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七·五骚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乌鲁木齐七·五事件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
July 2009 Ürümqi riots.jpg
7月6日凌晨,在乌鲁木齐市大湾南路的跑马场地段,多辆公交车被烧毁,消防官兵赶到现场救援。
日期 2009年7月5日 、 7月7日 、 9月3、4日
地点  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
死亡人数 至少197
受伤人数 1721

乌鲁木齐七·五骚乱又称乌鲁木齐七·五事件,是于2009年7月5日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的流血事件。中国政府称其作“乌鲁木齐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1] 其实于2009年,乌鲁木齐分别在7月5日、7月7日和9月3、4日发生了3次冲突事件。

Shaoguan is located in the southeast of China, a considerable distance from Ürümqi的位置
韶关
韶关
乌鲁木齐
乌鲁木齐
Road map of Ürümqi, showing where protests occurred and where they escalated, and where police were dispatched. Protests occurred at the Grand Bazaar in the centre of the map, at People's Square in the northeast, and at the intersection of Longquan and Jiefang Roads in between; protests escalated at the latter two locations. Police were later dispatched to two locations south of the Grand Bazaar.
当时的地图

根据媒体估算,该事件仅当日即有将近1,000[2][3][4] 到3,000名[5]维吾尔族人参与。而依照中国政府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当天至少造成了300以上的人数死亡,1721人受伤[6],截至2009年8月5日,死者中156名为无辜群众,其他死者中有因进行暴力活动被击毙的,其他人有待辨认。[7] 死伤者大多数是汉人[8] 热比娅和其领导的世界维吾尔大会被中国官方认为是事件的幕后主使[9][10],但她对中国政府的指控予以矢口否认。[11]

7月7日数百名至一万名持有自制武器的汉人走上乌鲁木齐市的大街,与警察和维吾尔族民众发生了冲突。[12]

9月3日数万汉人走上街头,游行到乌鲁木齐市人民广场,抗议“扎针党”横行。警察、武警全面出动,与示威民众发生冲突。民众点名要求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下台。乌鲁木齐副市长张鸿表示,该次汉人事件造成了5人死亡及14人受伤[13][14]。9月4日汉人继续上街,进入市内一个维吾尔族的聚居点,与防暴警察对峙[15]中国公安部长孟建柱赶赴当地,亲自指导维护社会稳定工作[16]。下午3时当地武警开始使用催泪弹驱赶示威者[17],三名香港记者被多名武警殴打,之后被带往派出所调查[18],三人直至当天下午6时10分才获释[19]。而三人被扣留片段被香港有线电视新闻摄得,转发至香港各大新闻媒体。9月5日新疆公安厅厅长柳耀华被免职、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也被免职[20][21]

2010年4月24日,中央宣布免去王乐泉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的职务,调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新疆的党务工作,由原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接替[22]

目录

事件简介[编辑]

维吾尔族是中国的主要少数民族之一,主要是信奉伊斯兰教穆斯林。2009年6月26日,广东省韶关市的港资玩具厂发生了一起汉、维工人群体斗殴事件,并导致2名维吾尔族工人死亡。起因是这家港资工厂招收近6百多名来自新疆的员工后,工人宿舍经常出现不少涉及他们的传闻,有的指经常有汉族女工被维族工人强暴,也有的指维族工人涉及抢劫案。有报导指,涉案有关人员在事后并没有受到严肃处理,令汉族员工不满,最终酿成这起致命冲突。目前当局已经将其他维族工人送往其他地区。因为该事件处理事态不明,维吾尔族在新疆主要城市乌鲁木齐开始针对该刑案展开一系列示威抗议。抗议持续至7月5日,示威者集中于人民广场,人数约有200至300名维吾尔族人,警方即强行驱散,带离现场且拘留约70余人,并用此种强硬手段已迅速控制了局面[23]。三个小时后,即有维吾尔族人在乌鲁木齐市区人民广场、解放路、大巴扎、新华南路、外环路等多处袭击警察、武警、路人,砸毁店铺及车辆。据中国官方的统计,至少有192人死亡,死亡者多数是被暴徒杀害的无辜的汉族和维族市民[9],另有1,000余人在暴乱中受伤,并有多辆汽车被烧毁。[3] 警察最初试图使用催泪弹、高压水枪、装甲车与路障平息暴动,政府亦对城市中心地区实施了强制宵禁。此外,政府以阻止境内外“分裂主义分子”相互联络为由,对乌鲁木齐市的互联网移动电话服务进行了限制。[24][25][26] 7月6日下午,Twitter在全国范围内被封锁。7日,Facebook也在全国范围内遭到封锁。[27][28]

起因[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声明[编辑]

事件发生后,中国的新疆地区政府很快将它定性为“典型的境外指挥、境内行动,有预谋、有组织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并认为幕后主使是热比娅·卡德尔为首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9][10],并称相当一部分维族暴徒是来自一千五百公里之外的喀什和田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比较盛行之地[29]。同时地方政府认为是境外三股势力后来大肆炒作了旭日玩具厂事件,煽动上街游行示威;而境内持不同政见者则与其遥相呼应,在网络上呼吁在乌市南门、人民广场举行示威游行。此外,官方表示热比娅在7月5日同国内通了电话,煽动了该次事件;而维吾尔在线、Biliwal等网站亦大肆煽动宣传、传播谣言。[30]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声明[编辑]

Three people seated in a small room. In the centre is a middle-aged woman with black hair in braids, a red shirt and a Uyghur doppa hat.
采访热比娅

然而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和其议长热比娅[31][32]否认策划骚乱,指示威者是不满中国对维族人的政策。在韶关的维族员工遭上万名汉人攻击,“因此,乌鲁木齐人民走上街和平抗议,为死者讨回公道。”[33][34] 同时世维大会表示将在全球示威,抗议中国“向和平示威的维族民众开枪”,又呼吁国际社会对事件展开真相调查[35]

西方媒体新闻分析[编辑]

  • BBC分析:从1949年开始到中国改革开放前,中国共产党一直实行一种淡化民族性的政策来加强少数民族对新国家的认同。但是这种民族政策随着毛泽东时代结束而被忽视。非政府国际组织人权观察报道,在新疆的汉族人口从1949年的包括军队和家属占当地总人口6%增加到2007年的不包括军队及家属以及未注册登记的流动工人却占当地总人口的40%的地步。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一直拒绝承认少数民族集体诉求的正当性,把民族问题简化成经济发展问题,认为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民族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36]
  • 彭博通讯社的报导说:“中央政府根据2000年制定的开发西部战略,到2005年为止,已经在这里的70个基础设施项目上花费了1万亿元人民币。”“中国开发新疆资源的活动促使大批人涌入新疆,引起维吾尔族人的憎恨,他们抱怨受到歧视和政治、文化压迫。” 2006年留德的维吾尔学生Kurban Haiyur表示维族从来没有政治权力,一直无法享有与汉人相等的地位[37]
  •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7月8日的报导说:“在西藏和新疆,当局镇压宗教活动的方式在中国其它地方闻所未闻。在这两个地区,例如,政府工作人员不得参加宗教活动;在新疆,18岁以下的男孩子不得到清真寺朝拜。”报导说:“维吾尔族和藏族原来都享有自治,他们都憎恶过去半个世纪大量汉人移民进来,影响越来越大。”“(汉族移民)在毛泽东统治期间(1949-1976)受到推动,最近由于经济利益的驱使,汉族人在这个自治区的人口比例从6%上升到40%以上。”“乔治城大学的新疆事务专家詹姆斯·米尔沃德说:‘他们(指中国)没有弄明白主要问题,也就是维吾尔族真正关切的是在中国社会里受到的对待。’中国失去解决问题的机会。”[38]
  • 美联社7月8日的评论说:“许多讲突厥语的维吾尔族人认为,最近这些年涌进这片荒芜、正在迅速发展的地区的汉人想把他们挤出去。汉人则说,维吾尔人落后,对于经济发展和现代化没有知恩图报。”[39]
  • BBC7月8日的分析说:中国现在不检讨少数民族政策,把矛头对着热比娅,就是想要把问题焦点从国内转向国外。但是中国一直形容热比娅为"黑手",很可能会引起反效果,反而增加了热比娅在维族人心中的分量。[40]
  • 自由电台报道,7月5日事件的导火线为两名维吾尔族人在10日前发生的韶关旭日玩具厂群体斗殴事件中身亡的刑事案件[41]

参与者[编辑]

联合早报》记者的调查将参与者分为三类:以大学生为主体的维吾尔族和平示威者、裹胁到打砸抢行动的起哄者,以及暴力犯罪的主体——从南疆喀什、和田等地组织来的敢死队[42]

维族的一位记者海来特则认为组织者不是世维会和热比娅,热比娅最多只是唆使者。骚乱发生时他在街上听到有人呼喊建立政教合一国家的口号,于是推论真正的组织者是在新疆地区活跃的地下极端宗教组织“伊扎布特[43]

过程[编辑]

媒体报道[编辑]

  • 7月6日《南华早报》报道称,自称参与了早前抗议的当地一位名叫古丽尼沙·买买提(Gulinisa Maimaiti)的32岁维吾尔族外企女雇员称,超过300人——其中大部分是维吾尔族——聚集以要求对6月25日发生在韶关资玩具工厂的维吾尔族和汉族工人之间的致命的斗殴事件进行调查。据报道有2人在上月发生的这起工厂殴斗中丧生,但抗议者们坚信死亡人数更高。她说,起初,这300人在乌鲁木齐市人民广场进行了静坐示威。她接着说,对后来暴力如何开始发生有不同说法,但暴力看来发生在后来围观人员的人数增至1000人且拒绝散去之后。[44]
  • 7月6日凤凰卫视报道独家连线一位家住乌鲁木齐的汉族女士李小姐,她是该事件的目击者。据李小姐描述,暴徒使用长棍等凶器殴打过路行人和乘坐巴士的乘客,受害者多属弱势群体如老人、妇女和孩子等。有维吾尔族人劝阻其本民族暴徒打人行为时也被这些暴徒殴打。警车接到民众报警电话后开来时也被暴徒砸毁。打人从约晚8点持续至10点到11点,之后在她所在地点暴徒就散去不见了。由于120救护车亦受到暴徒攻击,不敢出车运送伤员,故直到警车开来,伤者才被运走。她亲眼所见的趴在地上不知生死的受害者便有3名。由于5日巴士受到攻击,乘客受到殴打,故6日公交车数量不多且乘客稀少。[45][46]
  • 亚洲周刊》报道了7月5日当天乌鲁木齐的详细情况:据当地人回忆,当天下午,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姑娘纷纷戴上头巾,这在当地的习俗中意味着将有重大事情发生。当晚6点20分左右,有两百多人在人民广场聚集,其中有不少维族学生,但被劝离。有现场目击者称当时的维族游行队伍四周均有本族人控制,最初没有与邻近汉族群众发生冲突,赶到现场的警察开始也只是封锁交通,并未干涉游行。之后游行者中的七十多名带头闹事者被警察带走,其余则被驱散。被驱散的维族人转而向解放南路二道桥、山西巷片区聚集,高喊口号,秩序混乱。在当地维族学生最集中的高校新疆大学,维族学生喊著口号在小卖部集合,然后冲上街头,之后他们点燃了新疆大学门口的两辆汽车。19点30分时,上千名维族人在山西巷妇幼保健医院门前聚集;40分时,又有三百多人在人民路、南门一带堵住道路。打、砸、抢在晚上8点18分左右开始,暴徒们推翻街道护栏,砸碎三辆公共汽车的窗玻璃。8点30分左右暴力升级,暴徒们开始在解放南路、龙泉街一带焚烧警车,殴打过路行人,约七、八百人冲向人民广场人民解放军进军新疆纪念碑,沿广场向大小西门一带有组织游蹿,沿路打、砸、抢、烧、杀。在北湾街,暴徒首先袭击了一辆横过来的小车,然后将小车掀翻横挡在马路当中,堵住巷子,后面开来的11辆车来不及躲闪,也无法调头,最终全被烧毁,只剩下车架子。暴徒们点燃了黑甲山前街一家粮油店,店主一家四口被活活烧死;在二道弯路盲人学校附近,上百居民为了保护家园,拿起棍棒与已经疯狂的维族暴徒对峙。报道称这是一起直接针对汉族人的暴力犯罪事件,在事件中除了维族人开的店面,其他店面全被砸毁。暴徒的暴行也波及到其他民族,一些回族人的商店被砸。一名维族出租车司机称,他曾将车停在山西巷附近,也被暴徒砸了。到了晚上9点多,约两百名维族青年在自治区党委办公区东门附近高喊口号,企图闯入未遂。政府调集了上万名警察进入广场、南门、团结路、赛马场、新华南路、新疆大学、红雁池电厂等事态严重的地点善后。但在警力照顾不到的地方,暴力持续进行。暴徒们分多路、多股行动,制造血腥事件。不少过往行人在背街小巷遭受袭击,无路可逃。市民说:“维族暴徒把汉人拉到巷弄里杀害。”后来官方公布死亡数字时指出,至少有五十七具尸体是从背街巷道中发现的。种种迹象表明,利用“和平示威”作为掩护的恐怖袭击事件是经过精心策划和准备的。暴乱前曾运砖进城。一名受伤的妇女说:“在乌鲁木齐市区,很少找得到砖头,暴徒当天用来打砸的砖头是用卡车一车一车拉过来的”。[47]
  • 据7月8日《明报》在乌鲁木齐的报道,许多维族人认为当时“正在进行和平的示威游行,后来中国武警先行动武才引发事件”,又批评中国政府不给维族人说话的权利。采访中一位名叫木拉的维族青年反问:“一边是棍棒和石头,一边是冲锋枪和催泪弹,你说谁的伤亡大?”。他回避了记者关于为什么死难者多为汉族公民的提问。[48]
  • 日本东京电视台于7月11日播放记者小林史宪10日下午3时50分在乌鲁木齐的采访报道,镜头上出现中国公安在马路的一旁对示威的多名维吾尔族青年施暴。中国公安要求停止拍摄,继续摄影的小林遭到约8小时的拘留,直到当天晚上12时左右才获释。西班牙和荷兰的记者亦遭到拘留[49]
  • 2012年5月27日《亚洲周刊》二十六卷二十一期刊登了加藤嘉一的文章称,“尤其是对“七五”的来龙去脉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我重新认识到恐怖分子策划之周密,手段之狠毒,堪与袭击美国的基地组织(盖达)相比。”[50]

