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古希腊神话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宙斯的胸像, 发现于奥特里科利(庇奥-克里门提诺展厅,梵蒂冈博物馆梵蒂冈
画有厄琉息斯秘仪仪式的尼尼翁陶版,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

希腊神话希腊语ἡ Ἑλληνικὴ Μυθολογία)即口头或文字上一切有关古希腊人的英雄自然宇宙历史的神话。希腊神话是古希腊宗教的组成部分之一。现代的学者更倾向于研究神话,因为其实际上反映了古希腊的宗教和政治制度、文明以及这些神话产生的本质原因。[1] 一些神学家甚至认为古希腊人创造这些神话是为了解释他们所遇到所有的事件。

希腊神话涵盖大量传说故事,其中很多都通过希腊艺术品来表现,比如古希腊的陶器绘画和浮雕艺术。这些传说意在解释世界的本源和讲述众神和英雄们的生活和冒险以及对当时的生物的特殊看法。这些神话开始于口耳相传,今日所知的希腊神话或传说大多来源于古希腊文学。已知的最早的古希腊文学作品有荷马叙事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着重描写了和特洛伊战争相关的重大事件。基本上和荷马是同时期的赫西俄德的两部诗歌《神谱》和《工作与时日》包含了当时的学者对世界起源、神权统治和人类时代的延续以及人类疾苦和祭祀活动的起源的看法和认识。除了《荷马史诗》之外,还可以从《史诗集成英语Epic Cycle》(抒情诗,公元前5世纪的悲剧作品)、希腊化时期的学术作品和诗歌以及罗马帝国时期的作品,如普鲁塔克保萨尼亚斯的作品中发现希腊神话的踪迹。

现在希腊神话已经从很多艺术品上关于众神和英雄故事的装饰得到考古学上证明。公元前8世纪的陶器上的几何设计鲜明地记录特洛伊围城的场景和赫拉克勒斯的冒险。在随后的古风时期古典希腊时期以及希腊化时期,大量得到了文学上的证据证明神话场景不断涌现。[2]

希腊神话对西方文化、艺术、文学和语言有着明显而深远的影响。从古希腊时期到现代,诗人和艺术家很多都从希腊神话中获得灵感,并为其赋予现代意义。[3]

希腊神话的来源[编辑]

现在希腊神话多是从希腊文学以及公元前900到800年的几何艺术时期的作品上获得的。[4]

罗马诗人维吉尔,公元五世纪手卷 Vergilius Romanus 中详细地写到他经常使用希腊神话作为自己作品的主题
普罗米修斯》,居斯塔夫·莫罗,1868年。关于普罗米修斯的最早的传说来自赫西俄德,之后还有一部根据其改编的悲剧《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多被认为是埃斯库罗斯的作品。

文学上的来源[编辑]

神话叙事几乎在每部希腊文学中都表现了重要的角色。虽然如此,书库是唯一一部由古希腊时期保存下来的希腊神话绘图手稿。这部作品中载有大量有关希腊神话的原始资料(例如诸神的家谱),以英雄神话为主,是现代学者研究古希腊神话的重要文献。[5] 由于生活于公元前180到120年的阿波罗多洛斯根据其完成很多相关的作品,因此现在习惯将该书的作者称为“伪阿波罗多洛斯”。

最早的几部参考文献当推荷马的两部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除此之外的这方面的史诗都被归结到了《史诗集成》,但这些作品到现在基本已经全部不可考了。尽管这部合集原来的名字称为“荷马赞歌”,但其实际上和荷马没有任何关系,它们实际上从被称为抒情诗时期早期流传下来的赞美诗。[6] 赫西俄德,荷马基本同期的诗人在其作品《神谱》(“神之起源”)中全面的记录了关于世界的形成,众神,提坦巨人的起源的早期希腊神话以及详细的族谱,民间传说,人类疾病史的神话。赫西俄德的《工作与时日》系统地记录了当时农耕生产的知识,表现了平静而优美的农村生活场景。其中包括了对普罗米修斯潘多拉以及五个时代的描写。这些诗篇给予了在那个危险的时期最好生活方式的建议和全貌。[2]

抒情诗常常使用神话为背景,但是它们的描述常常偏离事实而加入跟多作者的幻想。古希腊比较著名的抒情诗人包括品达拜克里德斯西摩尼得斯以及田园诗诗人忒奥克里托斯彼翁,他们的作品都包含了大量的神话的元素。[7] 另外,神话也是古典的雅典戏剧的中心主题。三大悲剧家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的大多数悲剧都是以神话时代的英雄和特洛伊战争为背景的。很多著名的悲剧故事(如阿伽门农和他的儿女,俄狄浦斯伊阿宋美狄亚等)都被用作古典悲剧的主题。喜剧家阿里斯托芬也将神话作为其作品“鸟”和“青蛙”的主题。[8]

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狄奥多罗斯以及地理学家保萨尼亚斯斯特拉波都做过横穿希腊的旅行,他们都记录下了自己沿途听到的故事,这些记录证明了不同地区的神话和传奇,都有大量不为人知的不同版本。[7] 特别是希罗多德,研究了大量的传统,并发现了很多希腊和东方的历史或神话根源。[9] 他也试图调和这些起源使不同的文化观念相交融。

希腊化文明古罗马时期的诗歌则更加具有文学性。尽管如此,其仍然包涵了很多在其他作品中遗失的重要细节。这些作品主要包括:

  1. 罗马诗人:奥维德(《变形记》), 斯塔提乌斯盖尤斯塞内卡维吉尔以及塞尔维乌斯的作品和注释;
  2. 希腊近古时期的诗人:侬努斯安东尼努斯·莱伯拉里斯Quintus Smyrnaeus的作品;
  3. 希腊化时期的诗人:阿波罗尼奥斯卡利马科斯,伪埃拉托斯特尼巴弟尼的作品;
  4. 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小说家:艾普利亚士佩特罗尼乌斯洛里亚努斯赫利奥多罗斯的作品。

罗马作家,如伪许癸努斯,将“编造”和“天文”作为神话的两个最重要的纲要。 老菲洛斯特拉托斯小菲洛斯特拉托斯的“想像”以及卡利斯特拉托斯的“描述”是神话的另外两个来源。

大埃阿斯卡戎(冥界的亡灵导神)面前杀死一名特洛伊囚犯,伊特拉斯坎文明红彩陶器,公元前4世纪末到3世纪初

最后,亚挪比乌和一些拜占庭希腊作家根据早期的现在已不可考的希腊作品完善了神话的细节。这些神话的保存书籍包括赫西基奥斯的“苏达辞书”以及约翰·泰泽欧斯塔休斯的专著。基督教引用希腊神话进行教化:“每个神话中都有代达罗斯的污秽”(ἐν παντὶ μύθῳ καὶ τὸ Δαιδάλου μύσοςen panti muthōi kai to Daidalou musos)。知识广博的苏代斯认为代达罗斯的形象符合帕西菲的对波塞冬所幻化的公牛的"邪恶兴趣":“自从这些恶魔的起源和过失都被归属于代达罗斯,同时他为它们所憎恨,因此他成为箴言的主角。”[10]

考古学上的证明[编辑]

十九世纪德国传奇考古学家海因里希·施里曼发现的迈锡尼文明以及二十世纪英国考古学家阿瑟·埃文斯爵士发现的克里特岛米诺斯文明都为大量对荷马史诗提出的疑问提供了解释,也为很多关于众神和英雄的神话方面的细节提供了考古学上的证据。遗憾的是,迈锡尼和米诺斯的关于神话和仪式的不朽证据线形文字B的手卷主要用于记录库存,虽然其中出现了不少神和英雄的名字。[2]

公元前8世纪的陶器的几何设计很多以特洛伊围城或赫拉克勒斯的冒险为题材。[2] 这些神话的视觉上的表达的重要性显示在两个方面:首先,很多希腊神话出现在陶器上的时间远早于文字记载,比如赫拉克勒斯的十二项功绩,只有活捉刻耳柏洛斯这一项有和陶器同时代的文字记载,其他的文字记载都晚于陶器绘画;[11] 其次,陶器设计有的时候甚至描绘了一些并不具有文字记录的神话或场景。有的时候一个神话故事的第一手记录来源于几何艺术,而当它出现在文字记录中时,往往已经是好几个世纪之后了。[4]古风时期(公元前约750年到500年),古典希腊时期(公元前约480年到323年)以及希腊化时期(公元前约323年到146年),荷马风格和很多其他的神话场景大量涌现,这些都得到了文字记录的证实。[2]

希腊神话历史的考察[编辑]

希腊神话在不同的时代不断为了适应其文化演化而不断变化。在希腊神话依然存在的文字记录中,当希腊政治变迁之时,也是希腊神话的一个时代的终结之时。[12]

巴尔干半岛的早期居民是信仰泛灵论的农业人口,他们相信任何一种自然的现像都具有和其相对应的灵魂。最后,这些没有具体形象的灵魂被拟人化,而逐渐形成了地方的神话中的众神。[13] 当巴尔干半岛北方的部落侵入整个巴尔干半岛时,他们同时带来了他们万神殿中的代表征服,力量,英勇和暴力的英雄主义的神。其他农业世界的神被这些更加具有力量的神所征服,成为其下级神或者完全被取代。[14]

古风时期中期之后,关于男性神和男性英雄之间联系的神话越来越多,其代表了古希腊时代的男性同性恋(Eros paidikos, παιδικός ἔρως)风气的发展,其大概风行于公元前630年。公元前5世纪末,诗歌中提到,每位男神(阿瑞斯除外)都至少有一位青春期的少年作为他们的男伴,很多传奇英雄也有相似的男伴。[15] 早期存在的神话,比如关于阿喀琉斯帕特罗克洛斯的故事中,都提到了类似的情节。[16] 首先是亚历山大港的诗人们,然后是罗马帝国早期的神话收集者都倾向于采用这种方式刻画希腊神话中的人物。

史诗的成就在于创造了整个故事情节同时发展了新的神话编年史。因此希腊神话实际上呈现了世界和人类发展的过程。[17] 由于这些故事中的一些自身矛盾使人无法得到一条完全的时间线,因此只能从中看出一部粗略的编年史。由此,神话中的"世界的历史"可以大略划分为三个或四个时代:

  1. 起源的神话或者众神时代(《神谱》,"众神的诞生"):世界,众神和人类的起源神话;
  2. 众神和人类自由混合时代:众神,半神和人类早期互动的故事;
  3. 英雄时代,众神的活动变得比较受限。最后也是最伟大的英雄传奇即是特洛伊战争以及之后的故事(有的研究者将其划分成一个单独的时代)。[18]

