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十月革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十月革命
1917年俄国革命1917–1923年革命英语Revolutions of 1917–23俄国内战的一部分
Red Guard Vulkan factory.jpg
1917年伏尔铿工厂的赤卫队英语Red Guards (Russia)
日期: 1917年11月7–8日
地点: 俄罗斯共和国彼得格勒
结果: 布尔什维克取得胜利
参战方
布尔什维克
左翼社会革命党英语Left Socialist-Revolutionaries
赤卫队英语Red Guards (Russia)
第二届全俄罗斯苏维埃代表大会
俄罗斯共和国(至11月7日)
俄国临时政府(至11月8日)
指挥官和领导者
列宁
列夫·D·托洛茨基
帕维尔·德边科英语Pavel Dybenko
俄罗斯 亚历山大·F·克伦斯基
兵力
10,000 克隆斯塔起义水手,20,000-30,000 赤卫队士兵 500至1,000 名志愿者士兵,1,000名妇女营成员
伤亡与损失
若干士兵受伤 投降
《布尔什维克》(1920),库斯妥迪耶夫所绘。
1917年11月9日《纽约时报》头条

十月革命俄语Октя́брьская револю́ция罗马化Oktyabr'skaya revolyutsiyaIPA:[ɐkˈtʲæbrʲskəjə rʲɪvɐˈlʲʉtsɨjə]),内战获胜的红军一方称为“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俄语Вели́кая Октя́брьская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ая револю́ция罗马化Velikaya Oktyabr'skaya sotsialisticheskaya revolyutsiya),又称红十月十月起义布尔什维克革命,是1917年俄国革命经历了二月革命后的第二个阶段,推翻了以克伦斯基为领导的俄国临时政府,建立布尔什维克领导的政府。十月革命发生于1917年11月7日(儒略历10月25日)。

这场革命跟随并且利用了发生于同年的二月革命,那场革命推翻了沙皇专制并建立了以贵族和前贵族为主体组建的临时政府。此时城市工人开始组建委员会(俄语称苏维埃),其中革命者批评临时政府及其行动。发生于彼得格勒的十月革命推翻了临时政府并给当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占据多数俄语称布尔什维克)的派别控制的苏维埃赋予了权力。紧接着开始建立世界上第一个宣称社会主义的国家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随着这场革命未能得到彼得格勒以外地区的广泛承认,俄国内战(1917–1922)爆发并于1922建立苏联

这场革命由布尔什维克利用他们在彼得格勒苏维埃中的影响力组建武装力量来领导。布尔什维克赤卫队英语Red Guards (Russia)武装在军事革命委员会英语Military Revolutionary Committee指挥下开始于儒略历1917年10月24日接管政府建筑。翌日,冬宫(当时俄国首都彼得格勒的临时政府所在地)被夺取。

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及组织普遍认为,十月革命是经列宁托洛茨基领导下的布尔什维克领导的武装起义,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二个无产阶级政权──苏维埃政权和由马克思主义政党领导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革命推翻了以资产阶级的俄国临时政府,为1918至1920年的俄国内战和1922年苏联成立奠定了基础。而持有反对观点的学者认为,俄国临时政府实质上是由俄国社会革命党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等社会主义者为主要成员的政府,而并非“资产阶级政府”;“冬宫之夜”也并未发生激烈的武装冲突。

名称[编辑]

起初,此事被称作“十月政变”(Октябрьский переворот)或“25日起义”,在当代的文件中(例如列宁完成的著作的第一版)可见。而在俄语中,“переворот”的含义与“革命”类似,还意味着“剧变”或者“推翻”,所以“政变”不一定是正确的翻译。随着时间推移,“十月革命”(Октябрьская революция)一词开始被人使用。由于此事件发生在格里历的11月,还被称作“十一月革命”。

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俄语Вели́кая Октя́брьская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ая РеволюцияVelikaya Oktyabr'skaya sotsialisticheskaya revolyutsiya)是1927年十月革命10周年庆典之后的苏联官方称呼。

背景[编辑]