各方反应[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反应[编辑]

  • 2009年7月6日中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主席、公安厅长柳耀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介绍了该事件的有关情况。[52]
  • 2009年7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举行例行记者会,发言人秦刚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对中国驻外使领馆受到东突分子的破坏表示谴责。他还就新疆局势、引渡热比娅、记者采访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54]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 2009年7月8日中午乌鲁木齐市委市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乌鲁木齐市委副书记、市长吉尔拉·衣沙木丁,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介绍了党委、政府对事件的处理及善后工作,表示已采取措施保证生活必需品的供应,并已开始对不明身份的死者进行DNA鉴定以确认身份[56],同时市政府已调拨1亿元抚恤资金准备给予死伤者及受财产损失的民众。[57][58]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表示,该次事件是一起恐怖事件,是以热比娅为首的三股势力策划的。对于那些仅仅参与了游行、闹事的学生,只要没有参与严重的打砸抢烧行为,则立足于教育、挽救,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断送他们的年轻的前途。但是,“对于那些手段残忍、杀人的分子,我们甚至要对他们处以极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以身试法,实施打砸抢烧的暴力犯罪行为,我们一定严惩不贷。”他还表示,此前几天各级党和政府领导都多次发表讲话,呼吁各族群众特别是汉族群众保持冷静,不要上三股势力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当。[59][60]
  • 2009年7月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在赴乌鲁木齐市看望“7·5”受伤群众和遇害同胞家属时强调,“对那些残害我各族同胞的凶手,要坚决依法严惩,绝不手软!对打砸抢烧骨干分子,绝不姑息;对不明真相、受蒙骗上当参与游行闹事的年轻人,要立足教育挽救。”[61][62]
  • 2009年9月5日,新疆公安厅厅长柳耀华被免职、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也被免职。

世维会反应[编辑]

热比娅说事件“完全是中国政府对维族的歧视性民族政策和镇压造成的”[63],中国当局有意让维族人到沿海地区工作,让汉族人来新疆,“这个事情不是我做出来的而是中国政府自己做出来的,维吾尔人在中国的控制下,毫无民主,人权,宗教自由,在自己的国家成为了二等公民”。[64]

世维大会下属组织美国维吾尔协会的主席塞托夫说,“这次暴乱是中国当局多年来对维吾尔族人压制政策的必然结果,而把罪责归咎于他人是他们的一贯伎俩。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政府,这是他们多年来对维吾尔自治区采取的压制政策的后果。而推卸责任也是他们的一贯手法,比如3月拉萨发生了类似的抗议事件,中国政府也把罪责推卸给境外的丹增嘉措。”[64] 迪里夏提称中国政府提出“操纵”指控的目的是转移视线。[65] 塞托夫认为把罪责推卸给热比娅是荒谬的,他说:“热比娅热爱和平反对暴力,三次得到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她再三重申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热比娅说她对这次暴动中维族和汉族的受害者都寄予深切同情。”[64][66][67]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认为7月7日汉人手持武器向维族寻仇,其实是“中国政府在幕后有组织的计划和煽动”。他说中国当局以长住户口诱使外地汉人上街。[68]

西藏流亡政府反应[编辑]

各国政府反应[编辑]

  •  加拿大:加国外交部长表示,解决不满和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是需要对话和善意的。加拿大发出旅游指引,表示前往新疆的游客(应该)高度警惕,并通知了驻中国大使馆。
  •  法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关注,并表示可能会有欧洲国家回应此事。
  •  英国英国首相布朗发言人称关注事件,呼吁双方(both sides,指示威者与当局)对话解决问题。
  •  日本:外务副相表示日本政府表示极度的关切。
  •  中华民国:行政院院长表示,给予严厉的谴责;对于因此造成的伤亡,也要表示遗憾与高度的关切。我们呼吁相关方面均应尽量保持冷静与克制,以和平、理性的沟通方式处理后续问题,也同时要求中共当局应保护台湾居民在当地居住、经商、旅游的人身及财产安全。
  • Flag of Kazakhstan.svg 哈萨克斯坦:官方在中国当局同意下暂缓前往新疆的签证。
  • Flag of the Netherlands.svg 荷兰:荷兰政府对于示威游行给中国大使馆建筑物带来的损失深表遗憾。[72]
  • Flag of Turkey.svg 土耳其:7月6日土耳其外交部发表声明说,他们对事件“沉痛哀伤”(deep sadness),他同时希望中国政府将肇事者捉拿归案并绳之以法(to find the perpetrators and deliver justice)[73][74]
    • 土耳其议员促请土耳其政府向中国施压使其“停止镇压”(stop the crackdown),他们表示,“土耳其政府必须采取坚决的行动以立刻停止(中国政府)对我们维吾尔兄弟的袭击,并且要就此事向中方展开对话”,因为“(此事)深深地使土耳其这个国家不安”。
    • 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7月8日表示,“我们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同胞和土耳其人民心中感到万分悲痛,举行抗议要求制裁相关事件。我们一向视我们维吾尔同胞是土中之间的桥梁。因此,历史上我们的国家一直保持着联系。(中国)必须采取必要的措施,制止这一野蛮行径。2009年至2010年,我们是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我们会将此事递交安理会审议。[75][76]
    • 7月9日,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承诺,向流亡美国的世界维吾尔人大会主席热比娅发放签证。[77]
    • 7月10日,土耳其总理形容新疆骚乱为“屠杀”。[78]
    • 7月11日,土总理促请中国停止同化维族,并再次敦促中国停止同化其维吾尔少数民族,就如前一天他所形容的“就如种族灭绝”。[79]
  •  美国白宫发言人罗伯特·吉布斯表示美国对事件中逝去的生命表示遗憾[80],并且表示对事件深切关注,同时呼吁各方(all sides)保持克制[81]
    •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凯利(Ian Kelly)7月9日表示,美国继续对新疆动乱局势深感关切,但至目前为止并未获得中国在新疆有对民众镇压的讯息。凯利说,美国注意到当地警察采取高度安全警戒措施。美国除呼吁各方自制之外,也希望中国当局在执行恢复秩序行动时,尊重人民的合法权利。[82] 7月13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凯利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以热比娅为首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确从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获取资金援助,而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的资金来源是美国国会[83]
  •  俄罗斯:俄罗斯外交部新闻局7月8日发表评论说,新疆发生的事情属于中国内政,希望中国政府依法采取的行动能够在短时间内实现这一地区的稳定[84]
  •  阿富汗:阿富汗外交部8日发表公报表示,阿支持中国领土完整和独立,支持中国为打击恐怖和分裂势力所作的一切努力[85]
  • Flag of the 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svg 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密联邦政府谴责近日分裂主义势力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制造的暴力犯罪事件,对无辜受害者表示深切哀悼,坚决支持中国政府为维护稳定、恢复社会秩序、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采取的措施。
  •  新加坡新加坡外交部对暴力的发生和人身伤亡表示遗憾,呼吁双方保持克制,并希望事态可以通过对话来解决[86]
  •  越南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勇(越南语Lê Dũng?)表示,越南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并相信中国政府会采取妥善的方式来重建公共秩序和稳定[87]

各国际组织反应[编辑]

  • Flag of Europe.svg 欧洲联盟欧盟表达了对事件的关注,并促请中国政府在处理“抗议”时要保持克制。[80]
  • Flag of OIC.svg 伊斯兰会议组织:谴责“比例失衡的武器使用”,促请北京迅速公正对待要对事情负责的人并循着事件发展的原因来寻求合适的解决方法。

中国民众反应[编辑]

  • 新华网报道事件发生后中国各族各地民众纷纷强烈谴责暴力事件[91],在广东韶关工作的新疆女工阿提古丽·吐尔迪表示:“我坚决反对这种暴力行为,我也不允许别人打着我们的名号搞破坏[92]。”
  • 另有报道在乌鲁木齐,居住在多民族同胞合住小院的买尔艾力·艾木杜拉表示,邻里间一直相处和睦,根本没有想到会遭遇如此惨绝人寰的暴力恐怖事件。他说:“这些暴徒见人就砍,见车就烧,简直丧失人性!”在暴力事件中被击伤头部的23岁的维吾尔族女青年卡德里亚在病床上回忆道:“5号我正坐在106路车上准备回市区山西巷的家,晚8时许,公交车快到山西巷时,前面的路口因为暴徒打砸路上行驶的汽车开始发生堵车,司机打开车门让我们立即下车,就在这时,车里发生骚乱,我正准备走出车门,后脑就被木棒一样的东西狠狠击中,急救人员把我送到医院才转危为安。这些暴徒伤了我的身体,真看不出他们的所作所为哪一点是在为维吾尔族同胞造福?![93]
2009年8月,乌鲁木齐市中国电信营业厅、乌鲁木齐市电信局大楼,红色竖幅上写着“维护法律尊严,严惩犯罪分子”
  • 有人质疑热比娅在事件发生后以她的名义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用英语写的“维吾尔人的真实故事”的长文,指出千里之外的热比娅不可能知道详细情况,或这正表明了她策划了这起事件。[94]
  • 针对热比娅“中国对维吾尔人压制”的观点有网友表示“她(热比娅)有11个孩子,证明维吾尔族人并没有受限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事实上,这也仅仅是少数民族在教育、就业和其他社会和经济领域享受的优惠之一。”这位网友接着说,热比娅的出身家庭没有什么背景,但她从路边小摊开始做生意,直到成了新疆地区最富的人,这说明维吾尔族人可以通过努力获得经营上的成功。他还引用热比娅的政治经历来表明维吾尔族人根本没有被排除在中国的政治生活之外。[94]
  • 热比娅在她的文章中用“东突厥斯坦”指新疆的做法被网友认为这正是她企图分裂中国的表现,戳穿了她不企图分裂中国的谎言。[94]
  • 热比娅和很多“疆独”分子使用石首事件杭州某车祸的图片来冒充新疆当地状况的造假行为则遭到了网友的一致声讨。[94]

