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刘淑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叶刘淑仪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叶刘淑仪议员
The Honourable Regina Ip Lau Suk-yee
Regina Ip at VP New Year Fair 2009.jpg
保安局局长
1998年—2003年

立法会议员
2008年—
政党 汇贤智库/新民党
国籍 香港 中国香港
出生 1950年8月24日 (1950-08-24)(63岁)
香港 英属香港
配偶 叶文浩(已殁)
学历
  • 般含道圣士提反女子中学
    (1954年-1969年)
  • 香港大学文学院(主修英国文学,文学士)
    (1969年-1972年)
  • 格拉斯哥大学(主修英国文学,硕士)
    (1973年-1975年)
  • 斯坦福大学(工商管理硕士)
    (1986年-1987年)
  • 斯坦福大学(东亚研究文学硕士)
    (2003年-2006年)
经历
  • 新法书院大坑道分校学位教师
    (1972年-1973年)
  • 政务主任 (辅政司署铨叙科)
    (1975年-1977年)
  • 民政署社区关系主任
    (1977年-1978年)
  • 旺角民政主任
    (1978年-1980年)
  • 助理新界民政司
    (1980年-1982年)
  • 政务总署首席助理政务司
    (1982年-1983年)
  • 首席助理保安司
    (1983年-1986年)
  • 助理贸易署署长
    (1987年-1990年)
  • 副行政署长
    (1990年-1993年)
  • 副工商司
    (1993年-1995年)
  • 工业署署长
    (1995年9月-1996年8月)
  • 人民入境事务处处长(入境事务处处长)
    (1996年8月-1998年7月)
  • 保安局局长
    (1998年7月-2003年7月16日)
  • 汇贤智库创会主席
    (2006年6月19日-)
  • 立法会议员
    (2008年 - )
  • 行政会议成员
    (2012年 - )

叶刘淑仪GBSJP英文Regina Ip Lau Suk-yee绰号:叶刘,1950年8月24日),本名刘淑仪,现年63岁,是基督徒香港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香港立法会议员、新民党汇贤智库主席,曾任香港政府官员,在主权移交前于殖民地政府出任人民入境事务处处长,是香港历史上首位出掌纪律部门的女性。在特区政府成立后,叶刘淑仪在1998年7月获时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委任为香港首位女性保安局局长

在保安局局长任内,叶刘淑仪的政绩备受广泛争议。在向各国争取特区护照免签证、解决困绕香港多年的越南船民问题、制定中港两地有关被扣押港人之通报机制虽有建树,但在处理居港权问题和《公安条例》修订等议题上过于强硬,以及被批评不尊重香港司法制度。2002年9月开始推销《基本法23条》(简称《23条》)立法,由于被指态度轻佻傲慢,又时常发表富争议性言论,其民望不断下滑,至2003年7月1日50万人上街游行后,其民望更跌至谷底,成为最不受欢迎的政府官员,最终迫使《23条》搁置立法,她本人亦在同年7月16日辞官,成为首批辞职的问责局长之一。

卸任后,叶刘淑仪在2003年赴美国留学,2006年回港,并重新投入政坛,成立汇贤智库,自任主席,就社会事务发表意见,使外界一度揣测她有意竞逐2008年立法会选举,以至于2012年的特首选举。至2007年9月27日,她终向外界公布参加立法会港岛选区补选,争夺马力逝世后出缺的议席,不过最后被陈方安生击败下落选。叶刘淑仪在2008年立法会选举中再次在港岛区参选,最终成功当选。

2011年8月,叶刘淑仪表示自己会“牺牲”自己参选第四届行政长官[1]。2012年2月20日,叶刘淑仪宣布参选行政长官选举,她认为另外两位候选人出现严重诚信问题,希望自己参选能给选委和市民多一个选择[2]。不过她于提名截止前未能获得所需之150个提名票而放弃参选。

早年生活与家庭[编辑]

Regina2.jpg

叶刘淑仪籍贯广东南海罗村,生于香港生肖属虎[3],父亲叫刘福成(?-1971年),元配李氏,而母亲华彩凤(?-1990年1月1日)乃其妾侍,华彩凤曾当演员,两人在唐山结识[4]。叶刘淑仪自1954年起入读位于般咸道圣士提反女子中学,在那里接受幼稚园小学中学教育,八岁时曾获得校际戏剧比赛最佳“童角奖”,后来在1969年预科毕业[3]。预科毕业后,叶刘淑仪即获香港大学文学院取录,主修英国文学1972年以一级荣誉资格毕业,当时她曾有意当作家[3]

由于父亲在1971年身故,“有裕行”的业务又为家族族人把持,叶刘淑仪一家遂陷入财政拮据[4]。为了继续学业,叶刘淑仪在大学毕业后曾自1972年至1973年在新法书院大坑道分校担任教师,并同时当两份兼职,以便储钱留学[3],而她的母亲也将积蓄拿出让她读书[4]。在1973年,她前赴英国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攻读英国文学硕士,期间专研16世纪诗人菲利普·西德尼爵士(Sir Philip Sidney)的作品,后在1975年成功毕业[5]

