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四五运动

五四运动发生于1919年5月4日,是一场发生于中国北京、以青年学生为主的学生运动,以及包括广大群众、市民、工商人士等中下阶层广泛参与的一次示威游行、请愿、罢课、罢工、暴力对抗政府等多形式的运动。事件起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完结后举行的巴黎和会中,列强把德国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即山东问题。当时北洋政府未能捍卫国家利益,国人极端不满,从而上街游行表达不满。当时最著名的口号之一是“外争国权(对抗列强侵权),内除国贼(惩除媚日官员)”。

广义的五四运动则是指自1915年中日签订《二十一条》至1926年北伐战争之间,中国知识界和青年学生反思中国传统文化,追随“德先生”(民主)与“赛先生”(科学),[1][2]探索强国之路的新文化运动的继续和发展。[3][4][5]1924年4月19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局委员长陈独秀、秘书毛泽东联名发出通告,第一次要求各地党和团的组织开展“五一”、“五四”、“五五”、“五七”纪念和宣传活动,强调恢复国权运动、新文化运动,纪念五五(马克思诞辰),目的在于传播马克思主义。 [6]1939年八路军总政治部、中央青委发出《关于部队纪念“五四”青年节工作的指示》,明确指出中央青委决定每年5月4日为中国青年节。[7]

背景[编辑]

《每周评论》关于山东问题

新思想的传播与社团的发展[编辑]

西方思想在晚清尤其甲午战争之后大量传入中国并影响年轻一族,而在民国初年这种影响随着《新青年》等刊物的发展以及白话文运动的推展,自由、反抗传统权威等思想,影响了学生以及一般市民

新文化运动高举民主科学、大旗,从思想、政治、文化领域激发和影响了中国人尤其是中国青年的爱国救国热情,从根本上为五四运动的出现奠定了思想基础和智力来源。

社团组织在民国的发展,包括少年中国学会、工学会、新民学会、新潮社、平民教育讲演团、工读互助团等等,为五四运动在全国的开展奠定了组织基础。

北京大学为首的高等教育发展[编辑]

中国的教育制度在清末的新政中,学习西方及日本学制而改革。到了民初,高等教育获得进一步的发展。尤其是北京大学,在校长蔡元培的领导下,引进了开放的学风,提出了“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办学方针,李大钊朱家骅陈独秀章士钊胡适辜鸿铭英国文学)、刘师培钱玄同(教音韵学)、吴梅(教戏曲史)、刘半农(教新文学)、严复翻译家)等被聘请于北大任教,同时培养学生独立自主开放进步的思想和精神,这种思想和精神成为五四运动的重要动力。 (注:鲁迅并不是北大职工,而只是兼职。因为当时北大规定,到北大任职,必须辞去原来职务,而鲁迅是教育部里资料抄写员。)

民初以来的反日以及国耻情绪[编辑]

1914年8月23日,日本对德国宣战,经70多日激战,于11月7日全部占领德国胶州湾租借地1915年1月,日本向中国提出二十一条,北洋政府在5月9日,接纳了其中大多数的要求,这原本日方要求保密的协定,为新闻界所得知,并发布该协定,激起了民族主义的情绪,使中国知识分子及民众对于日本以及“卖国”的政府强烈的不满,被认为这是国耻,同时也引发了不少反日的活动,这种情绪在五四运动中进一步发展而发挥作用。

1917年8月14日,北京政府向德国宣战,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参战国”。1918年初,日本向段祺瑞控制下的北京政府提供了大量贷款,并协助组建和装备一支中国参战军,其贷款还被用于安福国会庞大的贿选开支。同年9月,北京政府与日本交换了关于向日本借款的公文,作为借款的交换条件之一,又交换了关于山东问题的换文,其主要内容为: 1、胶济铁路沿线之日本国军队,除济南留一部队外,全部均调集于青岛。2、关于胶济铁路沿线的警备:日军撤走,由日本人指挥的巡警队代替。 3、胶济铁路将由中日两国合办经营。 北京政府在换文中,对日本的提议“欣然同意”。驻日公使章宗祥向日本政府亲递换文,后被北京学生痛殴。在中国对德宣战,与日本同为战胜国,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没有收回,反而被日本扩大了,这一换文成为巴黎和会上日本强占山东的借口。