因为前一时期的神话更偏重于众神时代的研究,古风以及古典时期的希腊作者更加偏爱英雄时代,他们在得到了世界形成的解释后确立了人类成就的的编年史和记录。比如,英雄的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矮化了神的绝对权利。在荷马的影响下,"英雄膜拜"成为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结构,表现为将死者(英雄)的领域同众神的领域中分离出来,即是将克托尼俄斯同奥林匹斯山分开。[19] 在《工作与时日》中赫西俄德人类世纪划分为五个部分:黄金,白银,青铜,英雄和黑铁。这些时代根据众神的产物来划分:黄金时代属于克洛诺斯的统治时期,下一个时代则来自宙斯的统治;赫西俄德将英雄时代安插在青铜时代之后;最后的黑铁时代即是诗人自身生活的时代,他认为这是这个时代是最黑暗的,因为潘多拉 带来的恶魔们横行于世,而希望却被关在了壶中。[20] 在《变形记》中,奥维德遵循赫西俄德,也将人类时代分为四个。[21]

Amor Vincit Omnia(胜利的爱神),描绘爱神的油画,卡拉瓦乔,约1601–1602

众神的时代[编辑]

宇宙起源和宇宙哲学[编辑]

" 起源的神话"或"创世神话"意在描绘人类的宇宙观念和解释世界的起源。[22] 现在最为人接受的版本为赫西俄德神谱中的描述:世界开始于卡俄斯,一个混沌的概念;然后空虚中产生了欧律诺墨盖娅 (大地)和其他的主要原始神:厄洛斯 (爱), 塔耳塔罗斯(地狱)和厄瑞玻斯(黑暗);[23] 之后盖亚单性分裂出了乌拉诺斯(天空),他也成为她的丈夫;他们生下了第一代的泰坦,六位男性:科俄斯克利俄斯克罗诺斯许珀里翁伊阿珀托斯俄刻阿诺斯以及六位女性:谟涅摩叙涅福柏瑞亚忒亚忒弥斯忒堤斯;克罗诺斯出生之后,盖娅和乌拉诺斯再也没有生育任何泰坦,此后出生的是三名独眼巨人和三名百臂巨人;克罗诺斯("盖娅的后代中最年轻,最狡猾也是最可怕的一位" [23])阉割了他的父亲,成为了众神的统治者和所有其他提坦的领袖,他的配偶是他的姐妹瑞亚。

红底黑绘双耳瓶,描述了雅典娜宙斯头中"重生",因为他将她的母亲墨提斯吞噬,右边的是作为助产士的厄勒梯亚。公元前550年到525年,现存卢浮宫

父子之间的斗争的主题再度出现,这次是克罗诺斯被他自己的儿子宙斯推翻。由于克罗诺斯背叛了自己的父亲,所以克罗诺斯一直活在对自己的子女的恐惧中,害怕自己也将会得到同样的结果。因此每当瑞亚生产时,他都会将自己的孩子吞噬掉。瑞亚痛恨他这样做,并用石头代替宙斯放入摇篮让克洛诺斯吃掉。当宙斯成人后,他给克罗诺斯吃了一种草药,让他将吃下的其他儿女全部吐了出来。 (另一个说法是墨提斯给克罗诺斯草药,让他将连宙斯在内的后代都吐了出来。)宙斯向克洛诺斯挑战,最后在独眼巨人的帮助下夺取了众神之王的位子,并将克罗诺斯和其他泰坦囚禁在塔耳塔罗斯[24]

宙斯也为同样的担忧所折磨,当他的第一任妻子墨提斯预言,她将生育一个"比他更伟大的神"的时候,宙斯将她吞噬了。尽管如此,当时墨提斯已经怀上了雅典娜,她们让宙斯痛苦不已,直到雅典娜全副武装从宙斯的头部飞出,并时刻准备着战斗。由于宙斯给予了雅典娜"重生",这成为了他没有被下一代的神"取代"的原因,但雅典娜仍然作为不为宙斯左右的神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雅典城独立于奥林匹斯山而存在。

希腊众神[编辑]

奥林匹斯十二主神Monsiau,十八世纪末作品

根据古典时期的神话,在瓦解提坦统治后,新的众神系统得到确立。在希腊众神中最重要的统治阶层是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他们生活在奥林匹斯山,受到宙斯的直接统治。[25] 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外,希腊人还崇拜大量的存在于民间的众神,比如半人半羊的宁芙(自然女神,包括那伊阿得斯,泉水仙女,德律亚得,树之精灵),涅瑞伊得斯(海仙女)以及萨堤尔等等;此外还有代表地狱黑暗力量的神,比如厄里倪厄斯(三位复仇女神)。[26] 为了赞美这些古希腊的众神,诗人们创作了荷马赞歌(共包括33部诗歌)。[27] 匈牙利的史诗学者格雷戈里·纳吉认为“荷马史诗是《神谱》的前奏,每一部都引述了一位神。”[28]

在大量描写希腊神话的神话故事和传奇中,众神的外表和希腊民族无异,其具有本质上并不存在但是非常完美的肉体。根据瓦尔特·伯科特,这些是希腊拟人化的角色刻画,“希腊的众神以人类的形态出现,而非抽象化,纯理想化的概念”。[29] 除去他们优越的外形外,古希腊的众神还具有大量的神奇的力量;其中最明显的是,他们不会为疾病所困,仅会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受伤。希腊人认为他们的神的最杰出的特征是不朽;这个不朽的概念意指众神通过花蜜仙馔密酒所获得的永远的生命。[30]

