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文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朝文化中国唐朝时期发展起来的文化,其在史学、哲学、宗教、艺术等领域都独具特色。

史学[编辑]

唐朝史学开创了国家正式开馆修史这一风潮[参 1]。贞观年间史馆奉诏所修的正史有《晋书》、《梁书》、《陈书》、《北齐书》、《周书》、《隋书》六部。加上史家李延寿私撰的《南史》和《北史》,合计廿四史中有八部出在唐朝,占总数的三分之一。官修史书成书较快、收录详尽,丰富国家的历史档案,但因统治者直接控制修史工作,多少会根据编书时的政治需求出现删减夸大的行为。此外,唐朝还有杜佑扩写《政典》的政书《通典》与刘知几[注 1]的修史专著《史通》等。杜佑尤其重视财政经济与典章法令制度,认为历史多有现实政治中可以采纳效仿之处。刘知几强调史学家在修史的过程中要有独自创新的评论见解,是为中国历史理论学的开端[参 2]

诗圣杜甫
诗仙李白

文学[编辑]

唐朝文学成就以诗歌最为发达。清人所编《全唐诗》共收录两千两百多位诗人的四万八千九百多首诗,这还不是全部。唐初诗人以“初唐四杰”最为著名(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参 3]。盛唐时期诗人可分为以王维孟浩然为代表的田园派和岑参王昌龄为代表的边塞派。其中集大成者为“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最为出名[参 4]。李白的诗,飘逸洒脱,充满浪漫主义的色彩。而杜甫的诗则更多体现现实主义之情怀。中唐时期最卓越的诗人是白居易,他的诗通俗易懂。此外还有元稹韩愈柳宗元刘禹锡李贺[参 5]。晚唐诗人以李商隐杜牧最为出众,被称为“小李杜”[参 6]。后世虽仍有杰出诗人出现,但总体水平都不如唐朝诗人,唐诗成为了中国古诗不可逾越的巅峰。

散文方面,六朝以来,文坛盛行骈文这种文体形式,骈文讲究声韵对偶、典故,辞藻华丽,以四字句和六字句为主[参 7]。在唐初十分流行,以初唐四杰最为著名,但这种文体到唐朝时显得形式僵化,内容空洞,故到了天宝年间,古文逐渐兴起[参 8]古文运动在名义上是要恢复先秦两汉的散文,实际上是要文章更有内容,也就是“文以载道”。韩愈是唐宋八大家之首,他的散文气势磅礴又思想深刻,号称“文起八代之衰”;不过唐代的古文运动在韩柳去世后就逐渐衰退,唐末骈文又再度兴起[参 9]传奇是中国的一种古典小说形式,出现在隋朝,兴盛于唐朝[参 10]。著名的传奇包括《柳毅传》、《莺莺传》、《南柯太守传》、《枕中记》和《长恨传》等。有的传奇在后代还被改编为戏剧和白话小说。唐朝变文在中国文学史上也有重要地位。所谓变文起初是指佛教僧侣宣传佛教讲唱佛经的底本。最初变文仅限于佛教经典,后来则开始讲唱其他故事,讲唱的人也不限于僧侣。变文对传奇和后世的说唱文学都有很大影响[参 11]

韩愈

哲学[编辑]

韩愈李翱的作品突出体现唯心主义思想,而柳宗元刘禹锡更是唐代唯物主义思想的代表。韩愈在他著作《原道》和《原性》中复古崇、驳斥,认为僧道不顾及生产,浪费社会财富,僧尼道士应当回乡还俗,焚烧佛经咒文,将寺庙观宇改为民居。他推崇孔子在《论语》中道述的道德观念,以其作为日常伦理的标准。他认为天生人性,并可划分为上中下三品。李翱在《复性书》发展孟子性善论,认为人之性皆善,但在日常生活中受到喜怒哀乐之情的干扰,使得性无法发挥,要求恢复人的善性克制人的情欲,所谓“复性”。韩愈和李翱的思想是宋代理学的先声。

柳宗元在他的《天说》、《天对》、《封建论》等哲理文章中指出人命与天命无关,天即自然元气,无法对人世赏功罚过,“功者自功,祸者自祸”,人的遭遇纯属自己创造。刘禹锡发展荀子的天论观点认为宇宙之内竟是物质,天本身同样是物质,虽有客观规律存在,但不能影响人事[注 2]。他认为唯心理论的产生是因为人世间是非颠倒,人无能胜天,所以宣扬天命理论[参 12]

宗教[编辑]