一战期间工商阶层的发展[编辑]

清末以来,中国的工商业虽有所发展,但在西方产品的输入情形下,中国本土工商业的发展仍然有限,一战的发生使欧洲各国产业无力东顾,中国的工商业获得很大的发展,参与工商业的人口持续增加,民族工业,尤其是轻工业得以巨大发展,城市中的工商阶层在中国社会中的地位也更显重要,在五四运动中,他们成为声援爱国学生的主要力量。

北京政府内部派系的权力斗争[编辑]

“五四运动”前后,北京政府总统、内阁、国会之间达成了某种平衡,故政治运作较先前为畅顺。当时政府领导者为大总统徐世昌、国务总理钱能训,及“安福国会”幕后领袖段祺瑞。但政府仍深受各个党派、各地军阀的制约,政策因之时有变异。“五四运动”发生之后,“研究系”以政府外交失败做斗争“安福系”工具,藉传媒煽动学生举办爱国示威游行,并进一步造成“六三运动”,使得学运风潮扩大,最终逼使相关政府领导人下台负责。除此之外,“文治派”与“安福系”也借机相互攻讦,以谋求自我派系之利益。是以“五四运动”绝对不可以单单理解为群众在爱国意识之下的自发行为;事件源起、扩大都深受党派斗争之影响。[8]

近因[编辑]

天津学生支援北京

从1917年7月起,任交通兼财政总长的曹汝霖与驻日公使章宗祥等人受命于内阁总理段祺瑞以出卖主权的代价向日本政府大举借款。1918年,曹汝霖与日本外相后藤新平商定,以髙徐、济顺两路路权为抵押,借款三千万日元,并密电驻日公使章宗祥在日本签字。1919年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胜国在法国巴黎召开“和平会议”。4月15日,中国代表团向巴黎和会提出《废除中日民四条约说帖》,提出废除外国在华势力范围、撤退外国在华驻军等七项希望取消日本强加的“二十一条”及换文的陈述书,遭到拒绝。巴黎和会不顾中国也是战胜国之一,根据《关于山东之条约》决定将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只是归还了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时被德国掠去的天文仪器。梁启超致电汪大燮、林长民,建议警醒国民和政府,拒绝在和约上签字。其电文称:“汪、林二总长转外协会:对德国事,闻将以青岛直接交还,因日使力争,结果英、法为所动,吾若认此,不啻加绳自缚,请警告政府及国民严责各全权,万勿署名,以示决心。”5月1日,中国谈判代表、外交总长陆征祥将此事电告北京政府,并称如不签约,则对撤废领事裁判权、取消庚子赔款、关税自主及赔偿损失等等有所不利。5月2日,北京政府密电中国代表可以签约。[9]林长民《外交警报敬告国人》一文刊载在5月2日的《晨报》头版头条:“胶州亡矣!山东亡矣!国不国矣!此噩耗前两日仆即闻之,今得梁任公电乃证实矣!闻前次四国会议时,本已决定德人在远东所得权益,交由五国交还我国,不知如何形势巨变。”[10]此消息传到中国后,北京学生群情激愤,学生、工商业者、教育界和许多爱国团体纷纷通电,斥责日本的无礼行径,并且要求中国政府坚持国家主权。在这种情况下,和会代表提交了关于山东问题的说帖,要求归还中国在山东的德租界胶济铁路主权,以及要求废除《二十一条》等合法条件。但结果,、法、日、等国不顾中国民众呼声,在4月30日终于签订《协约国和参战各国对德和约》,即《凡尔赛和约》,仍然将德国在山东的权利转送日本[11]。在巴黎和会中,中国政府的外交失败,直接引发了中国民众的强烈不满,从而引发了五四运动。

过程[编辑]

