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之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合淝之战
三国战役的一部分
日期: (第一次)208年十二月—209年
(第二次)215年八月
(第三次)233年十二月
(第四次)234年六月至七月
(第五次)253年四月至八月
地点: 徐州淮南一带
结果: 东吴曹魏的城垒争夺战,孙吴军皆未能攻克合肥或合肥新城
参战方
东吴(孙吴军) 曹魏(曹魏军)
指挥官和领导者
孙权(第一至四次)
诸葛恪(第五次)
(第一次)蒋济
(第二次)张辽李典乐进
(第三次)满宠
(第四次)张颖满宠
(第五次)张特司马孚
兵力
(第二次)约100,000人
(第四次)号称100,000人
(第五次)约200,000人
(第二次)>7,000人
(第五次)约3,000人
伤亡与损失
不详 不详

合肥之战东汉末年至三国时期,孙军与曹军以合肥为目标的争夺战。合肥是一座曹操刘馥所建设,位处东南方战略要地的坚固城池,后来又再增筑一城远水互为据守,名为合肥新城。而其主要作用是抵抗敌人的寨垒,所以守备能力对曹魏军极为重要;而东吴若要北伐,合肥是位于其进军路线的交通要冲,所以双方于208年至253年在此地爆发过五次较大型的冲突,孙吴军皆未能攻克曹军守势,北进之路从未展开。

过程[编辑]

第一次战役(合肥之围)[编辑]

208年十一月,曹操赤壁之战大败,但大军仍驻扎于荆州北部。十二月,孙军将领周瑜正攻打江陵曹仁,而孙权则亲自进攻合肥,想开拓西、北两边战线,另派张昭进攻九江当涂,但不成功。

曹操接到消息后,派将军张喜带兵解围。至明年,合肥城久攻不下。孙权想率轻骑亲自突击敌人,不过张纮进谏道:“夫兵者凶器,战者危事也。今麾下恃盛壮之气,忽强暴之虏,三军之众,莫不寒心。虽斩将搴旗,威震敌场,此乃偏将之任,非主将之宜也。愿抑贲、育之勇,怀霸王之计。(用兵是一件凶器的事,战争是一件危险的事。现今我军麾下恃著盛壮的气势,忽然以强暴般的战斗,三军的士兵,莫不心寒。虽然可能斩杀敌将、夺取敌旗,威震敌场,但这是偏将的任务,不是主将宜做的事。希望你能抑止贲、育之勇,怀有霸王的计谋。)”孙权便不再想突击。

而合肥城经过数月的攻击,又连连下雨,城墙将崩,于是守军以棕榈叶补上城墙,夜晚则点火照亮城外,观察敌人行动以作防备。另一方面,张喜援军仍未到达,别驾蒋济作信,伪称四万援军已到雩娄,派主簿假扮迎接张喜,并命三个守将带信出城后装作偷入城。当中,一个成功回城,两个却被孙军擒获。孙权得信后,相信曹军会有四万人来救,便烧阵撤退,合肥之围得解。

参战人物

第二次战役(逍遥津之战)[编辑]

214年,曹操南征孙权不成,班师前留张辽乐进李典等七千多人防守合肥。至明年,曹操出征张鲁时,派护军薛悌送函到合肥,写到“贼至乃发(贼军到时就打开)”同时,孙权刘备争夺荆州中以平分荆州作条件,两军撤退。不过,孙权见曹操在汉中,未能及时回到东边,在八月率十万人北至陆口,出征合肥。

张辽等便打开曹操之函,写到“若孙权至者,张、李将军出战,乐将军守;护军勿得与战。(若孙权军来到,张、李两位将军出城迎战,乐将军守城;护军薛悌不要出战。)”因敌我兵力悬殊,各将都对此指示感到疑惑。本来张辽、李典二人不睦,曹操为了防止战中二人间隙至于不利之境,于是命令乐进守城接应。是时,张辽说:“公远征在外,比救至,彼破我必矣。是以教指及其未合逆击之,折其盛势,以安众心,然后可守也。成败之机,在此一战,诸君何疑?(曹公正率军在外作战,等他率领的援军到达时,孙权军必定已攻破我们。所以教函要我们在敌军集结完毕前反过来攻击他们,先挫折敌人的气势,以安定军心,然后可以顺利守城。成败之机,就在此一战,各位有何疑惑?)”

