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华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大馬華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马来西亚华人
Chung Keng Quee Yap Ah Loy Tan Cheng Lock
Lim Goh Tong Ong Tee Keat Lim Guan Eng
Jimmy Choo Michelle Yeoh Lee Chong Wei
Fish Leong Michael Wong Gary Chaw
总人口
6,960,900[1]
占马来西亚总人口的24.6% (2010)[2]
分布地区
主要分布于吉隆坡(首都)、
乔治市槟城州)、
怡保霹雳州 )、
新山柔佛州)、
古晋砂拉越州)、
亚庇沙巴州)和
马六甲市马六甲州)等各大城市。
语言
华语汉语方言(以为主)、
英语马来语
宗教信仰
中国传统信仰儒教道教佛教基督教

马来西亚华人(或华裔马来西亚人大马华人[注 1])指民国数百年来自中国福建广东广西海南等省迁徙至马来西亚的移民后代[4]。马来西亚华人是该国第二大民族,总人口有640万人(2010年),占马来西亚总人口24.6%(2010年),主要分布于吉隆坡(首都)、乔治市槟城州)、怡保霹雳州)、新山柔佛州)、古晋砂拉越州)、亚庇沙巴州)和马六甲市马六甲州)等各大城市。根据马来西亚2010年的人口普查[5]。此外,华人也是吉隆坡的第二大民族,占该直辖区总人口的43.2%(马来人占44.2%)。

历史[编辑]

马来西亚华人的移民史可追朔至汉代[6]中国马来群岛已有频密的商业活动和文化交流[7]元代时已有中国人在当地定居的明确记载[8]

到了明代郑和下西洋时曾多次在马六甲(明史称为满剌加)停留,后来将马六甲、巨港(今属印尼)、泗水(今属印尼)等营建成其船队的大本营。至今马六甲仍然留有大量与郑和有关的遗迹。一些华人因为和当地人通婚,开始在马六甲定居,渐渐受马来文化影响,繁衍开来。

此时开始,华人开始在马六甲形成聚落定居,成为组成马六甲重要的一个民族。明朝衰弱后,这些通婚华人的后裔由于交通不便、满清闭关政策等因素,开始与祖国关系疏远。在与本土文化相互交融的情况下,他们逐渐形成一支新的民族——娘惹峇峇(Nyonya-Baba)。娘惹峇峇的母语也由方言(主要是福建话)慢慢转变成夹杂方言以及马来语的娘惹峇峇语(Peranakan Hokkien),但依然保留了各种华人的风俗仪式。

而华人大量移民今马来西亚各地则是从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开始,当时清朝战败,中英签署《北京条约》,清廷容许外国商人招聘汉人出洋工作,充当廉价劳工(苦力),由于当时英国殖民者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以开发马来亚半岛,大量的华工(或称为苦力)从中国输入到马来亚半岛成为矿工、种植工人等。在蒸汽船使用后,华侨南来的数量更是急剧上升。此时到来的华人移民人数已经大幅度超越早期的娘惹峇峇,所以被早期定居的人称为“新客”。这时期马来半岛的华人人口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这是因为劳工们的侨乡意识浓厚,多不打算扶老携幼来到马来亚定居,而是希望赚够钱回到老家故乡。

到了1929年,全球开始经济大萧条。此时,华侨妇女开始大量移民马来亚,男女人口比例结构趋向平衡。二战后,由于世界进入冷战时代,英属马来亚正值马共叛乱,移民条例收紧,中国来马的移民潮逐渐减少甚至停止。此后,华人参与了马来亚独立运动与马来西亚的建国运动,并在当地繁衍开来。

人口[编辑]

2008年马来西亚国会选区华人与土著选民的人口比例分布
偏红则表示华人所占比例较高
偏蓝则表示华人所占比例较低
偏紫则表示两者比例相当
颜色越淡则表示其他种族(如印度裔)所占比例越高

马来西亚的华族(华人)独立初期原本占总人口比重较高(35%),但由于出生率较低,现在已经降到24%。自70年代政府实施新经济政策后,为数不少的马来西亚华人移居或长居发达西方国家台湾新加坡日本等等。

大马华人现今人数为六百多万,是马来西亚第二大民族,仅次于马来族(55%),并多于印度裔人数的一倍半。华人人口在某些城市(如:新山槟城怡保巴生马六甲古晋诗巫)占的比例较重,有者更占超过半数。

