普魯士東線的壓力。瑞典也在大約同一時間退出了戰爭。

當普魯士在博克施道夫戰役中擊敗了奧地利並依靠英國在殖民地戰線成功擊敗了法軍之後,普魯士終於結束了大陸上的戰事,並恢復到戰前的狀態。此一結果對於普魯士來講,作用是提升了它在德國各邦之間的地位,並升格為一個歐洲大國。腓特烈二世也對曾經普魯士最後得到的成功感到驚訝;之後他也在和平時期當了許多年的君王。

1772年、1793年、1795年:三度瓜分波蘭[编辑]

18世紀時,位於普魯士東方及南方的波蘭立陶宛聯邦開始漸漸衰弱。由於驚訝的發現到,俄羅斯不斷增加在波蘭內政的影響,甚至可能將其併入俄羅斯帝國,腓特烈大帝於1772年提出了第一次瓜分波蘭的要求,以求讓俄羅斯、普魯士及奧地利三國間能達成權力平衡。普魯士王國獲得了波蘭皇家普魯士省的大部分(也包括了瓦米亞城);這些被占領的土地在接下來幾年內被併入西普魯士。新的領土連接了東普魯士省(這塊領土以前被稱為普魯士公國)及波美拉尼亞省,同時也將王國的東部領土完整的整合成一塊,而不再是飛地

腓特烈大帝於1786年死後,他的姪子腓特烈·威廉二世又繼續了第二次瓜分,並於1793年攫取了大塊的西波蘭領地。

1795年,波蘭王國不復存在,其大塊位於東普魯士南方的領土(包括華沙)被奪取,成為普魯士王國的一部份。普魯士在這些新的領土上建立了新西里西亞南普魯士新東普魯士三個省份。

1807年-1871年間,普魯士王國的擴張

1806年—1815年:拿破崙戰爭[编辑]

1806年,神聖羅馬帝國因為奧地利拿破崙擊敗而慘遭解散。勃蘭登堡選帝侯Kurfürst)之名變的毫無意義,亦被廢除。在此之前,霍亨索倫的君主有著許多的頭銜:從長老教會主席到國王選帝侯大公及多個他所統治地區的公爵等。1806年後,他只是個普魯士國王。

由於普魯士在1806年的耶拿會戰為拿破崙所敗,國王腓特烈·威廉三世曾被迫短暫離開梅梅爾(今日的克萊佩達)。在1807年提爾西特條約中,普魯士喪失了一半左右的領土,包括第二次及第三次瓜分波蘭時所得的領土(拿破崙在這些領土上成立了華沙公國)和易北河以西的領土。其餘的領土則被法軍占領,(在普魯士的犧牲下)而國王則被迫加入法國的同盟,同時也參加大陸系統

拿破崙伐俄敗歸之後,普魯士離開了法國的聯盟並加入第六次反法同盟的「解放戰爭」(Befreiungskriege),以反抗法國的占領。普魯士的軍隊在格布哈德·列博萊希特·馮·布呂歇爾元帥的帶領下,於1815年最終的滑鐵盧之役中徹底擊敗拿破崙。

1815年:拿破崙戰爭後的普魯士[编辑]

普魯士因擊敗法國有功,在維也納會議上獲得了補償。普魯士幾乎維持了1795年時的領土面積與人口數,得到40%的薩克森領土與大部分萊茵蘭地區;但大多在第三次瓜分波蘭時所得之領土卻被給予在俄羅斯統治下的波蘭會議王國。普魯士的領土重新被分割成兩塊不相連的飛地,而且大多數萊茵蘭的居民是天主教徒與中產市民,他們自由主義的精神與普魯士軍國主義的傳統扞格不入,造成國家統合上的很大困難。這反映普魯士在列強中敬陪末座的困境,有的歷史學家還認為,梅特涅等人把萊茵蘭劃分給普魯士,其實是對普魯士的「惡作劇」;當時沒有人會預料到萊茵蘭在1830年代會發現大量煤礦,躍升為德意志最重要的工業區,並且成為推動德國統一的重要動力。

由於得到了這些領土,王國重新組織了十個省份。除了東普魯士西普魯士波森三省之外的大部分區域成為新的德意志邦聯的一部份,以取代早已停止運作的神聖羅馬帝國

趁著1848年革命的動亂,普魯士於1850年占領了霍亨索倫-希林馬洛根霍亨索倫-海琴根兩國(兩國是由年輕的霍亨索倫家族成員所統治)。

1848年—1871年:德國統一戰爭[编辑]

