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即将崩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国即将崩溃》(英语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由美籍华人章家敦于2001年著作,英文版在2001年8月由蓝灯书屋发行,中文版在2002年由雅言文化发行,是跟众多的看好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前景的乐观著作成对比的耸动预测,预测中国社会体制因种种问题将在少至五年、大至十年内崩溃,称为“中国崩溃论”。跟日本中嶋岭雄的“中国分裂论”论点相近。

背景[编辑]

中国崩溃论的对面是中国威胁论,如前德国驻华大使康拉德·赛茨曾著书称中国为21世纪“东山再起的超级大国”。

内容[编辑]

在2001年8月出版的《中国即将崩溃》中,章家敦断言:“中国现行的政治和经济制度,最多只能维持5年……中国的经济正在衰退,并开始崩溃,时间会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而不是之后!”[1]2003年4月2日,章家敦说,他从律师跃身成为作家,就是因为他特殊的出身背景让他用不同角度看中国大陆,“我从来没说我是中国大陆专家。我所做的是用不同的观点看中国大陆,和那些中国大陆观察家很不一样。”[2]

2011年12月29日,章家敦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文章〈中国即将崩溃:2012年版〉,他在文中说,有利中国经济的国内因素和国际环境已变,中国经济可能步上日本式持久经济衰退、甚至经济崩溃,而且社会抗议活动激增、愈来愈暴力,2012年的中国很可能发生失控而迅速蔓延开来的动乱事件;而中共正开始新一轮将持续数年的政权交班期,更加无力应对日前的连串重大挑战;他预测,中国很可能出现突尼斯埃及这样的人民革命,中共的垮台就在2012年[3]

2013年3月7日,章家敦在给英国《金融时报》撰写的文章中改变论调,称:“因此,中国处于一个新的超级周期,而这次则是下行周期……换言之,他们(中国政府)不再能够顺风而行;展望未来,他们将必须在逆境中取得成功。……有关中国经济的最大‘不实之言’就是,服务业发展带来的消费增加,将成为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不幸的是,事实可能正好相反。”[4]

版本[编辑]

  • 英文版:章家敦著,蓝灯书屋2001年8月初版,ISBN 0812977564
  • 中文版:章家敦著,侯思嘉、阎纪宇译,雅言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3月初版,时报文化总经销,ISBN 986-80180-0-5

评价[编辑]

对于这本书的分析,有很多人、包括台湾的学者和美国多份报刊都不认同,普遍认为中国的经济金融问题不会那么容易导致政治崩解。[5]

美国《商业周刊》评,“这本书虽然正确地点出中共当局所面临的一连串潜在问题,然而对民众必将起而反抗的心态有错误的评估”,评估错误的原因是:尽管大部份的中国大陆民众对中共有诸多抱怨,但他们更害怕政府垮台带来的动荡不安。《时代杂志》评,“作者对中国大陆的经济问题简明地做了一番整理;但是对中共政权灭亡的时间和民众反抗情境所做的精确默认,将受到嘲弄。”《华盛顿邮报》则评,其他中国大陆观察家并不支持这本书的看法,不认为中共政权会很快灭亡;但即使是中共党内,也普遍担忧,中国大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会以预料不到的方式动摇中共政权:例如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曾在一项东南亚领袖会议中,向随行的中国大陆记者说“除了我,每一个人都对加入世贸组织感到非常高兴”,尤其担忧几千万个由于降低外国农产品进口关税而即将失业的中国大陆农民。[6]

2002年3月,台湾网络专栏作家阎骅说:

或许章家敦先生“唱衰中国”的论调,可以满足一些讨厌中国的读者的心理;但是在我的想法中,为了全人类好、避免世界末日提早来临,我丝毫不想站在“唱衰中国”的那一边。照理来说,世界末日有几种可能:

而后三种可能性都与中国有关;所以,唱衰中国、诅咒中国十年内崩溃,真的是一个不太符合全人类利益与福祉的悲观论调。

其实在我的想法中,对于中国过于乐观、或是悲观的想法,都是极不健康的、极不理性的判断。因为目前的中国大陆是“遍地黄金”的两种状况都并行存在的状况:如果从最乐观的角度去看中国大陆,遍地黄金的黄金可能是闪闪发光的黄金;如果从最悲观的角度去看中国大陆,遍地黄金的黄金也可以是恶臭无比的黄金(粪便)。所以,从两个极端的片面去看中国的现况,都是不妥当的想法。[7]

2003年4月,辅仁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尹章义说:

《中国即将崩溃》一书在台湾之所以轰动,有几个原因。首先,只要是能“唱衰中国”的人物和论述,在台湾就能令人着迷。其次,章家敦在2001年初版序中断言“北京当局只有大约五年可以拨乱反正”,2002年在中文版序言中又断言:“顶多十年”,北京政权垮台、“中国体制全面崩溃”。极短的预言期限,就像一翻两瞪眼的赌局,相当刺激。第三,本书描绘中国的“末世景象”,在新世纪元年由美国著名的蓝灯书屋出版,书名又极其耸动,难怪一鸣惊人。……

就像多数社会科学研究的成果一样,本书将中国支解、剖析,每一种成分、因素都弄得一清二楚,就是忘掉中国是个有机体。而经济的改革开放就是中共在俄共戈尔巴乔夫之前十年就全面推动的,苏联在毫无预警下崩溃解体,而中国得以创造持续二十多年的高成长率,二者之间显然有极大的不同。更进一步申论:若非中国在经济上的改革开放,除了章家敦所胪列的“内在敌人”之外,所有问题都无从发生;中国若不是在戈尔巴乔夫改革之前即已棋先一著,也必然随着苏联的崩溃解体而崩溃,章家敦的预言也无从发生。

章家敦所列举的问题,最近中共领导人世代交替之际几乎都拿出来摊在阳光下检讨,是否能一一解决虽尚待观察;可是,任何改革都必然衍生新问题,却是历史的铁律。章家敦拿中国来和他生长的美国逐项比较,看起来落后而腐败,因而忧心忡忡也相当合理。

章家敦在书中有一段小故事,最足以说明章书的问题。在第十二章〈中国沦亡录〉中,他记录了章父站在世界第三高的大楼上,俯瞰著浦东,说道:“外国人看到这幅景象,一定又惊讶又嫉妒。”章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离中赴美、成为美籍华人,以“暴政时代”的历史记忆和改革开放之后的现实美景两相比较,因而产生前述的喟叹,其中突出的民族情绪跃然纸上。

章家敦生长于美国,长期在上海执业,在中国是生活优渥的特权族群。接触他的人,都把他当作是“最佳的、安全的”倾诉对象。他也随时把他的见闻拿来和他在美国的生长经验逐项比对。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现象,和美国相比,理所当然地都成为“暴政”。而他最终的判准则是他父亲在很久很久以前告诉他的历史名言“暴政必亡”,再加上戈尔巴乔夫在苏联从事改革导致苏联迅速崩解的误解(其实是时机太晚了、手段太急了!),就构成了《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基本逻辑。

在笔者看来,章家敦笔下无能的中共所造成的管理上的松懈,正是中国人民的力量、体制外的力量发挥的空间,也正是呼应中共坚持改革开放的体制内力量、使中国蓬勃发展的另一支柱。

像章的父亲一样,恼恨中国的积弱不振,奋不顾身奔赴美国而去、成为美籍华人的老人,在黄浦江头的喟叹,则代表了无数因为国弱民贫而受到帝国主义者的屈辱,一心只想中国富强,因而容忍中共的反民主、腐败行为、少绩效而松懈的管理的广大百姓的心境,则是整合中国体制内和体制外力量的凝结剂,构成了中国这个既强固又松懈的结构体(另一种说法是“共犯结构”)。这种承继了传统社会、旧文化和现代精神的复杂结构,当然不是章父口中的外国人——包括像章家敦这样的香蕉人(外黄内白)——所能理解的。

社会科学包括心理学,都无法驾驭研究对象(客体)的心理、情绪和非理性因素,往往也无能研究客体的历史演变所产生的神秘因素,这也是章家敦的最大难题——他只是父亲在镜子中的倒影,看似相近却左右相反;更糟的是,他无法了解他的父亲,更无法了解连他父亲都无法了解的祖国!只好预言父亲祖国的崩溃,以解决自己在认知和认同上所出现的问题。

……《中国即将崩溃》一书增强了我对于中国20世纪末景象的个别事物的了解,对于中国整体现象的掌握也给予思辨的空间,尤其在社会科学方法论上让我有机会作更深刻的解析,其实是值得一读的书。[8]

2003年4月底,百人会在美国纽约市召开年会,特辟“中国的机会与金融市场发展”座谈会,邀请章家敦担任主讲人。章家敦说,中国大陆的金融体系病入膏肓,中国大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被迫于2007年完全开放金融门户,大限迫近,远水救不了近火;四年后,中国大陆将崩溃。章家敦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须有5000亿美元挽救银行,另需5000亿美元挽救社会福利,且要解决严重失业问题,调适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的经济环境,提供人民教育与社会服务;以目前情况看,成功机会很少,没有多少空间与时间完成这些任务。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兼执行长马克·史瓦兹(Mark Schwartz)、摩根士丹利亚洲荣誉董事长杰克·华沃兹(Jack Wadsworth)与《风险资本主义者》作者占·罗杰斯(Jim Rogers)合力反驳章家敦的论点,华沃兹对章家敦说:“你的中国崩溃论,只在你的书中存在,不存在现实的中国。”史瓦兹与华沃兹说,中国大陆银行体系确有严重问题,但这体系还不至于瓦解,章家敦危言耸听;相反地,中国大陆的银行与国有企业积极民营化,是可喜的趋势;随着开放外国竞争,引进西方健全制度,将促使推动透明化管理,建立资本主义具效率的投资与管理机制。罗杰斯更声称:

  • 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人民币将成强势货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应尽快将人民币改为可自由兑换货币;
  • 现在首务是“赶紧学中文”,以赶上风潮;
  • 中国女性的社会地位与经济力量与日俱增,投资中国大陆的女性用品公司股票准赚钱,他近来就大买这类股票。[9]

2003年9月,德国外交政策学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认为:

不能排除赛茨先生的预测可能是正确的。今天的情况是这样:如果有人想写一本关于中国的书,又斟酌又分析,那么这本书一定不会畅销。但是如果作者标榜中国将成为超级大国,或者像章家敦那样认为中国不久将崩溃,那么书就一定卖得好。这种黑白分明的论断是非常畅销的。[10]

2012年3月,《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发文讥讽章家敦:

几乎从中国刚刚开始走向繁荣时,西方分析人士就一直在预测中国的繁荣将要告终,这使我自己对中国的怀疑有所动摇。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在担任《经济学人》杂志亚洲版主编时,一直刊登关于中国内在不稳定性的文章——无论是对中国银行体系脆弱性的悲观预测,也有对共产党高层激烈内斗的报道。2003年,我买了一本备受推崇的书——章家敦所著的《中国即将崩溃》,该书预测中国奇迹最多还能延续五年。所以,现在当我读到中国银行体系濒临崩溃、农村不安定局面发酵、城市处在环境灾难的边缘、中产阶层奋起抗争时,我都想打个哈欠、翻到下一页。我真的听到过所有这些话。[11]

2012年12月21日,《外交政策》网站发文列举2012年十大最糟预测,《中国即将崩溃》名列第十名[12]

2014年2月26日,美国《富比士》网站刊登著名经济事务评论人埃蒙·芬格尔顿(Eamonn Fingleton)的一篇专栏文章,他认为,中国崩溃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自己故意弄出来麻痹美国政府的,目的是使美国政府不能及时制止中国的贸易欺诈和知识产权窃取行为[13]

参考文献[编辑]

  1. ^ 彭潇. 华裔投机分子章家敦 全球兜售“中国崩溃论”. 《环球人物》第二十期. 2006-12-25 [2013-05-01] (中文(简体)‎). 
  2. ^ “中国即将崩溃”作者 是半个中国人. TVBS新闻. 2003-04-02 [2013-10-11] (中文(繁体)‎). 
  3. ^ 四海. 章家敦再预言中国二零一二年崩溃. 《开放杂志》. 2012-02-08 [2012-07-26] (中文(繁体)‎). 
  4. ^ 章家敦. 关于中国经济的最大“不实之言”. 《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3-03-07 [2013-11-29] (中文(简体)‎). 
  5. ^ 李怡. 李怡专栏:中国崩溃?. 论坛 (香港: 香港苹果日报). 2002-03-12 [2009-09-28] (中文(香港)‎). 
    李怡. 李怡专栏:中共宿命. 论坛 (香港: 香港苹果日报). 2002-03-12 [2009-09-28] (中文(香港)‎). 
  6. ^ 张华芸. 中国大陆即将崩溃?. 《天下杂志》第249期. 192-195. 2002-02-01 (中文(台湾)‎). 
  7. ^ 阎骅. 中国崩溃的另一种假想. 《阎骅的一千零一Yeah专栏》第165集. 2002-03 [2013-10-11] (中文(台湾)‎). 
  8. ^ 尹章义. 从中国历史上的分合 论大前研一与章家敦的洞见和盲点. 《历史月刊》第183期. 105-113. 2003-04 (中文(台湾)‎). 
  9. ^ 傅依杰. 中国即将崩溃?三名人围剿章家敦. 《联合报》. C2. 2003-05-04 (中文(繁体)‎). 
  10. ^ “中国崩溃论”对阵“新兴超级大国论”. 德国之声. 2003-09-26 [2009-09-28] (中文(简体)‎). 
  11. ^ 吉迪恩·拉赫曼. 中国现代化不可阻挡. 《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2-03-31 [2013-11-29] (中文(简体)‎). 
  12. ^ 刘罡. 章家敦预测中国崩溃再度落空.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2012-12-26 [2013-11-29] (中文(繁体)‎). 
  13. ^ 刘罡. 中国用“崩溃论”忽悠全世界?.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2014-02-27 [2014-03-01] (中文).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