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索菲亚大教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圣索非亚大教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圣索菲亚大教堂
Ἁγία Σοφία(希腊语)
Sancta Sophia(拉丁语)
Ayasofya(土耳其语)
Hagia Sophia Mars 2013.jpg
圣索菲亚大教堂一隅
位置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史称君士坦丁堡
设计者 米利都的伊西多尔
特拉勒斯的安提莫斯
类型
材料 方石
长度 82米(269英尺)
宽度 73米(240英尺)
高度 55米(180英尺)
动工日期 公元532年
完工日期 公元537年
圣索菲亚大教堂内景一隅,天花尽展伊斯兰书法。

圣索菲亚大教堂希腊语Ἁγία Σοφία英语Holy Wisdom, Sancta Sophia拉丁语Sancta Sapientia土耳其语Ayasofya)是位于现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宗教建筑,有近一千五百年的漫长历史,因其巨大的圆顶而闻名于世,是一幢“改变了建筑史”的拜占庭式建筑典范[1]

在希腊语里的意思是上帝智慧[2]。其拉丁语名称则为Sancta Sophia,希腊语全名是“Ναός τῆς Ἁγίας τοῦ Θεοῦ Σοφίας”,解作“上帝圣智教堂”,教堂供奉在正教基督教神学里的耶稣[3][4]。大教堂称为“圣索菲亚”(Ἁγία Σοφία),是特别献给天主圣智的那一位,即圣三中的圣言。这种对耶稣的称呼可能源自保禄(保罗)对基督的描绘,格前1:24 “基督却是天主的德能和天主的圣智(Σοφία)”。

在该教堂伫立的地点曾经存在过两座被暴乱摧毁的教堂,公元532年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下令建造第三所教堂[5]。在拜占庭雄厚的国力支持之下,由物理学家米利都的伊西多尔(Isidore of Miletus)及数学家特拉勒斯的安提莫斯设计的这所教堂在公元537年便完成了其建造[6]。刚竣工时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是正教会牧首巴西利卡形制的大教堂,在1519年被塞维利亚主教座堂取代之前圣索菲亚大教堂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7]

奥斯曼土耳其人在1453年征服君士坦丁堡,苏丹穆罕默德二世下令将大教堂转变为清真寺[8],还将钟铃、祭坛、圣幛、祭典用的器皿移去,用灰泥覆盖基督教镶嵌画[9]。日后又逐渐加上了一些伊斯兰建筑,如米哈拉布敏拜尔及外面的四座叫拜楼

随着土耳其共和国的建立,1934年该教堂失去了其宗教意义。1935年2月1日,这座建筑重新以博物馆的身份对世人开放[10]

大教堂藏有大量圣物,当中以一个15米(49英尺)高的银圣幛最具特色,圣索菲亚大教堂是君士坦丁堡牧首的圣座,在将近千年的时间里都是正教会的焦点。1054年,枢机穆瓦延穆捷的亨伯特Humbert of Mourmoutiers)到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祭坛将牧首米恰尔一世·色路拉里乌Michael I Cerularius)逐出教会[11],该事件被视为东西教会分裂的开端。

作为接近500年来伊斯坦布尔最重要的清真寺,圣索菲亚大教堂是众多奥斯曼帝国时期清真寺如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蓝色清真寺)、塞札特清真寺Şehzade Mosque)、苏莱曼尼耶清真寺鲁斯坦帕夏清真寺Rüstem Pasha Mosque)、奇力克阿里帕夏清真寺Kılıç Ali Paşa Mosque)的模范。

历史[编辑]

第一所教堂[编辑]

第一所教堂被称为“大教堂”(希腊语Μεγάλη Ἐκκλησία (Megálē Ekklēsíā)拉丁语Magna Ecclesia),在360年2月15日君士坦提乌斯二世在位时启用[12],大教堂建在正在兴建中的帝国皇宫旁。附近的伊莲娜教堂(Hagia Eirene,“圣和平”)在较早时已建成并作为主教座堂,直至圣索菲亚大教堂建成[13]。这两所教堂同为拜占庭帝国最重要的教堂。

君士坦丁堡的苏格拉底(Socrates of Constantinople,380年-440年)记述了第一所教堂,认为它是君士坦丁一世所建。它被建为拉丁柱廊式的大教堂,附有长廊及木制屋顶,还有一个天井[14]。它在当时被誉为世上最出色的历史建筑物之一。

君士坦丁堡牧首约翰一世与皇帝阿卡狄奥斯的妻子、皇后阿丽亚·尤多希亚(Aelia Eudoxia)发生冲突,因而在404年6月20日被流放,因此而起的连串暴乱使第一教堂毁于一旦[15],关于第一所教堂的一切在当今已彻底消失。

第二所教堂[编辑]

狄奥多西二世下令兴建的教堂遗下的残存石头,石上显示上帝的羔羊。

狄奥多西二世下令兴建第二所教堂,于415年10月10日落成[16],这个木制屋顶的教堂是由建筑师鲁弗留斯所建。532年1月,尼卡暴动引起的一场大火将第二所圣索菲亚大教堂烧成渣滓[17]

第二所教堂的数块大理石残骸幸存至今,这些石块上的浮雕展示了十二羔羊、十二使徒等图像。这些石块原来是正门的一部分,现在展示在教堂的庭园内。这些石块是在1935年由A. M. 施奈德对西庭的一次挖掘当中被发现[18],由于担心损害现时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建筑,发掘工作再也没有开展。

第三所教堂(现存建筑)[编辑]

532年2月23日,在第二所教堂被摧毁后的仅仅数天,皇帝查士丁尼一世决定兴建第三所截然不同的大教堂[19],第三所教堂较前两所更为宏大雄伟。

查士丁尼一世选用物理学家米利都的伊西多尔和数学家特拉勒斯的安提莫斯为建筑师[20],但安提莫斯在不足一年内逝世。拜占庭史学家普罗科匹厄斯在《建筑》一书里描述了建造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状况。皇帝将帝国各地的物料运送到君士坦丁堡,如以弗所阿耳忒弥斯神庙古希腊圆柱[21]。大石都是来自远处的采石场,包括埃及斑岩[22]色萨利的绿色大理石[23]博斯普鲁斯海峡地区的黑石及叙利亚的黄石[24]。超过一万人参与建造工作[25],这所新教堂马上就被认为是重要的建筑,展示了建筑师的创造力。建筑师们采用了希罗的理论,在广大的空间之上建造巨大的圆顶[26]。皇帝与牧首梅纳斯在537年12月27日一起参与了盛大的落成仪式[27]。教堂内的镶嵌画则在查斯丁二世在位时(565年-578年)才完成[28]