二月革命推翻了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并以俄国临时政府取而代之。然而临时政府软弱,并被内斗分裂。他们继续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让他们渐渐失去了民心。全国性的危机发展起来,影响了社会、经济和政治关系。工业及交通混乱加剧,获得物资的难度也在增加。1917年的工业生产总值下降了1916年水平的超过36%。秋季乌拉尔山区顿巴斯和其他工业中心所有企业的50%倒闭,导致大规模失业。同时生活支出明显上涨。工人的实际工资下降了1913年水平的大约50%。1917年10月俄国国债上涨到了5000万卢布。由此,政府产生了超过1100万卢布的外债。国家面临财政破产的威胁。

1917年9月到10月,莫斯科和彼得格勒工人、顿巴斯的矿工、乌拉尔的冶金工人、巴库的石油工人、中央工业区的纺织工以及44条不同铁路上的工人发动罢工。仅这几个月超过一百万工人参加了大规模罢工。工人建立起生产和分配上的控制并计划社会革命[1]

1917年10月4千多农民起义反抗地主。当时临时政府发出惩罚性的措施仅仅激怒了农民。彼得格勒、莫斯科和其他城市的卫戍部队,北部和西部前线,以及波罗的海舰队水兵在9月公开宣布通过他们选举出来的代表机构Tsentrobalt不再承认临时政府的权威并不再执行其任何命令。

在5月1日的通牒中,外交部长帕维尔·米留科夫表示临时政府希望通过进行战争“取得最后的胜利”反抗同盟国,引发广泛的愤怒。5月1–4日彼得格勒大约100,000名工人和士兵,以及来自其他城市的工人和士兵,在布尔什维克领导下,以“结束战争”“一切权力归苏维埃”口号示威游行。大规模示威给临时政府造成危机。[2]7月1日出现更多示威游行,约500,000名工人和士兵在彼得格勒抗议,再次要求“一切权力归苏维埃”“结束战争”“打倒十位资本主义部长”。临时政府在7月1日发动攻势英语Kerensky Offensive反抗同盟国,但迅速溃败。战败的新闻加剧了工人和士兵的抗议。临时政府在7月15日发生新的危机。

七月危机中的场景。军队向街头抗议者开枪。

7月16日彼得格勒工人和士兵开始自发抗议,要求权力移交给苏维埃。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对自发性的抗议给予领导。7月17日,超过500,000人参加了彼得格勒的和平抗议,人称七月危机英语July Days。临时政府在全俄苏维埃大会的俄国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领导人的支持下,下令武力进攻抗议者,数百人被杀。[3]

随后是一个阶段的镇压。7月5–6日的攻击发生在《真理报》的编辑部和印刷车间和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及彼得格勒委员会驻地科谢辛斯卡亚宫。7月7日临时政府发布弗拉基米尔·列宁的通缉令,他被迫转入地下,就像沙皇统治下一样。布尔什维克党员被捕,工人被裁员,彼得格勒的革命部队被解散或者派到前线。7月12日临时政府颁布法律在前线实行死刑。第二届联合政府组建,亚历山大·克伦斯基为主席,24日建成。[4]

政府的另一个问题集中在拉夫尔·科尔尼洛夫将军,他在7月18日任总司令。为响应布尔什维克的呼吁,莫斯科400,000人的工人阶级开始抗议。莫斯科的工人受到基辅哈尔科夫下诺夫哥罗德叶卡捷琳堡及其他城市铁路工人的抗议的支持。

在著名的科尔尼洛夫事件中,科尔尼洛夫率领亚历山大·克雷莫夫英语Aleksandr Krymov的军队在克伦斯基的许可下向彼得格勒进发。[5]尽管详细情况仍然不明,克伦斯基对政变的可能性感到恐惧,并撤销军令(相比之下,历史学家理查德·派普斯指出所有情节都是克伦斯基导致的[6])。8月27日,感觉到被先前在他认为怎样恢复俄国秩序的观点上同意他的克伦斯基政府背叛,科尔尼洛夫向彼得格勒出兵。只有很少的部队分配在前线克伦斯基不得不向彼得格勒苏维埃求助。布尔什维克、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员面对军队并说服他们放弃。[7]布尔什维克对铁路和电报工人的影响力也在阻止进军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次破坏已经结束,然而右翼感到背叛,左翼壮大起来。