热比娅国内亲属反应[编辑]

据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2009年8月,热比娅国内亲属12人,包括儿子、女儿、孙子、孙女、姐姐、弟弟等写公开信给热比娅,要求其放弃煽动新疆暴力事件,他们呼唤“妈妈!我们也想过安稳的日子。”“新疆是各族群众和睦相处的幸福家园,任何人想轻易地毁掉它是不可能的,群众也不会轻饶毁坏他们家园的人。” 他们并集体向7-5暴力事件遇害者道歉:“作为热比娅·卡德尔的子女及亲属,我们对我们母亲所实施的以分裂为目的的这次暴力事件非常气愤,并向这次事件中无辜死亡的群众和他们的家属说声道歉。现在这件事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你们还处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我们只能向你们表示对不起。同时我们希望所有的维吾尔族兄弟们不要相信我们母亲的话,我们各族群众要团结和睦相处,为建设安定、美丽、幸福的新疆尽自己的一份力。”[95] 据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热比娅的弟弟和儿女再次确认,热比娅事先知情并指导了此次暴力事件,并在事发前通知了其弟弟“乌鲁木齐将发生大事”[96]。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告诉法新社记者称热比娅亲属信件是假造的[97]。针对外媒言论,新疆官方予以驳斥[98]。“世维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说,他认为热比娅子女和亲属写信和接受采访是在中国政府的胁迫下的行动。[99]。热比娅亲属后来也接受了新华社的采访,表示信件确实是他们写的,并对热比娅的行为表示不满[100]

海外华人反应[编辑]

  • 中国新闻网报道事件发生后,正在新疆库尔勒考察的海外华文媒体高层代表们纷纷谴责参与这一事件的暴力分子,印尼《国际日报》海外部主任章维佳女士、法国《欧洲时报》副总编辑梁扬、美国《美中信使报》总编辑金鸣峰、德国明斯特电视台中国部主任周俊女士、瑞士《信息报》社长杨光、匈牙利《新导报》总编辑腾维杰等接受记者采访并强烈谴责这一暴力事件。来自新西兰奥地利罗马尼亚日本加拿大等十多个国家的华文媒体高层代表于六日、七日陆续离开新疆,他们表示,将向海外真实、客观地报道这一事件,以真相驳斥不实之词,谴责暴力活动[101]
  • 中国新闻网报道在美国纽约的华人闻讯,纷纷表示强烈谴责这一暴力事件。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执行主席黄克锵表示,听说这一事件时“按捺不住的愤怒,非常痛心”。纽约华人社团联席会主席朱立创说,“我和大家一样,上午看到报纸后心里非常难受”。朱立创说,中国官方对暴乱背后的挑衅势力,应该坚决打击,也希望类似暴力事件永远不再发生,他对中国民族和谐“充满信心”[102]
  • 中国新闻网报道在日本,7月7日下午,日本光彩促进会在东京银座总部召开紧急集会,强烈谴责犯罪分子的暴行和破环祖国安全和谐社会的行径。姜维会长首先发言。他提议为在此次事件中失去生命的无辜百姓致哀,他表示“我们绝不能容忍任何破坏祖国和谐的事件发生。”姜维宣读了致中国驻日本大使崔天凯的信,信中写到“中国光彩事业日本促进会全体华侨华人会员,坚决拥护中国政府对新疆发生的暴力事件采取果断有力的措施,稳定祖国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我们也做好准备,警惕在日反华势力和分裂行为,将坚定捍卫祖国尊严”[103]
  • 新华网报道在俄罗斯莫斯科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常务副会长李宗伦说:“乌鲁木齐发生“七·五”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后,旅俄华侨华人痛心疾首,对那些受到人身和财产伤害的无辜群众表示深切同情,对暴徒予以最强烈的谴责。”中国留俄学生总会副主席尹斌说,这起事件是由境外策划、境内组织实施的暴力犯罪,全体留俄学生对此予以强烈谴责,并支持中国政府针对事件采取的行动[104]
  • 新华网报道在德国,华文报纸《欧洲新报》6日发表声明说,德国华侨华人对“七·五”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表示极大愤慨和强烈谴责。海外华侨始终同祖国政府和人民站在一起,希望中国政府能够排除干扰,及时、妥善地处理这一事件,保障祖国平稳和人民安康[104]
  • 新华网报道在英国,全英华人中国统一促进会会长单声说,7月5日发生在乌鲁木齐的暴力事件令人感到十分难过。他表示,相信这一事件阻碍不了民族团结、社会稳定,更阻碍不了国家的和平发展。英国华人青年联会常任主席福州人李引亚(又名:李俊辰),发表声明说,乌鲁木齐“七·五”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和煽动起来的,严重破坏了当地正常社会秩序,给人民生命财产带来重大损失。英国华人青年联会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并将坚决拥护中国政府对此采取果断有力的措施[104]
  • 新华网报道在法国潮州会馆执行会长吴武华认为,这起暴力事件的目的就是破坏国家稳定与安宁。他对这种暴力行为给予谴责,并对政府为稳定局势采取的措施表示全力支持[104]
  • 新华网报道在葡萄牙,华侨华人代表7日晚在里斯本举行座谈会,强烈谴责乌鲁木齐“七·五”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事件[104]
  • 新华网报道在荷兰,旅荷华侨总会7日发表声明,对“七·五”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以及中国驻荷兰大使馆6日遭到“东突”分子暴力袭击表示极大震惊和愤慨,认为这是两起精心策划和蓄意制造的暴力事件。声明说,国外分裂势力策动这两起暴力事件的目的是要破坏中国民族团结、社会和谐的大好局面。旅荷华侨总会将一如既往地坚定维护祖国统一,反对任何分裂祖国的行径[104]
  • 新华网报道在澳大利亚,华人团体协会主席吴昌茂指出,极少数人为了一己之利,利用国外反华势力,煽动分裂言论,制造暴力犯罪事件,华人华侨对此极为愤慨。他还向受害的无辜民众和维护社会正常秩序的武警官兵表示慰问[105]
  • 新华网报道在柬埔寨,柬埔寨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柬埔寨中华文化发展基金会、柬华理事总会、柬埔寨中国商会和柬埔寨港澳侨商总会7月7日发表联合声明,严厉谴责乌鲁木齐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坚决支持祖(籍)国政府采取果断措施,维护社会安定和国家统一[106]
  • 反对中共的海外民主运动法轮功人士伍凡苏明石涛等均透过法轮功媒体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新唐人电视台发表评论指出这是共产党镇压维人才造成的维汉冲突,同时指出这次维汉冲突也是中共党内斗有关系。[107][108][109]

中国境外维吾尔人反应[编辑]

  • 央视网视频报道在荷兰:当地时间2009年7月6日午后,约150多名东突分子前往中国荷兰大使馆外抗议示威并暴力袭击大使馆。[110]荷兰警方逮捕60名暴力分子。[111][112] 荷兰政府对于示威游行给中国大使馆建筑物带来的损失深表遗憾,指出使用暴力是绝对不能接受的。[113]
柏林的维吾尔族人
2009年7月10日维吾尔族人在白宫附近
  • 美国之音报道在美国:7月7日,上百名维吾尔族人及其支持者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示威抗议,他们群情激愤地指责中国政府粗暴对待新疆维吾尔族,并高喊中国政府无耻的口号。[114]
  • 土耳其:据中新网7月8日电,“疆独”分子及其支持者7日在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有暴力分子向使馆投掷鸡蛋,并一度与警方发生冲突。[115][115]
  • 环球时报报道在澳大利亚日本:7月8日,在澳大利亚悉尼日本的中国领事馆前,也有维吾尔族抗议人士聚集。[117] 澳洲日报则报道他们高呼“解放维吾尔人”,为“杀人犯感到可耻”等口号,要求中国政府给他们的维吾尔族同胞自由。[118]
  • 美联社报道在挪威:大约100名维吾尔族人士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中国大使馆外抗议,其中1人试图冲破大使馆防线,11人被捕,最终无定罪并全部获释[119]
  • 美国之音报道在法国:支持维吾尔族人的抗议者在法国巴黎头绑白色布条,高举标语,上面写着:“恐怖的中国政府立刻停止杀害维吾尔人”。示威群众并呼吁法国总统萨科齐立即采取行动,促请法国和欧盟的独立调查人员组成代表团到新疆乌鲁木齐了解事件的真相与相关细节。[120]

伤亡[编辑]

官方公布数据[编辑]

迄止7月18日,中国政府公布最新数据,事件已造成198人死亡,死者中143人是汉族,其中有26名妇女;46人是维吾尔族,其中有1名妇女;1人是回族。受伤人员达1700余人,[121] 接收近三百名伤者医院院长称伤者中有233名汉族人、39名维吾尔族人,另有多名回族哈萨克族人。[122] 事件中车辆被焚260余辆,其中公交车190辆、出租车10余辆、警车11辆,焚毁商铺209间、楼房2幢,[123] 建筑面积6300平方米,损毁民房14间、建筑面积1200平方米。公安机关抓获的犯罪嫌疑人达1434人,其中,男性1379人,女性55人。[9] 据2009年8月5日的报道,198名死者中156名为无辜群众,一名武警殉职,汉族134人、回族11人、维吾尔族10人、满族1人,其他死者中有因进行暴力活动被击毙的,其他人有待辨认。[124] 12名暴徒,其中3人当场死亡,有9人在救治中死亡。[125]

维持治安的武警

世维会指控[编辑]

7月7日,《自由时报》报道,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消息指称,“中国军警开枪镇压,导致维族人超过一百五十人死、九百多人伤,逾千人被捕,尸体都被军方抬走,下落不明。”[126]

7月9日,世维大会的副主席坎恩对法新社表示估计死亡人数在600至800人之间,并声称有关数据是来自目击者对现场的描述。[127][128]

在柏林要求中国政府保障境内维吾尔族人权的示威者

世维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指控7月7日汉人手持武器向维族寻仇,其实是“中国政府在幕后有组织的计划和煽动”。他说中国当局以长住户口诱使汉人上街。[68]

媒体报道[编辑]

据中国官方新华社记者报道,根据7日中午的统计,事件已造成156人死亡,1080人受伤。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新疆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暴力事件。报道中引述亲历者回忆,暴徒像疯了一样袭击所有人。[129]

根据《亚洲周刊[130] 报道:"到了晚上九点多,约有两百余名维族青年在自治区党委东门附近高喊口号,企图进入未遂。政府调集了上万名警力进入广场、南门、团结路、赛马场、新华南路、新疆大学、红雁池电厂等事态严重的地点进行处置。但此时,暴力在警力照顾不到的地方开始进行。暴徒们分多路、多股行动,制造血腥事件。不少行人在背街小巷遭受袭击,无路可逃。市民说,“维族暴徒把汉人拉到巷弄里杀害”。官方公布死亡数字时指出,至少有五十七具尸体是从背街巷道中发现的。"

根据《泰晤士报》记者的报道,大部分受害者看来都是汉族人。上千名汉族人手持木棒、铁棍准备对维族人复仇。[131]