宗教在社会上的地位与影响力,唐时可谓最高。唐朝时期佛教的主要宗派有天台宗华严宗法相宗净土宗禅宗。唐代佛教的一大转变,由出世转向入世。天台宗奉《法华经》,故又称为法华宗。华严宗奉《华严经》,参与政治较多。净土宗则易于入门。禅宗分为南北二宗,北宗创立者是神秀,他主张渐悟说。南宗创立者是惠能。唐代唐武宗时对佛教采取高压政策,史称会昌灭法,使得除禅宗南宗等少数宗派外,其他佛教派别从此一蹶不振。佛教的政治地位虽不及道教,但其传播范围之广、经济实力之大、信徒人数之多都远在唐代道教之上[参 13]

道教遵奉老子李耳为神,由于唐朝皇室姓李,因此道教自唐初就被规定居于佛教之上,在唐代上流社会也很流行。唐朝李氏家族认为其为老子之后,唐高祖,特别在终南山建太和宫,来祭祀老子,唐高宗追尊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并诏令王公百官研习老子的道德经。武则天上奏请令王公百官都学《老子》,每年依《孝经》、《论语》例考试士人。玄宗代宗亦大力提倡道教,使其在中国的地位达到顶峰。玄宗亲自注解《道德经》,开元二十一年(733年)还在科举考试中增设道举与儒家经典,同列《明经》科举人策试教本,明显有将道家列为国学,颇有与儒家经学齐足并驰的意义。据《新唐书·百官志》记载,开元年间全国有宫观1687所,其中女观550所。当时主要有清经法派正一派二宗,主要人物有王远知潘师正司马承祯吴筠张果等。道教之所以受帝室青睐,主要原因是他们多炼取金丹,唐朝的许多皇帝亦因信之服用而丧生,例如唐宣宗[参 14]

除了佛道二教外,当时还有伊斯兰教景教[注 3]拜火教摩尼教等外来宗教。但社会影响力较小。唐代对外来宗教相对宽容,期间多有外来教士传授教法,其中以伊斯兰教和景教为最大。伊斯兰教是唐的敌国大食的国教,称作“大食法”。651年,先知穆罕默德的舅父沙德作为使节两次出使中国,得到高宗接见以及传教的准许,在广州筑建怀圣寺。以后的两个多世纪,伊斯兰教随着西域商人沿途两条丝路入唐,在中国发展壮大[注 4]。景教通过同一个路线传入中国,因被误认是大秦国拜占庭帝国)的国教,所以称作“大秦景教”。638年为唐朝所认可并得到政府资助在长安兴建大秦寺,并立下石碑[参 15]。然而会昌五年(845年)唐武宗大举废佛,因此景教也同时被禁,此后几乎在中国绝迹。

摩尼教为西元三世纪起源于波斯,安史乱后,回纥势力大,摩尼教凭著回纥的庇荫下在中国传教,不过后来受会昌灭法影响,摩尼教势力遭受沉重打击不过并未断绝,该教信徒到了政治控制力较弱的南方并渐与其他宗教相结合,在今天的福建建立传教据点,流传到东南沿海地区,从此转为民间秘密宗教[参 16]

教育与入仕制度[编辑]

唐朝的学校以官办为主。中央设国子监,下辖六学,为国子学、太学、四门学、律学、书学、算学。这些学校主要招收贵族官僚子弟,也招收少量平民子弟。由博士助教授课,学生称生徒。国子学、太学、四门学传授以九经为主的儒学经典,按生徒家中官位的高低分级招收。三品以上官员的子孙可入国子学,有生徒三百余人;五品以上官员子孙可进太学,有五百余生徒;四门学兼收五品以下官员及庶民子孙,生徒多达千人。律学、书学、算学教授实用学问,收纳八、九品官员及庶民子弟,名额限于十余人。地方设立州学、县学,每校有学生十来人。

学校旨在培养官僚书吏,亦为科举考试服务。名望好的学校保送生徒参加科举考试。科举制度在唐朝进入了逐渐完备期,分为常举和制举两种。常举每年举办考试,科目有明经、进士、明法、明书、明算等。此外还有秀才、道举、童子、一史、三史等科目。常举的应考举子有两个来源,一是保送的生徒;二是乡贡选拔出来的自学者。应考举子主要集中在明经和进士两科。明经科主要考试儒家经典,难度较低。进士科主要考诗赋和政论,难度高,但其是主要的高官晋身之阶[注 5]。明经科的录取率约为十分之一二,进士科不过百分之一二。时有谚曰: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而制举则是临时考试,是为了网罗非常人才,不常举行[参 17]。因为科举制度比较公平且机会相等,平民得以晋身,所以成为士族末落、门第消融的起点。

