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我们对批评者的回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快捷方式
WP:RCO

有些人对维基百科的反应很强烈:有些人马上就被吸引住;另一些人则认为这实在是太荒谬的想法,以至对此都不作认真的考虑。我们也遇到很多对维基百科的批评意见;我们将这些主要的批评列出,并在这里分别做出回答。

  1. 让任何人都可以随意编辑我伟大的文章是荒谬的:维基百科将招来恶意破坏的人、怪胎、带偏见分子以及其他可能破坏维基百科的人;
  2. 很多维基百科条目质量低劣,而且没有一个审阅的过程;没有任何一个有自尊的知识分子会加入进来;
  3. 高质量的作品「必须」有负责审阅的专家,而维基百科并没有;
  4. 维基百科可以继续发展的推断十分可疑;
  5. 其他观点

顺便提一下,很多对维基百科的批评其实并不仅仅是针对我们的,而更是针对维基百科的本质,即它是一个wiki。很多反对意见其实也针对其他wiki。

让任何人都可以随意编辑我伟大的文章是荒谬的[编辑]

我的文章[编辑]

「我无法想像我的伟大文章被任何陌生人修改。它是我的——我为什么要让别人碰它?」

我们(在维基百科裡)并不试图单独拥有我们所加入到维基百科中的任何文章。我们一起贡献我们在不同领域中所获得的知识(这构成人类知识),而我们每一个人又都可以从中受益。就个人而言写出无可挑剔的文章极为困难。但如果我们共同合作要达成这个目标就容易得多了。事实上,这就是我们强调的“维基百科的体验”(experience on Wikipedia)。请看下面一段某个维基人(具体何人不详,可能是user: 地球发动机)的经历:
我自认对哥德尔不完备定理Gödel's incompleteness theorem)很了解,当时有关的条目都很短而且不完备,因此我重写了一遍。不久,几个人加入进来,有时候重写整个段落,有时候补上我所漏掉的东西,有时候删掉一点内容。我虽然无法认同所有修改,但对大部分还是同意的。即便如此,由于Wikipedia保存了所有文章旧版,我还可以从旧版本中恢复我不想要的修改。总的来说,这篇文章肯定比我单独写出来的要好得多。
我们假设这个世界充满理性的人,通过合作他们最终会得到一个合理的结果,而只有少数的坏人是破坏者。这就叫做乐观。

破坏者[编辑]

「但是如果任何人都可以编辑任何页面,怎么能防止一些破坏者用废话连篇来代替一份完美的文章呢?这群人整天在互联网上张贴一些荒谬的理论。为什么他们就不会到这里,张贴他们的荒唐理论,开始文字战,然后毁了整个计划?」

到目前为止,我们只遭遇到很少的“破坏攻击”以及比较少的纯粹争吵。“破坏攻击”其实是一个有可能误导人的描述——这听起来很难对付,其实不是这样。处理这些无聊文字其实很简单:它们一旦出现在最近更改页面上就会立即被删除。
现在有很多网站宣称月球登陆直播是在一个电影棚内拍摄出来的,或者绘声绘色地描述还未诞生的永动机。然而无论这些东西是多么荒谬,您都无法更改这些网站,因为这些东西的作者永远也不会让人随意更改他们的内容。
一篇文章观点越是奇特,它可以被修改的空间就越大。由于在维基百科中没有人拥有信息,任何个人都可以加入他们认为是正确的内容。因此,那些无法接受别人修改他们文章的破坏者最终会发现他们无法继续生存下去而离开;那些愿意以更中立的观点来表达他们的看法的人就会停止破坏。

「有一些破坏者是很固执的。有些人可以发表有关纳粹大屠杀的胡言乱语,然后不断恢复到他们自己的版本。」

一般而言,所有人都受到制约。维基百科人坚决地支持我们的无偏见政策。我们在许多不同议题上已经有达成共识的先例。固执地坚持自己带偏见观点的人是很少的,而这些人往往被众人抨击。
如果背负恶名的后果仍然无法制止一个人的行为,我们可以通过技术手段禁止他们继续参与维基百科计划。

编辑战[编辑]

「维基百科最终会变成Usenet新闻组)——只不过是一堆文字战而已。」

这个可能性确实存在,但是维基百科作为一个社群完全可能预防此类事件发生。在文章内的争论不是被移动到特定的对话页,就是被搬到一个特别介绍有关争论的文章内,中立地展现双方观点。
对话页上的讨论主要集中在如何改进文章本身,而不是争论各个不同观点。我们有一个虽然是非正式但被广泛接受的政策,即反对参与者利用对话页来争论一些无助于改进文章的讨论。

维基百科拥有两个新闻组所缺少,但却能保证维基百科成功的要素:(1)在新闻组中,您不可以编辑其他人的作品,而在维基百科中您可以这样做,因此能够鼓励创造性的学术合作;或者进一步而言,在维基百科中没有“其他人的作品”,因为在这里,没有人拥有信息;(2)与维基百科不同,新闻组没有一个必须得到执行的社群守则和标准。更重要的是,新闻组本身就是一个争辩的论坛,而维基百科本身则是一套百科全书!

