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冯玉祥
Fyc.png
政党 中国国民党 中国国民党
出生 1882年11月6日
 大清安徽省
逝世 1948年9月1日 (65岁)
 苏联黑海
信仰 中国基督教新教

冯玉祥(1882年11月6日-1948年9月1日),谱名基善表字焕章安徽巢县(今巢湖市夏阁镇竹柯村)人,生长于直隶省保定府(今河北省保定市)。民国军阀国民革命军陆军元帅西北军领袖。

生平[编辑]

家庭出身[编辑]

冯玉祥的父亲冯有茂,1845年生于安徽巢县竹柯村,家庭赤贫,冯玉祥的父亲做了一个泥瓦匠,冯玉祥的伯父与三叔做了裁缝,冯玉祥的四叔是佃农太平天国运动席卷到安徽时,冯玉祥的父亲外出逃荒,投靠一家地主做佣工,陪着地主家的少爷学武学,考武举,结果冯玉祥的父亲考中了武庠(官办武学),毕业于投身淮军将领刘铭传的“铭军”,在差遣队当差,后来慢慢地升到哨长和哨官,参加了平定陕甘回乱,之后随左宗棠进军新疆。随军从新疆调防内地进驻山东济宁

冯有茂在济宁与当地妇女游氏结婚,次年生长子冯基道,后来一共生了七个儿子,其中冯玉祥是次子。长子出世次年,铭军解散,当时因为生活艰难,营养不足,七个儿子死了五个。文盲的冯有茂南下回老家,考武举未成,不得已,又重新入伍,随淮军至直隶青县兴集镇。1882年,即光绪八年秋天,生下了冯玉祥,当时按族谱起名为冯基善。这时李鸿章直隶总督,淮军在保定府“五营练军”,冯有茂携家到保定府,因此保定成了冯玉祥儿童时代的养育之地,第二故乡。冯玉祥一生都是保定府口音。冯玉祥的父母早年都染有鸦片的嗜好。这在清末,已成为一种最普遍的风气,尤其是军政界,简直无人不吸。

1891年农历九月,冯玉祥的哥哥补上一份绿营的马兵的空缺从军,冯玉祥接替其哥哥的位子进入村里的私塾读书,本来冯家只打算供养长子读书。冯玉祥开蒙后练习写字,家贫买不起纸笔,于是就用一根细竹管,顶端扎上一束麻,蘸着稀薄的黄泥,在方砖上练习写字。冯有茂千方百计想把次子也补上一个兵额,以缓解家庭经济窘迫。

光绪18年(1892年),营里有一个兵额,苗管带决定补给冯有茂的次子,当时怕耽误了时刻,被别人抢去兵额,来不及问冯有茂次子的名字,就给直接编造了一个名字“冯玉祥”登记入册。从此,冯基善就更名为冯玉祥,11岁,不用随营操练,发饷时到营中应名领饷外(步兵,每月36银子),其余时间仍在家中过活。这在保定府淮军,叫做“恩饷”。

12岁时,结束了1年零3个月的私塾教育,入保定练军营拿枪操练。后来冯玉祥的父亲因伤丢了差事,断了经济来源。冯玉祥为了多挣一点银子,就四年如一日在教场练喊队列口令想成为传令教习,结果练出一副惊人的大嗓门。

民初仕途[编辑]

北洋政府时期的冯玉祥

冯玉祥清末1896年加入淮军,1902年改投袁世凯的武卫右军。1911年担任由武卫右军改编而成的新编陆军第二十镇第八十标第三营管带,曾参与滦州起义

1914年7月冯玉祥任陆军第7师第14旅旅长,参加镇压白朗起义。9月任陆军第16混成旅旅长。1915年奉令率部入川与讨袁的蔡锷所部护国军作战,曾一度击败蔡锷,获袁世凯颁发三等男爵。后暗中与蔡锷联络,于1916年3月议和停战。1917年4月被免去第16混成旅旅长职,7月率旧部响应段祺瑞的讨伐张勋复辟,复任第16混成旅旅长。1918年2月率部南下攻打孙中山的护法军,在湖北武穴通电主和,被免职留任。6月率部攻占湖南常德后,被撤销免职处分,11月任湘西镇守使

建军西北[编辑]

北洋政府时期的冯玉祥,载《中国名人录(第三版)

1921年8月任陆军第11师师长,从属直系军阀,率其部队入陕西,在陕西督军阎相文自杀之后,接任陕西督军,并以此地为地盘扩充,受到苏联大力支持壮大,其军队因此被称为“西北军”。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出潼关,击败河南督军赵倜,任河南督军,因杀降将宝德全,被撤河南督军,赴京改任陆军检阅使。

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战争时,负责在热河一路抵抗奉军,在参战途中,接受张学良50万银元贿赂[1],率军返回北京,发动北京政变囚禁总统曹锟,推翻北洋政府,脱离北洋军系,改编所部为“国民军”,电请孙文北上。导致山海关一路的吴佩孚失败。于11月5日逐溥仪出宫。因无法抗拒直、奉系军阀的压力请来段祺瑞主政,遭到排挤。

冯玉祥

1925年底冯玉祥参加反奉战争,1926年1月1日通电下野,赴包头。4月9日国民军再度发动政变,逼走段祺瑞,释放曹锟,但军事上失利,不得不撤出北京,在南口坚守。5月冯赴苏联考察,同年8月回国。国民军在南口坚守四个月后,于8月退回西北,9月17日冯在绥远五原誓师,任国民革命军联军(后改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司令,宣布所部加入国民党。在击溃刘镇华的镇嵩军之后,率领西北军出潼关参加北伐,为国民革命军指挥官之一。1927年4月宁汉分裂之后,先在郑州汪精卫会面,后在徐州蒋中正会面,最后选择与南京蒋中正合作,清除内部的中国共产党人。