553年8月及557年12月的地震使主圆顶及东面的半圆顶破裂[29],558年5月7日发生的地震使主圆顶彻底倒塌[30],破坏了读经台、祭坛及其华盖。皇帝马上下令修复,让米利都的伊西多尔的侄甥伊西多拉负责修复工作[31]。他使用了较轻巧的物料,又将圆顶提高了6.25米(20.5英尺),使教堂的内部高度达到现时的55.6米(182英尺)[32]。修复工程在562年完成,使教堂在6世纪的面貌得以保存至今。拜占庭诗人示默者保罗(Paul the Silentiary)为教堂的重建创作了一首名为《读画诗》的长诗。562年12月23日,牧首优迪基乌(Eutychius)主持落成仪式[33]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君士坦丁堡牧首的座堂[34],并且是拜占庭帝王仪式的首要场地,如加冕典礼[35]。大教堂为作恶者提供庇护[36],外国游客对此深受感动。

726年,拜占庭皇帝利奥三世颁布一系列的诏令抵制偶像崇拜[37],命令军队摧毁一切圣像,迎来了毁坏圣像运动。圣索菲亚大教堂内的所有宗教画像及雕像被移除。在伊琳娜女皇执政时期(797年-802年),圣像崇拜得到短暂的恢复,此后偶像破坏者卷土重来。拜占庭皇帝狄奥斐洛(Theophilus)深受伊斯兰艺术影响[38],而伊斯兰艺术是禁止偶像崇拜的。他将刻有画押字的青铜两翼门安装在大教堂的南面入口。

859年的大火对大教堂造成破坏[39],而869年1月8日的地震使一个半圆顶倒塌[40]巴西尔一世下令复修。

989年10月25日发生强烈地震,破坏了大教堂的大圆顶[41]巴西尔二世委托阿美尼亚建筑师、阿尼及阿吉涅大教堂的创造者梯利达特(Trdat)修复圆顶,西面的圆拱及部份大圆顶是他主要的修复部分。大教堂的损毁程度使修复工作持续了六年,大教堂在994年5月13日重开[42]

君士坦丁七世在他的《典仪论》(De Ceremoniis)里记载了帝王及牧首在圣索菲亚大教堂举行典礼仪式的详情。

圣索菲亚大教堂里威尼斯公爵恩里科·丹多洛的墓碑,他在1204年领军劫掠君士坦丁堡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期间,大教堂被拉丁基督徒洗劫及亵渎。据史学家尼基塔斯·蔡尼亚提斯(Niketas Choniates)所述,大教堂的一些圣物如耶稣墓碑的一块石头、圣母玛利亚之奶、耶稣裹尸布及多位圣人的骨头都被转送到西方,现今可在西方多个博物馆内参观这些圣物[43]。在拉丁帝国的占领下,圣索菲亚大教堂成为了罗马天主教会的主教座堂[44]鲍德温一世于1204年5月16日在圣索菲亚大教堂依照拜占庭传统加冕为王[45]。在1204年发动拉丁十字军的威尼斯公爵恩里科·丹多洛被葬在教堂内,碑文显示了他的名字,成为了地面装饰。1261年,重夺君士坦丁堡的拜占庭人向碑文啐唾泄愤。不过,1847年至1849年的复修工程却令公爵坟墓的真确性遭到质疑,该坟墓更像是一个象征式墓地以作纪念[46]

拜占庭人重夺君士坦丁堡后,大教堂已显得相当破败,西面的四道扶壁大概就是在这时加建。1317年,安德洛尼卡二世在教堂东部及北部加建四道扶壁[47]。1344年10月的地震使教堂的圆顶崩裂[48],部分建筑在1346年5月19日倒塌[42],教堂在此后关闭。1354年,建筑师阿斯特拉及佩拉尔塔负责教堂的修缮工作[48]

清真寺[编辑]

洗礼仪式所用的喷泉。
位处后殿的“米哈拉布”,祭坛面向圣城麦加。

奥斯曼土耳其人在1453年征服君士坦丁堡,圣索菲亚大教堂随即被转换成阿亚索菲亚清真寺[8]。当时教堂已相当残破,多道门窗剥落。多个西方访客都描述了当时教堂的状况,包括科尔多瓦贵族佩德罗·塔富尔(Pedro Tafur)[49]佛罗伦斯克里斯托福罗·布隆戴蒙提(Cristoforo Buondelmonti)[50]穆罕默德二世下令清理及将教堂转换为清真寺。继任苏丹巴耶济德二世建造了一座新的叫拜楼替代他的父亲所建的叫拜楼。

在十六世纪,苏莱曼一世在征战匈牙利后带来了两根巨大的蜡烛,放置在清真寺米哈拉布的两侧[51]。在塞利姆二世统治时期,清真寺已显得老旧,被认为是世上首个地震工程师之一的科查·米马尔·希南在清真寺外面加筑支撑结构[52]。除了强化历史悠久的拜占庭建筑结构外,希南又在西端加建两座大型叫拜楼、苏丹专用的前座,又于1577年在东南方建造塞利姆二世的陵墓。1600年代,穆拉德三世穆罕默德三世的陵墓建在塞利姆二世陵墓旁。

后来,清真寺再加设苏丹楼座、一个以大理石装潢的敏拜尔、一个布道用的讲台及一个供宣礼员使用的凉廊

穆拉德三世从帕加马运来了两个古希腊汉白玉大瓮,放置在清真寺正殿两侧[53]

1739年,苏丹马哈茂德一世下令复修清真寺,并加建一所伊斯兰学校、一所施食处及一所图书馆,又在1740年加建洗礼用的喷泉,将清真寺建筑转变为库里耶(建筑群)。与此同时,清真寺内再加设一个苏丹楼座及一个米哈拉布。

在1847年至1849年间,苏丹阿卜杜勒-迈吉德一世对清真寺开展了最为著名的一次复修,在瑞士及意大利籍建筑师兄弟加斯帕雷及朱塞佩·福萨蒂的监管下动用八百名工人[54]。他们巩固了圆顶和拱顶、摆正圆柱及改变建筑内外的装潢。上层楼座的镶嵌画都被擦掉,古旧的吊灯被撤换。巨大的圆框雕饰被加挂在圆柱上,刻有阿拉、先知穆罕默德、四大哈里发(阿布·伯克尔欧麦尔奥斯曼阿里)及穆罕默德两位孙儿(哈桑侯赛因)的名字。1850年,福萨蒂加建一个拜占庭复兴建筑风格的长廊,连接清真寺后方的皇室楼阁。一座记时员建筑及一所伊斯兰学校建在清真寺外,叫拜楼也被修正为同一高度。复修完成后,清真寺在1849年7月13日举行盛大庆典并重开[55]

