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女權主義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女性主义(女权运动、女权主义)是指主要以女性经验为来源与动机的社会理论政治运动。在对社会关系进行批判之外,许多女性主义的支持者也着重于性别不平等的分析以及推动妇女的权利、利益与议题。

女性主义理论的目的在于了解不平等的本质以及着重在性别政治、权力关系与性意识(sexuality)之上。女性主义政治行动则挑战诸如生育权堕胎权受教育权家庭暴力产假薪资平等选举权代表权Representation (politics))、性骚扰性别歧视性暴力等等的议题。女性主义探究的主题则包括歧视刻板印象物化(尤其是关于性的物化)、身体家务分配压迫父权

女性主义的观念基础是认为,现时的社会建立于一个男性被给予了比女性更多特权的父权体系之上。

现代女性主义理论主要、但并非完全地出自于西方的中产阶级学术界。不过,女性主义运动是一个跨越阶级与种族界线的草根运动。每个文化下面的女性主义运动各有其独特性,并且会针对该社会的女性来提出议题,比如苏丹性器割除genital mutilation,详见女性割礼)或北美地区玻璃天花板效应。而如强奸乱伦母职则是普世性的议题。

历史起源[编辑]

女权主义运动在西方社会兴起,有其特定的背景,当时欧洲社会女子的地位十分低下。在十七世纪前,英国的已婚妇女基本谈不上有何权利,除非丈夫自愿地让给她权利;当丈夫在世时,她的财产和她的人身完全供丈夫享乐;在某些国家,如果丈夫死后没有遗嘱,女子的财产要给丈夫的亲戚,而不给她或她的孩子。如英国基督教会礼仪认为:“女人的意志应服从男子,男子是她的主人,也就是说,女人不能按她自己的意志生活,离开了男人,她既不干任何事而且也干不成任何事。男人怎么做她就怎么做,她应把男人当做主人来侍奉,她应畏惧男人,服从和臣属于男人。”[1]

以现代的哲学社会运动的观点来看,女性主义的通常以18世纪的启蒙时代思想家为起源。如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所著《女权辩护》是19世纪之前少数几篇可以称得上是女性主义的著作之一。沃斯通克拉夫特将女性比喻为高贵、社会菁英、娇生惯养、脆弱以及有知识与道德怠惰的危险,她相信男性和女性对于这样的情况都有责任,并且认为女性拥有比男性多上很多的权力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这并不是说更早以前就不存在着其他关于两性平等的著作。比如说,神秘哲学家安里西·哥內留斯·阿格里帕Heinrich Cornelius Agrippa)在1529年所著的《关于女性之高贵卓越的演说》(The Declamation on the Nobility and Preeminence of the Female Sex)。

女性主义在19世纪渐渐转变为组织性的社会运动,因为当时人们越来越相信女性在一个以男性中心的社会中受到不平等对待(请见父权条目)。女性主义运动根源于西方的进步主义,尤其是19世纪的改革运动中。组织性运动的时间是起于1848年在纽约州色内加瀑布市Seneca Falls, New York)召开的第一次女权大会。

艾米琳·潘克斯特是妇女参政权运动的奠基者之一,她揭露英国社会制度里的性别歧视,并且成立了妇女社会政治联盟The Women's Social and Political Union)。在许多成员微罪遭捕,然后因为《猫捉老鼠法案》而重复进出监牢数次后,她们进行绝食抗议。其结果的强制喂食让这些成员病得很严重,使得当时法律体制的残暴受到社会关注,也因此助长了她们的目的。

早期的女性主义者与最初的女性主义运动通常被称为“第一波女性主义”(the first-wave),而1960年之后的女性主义被称为“第二波女性主义”(the second-wave)。也有所谓的第三波女性主义,但是女性主义者之间对于其存在必要性、贡献与概念意见不一。这三个“波”之所以如此称呼,是因为就像海浪般,一个接一个永不间断,后来者运用了前行者的贡献与资源。现代女性主义有个非常重要的支援因素就是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出版的《三个原始部落的性别与气质》(Sex and Temperament in Three Primitive Societies,1935年)一书。她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也是美国女性主义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贝拉·艾布札格(Bella Abzug)所就读的大学。在米德的书中报告说,查恩布里(Tchambuli)部落中的女性拥有支配地位,却没有造成任何问题。这本书使得艾布札格那个时代的知识份子相信,欧洲对于男性气质masculinity)与女性气质femininity)的观念是非常文化取向的,而并非无可抹灭的天性。