叶刘淑仪的父亲是新加坡华侨,早年在当地的英华学校受教,后来兴办贸易公司“有裕行”,与中国共产党关系密切[6]。叶刘淑仪出生之时,适值韩战爆发,其父生意损失惨重。在家道中落的情况下,她四岁左右举家由巴丙顿道的3,000平方呎大宅搬到般咸道的400平方呎单位[7]。刘福成晚年主要居于新加坡,1971年在那里因肺癌病逝。至于华彩凤则长居香港,后于1990年元旦在香港因肠癌病逝[4]

叶刘淑仪另有一名胞弟,名刘德麟(1953年-2002年),在菲律宾风水师。两人甚少联络,他于2002年3月因心脏病突发在菲律宾病逝[4]

政治生涯[编辑]

殖民地政府[编辑]

1975年,叶刘淑仪获香港政府招聘为政务主任,起先被派到辅政司署(后改称布政司署)铨叙科工作,1977年任民政署社区关系主任。到1978年改任旺角民政主任;1980年复转任助理新界政务司[8],当时的上司为钟逸杰。在1982年,她改任政务总署首席助理政务司,任内她曾负责推行第一届区议会选举[8]。未几,叶刘淑仪在1983年出任首席助理保安司,主理有关英国国籍法和居留权等等的事务[8]。后来在1986年至1987年,叶刘淑仪获港府举荐到美国斯坦福大学进修,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期间更获丈夫陪读支持[3]

学成返港后,叶刘淑仪于1987年出任助理贸易署署长,成为施祖祥之副手。1990年升任副行政署长,与其上司曾荫权一同负责向英方及香港市民推广居英权计划[8]1993年改任副工商司,当时的上司为周德熙,任内她曾出游欧、美等地,向外推广香港的工、商发展和磋商香港驻海外经贸办事处的过渡安排;并协助港英政府游说以总统克林顿为首的美国政府延续对最惠国待遇[4]。叶刘淑仪在1995年获时任港督彭定康擢升起用为工业署署长,短暂供职1年后,她在1996年以政务官的身份“空降”人民入境事务处,接替梁铭彦人民入境事务处处长,成为香港历史上首位执掌纪律部队的女性[5]

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前夕,叶刘淑仪曾兼任中英联合联络小组英方组长,任内曾经负责安排过渡事宜,其中包括国籍及旅游证件、终审法院及居留权等问题[9]。另外,她也是首位为过渡特区政府而公开放弃英国护照的首长级官员[8]

特区政府[编辑]

特区政府在1997年7月1日成立后,叶刘淑仪顺利过渡为入境事务处处长,同时还兼任入境事务处的人事登记处处长和婚姻及生死登记官[10]。在任入境处处长期间,她成功解决入境处人手不足的问题、另外又推广特区护照,向各国争取免签证、以及处理无证儿童问题,作风硬朗果断。1998年7月,她接替提早退休的黎庆宁保安局局长,成为香港首位出任此职位的女性,她所统领的八大纪律部队,人数合共约63,000人,占全香港整体公务员队伍的三分之一[8]

保安局局长[编辑]

叶刘淑仪在1998年7月起出任保安局局长,至特首董建华在2002年7月1日实施高官问责制后,她得以留任原职,但身份由公务员变成政治任命的问责局长。到2003年7月16日,叶刘淑仪在推销《23条》立法后辞职,结束其政府生涯。 但亦有消息指她早于2002年开始推销《23条》时,就打算完成《23条》立法后,一同与女儿赴美国留学,她当时经已通过美国斯坦福大学入学试,时任特首董建华亦一度拒绝接受其辞职信,惟有关立法却以失败告终[11]

叶刘淑仪在任保安局局长任内,其功过得失可谓备受争议。一方面,她继续努力推销特区护照,使特区护照免签证国家数量不断上升;另外又解决困绕香港多年的越南船民问题,成功在2000年6月关闭香港最后一个船民营;至于中、港两地有关被扣押香港人之通报机制和《公安条例》,也是在她任内制定的[5]。在居港权议题上,尽管受到部份法律学者与争取居港权人士的声讨,但叶刘淑仪寻求人大解释《基本法》条文,最终成功限制一部份内地人士拥有居港权,平息纷争[5]。以上有关叶刘淑仪的政绩,曾经获得香港市民的普遍认同和肯定,并将她的民望推向颠峰,根据香港大学2002年6月的民意调查显示,叶刘淑仪得到65.9分,在一众局长中最受市民欢迎[12]

可是在另一方面,叶刘淑仪亦推行不少极具争议性的政策,引起社会的很大反响,当中包括了反对修订《公安条例》,以及有关于居港权的争议等等。在2002年9月起,港府开始就基本法23条立法,由此成为了叶刘淑仪的事业分水岭。在推销23条立法过程中,叶刘淑仪除未能消除公众疑虑外,又连番发表富争议性的言论[13],使其民望大跌,更激发不少市民参与2003年七一游行,最终使到有关立法工作流产。叶刘淑仪在辞任保安局局长的时候,她在香港大学民意调查中仅得34.6分,成为了最不受港人欢迎的政府高官[14]

公安条例[编辑]