博物馆(现时用途)[编辑]

2012年7月26日圣索菲亚博物馆大厅,脚手架已移除。

1935年,第一任土耳其总统及土耳其国父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将圣索菲亚大教堂变为博物馆[56]。地毯被移走,覆盖在镶嵌画上的石膏由专家煞费苦心地擦去,地面饰品得以展示[57]。成为博物馆之后的圣索菲亚教堂被改名为阿亚索菲拉博物馆,实际上该博物馆的展品主要就是建筑物自身以及其中的镶嵌画艺术品。20世纪40年代中,由美国拜占庭研究会以及敦巴顿橡树园现场委员会(Dumbarton Oaks Field Committee)牵头的考古学家们开始了对圣索菲亚大教堂的修复工作。[58]1985年,圣索菲亚大教堂所在的伊斯坦布尔文化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为世界文化遗产。但是博物馆的维护工作并不到位,1993年,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考察团在其报告中指出,博物馆缺乏维护,墙上的石膏正在脱落,有些破损的窗户没有及时被修复,大理石的清理工作也没有到位,一些颜料已经被潮湿的空气侵蚀了。[59]同年,博物馆在其穹顶之下搭建起了整修用的脚手架,这一“临时”建筑一直在博物馆内存在着。1996年至1998年,阿雅索菲亚博物还被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选为其百大濒危遗产。[60]如今的阿雅索菲亚博物馆大约每年接待二百五十万外国游客,随着伊斯坦布尔当选为2010年的欧洲文化之都,对圣索菲亚大教堂的修复工作被重新提上议程。拆除重达160吨的脚手架似乎已经指日可待。[61]

建筑[编辑]

圣索菲亚大教堂原建筑的一部分
圣索菲亚大教堂平面图
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石柱,镶有金属环
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圆顶
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内部,由约翰·辛格·沙金绘制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拜占庭式建筑最佳的现存范例,其镶嵌画、大理石柱子及装饰等内景布置极具艺术价值。大教堂的富丽堂皇及精美粉饰令查士丁尼也不禁声称:“所罗门!我已经超越了你!”(Νενίκηκά σε Σολομών[62]。查士丁尼监督著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建造,直至塞维利亚主教座堂完成前,圣索菲亚大教堂保持着最大教堂的地位达一千年之久。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古代晚期建筑的一大成就,又是拜占庭式建筑的第一个杰作。它在建筑及礼仪方面的影响深远并普及至正教会天主教会穆斯林世界。这座教堂内一共使用了107根柱子,柱头大多采用华丽的科林斯柱式,柱身上还增加了金属环扣以防止开裂。大教堂最大的圆柱高19至20米,直径约1.5米,以花岗岩所制,重逾70吨。查士丁尼一世曾下令将巴勒贝克黎巴嫩的八个科林斯柱式拆卸及运送到君士坦丁堡建造圣索菲亚大教堂[63]。与主要使用大理石的希腊建筑以及主要使用混凝土的罗马建筑不同的是,圣索菲亚的主要建筑材料为砖块。[64]

教堂内部的空间广阔,结构复杂。教堂正厅之上覆盖著一个最大直径达31.24米、高55.6米的中央圆顶[65],圆顶直径较万神庙的穹顶直径少了四分之一,但高度却多了四分之一。圆顶下连绵的拱廊使圆顶看似失重,其下方的40个拱形窗户引进光线,使室内呈现色彩。由于经历过为数不少的维修,圆顶已经不是绝对圆形的底座,圆顶略呈椭圆,其直径介乎31.24米至30.86米之间。

如何在立方体的建筑上放置圆形穹顶,一直是古代建筑学的上的难题。圣索菲亚大教堂给出的解决之道是帆拱,四个三角凹面砖石结构将世界上最大的圆顶之一架设在了恢弘的大厅之上[66]。圆顶的重量通过穹隅,由角落的四条巨型柱子支撑,圆顶看似就在这些柱子的四个大拱形之间浮起。在东西两端各有两个半圆穹顶分散重量,每个半圆穹顶又将其压力进一步分散至三个较小的半圆穹顶上。

室内地面铺上了多色大理石、绿白带紫的斑岩以及金色的镶嵌画,在砖块之上形成外壳。这些覆盖物掩饰了柱墩,同时使外观看起来更加明亮。

外围建筑[编辑]

在教堂的东端和西端,拱形缺口由半圆顶伸展,形成了半圆座谈间。这种圆顶层次创造了在主圆顶下的广阔椭圆空间,这在近古时代是前所未有的。即使如此,圆顶的重量依然造成问题,因此在奥斯曼帝国时代,建筑师米马尔·希南在建筑的外部修建了扶壁用以加固。

在外面,简单的灰泥墙突显了拱顶及圆顶,而外墙的红黄之色是十九世纪复修时由建筑师福萨蒂加上的。

教堂西南方的叫拜楼以红砖建造,而其余三座叫拜楼则以白色的石灰石及沙石建造,当中东北方较为狭窄的一座是巴耶济德二世所兴建的,西方两座较大的叫拜楼是塞利姆二世所建的,由奥斯曼帝国著名的建筑师米马尔·希南设计[67]

内部结构[编辑]

圣索菲亚教堂的结构示意图:1.内厅南侧的出入口 2.帝国大门 3.哭泣柱 4.米哈拉布 5.敏拜尔 6.苏丹楼座 8.净洁瓮 b.邦克楼之一

在正式进入圣索菲亚大教堂之前,可以在西面的庭院内看见之前第二座教堂的残骸。进入大门之后首先看到的是宽为5.75米的外厅,外厅的装饰颇为简单。在外厅的东面即为内厅,它们之间有五扇包裹着青铜的橡木大门可供通行。两者的屋顶都以九道券拱相支撑,以大理石铺设地面。内厅的宽度为9.55米,同时也比外厅高出不少。通过内厅北侧的坡道,游客还可通往位于二层的回廊。内厅南侧的一道边门现在被用作博物馆的一个出口,当初却是宗教仪式时专供帝王使用的。[68]

二层回廊[编辑]