大马华人的主要籍贯包括:福建(约四成的大马华人属于福建籍贯,占最多数)、广东海南等。另外有部分大马华族长期受马来和其他文化影响而形成了新的华人族群,称为峇峇娘惹土生华人,但基于国家宗教政策,此现象已不复存在。

根据马来西亚政府的数据显示,在1957年,华人人口比例约为全国总人口的40%(不包括马来西亚成立前的新加坡沙巴砂拉越人口),而到了2010年则下降至24.6%,预测到2020年将降至20.7%。人口比例下滑的原因之一是华人是注重对子女的培养与教育,以应对未来挑战,而不愿因“多生粗养”来承受过多经济的压力。因此,相对富裕的阶层或知识水平较高者都不愿多生孩子,在乡村地区,由于生活水平和教育水平不高,一般孩子较多[9]

语言[编辑]

方言主要通行地区[编辑]

方言 通行地区
福建话 槟城马六甲柔佛部分地区、雪兰莪巴生吉打亚罗士打砂拉越古晋吉兰丹登嘉楼
广东话 吉隆坡霹雳怡保森美兰芙蓉彭亨关丹沙巴山打根
客家话 霹雳怡保雪兰莪部分地区、沙巴部分地区、柔佛古来
福州话 砂拉越部分地区、柔佛永平
潮州话 吉打双溪大年、威省柔佛新山

马来西亚华族之间普遍以华语或一些汉语方言交流,如福建话(分为北马槟城福建话和南马柔佛福建话)、 广东话客家话

受中文教育的年轻一辈大多会说华语,学校里华语课皆用简体中文,国语(马来文)和英文马来西亚是必修语。在日常生活中,马来西亚华人会说一种比较本土化的马来西亚华语,而在正式场合(如本地中文媒体)则会转用一种较为正式的标准华语(类似台湾国语)。本地中文媒体则简繁并用,使得两种字体得以在马来西亚共存。

此外,华人也有受英语教育而以英语为日常语言。根据2011年《马来西亚内幕者》在一项对107位马来西亚华裔成年人口的街头访问显示,其中有26.1%或28人不能够流畅掌握或完全无法明白马来语;接受访问的75人当中,68%或51人认为马来语是一个重要的语言;但和英语比较起来的话,只有33.3%或25人认为马来语比英语重要,29.3%或22人认为英语比马来语重要,20%或15人认为两者同样重要。 [10]

另外,在多元文化的环境下,多语混杂使用的情况也很常见,这种现像在当地被戏称为“罗惹”的混合语[注 2]

宗教[编辑]

马来西亚华人宗教[11]
宗教 百分比
佛教
  
83.56%
基督教
  
11.05%
道教 / 中国民间信仰
  
3.41%
伊斯兰教
  
0.66%
兴都教
  
0.23%
其他宗教
  
0.13%
无神论 / 未知
  
0.95%

根据大马2010年的人口普查,虽然大马华人多把自己归类为佛教徒,但实际上他们大多同时信仰中国民间宗教佛教道教。同时,本地华人也有混合本土信仰,如拜拿督公之类。

约有11%的大马华人是基督教徒天主教徒,但也有极为少数的人因信奉伊斯兰教而被同化。

文化[编辑]

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基本上与中华文化无太大差异。然而,马来西亚华人也在这片土地发展了属于自己独有,而大中华地区没有的中华文化,当中最著名的就是华人新年捞生的习俗。

媒体[编辑]

初期的马来西亚华人对祖籍国有割舍不断的感情,渴望加强与祖国的联系,故早期的华文报刊内容多以中国新闻为主。但在独立后,马来亚政府开放让侨民入籍以及第二代马来西亚华人的诞生,华文报刊也慢慢地转变编辑方针,同时加强华人社群与政府及其他民族之间的讯息交流,扮演着桥梁的角色。今天的马来西亚华文报刊也依然有特刊报道大陆和台湾的新闻。

马来西亚最初的华文报刊是1815年至1879年之间发行的《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尚存最长青的报刊是1910年由孙中山在槟城创办的《光华日报》,当地华文报刊在反殖民统治、抵御日侵和建国独立等历史事件上都发挥了反映民情的功能,渐渐由侨报转型为主流报刊[12]。目前较具地位的报刊分别有:《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光华日报》、《光明日报》和《东方日报》等。

教育[编辑]

国家教育政策[编辑]