基本法》规定每个人有集会和示威自由,但为避免示威破坏公众安全,特区政府与临时立法会曾在1997年着手修订原有的《公安条例》,希望令执法者有更清晰的指引[15][16],惟修订以后,条例尺度比起1995年时的修订大幅收紧[17]。根据新修订的《公安条例》,只要游行超过30人或集会超过50人,主办者就要在七日之前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否则即属违法[18]。自特区成立的首三年间,香港共有8,000多宗游行示威,其中有300多宗未有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或没有获警方批准游行。不过,政府从未有对这些违规的示威进行过任何起诉[17]

然而在2000年6月25日,一群大学生在未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的情况下,上街游行“悼念人大释法一周年”,并在6月26日再度和平示威,游行至政府总部期间与警方发生冲突,部份示威者更被警方施以胡椒喷雾制伏[19]。至同年8月初,警方开始落案起诉该批示威者,随即引起社会很大反响。社会上除了不少人士指警方“秋后算帐”外[20],至2000年10月更有1,000人上街,要求政府修订“公安恶法[18]

当时有不少团体与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皆认为特区政府的《公安条例》乃民主倒退[21],担心他日《23条》立法后,两者会加以结合[17],因而要求作出修订,此外,刘慧卿议员亦建议《公安条例》的修订应交由法律改革委员会研究,但这些建议一一为叶刘淑仪所拒绝[22]

叶刘淑仪认为,特区所修订的《公安条例》与1967年条例最初订立时不一样,因此并不严苛,至于七日通知的规定是要让执法当局有充足的时间来协调,而缩短通报时间仅为“五十步笑百步”的做法,另外她还认为《公安条例》得到香港市民和国际社会的大多数支持,因此无需作出修订[22]。最终,叶刘淑仪在2000年12月动议保留《公安条例》获得通过,并自言“圣人再出现,都会承认我说得对”[23]

居港权争议[编辑]

1999年1月,香港终审法院对一宗案件判定包括私生子女在内,香港人内地所生的非婚生子女都享有居港权,由此引起了一连串居港权争议[24]

终院作出判决后,叶刘淑仪估计在10年内将会有167万人可从中国内地移居到香港,这将会为香港社会带来沉重的人口压力[24]。由于那些移民大都属低学历,香港的经济模式又正在趋向知识型发展,所以那167万人极有可能会加重政府负担、拖慢香港经济转型和令香港的生活水平倒退。其后多位高官指出为了应付这167万人,香港未来10年需要兴建数目庞大的学校公屋医院

未几,叶刘淑仪与当时的律政司司长梁爱诗北京寻求人大解释《基本法》条文,随即引起不少法律界人士反对,指人大释法有损香港的司法自主,并会架空本地法院。尽管受到法律学者和争取居港权人士的非议,人大最后还是在1999年6月对《基本法》进行诠释,指只有香港人在内地所生的婚生子女才享有居港权[24],非婚生子女则没有居港权,从而使有权来香港定居的人数减至20万人。

同年10月,大批声称拥有居港权的内地人在甘浩望神父支持下冲击中区政府合署,公然挑战香港政府,期间警方首次使用胡椒喷雾驱散他们。虽然泛民主派批评警方滥用暴力,但叶刘淑仪一再强调使用胡椒喷雾是最人道的方法。后来,他们在甘浩望神父的支持下继续挑战香港政府,并在离立法会大楼不远的遮打花园静坐抗议达三年之久,他们更在遮打花园煮饭、露宿,被反对他们的人视为破坏中环的市容。争取居港权人士经过一轮强持后,部份人士在2000年8月2日携同易燃液体和打火机冲击湾仔入境事务大楼,并且在现场纵火,结果导致高级入境事务主任梁锦光及争取居港权人士林小星被烧死[24]。在事件中,叶刘淑仪保持强硬姿态,并以既有的一贯立场,指出香港是法治社会,所有人必须以合法程序申请来香港,政府和警方绝不容许任何人做出罔顾法治的行为。

在2002年5月,大批声称拥有居港权,并一直驻扎于遮打花园静坐抗议的内地人,乘叶刘淑仪准备离开立法会时,包围她的座驾,而且不断用力拍打其座驾的玻璃。叶刘淑仪一方面冷静地通知警方和立法会的保安人员,另一方面则在车上阅读《时代周刊》,拒绝接受请愿信。随后有近300名警务人员在遮打花园展开清场行动,并以非法集会和扰乱公安罪名拘捕了部分内地人。其后叶刘淑仪向传媒指出“我未惊过”,并一再强调香港是法治社会,所有人必须以合法程序申请来香港。尽管警方在此事被批评滥权,但叶刘淑仪当时的冷静和镇定反而令她民望推向颠峰[5],直到同年年尾推销《23条》为止,她的民望一直最高。[12]

基本法第23条[编辑]