科尔尼洛夫失败后,布尔什维克在苏维埃的支持度显著提高。科尔尼洛夫失败后的时间里面,中央和地方的苏维埃开始大量转入布尔什维克。8月31日的彼得格勒工人与士兵代表苏维埃及9月5日的莫斯科工人代表苏维埃决定夺权。布尔什维克赢得了布良斯克萨马拉萨拉托夫察里津明斯克、基辅、塔什干及其他城市苏维埃的主要权力。

过程[编辑]

阿芙乐尔巡洋舰开火用的前炮

1917年10月23日(儒略历10月10日),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投票表决以10-2通过决定称“武装起义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时机已经成熟”。[8][可疑

彼得格勒十月革命形势图,1917年11月6–7日

1917年11月5日(儒略历10月23日),布尔什维克领导人扬·安韦尔特英语Jaan Anvelt领导左翼革命者在爱沙尼亚自治政府英语Autonomous Governorate of Estonia首府塔林起义。两天后,列宁领导武装在俄国首都彼得格勒(今称圣彼得堡)起义,反抗克伦斯基临时政府。对于大多数而言,彼得格勒的起义没有流血,布尔什维克领导的赤卫队接管了主要的政府机构于最终向缺乏防御的冬宫发起进攻之前。[9]

苏联官方对此事件的说法是:弗拉基米尔·列宁发动的进攻于下午9:45开始,以阿芙乐尔巡洋舰发起的攻击为信号。冬宫由哥萨克军校学员英语cadet和一个妇女营英语Women's Battalion守卫。凌晨2时被占领。较早的日期成为革命的官方日期,当时所有冬宫外的政府建筑都被夺取。近期获得政府档案的研究明显纠正了已被接受的苏联修订的历史。档案版本显示列宁从斯莫尔尼宫派出的布尔什维克党员在当晚的前几个小时未费枪弹占领了彼得格勒所有权力的关键中心。其实在事实上空置的冬宫是被一小群冲进去的人以不留血的方式占领,在又黑又深的建筑内部迷路,并且意外地在皇家早餐室里面遇见克伦斯基临时政府其余的官员。无知的革命者强行逮捕他们开出他们自己的逮捕令。“冬宫防卫”的故事和史诗般的“冬宫风暴”随后作为布尔什维克宣传人员的政治宣传作品而出现。描绘“妇女营”的浮夸的绘画和出自谢尔盖·艾森斯坦的描绘发生在彼得格勒的十月革命的“政治正确”版本的电影的剧照后来被当作事实。[10]

后来苏联官方对革命的论点描述这起事件比事实上发生的更加戏剧性。[11]这是由历史重演英语historical reenactment所帮助,命名为《冬宫风暴英语The Storming of the Winter Palace》,在1920年上演。该剧被100,000人观看,给后来的官方影片提供了模式,上演了冬宫的巨大风暴和激战(参见谢尔盖·艾森斯坦的《十月:震撼世界的十天英语October: Ten Days That Shook the World》)。实际上布尔什维克起义遭遇了少数或者没有抵抗。[9]暴动被指定时间并组织以给10月25日召开的第二次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交付国家权力。一天的革命过后18人被捕并有2人被杀。

布尔什维克掌权后,宣布成立“工农临时政府”。要求立即举行立宪会议选举,并要求排除自由主义少数派宪政民主党,建立清一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府。尽管布尔什维克的强制夺权行为引起各党派的反感,但由于对宪政规则的长期追求,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等大多数左派政党选择接受了立即举行立宪会议选举的要求。而自由主义倾向的宪政民主党则遭到布尔什维克的镇压。[12]

苏维埃权力传播的时间线(格里历[编辑]