五四运动时期抵制日货

5月1日,北京大学的一些学生获悉和会拒绝中国要求的消息。当天,学生代表就在北大西斋饭厅召开紧急会议,决定5月3日在北大法科大礼堂举行全体学生临时大会。

5月3日晚,北京大学学生举行大会,高师法政专门高等工业等学校也有代表参加。学生代表发言,情绪激昂,号召大家奋起救国。最后定出四条办法,其中就有第二日齐集天安门示威的计划。这四条办法是:(一)联合各界一致力争;(二)通电巴黎专使,坚持不在和约上签字;(三)通电各省于5月7日国耻纪念举行游行示威运动;(四)定于5月4日(星期日)齐集天安门举行学界之大示威。

被学生烧掉的赵家楼

5月4日,上午10时,各校学生召开碰头会,商定游行路线。下午1点,北京大学等十三所院校三千余名学生汇集天安门,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活动。提出了“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取消二十一条”、“拒绝合约签字”等口号,并在集会上宣读了罗家伦起草的,《北京学界全体宣言》:“中国的土地可以征服而不可以断送!中国的人民可以杀戮而不可以低头!国亡了!同胞起来呀!”。然后,总指挥傅斯年扛着大旗走在游行队伍最前面,队伍随即向东交民巷使馆区进发,受到巡捕阻拦,学生代表求会见四国公使,罗家伦江绍原前往各国使馆递送英文的备忘录。仅美国使馆人员接受了学生的陈词书,英法意使馆均拒绝接受。在“外争国权”而不得的情况下,队伍中喊出一句:“去找曹汝霖算账去!”矛盾遂转向“内惩国贼”——学生开始向位于北京长安街东端之北的赵家楼曹宅所在地移动,一路上高喊“收回山东权利”、“拒绝在巴黎和会上签字”、“废除二十一条”、“抵制日货”、“宁肯玉碎,勿为瓦全”、“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等口号,并且要求惩办交通总长曹汝霖、币制局总裁陆宗舆、驻日公使章宗祥。下午两点多钟,大规模游行队伍到达曹宅,数百名军警早把胡同口封住了,队伍不得入内。学生向军警讲明来意说:“我们是爱国学生,来这里是找曹总长谈谈国事,交换意见,要他爱中国。我们学生手无寸铁,你们也是中国人,难道你们不爱中国吗?”军警于是放行。学生进入胡同,发生暴乱痛打了在曹家串门的章宗祥,并火烧曹宅,引发“火烧赵家楼”事件。随后,军警给予镇压,并逮捕了学生代表32人。[12]

扬州群众火烧日货支援学生

学生游行活动受到广泛关注,各界人士给予关注和支持,抗议逮捕学生,蔡元培朱家骅等“欧美同学会”会员(时会长蔡元培)当时为了营救学生,不惜发动全国工商界罢工罢市。北京军阀政府颁布严禁抗议公告,大总统徐世昌下令镇压。但是,学生团体和社会团体纷纷支持。11日,上海成立学生联合会。14日,天津学生联合会成立。广州,南京,杭州,武汉,济南的学生和工人也给予支持。5月19日,北京各校学生同时宣告罢课,并向各省的省议会、教育会、工会、商会、农会、学校、报馆发出罢课宣言。天津上海南京杭州重庆南昌武汉长沙厦门济南开封太原等地学生,在北京各校学生罢课以后,先后宣告罢课,支持北京学生的斗争。

6月,由于学生影响不断扩大,《五七日刊》和学生组织宣传,学生抗议不断遭到镇压。3日,北京数以千计的学生涌向街道,开展大规模的宣传活动,被军警逮捕170多人。学校附近驻扎著大批军警,戒备森严。4日,逮捕学生800余人,此间引发了新一轮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6月5日,上海工人开始大规模罢工,以响应学生。上海日商的内外棉第三、第四、第五纱厂、日华纱厂、上海纱厂和商务印书馆的工人全体罢工,参加罢工的有两万人以上。6日、7日、9日,上海的电车工人、船坞工人、清洁工人、轮船水手,也相继罢工,总数前后约有六、七万人。上海工人罢工波及各地,京汉铁路长辛店工人,京奉铁路工人及九江工人都举行罢工和示威游行。