国家在教育方面多年来进行了几次决定性的政策和原则。1949年 - 成立中央顾问教育委员会,接着1951年的巴恩报告书产生了 (Barnes Report),接着又有华人提出的芬吴报告书 (Fenn-Wu Report),这一切导致了1952年教育条例 (Education Ordinance in 1952)。1956年拉萨报告书 (Razak Report) 推出了以马来语作为国语和作为在小学除英语外的必修课,以及使用一个全国的共同性教学大纲,拉萨报告书被制定和1957年教育条例 (Education Ordinance in 1957),而拉萨报告书也进一步综合了殖民地教育体系。

1960年,国家成立委员会以审查落实教育政策。达立报告书(Rahman Talib Report)提出了若干建议被随后纳入1961年教育法。这些措施包括取消小学学费,使用马来语作为马来西亚主要教学语言,并自动晋升格3年级 ,提高基础教育至9年。该报告还强调了学校课程的3M,也即是(读,写,算)在初级的水平。在2003年,国家通过1996年教育法令成立了强制性小学教育。[13] [14]

华语教育[编辑]

华人初到马来西亚时多开设私塾以教育下一代,当时的私塾多半以《三字经》、《千字文》或《四书五经》等做为教材。

在南洋,办学初期英殖民政府多半对其采取放任态度;然而到了1920年,殖民地政府见华人势力日渐庞大,逐颁布《1920年学校注册法令》对其进行阻挠和打压[15]

二战时期,日本侵占马来亚半岛迫使民间教育陷入停顿的状态,直至战后方见复苏。在这期间,殖民地政府先后颁布《1952年教育法令》、《1956年教育(修正)法令》、《1957年教育法令》和为数众多的报告书[15][16]

独立以后,联邦政府采纳1955年的《拉萨报告书》和1961年的《达立报告书》颁布了《1961年教育法令》,大大地削弱了华文教育的发展引起民间的极大反弹;为了维护华人接受华文教育的权利,董总和教总在1977年开始推动独中复兴运动[15][16]。目前在马来西亚有1200余所国民型华文小学(简称“华小”)、60所独立中学和3所私立多元媒介大专院校[17]

基础教育[编辑]

华文小学是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和语言的根基,是马来西亚华裔子弟学习母语及认识本身文化的关键阶段。虽然华文小学已于1957年成为马来西亚国家教育体制的一环,但是由于马来西亚政府各项政策和行政偏差,长期以来,华文小学面对着增建重重困难,例如: 拨款、师资、设备等等重大难题[18]

随着时代变动,马来西亚华人人口普遍增长,特别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区,华裔家长会面对华文小学额不足的困境,这导致许多华裔新生小小年级就被迫到远离住家的华文小学上课。马来西亚教育部官员对华人社在要求增建华小的课题上百般阻扰,以种种的理由来拒绝。政府的学校保留地往往只能用来兴建马来文学校,华人社会必需自己寻找校地并获得政府批准方能建立华文小学,这影响了华文小学的发展。许多针对华小的国家政策(例如:第九大马计划)及政党竞选的承诺也往往随着时间而没有实现[19]

2005年,马来西亚前首相阿都拉不赞成增加华文小学,因为他认为这可能导致国家家出现两种教育制度[20]。但是在2012年,马来西亚现任首相纳吉对马来西亚完善的中文教育表示自豪,并鼓励马来族学习中文。[21]

马来西亚教育部长久没有均衡地发展华文小学和培训教师。2007年,根据马来西亚教育部学校组的资料,华文小学缺少2.1万名华文教师[22]

高等教育[编辑]

马来西亚政府以新经济政策为由,在教育方面的行政和政策都以马来人利益为主来进行所谓的固打制(Quota)。除了设立只收取马来学生而已的玛拉工艺大学和学院(Mara)之外[23],马来西亚政府的大部分海外升学奖学金也是颁发给马来人。在2008年之前,虽然只占人口的百分之54,马来人与非马来人奖学金的比例却是90对10[24]。在公立大学招生方面,马来西亚当局也是以种族政策和固打制为由,将专业领域如医科、工程系、法律、药剂系及生物科技等等分配给马来人,华裔优秀生纵然成绩显著,也不一定能顺利进入理想的大学课程。例如,出生于马来西亚的新加坡国会议员李美花,以她优秀的成绩的确考进了马来西亚最有名的马来亚大学,但当局分配的却不是她选择的工程系,最后她获得了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工程系的录取而离开了马来西亚[25]