中原毁佛[编辑]

1927年,笃信基督教的冯玉祥在河南废寺逐僧,将大相国寺改成市场。并发动全省毁佛运动,所有比丘比丘尼一律驱逐。所有寺产没收,寺院改为学校,或作救济院图书馆,或成为娱乐场所。继河南之后,等地,也都纷纷跟从,华北佛教因此几乎衰绝。

与国民党中央的关系[编辑]

1929年4月,冯玉祥不满国军编遣会议比例式裁兵原则的决议,称病离开南京。5月14日于潼关出任“护党救国军西北军”总司令,但迅速被南京方面内外夹攻而失败,被迫离职前往山西。1930年联同阎锡山李宗仁等与蒋中正对抗,引发中原大战,兵败后隐居山东泰山

1933年5月26日与吉鸿昌方振武佟麟阁察哈尔张家口建立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任总司令,时任察省主席的部将宋哲元并不支持,但又不便反对,因而离职,之后冯率军攻下由亲日军队占领的多伦,引起一阵骚动。惟因实力不足且北平军事委员会分会方面也派遣凃思宗及徐思贤先生,策反冯系将领与给予番号,因此,冯玉祥忖于大势已去,遂电请北平军分会派员整编,愿意将抗日同盟军旗帜放下,1933年6月9日北平军分会代表凃思宗及徐思贤抵张家口,冯玉祥亲迎并请自图书馆由涂将军担任主席举行整编会议,商讨善后事宜后返鲁。

抗日战争时任国防最高委员会常委,第三、第六战区司令长官,不久被蒋中正撤职。1946年赴美国考察水利,并发表反蒋言论。1948年参加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任中央政治委员会主任。最终与以蒋介石为总裁及主席(总统)的国民党中央及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彻底决裂。

逝世[编辑]

位于山东泰山脚下的冯玉祥墓

1948年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邀请,搭苏联轮船“胜利”号,由美返国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8月22日,不幸中途因轮船出事而于黑海遇难,“胜利”号正向敖德萨港口进发时,轮上失火,冯玉祥被烟熏窒息致死,与女儿冯晓达一起罹难,享年66岁,其墓位于泰山西麓。

评价[编辑]

  • 冯玉祥曾多次谋害政敌,张建功郭坚马廷勷徐树铮等人均为其所暗杀
  • 1917年冯氏皈依基督教受洗,还利用宗教力量来控制军队,故有“基督将军”的称号。
  • 1953年时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的周恩来在冯玉祥骨灰安放仪式上评价:“冯玉祥将军是一位从旧军人转变而成的坚定的民主主义战士;虽然和所有的历史人物一样,由于政治视野的局限,在他身上不可避免地存在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是,瑕不掩瑜,冯玉祥将军为中国民主事业的贡献,将是永垂不朽的。”
  • 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林彪彭德怀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是冯玉祥式的人物。[2]
  • 1982年乌兰夫(次年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在冯玉祥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上评价:“冯玉祥将军是一位杰出的爱国主义者,可敬的民主斗士,著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中国共产党的真挚朋友。”
  • 冯玉祥虽身材魁梧,但胆子极小。曾在抗战中与其共同作战的张发奎白崇禧等人,均在回忆录中叙述冯因过度惧怕日本空军空袭而闹出笑话之事。[3][4]
  • 由于冯氏一生中时常背主倒戈,因此有人将其字“焕章”改为“换章”(换章意即打麻将换牌之意),以讽刺其经常倒戈的行为。他还有“倒戈将军”和“植树将军”的称号。
  • 对于冯玉祥的倒戈次数,目前已经有很多历史学家和研究者进行更正,冯玉祥一生倒戈的次数准确的应该是八次,依次为:

著作[编辑]

  • 冯玉祥著,《我的生活:冯玉祥自传第1卷》,中国,世界知识出版社,2006年12月01日,ISBN 7501227489
  • 冯玉祥著,《我的抗日生活:冯玉祥自传第二卷》,中国,世界知识出版社,2006年12月01日,ISBN 7501227497
  • 冯玉祥著,《我所认识的蒋介石》,台北市,捷幼,2007年07月09日,ISBN 9789578523807

家庭[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见《唐德刚:张学良口述历史》第五分
  2. ^ 见《北戴河往事追踪报告》:中央文献出版社
  3. ^ 张发奎:《张发奎上将回忆录》:香港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

    八‧一五在上海南翔长官部召集军事会议时,日机临空,警报突至。不要以为基督将军(冯玉祥)身材魁梧,练兵有方,但胆子极小,他夺门而出,踉踉跄跄,向外面田塍直奔,一个不留神,滑脚跌进了稻田,弄得浑身上下尽是泥浆,那副狼狈不堪的窘态,使与会将领张治中、杨虎等都为之忍俊不禁。

  4. ^ 郭廷以:《白崇禧口述自传》〈第四部分:抗日‧淞沪会战战场杂记〉: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

    淞沪抗战时,我以副参谋总长身份常奉命至前线视察战况。是时,冯玉祥为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是副司令长官。我第一次抵达前线时,礼貌上先拜会战区长官,冯不在,我以为冯外出巡并不在意,与顾副长官讨论战况、敌情后而至前线视察。第二次奉命又到前线视察,我照例拜会冯玉祥,他还是不在。此次,我忍不住向顾副长官说:“委员长要我前来慰劳他,并听取他的意见,何故两次不见?”顾说冯因为怕空袭,白天不在战区长官部,住在离上海约一百五十里路之宜兴张公洞,除偶尔夜间到战区长官部,白天从未来过,私章交给顾副长官,公事由顾处理。顾告知我,如要见冯,非至宜兴不可。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