  • 1917年11月5日:塔林
  • 1917年11月7日:彼得格勒明斯克诺夫哥罗德伊万诺沃-沃兹涅先斯克塔尔图
  • 1917年11月8日:乌法、喀山、叶卡捷琳堡和纳尔瓦;(在基辅失败英语Kiev Bolshevik Uprising
  • 1917年11月9日:维捷布斯克、雅罗斯拉夫尔、萨拉托夫、萨马拉和伊热夫斯克
  • 1917年11月10日:罗斯托夫、特维尔和下诺夫哥罗德
  • 1917年11月12日:沃罗涅日、斯摩棱斯克和戈梅利
  • 1917年11月13日:坦波夫
  • 1917年11月14日:奥廖尔和比尔姆
  • 1917年11月15日:普斯科夫、莫斯科和巴库
  • 1917年11月27日:察里津
  • 1917年12月1日:莫吉廖夫
  • 1917年12月8日:维亚特卡
  • 1917年12月10日:基什尼奥夫
  • 1917年12月11日:卡卢加
  • 1917年12月14日:新罗西斯克
  • 1917年12月15日:科斯特罗马
  • 1917年12月20日:图拉
  • 1917年12月24日:哈尔科夫(穆拉维约夫赤卫队武装入侵乌克兰,建立苏维埃乌克兰并在地区战争英语Ukrainian-Soviet war
  • 1917年12月29日:塞瓦斯托波尔(红军武装入侵克里米亚,建立陶里达苏维埃共和国)
  • 1918年1月4日:奔萨
  • 1918年1月11日:叶卡捷琳诺斯拉夫
  • 1918年1月17日:彼得罗扎沃茨克
  • 1918年1月19日:波尔塔瓦
  • 1918年1月22日:日托米尔
  • 1918年1月26日:辛菲罗波尔
  • 1918年1月27日:尼古拉耶夫
  • 1918年1月28日:赫尔辛基(赤卫队推翻参议院芬兰内战开始)
  • 1918年1月29日:(基辅再次失败英语Kiev Arsenal January Uprising
  • 1918年1月31日:敖德萨和奥伦堡(建立敖德萨苏维埃共和国英语Odessa Soviet Republic
  • 1918年2月7日:阿斯特拉罕
  • 1918年2月8日:基辅和沃洛格达(打败乌克兰政府)
  • 1918年2月17日:阿尔汉格尔斯克
  • 1918年2月25日:新切尔卡斯克

事后[编辑]

彼得格勒军事革命委员会宣布撤销俄国临时政府的布告

10月25日与起义发生的同时,布尔什维克单方面召开第二次全俄苏维埃大会,通过了向工农与士兵代表苏维埃移交权力的法令,通过了列宁起草的《和平法令》和《土地法令》。《和平法令》强烈谴责帝国主义的战争罪行,建议一切交战国立即停战谈判,签订公正民主的和约,实现不割地不赔款的和平;反对兼并和侵略别国领土,指出凡把一个弱小民族并入一个强大国家而没有得到这个民族明确而自愿的表示,都是兼并或侵占别国领土的行为;主张废除秘密外交,宣布无条件地废止俄国地主、资产阶级政府从1917年2月到10月所缔结的全部秘密条约;向英、法、德三国工人呼吁,号召他们把和平事业以及使被剥削劳动群众摆脱一切奴役和一切剥削的事业有成效地进行到底。《土地法令》宣布废除土地私有制,实行土地国有;无偿没收地主、皇室、寺院、教会的土地,连同耕畜、农具、庄园建筑和一切附属物,一律交给乡土地委员会和县农民代表苏维埃支配;实行土地平均分配,根据各地条件,按劳动定额或消费定额把土地分配给劳动者。大会成立了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由101人组成,其中布尔什维克62名,左派社会革命党人29名,社会民主工党——国际主义者6名,其他党派4名。大会成立了人民委员会,列宁当选为人民委员会主席。这届政府全由布尔什维克组成。虽然农民普遍反对他们,但布尔什维克把他们自己视为工农联盟的代表,并以锤子与镰刀作为新的国家象征。

选举结果[编辑]

立宪会议选举按期于11月12-15日进行,经过4170万选民的投票,25日大致的得票结果:布尔什维克获得23.9%的选票,在703个席位中,只获得163席,远远低于社会革命党所获40%的选票。到了1918年年初,立宪会议召开前最终结果揭晓为:在总共707个席位中,布尔什维克得到175席,占24.7%,只略高于最初结果。而社会革命党得到410席(其中左派社会革命党占40席),达到了60%;孟什维克16席,宪政民主党17席,各民族政党86席,其余几个席位属于几个小组织。布尔什维克在掌权的情况下仍以败选告终,只得到不足四分之一的议席,即使加上与布尔什维克结盟的左派社会革命党,列宁方面也只占有30%的议席,而社会革命党即使不算它的左派,仅其主流派就占有370席,已经明显过半。

