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ground Resistance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Underground Resistance
Underground Resistance.jpg
Underground Resistance 集團標幟
背景信息
出道地 美國 美國密西根州底特律市
类型 鐵克諾
活跃年份 1989年—至今
厂牌 Underground Resistance
Somewhere In Detroit (SID)
相关团体 Drexciya
馬克·佛洛依德(Marc Floyd)
DJ羅蘭多(DJ Rolando)
詹姆斯·彭寧頓(James Pennington)
布萊克·巴克斯特(Blake Baxter)
查克·吉布森(Chuck Gibson)
傑拉德·米契爾(Gerald Mitchel)
DJ 3000
DJ斯庫爾吉(DJ Skurge)
DJ德克斯(DJ Dex)
DJ S2
The Vision
巴茲·句爾伊(Buzz Boree)
Suburban Knight
The Unknown Soldier
DJ迪吉托(DJ Di'jital)
克勞迪·楊(Claude Young)
Galaxy 2 Galaxy
网站 [www.undergroundresistance.com]
成员 麥克·班克斯(Mike Banks)
DJ 3000
DJ德克斯(DJ Dex)
DJ S2
The Vision
巴茲·包爾伊(Buzz Boree)
Suburban Knight
The Unknown Soldier
DJ斯庫爾吉(DJ Skurge)
前成员 傑夫·米爾斯(Jeff Mills)
克勞迪·楊(Claude Young)
羅伯特·胡德(Robert Hood)
DJ羅蘭多(DJ Rolando)

Underground Resistance(通常以UR簡稱)是來自美國密西根州底特律市的音樂集團,他們以四軌為主的粗獷音樂美學,與強硬的反主流經營策略著稱,是現代底特律鐵克諾中軍事政治意味最為濃厚的例子。透過底特律鐵克諾,他們得以推廣政治激進主義,影響美國社會文化。

UR始於八零年代末期,由傑夫·米爾斯(Jeff Mills)與「瘋狂」麥克·班克斯("Mad" Mike Banks)所創,後來又加入了「噪音」羅伯特·胡德(Robert "Noise" Hood)。他們結合早期的底特律鐵克諾美學,與雷根執政時期內城區經濟衰退所延續下來的各種複雜社會、政治與經濟問題,創造出一種強硬不妥協的音樂,以提升社會意識與促進政治變遷為主要素求。和嘻哈樂團Public Enemy一樣,UR對音樂上的顛覆性「政治激進」態度,似乎暗示他們與七零年代的黑豹黨活動相關,而這點也在米爾斯的訪問中獲得證實。[1]

許多UR的早期發行作品來自班克斯、米爾斯與胡德過去所作的各種實驗,有個人作品也有團體作品。1992年,米爾斯與胡德各自離開集團,以創作藝人與DJ的雙重身分獲得國際性的地位,留下麥克·班克斯持續帶領UR進入新的時代。在九零年代中期,UR以自己的名字發行《Return of Acid Rain》、《Message to the Majors》、《Galaxy to Galaxy》等EP,也推出來自其他藝人的黑膠,例如名氣逐漸響亮的Drexciya。此時UR的作品也時常由其他廠牌發行(此舉常常被UR比作「偵查」或「滲透」行動)。

1998年,UR發行了首張專輯《Interstellar Fugitives》,麥克·班克斯將UR之音重新定義為一種「高科技放克」("High-Tech Funk"),音樂也從原本舞曲導向的極簡硬派鐵克諾轉為碎拍、electro、鼓打貝斯與down-tempo嘻哈曲風。到了1999年,DJ羅蘭多(DJ Rolando)發行UR史上最受市場歡迎的EP〈The Knights of The Jaguar〉。

在2000年,Kraftwerk為德國漢諾瓦的2000年世界博覽會(Expo 2000)創作主題曲〈Expo 2000〉,並發行一張混音單曲合輯,其中UR藝人也有操刀混音,不過他們的真實姓名並沒有出現在曲目中,反而以他們在UR的廠牌編碼035、038、039與044代稱:035 - DJ 羅蘭多,038 - 麥克·班克斯,039 - 安德烈·荷蘭(Andre Holland ),044 - 傑拉德·米契爾(Gerald Mitchel)。

從2002年開始,Kraftwerk的現場演出曲目新增一首〈Planet of Visions〉,那是UR的〈Expo 2000〉混音綜合版。

發行作品[编辑]

混音單曲[编辑]

參考資料與註解[编辑]

  1. ^ 「你現在看到的每位美國黑人都是這些行動之下的產物:我們現在享受的自由與遭受的箝制,都能回溯到七零年代的政府與黑豹黨。所以我們創造音樂。我們創造音樂,告訴大眾我們是誰,從何而來。這其中當然會有關連,我們之所以有諸如〈Riot〉的曲目名稱,是因為那指涉到我們出生的年代,以及我們記得的事情。隨著時間過去,我相信我們傳達的訊息自然會漸漸轉變。這不是巧合,UR、Public Enemy與這些人民背後都是有跡可循的。」Jeff Mills Does Solo Flight, Andrez Bergen. "Daily Yomiuri", September 200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