6日,上海各界联合会成立,反对开课、开市,并且联合其他地区,告知上海罢工主张。通过上海的三罢运动,全国22个省150多个城市都有不同程度的反映。6月11日,陈独秀等人到北京前门外闹市区散发《北京市民宣言》,声明如政府不接受市民要求,“我等学生商人劳工军人等,惟有直接行动以图根本之改造”。陈独秀因此被捕。各地学生团体和社会知名人士纷纷通电,抗议政府的这一暴行。面对强大社会舆论压力,曹、陆、章相继被免职,总统徐世昌提出辞职。6月12日以后,工人相继复工,学生停止罢课。6月28日,中国代表没有在和约上签字。

大事记[编辑]

  • 5月1日,中国谈判代表、外交总长陆征祥将此事电告北京政府,并称如不签约,则对撤废领事裁判权、取消庚子赔款关税自主及赔偿损失等等有所不利。上海《大陆报》"北京通讯":“政府接巴黎中国代表团来电,谓关于索还胶州租借之对日外交战争,业已失败。”
  • 5月2日,北京政府密电中国代表可以签约。外交委员会事务长、国民外交协会理事林长民在《晨报》、《国民公报》撰文:“山东亡矣,国将不国矣,愿合四万万众誓死图之。”
  • 5月3日下午,以林长民为首的北京国民外交协会召开会议,决定阻止政府签约。国民外交协会协会理事、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将外交失败转报罗家伦傅斯年等学生代表。当晚北大学生在北河沿北京大学法科礼堂召开学生大会,并约请北京13所中等以上学校代表参加,大会决定于4日(星期天)天安门举行示威游行。
  • 5月4日上午10时,各校学生召开碰头会,商定游行路线。下午1时,北京学生3000余人从汇集天安门,现场悬挂北大学生"还我青岛"血书。队伍由傅斯年带领向使馆区进发,受到巡捕阻拦,学生代表求会见四国公使,罗家伦江绍原前往各国使馆递送英文的备忘录。仅美国使馆人员接受了学生的陈词书,英法意使馆均拒绝接受。随后发生学生大规模游行。北京军警捕去学生32人。当晚,国务总理钱能训在其私宅召集内阁紧急会议,商讨对策。
  • 5月5日,北京各大专学校总罢课。清华学生宣布"从今日起与各校一致行动"。蔡元培为首的校长团、朱家骅等“欧美同学会”会员斡旋,被捕学生返校,学生复课。
  • 5月6日,南北和谈双方代表朱启钤唐绍仪在上海联合通电,要求中国外交代表拒绝巴黎和会签字,释放被拒学生。
“中华民国八年五月四日北京学界游街大会被拘留之北京高师爱国学生七日返校时摄影”
  • 5月7日,徐世昌下令全部释放因“火烧赵家楼”而被逮捕的学生。上海60多个团体举行国民大会
  • 5月9日,蔡元培出走。上海各学校全部罢课。驻军湖南衡阳的陆军第三师师长吴佩孚通电曰:“大好河山,任人宰割,稍有人心,谁无义愤?”
  • 5月13日,北京各大专校长递交辞呈。
  • 5月15日,徐世昌罢免教育总长傅增湘。
  • 5月19日,北京25000名学生再次总罢课,上书徐世昌,要求释放被拘学生、挽回傅增湘蔡元培、拒签和约、惩办国贼。之后开展演讲、抵制日货、发行爱国日刊等活动,组织“护鲁义勇队”。
  • 5月21日,徐世昌免李长泰步军统领职,令态度较强硬的王怀庆署理。
  • 6月1日,政府查禁联合会。
被捕的学生去监狱。
  • 6月3日,北京学生因政府为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辩护,举行大规模街头演讲,当日170多名学生被捕。
  • 6月4日,北京学生出动比昨日多一倍的人数上街演讲,当日700多名学生被捕,关在北大三院校舍。军警包围了北大,在四周搭起帐篷。
  • 6月5日,全国各大城市罢课、罢工、罢市,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运动。被监禁的学生获释。
  • 6月6-8日,罢工规模扩大。
  • 6月9日,南京路工人示威。
  • 6月10日,北京政府撤销曹、章、陆职务。
  • 6月11日,徐世昌总统咨参众两院请求辞职,未被接受。
  • 6月12日,商人开市。钱能训内阁全体请辞。
  • 6月13日,准钱能训辞职,特任龚心湛兼代内阁总理。
  • 6月17日,北京政府致电专使在和约上签字。
  • 6月22日,国务院通电全国,徐世昌总统打消辞意。
  • 6月23日,徐世昌会见山东各界代表,表示政府已电令中国全权代表陆征祥从缓签字。
  • 6月27日,京津学生,留日留美学生请愿。
  • 6月28日,原定签约之日,中国代表团驻地被留学生包围,代表团发表声明,拒绝在和约上签字。[13]