科举制度除外,还有门荫和流外入流两种入渠道。门荫即晚辈承接前辈职务。流外入流指九品以下的官员通过考验,升职为品官。唐初,以此二途入仕的为主流,后来唐太宗大力推广学府,科举制度逐渐取代九品中正制。唐代教育的普及,削弱了传统世族的特权,加强了有效的行政管理,扩大了政权的社会基础[参 12]。盛唐时期,东亚多国遣送其贵族子弟来唐入学,又将儒家文化传授国外。

社会[编辑]

唐代社会,虽然世族的势力被削减,但仍然不是一个平等的社会。《唐律》中也明订,人分为“良”“贱”两大类,贱民只能与贱民结婚;地主杀害部曲最多求刑一年,而部曲杀害地主必处斩。虽然科举制度实行,但由于世族的生活条件较为优渥,其子弟的文化修养也就跟着较高,不论是否参加科举,进入仕途都不是非常困难;唐代宰相出身世族者也就不在少数[参 18]。唐代进士选拔,另有一些社会公评的含义,防弊措施并不严格,[注 6]常有考生向主考官请托,自我吹嘘的情形,但当时人并不视为舞弊,所以录取进士的,有许多是权门子弟;而才气纵横的杜甫,两次考试都落榜。

唐朝时,北方的山东郡姓,保持很高的社会地位,太宗曾令高士廉氏族志,希望根据政治上的地位来评等,结果成效不彰,不过随着科举制度的实施,使得世家大族不易保持门第地位。牛李党争便是为了科举制度存废而起的党争,但已不能阻止平民的崛起,加上印刷术的问世,书籍流通便利,私人讲学普遍,门第更加无法垄断知识。唐朝中期与五代这段时期的连年动乱,让北方士族基业遭受空前的破坏,到北宋时便已凋零,此后的中国领袖,不再是传承不替的门第,而是经由“富不过三代”,从科举制度出身的士绅。

唐代是“胡风”盛行的时代。所谓“胡风”,特指流行于唐朝社会各阶层的种种并非汉民族原有的社会风习而言,其中主要有当时从北方游牧民族西域等地传来的风俗,也有由五胡十六国时期南下的游牧民族遗留的社会风俗,诸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形成了唐朝胡风盛行的局面。如“胡乐”、“胡服”、“胡食”等在长安城是极其盛行的[参 19]。西域外族服饰文化对唐朝服饰影响巨大。隋唐时期的北方地区有胡汉双轨制度,日常庸服为鲜卑胡服,庄重祭祀场合改用传统汉服唐服)。唐代妇女的地位较高,在服饰中也有体现。贵族及宫廷女子多为半裸胸的宽松罗裙。裙腰系得较高,在腰腋之间。歌女服饰染色醒目绚丽,贵族染色富丽高雅。按领子款式分为圆领、翻领、方领、斜领、直领和鸡心领等。隋文帝开创穿黄龙袍的习礼,唐高祖武德年间令臣民不得僭服黄色,黄袍成为皇室专用之服[参 20][参 21]

科技[编辑]

藏于敦煌莫高窟的一幅唐代星图

唐朝科技相对于前代有明显进步。天文学家僧一行在世界上首次测量了子午线的长度,他还与梁令瓒合作,铜铸制成黄道游仪与水运浑天仪。他在《大衍历》历书中运用二次差内插法并创新近似三次差的内插公式,为王恂等后人奠定基础。李淳风等人修订《算经十书》是唐朝算学的重要成果。尊称药王的孙思邈撰写的《千金要方》和补本《千金翼方》,论及药物之本、诊治之诀、针灸之法、养生之术,都是不可多得的医书。《新修本草》是中国最早的一本国家官修药书,成书于唐高宗显庆四年(659年)。

唐初大型地理志书《括地志》共550卷,内容丰富,对后世的地理研究影响深远。贾耽的《海内华夷图》绘有唐近邻的数百国家。此外还有李吉甫著的地方志《元和郡县图志》,杜佑撰写的政书《州郡典》,樊绰介绍云南南诏国的《蛮书》等。唐在大兴城的基础上扩展修建首都长安城,与东都洛阳规划同样规划严整,规模宏大,是中国历史都城中规划最为严谨端正的两个[参 22]。盛唐年间极盛时人口达到80—100万,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也为后世留下了城市规划的样板。当时周边国家的首都,如:日本平安京、新罗金城、高句丽平壤和渤海国上京龙泉府都是仿照长安建造。大明皇宫占地广大,现今遗址范围相当于紫禁城总面积的三倍之多。