在2002年9月,香港特区政府开始就《香港基本法第23条有关叛国、颠覆及分裂国土等罪行进行咨询。虽然《香港基本法》规定特区政府必须就《23条》自行立法,同时清楚订明任何人在香港都享有人权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集会自由和游行自由,但是当时的律政司司长梁爱诗却指出“23条就像有把在你头上”,使很多人忧虑有关立法可能会影响港人本来拥有的人权和自由[25]。所以除部分亲北京人士和社团对立法表示支持外,很多香港市民皆感到忧虑。另外,公众对有关立法将可能引进内地法例中“国家安全”的概念,感到非常不安。因为通过这个概念,政府可以随时以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而取缔任何民间组织[25]

叶刘淑仪的支持度在2003年7月1日50万名市民上街游行后急跌。

在咨询期间,叶刘淑仪曾专程到多间大学出席研讨会,但是她却多番发表极富争议性的言论,从而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在2002年10月于香港城市大学的论坛中,她指“中共革命波澜壮阔,顺天应人,以有道废无道”,并称人民支持中共上台,中共制订保护政权法例,阻止颠覆是保障人民理所当然的事[26],更夸口表示“到目前为止,咨询都是多数人支持立法”,台下约500名学生立即报以嘘声打断其讲话[27]。此外,她更大胆表示到:

Cquote1.svg
西方民主政制并非“万应灵药”,希特拉都系(是)民主选举上台,佢(他)都杀700万犹太人[23]
Cquote2.svg

有关言论立即引起社会哗然,而不少国际传媒及学者更纷纷提出强烈质疑,指她的说法错误[25][28]。未几,叶刘淑仪在同年11月出席香港中文大学的论坛时又向在场学生表示他们“在未来入社会工作,看看留下来的法例,便会相信叶局长无呃(骗)你……放长双眼睇(看)啦,各位!”[23] 结果再次引起台下起哄。由于基乎每次的研讨会都演变成骂战及非理性讨论,叶刘淑仪后来以公务繁忙为理由,取消了余下同类的专上院校研讨会。

另外,她又曾在立法会会议上指快餐店店员、的士司机等非专业人士不会讨论有关法例[23];又指部份议员“误导公众”,或“态度欠佳和不礼貌”[23],并拒绝回答一些提问,使其公众形象大坏[29]。直到2003年七一游行前夕,叶刘淑仪指部分人将把游行当作假日消闲活动,并非一定反对《23条》,或视为对政府一种施压工具。事后游行总人数多达50万人,当中不少示威者矛头皆直指特首董建华、《23条》和叶刘淑仪。

辞官下台[编辑]

历经50万名市民在2003年7月1日上街游行后,叶刘淑仪备受辞职压力。根据香港大学在七一游行后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她的支持度急跌至34.6分,为各主要官员中最低分者。[14] 未几,自由党主席兼行政会议成员田北俊突然辞去行政会议成员一职,并表示反对政府仓促立法。随着自由党的反对,立法会不可能有足够的支持票通过议案,遂迫使政府无限期搁置立法。

在7月16日,政府宣布叶刘淑仪已在6月25日以“私人原因”为理由辞职,数小时后财政司司长梁锦松也宣布辞职,成为高官问责制在2002年确立以来,首批辞职的问责局长。叶刘淑仪在一个月通知期后的7月26日起离职,自此结束了她在香港政府28年的服务生涯,而保安局局长一职则由李少光接任。至于在她的辞职声明中,她表示:

Cquote1.svg
有关落实《基本法第23条》以保障国家安全的立法工作,未能如期完成,我虽然感到十分遗憾,但作为一个中国人及身为保安局局长,实有责任推动这项神圣的工作。我适逢其会,在任内能参与这项艰巨的历史任务,我深感光荣。在制订有关条例草案时,我们已力求在维护国家安全及保障人权自由两方面,取得适当的平衡。我深信草案在政府提出的各项修正后,既能维护国家安全,亦毫不影响香港人的人权和自由。我坚信我们过去10个月的努力,已为日后通过有关条例奠定良好基础。我相信我的继任人,定能早日完成立法工作。[30]
Cquote2.svg

各界一直对叶刘淑仪的辞职有很多揣测,其中不少有人认为其辞职是为了要安抚社会对《23条》的不满情绪。但亦有消息指她早于2002年开始推销《23条》时,就打算完成《23条》立法后,一同与女儿赴美国留学,她当时经已通过美国斯坦福大学入学试,时任特首董建华亦一度拒绝接受其辞职信,惟有关立法却以失败告终[11]。叶刘淑仪不止一次强调她不可能在2003年7月下台,同年8月便可立即到美国开学,所以辞官和留学是早有安排的[31]

留学与回归[编辑]

叶刘淑仪辞职后,赴美国斯坦福大学修读东亚研究硕士课程,当中的科目包括有中国文学中国历史中国哲学应用语言学日文及比较民主发展,并跟随斯坦福大学著名学者Larry Diamond学习[32]。她表示在后工业社会的政治及社会组织范畴,以及就经济架构重整,从而迎接知识型经济所带来之挑战的持续需求,获得了新启示。

2007年叶刘淑仪

叶刘淑仪在2006年毕业,其论文撮要于7月3日刊登于香港各主要报章。在文中,她对香港2012年普选特首及立法会持审慎乐观态度,并支持政党发展。但她指同时指出,目前行政、立法机构割裂,不仅削弱特区政府的能力,更令政府无法处理结构性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希望中央及特区政府实事求是,考虑修改《基本法》,重建两者的连系,让香港可以实行议会制[33]。此外,她建议立法会可由60席增加至80席,但就反对前布政司钟逸杰爵士立法会前议员陆恭蕙先后提出的两院制,认为这修订很明显的违反《基本法》规定。