丽达与天鹅,变化为天鹅宙斯诱奸斯巴达的王后丽达米开朗基罗作品的十六世纪复制品

每一位神祇都有自己的族谱,追循不同兴趣,掌握一种特有专才并具有独一无二的个性;但由于他们是由不同的时期和文化背景的人共同刻画的,因此在现代人看来,有的时候这些神身上充满了矛盾。当诗人,祈祷者或是信徒们提到这些神的时候,他们常常使用的是这些神的本名和浑名的组合名称,以特指这个神的某个特征,如Apollo Musagetes代表"作为缪斯首领的阿波罗"。另外,浑名也可以代表神的一个特殊的地域性的外观。

大多数的神都具有特殊的代表含意,比如阿芙萝黛蒂是爱与美的女神,阿瑞斯是战神,黑帝斯是冥界之神,而雅典娜则是智慧和勇气的女神。[31] 一些神,比如阿波罗和狄俄倪索斯,则具有复杂的人格并代表了不同的能力,而另一些神,比如赫斯提亚(希腊语意指"健康")和赫利俄斯(希腊语意指"太阳")则仅仅具有一种个性,也只有一到两种能力。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希腊神庙基本上是为作为泛希腊信仰焦点的几位神建造的。尽管如此,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希腊民族对其主神有不同的信仰。很多城市也各自以最有名的几位神作为本城的守护神,并为这个神根据本城的文化根基描写专门针对本城的神话,因此有些神话仅在小范围内流传。到了英雄时代,在对神的信仰中也融入了对英雄(或半神)的信仰。

神与人类的相互交流时期[编辑]

狄俄倪索斯萨堤尔布里格斯画师在一个盘子中的绘画,法国巴黎徽章古玩收藏馆

在众神独自存在的时期和人类冲突时期之间有一个众神与人类互相交流的过渡时期。在这个时期中,神与人的混合比之后的时期中要更加自由。大多数的故事来自奥维德变形记,这些故事常常被分为两组题材:爱和惩罚。[32]

爱的故事常常描述为一个贵族的女子被一个男性的神诱奸,强奸或是他们之间的通奸,而他们的后代则常常是后期的伟大英雄的来源。这些故事常常表示神与人之间的这种性的关系应该被制止,因为这些故事常常伴随了悲惨的结局。[33] 只有在很少的例子中,女性的神和男性的人类交往,比如在“献给阿佛洛狄忒的赞歌”(‘荷马赞歌’)中,阿佛洛狄忒投入安喀塞斯的怀抱,产下了埃涅阿斯[34]

而以惩罚为题材的故事则通过借用或虚构了一些重要的文化产物来描述,比如, 普罗米修斯从众神处偷取火种;坦塔洛斯宙斯的餐桌上偷取甘露和仙馔密酒送给自己的臣民,使众神的秘密被暴露;普罗米修斯或吕卡翁使用欺骗的祭品;得墨忒耳传授农业秘仪特里普托勒摩斯或者马西亚斯发明奥洛斯管以和阿波罗进行一场音乐竞赛。伊恩·莫里斯认为普罗米修斯的冒险是"众神和人类历史的一部分。"[35] 在一份未署名的注明日期为公元3世纪的莎草纸片段中,生动地描绘了狄俄倪索斯色雷斯国王吕枯耳戈斯的惩罚,因为他太晚承认新的酒神,于是在其后来的人生中得到了可怕的处罚。[36] 这个关于狄俄倪索斯到色雷斯建立对其的信仰的故事也是埃斯库罗斯的一部悲剧的主题。[37] 在另一部悲剧,欧里庇得斯的“酒神的女祭司们”中,底比斯的国王彭透斯也受到了狄俄倪索斯的严惩,因为他对神不敬而且还暗地里监视狄俄倪索斯的女性信徒迈那得斯[38]

得墨忒耳墨塔涅拉普利亚红彩水罐,公元前340年, 柏林博物馆

在另一个以某古老的民间传说为基础的故事中,[39] 得墨忒耳在寻找她的女儿普西芬妮的路途中化身为名为多索的老妇人,她在位于阿提卡的王国厄琉息斯受到了国王刻琉斯的非常周到的欢迎。为了感谢刻琉斯的款待,得墨忒耳决定将得摩丰变为一名神祇,于是每日将还是婴儿的得摩丰放在火上烘烤。但是她的这项事业没有完成,因为得摩丰的母亲墨塔涅拉无意间撞见得墨忒耳将她的儿子放在火上的行为,并吓得大声尖叫。得墨忒耳对此非常生气,并哀叹这个愚蠢的人类无法理解神的赐予。[40]

英雄时代[编辑]

大量人类英雄涌现的时代被人们称为英雄时代。[41] 大量的史诗合集以著名的英雄或围绕这些英雄的家族所发生的大事件为主题,因此这些故事可以分为不同的系列。肯·多顿认为“这甚至是一个传说效应:我们可以从连续几代中追寻到一些家族的命运。”[17]

当对英雄的信仰开始以后,众神和英雄共同组成了祭奠的内容。[19] 与众神时代向比较,并没有出现一部完整的记录了出现在英雄时代的所有英雄的花名册;也再也没有产生新的大神,但英雄们则前仆后继。另一个英雄信仰不同于众神信仰的地方是,对英雄的信仰更具有地域代表性。[19]