Wiki方式更注重一致性,人们经过讨论获得共识,在合作的过程中分享信息,而不是像Blog、邮件列表或者新闻组经常发生的那样,更注重不一致性。可以这么说,在维基百科中,任何人都有参与工作的空间,即使社群中有持不同意见的人士。

业余人士[编辑]

「有很多无知的人自以为什么都懂,你们的文章最后会错误百出,而且往往忽略最重要的内容。」

老实说,维基百科确实有很多意图良好,但是内容有问题的业余作品。事实上,我们很欢迎他们——我们宁愿先有一个质量比较差的文章,等到以后再修改,而不是什么都没有。在所有案例中,当新手们(特别是那些比较有问题的主题方面的专家)往往会修改这些有问题的文章。真正非常大的错误会很快就被经常浏览维基百科的老手们修正。普遍來說,問題愈大,被發現和修正的速度愈快。就好像林纳斯定律的陳述:「足够多的眼睛,就可让所有问题浮现」。(Given enough eyeballs, all bugs are shallow.

业余人士一般都能够承认专家们的权威性,而且开始从另一个角度做出自己的贡献——提问题,说明文章的哪些部分还不够清楚等等。业余人士与专业人士携手合作,为维基百科添色不少。

没有人和事情可能阻止“专业人士”加入进来,修正错误,但是如果我们不注重可以让普通人了解的框架和表达方式,那樣的話就會變成我们将他们排除在外,最后的作品将成为非常专业的技术文章,能够让专业人士高兴,但普通读者却无法理解。

死忠党徒[编辑]

「肯定会有一些某一立场的死忠支持者,他们往往会故意遗漏掉一些重要的相反意见。如果这样的人大量出现在维基百科,那将会使维基百科的文章有倾向性,从而损害到整个计划。 」

文章的最初作者总是容易遗漏掉一些东西,无论是出于疏忽还是由于恶意。在大多数(虽然不是全部)情况下,这些错误会被那些天天阅读维基百科的热心人士纠正。例如在战争资本主义进化论堕胎伊斯兰教等文章中,维基百科都保证了中立性。事实上,维基百科作为一种在有争议的议题上达成共识的机制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一些学者已经对维基百科如何在有很大争议性的课题中实现平衡进行了研究。我们往往能够发现一座“桥梁”,让强烈持某一观点的人能够比较平和地工作,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达成共识。

您应该永远铭记在心的是,维基百科是“正在进行时”、是一份草稿、是“alpha版”。它确实存在很多缺点,我们正试图修补这些错误。文章的不足之处并不是由于无知、垃圾、死忠党徒或其他任何恶意理由造成的——它只是由于参与整个计划的人手及其时间有限,使得我们目前还无法做到完美。

廣告[编辑]

「 那麼如何對付廣告呢?肯定會有人瞄準這個大好機會為他們自己的產品寫些文章,或者更糟,編輯那些與他們產品相關的文章(例如電腦)來為自己的產品宣傳? 」

這種事情已經發生了。廣告基本上有三種形式:加入多餘的外部鏈接到某一特定公司、用廣告將原先的文章替代,以及為自己的公司撰寫文章。第一和第二種形式被視為純粹的破壞行為,一經發現應立即恢復到舊有版本。大多數維基人痛恨廣告,因此散佈廣告的人一般會遭到嚴肅處理。第三種一般則通過編輯文章以其中立化的形式來處理,確保這些文章不再是某一公司的廣告,而只是介紹該公司的中立條目。

企業廣告商恐怕不會認為維基百科是一個吸引人的廣告媒介。在傳統的網絡廣告,如banner、彈出式窗口和email廣告中,客戶的回應可以通過各種手段很快地統計出來。但是在維基百科中,公司無法知道他們的廣告到底吸引到了多少人。

當然一些個人可能還是會加入他們自己的廣告。但是除非他們使用機器人(Wikipedia:機器人),他們在恢復自己的廣告上花費的時間,恐怕要比別人看到他們廣告的時間還要多。因此即使是對這些人來說,傳統的廣告方式還是要比維基百科更吸引人。

最後,更嚴厲的控制垃圾廣告的措施正在討論中。其中一些手段挺有趣的,但它們却可以起到警告的作用。單單開出一張曾張貼垃圾廣告的公司名單就能令日益注重企業形象的公司停止這種行為。

「 一個很好的想法,會不會成為某些人發洩無聊的對象? 」

的確會,但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高手。維基百科的中文版和韓文版曾經經歷過幾次成為發洩無聊的對象,但憑著我們的努力和世界各地朋友的幫助,這些事件都順利解決了。要瞭解一件事:我們的管理員來自世界各地,他們應對這些事情都很有經驗。所以,這些發洩的攻擊並未對我們構成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