此外,2008年7月,2007度全国最佳成绩的优秀学生江韵儿因未获选进入马来亚大学医学系,结果决定前往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系就读[26]。2002年5月,为了平息非马来人的不满,公立大学录取新生首次采用以成绩为标准(绩效制,Merit)而不是按种族配额为标准(固打制/配额制)的办法。然而,大多马来族理科生可选择报读难度较低的大学预科班(Matriculation),而非马来人却需报考与英国A-Level相同水平的马来西亚高等教育文凭

2008年8月10日,根据报道,马来西亚雪兰莪州务大臣卡立建议开放玛拉工艺大学给其他族群以营造健康的竞争。他认为该大学在未来也应开放百分之十的学额让非土著和外国学生升学。基于玛拉工艺大学是一间只招收土著学生的学府,卡立的建议不旦遭到马来政治领袖的谴责,而且还引发400名玛拉工艺大学的马来学生举行集会和游行至沙亚南的雪州政府大厦示威。根据报道,参与示威的学生呈交一份反对开放的备忘录,并要求州务大臣卡立收回言论和公开道歉[27]

人才流失[编辑]

马来西亚政府实行歧视华人的不公平教育政策是造成华裔人才流失是不争的事实,而离马来西亚一水之隔的新加坡则是得益者,其他移民国家或地区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及中国大陆、台湾。许多新加坡优秀的国会议员,政府官员和部长都是马来西亚移民。例如: 新加坡现任发展部部长许文远,是槟城钟灵中学的毕业生,他凭新加坡政府颁发的哥伦坡计划奖学金到澳洲深造[28],毕业后就留在新加坡。除了以上谈到的李美花和许文远外,新加坡前国会议员伍碧虹也是马来西亚移民。

2004年,这个问题引起了当时马来西亚青年及体育部华裔副部长翁诗杰的注意。他认为,马来西亚国内的奖贷学金不足,造成华族人才流失。因此,翁诗杰建议马来西亚国内华团组织设立奖贷学金以供华族学生申请,协助马来西亚留住华人人才[29]

经济[编辑]

当今大马网站报道,有大约100万名专才在30年的期间里流失海外。林吉祥说大马的首轮专业人士移民浪潮在1970年代出现,估计在过去30年里,大马约流失了100万名专才。[7] 另外,公正党总财政梁自坚也说,1970年马来西亚的人均收入与新加坡台湾及韩国相近,而40年后的今天,新加坡的人均收入是大马的4倍,韩国是大马的3倍。梁氏又说,马来西亚新经济政策已导致大马人才外流,自己国人也失去竞争力,行政与工作效率偏低,并引发贪污及腐败的问题。[8]

社团[编辑]

华人初到侨居地时,由于对地缘和血缘的凝聚力和认同感,自发性的组织同乡会馆宗亲会馆以便彼此之间互相照应。经过时代的演变,华人在经济教育上都有了显著的成长,逐衍生出了工商会校友会公益组织宗教团体等不同类型的组织。

早期的社团多半为秘密结社组织而成,这些社团代入寺庙义山的管理形式为社员举办祭祀活动,同时借着“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的观念,在不惊动政府的情况下,执行制裁和调解纠纷的工作。社团中的领导人物通过复杂的关系网络支配社员,社员必须通过领导人物接触外部讯息,也间接地切断社员的自主能力,但随着时代的进步,社团开始寻求法律的途径注册成立合法的组织,早期的秘密结社则受到司法机构的扫荡转移到地下活动。

在马来西亚较具规模的华人社团有:华总总商会董教总[30],这些团体在当地华人的经济、文化和教育上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政治上更是重要的施压集团。

政治参与[编辑]

1969年5月13日,华人不满马来特权的情绪终于在选举中华人为主的民政党(此党现已加入以巫统为主的“国阵”联盟)大胜,马华公会大败。马华公会届时宣布退出巫统为主的执政联盟,同时表示不甘于失败巫统激进份子和马来至上极端份子,上街挑衅胜选庆祝的华人,利用种族暴动导致513事件的发生。之后,马华公会重新加入执政联盟至今,但是紧急状态以马来人居多的临时政府立的一连串独厚马来民族不公义的新经济政策却已成定局,从此马来西亚的华裔和印裔国民成为被剥削的族群。

社会地位[编辑]

马来西亚华人是属于“非土著”(Non-Bumiputra)的身份,而马来族及马来西亚土著则是“Bumiputra”。(详见:马来西亚宪法第153条款)。

此外,马来西亚新经济政策(NEP),把马来西亚华人和其他非马来人的身份往下推成为“第二等公民”。(注明:所谓的第二等公民,是因为非土著受到明显不公平的对待,故出现的用词)

