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交通大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学专题 (获评未知重要度)
Graduation hat.svg 本条目属于大学专题的范畴,一个旨在改善中文维基百科大学类内容的项目。如果您有意参与,请浏览专题主页,参与其讨论并完成相应的开放性任务。
 未知级未评  根据质量评级标准,本条目尚未接受评级。
 未知  根据重要度评级标准,本条目尚未接受评级。


Untitled[编辑]

请不要侵犯、侮辱其他兄弟院校的名誉。1952年以北京铁道学院为校名立户,具有独立的法人地位,叫北京铁道学院的名字近二十年了,现更名为北京交大。这就是校史。52年以前的事情是学校的由来,不属于校史,就象儿子的生日不能写成他老子的生日一样。其实这件事与他人并不相干。问题在于,你们不断地羞辱其他三所由铁道学院更名的交通大学。既然教育部批准了,就是合法的。难道还能出现为校名上法院的笑话吗?还是学一学世界名校巴黎大学吧。13所大学各自相互独立,没有隶属关系,但她们能组成联合体共同创造了巴黎大学。相比之下,国人倒显得小气一些。

驳“兰州交通大学改名不合理”[编辑]

最近经常在各个论坛上看到了一篇关于讨论“交通大学”牌子的网友转帖,名为《中国大学更名 换姓的混乱:从“交通大学”说起》,文章中涉及我校从“兰州铁道学院”更名为 “兰州交通大学”合理性的讨论,引用如下:

  “前一段时间,兰州铁道学院更名为兰州交通大学,不仅如此,还将其英文名升格为

Jiao Tong University,又找来毛体字(毛泽东曾题“交通大学”四字),咋一看,真是惹眼,像极了正牌的交大,一时间引来许多非议。虽然兰州铁道学院称与原交大有历史瓜葛,北京交大和西南交大还发去贺信,但终究不能被原交大校友总会承认为嫡系”。似乎这篇文章的作者对我校更名十分不满。就此,我想发表一点个人看法。 本人是一名已经从我校毕业的学生,在校时学习自动控制(铁路信号)专业。我认为“铁院”更名为“交大”是名正言顺的,至少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情。理由如下:

  首先,说说我们学校更名交大的依据。
  先引用原文介绍一下“交通大学”来历“1896年,津海关道、太常寺少卿盛宣怀筹款在上海

徐家汇创办了南洋公学,隶属招商、电报两局。民国成立后,学校改隶交通部,并易名为交通部 上海工业专门学堂。1920年12月,上海工业专门学校、唐山工业专门学校、唐山工业专门学校、 北京铁路管理学校和北京邮电学校合并成一所学校,定名为交通大学。1921年8月,上海工业专门 学校改名为交通大学上海学校。交通大学和交通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它是隶属民国交通部的 大学,所以才被称为交通大学的。“交通大学”四个字也不是可以随便滥用的,它有特定的历史 原因,据说正因为叫交通大学,后来唐文治校长确定校庆的时候,就定于4月8日,取自交通是 为了“四通八达”的意思。

  “交通大学(Jiao Tong University,旧名Chiao Tung University)”在中国一直以来是个特定名称,并不是类别名,这和工业大学、理工大学、科技大学、师范大学、农业大学、矿业大学等的称法有着本质的区别,后者属于行业名称,尽管现在很多的行业大学都是多科性大学,但总是以本行业学科或相关学科为主。而交通大学却不是行业大学,这个从交通大学一直沿用的英文名(Jiao Tong University)就可看出,而尤其对于上海交大和西安交大,是两所不搞交通的交通大学。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交通”两字一旦和“大学”组合在一起,是一个特定的名字,这和清华、复旦、同济等名称是一样的。因历史渊源沿用交通大学并同属交通大学大家庭的共有5所: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北京交通大学、西南交通大学和台湾新竹交通大学,这5所交大都被海内外校友广泛认同,尤其一些海外的校友会,很多都不直接分哪个交大,直接称为交通大学校友会,各所交大校友情同手足,这也是交大校友会在全球颇有影响力和人气的原因之一。”

  说的一点都不错,可惜里面少了一个“兰州交通大学”,这倒也怪不到文章作者,谁让咱们还没有“被海内外校友广泛认同”?
  从历史沿革上说,我校是1958年由北京铁道学院和唐山铁道学院部分系科迁到兰州组建的,

我校正是在这种基础上独立发展发展起来的,从未合并在任何学校名下。这也正是我校现在环工、 土木和信电(原电信)等学院专业基础较强的原因。既然承认了北京和西南两所交大是正牌又何以 说我们是冒牌呢?从血缘上说我们是名正言顺的正牌交通大学,唯一的不足是我们应当与北京铁道学院和唐山铁道学院一同更名才对。既然是名正言顺,为什么不能使用“Jiao Tong University”的英文名?为什么不能使用毛体字“交通大学”?这一点上我认为学校已经做的够谦虚的了,换做我做校领导早就把校名中的“兰州”二字去掉,在校门口直接使用毛体字“交通大学”。至于文章中 提到的大连铁道、华东交大、重庆交大是否与交大有血缘关系,笔者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作为一名 兰州交大的毕业生,我想我有责任提醒社会注意的是至少不应该把“兰州交通大学”与这些学校就 该问题放在同一层面上比较。 其次,说说文中提到的“大学更名”问题。