根据《纽约时报》记者的报道,被采访的受害者家属说,他为了辨认其亲属在警察局看过上百张尸体的照片,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汉族。[132]

案件审理[编辑]

2009年10月12日起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始对暴力事件中的个案进行一审审判。10月30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开始对第一批暴力事件中的个案进行终审审判。

2009年11月,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九名罪犯已经被依法执行死刑。其他被判处死缓以下刑罚的罪犯已交付监狱服刑。[133]

部分案件审理结果
姓名 审判罪名 一审 终审
阿不都克里木·阿不都瓦伊提 故意杀人罪、放火罪 死刑 死刑
艾尼·玉苏甫 故意杀人罪、抢劫罪 死刑 死刑
阿卜杜拉·麦提托合提 故意杀人罪、放火罪 死刑 死刑
阿迪力·肉孜 故意杀人罪 死刑 死刑
努尔艾力·吾休尔 故意杀人罪 死刑 死刑
阿力木·麦提玉苏普 故意杀人罪、放火罪、抢劫罪 死刑 死刑
塔衣热江·阿布力米提 故意杀人罪、抢劫罪 无期徒刑[134] 无期徒刑
艾合买提江·莫明 故意杀人罪、抢劫罪 死刑 死刑
托合提·帕孜力 故意杀人罪、故意毁坏财物罪 死刑 死刑
韩俊波 故意杀人罪 死刑 死刑
艾尼娃尔·艾克帕尔 故意杀人罪、抢劫罪、放火罪及故意毁坏财物罪 死刑,缓期2年 死刑,缓期2年
则·伊马木 无期徒刑 无期徒刑
艾克拜尔·艾山 有期徒刑 有期徒刑
艾则孜江·亚森 故意杀人罪、抢劫罪 死刑,缓期2年 死刑,缓期2年
刘波 故意杀人罪 有期徒刑10年[135] 有期徒刑10年[136]
麦麦提艾力·依斯拉穆 故意杀人罪 死刑
麦麦提吐尔逊·艾力穆 故意杀人罪、放火罪 死刑
麦麦提艾力·阿不都克热穆 故意杀人罪 死刑
库西曼·库尔班 故意杀人罪 死刑
合力力·萨迪尔 故意杀人罪 死刑
阿卜杜拉·麦麦提 故意杀人罪 死刑,缓期2年
巴热提·图尔军 放火罪、故意伤害罪 无期徒刑 [137]
海日妮萨·萨伍提 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 死刑
如则喀日·尼亚孜 故意杀人罪 死刑
喀迪尔江·托合提 放火罪 有期徒刑十年
李龙飞 故意杀人罪 死刑
裴国峰 故意杀人罪 无期徒刑
莫合塔尔·热合曼 放火罪、爆炸罪 有期徒刑十八年
艾克热木·湖吉 放火罪 有期徒刑十五年[138]
阿里木·阿不都万里 死刑
阿卜力克木·阿卜来提 死刑
阿力木江·艾尔肯 死刑
库尔班江·玉苏音 死刑
玉苏甫卡地尔·阿布都克力木 死刑缓期两年
艾肯江·阿布拉 无期徒刑[139]

2010年7月,维族知识分子海莱提·尼亚孜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140] 另有三名维吾尔语网站站长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罪判刑:Diyarim网站迪夏特(Dilsh at Perhat),有期徒刑3年;Salkin网站努雷力(Nureli),有期徒刑3年;Shabnam网站尼杰特(Nijat Azat),有期徒刑10年。[141]

善后[编辑]

当局管制措施[编辑]

  • 7月5日事件发生后至7月6日凌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调集武警、公安驱散、抓捕参与此次事件的人员,并使用催泪瓦斯、高压水枪试图平息这场严重暴力事件。大批增援的武警已经开入当地,并在主要干线路口驻守。在伊犁喀什有大量装甲车出现。新疆多个政府网站不能浏览,以及国际电话致电乌鲁木齐,直至7月6日早都不能接通。从7月5日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关闭二千个互联网讨论区,喀什、伊犁、和田,以及阿克苏地区网络和手机通讯亦一度中断,中国移动移动电话信号被屏蔽,互联网使用受到限制,但中国联通信号维持正常。[122] 截止2009年7月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互联网通信全部中断,仅允许疆内通信。[142]7月6日,乌鲁木齐市政府发布维护社会正常秩序的紧急通告,对乌鲁木齐部分区域实行交通管制[143]
  • 7月7日凌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长李屹透露,公安部门已经抓捕了1434名参与打砸抢烧杀嫌犯,其中男性1379人,女性55人。对上述人员的审讯正在进行之中。[145]
  • 7月8日上午,乌鲁木齐解除交通管制,民众生活恢复[148],广场周围仍然布满了警力[149]

传媒采访[编辑]

事件发生后,有60余家中国大陆境外的媒体在当局安排下赴乌鲁木齐事件现场和医院进行采访[150][151],被200多名维族家属包围陈情。据台湾深绿媒体自由时报报道,家属大喊:“我们不是打架!维族汉族都是一家人!”,家属哭诉“警方乱抓人”。[152] 其后境外的媒体并参加7月7日中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153]

有记者在7月7日中国外交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的提问中提到:与2008年3月的拉萨骚乱相比,“中国政府在此次新疆暴力事件上似乎对媒体采取了更为开放的态度,是否相关政策有所变化?”[154]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认为,中国政府此次事件中对境外媒体的开放态度得到媒体从业人士的肯定。[155]

人民日报记者曾在8日晚上遭到埋伏在路边的上百名手持利斧、砍刀、铁棍的暴徒的袭击,两辆越野车遭到严重损毁。但并无人员伤亡。[156]

对官方做法的质疑[编辑]

  • 李平在香港苹果日报质疑中共新疆党委书记王乐泉去年初接受凤凰卫视访问时曾吹嘘在掌握敌对势力的情报,是敌未动我先知[157]。在乌鲁木齐骚乱爆发后,当局也指称早已掌握境外敌对势力策划、指挥的证据。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造成逾2,000人伤亡? 是情报出了纰漏,还是坐等事态恶化再出手?[158] 当局既然早掌握骚乱的策划证据,为什么不采取行动或警戒?不向民众示警?为什么不与维族人沟通化解矛盾? [159]亚洲周刊报道对政府的诘问也在流传:“既然中国政府早已经掌握了信息,为什么没有及时控制?”[47]
  • 李平在苹果日报中更质疑从2008年的拉萨事件,到乌鲁木齐事件, 中国当局的处理手法一样是三部曲:第一,封锁消息,不向平民示警;第二,在冲突升级后,只会强力镇压;第三,在镇压之后,将骚乱归咎境外势力。政府跟根本无意与抗议的少数民族对话,无意把握化解冲突升级的机会,无意履行保护平民安全的责任,反而似有意藉平民的伤亡,指控他们心目中的海外势力。当局发放的骚乱画面、平民伤亡的惨况,使汉人对藏人、维人的怨恨加深,难道这是中国政府宣传攻势的本意? 难道有助建立民族和解、社会和谐? 据美国官方媒体美国之音报道,[159]中国青年报冰点主编,亲西方自由派人士李大同认为老是指责别人煽动,不如认真研究自己的问题:“为什么你掌握了所有资源却控制不了“乱”,别的人在外头一煽动就乱起来呢?你的工作有问题嘛!”李大同又说,“先不提外媒,当局首先应允许国内媒体进行多种报道、发出不同声音和评论,这样才能消灭谣言,得到真相。”。[160]。 李平亦认为近年加快维族民工、学生输出到沿海城市打工、上学的政策,以为有助汉、维融合,但在政治、文化、贫富的冲突下,反而令两族冲突的机会大增。 [161]
  • 7月6日上午,新疆自治区主席白克力在情况通报会上所说“七月五日十七时许,两百余维吾尔族人在人民广场聚集,...警方依法强行带离现场七十余名挑头闹事人员,迅速控制了局面”,显然警方并没有真正地“控制局面”,反而引发了暴力事件的发生。[23]
  • 法国France 24新闻引用住在北京的评论员Moss的博客说:中国官方在新疆暴动后大力宣传汉人受袭后血淋淋的场景以及财产破坏状况,却没有交代从维吾尔族的角度对问题的解读。这样做的后果是:一方面让维吾尔族觉得他们的感受根本不被国家理会;另一方面让其他中国人对暴动的深层次原因无从知晓;最终的结果可能是给冲突双方火上浇油。[162]

争议[编辑]

中国媒体报道争议[编辑]

切断通讯方式[编辑]

2009年7月5日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互联网移动电话服务进行了限制。[24][25] 7月6日下午,中国大陆无法访问Twitter。7日,无法访问Facebook[27][28]7月7日晚11时许开始,饭否全站无法更新消息,截至8月28日,饭否依然未恢复开放。同时中国官方却大力宣传汉人受袭后血淋淋的场景以及财产破坏状况,又不交代从维吾尔族的角度对问题的解读[162]

2009年12月28日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互联网、手机短信和国际长途电话业务的限制被逐步解除。[163]

阻止记者报道[编辑]

7月11日南华早报报道外国记者被短期拘留[164]。同日澳门每日时报报道喀什市官方要求外国记者离开[165]。 据中央社报道:有来自大陆境外的记者抱怨自己的采访受到限制,而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的记者却享有特权。有台湾记者在采访中被武警强行删除相片,不删就不让记者离开。一些外国记者在采访维吾尔人抗议的事件中,遭到不同程度的查扣,其中日本东京电视台驻北京记者小林史宪10日拍摄公安当街对维族人士施暴,遭到公安拘留长达8个小时,直到当天深夜才获释。[166]9月4日汉人与防暴警察对峙,三名香港记者被多名武警殴打,之后被带往派出所调查。当天下午6时10分,三人才获释。而三人被扣留片段被香港有线电视新闻摄得,转发至香港各大新闻媒体。中华民国行政院大陆委员会7月27日指出,从最近的新疆暴动事件观察,中共除了已建立起庞大的法律、政策架构与资讯技术,进行内部的言论管控2亿网络用户以外,不再只是消极防堵政治敏感讯息,更意图结合大众传播资讯科技,形塑有利于正面资讯流通的模式与内容。[167]

对热比娅的指控[编辑]

官方指控热比娅为首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直接煽动、策划、指挥境内制造了这起严重暴力犯罪事件[30] 。以反中共著称的博讯网发表评论,指中国政府一直没有拿出让世界舆论信服的热比娅挑动骚乱的证据,假如有这样的证据中国政府可以要求国际刑警组织通缉追捕热比娅。[168]博讯网文章指出,让热比娅一个完全失去人身自由、目前在监狱中的儿子谴责自己的妈妈挑动骚乱,这种做法本身就让人无法相信谴责的真实性。文章更指出,中国政府这种让家人互相揭发、让家人证明家人有罪的做法,令人想起中国发疯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年代。[168]