一月剧变[编辑]

立宪会议最终于1918年1月5日召开。但立宪会议拒绝通过第二次全俄苏维埃大会单方面提出的废除土地私有制,矿藏、工厂收归国有等条款,与布尔什维克废除资本主义所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目的不符,被斥为反革命。早已准备充分的列宁政府当天在彼得格勒戒严,并调集忠于布尔什维克的军队进入首都,强制解散了立宪会议。布尔什维克违反宪政规则的行为激起了民众强烈的不满,当日就出现了抗议解散立宪会议的工人游行示威,而布尔什维克军人却向和平的游行队伍开枪射击。同日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等反对派联合发表传单,谴责布尔什维克背叛工人阶级,并称其统治为“沙皇专制”。而向来支持布尔什维克的左派作家马克西姆·高尔基,愤然写下《1月9日与1月5日》一文,指责布尔什维克“来复枪驱散了近百年来俄国最优秀分子为之奋斗的梦想”[13]

契卡与红军的建立[编辑]

1917年12月20日,苏俄政府建立了全俄肃反委员会(简称契卡)。旨在以恐怖手段消灭国内的“反革命势力”。1918年1月15日,苏俄政府颁布了建立脱离军队国家化、完全由布党领导的红军的法令。托洛茨基曾直言不讳的说:“红军的组织原则与沙皇军队的组织原则是非常相似的”。

其他措施[编辑]

  • 全俄所有银行被国有化
  • 私人的银行帐户被没收。
  • 教会的财产(包括银行账户)被收走。
  • 除了德意志帝国,其他国家的外债被拒绝偿还。
  • 工厂的所有权、控制权移交给苏维埃。
  • 工资被定在比战争时期更高的比率,引入八小时工作制。
  • 为了让农民在内战中不至于激烈反抗、彻底倒向立宪会议,土地国有化政策被策略性的暂停,并延迟到20年代才开始实行。

俄国内战[编辑]

立宪会议被解散后,投票给社会革命党的农民强烈反对布尔什维克没收土地的政策,企业主也无法容忍布尔什维克把工厂、矿藏收归国有。而后1918年3月6日,苏维埃政府与德意志帝国签订《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条约》宣布退出一战并和德意志帝国停战,俄罗斯因此条约丧失了大片国土,此举又激怒了国内的民族主义者们,俄国内战局势已无法避免。《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条约》签订后,各地的小规模叛乱很快蔓延升级,1918年5月捷克斯洛伐克战俘叛乱。各反对派打出维护立宪会议的旗号反对布尔什维克,先后在伏尔加河流域的萨马拉、乌法等地形成很大势力,在格鲁吉亚等地还建立了孟什维克领导的民主共和国。右翼民族主义势力起而效尤:1918年4月乌克兰哥萨克首领斯科罗帕茨基驱散了二月革命后出现的乌克兰议会(中央拉达),12月初白军高尔察克驱散了从伏尔加河迁移到鄂木斯克的立宪议会委员代表大会。外国势力也随即卷入其中。内战期间大量少数民族、贫困军人加入红军一方,同白军进行了长达4年的内战。后由布尔什维克政权取得胜利。

影响[编辑]

Coat of arms of the Soviet Union.svg
苏联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列宁承诺宣称会在革命后为人民带来和平,十月革命后,俄国退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沙皇尼古拉二世在此次革命后被枪决。革命引起了西方社会极度的惶恐,并支持俄国的对抗势力,希望扼杀革命,从而引发战争,托洛斯基说苏维埃的权力是由内战建立的,事实上苏维埃的权力是在内战后才建立起来的。

十月革命的共产主义运动促使人类历史上的首次出现一个共产主义的政权。为第一个宣称为实现了“无产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此次革命触使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起家,也影响着往后世界的自由发展,共产主义的起头对资本主义世界给予极大的冲击。有人认为此革命曲解了马克思主义。

十月革命是二十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始因,它触发了各国社会主义运动在全球范围的扩张,此后许多殖民地半殖民地在共产革命号召的解放运动下也因此有了个大援助。苏联社会主义国家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对抗长达大半个世纪,直至冷战结束,苏联解体