  原文中提到“综观近年的高教发展不可说不快,由于扩招,大量中专升格为大专和学院、学院

升大学以及大学的易名随处可见。大学的更名从某种程度上有利于学校的发展和吸引生源,本来只 不过是学校发展的正当措施。不过,要是改得不恰当,就像是商业竞争的冒牌产品,有伪冒之嫌了。最近最有争议的莫过于众多“交通大学”在中国大地上雨后春笋般地出现。”

  这是一个过渡段,是从人话向鬼话的过渡。在这段之后就引用了我校更名的例子。我虽是工科

出身,在文学上一塌糊涂,但是嗅觉还算灵敏,闻得出香臭。这显然是在嘲笑我们是“冒牌产品”,令我心中十分不爽。是不是冒牌上一段已经说了,在这说说大学更名问题。

  诚然,大学更名时下比较流行,也带来了不少问题,比如当年四川大学和电子科技大学的合并

更名。也不难看出,更名给许多学校带来了利益,甚至有些学校为了利益而去更名,甚至出现了 许多没有依据的更名。我承认,更名对于我校的招生、就业甚至学校收益方面有很多好处,但是 相信我校领导更换校名至少是不单单为了这一点。如前所述,我校本来应该随北京铁道学院和唐山 铁道学院一同更名,无奈当时学校刚刚组建,确实担不起交大这块牌子。后来由于教育部的制度也 一直没有机会,只好作罢,但是直到1999年都是与北方交大和西南交大同属于铁道部管辖。现在 我校需要进一步向综合性大学发展,需要扩大学校的知名度,又正赶上院校改革大潮。我的母校如 西北人一样憨厚老实,在考虑再三后,通过多方努力,顶住各种压力,终于更名成功。从这一点来说,我是佩服现任校领导班子的。然而却受到了来自社会的不应该有的无端指责和攻击,这对于我 的母校是不公平的。

  需要说明的是,更改校名并不一定是在作秀。改一个看似很大的校名,并不代表虚荣心。比如

前几天北京广播学院更名为中国传媒大学也遭到了不少非议,可是这些人不想想,如果北广戴不起 这顶帽子,谁能戴起?我的母校更名为交通大学,也并不是说我们一下子就具备了交大的实力,而 是要通过一代代的“铁院人”在各自的工作和学习岗位上不懈努力,通过几十年的奋斗,真正高擎 起交大的金字招牌,到那时我们也会有海外校友,也会有顶尖的社会精英,所以请不要小看我们, 我们一直在努力。 再次,说说所谓“交大校友总会”和教育部

  想当年北京铁道学院和唐山铁道学院生下兰州铁道学院这个小儿子的时候交大校友总会和

教育部谁都没反对,只是把这个没人疼的小孩爹不亲娘不爱的仍到了荒无人烟的大西北。兰州铁道学院在 老京院和老唐院的一批专家的努力下在一个角落里默默成长。其间,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只有自己心里清楚。班冀超等一批老教授把一些学科从无到有的创立起来,默默无闻,兢兢业业, 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流了多少汗水?那些从优越环境投身西北,将生命奉献给西北的人们又作出了 多少牺牲? 今天,当兰州铁道学院长大成人的时候,他需要一个温暖的家。可是当他要回家时却遭到了无端的 阻拦。那些早已富起来的长辈们却死也不肯认这个乡下的穷亲戚,嫌她土气,嫌她丢人! 是的,兰院的教学水平不高,那是多少年缺乏母乳喂养的结果,当铁道部、教育部向其他交大大量 投资的时候,兰院正在苦苦求索;当毕业于其他交大的校友如日中天向母校捐款的时候,兰院还在 默默的为共和国培养着一代代吃苦耐劳的铁道工作者。 今天,几十代“兰院人”正奋战在跨越式发展的铁路网上,一代代毕业生正在填补着北方交大毕业 生出国后留下的铁路基层的空白。默默无闻,艰苦奋斗。 所谓“交大校友总会”不认可兰州交通大学不就是因为我们的“层次”不够吗?可是,当东部人 嘲笑西部落后的同时从来都不去想西部为什么落后,西电东送、西气东输、南水北调、晋煤外运, 当全国的资源都集中在一小块地方的时候,西部人的“层次”能上来吗?长久以来,铁道部、教育部对其他交大投资了多少,对兰院又投资了多少,你们算过吗?无论从资金上、技术上、地理位置上较其他交大都差,再得不到政策上的支持,我们的层次能上来吗?兰州交大至今没有两院院士,没有 国家重点实验室,层次能提高吗?