新华社报道,2009年7月24日热比娅国内亲属12人,分别是热比娅的儿子卡哈尔、女儿茹仙古丽、女婿开塞尔.阿皮孜、弟弟买买提、姐姐左克拉.卡德尔、养女热孜亚.卡德尔,还有 5人是热比娅的孙辈。12人写公开信给热比娅,要求其放弃煽动新疆暴力事件。 他们并集体向7-5暴力事件遇害者道歉“作为热比娅·卡德尔的子女及亲属,我们对(热比娅)所实施的以分裂为目的的这次暴力事件非常气愤,并向这次事件中无辜死亡的群众和他们的家属说声道歉。”“同时我们希望所有的维吾尔族兄弟们不要相信(热比娅)的话,我们各族群众要团结和睦相处,为建设安定、美丽、幸福的新疆尽自己的一份力。”[95] 热比娅的弟弟和儿女也再次证实热比娅事先知晓和指导了此次暴力事件。[96]。热比娅亲属随后接受了新华社的采访,表示信件确实是他们写的,并对热比娅的行为表示不满[100]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Dilshat Reshit)告诉法新社记者称热比娅亲属信件是假造的[97]。迪里夏提向美国之音表示,热比娅子女和亲属写信和接受采访,是在中国政府威逼利诱的结果。他说,“在中国这样一个法制不健全,而且滥用司法的国家,任何人随时随地有可能受到任何方式的胁迫,违背自己的良心和意愿,从事不该从事的事情,他们没有任何选择的自由。”据美国官方媒体美国之音报道,迪里夏提表示,自从热比娅到美国后,两个儿子被判刑,女儿茹仙古丽也曾遭到软禁。家人和亲属也一直受到监控。他并说,中国政府的目的一是诋毁热比娅的形象,另一个就是将新疆骚乱事件嫁祸于热比娅和世维大会[169]

香港苹果日报用大标题指出,“中共文革式斗热比娅”,通过挑拨亲人关系,抹黑贬低等办法打倒对手是文革惯用的手段。[169]纽约人权观察亚洲研究员Phelim Kine表示:“信中遣词用字可见政府的操作,只是无法确知。但是如果信是真的,它们应该是法治国家司法机关正在秘密调查的证据,拿出来放在政府的传声筒-新华社-作全世界的传播是非常重大的违规行为[97]。”苹果日报也有文章质疑:“何不让传媒采访热比娅家人?”[170]

抵制墨尔本国际电影节[编辑]

2009年7月第58届墨尔本国际电影节放映一部热比娅的纪录片《爱的10个条件》并邀请热比娅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墨尔本领事馆要求主办单位不能放映这部纪录片也不能邀请热比娅出席,但遭到主办单位拒绝。原本准备参加墨尔本国际电影节的7部华语片退出。电影节网上售票系统被相信是中国的黑客攻击,在网上虚假购买大量门票,瘫痪售票系统。电影节网页也被改为中国国旗与反对热比娅的口号[171][172]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本月表示,北京反对任何国家给现年62岁的热比娅“提供从事反华分裂活动的舞台”。纪录片导演Jeff Daniel表示这样也好,人们可以看到不同的观点,只是对中国政府的强大压力导致现场保安人员密布不满。《爱的10个条件》门票稍后销售一空[173][174][175]。电影节主办方邀请热比娅出席周六(8月8日)的纪录片首映式,澳洲向热比娅签发入境签证,中国副外交部长张志军上月底召见澳洲驻华大使,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不满。邻国新西兰毛利电视台也宣布,将于下月1日播出该纪录片。[176][177] 《澳洲日报》报道记录片《爱的十个条件》在墨尔本市政厅首映,首场1500个座位爆满。电影节负责人理查德·穆尔本人也遭到死亡威胁。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沈伟廉8月6日紧急会晤墨尔本市长罗伯特·多伊尔,威胁说如果市长不插手撤播关于热比娅的记录片,天津将结束与墨尔本长达29年的姐妹城市关系。[178] 之后,记录片的主人翁热比娅亲临首映现场致辞,并在放映结束后回答观众和媒体的提问。[179]

西方媒体的报道的争议[编辑]

西方媒体的报道把重点放在了维族群众的面对警察的示威,把维族暴徒对汉人的攻击视为“起义”。而大力谴责汉人7号的报复。另一方面,驻华外国记者协会表示,一些中国官方主流媒体发表鼓动性的言论导致对外国驻华新闻机构的敌视,至少有两位外国记者接到死亡威胁。很多外国驻华新闻机 构接到骚扰电话,电子邮件收到针对外国驻华新闻机构的电脑病毒。例如中国官方新华社7月13日以报刊选萃方式全文转发人民日报资深记者丁刚在“环球时报”以“我不再看华尔街日报”为标题的一篇文章,批评美国华尔街日报访问热比娅,鼓励大陆民众拒看,并将此次暴动与九一一袭击事件相提并论[180][181]。又例如人民网一篇署名兰溪的文章表示“事件发生后,中国媒体报道迅速,官方应对有度,第一时间发布死亡人数及受伤人数,而且在事发数小时之后,就正式邀请外国记者访问乌鲁木齐,采取了非常开放的态度,此举赢得了境外媒体一致的肯定。”并且强烈批评西方政要与媒体不知感恩“回报”,也将此次暴动与九一一袭击事件相提并论,认为西方政要与媒体呼吁“ 各方保持克制”是双重标准[182]。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英国广播公司(BBC)等西方主流媒体采访了“世维会”在美国的发言人,即被中国官媒炮轰偏见[183]。另一方面,亲西方的自由派媒体人则极力为西方媒体辩解。据美国官方媒体美国之音报道,比如前中国青年报冰点主编李大同说,这次新疆事件,西方媒体报道基本上是客观的。香港城市大学媒体与传播系副主任何舟教授也认为,这次西方媒体的报道基本是客观公正的:“这次国际媒体对新疆的报道,从大面上来说,还是比较客观的。这次基本上没讲到疆独、中国政府镇压啦。报道主要是说两个民族之间的问题,主要是说刑事案件,是打砸抢。各国政府也没有对中国提出批评,抗议,说你镇压少数民族和独立人士啦。”[160]

西方媒体报道的偏见[编辑]

中共官媒新华社称,在中国大陆的网络讨论区,有网民对CNN等西方传媒继续支持分离主义人士表示不满,而中国传媒也称,BBCCNN纽约时报的报道引起了一些西方读者的不满,他们认为将“暴力犯罪”报道为“和平示威”是不负责任的[184]

香港《亚洲周刊》7月10日刊文称国际媒体的报道涉嫌误导读者,在事件早期进行了未经证实的报道,并指责部分媒体称汉族示威者为“暴徒”(mob),而对维族人一直使用中性的“示威者”等词。[185]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称,部分西方媒体用假图片和歪曲图片内容的方式报道乌鲁木齐事件,如用其他事件的图片冒充乌鲁木齐事件;把被暴徒袭击后满是鲜血的少女称为“被警察袭击后的少女”;把医院里接受治疗的受伤汉族人称为“受伤的维吾尔族人”等。这种无视事实公然造假的报道方式使很多读者感到气愤[186]

不实相片争议[编辑]

在半岛电视台记者问热比娅如何看待乌鲁木齐街头汉族女孩遭攻击的画面时,热比娅回答说:“我的人民进行的都是和平示威,他们的行为非常和平”。随后热比娅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大幅照片,称“我的人民被围在中国军队中间,他们怎么可能发动攻击呢”?但是热比娅手中的所谓“证据”与乌鲁木齐“7·5”事件没有任何关系,那张照片是南方报网于2009年6月26日刊登的题为《石首“抢尸”拉锯战》报道中所配的图。[187]

世维会随后辩解称:“热比娅在进入采访(电视棚)之前手上根本没有任何图片,而是她在进入采访之前,门前突然有人给她提供照片,她提着照片就进入了采访室。接受采访出来以后,本想感谢提供照片的人,但在整个美国就没有找到这个维吾尔人,就找不到这个人了。现在整个美国的所有维吾尔人都在寻找这个人,因为他们见过这个人,但现在找不到了,现在我们很紧急的找这个人。”[188]

7月7日,疆独分子在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示威,示威者拿着美国维吾尔协会发布的展示新疆暴乱的受害者现场图片,但该图片被辨认出是杭州5月15日发生的一起交通事故[189]

7月11日,世维会发言人就假照片一事,在半岛电视台道歉,给出了假照片的另一个说法:由于他们事先没有核实照片,觉得“石首照”效果最好,最能说明问题,因此采用。虽然他们也看不清照片中是否有维吾尔族[190]

可靠来源争议[编辑]

香港媒体大公报声称疆独组织的发言大多没有可靠来源证据,主要参考传言和网络信息发布消息。[191] 有人则认为是中国政府限制外国记者采访,对事件细节未全部公开和网络封锁政策,造成了整个事件过程的信息不透明。[192]

后续事件[编辑]

7月7日抗议活动(VOA的报道)
VOA关于该事件的的报道

维人抗议活动[编辑]

2009年7月7日,约300名维吾尔族妇女上街示威,并与警察发生扭打。很多妇女大声喊叫,要求中国当局释放她们的丈夫或孩子。[193][194]

汉人抗议活动[编辑]

7月7日[编辑]

2009年7月7日,乌鲁木齐市再度爆发了一些新的抗议活动。部分汉人手持木棒、铁棍,高唱义勇军进行曲以及团结就是力量等歌曲上街抗议,其人数根据不同的媒体报道有所不同,少则300,多则达10000人。部分抗议人群高叫“攻击维吾尔人”,并对媒体表示如果当局不能保护他们,那么他们需要自己保护自己。游行者冲入维族人社区,并向维族人商店投掷石块[152];其间汉人与维人的小规模斗殴频繁发生。对于这些情况,警方拿着扩音器呼吁人们“冷静”,并让他们将此事件交给警方处理。乌鲁木齐市市委书记栗智也站在警车顶上,用扩音器呼吁人们回家。对于冲破警戒线的汉人,武警发射了催泪弹[195][196][152][197][198]

在一些街市,店铺损失严重。在幸福路与跃进街东段交叉,7月6日、7日连续两天,汉人店铺的老板手持铁棍和木棍,有的袭击从这里经过的维族人。“这样做也不对,暴徒应该都是从外地赶到乌鲁木齐来的,本地的维族人不会参加暴乱,我住的小区里的维族人就没有一个参加的。”一位司机对记者说。下午4时,记者看到幸福路店铺里的墙上贴着许多红纸条:“保持冷静,克制理智”。下午4时许,上千名汉族人聚在解放路和中山路交叉口,情绪激烈。“你们的家人没有被打过!你们不理解!”一位示威者这样大声告诉警察。[199]

9月3日[编辑]

自2009年8月20日开始,乌市相继出现以袭击汉族群体为目标的针扎事件,致使受害人及部分汉族群众对实施针扎行为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围殴[200]

9月2日起,部分群众开始聚集,要求严惩“扎针党”。9月3日数万汉人走上街头,游行到乌鲁木齐市人民广场,抗议“扎针党”横行。民众点名要求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下台。新疆乌鲁木齐副市长张鸿表示,在游行中,5人死亡及14人受伤[13][14][16]

9月4日汉人继续上街,据路透社报道,数以百计的汉人试图推倒路障,进入市内一个维吾尔族的聚居点,期间与防暴警察对峙。[15] 下午3时(UTC+6时),当地武警开始使用催泪弹驱赶示威者[17],期间,数名武警冲向无线电视新闻记者林子豪、摄影记者刘永全,在此期间,两名记者表示称被多名武警殴打,记者肩膀膝盖等部位被打伤,甚至被手枪指吓。而当两名无线电视新闻记者被殴打期间,Now宽带电视新闻摄影记者林振威在旁拍摄两人被殴打的情况,但立即被发现及同样遭到殴打。三人皆被没收摄影器材以及被逮捕,同时被反绑在地面十五至二十分钟,之后被带往派出所调查[18]。当天下午6时10分,三人被获释,同时被归还摄影器材。两间电视台摄影器材皆在混乱中被毁。无线电视的摄影机内所录影片段均保存良好,然而Now宽带电视新闻摄影机内内所录影片段因有两名记者被殴打的内容而被没收[19]。而三人被扣留片段被香港有线电视新闻摄得,转而发布至香港各大新闻媒体,详情见2009年新疆武警扣押香港记者事件

9月5日新疆公安厅厅长柳耀华被免职、乌鲁木齐前任市委书记栗智也被免职[20][21]。截至9月5日,公安机关核实已有531人被针状物刺伤[201],专家称基本排除烈性病原微生物感染可能[202]