在維也納會議過了半世紀後,德意志邦聯各邦之間出現了理念上的衝突:到底是要成立單一的德意志聯盟,還是要維持當前各小國及各王國的主權狀態?1834年成立的德意志關稅同盟奧地利帝國排除在外,並提升了普魯士在各邦間的影響力。由於1848年革命,國王腓特烈·威廉四世法蘭克福國民議會邀請成為德意志皇帝。腓特烈·威廉四世拒絕了邀請的理由是,革命議會不能授予皇家頭銜。但有另外兩個原因他必須拒絕:這樣做並沒有辦法結束奧地利和普魯士內部之間的權力鬥爭,而且所有普魯士國王(直到威廉一世都還是如此)都害怕成立的德意志帝國,因為那將意味著普魯士做為獨立的一個德國邦的終結。

1848年,丹麥進占什列斯威霍爾斯坦兩公國的行動,使得丹麥和德意志邦聯間爆發了第一次什列斯威戰爭(1848年–1851年)。丹麥被擊敗,但是普魯士被迫尷尬地允許丹麥維持兩公國的地位。

1850年,腓特烈·威廉四世藉由他的權力頒布了普魯士王國的第一部憲法。這其實是被議會所迫。這份文件───在當時是適合,但以現在的標準來講有些保守───制定了兩院制的議會。下議院,或稱州議會是由所有的納稅人選出,這些人被分成三個階級,並已繳納稅的多寡來決定其投票的份量。女人和沒繳稅的人是沒有權利投票的。這樣會讓僅僅三分之一的人選出百分之八十五的席位,但卻保障了所有經濟狀況為小康的男人的權利。不久後即更名為光榮議院的上議會,其成員則是由國王指定。他保留極大的行政權力而且部長們只向他負責。(的確,普魯士的國王們一直到1910年以前都一直以君權神授說為基礎來統治國家)也因為如此,一些像容克地主等的貴族階級也被保留,尤其是在東部的省分更為明顯。

腓特烈·威廉四世於1857年精神崩潰,於是他的弟弟威廉親王便開始攝政。威廉親王追求一個較為中間的路線,並於1861年腓特烈·威廉四世死後獲得足夠的權力,並在他自己的權利下登基為威廉一世。然而,在他登上王位不久後,他便和議會在軍隊的規模問題上起了衝突。在議會中占多數的自由派拒絕了威廉欲增加軍隊數的要求,並扣留原本要撥給這項事務的預算。隨後雙方陷入了僵局,於是威廉開始認真考慮是否要放棄。他是放棄了,然而他卻說服了議會任命她的法國大使───奧托·馮·俾斯麥為首相。俾斯麥於1862年9月23日正式就任。

雖然俾斯麥有著不屈不撓的保守派的美名,但他最初仍傾向在預算問題上妥協。然而,威廉一世對此卻有些冷淡。由於被迫採取了對抗政策,俾斯麥想出了一種新的理論。根據憲法規定,由國王和議會共同負責預算。俾斯麥認為,既然他們未能達成協議,那議會中必定是有個"漏洞",而政府必須按照舊的預算編列,繼續徵收稅款和支付資金以維持運作。因此普魯士政府能在1862年至1866年間不需新的預算即可運作,也讓俾斯麥能夠執行威廉的軍事改革。 

自由派強烈譴責俾斯麥的作為是違法的。然而,俾斯麥卻是一個自由主義派。他已經預見到德意志的統一是無法避免的,但保守勢力必須主動發起建立統一國家的運動,以避免理念被埋沒。他還認為,中產階級的自由派希望德國統一的的程度,超過他們想打破傳統貴族力量的程度。因此,他開啟了以普魯士為首的目標來統一德國各邦,並率領普魯士在獲得三場戰爭的勝利後,最終實現了這個目標。

首先,普魯士於1864年挑起了第二次什列斯威戰爭,並成功地獲得奧地利的援助。丹麥完全被擊敗,於是只好恭敬地將什列斯威霍爾斯坦兩省割讓給普魯士及奧地利。

普奧戰爭(1866年)後的影響
  普魯士王國
  普魯士王國的盟國:義大利和14個德國境內邦國[4]
  奧地利帝國的盟國:11個德國境內邦國[5]

什列斯威及霍爾斯坦兩省的管轄權的區分問題很快就引發了衝突。1866年,普奧戰爭(亦可稱為七周戰爭)爆發,普魯士聯合了皮德蒙‧薩丁尼亞王國和不少德國北方的各邦,向奧地利帝國宣戰。奧地利領導的聯盟在戰敗後迅速崩潰,而其中有幾個邦(漢諾威王國黑森大公國拿騷公國法蘭克福自由市)則為普魯士所占。本來是爭議地區的什列斯威及霍爾斯坦兩省,現在全都落入普魯士的控制當中。在獲得這些土地之後,普魯士王國便成功將本土及萊因蘭威斯特伐利亞等地連成一氣。也正因如此,普魯士的領土擴張到有史以來最大的區域,並擁有三分之二左右的北德地區且所有領土皆非飛地。而這塊疆域則一直維持到1918年普魯士政權的終結為止。