赫拉克勒斯的不朽事迹被认为是英雄时代的开端。英雄时代包括了三大重要的军事事件:阿尔戈英雄远征,留克特拉战役特洛伊战争[42]

赫拉克勒斯和他的后代[编辑]

赫拉为还是婴儿的赫拉克勒斯脯乳,她的左边是雅典娜(视图之外)和阿佛洛狄忒,右边是她的信使,手持带翼双蛇杖伊里斯,阿普尼亚红彩装饰瓶细节,公元前360到350年

一些学者认为,[43] 在关于赫拉克勒斯的复杂的神话后面实际上有一个真正的人类原型,其可能是阿尔戈斯王国的某个酋长。另一些认为赫拉克勒斯的故事是每年太阳通过黄道十二宫的星座而产生的寓言。[44] 还有些人则指出和赫拉克勒斯相似的故事其实早已出现在其他文化,其可能编写自某些其他地区的英雄传说。按照最确定的说法,赫拉克勒斯是宙斯阿尔克墨涅的儿子,珀耳修斯的外孙。[45] 他的梦幻般的独立完成的功绩,其中所包含的民间故事的主题,为通俗的传奇提供了很多素材。他被描绘为一名牺牲者,被陈述为一位祭坛的建造者以及被想像为一名吞噬了自我的人;这些是他在喜剧中的角色,而他悲惨的结局则常常是悲剧的主题;塔莉亚·帕帕多波罗评价“赫拉克勒斯的疯狂”是"欧里庇得斯的一部比他其他所有作品都伟大的戏剧"。[46] 在艺术和文学领域,赫拉克勒斯被刻画为一个非常强壮的中等高度的男性;他最常使用是弓箭,木棍也是他的称手武器。陶器绘画展示了赫拉克勒斯空前的受欢迎程度,他与涅墨亚狮子的战斗被描画了上百次。[47]

伊特鲁里亚古罗马也存在关于赫拉克勒斯的神话和信仰,对罗马人来说,惊叹"mehercule"就像希腊人对"Herakleis"般熟悉。[47]意大利赫拉克勒斯被当做商人和交易者的神,另一些也因为他天生的幸运和避开危险的能力而崇拜他。[45]

在他被多里安人宣布为其国王的祖先的时候,赫拉克勒斯获得了其最高的社会威望。这使多里安人向伯罗奔尼撒迁移的有了比较合理的理由。 许罗斯,多里安人某个氏族的英雄,正是如此被当成了赫拉克勒斯的一个儿子,成为了“赫拉克勒斯后裔”或“赫拉克勒斯人”(所有赫拉克勒斯的后裔,特别是许罗斯的后裔;其他赫拉克勒斯后裔包括玛卡里亚, 莱谟斯, 曼托, 比阿洛, 特勒波勒摩斯和忒勒福斯)。这些赫拉克勒斯人征服了迈锡尼斯巴达阿尔戈斯伯罗奔尼撒王国,他们声称,根据传奇,他们从其祖先处获得了统治这些国家的权利。在历史上这常被称为"多里安人的入侵"。 吕底亚和后期的马其顿的国王也以同样的理由成为了赫拉克勒斯后裔。[48]

其他最早的几代英雄,如珀耳修斯,丢卡利翁忒修斯柏勒洛丰都具有和赫拉克勒斯相似的特征。和他一样,他们都独立完成了非凡的接近于童话的功绩,比如杀死像喀迈拉美杜莎这样的魔物。柏勒洛丰的冒险比较平凡,和赫拉克勒斯以及忒修斯相似。英雄死后成为星座,也是早期英雄传统比较常见的主题,比如珀耳修斯和柏勒洛丰。[49]

阿尔戈英雄[编辑]

唯一现存的希腊化文明时期的史诗,阿波罗尼奥斯(史诗诗人,学者,亚历山大图书馆的主管)的《阿尔戈船英雄纪》记录了伊阿宋阿尔戈英雄们去神秘之国科尔基斯寻找金羊毛的航程。在《阿尔戈船英雄纪》中,伊阿宋受命于国王珀利阿斯,珀利阿斯曾被预言,一个只穿了一个拖鞋的人将成为他的涅墨西斯。该史诗开始于伊阿宋在河中丢失了一个拖鞋后,来到了珀利阿斯的宫廷。基本上所有的参与者,包括赫拉克勒斯在内,都是下一代的英雄人物,他们和伊阿宋一起乘阿尔戈号出发去寻找金羊毛。这一代的英雄还包括忒修斯,正出发去克里特准备除掉弥诺陶洛斯阿塔兰塔,传奇的女英雄;以及墨勒阿革洛斯,有一系列可以同《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相媲美的史诗是描写他的。 品达,阿波罗尼奥斯和阿波罗多洛斯尽力完成了所有阿尔戈英雄的名册。[50]

虽然阿波罗尼奥斯在公元前3世纪完成了他的作品,阿尔戈英雄故事的形成比《奥德赛》要早,因为奥德修斯表现出他对伊阿宋的冒险非常的熟悉(奥德修斯的旅程有部分和伊阿宋的重合)。[51] 在古代时期,这些冒险被认为是以希腊对黑海地区的贸易和殖民行为为事实根据的。[52] 当时也流行将一些地方性的传奇用于一系列的文学题材,比如美狄亚的故事,常常为悲剧诗歌所引用。[53]