后期[编辑]

1921年11月11日1922年2月6日,美国、英国、日本、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葡萄牙、中国九国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国际会议。中国政府时值顔惠庆内阁,派出施肇基、頋维钧、王宠惠三人为全权代表,余日章、蒋梦麟为国民代表,朱佛定为华盛顿会议中国代表团秘书,1922年2月4日,中国和日本还在华盛顿签订了《解决山东问题悬案条约》及其附约。条约规定,日本将德国旧租借地交还中国,中国将该地全部开为商埠;原驻青岛、胶济铁路及其支线的日军应立即撤退;青岛海关归还中国;胶济铁路及其支线归还中国等。附约中规定了对日本人和外国侨民的许多特殊权利,但是中国通过该条约收回了山东半岛主权和胶济铁路权益。

参见:五四运动大事记

学生代表[编辑]

北京[编辑]

天津[编辑]

上海[编辑]

武昌[编辑]

运动主要领导人、支持者[编辑]

  • 蔡元培(1868-1940),民主主义革命家和教育家,北京大学时任校长。
  • 朱家骅(1893.5.30-1963.1.3),柏林大学博士,中国教育家,地质学家、学者,北京大学时最年轻的地质学教授、德语系主任。
  • 陈独秀(1879-1942),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之一,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和早期的主要领导人之一。
  • 胡适(1891-1962),中国近代著名学者、诗人、历史家、文学家、思想家。因提倡文学革命而成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
  • 梁启超(1873-1929),中国近代民主维新人士。
  • 林长民(1876-1925),国民外交协会理事。
  • 鲁迅(1881-1936), 中国近现代思想家、作家。

五四时期的相关团体[编辑]

北京[编辑]

上海[编辑]

天津[编辑]

  • 觉悟社:为打破天津男女学生的组织分开局面,1919年9月16日创建。当时社员有21人,男女各半。其中包括周恩来邓颖超郭隆真马骏刘清扬张若名谌志笃等。这个组织比较严密,对外废除姓名,发展新社员必须有三名以上社员介绍,由全体社员讨论决定,他们用抓阄办法决定每人的代号,周恩来就是“伍豪”;邓颖超就是“逸豪”。1920年1月该社创刊《觉悟》,其中周恩来撰写《觉悟的宣言》等。后来周恩来、郭隆真等因领导学生运动被捕,觉悟社转地下。

广州[编辑]

湖南[编辑]

四川[编辑]

纪念活动[编辑]

  • 中华民国纪念五四活动
    • 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认为“五四运动期间推动的“德先生”与“赛先生”,即使对于现今社会仍极具历史意义,形成数十年后知识份子的奋斗目标与社会改革方向。”“年轻学子不应被绝对真理或终极教条所左右,应培养自身独立判断思考与解决问题的实力,总统认为这象征著五四时代最重要的启蒙精神,相信这也将有助深化台湾民主经验的内涵,让我们的社会尊崇追求真实且不媚俗的精神。”“台湾以累积半世纪的民主经验,做出第二次的政党轮替,可以很自豪的说自己是一个真正自由民主的国家,也就是在五四所提倡的民主方面,交出第一张成绩单。总统认为这不只对台湾,对整个华人世界都有很重要的意义。”[14]
  • 海外各界纪念五四