李典亦认同张辽,抛弃前嫌,在前夜募集勇士,征召到了八百人,并且杀牛犒赏军士,准备明日大战。天亮的时候,张辽被甲持戟,先登陷阵,杀死数十人,斩二员大将。张辽大呼自报其名,冲入军垒,到达孙权旗下阵营,孙军皆被其气势震撼,近卫精锐军都无法敌过,士兵溃散。

孙权见如此情况大惊,在乱兵之中只好登上山顶,以长戟自守。张辽叱孙权出战,孙权不敢妄动,见张辽率军甚少,便令军士将张辽军团团围住。张辽突击冲出,包围被打开缺口,张辽麾下的数十人得以逃出,其余陷于敌阵中的军士呼唤道:“将军弃我乎!(将军抛弃我们了吗?)”张辽因此再度冲进包围网,再次突围救出其他人。孙权军望风披靡,无人能挡住张辽。战斗从日出到中午,吴军士气全失,回军修整守备,曹军众人之心安定。

孙权围合肥十多日,都不能攻下,又适逢军中流行疫疾,便命大军班师,自己则和千多虎士与凌统甘宁吕蒙蒋钦等为殿后。至逍遥津之北,张辽观察到孙军撤退,乘机率军追击、断桥(见《建康实录》) ,孙军顿时混乱,孙权被围。凌统亲率三百近兵冲入重围;甘宁鼓吹大响,引弓射击,吕蒙、蒋钦死战拒敌。对阵中陈武阵亡、徐盛受伤且失牙旗,和宋谦一起败逃。[1]

凌统救出孙权,便回头再战。但撤退路上的桥(小师桥)已被敌军所毁,有一丈余的桥面没有木板,当时孙权近监谷利在马后,叫孙权抓着马鞍、松开繮绳,谷利在后面加鞭,以助马势,孙权顺利跃马过河,与在津南率三千人防备的贺齐会合,孙权才成功逃脱。

张辽大败孙权一事大为震惊孙吴势力,计《三国志·吴书》并裴注中,述及此事的列传有七篇。经此一役,张辽威震江东[2],成为历代推崇的名将之一,“张辽止啼”更成为民间流传的传奇故事。

参战人物

第三、四次战役(合肥新城之战)[编辑]

230年,魏国于合肥建筑新城,防备吴国。于230年十二月第三次合肥之战爆发,孙权出兵想围攻合肥新城,因城远水,二十余日不敢下船。满宠便遣六千步骑,在肥水隐处伏兵等待。后孙权上岸,满宠伏军突起袭击,斩首数百,孙吴乱兵逃至河中溺死。吴主又使全琮六安,亦不胜。

234年二月,蜀汉丞相诸葛亮进行第五次北伐,遗使请东吴一起出兵。孙权答应。旋即引发第四次合肥之战,于同年五月,孙权进驻巢湖口,自称有十万人,亲自带兵攻向合肥新城;另一方面,又派陆逊诸葛瑾率万余人进驻江夏沔口,攻向襄阳;将军孙韶张承进驻淮,向广陵、淮阴进逼,形成三路兵马北伐。

六月,满宠想率众军援救新城守将张颖,但殄夷将军田豫却认为该新城自守有余,如果有援军至,怕孙权反过来吞并援军。而当时吏士多请假,满宠上表请召中军兵及召回所有请假将士,集合抵挡。不过散骑常侍广平刘邵认为满宠该自守不攻,避其锐气;而中军则先派步兵五千、精骑三千出发,将队伍排列疏散,多加旗、鼓,敌军知道大军到来,必定自走,可以不战而破。曹睿听从其计,先派前队出发。

魏明帝曹睿亦不接纳满宠援军的意见,认为合肥、襄阳祁山是曹魏东、南、西三个重要防点,守城有余,曹睿便于七月壬寅日,亲率水师东行。满宠便募集数十壮士,折断松枝为火炬,灌上麻油,在顺风放火,烧毁敌军攻城器具,射杀孙权之侄孙泰。加上吴军中士卒都多有病患,又听到曹睿大军将至,于是孙权撤退。孙韶军亦同时回师,只有陆逊军继续战斗,但陆逊军粮草用尽不久亦撤退。

参战人物

第五次战役(诸葛恪北伐)[编辑]