卡德摩斯播种龙牙”,麦克斯菲尔德·派黎思,1908年

阿特柔斯王朝与底比斯史诗合集[编辑]

阿尔戈英雄的时代和特洛伊战争之间,存在以其恐怖的罪行而闻名的一代。这些罪行包括阿特柔斯梯厄斯忒斯阿尔戈斯的所作所为。在这些神话的背后其实是阿特柔斯王朝(拉布达科斯王朝的两个特别的英雄朝代之一)的权利衰弱和其统治模式从继承制到主权制转换的问题。这对孪生兄弟阿特柔斯和梯厄斯忒斯以及他们的子孙在迈锡尼统治的衰弱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54]

底比斯史诗合集刻画了发生在底比斯的建造者卡德摩斯以及之后的国王拉伊俄斯俄狄浦斯身上的故事;还记录了关于最终攻打底比斯的七位将领以及他们的后辈英雄 的一系列故事。[55] 与俄狄浦斯相关的早期史诗中描写到,当他发现伊俄卡斯忒其实是他的母亲之后,仍然继续他在底比斯的统治,并重新娶了一位妻子并和她延续了后代,这和之后的一些悲剧(如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以及后期的神话大不相同。[56]

乔凡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的“阿喀琉斯的愤怒”(1757年, 湿壁画,300 x 300 cm,瓦尔马拉纳别墅,维琴察阿喀琉斯因为阿伽门农威胁要没收他的战利品布里塞伊斯而暴怒,他抽出他的剑想要杀掉阿伽门农。这时女神雅典娜出现了,她拉住阿喀琉斯的头发,以阻止他的暴行。

特洛伊战争和后续[编辑]

格雷考的作品“拉奥孔”(1608–1614,帆布油画,142 x 193 cm,美国国家艺廊华盛顿)描述了特洛伊围城中最重要的神话之一。 拉奥孔竭力劝说特洛伊人毁掉特洛伊木马,却被海蛇杀害。

希腊神话在希腊人和特洛伊人之间的战争,特洛伊战争及其后续时期,达到了高潮。在荷马的作品中关于特洛伊战争的故事已经的到了定型和奠基,之后又更加详细的(特别在希腊戏剧的领域)分为几个主题。在古罗马文化中,罗马人由于英雄埃涅阿斯的故事而对特洛伊战争特别感兴趣:埃涅阿斯是一位特洛伊的英雄,他从特洛伊出发,最后发现了后来成为罗马的城市。 维吉尔在他的《埃涅阿斯纪》中也提到这件事(埃涅阿斯纪的第二本书中记录了著名的特洛伊事件)。[57] 此外还有两部拉丁语写的使用狄克提斯达勒斯署名的伪编年史。[58]

在《特洛伊围城系列》中描写到引发这场战争的爆发和战争初期的一系列人和事:厄里斯引致纠纷的金苹果帕里斯的判决以及对海伦的诱拐,以及在阿维利达发生的伊菲革涅亚的祭献。为了营救海伦,希腊人在墨涅拉俄斯的兄弟,迈锡尼的国王,阿伽门农的领导下组成了一只庞大的远征队,而特洛伊人则拒绝将海伦交还。史诗《伊利亚特》的时间则开始于战争的第十年,集中讲述了阿伽门农和希腊人中最勇猛的战士阿喀琉斯之间的反目,以及因此引发的阿伽门农的外甥帕特罗克洛斯普里阿摩斯的长子赫克托耳在之后的战斗中的死亡。赫克托耳死后,特洛伊方面得到了两位外来同盟的加盟:亚马逊人的女皇彭特西勒亚埃塞俄比亚的国王门农;同时拂晓女神厄俄斯也加入了这个阵营。[59] 阿喀琉斯成功地除掉了上述的两位人类外盟,但他自己却被帕里斯射中脚踝而死去,因为他的脚踝是他全身唯一一处能够被人类的武器伤害的部位。最后,希腊人在雅典娜的帮助下,建造了特洛伊木马。无视普里阿摩斯的女儿卡珊德拉的警告,特洛伊人为西农所骗,将木马当做雅典娜的供奉品拖进了特洛伊城;而提议将木马摧毁的拉奥孔则被海蛇咬死。到了夜里,木马中的希腊士兵打开城门,等待在城外的士兵一拥而入,特洛伊城惨遭洗劫,普里阿摩斯和他剩下的儿子被残忍地杀害;特洛伊的女性们沦为希腊各城的奴隶。之后就开始了众多希腊领袖的回归之旅(包括奥德修斯的十年旅程以及埃涅阿斯的回归(《埃涅阿斯纪》)和对阿伽门农的谋杀),这些多记录于两部史诗:已经遗失的《诺斯托伊》(或命名为“回归”)和荷马的《奥德赛》。[60] 特洛伊史诗系列还包括特洛伊英雄的后代的冒险(如俄瑞斯忒斯忒勒玛科斯[59]