据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所言,当地曾传出怀疑有汉人伪造了部份“针扎案件”,用以骗取政府的高额抚恤金。[203]

乌鲁木齐市面状况[编辑]

2009年7月10日,乌鲁木齐大致平静,不过仍有逾万维汉民众决定离开乌鲁木齐。车站塞满民众,票价被炒高两倍,依然被抢购一空。车站一位妇女批评中国政府隐瞒维人伤亡数字,只报道汉人被打死,又说她买了车票,却根本没有车,已经在那里睡了两天了。据明报记者现场所见,车站民众差不多都是维族,学生只占约两三成。[204][205]

《大公报》11日报道火车站并未出现外界所传的返乡潮。[206]

重庆晨报报道一些地方到乌鲁木齐的热度不减。在重庆,往乌鲁木齐火车票销情良好,载客率达100%,10日左右是最高峰日。[207] 明报报道“乌鲁木齐观光相关行业明显惨淡,老板站在关着的店门前直呼赔惨了。”[208]

新疆其他地区状况[编辑]

有报道称,乌鲁木齐的骚乱已经扩大到了新疆其他地区,其中包括跟巴基斯坦接壤的喀什[193]

韶关事件处理[编辑]

广东省公安部门继续抓紧处理韶关玩具厂群体暴力事件的有关人员。当地公安部门逮捕的涉案人员截止到7月5号已上升到13人,其中有“新疆籍”人员3人,汉族人员10人。两名涉嫌网上散布谣言,陷害他人的人也遭到刑事拘留[209]

中国旅行团慕尼黑遇袭[编辑]

当地时间7月7日,一中国旅行团在德国慕尼黑市遭东突分子的暴力围攻,游客在当地警察的帮助下才得以脱身,无人员伤亡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已向德方提出交涉,敦促德方依法处置此事,并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保证在德国中国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210][211]

北京要求律师“审慎”接待涉疆案[编辑]

7月13日,北京市司法局紧急通知北京各律师事务所,要求全市律师对涉疆案件“审慎司法评论”,“慎重接受有关涉疆案件的法律咨询和委托代理”,接受委托前“要及时上报,主动接受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的监督、指导”。[212]

热比娅纽约新闻演讲会[编辑]

7月21日下午五时,热比娅在纽约法拉盛喜来登酒店举行“七五”事件真相新闻演讲会。热比娅称“我是一个母亲,七五事件不是我煽动的,这个后果也不是我造成的。我致力于维族人民的和平和权利,致力于实现民族自决,反对暴力。这次七五事件,中国政府的游戏玩得非常好,他们不检讨自己的错误,在事件出现后,对我和我的组织抹黑。现在情况已经变得一团糟,中国政府如果真要解决问题,就应该惩罚王乐泉。跟我们对话,和平解决问题。”并指责中国政府“共产党的所有宣传都是假的,说什么民族团结,电视上演维族妇女抱着汉族士兵亲,维族的人不会这么干。几千人被杀了,几万人被抓了。我们只能呼吁汉族和维族人民团结起来,共同为改变中国的面貌而奋斗。”

有记者让热比娅评价中国政府对新疆在教育和计划生育方面实行优惠政策,热比娅称“高考加分没有实际意义,实际上维族的学生考上大学也找不到工作,还要回新疆,还是失业,至于计划生育,中国政府表面不限制维族妇女生育,实际上他们千方百计不让维族妇女生第二胎,所谓优惠纯属骗人的谎言。”[213]

在演讲会一周之前,热比娅谴责基地组织分支警告袭击北非地区的汉人,以报复新疆骚乱,她说:“我不认为暴力能解决任何问题。全球的恐怖分子不应利用维吾尔人的合法盼望,以及现时东突厥斯坦的惨剧,而针对中国外交人员或平民,实行恐怖主义。”[214]

热比娅访日呼吁联合国进行独立调查[编辑]

据美国官方媒体美国之音报道,世维会日本支部代表依里哈木反驳中国指称世维会背后指使的说法,他说:“我们希望成立一个由第三者组成的独立调查团查清事件是我们挑拨的,还是中共自己的表演”。依里哈木还表明,他们今后要努力让世界了解事件真相。[215]

中国政府对热比娅访日表示强烈不满。[216]

中国评论新闻网报道,2009年7月28日,热比娅·卡德尔在接受日本《产经新闻》访问时,热比娅宣称将在中国大陆60年“国庆”之际,“展开新行动”(奇怪的是,《产经新闻》的报道中并没有此内容。不知中国评论新闻网的报道来源于何处?)[217]

欧洲议会支持联合国主导独立的国际人权状况调查[编辑]

路透社报道热比娅于2009年9月1日以“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身份出席了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举行的有关中国人权状况的讨论。在与热比娅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中,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芬兰籍女议员海迪·豪塔拉表示欧洲议会支持联合国应该主导独立的国际调查团调查乌鲁木齐七·五暴力事件中各方违反人权的行为。热比娅说有一万维吾尔人在事件后失踪,并指控中共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人进行文化上的种族灭绝[218]

香港记者采访时被武警殴打事件[编辑]

9月4日,3名香港记者(无线电视的记者林子豪和摄影师刘永全、now新闻台摄影师林振威)在新疆乌鲁木齐采访武警镇压汉民示威期间被武警殴打并押到派出所拘留三小时[219]。 他们的摄影器材均在武警殴打记者期间被击毁,now摄影师拍摄无线记者被打的片段不知所终[220]。至3人获释时,林子豪指公安解释,拘押他们是因为怀疑3人在“偷拍”,又指3人出示的证件“随便街上都有”,怀疑是伪造,公安代表更边跟3人握手、边祝他们“在新疆生活愉快”。[221]

9月8日,乌鲁木齐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回应此事,但没邀请有记者曾被扣押的媒体出席[222]。主任侯汉敏指游行期间“有多人跟踪拍摄,并对游行人士指手划脚,有煽动闹事之嫌,执勤人员劝阻要求离开无效”[223] 才采取行动。又指3名香港记者“只有一人持有效证件,其余两名记者未有有效证件,属违规采访”[223],所以将他们扣留。此外,发言人更指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进行了不负责任的炒作”,“发表了极不负责任的言论”[223]。两家电视台已就乌鲁木齐新闻办的回应发表声明,强烈抗议乌鲁木齐新闻办“捏造罪名”[222]。而无线电视更于晚间新闻邀请两名被打记者出镜回应乌鲁木齐新闻办的指控[222]。香港记者协会批评新疆当局的指控没有根据,并“对国家表示要依法治国起负面作用”[223]

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由王乐泉换为张春贤[编辑]

2010年4月24日 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由原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接替[22]

新疆全面恢复互联网通信[编辑]

2010年5月14日2时(UTC +08:00),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通过当地的新闻门户网站 天山网 宣布新疆互联网业务全面恢复[224]

热比娅投书媒体说明[编辑]

2012年07月,新疆“七五事件”3周年前夕,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撰文“北京煽动新疆种族仇恨”投书《华尔街日报》。她指控中国的新疆政策与高压统治是引发暴动的主因,由于大量汉人移民迁入新疆维吾尔人被迫流离失所,让族人的认同与生活饱受威胁。她表示中国当局公布的失踪与死伤人数,远低于实际情况。热比娅认为“七五事件”的长期影响是让新疆成“第二个西藏”。她强调,虽有大批武警进驻,但维吾尔人不会停止抗争。全世界也必须了解,中国当局会继续煽动种族与宗教仇恨,以合理化他们的高压统治。[225]