253年,吴太傅诸葛恪东兴之战得胜而还,依仗顾命之托,不顾众臣劝阻,锐意北伐,意图一举吞并扬州(属魏,治寿春)。

三月诸葛恪亲率二十万人再次出兵北征,为前度十万大军二倍,就孙吴军作战而言,史无前例。但孙吴内部,孙权方死,新立君储孙亮年弱。群臣包括其密友聂友等以致蜀汉将领张嶷诸葛瞻等均致信反对,但毫无作用。 另一方面诸葛恪遣使李衡,约姜维将数万人自武都出石营,经董亭,围南安。 诸葛恪自领一路向淮南,另遣一支水师搭载士兵逆淮河而上攻青、徐二州试图佯攻吸引魏军。但魏军傅瑕看破诸葛恪不敢大军直接渡河渡海遥攻,青徐二州全力支援合肥之守。 吴军西方防线方面,吴乐乡督施绩部直属诸葛恪,江陵防务并入其弟诸葛融防区,并主动引军入沔,吸引都督荆、豫二州的王昶、荆州刺史王基所部魏军南方守军。但史书并未记载有交战。 四月,吴军合军号称五十万至淮南。[3]

魏军方面新败,司马师决意坚壁清野挫敌锐气,敕扬州都督毋丘俭、刺史文钦按兵不动自守。其弟司马昭新败,只好让其叔、太尉司马孚为主帅,督军二十万自中原南下拒敌;又令郭淮、陈泰率关中军西进,解豲道有误作“狄道”,考据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三国》标石营和董亭皆在南安郡境内,且是自南向北,为《华阳国志》沿用。狄道应系《汉晋春秋》误记,为《资治通鉴》沿用(引习凿齿对虞松之计的记录)。所谓的狄道,实际是董亭以南的南安郡郡治:豲道。之围。当陈泰至天水郡洛门时,姜维兵粮已尽,退兵。

五月,吴军围攻合肥新城。毋丘俭、文钦请兵出击,为寿春主帅司马孚制止。派出刘整、郑像突围传讯[4],为吴军抓获,大骂吴军,誓死忠于魏国不降。吴军威胁称援军已退还洛阳,反被郑像大喊“援军将至,大家奋战”所吓倒。

城中守卫张特、乐方被诸葛恪建起土山急攻,三千士卒死伤半数。张特对吴人说:“今我无心复战也。然魏法,被攻过百日而救不至者,虽降,家不坐;自受敌以来,已九十余日矣,此城中本有四千余人,战死者已过半,城虽陷,尚有半人不欲降,我当还为相语,条别善恶,明日早送名,且以我印绶去为信。(现在我已无心再战了。但依魏国法规,被攻超过一百日而援救不来的话,虽然投降,家人可以免去刑责;自抵抗敌人以来,已经九十多日了,这城中本来有四千多人,战死者已经过半,城池虽陷,如有半个人不想投降,我便与他说话,陈明善恶,明日早上送名,你们先以我的印绶拿去作信托吧。)”

张特便将印绶抛给他们,而诸葛恪相信他,便不取印绶。于夜中,张特却拆去屋舍的木材、围栏,将城墙崩溃的地方补上二重。到明日,张特对吴人说:“我但有斗死耳!(我只有战斗而死了!)”坚守不降,吴军大怒,进攻但无法攻克。时天气炎热,吴兵疲劳,疫病横行,得病的人有大半,死伤严重。诸葛恪攻城不下,以为将士装病,加上中计羞耻,迁怒于各部将,杀人立威,士卒怨声不断但不敢再直言。朱桓之子朱异提出折中:先返回豫章的石头渚[5]修正再度围攻,被诸葛恪大骂,革兵回乡。

蔡林曾多次向诸葛恪陈述用兵之计,但不为所纳,反而招嫉,投魏,故魏尽知吴军部署。

七月,司马师乃敕文钦督锐卒救援,并断其归路,毋丘俭帅诸将以为后继,总属太尉司马孚统领。

新城距离吴军船只较远,撤退中乱为一团的吴军被文钦斩首万余。[6]汝南太守邓艾则称文钦斩首数万。[7]

张特首功,升杂号将军,封列侯,迁豫州安丰太守。嘉平六年(254年),毋丘俭上书特追封刘整、郑像关内侯,由嫡子继承,家属免除军役。

参战人物

参考资料[编辑]

  1. ^ 按照三国演义为庞德所杀,不取。
  2. ^ 《太平御览》卷279引《魏略》
  3. ^ 《三国志·毋丘俭传》
  4. ^ 齐王纪. 
  5. ^ 水经注.赣水. 
  6. ^ 晋书.景帝纪. 
  7. ^ 三国志·邓艾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