俾斯麥利用這個機會了結了與議會之間的預算爭議。他提議一個讓政府可在跳過國會審核過程,自行編列預算的法案。他認為這將導致與他對立的自由派的分裂,而最後事實也證明了他是對的。雖然有一部份的人認為對憲政來講,不可能有任何妥協的原則能夠撼動它,但大多數的自由派仍決定支持該法案,希望以此在未來贏得更多的自由。

德意志邦聯在戰爭中解體成好幾個部分。也正因如此,普魯士於1867年領導了北部主要的21個邦國組成北德意志邦聯。由於此組織中有五分之四左右的土地和人口都為普魯士所有,普魯士成為這個新組織的主導國家。邦聯憲法的制定則幾乎是由俾斯麥所操縱。行政權掌握在總統手中;政府是由普魯士國王按照世襲的權利所組建。他指定一名大臣只對他負責。此外還有兩個議院:下議院,或稱德意志帝國議會(Reichstag),是由所有男性選舉所組成;上議院,或稱德國聯邦參議院(Bundesrat)則是由各邦政府所指定而成。而上議院在實際運作時的權力較下議院來的大。普魯士擁有四十三分之十七的選票,因此可透過正常程序來控制其他盟邦。新聯盟所有的目的與意圖都是由俾斯麥主導。他自己所擔任的外交大臣的時間,幾乎占了他整個普魯士總理的任期,也因此他亦成為普魯士的參議院代表。

奧地利以外的南德各邦則傾向與普魯士結成軍事同盟,而普魯士也一一將他們納入北德意志邦聯。俾斯麥設想的小德意志統一至此距離實現的那天已不遙遠。雖然威廉國王一直想從奧地那裡奪取領土,但最終仍被俾斯麥說服放棄。雖然俾斯麥希望奧地利未來在德國事務上無法插手,但他認為,奧地利在未來是一個有價值的盟友。

統一戰爭的最後一幕───普法戰爭於1870年爆發。由於俾斯麥在埃姆斯電報中刻意地激怒拿破崙三世,於是法國向普魯士宣戰。德國盟邦繼普奧戰爭後再次被動員起來,一同對抗並擊敗了法國。在此之前,俾斯麥已完成最重要的工作───在普魯士領導下實現德國統一。贏得由愛國熱情所引發與法國間的戰爭意味著,普魯士掃除了妨礙德意志統一最大的阻礙,並於1871年1月18日(這天亦是腓特烈一世被加冕為普魯士國王的一百七十周年紀念),在巴黎外郊的凡爾賽宮鏡廳宣布德意志帝國的成立,而此時法國首都依然被包圍。威廉一世成為德國統一後的第一位皇帝。

1871年–1918年於德意志帝國境內的普魯士王國

1871年—1918年:普魯士的顛峰與崩潰[编辑]

俾斯麥的新帝國成為歐陸上最強大的國家之一。普魯士王國在新帝國中和在北德意志邦聯時期一樣占據主導地位。他的領土占了整個帝國的五分之三,人口則占了三分之二。霍亨索倫王朝世襲傳下的皇冠繼續成為帝國的皇冠。

然而,帝國和普魯士系統之間的差異卻成未來事務上問題的根源。帝國有個讓年滿25歲以上的男子皆可獲得平等選舉權的系統。然而,普魯士卻保留了具有限制性的三級表決系統,其中小康選民的選票權力是一般民眾的17.5倍。由於帝國總理除了兩任(1873年1月-11月以及1892年-1894年)兼任普魯士首相外,其餘大部分的時期國王/皇帝和普魯士首相/帝國總理都不得不由立法機關選舉產生,而上下兩議院的權力又是完全不同的。

帝國剛建立時,普魯士和整個德國都還有大約三分之二的人口住在農村。在短短的二十年內情況就完全改觀了:城鎮人口佔了整個帝國的三分之二。然而,無論是在普魯士王國還是整個帝國,選區從未因新城鎮的人口增長而重新劃分。這意味著1890年代後,農村地區擁有太大的選票權力。

俾斯麥意識到歐洲其他國家必定對其強大的新帝國有所顧忌,於是他在柏林會議上表現出德國的熱好和平。新德意志帝國改善並加強了與英國之間的友好關係。當普魯士的腓特烈·威廉王儲和大不列顛的維多莉亞公主於1858年結婚時,倫敦和柏林之間的聯繫就已經蓋上金色圖章

威廉一世於1888年去世,王儲登基,是為腓特烈三世。這位親英的新皇帝計劃將普魯士和整個帝國順著英國的模式,變成更為自由與民主的君主立憲制。然而,他在位僅99天便去世了,緊接著上台的是他29歲的大兒子───威廉二世。作為一個男孩,威廉反抗他父母的努力將他塑造成自由主義派,並在俾斯麥的指導下徹底的普魯士化。新皇帝與不列顛俄羅斯兩國王室的關係迅速惡化(儘管他們和威廉有很親的關係),兩國逐漸變成他的對手甚至最後成為敵人。