参看[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乌鲁木齐市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中新网. [2010-1-26]. 
  2. ^ Epstein, Gady. Uighur Unrest [乌鲁木齐骚乱]. 福布斯. 2009-07-05 [2009-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26). 
  3. ^ 3.0 3.1 Agencies. Civilians die in China riots [在中国发生的暴乱中有平民死亡]. Al Jazeera. 5 July 2009 [5 July 2009]. 
  4. ^ China's Xinjiang hit by violence [中国新疆受暴力袭击]. BBC新闻. 2009-07-06 [2009-07-09]. 
  5. ^ Macartney, Jane. China in deadly crackdown after Uighurs go on rampage. 泰晤士报. 2009-07-05 [2009-07-09]. 
  6. ^ 今日乌鲁木齐. 人民网. 2009-07-17. 
  7. ^ 乌鲁木齐“7·5”事件确定156名无辜群众死亡,其中140多人是汉人
  8. ^ Foster, Peter. Uighur unrest: not another Tiananmen [乌鲁木齐骚乱:并非另一个天安门事件]. The Daily Telegraph. 2009-07-07. 
  9. ^ 9.0 9.1 9.2 9.3 乌鲁木齐“7·5”事件中死亡人数达到140人。. 新华网. 2009-07-06 [2009-07-07]. 
  10. ^ 10.0 10.1 乌鲁木齐打砸抢烧事件造成140人死亡 816人受伤. 中新网. 2009-07-06 [2009-07-07]. 
  11. ^ 世界维族大会主席热比娅来日讲演引发中国不满. VOAnews. 2009年7月28日 [2009年07月28日] (中文). 
  12. ^ Riots engulf Chinese Uighur city [暴力吞没了中国的维吾尔城市]. BBC新闻. 2009-07-07. 
  13. ^ 13.0 13.1 乌市周四游行5人死亡. 明报. 
  14. ^ 14.0 14.1 新疆万人示威 促惩扎针党. 世界新闻网. 
  15. ^ 15.0 15.1 乌市汉人再上街图闯维族区. 明报引路透社报道. 
  16. ^ 16.0 16.1 乌鲁木齐骚乱未止 公安部长现场指挥. 联合线上公司引用中央社. 
  17. ^ 17.0 17.1 港记者新疆采访被武警带走 香港有线电视2009年9月4日新闻,于2009年9月9日查阅
  18. ^ 18.0 18.1 香港记者新疆采访期间被公安带走殴打 2009年9月4日亚洲电视新闻,于2009年9月9日查阅
  19. ^ 19.0 19.1 2009年9月4日无线电视6点半新闻报道片段Youtube,于2009年9月10日查阅
  20. ^ 20.0 20.1 新疆公安厅厅长柳耀华被免职 朱昌杰接任. 新华网. 
  21. ^ 21.0 21.1 乌鲁木齐市委主要负责人职务调整. 新华网. 
  22. ^ 22.0 22.1 王乐泉不再兼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 动情做告别
  23. ^ 23.0 23.1 新疆披露打砸抢烧杀暴力犯罪事件当日发展始末,中新网,2009年7月6日
  24. ^ 24.0 24.1 Graham-Harrison and Yu Le, Emma. Residents say Internet down in Xinjiang riot city. Reuters. 6 July 2009. 
  25. ^ 25.0 25.1 Internet cut in Urumqi to contain violence: media. AFP. 7 July 2009. 
  26. ^ 石涛. 香港记者亲历乌鲁木齐紧张氛围.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09-07-08 [2009-07-09]. 
  27. ^ 27.0 27.1 China Blocks Access To Twitter, Facebook After Riots. TechCrunch. 2009-07-07 [2009-07-07]. 
  28. ^ 28.0 28.1 China Disables Twitter, Then Facebook, as Civil Unrest Ensues. Fast Company. 2009-07-07 [2009-07-07]. 
  29. ^ 参与打砸抢烧分子相当一部分来自喀什、和田等地. 中国中央电视台. 2009-07-11 [2009-07-14]. 
  30. ^ 30.0 30.1 30.2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谈乌市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央视网,2009年07月06日。
  31. ^ Fighting for her peoples’ rights: Rebiya Kadeer visits Australia, Amnesty International, February 2008
  32. ^ Visitor Kadeer Calls For Action to Help Uyghur People, The Tech - MIT's Newspaper, June 8, 2007
  33. ^ 再度否认策划骚乱 热比娅吁国际组团调查真相. 加拿大都市网. 2009-07-08 [2009-07-09]. 
  34. ^ 六点半新闻报道 - MyTV - tvb.com
  35. ^ 抗议中共开枪 “世维会”将全球示威
  36. ^ 分析:从新疆骚乱看中国的民族关系. BBC. 07-09-2009. 
  37. ^ Riots Expose China’s Ethnic Divisions, Uneven Growth (Update2). 彭博通讯社. 
  38. ^ Why China has clenched its fist in Xinjiang.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39. ^ 新疆骚乱:真是境外势力造成的?. VOA. 
  40. ^ 分析:热比娅是"黑手"还是"领袖"?. BBC. 07-08-2009. 
  41. ^ 自由电台:乌鲁木齐多间医院挤满暴乱伤者
  42. ^ 韩咏红. 新疆暴乱在市民心中划出裂痕. 联合早报. 2009-07-26 [2009-07-29]. 
  43. ^ 韩咏红. 维族资深记者海来特: 暴徒呼喊“建政教合一国”,策划者或是“伊扎布特”. 联合早报. 2009-07-26 [2009-07-29]. 
  44. ^ "More than 300 people, most of them Uygurs, had gathered to demand an investigation into a deadly brawl on June 25 between Uygur and Han Chinese workers at a Hong Kong-owned toy factory in Shaoguan , said Gulinisa Maimaiti, a 32-year-old employee for a foreign company who took part in the protest. Two reportedly died in last month's factory fight, but protesters believed the toll was higher.At first, the 300 people held a silent, sit-down protest in People's Square in Urumqi, she said. Accounts of what happened differed, but the violence seemed to have started when the crowd, which she said grew to 1,000 people, refused to disperse." See Three killed and more than 20 hurt as rioting erupts in Xinjiang,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Jul 06, 2009
  45. ^ 凤凰全球连线2009年7月6日,A,凤凰卫视,2009年7月6日。
  46. ^ 凤凰全球连线2009年7月6日,B,凤凰卫视,2009年7月6日。
  47. ^ 47.0 47.1 新疆百余汉人被杀西方媒体误读悲剧. 亚洲周刊. 
  48. ^ 维族人示威本和平 官员否认向维人开枪. 明报. 2009-07-08 [2009-07-10]. 
  49. ^ 维族聚居区再封路 防再出现群众事件. 明报. 7/11/2009. 
  50. ^ 加藤嘉一. 新疆西藏问题的症结. 亚洲周刊. 2012年5月27日. 
  51. ^ 全文手工录自央视网讲话录像
  52.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通报乌市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有关情况,央视网,2009年07月06日。
  53. ^ 乌鲁木齐市委市政府将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7·5”事件情况,新华网,2009年07月07日。
  54. ^ 2009年7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举行例行记者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2009年07月07日。
  55. ^ 王乐泉发表电视讲话,新华网,2009年07月07日。
  56. ^ 李晓玲. 乌鲁木齐市市长:正对死者身份进行DNA辨认. 新华网. 2009-07-08 [2009年07月08日] (简体中文). 
  57. ^ 乌鲁木齐举行新闻发布会,新华网,2009年07月08日。
  58. ^ 李晓玲; 关俏俏. 乌鲁木齐市全力抚恤“7·5”事件伤亡者. 网易(转自新华网). 2009-07-08 [2009年07月08日] (简体中文). 
  59. ^ 来源新华社.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对杀人分子要处以极刑. 人民网. 2009-07-09 [2009-07-09] (中文(简体)‎). 
  60. ^ 乌鲁木齐市就“7·5”事件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2009年7月9日
  61. ^ 张景勇. 孟建柱在新疆看望7·5事件受伤群众和遇害同胞家属. 中国政府网. 2009-07-08 [2009-07-09] (中文(简体)‎). 
  62. ^ 视频 孟建柱:对残害同胞的凶手将依法严惩. 央视网. 2009-07-08 [2009-07-09] (中文(简体)‎). 
  63. ^ 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死亡人数上升. BBC. 2009-07-06 [2009-07-07]. 
  64. ^ 64.0 64.1 64.2 美维人组织反驳中国“教唆”说法. 美国之音. 
  65. ^ 新疆乌鲁木齐骚乱140人死亡. BBC. 2009-07-06 [2009-07-07]. 
  66. ^ 疆独斗士热比娅 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自由时报, 2006年9月12日
  67. ^ 诺贝尔和平奖热比娅获邀观礼, 中央广播电台 Radio Taiwan International, 2010/12/3
  68. ^ 68.0 68.1 世维大会指控中国官方煽动汉维冲突. 中央社. 2009-07-07 [2009-07-10]. 
  69. ^ 丹增嘉措对新疆暴力表关注. 美国之音. 2009-07-09 [2009-07-10]. 
  70. ^ 《苹果日报》(台湾)2009年7月7日《开枪镇压 新疆暴动140死》
  71. ^ 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Uyghurs Abroad Blame China Policies For Unrest. 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2009-07-07 [2009-07-07] (英文). 
  72. ^ 荷兰政府对于示威游行给中国大使馆建筑物带来的损失深表遗憾. 荷兰驻中国大使馆. 2009-07-07 [2009-07-07] (中文(简体)‎). 
  73. ^ Today's Zaman. Tension runs high as China cracks down on Uighur riot. Today's Zaman. 2009-07-07 [2009-07-07] (英文). 
  74. ^ 土耳其希望中国政府尽快将乌鲁木齐“7·05”事件制造者绳之以法. 新华网. 2009-07-06 (中文). 
  75. ^ APA. Brutality against Uighurs must be prevented. APA. 2009-07-08 [2009-07-08] (英文). 
  76. ^ BBC. 土耳其促北京结束新疆"暴行". BBC. 2009-07-08 [2009-07-08] (中文). 
  77. ^ BBC. 土耳其总理保证允许热比娅入境. BBC. 2009-07-09 [2009-07-09] (中文). 
  78. ^ BBC. 土耳其总理形容新疆骚乱为“屠杀. BBC. 2009-07-10 [2009-07-10] (中文). 
  79. ^ BBC. 土总理促请中国停止“同化”维族. BBC. 2009-07-11 [2009-07-11] (中文). 
  80. ^ 80.0 80.1 Radio Australia. International reaction to Uighur protest violence. Radio Australia. 2009-07-07 [2009-07-07] (英文). 
  81. ^ Martin, Dan. China says over 1,400 arrested for Xinjiang riots. Jakarta Globe. 2009-07-07 [2009-07-07] (英文). 
  82. ^ 美国务院:没有中国在新疆镇压讯息,联合早报网,2009-07-09
  83. ^ 美承认国会资助热比娅 中方坚决反对资助“三股势力”.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84. ^ 俄外交部说新疆发生的事情属中国内政. 新华网. 2009-07-08 [2009-07-08] (中文(简体)‎). 
  85. ^ 阿富汗支持中国政府打击恐怖和分裂势力的一切努力. 新华社. 2009-07-08 [2009-07-08] (中文(简体)‎). 
  86. ^ Saad, Imelda. (July 9, 2009). Singapore urges restraint in Xinjiang, China. Channel News Asia.
  87. ^ Vietnam expresses support for China's handling of Xinjiang unrest. Xinhua. 8 July 2009. 
  88. ^ 《东方日报》2009年7月7日《新疆暴乱140死》
  89. ^ Jakarta Post. UN rights chief alarmed by death toll in China. Jakarta Post. 2009-07-07 [2009-07-07] (英文). 
  90. ^ 上海合作组织就乌鲁木齐“7·5”事件发表声明. CCTV.com. 2009-07-11 [2009-07-12]. 
  91. ^ 社会各界强烈谴责乌鲁木齐打砸抢烧犯罪事件. 新华网. 2009-07-07. 
  92. ^ 新疆女工:反对打着我们名号发起暴力事件. 新华网. 2009-07-06. 
  93. ^ 新疆民众:暴徒烧毁旅馆制造恐慌. 新华网. 2009-07-07. 
  94. ^ 94.0 94.1 94.2 94.3 热比娅歪曲暴力事件引网民质疑和嘲讽. 新华网. 2009-07-14. 
  95. ^ 95.0 95.1 热比娅亲属:我们也想过安稳日子. 新华网. 2009-8-3. 
  96. ^ 96.0 96.1 热比娅小儿子阿里木:妈妈教我“浇汽油自焚”让我“心很酸“. 新华网. 2009-8-3. 
  97. ^ 97.0 97.1 97.2 Uighur leader's family 'blame her' for unrest: report. MSN. [2009-08-04]. 
  98. ^ 外媒称“热比娅亲属信件造假” 新疆官员反驳. 搜狐新闻引用《环球时报》. 2009-08-04. 