左边为从皇后包厢向外观测,右边为从大厅观测皇后包厢,其下为帝国大门

上层回廊被设置成马蹄形,环绕着教堂正厅,迄至后殿终止。上层回廊一般是供皇后及其宫廷人员使用的,那里保存著多幅镶嵌壁画。保存得最好的镶嵌画位于上层 回廊的南部,这些珍贵的镶嵌画吸引着众多游人前来参观。相比之下上层楼座的装饰比较简单,其天花板只是粉刷成黄色的基础之上勾勒了一些简单的花纹。上层回廊的中央,位于帝国大门正上方的位置是皇后包厢。皇后及其宫廷人员可在这里观看在下方举行的仪式。一颗球形、绿色的石头标明了皇后的坐驾。

帝国大门及大理石门

沿着回廊继续往南走则可看到大理石门,这是专供供教会会议的参与者进出会议厅使用的大门。

两个来自帕加马的净洁瓮之一,在穆拉德三世统治时期被带到圣索菲亚大教堂,它们由来自古希腊时期的一块大理石雕刻而成[69]

大厅[编辑]

大厅的脚手架

从内厅之中可以通过九扇门前往大厅,中央的三扇大门是帝王专用的帝国大门,大门之上的拜占庭马赛克描绘了基督和利奥六世[70]。如果穿过帝国大门后径直往里走,便可看到圣索菲亚教堂的大厅。这个方形空间的大小为74.67米长,69.80米宽,[71]大厅两侧则是用廊柱加以分割的侧厅,廊柱和廊柱之间以券拱相连,侧厅又被一层小廊柱再度划分。这些廊柱增添了大厅的层次感,又在空间上强调了侧厅和大厅之间的联系。抬头仰望还可看见伊斯兰统治时期所遗留下来的多块直径7.5米的金字圆牌,这些圆牌上分别刻写着真主、默罕默德、四位哈里发以及默罕默德两个孙子的名字。游客本来还可看见圣索菲亚大教堂著名的大圆顶,令人遗憾的是因为搭建起了维修用的脚手架,现在人们无法看见完整的穹顶。

圆顶[编辑]

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圆顶因其建筑师对圆顶的创新想法而使艺术史学家、建筑师及工程师产生了兴趣。圆顶由帆拱支撑,这在此前是从未出现的。帆拱可令圆顶得以接驳在下面由柱子组成的方面[72]。帆拱不仅可以达到令人满意的美学效果,又可稳定圆顶的侧面,使圆顶的重量得以引向下方。

虽然这种设计有助于稳定圆顶及其周边的墙壁和拱形结构,但是建造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墙壁却弱化了整体建筑的结构。砌砖工人使用了更多的砂浆,而不是块,因而墙壁较为弱。如果工人能够在铺设另一层砖块之前先让砂浆凝固,结构会更为稳固。然而他们直接在建筑上面架上圆顶,由于下方的砂浆仍未干透,圆顶的重量使墙壁向外弯曲。这使得伊西多拉在重建圆顶之前必须先把内壁建好,垂直的墙壁方能支撑新圆顶的重量。圆顶的高度也在重建时作出了调整,伊西多拉把圆顶的高度提升了大约6米,使侧面的力量减弱,圆顶的重量可以更容易地卸到墙壁上[73]

圆顶的顶部还书写着一圈阿拉伯书法,整个圆顶共有40个肋组成。圆顶底部每两个肋之间都有一扇窗户,摆设这40个窗户的方式同样引人注目,这些彩色玻璃窗户所将光线引入大厅各处造成神秘光线的效果,使圆顶看起来悬浮在正厅之上,原本就足够雄伟 的圆顶因此显得更加有趣。这大概是由于圆顶的形状像扇贝壳或伞的内部,伞骨由伞的顶端延伸至底部。这些“伞骨”使圆顶的重量在各个窗户之间流向穹隅,最终抵达根部。这些独特的设计使圣索菲亚大教堂成为近古时代最先进的纪念建筑物。

大厅摆设及侧厅[编辑]

在大门两侧的廊柱旁可看到两只大理石净洁瓮,在更靠左的位置还可看见一根名为冒汗柱的神奇廊柱,早在拜占庭时期,人们就对这根廊柱表面所聚集的潮湿水份惊奇不已。如今的人们则可通过触摸这根大理石柱上的凹槽去亲手感觉一下。[74]

同哥特式教堂不同的是,圣索菲大教堂没有什么立体的雕刻装饰。当初在查士丁尼的统治下,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墙身铺上了大理石厚板还将拱顶的马赛克作了简约的设计,在后堂的拱肩处还可见到天使长加百利米迦勒的镶嵌画,示默者保罗赞颂过一些艺术布置。楼座的拱肩则以割切作法来装潢,以黑色的大理石为底,在其上嵌上珍贵的白色大理石切片,显示花卉及鸟类的图案[75]。后来加上了人物镶嵌画,它们在圣像破坏运动时期被摧毁。现存的镶嵌画是后圣像破坏运动时期的。各种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宝物、圣物、精品及画像逐渐成为了惊人的珍藏。此外,很多人物镶嵌画在九世纪后期被添加,包括中央圆顶的基督图像、鼓室下方的正教会圣人、先知及教会长老、与教堂相关的历史人物,如伊格内修斯(Ignatius)以及楼座四福音书的一些图像[76][77]

从二层的位置向后堂眺望,可以看见苏丹楼座、米哈拉布、敏拜尔以及圆牌、镶嵌画
苏丹楼座
敏拜尔

大厅两侧是以廊柱相隔的侧厅,它们的宽度大约在18.5米上下。[78]大厅右手边的南侧厅内有一间使用精美的青铜格栅分割开的小室,这就是马哈茂德一世所建造的图书馆阅览室。图书馆由藏书室、阅览室以及连接它们的走廊组成。从侧厅内透过青铜格栅便可看见阅览室内放置的桌椅,打开图书室的门就可以看见对面墙上马哈茂德一世的花押,图书馆墙壁的底部是大理石,上半部分则为伊兹尼克瓷砖。走廊虽然不大,但是墙壁上却装饰着精美花纹。藏书室则由四根柱子和一个平台分为两部分,它的中间是一只精美的书箱,回头望去,还可在通往走廊的门上看见马哈茂德一世的花押及一首描述图书馆竣工的小诗。[79]

继续前进之后,即可来到后堂。后堂又被三座半圆小穹顶进一步分为三间凹室。在左手边后堂东北角的位置可以看到苏丹楼座,历史上圣索菲亚大教堂内曾先后建造过多个苏丹楼座,现在的这座建于1847年。它是专为苏丹举行一些不需向社会公开的宗教活动而设计的,同时它还可以保护苏丹免受行刺。其立柱是典型的拜占庭风格,而护栏上的雕花却是土耳其式的洛可可风格。[80]

