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8坦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T-28
T28 parola 1.jpg
芬蘭帕羅拉坦克博物館的T-28
類型 中坦克
原產國  蘇聯
服役記錄
服役期間 1933年–1944年
用户 蘇聯
芬蘭
匈牙利
土耳其
納粹德國
參與戰役 第二次世界大戰
生產歷史
研發日期 1931年
生產日期 1932年–1941年
製造數量 503輛
衍生型 T-28E
T-28 1940年型
OT-28
基本規格
總重 28 公噸
全長 7.44公尺
寬度 2.87公尺
全高 2.82公尺
操作人數 6人

裝甲厚度、類型 30公釐
主要武器 76.2公釐砲(70發)
次要武器 4 或 5×7.62公釐DT機槍(8,000發)
發動機 米庫林M-17 12汽缸
輸出功率 500馬力(373千瓦)
推重比 18 匹/噸
懸掛系統 雙活塞彈簧轉向架
最大行程 220公里
最大速度 37公里/時

T-28坦克蘇聯研製的一種中型坦克,於1931年完成設計,從1932年晚期開始生產。T-28的設計主旨是用來支援步兵以突破敵人的堅強防線,該車也被設計為用來配合T-35重型坦克進行作戰,兩車也有許多零件通用。

生產歷史[编辑]

生產線上的T-28

T-28坦克在許多方面的設計都類似於英國的維克斯A1E1獨立式坦克。儘管該坦克只有一輛在1926年製造出的原型車,但還是重重地影響了兩次大戰期間的坦克設計。1932年,列寧格勒的基洛夫工廠開始以英國的獨立式坦克為基礎,設計新型坦克。設計出的T-28坦克於1933年8月11日被批准使用。T-28坦克擁有一個大型砲塔,搭載76.2公釐主砲;兩座較小的副砲塔,搭載7.62公釐機槍。在1933年至1941年這段時間裡,共有503輛T-28坦克被生產了出來。雖然該種車在戰鬥上的設計並未十分成功,但對蘇聯設計師來說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包括一系列在T-28坦克上進行的試驗,對未來的坦克發展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1936年,苏联组织了四个使用T-28的重坦旅——第1、第4、第5和第6,它们分别部署在白俄罗斯军区、基辅军区、哈尔科夫和斯大林格勒军区,但是指挥权都归最高统帅部。1939年整编后它们又被更名为21、10、14、20重坦旅。

戰鬥歷史[编辑]

T-28坦克起初部署到入侵波蘭和對付芬蘭冬季戰爭部隊中。它并未参与到诺门罕战役中(诺门罕战役参战的苏军坦克都是T-26和BT-7)在冬季戰爭初期,該坦克被賦予直接對芬蘭碉堡開火的任務。在這些行動的過程中,蘇聯軍方發現坦克裝甲厚度不足,並計畫對其升級。正面裝甲從50公釐升級至80公釐,而側面與後面裝甲升級至40公釐厚。藉由裝甲升級過的T-28坦克,紅軍突破了芬蘭軍的主要防禦工事——曼納海姆防線

根據俄國歷史學家M·可羅米茲(M. Kolomietz)的新著—《T-28:史達林的三頭怪物》(T-28. Three-headed Stalin's Monster)指出,超過200輛的T-28坦克於冬季戰爭中被擊毀,但其中只有20輛是無法挽救的損失(包括2輛被芬軍繳獲的T-28)。由於戰場位置十分接近基洛夫工廠,其他全部被擊毀的坦克都被修復,其中甚至有者修復達5次之多[1]

附有無線電天線的T-28坦克

芬軍於冬季戰爭中共繳獲2輛T-28,之後又在繼續戰爭裡繳獲另外5輛,總計為7輛。蘇聯在1941年6月德軍入侵時約有411輛T-28坦克[2]。大部分的T-28坦克都在入侵後頭2個月就損失了,多為機械故障而被棄置。有些T-28坦克參與了1941年冬季保衛列寧格勒和莫斯科的戰鬥[3],但在1941年晚期後,T-28在紅軍服役的數量已極為稀少,並有少部份被敵軍繳獲使用[4]

今天仍有3輛T-28坦克保存著,兩輛於芬蘭,一輛於莫斯科。芬蘭所保留的T-28於帕羅拉坦克博物館,該車還漆有芬軍的野戰塗裝。

評價[编辑]

儘管T-28坦克在1941年裡被視為無用的武器而且在它之前也有若干重型坦克问世(如法国Char 2C),它還是有其價值。推出后數年裡,國際上沒有中型坦克能與T-28相比。T-28擁有當時算是先進的現代化裝備,如全部T-28都有無線電。在二戰爆發後,由於經過裝甲的升級,使它的防護力不低於四號坦克早期型,儘管它的懸掛和設計已經過時了[5]