在2006年7月18日,叶刘淑仪成立了民间智囊组织汇贤智库[34],负责研究香港的政制和经济发展。同时间,她也主持亚洲电视节目《叶刘博客》,与嘉宾讨论政治。但一如其它亚视节目,观众的反应冷淡,收视仅徘徊于3至4点之间。不过,该节目亦邀请了多位政界中人做嘉宾接受访问,当中包括田北俊李柱铭余若薇刘慧卿范徐丽泰梁爱诗等人。其中在刘慧卿做嘉宾那集中,叶刘淑仪批评很多传媒喜欢挑衅女政治人物的外表,并指责当年影射她的《扫把头》漫画不尊重女性。叶刘淑仪曾公开邀请陈方安生上来该节目,不过被她拒绝。

其后,汇贤智库在港岛南区设立地区办事处,引发政界盛传叶刘淑仪有意参加2008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以及2012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其后在2007年香港区议会选举中,汇贤智库赢得部份议席。

出选立法会[编辑]

2007年香港立法会港岛选区补选[编辑]

2007年8月,原港岛区立法会议员马力病逝,令该议席出缺,需要举行补选。在2007年9月27日,叶刘淑仪宣布参加立法会港岛区补选,竞选对手包括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等。在参选记者会上,她承认当年推销《23条》时的手法(而非其本质)不恰当,并正式向市民道歉[35]陈方安生泛民主派无法以“民主对非民主”作为竞选口号[36],改为“真民主对假民主”。叶刘淑仪成功取得不同界别人士支持,当中包括民建联,自由党,前布政司钟逸杰爵士、前立法局议员杜叶锡恩、前工商局局长周德熙行政会议成员陈智思范鸿龄、艺人许冠文李克勤李司棋、和史泰祖医生等等。陈方安生的一些朋友如盛智文王䓪鸣李丽娟都支持她[37][38][39][40][41][42][43][44][45][46]。其后她在支持者协助下,举行了声势浩大的造势晚会,令她和陈方安生的支持率差距一度收窄至少于九个百分点,导致坊间曾揣测她会在立法会港岛区补选中爆冷胜出[47][48][49][50][51][52]

2007年12月2日,叶刘淑仪得票137,550,得票率约43%,败给陈方安生。由于叶刘淑仪得票率超过四成,而陈方安生得票率为55%,叶刘淑仪自称在这次补选成功打破“六四黄金定律”(即泛民主派有六成得票率、亲建制派有四成得票率)[53],被视为输少当赢[54]。但选后,学者蔡子强在明报发表文章,指出“六四黄金定律”从不存在,六成得票应是民主派的得票上限而非基本盘,而陈方安生得票也较余若薇参加立法会补选时的48%为多,而双方阵营全力催谷之下,投票率超过五成,很大程度上显示了双方的支持度,民主派在中产最多的港岛区仍有较明显的优势。虽然叶刘淑仪在这次补选未能成功晋身立法会,但她声言明年会卷土重来,角逐2008年香港立法会选举[55][56]

立法会生涯[编辑]

在2008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叶刘淑仪决定以独立名义参加港岛区直选,并带领医生史泰祖黄健兴陈岳鹏组成四人团队,选前民调一度显示叶刘淑仪甚至可以带同第二位的史泰祖几乎连取两席。叶刘淑仪最后以61,073票(19.49%),超过门槛16.67%当选,取得一席。不过事件造成与叶刘淑仪同属建制派的民建联在港岛区放下曾钰成蔡素玉的钻石阵营失效,仅得一席,她也负上抢民建联票的恶名。

叶刘淑仪晋身立法会后,为了兑现选举承诺,在讨论暂缓征收外佣征款两年的议案时,提出修订议案永久撤销雇员再培训征款(俗称外佣税),并获得民主党、公民党、社民连、自由党及三名前自由党员的支持[57],惟政府已表明反对有关建议。最后政府在成功拉拢民建联及多名功能界别议员的支持下,永久撤销外佣税的修订议案最终被否决。

在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叶刘淑仪以新民党名义角逐连任港岛区直选,并带领黄楚峰谢子祺组成三人团队,最终以30,289票(9.16%),取得港岛区七席中的第六席位置。2013年1月,梁振英发表他任内首份施政报告,终于宣布永久撤销雇员再培训征款(外佣税),兑现了她争取5年的竞选承诺。

2012年10月17日,叶刘淑仪与林健锋作为第二批获委任加入梁振英政府行政会议的立法会议员,成为16位非官守议员之一,被指代表着新民党在立法会的位置,象征著建制派中的中产声音[58]。不过比新民党议席多的自由党并未加入行政会议。

立法会投票纪录[编辑]

立法会会议日期,投票结果及会议过程,参考立法会会议日期,投票结果及会议过程

创立新民党[编辑]

参选行政长官选举[编辑]