后堂南边与苏丹楼座相呼应的位置是木制的敏拜尔,这个台阶是供伊斯兰教的神职人员宣讲古兰经使用的。在敏拜尔偏西的地面上,可以看到一块以彩色大理石装饰的地面。这个地方被称为“世界的肚脐”,换句话说也就是世界中心,历任苏丹就是在这个地方被加冕的。[78]

在大教堂的最东处即为米哈拉布所在的凹室,阳光透过土耳其风格的彩色窗户射入这片半圆形区域。其前面的底部贴着大理石薄片,上半部分有一圈墨绿底色的土耳其瓷砖,瓷砖上用金色的阿拉伯书法撰写着古兰经上摘抄下的语句。伊斯兰建筑师在后堂新建了一个祭台,米哈拉布被布置在祭台上正对着东方麦加的位置。位于米哈拉布之上的则为基督教的镶嵌画以及真主和默罕默德的金字圆牌,后凹室还有狭窄的走廊同两边侧厅连通。[81]

镶嵌画[编辑]

上层帝国楼座的几何图案镶嵌画

多个世纪以来,圣索菲亚大教堂的镶嵌画布置相当华丽。这些壁画描绘了圣母玛利亚、耶稣、圣人、帝王及皇后,还有其他纯粹装饰性的几何镶嵌画。

1204年,君士坦丁堡遭到洗劫,拉丁十字军肆意破坏城内重要拜占庭建筑的贵重物品,包括圣索菲亚大教堂的黄金镶嵌画。组织入侵君士坦丁堡的恩里科·丹多洛把许多劫掠得来的物品运到威尼斯

圣索菲亚大教堂在1453年变为清真寺,由于伊斯兰教禁止具象的影像[82],许多镶嵌画都被石膏覆盖。不过这些画并没有被一次性地全部被覆盖,一些十七世纪的纪录反映访客依然可在教堂内看到基督的图像。在1847年至1849年间,加斯帕雷和朱塞佩·福萨蒂负责修复圣索菲亚大教堂,苏丹阿卜杜勒-迈吉德一世让他们记录他在修复期间发现的镶嵌画。他们的修复工程不包括维修那些镶嵌画,在记录下这些图像后,福萨蒂兄弟再将它们覆盖,包括把教堂中央原先暴露的两个炽天使镶嵌画覆盖。现今可在教堂看到四个这些图像,其中两个被福萨蒂兄弟复原,以替代在当时已不存在的两个图像。福萨蒂兄弟以绘制的方式复原破损的镶嵌画,有时更将它们重新设计。福萨蒂兄弟留下的记录成为了在1894年地震被完成摧毁或部分损毁的镶嵌画图像的原始记录,这些镶嵌画包括位于圆顶的基督神像、今未能识别的“贫困之门”上的一个,一个以珠宝装饰外层的十字架图像及大量天使圣人牧首及教会长老的图像。缺失的图像大多位于教堂的两个鼓室里[83]

帝国大门马赛克[编辑]

帝国大门马赛克

帝国大门马赛克位于帝国大门上的鼓室,帝国大门是帝王进出教堂专用的大门。根据分析显示,帝国大门马赛克是九世纪晚期至十世纪早期的作品。镶嵌画上显示的光环可能是代表利奥五世或他的儿子君士坦丁七世向基督神像躬身,镶嵌画上的基督神像坐在饰有珠宝的宝座上祝颂,左手拿着一本打开的书籍。书上写道:“和平与你同在。我是世界的光。”(约翰 20:19;20;26;8;12)在基督的两肩处各有一个圆雕:左方是握有权杖大天使加百利,右方是圣母玛利亚[84]。这些镶嵌画表达了基督将永恒的力量赐予拜占庭皇帝。

西南大门马赛克[编辑]

西南大门马赛克中的查士丁尼一世和君士坦丁一世伴在圣母和圣婴两侧。

西南大门马赛克位于西南大门的鼓室,来自944年,它在1849年福萨蒂负责复修工作时被发现。镶嵌画上的圣母坐在没有椅背的宝座上,双脚安放在以珍贵小石修饰的台座上,儿童时代的耶稣在她的膝上,他的左手拿着卷轴,给予祝福。站在圣母左方的是身穿礼服的君士坦丁一世,他把城市的模型送给圣母,在他身边的文字提到:“圣人及伟大的皇帝君士坦丁”。查士丁尼一世则站在圣母右方,把圣索菲亚大教堂的模型呈给圣母。圣母头项两侧的圆雕刻有花押字“MP”和“ΘY”,那是“Mētēr”及“Theou”的缩写,意指“上帝的母亲”[85]

后堂马赛克[编辑]

后堂马赛克是后圣像破坏运动时期的首个镶嵌画,它是由牧首佛提乌斯一世(Photios I)、拜占庭皇帝米海尔三世巴西尔一世于867年3月29日揭幕的[86]。后堂马赛克位于后堂高处的半圆顶。镶嵌画上的圣母玛利亚坐在没有椅背的宝座上,儿童时期的耶稣在她的膝上,她的双脚安放在台座上。这幅镶嵌画被相信是复原自六世纪的一幅,该镶嵌画在圣像破坏运动时被毁坏。这镶嵌画被放置在原本是金色的底面上[87]。位于后堂讲坛的大天使加百利和米迦勒肖像同样都是来自9世纪。

皇帝亚历山大马赛克[编辑]

对于第一次来访的游客来说,皇帝亚历山大马赛克不是太容易能够找到,它位于第二层天花的暗黑角落处。镶嵌画描绘著皇帝亚历山大全身穿戴着特别服饰,右手持卷轴,左手执带球十字架(Globus cruciger)。1849年,美国拜占庭研究所(Byzantine Institute of America)的创办人托马斯·惠特莫尔(Thomas Whittemore)获得维护皇帝亚历山大马赛克的准许,它被认为在1894年的地震中被摧毁。在惠特莫尔逝世了八年后,研究员罗伯特·范尼斯(Robert Van Nice)在1958年发现了皇帝亚历山大马赛克的大部分。它不像其他圣索菲亚大教堂的镶嵌画那样被石膏覆盖,皇帝亚历山大马赛克只是被油漆简单地覆盖,与周边的镶嵌画图案没有两样,因此被隐藏得很好。惠特莫尔的继承人保罗·A·安德伍德(Paul A. Underwood)把它清理[88]

女皇佐伊马赛克[编辑]