  99. ^ 热比娅遭子女谴责而世维会指为当局胁迫
  100. ^ 100.0 100.1 热比娅境内部分亲属采访实录:她不应该这么做
  101. ^ 海外华文媒体高层纷纷谴责乌鲁木齐暴力事件. 中国新闻网. 2009-07-06. 
  102. ^ 美国华人强烈谴责乌鲁木齐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事件. 中国新闻网. 2009-07-07. 
  103. ^ 日本华人社团集会谴责乌鲁木齐暴力犯罪事件. 中国新闻网. 2009-07-07. 
  104. ^ 104.0 104.1 104.2 104.3 104.4 104.5 欧洲华侨华人谴责"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新华网. 2009-07-08. 
  105. ^ 华侨华人谴责乌鲁木齐暴力事件 关切受害同胞. 新华网. 2009-07-08. 
  106. ^ 柬埔寨华侨华人强烈谴责乌鲁木齐打砸抢烧事件. 新华网. 2009-07-07. 
  107. ^ 新疆维汉大冲突中的中共阴谋. 希望之声. 2009-07-10. 
  108. ^ 中共是祸害各族民众的总根源. 希望之声. 2009-07-18. 
  109. ^ 通化事件凸显太子党的贪婪与党内争端的白热化. 希望之声. 2009-07-28. 
  110. ^ 视频-最新消息:“疆独”分子暴力袭击中国驻荷兰使馆,央视网,2009年7月7日
  111. ^ 荷兰警方逮捕60名袭击我驻荷使馆的“疆独”分子,央视网,2009年7月7日
  112. ^ 2009年7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举行例行记者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2009年7月7日
  113. ^ 荷兰政府对于示威游行给中国大使馆建筑物带来的损失深表遗憾,荷兰王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网站,2009年7月7日
  114. ^ 维族人及支持者在华盛顿示威抗议. 美国之音. 2009-07-08 [2009-07-10]. 
  115. ^ 115.0 115.1 “疆独”分子袭击中国驻土耳其和挪威大使馆. 中国新闻网. 2009-07-08 [2009-07-09] (中文(简体)‎). 
  116. ^ 加拿大维族人中领馆前集会抗议武力镇压. 自由亚洲电台. 2009-07-09 [2009-07-10]. 
  117. ^ 热比娅要求美国扮演“重要角色” 在乌市建领馆. 环球时报. 2009-07-09 [2009-07-09]. 
  118. ^ 维族人雪梨领事馆前抗议. 澳洲日报. 2009-07-08 [2009-07-09]. 
  119. ^ Associated Press. Uighurs stage protests in Turkey, Norway. Associated Press. 2009-07-07 [2009-07-07] (英文). 
  120. ^ 世界各地维族支持新疆维族. 美国之音. 2009-07-09 [2009-07-10]. 
  121. ^ 中共军队镇压乌鲁木齐市民死伤惨重
  122. ^ 122.0 122.1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
  123. ^ 人民网. "7·5"事件中260余辆机动车被烧被砸 2楼房被焚毁. 人民网. 2009-07-07 [2009-07-07] (中文(简体)‎). 
  124. ^ 乌鲁木齐“7·5”事件确定156名无辜群众死亡
  125.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负责人就乌鲁木齐“7·5”事件相关问题答新华社记者问
  126. ^ 中国血腥镇压 新疆逾156死,自由时报,2009年7月7日
  127. ^ 疆独组织指六至八百人死亡. 明报即时新闻网. 2009-07-09 [2009-07-09]. 
  128. ^ 新疆暴乱趋缓 维族估:至少600人丧生. 联合新闻网. 2009-07-09 [2009-07-09]. 
  129. ^ 亲历者回忆7·5事件:暴徒像疯了一样袭击所有人
  130. ^ 新疆百余汉人被杀西方媒体误读悲剧
  131. ^ Macartney, Jane. Chinese Han mob marches for revenge against Uighurs after rampage. Times Online. 7 July 2009 [7 July 2009]. 
  132. ^ Poor Migrants Describe Grief From China's Ethnic Strife. The New York Times. 8 July 2009 [9 July 2009]. 
  133. ^ 乌鲁木齐对"7·5"事件十起严重暴力犯罪案提起公诉
  134. ^ 乌鲁木齐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三案件一审宣判
  135. ^ 乌鲁木齐宣判三起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案件
  136. ^ 新疆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乌鲁木齐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六起案件
  137. ^ 乌鲁木齐中院判决5名7-5事件犯罪分子死刑
  138. ^ 乌鲁木齐中院宣判5起7-5事件犯罪案3人获死刑
  139. ^ 乌鲁木齐中院公审宣判5起严重暴力犯罪案件
  140. ^ 维族记者重判15年 人权组织吁放人RFA,2010年7月23日
  141. ^ 维族新闻人士被判刑-中国知识界发出呼吁 ,德国之声,2009年7月31日
  142. ^ 秦刚:暴力事件发生后新疆断网是维稳需要 ],网易引乌鲁木齐在线报道
  143. ^ 乌鲁木齐市政府发布维护社会正常秩序的紧急通告,中新网,2009年7月6日
  144. ^ "7﹒5"事件中官兵英勇顽强精神受高度赞扬,新华网新疆频道,2009年7月7日
  145. ^ 公安部门已抓捕1434名参与乌鲁木齐打砸抢烧杀嫌犯,新华网,2009年7月7日
  146. ^ 乌鲁木齐7日21时至8日8时实施全面交通管制,新华网,2009年7月7日
  147. ^ “饭否”网站被关“维吾尔在线”创办人据传被捕,RFA,2009年7月9日
  148. ^ 乌鲁木齐交通管制解除(组图). 网易(转自新华网). 2009-07-08 [2009-07-08] (简体中文). 
  149. ^ 李晓玲 李建敏. 逾百家境外媒体赴乌鲁木齐采访“7·5”事件. 网易(转自新华网). 2009-07-08 [2009-07-08] (简体中文). 
  150. ^ 60余家境外媒体抵达乌鲁木齐进行采访 2009年7月7日.
  151. ^ “7·5”事件发生后乌鲁木齐第一时间对外媒开放 2009年7月7日.
  152. ^ 152.0 152.1 152.2 汉族呛要复仇 乌鲁木齐宵禁. 苹果日报(台湾). 2009-07-08 [2009-07-08]. 
  153. ^ 视频-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新闻发布会. 央视网. 2009-07-07 [2009-07-07] (中文(简体)‎). 
  154.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09年7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举行例行记者会. 2009-07-07 [2009-07-07] (中文(简体)‎). 
  155. ^ 境内外媒体采访乌鲁木齐不受限凸显信息公开透明. CCTV. 2009-07-09 [2009-07-09] (中文). 
  156. ^ 人民日报新疆前方报道组8日遭暴徒袭击 2009年7月9日
  157. ^ 王乐泉揭秘热比娅从政协委员到阶下囚. 凤凰卫视. 2008-2-19. 
  158. ^ 李平. 北京应对新疆骚乱的软肋?. 苹果日报. 
  159. ^ 159.0 159.1 李平. 新疆骚乱为什么伤亡严重?. 苹果日报. 
  160. ^ 160.0 160.1 西方媒体报导新疆事件是否偏颇?. VOA. 
  161. ^ 李平. 民族冲突升级的危险讯号. 苹果日报. 
  162. ^ 162.0 162.1 China extends hand to foreign media, but tightens grip elsewhere. FRANCE 24. 
  163.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新疆自治区关于逐步开放相关通信业务的公告. 腾讯新闻. [2012-05-30]. 
  164. ^ AFP, staff reporter (11 July 2009). "Foreign media ordered out of Kashgar".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p. A5.
  165. ^ Foreign reporters ordered out of Kashgar. 澳门每日时报. 2009-07-11. 
  166. ^ 台湾记者新疆乌鲁木齐采访 爆央视新闻特殊内幕. sinonet.ca. 2009-07-14 [2009-07-14]. 
  167. ^ 陆委会:两岸资讯交流首应改善讯息取得. 中央社. 2009-07-27. 
  168. ^ 168.0 168.1 胁迫或鼓励家人相互揭发,今日中国之野蛮,博讯网,2009年8月7日
  169. ^ 169.0 169.1 热比娅遭子女谴责而世维会指为当局胁迫. 美国之音. 
  170. ^ 流亡研究生力挺热比娅:何不让传媒采访热比娅家人?,博讯网,2009年8月4日
  171. ^ Hack attack hits Melbourne Film Festival - News.com.au
  172. ^ Hackers attack Melbourne Film Festival website - News.com.au
  173. ^ McGuirk, Rod (26 July 2009). Hackers put China flag on Australian film Web site. 美联社.
  174. ^ Uighur premiere a sell-out in Australia. 法新社. 27 July 2009.
  175. ^ Tran, Mark (26 July 2009). Chinese hack Melbourne film festival site to protest at Uighur documentary. 卫报.
  176. ^ 新西兰下月播热比娅纪录片. 新浪香港. 
  177. ^ 澳大利亚观众质疑介绍热比娅经历影片 纷纷离席. 环球网. 
  178. ^ 中国再次警告墨尔本电影节 不禁播就让天津与墨市“绝交”. 澳洲日报. 
  179. ^ 墨尔本电影节主席遭死亡威胁 坚持播放争议片. 中评社. 
  180. ^ 我不再看《华尔街日报》. 原载7月10日《环球时报》. 2009-07-11. 
  181. ^ 中国官媒批评华尔街日报 怂恿拒看. 中央社. 
  182. ^ 国际观察:西方怎么不对恐怖袭击 “保持克制”?!. 人民网-《环球时报》. 2009-07-10. 
  183. ^ 从“3·14”到“7·5”:西方媒体偏见没变. 新华网. 2009-07-09. 
  184. ^ 西媒报道"7·5"事件时仍存偏见 外国网友不满. 新华网. 2009-07-09 [2009-07-10]. 
  185. ^ 新疆百余汉人被杀西方媒体误读悲剧. 亚洲周刊. 2009-07-10 [2009-07-10]. 
  186. ^ 外媒用大量造假图片污蔑中国 网民怒批其“恶心”. 环球时报. 2009-07-11 [2009-07-11]. 
  187. ^ 疆独分子使用假照片歪曲乌鲁木齐事件真相组图
  188. ^ 世维会辩解“骚乱假照”事件. 德国之声. 2009-07-09 [2009-07-09]. 
  189. ^ “疆独”分子袭击我驻土耳其和挪威大使馆 使用假照片歪曲真相
  190. ^ 世维会:假照片效果最好?!. 半岛电视台. 2009-07-11 [2009-07-11]. 
  191. ^ 留学生闯“疆独”老巢揭谎言. 大公报| date = 2009-07-11. [2009-07-10]. 
  192. ^ 新疆事件 中共空前封锁网络. 51.ca| date = 2009-07-11. [2009-07-10]. 
  193. ^ 193.0 193.1 乌鲁木齐星期二继续爆发抗议活动. 美国之音. 2009-07-07 [2009-07-07]. 
  194. ^ 新疆暴动 维族妇女上街抗议 手持棍棒上街 汉人公然寻仇 避免冲突扩大 乌鲁木齐宵禁. 台视新闻. 2009-07-08 [2009-07-09]. 
  195. ^ 乌鲁木齐街头出现手持简易武器的汉族示威者. 华尔街日报. 2009-07-07 [2009-07-07]. 
  196. ^ China: Tear gas used on Han protestors. RTÉ. 7 July 2009
  197. ^ China's Xinjiang province put under curfew. CBC. 7 July 2009
  198. ^ Han Chinese mob takes to the streets in Urumqi in hunt for Uighur Muslims. The Telegraph. 7 July 2009. 
  199. ^ 劫后的乌鲁木齐. 新世纪新闻网. 2009-07-10 [2009-07-11]. 
  200. ^ 中国网:《乌鲁木齐群众聚集事态被基本控制 无大规模游行》
  201. ^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o/2009-09-07/040516251719s.shtml]
  202. ^ 凤凰网:《军队专家称基本排除烈性病原微生物感染可能》
  203. ^ 海蓝. 新疆有汉人伪造针扎案骗取政府高额抚恤金.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 2009-09-10 [2009-09-15]. 
  204. ^ 乌鲁木齐掀避难潮. 明报. 2009-07-10 [2009-07-10]. 
  205. ^ 汉维两族逃亡避乱. 东方日报. 2009-07-10 [2009-07-11]. 
  206. ^ 火车站人流如常. 大公网. 2009-07-11 [2009-07-11]. 
  207. ^ 重庆——乌鲁木齐火车票仍俏 10日左右是最高峰
  208. ^ 维族聚居区再封路 防再出现群众事件. 明报. 
  209. ^ 申华. 广东加紧处理韶关事件涉嫌人员. VOA. Jul 7, 2009 [2009-07-08]. 
  210. ^ 中国一旅行团在慕尼黑遭“东突”暴力围攻. 人民网. 2009-07-11 [2009-07-11]. 
  211. ^ “疆独”分子加紧境外闹事 竟袭击中国旅游团. 环球时报. 2009-07-10 [2009-07-10]. 
  212. ^ 北京禁律師接涉疆案. 苹果日报. 2009年7月14日 [2009年07月17日] (中文). 
  213. ^ 热比娅女士纽约举行新闻演讲会. Canyu. 2009年7月22日 [2009年07月22日] (中文). 
  214. ^ 基地组织谋袭北非中国人:热比娅谴责. BackChina.com. 2009年7月14日 [2009年07月14日] (中文). 
  215. ^ 世界维族大会主席热比娅来日讲演引发中国不满. VOAnews. 2009年7月28日 [2009年07月28日] (中文). 
  216. ^ 热比娅:新疆骚乱后有一万人失踪. VOAnews. 2009年7月28日 [2009年07月28日] (中文). 
  217. ^ 世“疆独”头目热比娅威胁国庆时“展开新行动”. 中国评论新闻网. 2009年7月28日 [2009年07月28日] (中文). 
  218. ^ EU parliament rights head calls for Uighur inquiry. 路透社. 
  219. ^ 乌鲁木齐警民冲突3港记者被扣查. 星岛日报. 2009-09-04 [2010-05-15] (中文(繁体)‎). 
  220. ^ 9月4日无线电视翡翠台六点半新闻
  221. ^ 至少两示采访证 武警反质疑“伪造”明报. 2009-09-05 [2010-05-15] (中文(繁体)‎). 
  222. ^ 222.0 222.1 222.2 9月8日无线电视翡翠台晚间新闻
  223. ^ 223.0 223.1 223.2 223.3 -新疆官员:记者应服从管理. 明报. 2009-09-04 [2010-05-15] (中文(繁体)‎). 
  224.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新疆互联网业务全面恢复. 天山网. 2010-05-14 [2010-05-14]. 
  225. ^ 热比娅:新疆成西藏第二, 苹果日报 (台湾), 2012年07月05日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