洛杉矶七团体纪念五四运动系列演讲

  • 纪念五四大事
    • 2005年 两岸四地大学生汇聚澳门 纪念“五四”运动

影响[编辑]

五四运动从形式上是中国学生的爱国运动,但从整个社会背景社会发展来说,它的影响远远不止于此,除了波及中国思想文化,政治发展方向,社会经济潮流,教育,亦对中国共产党的发展有重要的作用,同时它对现时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社会亦有着不可低估之影响。[15]因强调五四新文化运动在中国现代思想、文化与文学发生中的独立性与资源性,以此将以科学和民主为旗帜的启蒙主义的“五四”,与“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帝反封建的文化”捆绑在一起。[16][17][18]

五四精神、目标与思想[编辑]

五四的根本精神是什么,有不同看法。在一般的看法中,一种看法:科学民主。1949年后,中共阐述为:爱国,进步,科学,民主。

五四运动,其主力是学生和青年,他们的爱国精神、为真理和正义而战的精神、不畏强暴和黑暗政治精神值得任何时代的青年和学生学习。

林毓生论“五四精神”[编辑]

林毓生[19]认为应当区分五四精神、五四目标与五四思想。林以为,五四精神是一种中国知识份子特有的入世使命感。这种使命感承袭儒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与“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精神,与俄国沙皇时代的读书人与国家威权同制度发生的“疏离感”,因而产生的知识阶级(intelligentsia)激进精神,以及西方社会政教分离为背景而发展出来的近代西方知识份子多元化专业研究的风格,有很大出入。这种使命感使中国知识份子以为真理本身应该指导政治社会文化道德的发展。其最高境界乃孔子“知其不可为而为”的悲剧精神。

而林教授认为“使国家强盛”、“自由”、“民主”、“法治”和“科学”为五四目标。

而五四思想则包含“全盘反传统”和“全盘西化”等传统一元论模式的思想。

思想文化[编辑]

1919年10月,总统举行秋定祭孔,同时组织了四存学会,以“昌明”“周公孔子之学”为宗旨,1921年更修订了《褒扬条例实施细则》,进一步强化礼教。梁启超梁漱溟则高唱中国文化优越论。而在五四运动中,某些反对中华传统道德思想文化的人士,推行了新文化运动,提出“打孔家店[20]、“推倒贞节牌坊”等口号。五四运动进一步促进了反传统思想的发展,与尊重中华文化的思潮形成针锋相对的局面。

中国语言文字政策的思想渊源大部分都来自于五四时期的西方理论,包括使用白话文(现代汉语)、国语(普通话)作为官方语言,以及汉字简化汉语拼音等。

对外关系[编辑]

中国代表没有在巴黎和平会议上签字,这并不代表中国的利益和权益能够保留下来,相反,刺激了日本吞并中国,排挤其他列强的速度。由于北京政府的失败,各地军阀利用北京政府的无力,相互攻伐,加剧了中国的内乱。

1921年到1922年召开了华盛顿会议,中国代表提出“十项原则”,山东问题得到解决,日本把青岛交还给中华民国政府但是胶济铁路仍由日本控制,山东实际仍由日本控制,中国权益没有恢复。

社会经济[编辑]

学生和群众的抵制日货,一定条件下刺激了民族产业的发展,但是随着一战的结束,中国的社会经济依然无法摆脱遭受日本欺凌的厄运。[来源请求]

教育方面[编辑]

