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迫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LGBT迫害,即對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人士的迫害(英文:Persecution of lesbians, gays, bisexuals, and transgenders),指一个人因为是或被认为是同性恋雙性戀跨性別人士而受到政府、團體或個人的迫害。針對被攻擊的對象,英文中又有對男同性戀的攻擊(gay-bashing)、對女同性戀的攻擊(dyke-bashing)、對跨性別人士的攻擊(trans-bashing)、對酷兒的攻擊(queer-bashing),或者簡單的攻擊(bashing)等說法。法律界和媒體界往往以仇恨犯罪仇恨暴力稱之。

打壓的方式包括誹謗、言語恐嚇、肢體攻擊與殴打、性骚扰强奸折磨谋杀,目前絕大多數個案中的加害人是男性。在開發程度較高的地區,打壓會在法律上被認為是仇恨犯罪。打壓也包括了攻擊對自己進行性暗示的同性戀者,有論點認為這種在程度上不對等的回應方式,應該是由於攻擊者自身的恐同症使然。這個名稱常常會被當成一種隱喻或誇張手法來使用,用來指稱那些批評、詆毀或反對同性戀的行為(這其中的例子有恐同防衛、單純的歧視言論和仇恨言論等等。)

打壓的現象可在當事人十分幼小時就發生。在今日大部分社會裡,當兒童表現出單純性別不一致性(gender non-conformity)的行為,就會遭到父母師長的惡言批判或不合理的責罰,進而引發同儕的欺凌。這些兒童通常被冠上俗稱的娘娘腔男人婆等稱號,而娘娘腔受害的情形往往比男人婆嚴重甚多。成年人的打壓行為往往是出自其成年前所接觸來自自身或他人的欺凌經驗;因為這個緣故,一些單純在外表、言行或個性上顯得斯文的男性──無關其性傾向──甚至也會遭到攻擊(例如被罵是娘娘腔,或被以鄙視的態度附會為男同性戀者)。

女性主義學者的觀點認為,LGBT迫害與性別歧視一樣,源自於純粹男性群集中始終盛行的霸權陽剛特質(hegemonic masculinity)。這種特質不僅鼓勵男性直接歧視女性,更強烈鼓勵男性掃除個人與群集內的女性素質,因而促成了對男同性戀和娘娘腔的恐懼與憎恨、進而演化成暴行。

在一些國家或社會狀態中,霸權陽剛特質、父權思想或性別刻板印象與當地盛行信仰命理學政治意識形態(如麥卡錫主義)緊密結合,助長了地方文化將打壓合理化的可能性(不論法律是否懲戒)。女性加害人幾乎都與此有關。

个案[编辑]

一些著名的仇杀案例的受害者包括:

  • 夏菲·米克(Harvey Milk),同性恋政治家(1930年–1978年)
  • James Zappalorti,同性恋越南老兵(1945年–1990年)
  • Brandon Teena,变性者(1972年–1993年)
  • 马修·谢巴德(Matthew Shepard),同性恋学生,(1976年–1998年)
  • 贝特朗·德拉诺埃(Bertrand Delanoë),同性恋政治家(2002年遭到未遂暗杀)
  • Gwen Araujo,变性者(1985年–2002年)

一个同性恋打壓的悲慘例子发生在2000年9月22日。罗纳德·盖伊(Ronald Gay)进入维吉尼亚州羅阿諾克一家同性恋酒吧,对顾客开枪,導致丹尼·歐維史崔特(Danny Overstreet)死亡,6人受伤。罗纳德对他的姓所擁有的含义感到憤怒,并对他的三个儿子为此改了姓而感到困扰。他表示他是受到上帝的指示去找出並杀死同性恋者,并把自己形容成“为我的主服務的基督教战士”(Christian Soldier working for my Lord)。[1]

田納西·威廉斯(Tennessee Williams)也是同性戀打壓的受害者,他在1979年7月於奇威斯特(Key West)被五個青少年毆打,不過並沒有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害。這個事件是出因於當地有個基督教浸信會的牧師散佈了一份反同性戀宣傳報。有些人強烈批評他的報導過度誇張,不過這些報導絕大部分都只是針對威廉斯的性傾向來做攻擊。

同性戀打壓偶而也會發生在被認為是同性戀的異性戀身上。著名的案例有:

還有很多關於同性戀打壓而未經證實的故事或都會傳奇,通常是說來表達某個觀點用的。比如說:

  • 有個男人在美國愛荷華州的一間酒吧裡面被槍殺,因為他當時手裡正拿著一個女用皮包安靜地站在角落。然而,他其實是在幫他前去上廁所的妻子拿她的皮包。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Life for gay bar killer. BBC. 2001-07-23 [2012-07-07].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