十月革命第一次建立了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也被认为是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确是人类历史上一次重大的变革。十月革命也对其他国家的武装革命(比如中国)枪杆子、笔杆子出政权,产生了深远影响,1917年11月7日,“十月革命”爆发当天,刘镜人在致北京政府外交部的电报中说:“近俄内争益烈,广义派势力益张,要求操政权,主和议,并以暴动相挟制。政府力弱,镇压为难,恐变在旦夕。”随着苏俄十月革命对中国影响的扩大,《新青年》开始宣传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曾经评价:“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为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14]“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在十月革命以后学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建立了中国共产党。”

史学界观点[编辑]

史学研究中的少数事件受到了十月革命那样的政治因素的影响。[15]十月革命的历史学观点通常分成三个阵营:苏联马克思主义观点、西方极权主义观点及修正主义观点。[16]

苏联历史学界[编辑]

苏联对十月革命的史学观点与苏联史学的发展相联系。许多苏联国内的十月革命人物都是布尔什维克革命者。[17]革命叙事的初次浪潮之后,苏联史学家在苏联政府定义的“狭隘的指导”下工作。解读的严格程度可能达到了约瑟夫·斯大林时期的高度。[18]

苏联历史学界的十月革命解释为建立在正统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上的革命,而且是布尔什维克领导的。为建立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准确性,苏联史学家通常描述这场革命起于阶级斗争。他们维持着这场革命是顺应历史规律的世界史上重大事件的观点。布尔什维克党被视为是革命的中心,暴露了温和的临时政府及彼得格勒苏维埃中虚伪的“社会主义”孟什维克的缺点。在弗拉基米尔·列宁的领导和他牢牢把握的马克思理论的指导下,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了“逻辑上注定”的十月革命的事件。根据这些史学观点,这些事件在逻辑上是注定的,因为俄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垄断资本主义工业脱离了群众。按这个观点,布尔什维克党在组织被疏远的工人方面起了领导作用,而且因此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19]

即使苏联史学的十月革命观点直到1991年仍保持相对稳定,仍做了一些改动。斯大林死后,E·N·布尔贾洛夫和P·V·沃罗布也夫这些历史学家发表的历史研究明显偏离了党的布尔什维克的胜利“是俄国社会经济的发展所必然”的简明教义的准绳。[20]这些历史学家组成了“新方向小组”,假设十月革命复杂的性质“可能仅仅通过多种因素的分析解释,而不是通过追寻垄断资本主义的单纯因素解释”。[21]对于他们来说,布尔什维克党仍是革命的中心,但这个党的胜利是“因为仅有可能解决了该国面临着的‘一般性的民主’任务的优势”(如争取和平、地主的剥削等)。[22]

苏联晚期,随着公开化开放的苏联档案引起了一些脱离马克思列宁主义面貌的革新性的研究,即使正统的苏联观点的关键特征仍未触动。[18]

西方历史学界[编辑]

冷战时期,西方对十月革命的史学观点发展在对苏联观点的主张的直接回应中。苏联版本的十月革命受制于美国和西方的历史解释。结果,这些西方史学家揭示了他们所思考的苏联观点的缺陷,进而削弱了布尔什维克最初的合法性,以及马克思主义的准则。[23]

这些西方史学家表示这场革命是一系列偶然事件的结果。这些促成革命的意外的和条件性的因素的例举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间、机遇和沙皇尼古拉二世的错误领导以及自由主义及温和的社会主义者。[18]根据这些历史解释,这不是群众支持的,相反是布尔什维克操控群众及组织的残酷性以及使其延续的优越结构。对于这些历史学家来说,布尔什维克在1917年11–12月立宪议会选举的失败反映了公众对布尔什维克政变的不满,引发了大规模的内战。[24]

这些历史学家把布尔什维克党组织视为原始极权主义。他们对十月革命的解释是由原始极权主义政党组织的武力政变巩固了极权主义思想作为苏联历史固有的一部分。对于他们来说,斯大林极权主义的发展是出自列宁主义及布尔什维克党的战略和组织的自然过程。[25]

苏联解体影响下的历史研究[编辑]