特洛伊战争产生了大量的题材,也成为了古希腊艺术家们灵感的主要来源(比如帕德嫩神庙排档间饰是以洗劫特洛伊为题材);艺术家对特洛伊围城的主题的喜好更表现了其对古希腊文化的重要性。[60] 这个神话般的围城故事也大大地影响了后来的欧洲写作。例如,特洛伊籍的中世纪欧洲作家, 他们当时并不知道荷马,但从特洛伊传奇中获得了关于英雄主义浪漫主义的充足的故事题材,并为其找到了合适他们本身的宫廷和骑士的题材的架构。 12世纪的作者,比如贝诺特Roman de Troie“特洛伊传奇”,1154–60) 和约瑟夫De Bello Troiano“特洛伊战场上”,1183)根据“狄克堤斯”和“达瑞斯”中的描述重新刻画了这场战争,他们实际上是遵循了贺拉斯的建议和维吉尔的例子:将特洛伊的诗歌改编成小说,而不是去编写什么完全不同的内容。[61]

希腊和罗马的神话概念[编辑]

神话是古希腊生活中的极端重要的组成。[62] 希腊人认为神话是他们的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用神话故事来解释自然现象,文化变更以及传统的憎恨和友谊。其是希腊人对自己的领袖具有神话中的英雄或者神的血统的骄傲的根源。基本上没有人会怀疑《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所描述的特洛伊战争后面的真实情况。根据美国著名的军事历史学家专栏作家,政治评论家以及西洋古典学教授维多·汉森圣塔克拉拉大学的西洋古典学副教授约翰·希思,荷马史诗的深厚的知识由于其文化渗透为希腊人所信服,因此荷马被成为"希腊的教育"(Ἑλλάδος παίδευσις),他的作品被称为"the Book"。[63]

哲学与神话[编辑]

在公元前5世纪末期,哲学历史散文理性主义开始抬头,神话的事实开始变得不确定,神秘的宗谱学说开始让位于一种竭力排除超自然说法的历史概念(比如修昔底德的历史)。[64] 在诗人和剧作家仍然对神话进行改编的同时,希腊的历史学家和哲学家已经开始对其吹毛求疵。[6]

拉斐尔·圣齐奥湿壁画雅典学院》中刻画的柏拉图(与列奥纳多·达·芬奇的描绘相似)。这位哲学家将荷马,悲剧以及所有和神话传统相关的的研究驱逐出了他的乌托邦式的理想国

公元前6世纪开始,一些激进的哲学家,如科洛彭的色诺芬尼,为诗人们的故事打上了侮辱神明的谎言的标签;色诺芬尼抱怨荷马赫西俄德所刻画的神是“人类中最无耻最淫猥的;他们偷窃,通奸并相互欺诈”。[65] 这种思想的主线则出现在柏拉图的《共和》和《法律》中。柏拉图创作了自己的具有讽刺意味的神话,用于攻击传统的故事中的神的诡计、偷盗和通奸等的不道德的行为,并反对他们成为文学作品的主题。[6] 柏拉图的批评是第一次严肃的对荷马神话传统的挑战,[63] 他认为神话是“老太婆的饶舌”。[66] 作为他的同盟,亚里士多德严厉地评论了在苏格拉底前的类似神话的哲学源头:“赫西俄德和神学上的作者们都仅仅将注意力放在对他们而言看似可信的观点上,却完全不尊重我们...但这些以神话风格写作的作者们完全不值得去注意;而对那些坚持证明自己主张的家伙,我们必须诘问他们”。[64]

尽管如此,即使是柏拉图也没有成功地将神话的影响杜绝于其制定的社会体制之外;他自己对苏格拉底的人物塑造也是基于传统的荷马式和悲剧的模式,用于赞美他的老师的正直:[67]

但也许有些人会说:“苏格拉底,难道你不会因为追求了让你处于涉及死亡的危险的道路而感到后悔?”但我会简单的回答他:“先生,你说的完全错误。如果你只是无论其为事的对错,而仅仅以其是否看重生死做为评测一个人的好坏的依据的话,那么我相信根据你的论点,所有死在特洛伊的半神英雄都是坏的,包括忒提斯的儿子,他如此的轻视危险,常常被用于比喻可以忍耐所有的侮辱,尽管他母亲(一位女神)对他说了以下的话语,他仍然渴望杀死赫克托耳
我的孩子,如果你为了为你的朋友帕特罗克洛斯复仇而杀死赫克托耳,你就相当于杀死了自己,因为赫克托耳之后,你将是下一个死亡的人。—— 荷马,伊利亚特,18.96

当他听到这些,却完全轻视死亡和危险,反而害怕自己作为一名无法为好友报仇的懦弱的人而活下去,他说道:

即便在对这个邪恶的家伙完成报复之后,我立刻会死,我也不愿意呆在这儿,在那些成为地球负担的船旁边被人揶揄。

汉森和希思估计柏拉图对荷马式传统的拒绝并不为希腊草根文明所接受[63],因为老的神话仍活跃的存在于地区性的信仰中;其持续地影响着诗歌以及仍然作为绘画和雕刻的主题长久不衰。[64]

以希腊神话为题材的作品[编辑]

漫画[编辑]

小说[编辑]

电影[编辑]

电视剧[编辑]

动画[编辑]

游戏[编辑]

注脚[编辑]