叶刘淑仪曾表示放弃参选行政长官的念头,但热门候选人唐英年传出夫人在九龙塘约道大宅僭建逾2,000呎地库后,她于2月16日发言批评唐英年推卸责任,行为可耻,强调如果唐英年退选,愿意重新参选行政长官,后改称唐英年报名不影响她参选的决心,并再次批评唐英年坚持参选,是明显背离民意,令巿民愤怒,重申唐英年有严重诚信危机,即使当选都难以管治[59]。随后叶刘淑仪于2月20日晚上在湾仔的党总部,在提名仍未过百票的情况下[60],宣布参选行政长官[61]。不过她于提名截止前未能获得所需之150个提名票,最终放弃参选[62]

个人生活[编辑]

叶刘淑仪在1981年12月10日嫁给正兴建筑创办人叶正平之子叶文浩,而有关的婚事并未获得叶正平批准。叶文浩任职工程师,在家中排行第三,有两名姐姐,另外妹妹叶文庆曾任立法局委任议员[63]。叶刘淑仪婚后与丈夫曾居于飞鹅山,并育有一女,名叶荣欣(1989年-)[64][65]。在1989年,叶正平逝世,由于所遗下的3,000多万家产只分予其三名女儿,叶文浩于是入禀兴讼,引发争产风波[66]

在诉讼期间,叶刘淑仪一直全力支持丈夫,惟叶文浩却在1996年8月诊断患上肝癌并发症,最后在1997年11月底病逝,叶刘淑仪自此独力支撑家庭[66]

评价与影响[编辑]

正面评价[编辑]

支持叶刘淑仪的人士认为,她出任入境事务处处长和保安局局长时在处理无证儿童问题、向各国争取特区护照免签证、解决困绕香港多年的越南船民问题、制定中港两地有关被扣押港人之通报机制、《公安条例》争议、居港权问题入境事务大楼纵火案和包围其座驾这多件事中处事果断、作风硬朗和建树良多,是当时以董建华为首的弱势政府之中一位不可多得的“香港铁娘子[67]。至于在《23条》立法一事上,她尽忠职守,即使在辞职前夕仍然向各界推销《23条》,坚持站在最前线,坦诚直率,勇气可嘉[68]。叶刘淑仪的强悍和硬朗的作风与正直和不服输的个性,为她赢得亲建制派纪律部队、部份前高官和很多不同界别人士和部分市民的认同[37][42][44][69][70]。而叶刘淑仪能够在补选获超过13万张选票和超过40%的得票率,可说是成功一洗《23条》的负面形象[54],为她日后的政治生涯打下更稳健的基础。

2013年年初,黄世泽[71][72]及叶刘淑仪提出以限制奶粉出入口的方式,打击当时横行无忌的中港走私水货客,建议获得政府高度重视,促成政府在2013年1月尾宣布以《出入口条例》,限制幼儿配方奶粉出口。事件亦令叶刘淑仪被本地母亲及传媒封为“香港第一奶妈”。亦令在同期的民调中,叶刘淑仪在一众行政会议成员的评分当中位列榜首[73]

Regina1.jpg

负面评价[编辑]

示威者展示以叶刘淑仪的“扫把头”外型制成的道具

不少反对叶刘淑仪的人认为,她在推销像《23条》和居港权一类极具争议性的政策时,与市民针锋相对,而且态度轻佻傲慢,词锋尖刻,有误导大众之嫌,手法并不恰当。而对于叶刘淑仪这样时常在言谈上逞一时之快,学者蔡子强更直截指出这是“IQ爆棚,EQ零蛋”[74] 的表现,容易引起公愤。此外,叶刘淑仪在任保安局局长时的“女杀手”造型与及其独特发型,更被大众配以“孽瘤”和“扫把头”一类的恶名。

当中,“扫把头”一词最早由曾健成在2001年所采用,并随即在社会广泛流传[8]。2001年7月香港书展期间,更有讽刺性书籍《扫把头》推出市场,并在短短数日时间内售出13,000本,远高于另一同类著作《老懵董》在2000年书展售出4,000本的纪录[75]。随着其民望在推销《23条》时不断下滑,该类书籍却持续渴市。继《扫把头》出版以后,其他一如《鬼笑话》和《我爱扫把头》的讽刺性书籍相继出版,继续对特区政府与叶刘淑仪加以嘲讽。

叶刘淑仪本人曾对“扫把头”一词加以反击,指“如果我连发型都捍卫不到,又怎样捍卫香港的治安”[76]。此外,她又指《扫把头》的出现,反映“香港沦为一流基建,但九流道德和礼貌的城市”[23]。不过,经历过议会政治和选举的洗礼,近年她渐渐走出“扫把头”的负面形象,坊间对她的衣着、谈吐亦有所改观,渐渐树立起亲民而富威的形象,甚至曾在传媒面前大谈穿衣及之道,洗脱过往强硬官僚形象。[77]

荣誉[编辑]

其他[编辑]