公民权[编辑]

早年华人领袖陈祯禄在1947年出版《Malayan Problems》 一书中反对《马来亚联邦宪法报告书》中歧视性的条款。在当年紧急状态期间,英国殖民地政府以同情和支持马共为由,拟驱逐约数以万计的华人出境,要把华人遣送回中国大陆。陈祯禄为此而亲身向英国钦差大臣葛尼 (Gurney) 交涉,他反对英国殖民地政府这种残忍手段。最终英国殖民地政府撤销了遣送华人返回中国大陆的计划。[9]

社会契约论[编辑]

某些巫统政治人物经常使用“社会契约论”以捍卫“马来人至上”的原则。一般有关于“社会契约论”的说法是提及有关给予非马来人公民身份,和马来西亚宪法第153条,其中赠于马来人特殊权利和特权。

种族歧视问题[编辑]

2008年槟城威省峇东埔举行国会补选,当时的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尔在选战中批评“华人只是寄居,即使得权也不会平均分配财富给各族”[31]。阿末依斯迈尔的种族言论引起了华人的不满,在压力下副首相纳吉代表执政党巫统向马来西亚华人道歉[32]。然而,阿末依斯迈尔却坚持自己的立场并于2008年9月8日招开记者会强烈警告马来西亚华人“切莫尝试像‘美国犹太人’一样,在掌控经济之余,得寸进尺要掌控政治”[33]。随后,巫统最高理事会宣布将阿末依斯迈尔冻结党籍三年,以示惩罚[34]

对国家的贡献[编辑]

马来西亚华人历来都为国家做出伟大贡献,更为国家争光。在各方面都有杰出人才也达到了相当理想的成绩,而且人数也不少。由于马来西亚是一个君主立宪制的国家体制,为国家做出贡献者都有机会荣获马来西亚国家勋衔,而华人也有不少人才荣获国家最高荣誉。

著名荣获国家最高荣誉的华裔马来西亚人有:

  • 林苍佑医生:前槟城首长、前马华公会主席、民政党创会主席。
  • 林良实医生:前交通部长兼前马华总会长,霹雳江沙人。
  • 陈修信:马华公会前会长。

“敦” (马来文:Tun):是马来西亚的最高荣誉,全国只可以有25人拥有此名衔。 另外还有其他国家高荣誉封衔,例如:

  • “丹斯里”(马来文:Tan Sri):是继敦之后第二高的荣誉,全国只可以有75人拥有此名衔。
  • “拿督斯里”(马来文:Dato' Seri)是马来西亚的州封衔中的最高封衔。
  • “拿督”(马来文:Datuk),马来西亚的一种封衔。

与中国的交往[编辑]

马来人、马来西亚人与马来西亚华人名词的分别[编辑]

有些人误将“马来人”当成“马来西亚人”的简称。其实马来人只是马来西亚的民族之一,因此马来西亚人不等于马来人。马来西亚人指的是拥有马来西亚国籍的人士,当中包括马来人、华人、印度人(马来西亚三大种族)及其他少数民族。此外,马来西亚政府将马来西亚的中文缩写正名为“大马”,所以“马来西亚人”的简称应为“大马人”,而非“马国人”或“马来人”。[35][36]当地华人则被称为“马来西亚华人”或“大马华人”而非“马来华人”或“马华”。“马华”一词被本地中文媒体规范为马来西亚华人公会(英语: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简称MCA)的简称[37]

杰出和知名人士[编辑]

此列表列出部分杰出的马来西亚华人与其贡献或事迹,但这并非表示以下列表为一完整列表。

艺术与设计[编辑]

教育界[编辑]

  • 林连玉(Lim Lian Geok,已故):保卫华教人士,教总前主席
  • 拿督沈慕羽(Sim Mow Yu,已故):保卫华教人士,教总前主席

企业[编辑]

  • 丹斯里郭鹤年(Robert Kuok):亚洲“糖王”,马来西亚首富,郭氏集团创办人
  • 丹斯里钟廷森(William Cheng Heng Jem):马来西亚“钢铁大王”,金狮集团主席
  • 丹斯里杨忠礼(Yeoh Tiong Lay):杨忠礼集团创办人
  • 丹斯里李金友(Lee Kim Yew):绿野集团创办人
  • 丹斯里郑福成(Tee Hock Seng):马来西亚采石公会现任主席、大马福联会卸任总会长
  • 丹斯里张晓卿(Tiong Hiew King):世华媒体集团、星洲媒体集团执行主席
  • 丹斯里林梧桐(Lim Goh Tong,已故):云顶集团创办人