女皇佐伊马赛克

在南楼座东侧墙壁上的女皇佐伊马赛克出自11世纪[89]。镶嵌画上的基督神像身穿深蓝色长袍(拜占庭艺术的习惯),他坐在金色背景的中央位置,以右手祝颂的同时左手拿着圣经,在他头项的两侧分别写有“IC”及“XC”,意指“耶稣基督”(Iēsous Khristos)。身穿礼服的君士坦丁九世佐伊女皇分别在耶稣的左右侧。君士坦丁九世呈上钱包,象征着他在教堂的奉献;佐伊女皇手持卷轴,象征着她作出的奉献。君士坦丁九世头上的文字写道:“君士坦丁,上帝基督虔诚的皇帝、罗马帝王、蒙那马裘斯”。佐伊女皇头上的文字写道:“佐伊,非常虔诚的奥斯古塔”[90]。他们原来的头部已被刮去,现时那三个是后来替换上的。早期版本的镶嵌画可能显示佐伊女皇的丈夫罗曼努斯三世(Romanus III)或她的养子米海尔四世(Michael IV)。另有一说法认为这幅镶嵌画原本是描绘著更早期的皇帝及女皇,后来被换上这个版本[91]

科穆宁马赛克[编辑]

科穆宁马赛克与女皇佐伊马赛克同样位于南楼座东侧墙壁,出自1122年。镶嵌画上的圣母玛利亚如同其他拜占庭艺一样身穿深蓝色长袍,她把儿童时的耶稣抱在膝上,耶稣以右手祝颂的同时左手执卷轴。约翰二世站在圣母右侧,身穿镶有贵石的服装,他呈上钱包,表示皇室对教堂的奉献。女皇伊林娜站在圣母左侧,她身穿礼服呈上卷宗。邻近的一条壁柱描绘着他们的长子亚历克修斯·科穆宁,他忧伤的脸容反映他在1122年死于结核[92]。从这幅镶嵌画可以看得到它与女皇佐伊马赛克的分别。科穆宁马赛克上的人物面容更为逼真,不再使用理想化表述。镶嵌画上的伊林娜女皇有着一头编成辫子的金发,显示她的匈牙利血统,而约翰二世的面目威严。

三圣像马赛克[编辑]

三圣像马赛克
三圣像镶嵌画的细节

三圣像马赛克可能出自1261年,它被用来表示结束了57年罗马天主教的统治,回归正教信仰[93]。这是第三幅位于上层帝王楼座的镶嵌画。三圣像马赛克因人物面目柔和、神情和善及其格调而被广认为圣索菲亚大教堂最精良的镶嵌画。该镶嵌画的风格与13世纪末至14世纪初的意大利画家近似,如杜乔(Duccio)。镶嵌画上圣母玛利亚圣若翰洗者的面部轮廓只露出四分之三,他们祈求基督神像能在最后的审判怜悯人类。镶嵌画下半部已严重败坏,大概是因为邻近窗户,受到雨水冲刷。该镶嵌画被视为拜占庭图画艺术复兴的起始。

北鼓室马赛克[编辑]

北鼓室马赛克展示了多位圣人,该镶嵌画的位置相当高,无法触及,因而能够保存至今。镶嵌画描写身穿十字架白袍的约翰一世伊格内修斯站立,手持镶有宝石的圣经[94],他们的名字以希腊文写在塑像的四周,让访客得以辨识。其他鼓室的镶嵌画未能保存不是由于奥斯曼征服者的故意破坏,而是因为频繁的地震。

二十世纪的复原[编辑]

1930年代,来自美国拜占庭研究所托马斯·惠特莫尔率领的一支队伍发现了许多镶嵌画。他们决定把那些被石膏掩盖的简单十字架镶嵌画原封不动,而把其他主要的镶嵌画揭露。

作为一所历史悠久的教堂和清真寺,复原工作面临特殊的挑战。基督肖像镶嵌画虽然逐渐被揭露,但一些重要、历史著名的伊斯兰艺术可能因此而被摧毁。复原者尝试在保存基督教及伊斯兰文化之间取得平衡。教堂正厅圆顶上的伊斯兰书法是否应移除更引发了争议,因为在书法之下覆盖著基督镶嵌画(假设镶嵌画仍完好)[95]

争议[编辑]

现今用途[编辑]

土耳其共和国总统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下令把圣索菲亚大教堂变成博物馆,禁止把此处用作宗教礼拜场所[96]。不过在2006年,有报道指土耳其政府允许把圣索菲亚大教堂博物馆的一些小房间用作小型祈祷室,供博物馆职员开放给基督徒及穆斯林使用[97]

恢复教堂用途的运动[编辑]

2007年,美国商人及政客克里斯·斯皮鲁(Chris Spirou)启动了一个名为“解放圣索菲亚大教堂会议”的运动,支持恢复圣索菲亚大教堂原本的用途[98]。2007年6月20日,他在美国国会人权委员会核心小组上作证,在听证会完结时,核心小组主席及外交事务委员会的主席汤姆·兰托斯发言道:“人权委员会在25年来调查过的全球侵犯人权的个案里,当中最重要的是宗教自由,核心小组格外关注有关圣地被强迫转变用途的人权侵害,当中又以圣索菲亚大教堂最为重要。”[99]克里斯·斯皮鲁又曾在俄罗斯媒体的访问里强调了这件事[100][101]

参考文献[编辑]