  • 叶刘淑仪曾为政府即时传译员协会以及崇德社的会员。
  • 叶刘淑仪曾长年光顾坪石邨某理发店,其被指为“扫把头”的发型在那里所剪[7]
  • 叶刘淑仪曾在面书上撰写电影《寒战》影评,以前保安局局长角度指出电影中的错处,前官员以“爆料”式写影评实属罕见,但亦获得坊间不少好评。
  • 叶刘淑仪曾客串电影《失恋急让》,饰演中西区议员叶刘淑芝

相关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叶刘:不排除“牺牲”参选,《明报》,2011年8月31日
  2. ^ 叶刘淑仪参选行政长官称给港人多一个选择 事件发生在 2012-02-20 19:48. 
  3. ^ 3.0 3.1 3.2 3.3 3.4 〈辞职风波〉,《文汇报》A2,2003年7月17日。
  4. ^ 4.0 4.1 4.2 4.3 4.4 4.5 叶刘淑仪,〈叶刘淑仪回忆录〉,《明报》,2007年。
  5. ^ 5.0 5.1 5.2 5.3 5.4 〈叶太从政28年问心无愧〉,《香港商报》A02,2003年7月17日。
  6. ^ 小妾所生的保安局长叶刘淑仪有红色背景〉,《人民报》,2003年7月4日。
  7. ^ 7.0 7.1 〈铁娘子之苦〉,《东周刊》 ,2007年2月28日。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迎向灿烂的未来〉,《明报周刊》1810期,2003年7月19日。
  9. ^ 〈忆十载人与事 叶刘笑谈威水史〉,《文汇报》,2007年5月24日。
  10. ^ ,〈叶刘淑仪小传〉,《新晚报》,2003年7月18日。
  11. ^ 11.0 11.1 叶太谈推销23条:高官避之则吉〉,《明报》,2005年9月2日。
  12. ^ 12.0 12.1 港大民意调查〉,香港大学,2002年6月。
  13. ^ 蔡子强,〈别再说歪理我们不是蠢材〉,《苹果日报》,2002年11月7日。
  14. ^ 14.0 14.1 港大民意调查〉,香港大学。
  15. ^ 杨耀忠,保留公安条例,立法辩论,2000年12月20日。
  16. ^ 谭耀宗,〈《公安条例》并非恶法〉,《文汇报》,2000年12月23日。
  17. ^ 17.0 17.1 17.2 张文光,〈保安局局长提出《公安条例》的政府议案〉,《立法会辩论全文》,2000年12月20日。
  18. ^ 18.0 18.1 〈香港千人游行抗议公安条例〉,《BBC中文网》,2000年10月8日。
  19. ^ 〈要求从速公开六.二六胡椒喷雾事件调查报告公开信〉,学联,2000年9月4日。
  20. ^ 〈强烈谴责政府政治迫害〉,学联,2000年8月8日。
  21. ^ 〈修改《公安条例》签名运动〉,学联,2007年10月7日造访。
  22. ^ 22.0 22.1 叶刘淑仪,〈立法会:保安局局长致辞全文〉,香港政府,2000年12月21日。
  23. ^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梁爱诗:是否告梁锦松毋须公众给意见〉,《都市日报》P02,2003年7月17日。
  24. ^ 24.0 24.1 24.2 24.3 〈回归以来居港权事件簿〉,《苹果日报》,2007年5月12日。
  25. ^ 25.0 25.1 25.2 李柱铭,《民主不是灵丹 专政却是毒害》,壹周刊,2002年11月7日。
  26. ^ 〈叶太被城大师生喝倒采 指共党当年革命顺天应人〉. 苹果日报 (香港). 2002年10月29日 [2010-10-7]. 
  27. ^ 《民运资讯:新闻摘要》,支联会,2002年10月。
  28. ^ Bradsher, Keith. Plan to Crack Down on Dissent Stirs Debate in Hong Kong. The New York Times. 2002-11-3 [2010-10-8] (英文). "The statement has drawn growing criticism for being both callous and historically incomplete. Hitler lost Germany's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1932. While his Nazi Party subsequently became the largest in Parliament, it did not command the support of the majority of Germans. Partly by fomenting political violence, Hitler ended up becoming the chancellor of a coalition cabinet on Jan. 30, 1933, and was subsequently voted dictatorial powers by Germany's Reichstag." 
  29. ^ 〈市民投诉叶刘淑仪“言词粗暴、面目狰狞”〉,《大纪元》,2003年6月28日。
  30. ^ 叶刘淑仪,《保安局局长声明》,香港政府,2003年7月16日。
  31. ^ 2008年1月19日 TVB 志云饭局访问叶刘淑仪 Part4,YouTube,2008年1月19日。
  32. ^ [1]
  33. ^ http://www.mingpaonews.com/20060704/gca1.htm〉,《明报》。
  34. ^ http://www.savantas.org/tc/aboutsavantas.asp