苏联解体对十月革命的研究产生了影响。1991年起,越来越多的对大量苏联档案材料的接触使得重新审视十月革命成为可能。[26]尽管西方和俄罗斯史学家现在都接触到许多这些档案,苏联解体的影响在前苏联历史学家的著作中最为明显。在苏联解体帮助巩固西方和修正主义的观点的时候,前苏联的俄罗斯历史学家大部分否定了前苏联对这场革命的历史解释。[27]也就是说,已建立的十月革命的苏联观点受到了挑战,而且因此“俄罗斯历史学家的观点更接近于西方同行的观点”。[28]据Stephen Kotkin的论点,1991年推动了“还原政治史及极权主义的明显再现,以不同的方式解读那个观点……修正主义者试图埋葬的”。[29]也就是说,1991年后,经过一些“持续性研究”中的历史学家的重现,这一观点有从十月革命的组织结构到斯大林的古拉格的一个简单的、自然的演进。[30]

遗产[编辑]

“红十月”(Красный Октябрь,Krasnyy Oktyabr)也被用来描述这个事件。这个名字也被借用给一家由于斯大林格勒战役出名的钢铁厂,莫斯科糖果厂以及虚构的苏联潜艇英语Red October (submarine)

谢尔盖·艾森斯坦的电影《十月:震撼世界的十天英语October: Ten Days That Shook the World》描写并美化革命并用来纪念该事件。

十月革命的纪念日11月7日从1918年成为苏联国庆日并仍然是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德涅斯特河沿岸分裂地区的公众假日

1917年十月革命还标志着俄国第一个共产主义政府,乃至世界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开端。此后俄国成为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并在后来成为苏联的一部分,直到1991年解体。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David Mandel, The Petrograd workers and the seizure of soviet power, London, 1984
  2. ^ Richard Pipes. The Russian Revolution. Knopf Doubleday. 1990: 407. 
  3. ^ The Soviet Colossus: History and Aftermath. Michael Kort. p. 104
  4. ^ Michael C. Hickey. Competing Voices from the Russian Revolution: Fighting Words: Fighting Words. ABC-CLIO. 2010: 559. 
  5. ^ Beckett, 2007. p. 526.
  6. ^ Pipes, 1997. p. 51. "There is no evidence of a Kornilov plot, but there is plenty of evidence of Kerensky's duplicity."
  7. ^ Service, 2005. p. 54.
  8. ^ Central Committee Meeting—10 Oct 1917
  9. ^ 9.0 9.1 Beckett, p. 528.
  10. ^ Argumenty i Fakty newspaper
  11. ^ Jonathan Schell, 2003. 'The Mass Minority in Action: France and Russia'. In The Unconquerable World. London: Penguin, pp. 167–185.
  12. ^ 南都周刊:回望1917:俄国十月革命90年
  13. ^ 金雁:一月剧变:超过十月革命的大事件
  14. ^ 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6月30日
  15. ^ Edward Acton, Critical Companion to the Russian Revolution, 1914–1921 (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7), 5.
  16. ^ Acton, Critical Companion, 5-7.
  17. ^ Stephen Kotkin, “1991 and the Russian Revolution: Sources, Conceptual Categories, Analytical Frameworks,” The Journal of Modern History 70 (October 1998): 392.
  18. ^ 18.0 18.1 18.2 Acton, Critical Companion, 7.
  19. ^ Acton, Critical Companion, 8.
  20. ^ Alter Litvin, Writing History in Twentieth-Century Russia, (New York: Palgrave, 2001), 49-50.
  21. ^ Roger Markwick, Rewriting History in Soviet Russia: The Politics of Revisionist Historiography, (New York: Palgrave, 2001), 97.
  22. ^ Markwick, Rewriting History, 102.
  23. ^ Acton, Critical Companion, 6-7.
  24. ^ Acton, Critical Companion, 7-9.
  25. ^ Stephen E. Hanson. Time and Revolution: Marxism and the Design of Soviet Institutions. 北卡罗来纳大学出版社. 1997: 130. 
  26. ^ Kotkin, “1991 and the Russian Revolution,” 385-86.
  27. ^ Litvin, Writing History, 47.
  28. ^ Litvin, Writing History, 47-48.
  29. ^ Kotkin, “1991 and the Russian Revolution,” 385.
  30. ^ Kevin Murphy, “Can we write the history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http://www.isreview.org/issues/57/feat-russianrev.shtml (May 201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