唐朝的木结构建筑规模雄浑,气魄豪迈,建筑流程进一步定型化,提高了施工速度。佛塔形式也融合了中国与印度的造型,显得千变万化,多种多样。868年,中国《金刚经》的印制是世界上已知最早的雕版印刷。在成都和敦煌都发现过雕版印制的《陀罗尼经咒》。雕版印刷为五代以后书籍的大量发行和普及创造了条件。中国的造纸纺织等技术在751年的怛罗斯战役之中传入大食国,之后在12世纪传入西班牙,到13世纪传入意大利,到14世纪初叶传遍整个欧洲。646年,甘蔗熬糖法也从摩揭陀传入唐朝[参 23][参 24]

美术[编辑]

由于吸收了西域特征与宗教色彩,唐朝艺术与前后朝代都迥然不同[参 25]。初唐的阎立本阎立德兄弟擅画人物。吴道子则有“画圣”之称呼,他兼擅人物、山水,并吸收了西域画派的技法,画面富于立体感,有“吴带当风”之说。张萱周昉以画侍女图为主,他们的著名作品有“捣练图”、“虢国夫人游春图”和“簪花仕女图”等,进一步发展人物画。魏晋南北朝时期,山水风景多为衬托人物主题的配景,而隋唐以来,山水风景成为主题,出现了山水画这个重要分支。当时分南、北两派。诗人王维擅长水墨山水画,是南派的代表,苏轼评他“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北派画家李思训善用青绿画金碧山水。又有曹霸韩干善画韩滉善画薛稷善画边鸾善画孔雀等。

唐朝的壁画事业特别发达。莫高窟与墓室壁画都是传世精品。唐朝的雕刻艺术同样出众。敦煌龙门麦积山炳灵寺石窟都是在唐朝时期步入全盛[参 26]龙门石窟卢舍那大佛四川乐山大佛都令人赞叹。昭陵六骏、墓葬三彩陶俑都非常精美。其中雕刻家杨惠之被称为塑圣。唐朝时期,书法家辈出。欧阳询虞世南都是初唐著名书法家。欧阳询的楷书笔力严整,《九成宫醴泉铭》为其名作。虞世南楷书字体柔圆,代表作品有《孔子庙堂碑》、《汝南公主墓志》、《摹兰亭序》等。颜真卿柳公权是唐朝中后期的著名书法家。颜真卿的楷书用笔肥厚,内含筋骨,劲健洒脱,其代表作有《多宝塔碑》、《颜氏家宝庙碑》、《麻姑仙坛记》等;柳公权的字体劲健,代表作有《玄秘塔碑》,世人称颜柳二人书法为“颜筋柳骨”。张旭怀素则是草书大家,后者奔放挥洒,深具个人风格及艺术性[参 27]

音乐与舞蹈[编辑]

唐朝音乐舞蹈发达。唐太宗平高昌得高昌乐,并入原有的九部乐成为十部乐:燕乐清商乐西凉乐天竺乐高丽乐龟兹乐安国乐疏勒乐康国乐高昌乐[参 28]。唐高宗以后,十部乐开始衰落,音乐家开始研究新的乐舞,各部乐间的区别逐渐消失,至玄宗朝撤销。玄宗本人就是音乐家,爱好亲自演奏琵琶羯鼓等多种乐器,擅长作曲,作有《霓裳羽衣曲》、《小破阵乐》等百余首乐曲;他非常重视雅乐事业,将十部乐分为坐部伎(坐在堂上演奏)和立部伎(立在堂下演奏)[参 29],曾经亲选坐部伎三百人,号为“皇帝梨园弟子”,李龟年永新娘子都是名噪一时的歌唱家。唐朝的舞蹈则是以健舞软舞最为出名。健舞因其节奏明快、雄健豪爽而得名,有《阿辽》、《柘枝》、《拂林》、《大渭州》、《黄獐》、《阿连》、《剑器》、《胡旋》、《胡腾》、《杨柳枝》等多种。软舞即文舞,优美柔婉,节奏舒缓,有《垂手罗》、《回波乐》、《兰陵王》、《春莺啭》、《借席》、《乌夜啼》、《凉州》、《绿腰》、《屈柘枝》、《甘州》等。著名的舞蹈“七德舞”、“上元舞”、“九功舞”合称“三大舞”,流行于宫廷。舞蹈家则有公孙大娘谢阿蛮等。晋朝永嘉之乱后西域舞乐东传中原,与华夏舞乐融合两个多世纪,至唐代已有很强的胡风特色。多种健舞软舞都采用一种昂首望上,双脚原地急转如旋风的动作,因来源西域,谓之“胡旋”。唐代散乐多含杂技,统称“百戏”,包括浑脱、寻撞、跳丸、吐火、吞刀、筋斗、踢毯等项目。