杜威的实用主义教育思想和“自动主义”“自律辅导主义”等教育思想在五四推动下,教育界引起巨变,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废除学监制,在“开放女禁”呼声下,1919年秋,北京大学南京高等师范岭南大学开始招收女生,在教育制度上,妇女权利在五四影响下发生变革。1921年10月,北京政府颁布了《学校系统改革案》(壬戊学制),小学六年,初中四年,高中两年,大学四至六年,以美国为蓝本,教育得到革新。

文学艺术[编辑]

五四运动开创了中国文学新时代。五四以后,中国出现了大小40多个文艺社团,如文学研究会创造社,对中国文学发展影响深远。这个时期,出现了大批文学巨匠,如沈雁冰郑振铎叶绍钧郭沫若郁达夫等。

政治方面[编辑]

五四运动使苏俄在中国播下无产阶级暴力革命的种子,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和国民党的改组便充份显示出:当时很多人认为“布尔什维克革命是当时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的唯一出路”。但也有人认为当时对暴力革命的绝对化,对中国的长远发展是一种破坏而非建设作用。

五四运动以后,工人罢工和政治斗争依然不断,1920年五一,北京学生联合会散发《五一历史》传单,使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理论传入工人阶层,为共产党诞生创造了群众基础。在中国共产党党史上写下了重要篇章。陈独秀也在五四之后由激进的民主主义者向马克思主义者转变,并接受了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等观点。

五四运动的意识形态[编辑]

历史学林毓生教授[21]认为,五四运动的意识形态可分内容与思维模式两个方面来看。其内容又可分形式与实质两个层次。从形式层次上,五四人物喊出了如自由民主科学理性思想革命文学革命等口号。

意义[编辑]

  1. 彰显了学生当时救亡图存的爱国精神
  2. 促进了社会各阶层觉醒
  3. 加深国人自立图强之意识
  4. 扩大了新文化运动的影响
  5. 进一步地使知识份子认识到建立工人阶级政党的必要性。

评价[编辑]

与共产党斗争失利的势力一般认为五四运动直接影响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和发展,为后来的国共内战打下伏笔,间接造成了中国历史的倒退[来源请求],给中国人民造成了灾难[来源请求]中国共产党党史一般将其定义为“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注意这里的“封建”一词是欧洲人马克思意义上的封建观,不是中国先秦时代“分封建国”之封建),并以此运动作为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分水岭。五四运动促进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在思想上和干部上作了准备。

  • 五四运动表现了反帝反封建的彻底性。
  • 五四运动是一次真正的群众运动。
  • 五四运动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及其与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

中国大陆一直存在纪念五四运动的活动,尤其在党活动中被视为重要纪念,各级党组织、共青团组织、学校机关都对其形式非常重视,每年都有大型的纪念活动。

五四延伸[编辑]

其他以“五四”为名的事件[编辑]

1980年代的新五四运动[编辑]

1980年代的新五四运动(New May Fourth Movement),当时称为就是新古诗运动(Neo-classical Poetry Movement),由范光陵博士(Dr.Fan Kuanling)等主张新古诗运动,主要提倡新古诗运动,、诗意油画、与四位先生打一桌牌,即德先生、赛先生、诚信先生(又名良心)、礼义先生(又名孝经)。

2014年的“新五四运动”上凯道[编辑]

主要由中华民国台湾)的新党所提出的新五四运动,以发扬五四精神、捍卫民主与法治为号召,呼吁国人手持国旗走上凯达格兰大道,一同谴责近日来太阳花运动以及426凯道反核的行动[22]。根据警政署的统计,截至当日下午2点20分左右,约有1万余人参与[23]张安乐王炳忠[24]以及正逢母丧的马以南马冰如[25]皆有参与。

注释[编辑]