  35. ^ 叶刘淑仪宣布参加香港立法会补选. BBC中文网. 2007年09月27日. 
  36. ^ 叶刘淑仪:补选不是民主之争〉,《文汇报》,2007年9月26日。
  37. ^ 37.0 37.1 旧部属礼尚往来 唱生日歌贺寿〉,《明报》,2007年8月23日。
  38. ^ 钟逸杰挺叶刘 周四宣布参选〉,《星岛日报》,2007年9月23日。
  39. ^ 一场补选 勾出政府高层恩怨情仇〉,《明报》,2007年9月27日。
  40. ^ “星级阵容”今撑叶刘参选〉,《星岛日报》,2007年9月27日。
  41. ^ 多位前政府高官为叶刘助选〉,《明报》,2007年9月27日。
  42. ^ 42.0 42.1 盛智文周德熙赞叶太有能力〉,《星岛日报》,2007年9月27日。
  43. ^ 叶太竞选委员会由12人组成,星岛日报,2007年9月27日。
  44. ^ 44.0 44.1 克勤撑叶刘淑仪 “佢肯承担责任”〉,《明报》,2007年9月30日。
  45. ^ 叶刘得多名前高官提名〉,《明报》,2007年10月17日。
  46. ^ 叶太获李丽娟邝其志提名〉,《星岛日报》,2007年10月18日。
  47. ^ 叶太晚会造势 严限人数防乱〉,《明报》,2007年11月28日。
  48. ^ 千人造势 叶太:信心很大〉,《明报》,2007年11月29日。
  49. ^ 杜叶锡恩女士支持叶刘淑仪女士参加立法会补选〉,《雅虎香港》,2007年11月12日。
  50. ^ 陈太与叶太支持率缩窄至9%〉,《星岛日报》,2007年11月21日。
  51. ^ 陈太支持率与叶刘差距收窄〉,《星岛日报》,2007年12月1日。
  52. ^ 如果陈方安生真的输了〉,《明报》,2007年11月28日。
  53. ^ 半月两次选举各胜一仗 两大阵营对峙格局未变〉,《明报》,2007年12月4日。
  54. ^ 54.0 54.1 当选与否无关宏旨 叶太仍是赢家〉,《明报》,2007年12月3日。
  55. ^ 叶太:明年再选压力减轻〉,《星岛日报》,2007年12月7日。
  56. ^ 叶刘:明年会再参选〉,《明报》,2007年12月3日。
  57. ^ 建议永久撤外佣税 叶太获四党派支持〉,《明报》,2008年10月27日
  58. ^ 林健锋叶刘淑仪任行会议员. 《明报》. 2012年10月17日 [2012-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06). 
  59. ^ 叶刘淑仪批唐英年坚持参选是背离民意. 商业电台. 2012年02月20日. 
  60. ^ 叶刘淑仪特首提名票未过百. 明报. 2012年02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1). 
  61. ^ 叶刘淑仪参选行政长官. 商业电台. 2012年02月20日. 
  62. ^ 叶刘淑仪不够票宣布不参选. 明报. 2012年02月29日 [2013-04-30]. 
  63. ^ 〈叶刘淑仪被指黐餐 婚前不获叶家女好感〉,《大纪元》,2001年5月14日。
  64. ^ 〈爱女力撑 叶刘心情靓爆〉,《文汇报》,2006年7月19日。
  65. ^ 〈叶刘淑仪 Regina Ip──不倒翁妈妈〉,《marie claire《,2007年10月号(第205期)。
  66. ^ 66.0 66.1 〈勇者无惧 叶刘淑仪〉,《政经人物》,2007年10月7日造访。
  67. ^ 推销廿三条予人凶神恶煞感觉 叶刘淑仪表遗憾〉,《星岛环球网》,2006年8月23日。
  68. ^ 〈纵横官场卅年处事果断坚毅 叶刘淑仪从不回避棘手问题〉,《大公报》A04,2003年7月17日。
  69. ^ 杜叶锡恩赞叶太正直诚恳〉,《文汇报》,2007年11月14日。
  70. ^ 市民撑叶太 明年再披战衣〉,《文汇报》,2007年12月3日。
  71. ^ 黄世泽. 禁止中國人帶奶粉出境係絕對可以. MO's notebook 3.75G. 2013-01-25 [2013-01-30] (中文). 
  72. ^ 黄世泽. 有法可阻截走私奶粉. 《苹果日报》. 2013年01月28日 [2013-01-30] (中文). 
  73. ^ 叶刘做“奶妈” 威震行会〉,《东方日报》,2013年2月6日。
  74. ^ 蔡子强,《新君王论》,香港:CUP,2005年9月第八版
  75. ^ 〈保安局长叶刘淑仪:《扫把头》人身攻击〉,《大纪元》,2001年8月6日。
  76. ^ 李慧玲. 〈梁锦松 叶刘淑仪 昔日政坛明星 如今黯然下台〉. 原载于联合早报. 2003年7月17日. 
  77. ^ http://www.singpao.com/xw/yw/201302/t20130219_419600.html 政界女强人 告别旧形象 叶刘品味穿上身 《成报》,2013年2月9日。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政府职务
前任:
梁铭彦
入境事务处处长
1996年-1998年
继任:
李少光
官衔
前任:
黎庆宁
保安局局长
1998年-2003年
继任:
李少光
编辑 2012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 香港区旗
正式候选人 (1) 梁振英 - (2) 唐英年 - (3) 何俊仁
其他参选人 叶刘淑仪 - 冯检基 - 余永贤 - 胡世全 - 简杰鸿 - 陈乙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