  再看看教育部都做了些什么?事先声明这一段只是听说,并没有确切证据,但是有时小道消息

也很准确。据说兰州铁道学院更名途中几经波折,先是申报更名为“西北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不同意,说是“西北”覆盖了“西安”。我校改名的主要阻力来源于西安交通大学,要说西交大和 我们根本不在同一层次上竞争,不应该这么小气。你的目标是建成世界一流大学,是要和MIT竞争的,和我们叫什么劲呀,何况又只是个名字。人家南昌的华东交大都叫了,上海交大也没说什么呀,可见西安交大的胸襟还是不行,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由于人家的强烈反对,我们也就没改成。 又改叫“兰州铁道大学”、“兰州交通科技大学”,觉得还是不妥,最后经过多方努力协调才叫做“兰州交通大学”。刚开始说是教育部规定不准使用带有地域性质的“西北”,又说不准使用“交通”。最后还是用了,既然是规定,怎么能说改就改呢?还不是原来有人从中作梗。教育部这几年 不知怎么搞的,该干的干得是一塌糊涂,不该干的倒是管了一大堆。国家的教育大计、学校的教学 质量、教师的生活水平、学生的学习环境没见多少改观,竟抓些大学生去网吧、同居、结婚、 租房子的鸡毛蒜皮的事情,再说这些事情是你教育部管的着、管得了的吗,成年人的行为不触犯法律,你去管就是侵犯人家隐私,触犯了法律,好像应该由公安部管吧?你怎么不去管管人家中小 学生谈恋爱的问题呀?

  综上,我认为就我校改名一事教育部和交大校友总会都应该抱着一种检视自己的态度去看,

看看是不是能够帮着兰州交通大学“脱贫致富”出点力、想想辙,而不应该给予无端的嘲笑和敌视,毕竟兰州交通大学也是中国的高校之一呀!我们不敢想您能够对我们像对其他交大一样,我们只是 希望您在不帮助我们的同时不要奚落、打击我们,可以吗?我们的发展终究是要靠我们一代代的 兰院人自己去实现的,我们要对的起九十高龄从教六十余年的班冀超教授,对得起像他一样的先驱 们为了兰州交通大学的今天无怨无悔地撒在大西北的青春岁月!

   感人! 
 交通大学可以音译也可意译,基本常识。至于毛泽东的交通大学四个字,多数交大是选择

毛泽东书信中的字填写组成某某交通大学。现在北京人就仿字卖。文革期间,仿毛的字很普遍。 红旗轿车的红旗两字也是仿红旗杂志的,作为党刊也没提出什么,兰州交通大学本无恶意。交大 校友会和校方也没提出什么。交通大学本来就是交通运输行业领域学校的通用名词。不然,为什 么上海、唐山、北京能联系上,就是曾经作为主管部门的民国政府交通部和铁道部的作用。至于 新中国以后发展成综合性大学是另一回事。新中国批的交大也是原于行业,也已发展成为综合性 大学,更可能超越国民党政府批的一所交通大学。交通大学的发展,还是在新中国时期强大 起来,交大校友会的个别人切不可将民国的交大与共和的交大对立起来。大骂新中国的教育部 更是不可取的。

从交通大学里分出来,并不代表可以叫交通大学,当年50年代大学拆分的时候,交大拆了多少学校出来,个个都叫交通大学那还了得,就像皇帝升了很多儿子,只有继承大同的叫皇帝,其他都不能叫,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所以兰州铁道学校还是老老实实叫铁道学院,改这种名字只会让人不齿.

你们永远不是交通大学,也永远不会被校友会承认。[编辑]

并不是侮辱兄弟院校的名誉,我们从来没有把什么兰州铁道学院看做为兄弟院校。一下一些人的逻辑显然比较可笑,诚然兰州铁道学院是解放初北铁和唐铁各派了一部分人组建的,但是这跟兰州铁道学院可以叫交通大学明显是两码事情。耶鲁大学是哈佛大学的一部分人分出来创建的,从来没听说耶鲁大学据此要改名为纽黑文哈佛大学的。这种例子据不胜据,或许是有历史渊源,或者说‘血缘关系’,但是这跟可以使用原来的名字明显是不同的事情。儿子怎么可以直接用爹的名字,还理直气壮,好像人家不让他这么叫还是别人不对了。兰州铁道学院想该交通大学,还不是看重了交通大学的金子招牌?不是这块招牌好,你们会有兴趣要改这个名字?就像楼下文章自己说的,你们现在根本没有资格扛‘交通大学’四个字。没有人否认你们可以发展,但是如果你们变成很厉害的名校,又何必要改名字呢?真正的名效是从来不会因为名字而改变的,就像前面我据的例子,耶鲁就是耶鲁,人家从来没打算改名叫纽黑文哈佛大学,TAMU就是叫德州农工大学,但是人家仍然是公认的牛校,兰州铁道学院是牛校,自会有人认这块招牌,兰州交通大学是烂校,改了交通大学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所以不是交通大学校友会不认同你,而是你们确实跟不应该叫交通大学。不然按你的逻辑,分出来的就可以叫原来的名字,那随便那个学校的毕业生出去创建个学校都可以这么叫咯?那念完MIT,是不是毕业了回兰州建立个兰州麻省理工学院?还跟人家叫嚣我为什么不能叫MIT。 所以不否认某些学校与交通大学有渊源,但是交通大学的名字,决不允许你们来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