  1. ^ Volume: Hellas, Article: Greek Mythology.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1952. 
  2. ^ 2.0 2.1 2.2 2.3 2.4 Greek Mythology.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2002. 
  3. ^ JM Foley, Homer's Traditional Art, 43
  4. ^ 4.0 4.1 F. Graf, Greek Mythology, 200
  5. ^ R. Hard, The Routledge Handbook of Greek Mythology
  6. ^ 6.0 6.1 6.2 Miles, Classical Mythology in English Literature, 7
  7. ^ 7.0 7.1 Klatt-Brazouski, Ancient Greek nad Roman Mythology, xii
  8. ^ Miles, Classical Mythology in English Literature, 8
  9. ^ P. Cartledge, The Spartans, 60, and The Greeks, 22
  10. ^ /Pasiphae.html Pasiphae, Encyclopedia: Greek Gods , Spirits, Monsters
  11. ^ Homer, Iliad , 8. An epic poem about the Battle of Troy. 366– 369
  12. ^ Cuthbertson, Political Myth and Epic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75 has selected a wider range of epic, from Gilgamesh to Voltaire's Henriade , but his central theme, that myths encode mechanisms of cultural dynamics , structuring a community by creating a moral consensus, is a familiar mainstream view that applies to Greek myth.
  13. ^ Albala-Johnson-Johnson, Understanding the Odyssey, 17
  14. ^ Albala-Johnson-Johnson, Understanding the Odyssey, 18
  15. ^ A. Calimach, Lovers' Legends: The Gay Greek Myths;, 12–109
  16. ^ WA Percy, Pederasty and Pedagogy in Archaic Greece, 54
  17. ^ 17.0 17.1 K. Dowden, The Uses of Greek Mythology, 11
  18. ^ G. Miles, Classical Mythology in English Literature, 35
  19. ^ 19.0 19.1 19.2 W. Burkert, Greek Religion, 205
  20. ^ Hesiod, Works and Days, 90–105
  21. ^ Ovid, Metamorphoses, I, 89–162
  22. ^ Klatt-Brazouski, Ancient Greek and Roman Mythology, 10
  23. ^ 23.0 23.1 Hesiod, Theogony , 116–138
  24. ^ Hesiod, Theogony, 713–735
  25. ^ HW Stoll, Religion and Mythology of the Greeks, 8
  26. ^ Greek Religion.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2002. 
  27. ^ J. Cashford, The Homeric Hymns, vii
  28. ^ G. Nagy, Greek Mythology and Poetics, 54
  29. ^ W. Burkert, Greek Religion, 182
  30. ^ HW Stoll, Religion and Mythology of the Greeks, 4
  31. ^ HW Stoll, Religion and Mythology of the Greeks, 20ff
  32. ^ G. Mile, Classical Mythology in English Literature, 38
  33. ^ G. Mile, Classical Mythology in English Literature, 39
  34. ^ Homeric Hymn to Aphrodite, 75–109
  35. ^ I. Morris, Archaeology As Cultural History, 291
  36. ^ J. Weaver, Plots of Epiphany, 50
  37. ^ R. Bushnell, A Companion to Tragedy, 28
  38. ^ K. Trobe, Invoke the Gods, 195
  39. ^ MP Nilsson, Greek Popular Religion, /gpr07.htm#fr_50 50
  40. ^ Homeric Hymn to Demeter, %3D%237;layout=;loc=2.213 255–274
  41. ^ FW Kelsey, An Outline of Greek and Roman Mythology, 30
  42. ^ FW Kelsey, An Outline of Greek and Roman Mythology, 30
    * HJ Rose, A Handbook of Greek Mythology, 340
  43. ^ HJ Rose, A Handbook of Greek Mythology, 10
  44. ^ CF Dupuis, The Origin of All Religious Worship, 86
  45. ^ 45.0 45.1 Heracles.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2002. 
  46. ^ W. Burkert, Greek Religion, 211
    * T. Papadopoulou, Heracles and Euripidean Tragedy, 1
  47. ^ 47.0 47.1 W. Burkert, Greek Religion, 211
  48. ^ Herodotus, The Histories, I, 6–7
    * W. Burkert, Greek Religion, 211
  49. ^ G.S. Kirk, Myth, 183
  50. ^ Apollodorus, Library and Epitome, 1.9.=section=#63;layout=;loc=1.9.17 16
    * Apollonius, Argonautica, I, htm 20ff
    * Pindar, Pythian Odes, Pythian 4.P. 4.171ff. 1
  51. ^ Argonaut.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2002. 
    * P. Grimmal, The Dictionary of Classical Mythology, 58
  52. ^ Argonaut.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2002. 
  53. ^ P. Grimmal, The Dictionary of Classical Mythology, 58
  54. ^ Y. Bonnefoy, Greek and Egyptian Mythologies, 103
  55. ^ R. Hard, The Routledge Handbook of Greek Mythology, 317
  56. ^ R. Hard, The Routledge Handbook of Greek Mythology, 311
  57. ^ Trojan War.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1952. 
    * Troy.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2002. 
  58. ^ J. Dunlop, The History of Fiction, 355
  59. ^ 59.0 59.1 Troy.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2002. 
  60. ^ 60.0 60.1 Trojan War.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1952. 
  61. ^ D. Kelly, The Conspiracy of Allusion, 121
  62. ^ Albala-Johnson-Johnson, Understanding the Odyssey, 15
  63. ^ 63.0 63.1 63.2 Hanson-Heath, Who Killed Homer, 37
  64. ^ 64.0 64.1 64.2 J. Griffin, Greek Myth and Hesiod, 80
  65. ^ F. Graf, Greek Mythology, 169–170
  66. ^ Plato, Theaetetus, .01.0170 176b
  67. ^ Plato, Apology, +28b&fromdoc=Perseus%3Atext%3A1999.01.0170 28b-d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