注释[编辑]

  1. ^ :“劉知幾”,:“刘知几”,拼音:Liú Zhījī,注音:ㄌㄧㄡˊ ㄓ ㄐㄧ,音同“留之基”
  2. ^ 参阅《荀子·天论》。
  3. ^ 基督教聂斯脱利派
  4. ^ 参阅中国伊斯兰教
  5. ^ 唐朝诗人描述进士登科后的狂喜心情:“昔日龌龊不足跨,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6. ^ 沆瀣一气的由来。

参考文献[编辑]

  1. ^ 江增庆. 《中国通史纲要》〈第四篇第一章 隋唐〉,第十六节 隋唐之学术. : 第292页. 
  2. ^ 范文澜. 《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七节 唐朝的史学、科学、艺术. : 第749页. 
  3. ^ 范文澜. 《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五节 百花盛放的唐文苑(诗、词). : 第712页. 
  4. ^ 范文澜,《中国通史》. 〈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五节 百花盛放的唐文苑(诗、词). : 第715页. 
  5. ^ 范文澜. 《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五节 百花盛放的唐文苑(诗、词). : 第724页. 
  6. ^ 范文澜. 《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五节 百花盛放的唐文苑(诗、词). : 第730页. 
  7. ^ 江增庆,《中国通史纲要》〈第四篇第一章 隋唐〉, 第十六节 隋唐之学术,293页。
  8. ^ 范文澜,《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五节 百花盛放的唐文苑(诗、词),727页。
  9. ^ 范文澜,《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六节 近体文与古文,736页。
  10. ^ 范文澜. 《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六节 近体文与古文. : 第746页. 
  11. ^ 范文澜. 《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六节 近体文与古文. : 第749页. 
  12. ^ 12.0 12.1 胡如雷. 唐//《中国大百科全书》.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3. ^ 范文澜. 《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一节 佛教各宗派. : 第654页. 
  14. ^ 范文澜. 《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四节 道教的流行. : 第706页. 
  15. ^ 傅乐成. 《中国通史 隋唐五代史》第十八章〈唐代的宗教〉. 1993年: 第154页. 
  16. ^ 唐代摩尼教流传概况. 佛教沈香林纪念中学. [2010-01-01] (中文(香港)‎). 
  17. ^ 傅乐成. 《中国通史 隋唐五代史》第十七章〈唐代的制度(下)〉. 1993年: 第150页. 
  18. ^ 黄仁宇. 《中国大历史》〈第十章 第二帝国:已有突破,但未竟事功. : 第144页. 
  19. ^ 有关唐代胡风的研究,主要参见向达《唐代长安与西域文明》(三联书店,1957年),第1-116页;〔美〕谢弗《唐代的外来文明》(吴玉贵译,1995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第13-66页}。
  20. ^ 张书光. 《中国历代服装资料》. 安徽美术出版社. 1990年. ISBN 7-5398-0141-7 (中文(中国大陆)‎). 
  21. ^ 黄能馥、陈娟娟等. 《中国服装史》. 中国旅游出版社. 1995年. ISBN 7-5032-1853-3 (中文(中国大陆)‎). 
  22. ^ 叶骁军. 《中国都城发展史》. 陕西人民出版社. 1988年. ISBN 7-224-00252-6 (中文(中国大陆)‎). 
  23. ^ 季羡林. 《文化交流的轨迹 中华蔗糖史·唐代的甘蔗种植和制糖术》. 经济日报出版社. 1997年. ISBN 7-80127-284-6. 
  24. ^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主编. 《中国古代建筑技术史》. 科学出版社. 1985年. ISBN 978-7-03-001-990-5 (中文(中国大陆)‎). 
  25. ^ 范文澜. 《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七节 唐朝的史学、科学、艺术. : 第758页. 
  26. ^ 范文澜. 《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七节 唐朝的史学、科学、艺术. : 第761页. 
  27. ^ 范文澜. 《中国通史》〈第三卷 隋唐五代时期 第七章 唐五代的文化概况〉,第七节 唐朝的史学、科学、艺术. : 第755页. 
  28. ^ 向达. 《唐代长安与西域文明·西域传来之画派与乐舞》. ISBN 7-5434-4237-X (中文(中国大陆)‎). 
  29. ^ 陈凌 陈奕玲 《胡乐新声--丝绸之路上的音乐》 第75页 ISBN 7-102-032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