T-28坦克擁有明顯的缺陷,該活塞彈簧懸吊系統較差,但其他在二戰坦克上使用的優良懸吊裝置在T-28出現時都還未發展。該車在發動機和變速箱也有缺陷,最糟糕的是設計缺乏彈性。儘管T-28與四號坦克早期型的裝甲與火力相當,但四號坦克是以良好的基礎設計而製的,T-28卻是在一個糟糕的基礎設計上改良的。

對紅軍來說,不幸的是T-28在1939的戰鬥中就已顯露出問題。在1930年代以高速懸吊裝置為基礎所發展出的牽引式反坦克砲,除了提高反坦克能力外,也提昇了坦克本身的火力,但西班牙內戰中的實戰經驗中證明,小型的步兵單位可以藉由牽引式反坦克砲擊毀現代化的坦克,以致於世界各國的坦克在低裝甲下顯得極為脆弱。

儘管損失慘重,冬季戰爭中,裝備了T-28的紅軍第20坦克旅仍完成了其使命:突破曼納海姆防線。作為一種步兵支援、專掩護步兵以突破敵人堅強據點的坦克,T-28算是1930年代早期的成功設計。

變形[编辑]

  • T-28 1934型或稱T-28A — 主要的生產版本,擁有相同的機槍砲塔和與T-35重型坦克相同的主砲塔,搭載27/32型76.2公釐主砲。
  • T-28 1938型或稱T-28B —裝備了改良的L-10 76.2公釐主砲(口徑由16.5提升至26),還增加了主砲穩定系統與更進步的M-17L型引擎。
  • T-28E或稱T-28C — 由於在1940年對芬蘭的作戰表現太差,將其前部裝甲提昇至80公釐,車重達32噸,時速則降到了23公里。
  • T-28 1940型 —最後一批的生產版本,擁有和T-35相同的錐形砲塔。
  • OT-28火焰發射車的版本。

試驗車[编辑]

一些自走砲、IT-28架橋坦克和一些工程車輛曾試著以T-28的底盤進行改裝,但最後都沒有量產。另外還有T-29中坦克以現代化的T-28,搭載克里斯第懸吊系統 —其後期版本被認為是與T-34競爭的坦克,但因為其基礎設計已經老舊而不被採用。T-28坦克還曾裝載KV-1坦克的懸吊系統以進行測試。

用戶[编辑]

  •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svg 蘇聯
  • Flag of Finland.svg 芬蘭 –於冬季戰爭和繼續戰爭中繳獲了蘇聯7輛T-28。
  • Flag of Hungary (1867-1918).svg 匈牙利匈牙利陸軍有使用一輛於1941年夏季繳獲的T-28[6]
  • Flag of the NSDAP (1920–1945).svg 納粹德國 – 德國至少於巴巴羅薩作戰中,繳獲並用以作戰一輛T-28,並將其命名為Panzerkampfwagen T-28 746(r)[7][8]
  • Flag of Turkey.svg 土耳其 – 根據一消息來源指出,蘇聯於1935年賣出了2輛T-28給土耳其,並和另外60輛T-26、5輛T-27小坦克和約60輛的BA-6的裝甲車於呂萊布爾加茲(Luleburgaz)組成了第2騎兵師中的第1坦克團[9]
  • Flag of the Second Spanish Republic.svg 西班牙第二共和國 – 根據一些資料來源指出,有一輛T-28被派往1936年至1939年的西班牙內戰幫助共和政府一派,但具體戰鬥紀錄不明[10]

資料來源[编辑]

  1. ^ 根據芬蘭的資料指出,芬軍在冬季戰爭裡共擊毀了92輛T-28,另外還在繼續戰爭裡擊毀數十輛T-28(Kantakoski, pp. 107-108)
  2. ^ Kantakoski p. 108
  3. ^ Zaloga 1997, p
  4. ^ Zaloga 1997, p 13.
  5. ^ Zaloga 1997, p 7
  6. ^ Zaloga 1997, p 11.
  7. ^ Medium tank T-28
  8. ^ T-28 e-markings page 1
  9. ^ Zaloga 1984, p 108.
  10. ^ Zaloga 1984, p 109.

參考書目[编辑]

  • Kantakoski, Pekka: (1998). Punaiset panssarit - Puna-armeijan panssarijoukot 1918-1945, Hämeenlinna. ISBN 951-98057-0-2.
  • Zaloga, Steven J., James Grandsen (1984). Soviet Tanks and Combat Vehicles of World War Two, London: Arms and Armour Press. ISBN 0-85368-606-8.
  • Zaloga, Steven J., Jim Kinnear, Andrey Aksenov & Aleksandr Koshchavtsev (1997). Soviet Tanks in Combat 1941-45: The T-28, T-34, T-34-85, and T-44 Medium Tanks, Hong Kong: Concord Publication. ISBN 962-361-615-5.
  • Zaloga, Steven J. "Soviet Tank Operations in the Spanish Civil War", in Journal of Slavic Military Studies, vol 12, no 3, September 1999.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