  1. ^ Marlise Simons. Center of Ottoman Power. New York Times. 22-08-1993 [03-04-2010] (英文). 
  2. ^ Robert S. Nelson. Hagia Sophia, 1850-1950: holy wisdom modern monument.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4年: 第80页. ISBN 0226571718 (英文). 
  3. ^ Steven L. McKenzie、Matt Patrick Graham. The Hebrew Bible today: an introduction to critical issues.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1988年: 第149页. ISBN 066425652X (英文). 
  4. ^ John Binns. An introduction to the Christian Orthodox church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年: 第57页. ISBN 0521667380 (英文). 
  5. ^ Nurettin Can Gülekli. Hagia Sophia. Turkish Press, Broadcasting and Tourist Dept. 1952年: 第7页 (英文). 
  6. ^ Rudolf Stegers. Sacred buildings: a design manual. Springer. 2008年: 第15页. ISBN 3764366834 (英文). 
  7. ^ Michael Woods、Mary B. Woods. Seven Wonders of the Ancient Middle East. Twenty-First Century Books. 2008年: 第59页. ISBN 0822575736 (英文). 
  8. ^ 8.0 8.1 Hagia Sophia. Arch Net. [03-04-2010] (英文). 
  9. ^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National geographic. 第122册.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1962年: 第848页 (英文). 
  10. ^ Trudy Ring、Robert M. Salkin、Sharon La Boda.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Historic Places: Southern Europe. Taylor & Francis. 1996年: 第347页. ISBN 1884964028 (英文). 
  11. ^ Matthew Bunson. OSV's encyclopedia of Catholic history. Our Sunday Visitor Publishing. 2004年: 第806页. ISBN 1592760260 (英文). 
  12. ^ Jonathan Bardill. Brickstamps of Constantinople. 第1-2卷.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年: 第54页. ISBN 0199255229 (英文). 
  13. ^ Dennis O'Neill. Passionate Holiness: Marginalized Christian Devotions for Distinctive Peoples. Trafford Publishing. 2010年: 第53页. ISBN 1426925050 (英文). 
  14. ^ W. R. Lethaby、Harold Swainson. The Church of Sancta Sophia, Constantinople a Study of Byzantine Building. Kessinger Publishing. 2004年: 第18页. ISBN 1417948396 (英文). 
  15. ^ Jane Taylor. Imperial Istanbul: a traveller's guide, includes Iznik, Bursa and Edirne. Palgrave Macmillan. 1998年: 第49页. ISBN 1860642497 (英文). 
  16. ^ Brickstamps of Constantinople,第1-2卷,第55页
  17. ^ Edward N. Luttwak. The Grand Strategy of the Byzantine Empir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9年: 第115页. ISBN 0674035194 (英文). 
  18. ^ W Emerson、RL Van Nice. Hagia Sophia and the First Minaret Erected after the Conquest of Constantinople. American Journal of Archaeology. 1950, 54 (1): 28–40 (英文). 
  19. ^ Fatih Cimok. Saint Sophia. A Turizm Yayinlari. 2009年: 第51页. ISBN 9757199451 (英文). 
  20. ^ James Allan Stewart Evans、J. A. S. Evans. The age of Justinian: the circumstances of imperial power. Routledge. 2000年: 第217页. ISBN 0415237262 (英文). 
  21. ^ Association of Collegiate Schools of Architecture. Proceedings of the ACSA annual meeting. Association of Collegiate Schools of Architecture. 1986年: 第150页 (英文). 
  22. ^ Emerson Howland Swift. Hagia Sophia.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40年 (英文). 
  23. ^ Gian Pietro Brogiolo、Nancy Gauthier、Neil Christie. Towns and their territories between late antiquity and the early Middle. BRILL. 2000年: 第327页. ISBN 9004118691 (英文). 
  24. ^ W. Eugene Kleinbauer、Antony White、Henry Matthews. Hagia Sophia. Scala Publishers. 2004年: 第33页. ISBN 1857593081 (英文). 
  25. ^ Cynthia Stewart. The Catholic Church: A Brief Popular History‎. Saint Mary's Press. 2008年: 第138页. ISBN 0884899675 (英文). 
  26. ^ Will Pryce. World Architecture: The Masterworks‎. Thames & Hudson. 2008年: 第48页. ISBN 0500342482 (英文). 
  27. ^ John Francis Baldovin. The urban character of Christian worship: the origins, development, and meaning of stational liturgy. Pont. Institutum Studiorum Orientalium. 1987年: 第175页 (英文). 
  28. ^ Manolēs Chatzēdakēs. Studies in Byzantine art and archaeology‎. Variorum Reprints. 1974年: 第10页. ISBN 0902089242 (英文). 
  29. ^ American Philological Association、Philological Association of the Pacific Coast. Transactions and proceedings of the American Philological Association. 第78册. Published for the Association by the Press of 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1947年: 第182页 (英文). 
  30. ^ Emmanuel P. Baltsavias、Manos Baltsavias、Armin Gruen、Luc Van Gool、Maria Pateraki. Recording, modeling and visualiz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Taylor & Francis. 2006年: 第55–56页. ISBN 041539208X (英文). 
  31. ^ John Freely. The companion guide to Istanbul and around the Marmara. Companion Guides. 2000年: 第30页. ISBN 1900639319 (英文). 
  32. ^ İlhan Akşit. Ancient civilisations of Anatolia and historical treasures of Turkey. G. Sanatlar. 1982年: 第226页 (英文). 
  33. ^ Robert F. Taft. The great entrance. Pont. Institutum Studiorum Orientalium. 1975年: 第110页 (英文). 
  34. ^ The companion guide to Istanbul and around the Marmara,第5页‎
  35. ^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Historic Places: Southern Europe,第343页
  36. ^ R. Scott Peoples. R. Scott Peoples. Wildside Press LLC. 2008年: 第27页. ISBN 0809572214 (英文). 
  37. ^ Stavros Boinodiris、Stavros Boinodiris PH D. Andros Odyssey: Byzantine Kalivarion:705 Ad-1078 Ad. iUniverse. 2004年: 第131页. ISBN 0595320147 (英文). 
  38. ^ Kenneth Parry. Depicting the Word: Byzantine iconophile thought of the eighth and ninth centuries. BRILL. 1996年: 第179页. ISBN 9004105026 (英文). 
  39. ^ Semavi Eyice. Ayasofya‎. Yapı ve Kredi Bankası. 1984年: 第38页 (英文). 
  40. ^ John Julius Norwich. Byzantium: the apogee. Viking. 1991年: 第96页 (英文). 
  41. ^ Jonathan Harris. Constantinople: capital of Byzantium. Hambledon Continuum. 2007年: 第131页. ISBN 184725179X (英文). 