  1. ^ 该机构为总统府智囊机构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
  1. ^ 陈独秀《〈新青年〉罪案之答辩书》“拥护那德谟克拉西(民主)和赛因斯(科学)两位先生”,“本志同人本来无罪,只因为拥护那德莫克拉西(democracy)和赛因斯(science)两位先生,才犯了这几条滔天的大罪。”“西洋人因为拥护德、赛两先生,闹了多少事,流了多少血,德、赛两先生才渐渐从黑暗中把他们救出来,引到光明世界。我们现在只认定只有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上学术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若因为拥护这两位先生,一切政府的压迫,社会的攻击笑骂,就是断头流血,都不推辞。”
  2. ^ 《红旗》1979年第5期,侯外庐《五四时期民主和科学思潮》:“五四时期思想解放运动的特点,就是揭橥民主与科学,批判与它不相容的旧思想、旧道德和旧文化,提倡新思想、新道德和新文化”。
  3. ^ 光明日报:五四新文化运动与近代中国对民主与科学的追求
  4. ^ 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韩璐:近年来国内五四运动研究述评
  5. ^ 教育部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五四时期的民主和科学精神
  6. ^ 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龚育之,1999,《纪念“五四”的历史回顾和当代意义》
  7. ^ 1930年至1939年青年工作大事记
  8. ^ 试论北京政府对五四运动的态度及举措[1]
  9. ^ 五四运动:文化的运动,还是政治的运动?
  10. ^ 梁启超:五四运动导火索的点燃者
  11. ^ German Rights and Interests Outside Germany. Treaty of Versailles. [2009-05-03]. 
  12. ^ 中华民国史事日志.中华民国八年己未.第437页
  13. ^ 五四运动大事记
  14. ^ 纪念五四 总统:自由民主将成两岸对话共同语言[2]
  15. ^ 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
  16. ^ 五四运动
  17. ^ 《“五四”运动六十周年纪念论文集》:我们当前讲的民主是社会主义的民主,这是比以往任何的"民主"都更广泛更彻底的无产阶级的民主。
  18. ^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纪念五四运动60周年学术讨论会文选》“列宁所说: 无产阶级民主比任何资产阶级民主要民主。苏维埃政权比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共和国要民主百万倍。”
  19. ^ 林毓生著,穆善培译,《中国意识的危机》,第335至336页,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86。
  20. ^ 五四新文化运动无人提出"打倒孔家店"口号. 国家历史. 2010-02-15. 
  21. ^ 林毓生,1998,《热烈与冷静》,第109至111页,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
  22. ^ 刘宛琳. 郁慕明號召「新五四運動」 周日上凱道. 《苹果日报》. 2014年5月4日 [2014年5月4日查阅] (正体中文). 
  23. ^ 翁嫆琄. 凱道「新五四運動」 警方估有萬人參與. 新头壳newtalk. 2014年5月4日 [2014年5月4日查阅] (正体中文). 
  24. ^ 陈诗璧. 新五四運動 王炳忠批陳為廷納粹法西斯. 《苹果日报》. 2014年5月4日 [2014年5月4日查阅] (正体中文). 
  25. ^ 馬家姐妹凱道現身 白狼狠批學運「罌粟花」. NOWnews. 2014年5月4日 [2014年5月4日查阅] (正体中文). 

外部链接[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 林毓生著,穆善培译,《中国意识的危机》,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86年。
  • 周策纵,《五四运动:现代中国的思想革命》,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同书较早译本名为《五四运动史》,岳麓书社,1999年出版。原书Chow Tse-tung. The May Fourth Movement: Intellectual Revolution in Modern China.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60.
  • 近藤邦男著,丁晓强等译:《救亡与传统:五四思想形成之内在逻辑》(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88)。
  • 余英时张灏王元化林毓生王汎森欧阳哲生刘军宁秦晖,《五四新论 : 既非文艺复兴,亦非启蒙运动》, 联经出版公司,1999年5月4日。
  • 林贤治,《五四之魂 : 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6月初版。
  • 叶曙明,《重返五四现场 : 1919,一个国家的青春记忆》,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9年4月。
  • 刘再复,《共鉴“五四” : 与李泽厚、李欧梵等共论“五四”》, 三联书店(香港),2009年6月1日;福建教育出版社,2010年01月。
  • 曹汝霖,《一生回忆》,香港春秋杂志社,1966年初版;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1980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年。
  • 张鸣,《北洋裂变 : 军阀与五四》,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5月初版。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