医学界[编辑]

科学界[编辑]

文学.作家[编辑]

政治[编辑]

娱乐[编辑]

(排名不分先后)

体育[编辑]

注释[编辑]

  1. ^ 马来西亚华人简称大马华人大马华裔,早期华人大多自称为华人唐人[3]民国以后开始自称中国人、华人及华侨,马来西亚独立后开始改称华人、华裔,近代自称“中国人”与“华侨”的大马华人已经大幅减少[4]
  2. ^ 罗惹是一种蔬果沙拉,罗惹语言意指语言像沙拉里的杂菜一样混杂。

参考文献[编辑]

  1. ^ Malaysia. Background Notes.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0.December [2009-05-08] 
  2. ^ Malaysia. Background Notes. 香港: 中新社. 2011.December [2011-07-30] 
  3. ^ 唐人”一词多用于闽南语及广府话口语,华人一词多用于华语,因此“唐人”甚少在书面上使用。2008年4月21日以谷歌在马来西亚网站的搜索显示,“华人”一词有13万项结果,而“唐人”一词仅有约1460项;“我是华人”有755项,而“我是唐人”仅有3项。
  4. ^ 4.0 4.1 张从兴·《谁是华人?华人是谁?》[D]:华语桥网站,2007年4月20日更新
  5. ^ http://www.statistics.gov.my/portal/download_Population/files/census2010/Taburan_Penduduk_dan_Ciri-ciri_Asas_Demografi.pdf
  6. ^ 许云樵南洋史》上卷 第二篇 古代史 96
  7. ^ 许云樵南洋史》165页
  8. ^ 朱杰勤著 《东南亚华侨史》 第四节 《元明时代中国人在东南亚各国的活动》 中华书局 15页
  9. ^ 人民网:《马来西亚华人多生孩子有奖》(作者/《人民日报》驻马来西亚特约记者:孟青)
  10. ^ Sheridan Mahavera. -at-all/ Some Chinese don't speak Bahasa at all. 马来西亚内幕者. 2011年10月4日 [2011年5月14日] (英语). 
  11. ^ 2010 Population and Housing Census of Malaysia. 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Malaysia. [2012-06-17] (Malay and English).  p. 97
  12. ^ 2001年7月26日,全球华社网:[1]新加坡《联合早报》:马来西亚华文报业180年历史
  13. ^ Education Policy in Malaysia
  14. ^ Ministry of Education Malaysia
  15. ^ 15.0 15.1 15.2 《船山学刊》2007年第2期: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史简论
  16. ^ 16.0 16.1 拉曼大学,林水豪:《坚持与成长:马来西亚华教发展之路》
  17. ^ 资料来自董教总简介
  18. ^ 中国侨网:马来西亚董教总华小工委会
  19. ^ [2]
  20. ^ 新华网/海外华人:马来西亚总理与马华领袖探讨华小问题
  21. ^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63911
  22. ^ 侨务工作研究:马来西亚缺2.1万华小华文教师
  23. ^ 暴米花论坛
  24. ^ 大马通/马来西亚中文门户网站
  25. ^ 中青在线:中国人才变身新加坡精英
  26. ^ [3]
  27. ^ [4]
  28. ^ [5]
  29. ^ [6]
  30. ^ 2001年12月21日,孝恩文化《马来西亚华团组织的困局与展望》
  31. ^ 陈云清.采访手记‧记者:我没听错!.星洲日报,2008,9(5)
  32. ^ 不能接受纳吉的“二手道歉”:吉祥批评阿末依斯迈没悔过.:当今大马,2008-9-3
  33. ^ 刘嘉铭.警告华人别学犹太人政经兼掌:阿末称若爆发不测要子根负责.:当今大马,2008-9-8
  34. ^ 巫统惩治阿末冻结党籍3年:促成员党效仿对付肇乱党员.:当今大马,2008-9-10
  35. ^ 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29659?tid=13
  36. ^ http://www.tourism.gov.my/zh-CN/Master/Web-Page/Events-n-Festivals/2013/10/Fabulous-Food-1Malaysia-Malaysia-International-Gourmet-Festival
  37. ^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95199:&Itemid=113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