  42. ^ 42.0 42.1 The companion guide to Istanbul and around the Marmara,第30页
  43. ^ Construction for the Third Time. Explore Turkey. [05-04-2010] (英文). 
  44. ^ ‎David Talbot Rice. Byzantine painting: the last phase. Dial Press. 1968年: 第29页 (英文). 
  45. ^ Kenneth Meyer Setton. The Papacy and the Levant, 1204-1571: The Thirteenth and fourteenth centuries. Ame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 1976年: 第13页. ISBN 0871691140 (英文). 
  46. ^ Saint Sophia,第133页
  47. ^ The companion guide to Istanbul and around the Marmara,第34页
  48. ^ 48.0 48.1 Ayasofya,第41页
  49. ^ Pedro Tafur. Travels and Adventures. Routledge. 1926年: 第138–148页 (英文). 
  50. ^ G. Gerola. Le vedute di Costantinopoli di Cristoforo Buondemonti. 1931年: 第247–279页. 
  51. ^ Baron Patrick Balfour Kinross. Hagia Sophia. Newsweek. 1972年: 第107页 (英文). 
  52. ^ I. Mungan. Hagia Sophia and Mimar Sinan. Taylor & Francis. 2004年: 第383–384页. ISBN 9058096424 (英文). 
  53. ^ Baron Patrick Balfour Kinross. Hagia Sophia. Newsweek. 1972年: 第107页 (英文). 
  54. ^ W. Eugene Kleinbauer、Antony White、Henry Matthews. Hagia Sophia. Scala Publishers. 2004年: 第106页. ISBN 1857593081 (英文). 
  55. ^ Hagia Sophia(1972年),第119页‎
  56. ^ Cynthia Stewart. The Catholic Church: A Brief Popular History. Saint Mary's Press. 2008年: 第138页. ISBN 0884899675 (英文). 
  57. ^ Justin Pollard. Wonders of the ancient world: antiquity's greatest feats of design and engineering. Quercus. 2008年: 第167页 (英文). 
  58. ^ Hagia Sophia. archnet. [2010-5-29] (英文). 
  59. ^ Spencer P.M. Harrington. Restoring the Hagia Sophia. .archaeology. June 2, 1998 [2010-5-24] (英文). 
  60. ^ 1998 world monuments watch list of 1OO most endangered sites. World MonuMents Fund. [2010-5-29] (英文). 
  61. ^ Rediscover Hagia Sophia. estanbul 2010. Tue, Jan 26, 2010 [2010-5-25] (英文). 
  62. ^ Shaun Tougher. The reign of Leo VI (886-912): politics and people. BRILL. 1997年: 第123页. ISBN 9004108114 (英文). 
  63. ^ Pennie Sabel. Baalbek keeps its secrets. 01-09-2002 [06-04-2010] (英文). 
  64. ^ 王其钧. 永恒的辉煌——外国古代建筑史.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 91–92. ISBN 7112076404 (中文). 
  65. ^ Hagia Sophia‎(1952年),第18页
  66. ^ Fred S. Kleiner、Christin J. Mamiya. Study guide for Gardner's Art through the ages. Thomson/Wadsworth. 2004年: 第331页. ISBN 0534640966 (英文). 
  67. ^ Hagia Sophia(2004年),第88页
  68. ^ St. Sophia Touring. explore turkey. [2010-5-22]. 
  69. ^ The companion guide to Istanbul and around the Marmara,第40页
  70. ^ Imperial Istanbul: a traveller's guide, includes Iznik, Bursa and Edirne,第53页
  71. ^ HAGIA SOPHIA MUSEM. english.istanbul. [2010-5-22] (英文). 
  72. ^ Fred S. Kleiner. Gardner's Art Through the Ages: The Western Perspective. Cengage Learning. 2009年: 第235页. ISBN 0495573604 (英文). 
  73. ^ In the Hands of a Child. In the Hands of a Child Grades 6-12, Project Pack Materials & Structures. In the Hands of a Child. : 第12页 (英文). 
  74. ^ Hagia Sophia. explor eistanbul. [2010-5-20] (英文). 
  75. ^ Fatih Cimok. Saint Sophia. A Turizm Yayinlari. 2005年: 第65页. ISBN 9757199451 (英文). 
  76. ^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Historic Places: Southern Europe,第346页
  77. ^ Roy Bolton. Russian Orientalism: Central Asia & the Caucasus‎. Sphinx Fine Art. : 第160页. ISBN 1907200002 (英文). 
  78. ^ 78.0 78.1 St. Sophia Main Body. explor eistanbul. [2010-5-22] (英文). 
  79. ^ Istanbul - Hagia Sophia Museum Mahmut I Library. turkey holidays guide. [2010-5-20] (英文). 
  80. ^ Sultan's Lodge. [2010-5-20] (英语). 
  81. ^ Al Altan. Visiting Hagia Sophia Museum. focusmm. [2010-5-21] (英文). 
  82. ^ John Renard. Seven doors to Islam: spirituality and the religious life of Muslim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6年: 第136页. ISBN 0520204174 (英文). 
  83. ^ Natalia Teteriatnikov、Dumbarton Oaks. Mosaics of Hagia Sophia, Istanbul: the Fossati restoration and the work of the Byzantine Institute. Dumbarton Oaks Research Library and Collection. 1998年. ISBN 0884022641 (英文). 
  84. ^ The companion guide to Istanbul and around the Marmara,第36页
  85. ^ Karen Tate. Sacred Places of Goddess: 108 Destinations. CCC Publishing. 2006年: 第99页. ISBN 1888729112 (英文). 
  86. ^ Robin Cormack、Ernest J. W. Hawkins. Dumbarton Oaks papers, Issue 31. Dumbarton Oaks Center for Byzantine Studies. 1977年: 第238页 (英文). 
  87. ^ Robin Cormack. Icon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7年: 第48页. ISBN 0674026195 (英文). 
  88. ^ Lord Kinross. Hagia Sophia: A History of Constantinople. Newsweek. 1972年: 第132–133页 (英文). 
  89. ^ Anonymous. Istanbul 1993. Keskĭn Color Kartpostalcilik. 2003年: 第36页 (英文). 
  90. ^ ‎Rosie Ayliffe. The rough guide to Turkey. Rough Guides. 2003年: 第118页. ISBN 1843530716 (英文). 
  91. ^ The companion guide to Istanbul and around the Marmara‎,第44页
  92. ^ Imperial Istanbul: a traveller's guide, includes Iznik, Bursa and Edirne,第58页
  93. ^ Icons,第54页
  94. ^ Mosaics. .hagia-sophia.net. [17-05-2010] (英文). 
  95. ^ Hagia Sofia. World Architecture Images. [11-04-2010] (英文). 
  96. ^ AYASOFYA MÜZESİ. Istanbul Government. [11-04-2010] (土耳其文). 
  97. ^ İbadete açık Ayasofya. Sabah. 04-07-2006 [11-04-2010] (英文). 
  98. ^ Agia Sophia-A Holy Site Violated. Free Agia Sophia Council. [11-04-2010] (英文). 
  99. ^ Press Release. Free Agia Sophia Council. 27-06-2007 [11-04-2010] (英文). 
  100. ^ Константинопольская София — мать всех церквей. pravoslavie.ru. 29-10-2007 [11-04-2010] (俄文). 
  101. ^ Крис Спиру. Возвращение Святой Софии. Zavtra. 22-04-2009 [11-04-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02) (俄文). 

外部链接[编辑]

镶嵌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