威廉二世於1890年將俾斯麥趕下台,並開始了大規模的軍事化以及冒險的外交政策,最終導致德國被國際所孤立。皇帝嚴重誤判奧匈帝國塞爾維亞兩國衝突的形勢,於是馬上結束假期並開始軍事行動,將各國捲這場戰爭,最後導致了災難性的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年-1918年)。由於布爾什維克急於退出戰爭,於是他們在1918年的布列斯特-里托夫斯克條約中,允諾將俄羅斯帝國的西部領土(其中有部分與普魯士接壤)割讓給德國。德國控制這些地區僅僅幾個月,就因德軍被擊敗以及爆發的德國革命所終止,而皇帝也在革命爆發後被迫退位及逃亡。

戰後的凡爾賽條約將戰爭責任強壓在德國身上,並簽訂於凡爾賽宮的鏡廳,也就是當初德意志帝國宣布成立之處。隨著威廉二世於1918年退位,普魯士王國被解散並替換成普魯士自由邦

普魯士王冠(現藏於霍亨索倫城堡

政治[编辑]

普魯士王國一直都是君主專制,直到1848年的革命後,普魯士才成為一個君主立憲的國家,而阿道夫·亨里奇·馮·阿尼姆-伯岑堡則被選為第一任的普魯士總理。在普魯士王國的第一部憲法制定之後,兩院制亦形成了。下議院或稱州議會是由所有的納稅人選出,這些人被分成三個階級,並由已繳納稅的多寡來決定其投票的份量。這樣會讓僅僅三分之一的人選出百分之八十五的席位,但卻保障了所有經濟狀況為小康的男人的權利。不久後即更名為光榮議院的上議會,其成員則是由國王指定。他保留極大的行政權力而且部長們只向他負責。也因為如此,一些像容克地主等的貴族階級也被保留,尤其是在東部的省分更為明顯。普魯士秘密警察是由保守派政府所成立,用來輔助他們對抗1848年的革命

普魯士的分區[编辑]

1815年維也納會議後,普魯士王國的十個省份。其他德意志邦聯以米色顯示。位於西南方的納沙泰爾州一直到1848年以前都還是在普魯士的統治之下。
現在德國聯邦州的分區幾乎完全吻合當時德意志帝國中普魯士王國的邊界。

普魯士王國原來的核心區域是由勃蘭登堡侯國普魯士公國所組成的勃蘭登堡-普魯士地區。1653年,普魯士增加了早期波美拉尼亞省。在1720年及1815年兩度從瑞典取得瑞屬波美拉尼亞後,便與早期波美拉尼亞省合併成波美拉尼亞省。普魯士於1740年的西里西亞戰爭取得了西里西亞省

經過了1772年的第一次瓜分波蘭後,新增加的皇家普魯士瓦米亞城便成為西普魯士省,而普魯士公國(和一部份的瓦米亞城)則成為東普魯士省。其他內茲河附近的新占地區則成為內茲區。又再經過了1793年到1795年的第二次第三次瓜分波蘭後,這些新占的領土被重整為新西里西亞南普魯士新東普魯士三省,同時內茲區被重新分配到西普魯士及南普魯士。這三個省份於1815年的維也納會議中被迫讓給波蘭會議王國,但南普魯士的西部被保留了下來,隨後併入波森大公國

維也納會議後,普魯士奪取了更多西邊的領地,並將領地重整成十個省份,每個省份又被分成更小的單位,也就是區政府(Regierungsbezirk)。那十個省份為:

1822年,裘里黑-克列夫斯堡省和下萊茵河大公國合併成萊因省。1829年,東西普魯士兩省合併成普魯士省,但是又於1878年重新分割回原來的兩省。霍亨索倫-希林馬洛根霍亨索倫-海琴根兩個親王國於1850年被普魯士占領,隨後成為霍亨索倫省

1866年,普魯士於普奧戰爭獲勝後,新占的土地被重組成三個省份:漢諾威黑森-拿騷什勒斯威-霍爾斯坦

國王列表[编辑]

以下为普鲁士王国的历代国王。普鲁士升格为王国是在腓特烈一世统治时期,他由于承诺要帮助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一世,皇帝便把他的封号由选侯提为国王。在此之前,普鲁士曾建立过臣属于波兰的普鲁士公国,该公国后来与勃兰登堡选侯国合并。

所有普鲁士君主均属霍亨索伦王朝

正式國王[编辑]

普鲁士王位继承人[编辑]

參見[编辑]

注解與來源[编辑]

更多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