以上三波女性主义又称三个阶段女性主义,其演变如下:

第一阶段属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开始的反对选美的运动。在这一阶段,女性主义批判女性的异化与时尚美女情结。西方女性主义运动就是从反对选美开始的。在1968年,美国女性运动的活跃分子在游行时为一头羊加冕,并设置了自由垃圾筒,将乳罩、腹带、紧身褡、假睫毛一类的东西扔进垃圾筒,以表明她们的态度。无独有偶,80年代,中国妇女联合会所做出的唯一一次最有个性的宣言也是反对选美。

在当时的女性主义运动中,选美被视为女性屈从地位的一个组成部分,女性对容貌美和身体美的追求被视为女性主体的客体化,其中包含着对女性的歧视。女性主义运动反对选美,就是觉得它贬低女性,将女性变成没有灵魂的性物件。女性主义运动反对选美,就是要抵制女性必须遵从的规则和某些女性身体标准。女性主义深恶痛绝地指出,女人在日常生活中便是在进行一场持续不断的选美:为男性打扮自己,美容瘦身,深恐自己的相貌和身材达不到男性的审美标准。

第二个阶段是从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在这个阶段,女性主义者对美的看法又加深了一步。她们把美和性别、种族、阶级这些因素并列在一起,主张不同的身体、肤色、个头、体重都可以被认可。美也可能从正面的接受。这被称为在容貌和美的问题上的民主化改革时期,这是第二个阶段。

第三个阶段开展了关于美貌的论争(beauty debate):女性主义应当赞成美还是反对美?赞成麦当娜还是反对麦当娜?赞成美容手术还是反对美容手术?美的民主化系统被提出,即由每个人自己来决定自己在美貌问题上的选择。

各种形式的女性主义[编辑]

女性主义这个词会让人觉得这是单独的一个意识形态,然而事实上女性主义存在有许多流派。由于历史背景、某些国家里面女性的法律地位、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女性主义为了达到不同的目的而产生了不同的路线。因此也就存在着各种的女性主义。

其中一个流派是激进女性主义,认为父权是造成社会最严重问题的根本原因。这个流派的女性主义在第二波女性主义很受欢迎,尽管在今日已经没有那么突出。不过,还是有许多人将“女性主义”这个词完全等同于激进女性主义所提出的观点。有些人觉得传统激进女性主义思想中将男性压迫女性视为优先的考量,以及认为有一个普世的“女性”概念,太过于全面化了,而且其他国家的女性与西方国家女性感受到的“女性”经验绝对不会是一样的。西方国家女性可能会觉得性别压迫是她们所面对的压迫根源,但是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女性可能会发现她们受到的压迫是来自于种族经济地位,而不是她们的女性地位。

有些激进女性主义者提倡分离主义,也就是将社会与文化中的男性与女性完全隔离开来,但也有些人质疑的不只是男女之间的关系,更质疑“男人”与“女人”的意义(请见酷儿理论)。有些人提出论点认为性别角色性别认同性倾向本身就是社会建构(请见父权规范 heteronormativity)。对这些女性主义者来说,女性主义是达成人类解放的根本手段(意即,解放女人也解放男人,以及从其他的社会问题一起解放)。

有些女性主义者则认为可能有些社会问题与父权无关,或者父权不是这些社会问题的优先考量(比如说,种族歧视阶级划分);他们将女性主义视为解放运动的其中一种,与其他运动彼此影响。

女性主义的主要流派[编辑]

与其他运动的关系[编辑]

大部分的女性主义者在政治上采取整体观的行动路线,他们相信马丁·路德·金所说的:“任何一个地方发生的不公义都是对所有地方公义的威胁。(A threat to 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因此,有些女性主义者通常都会去支持其他社会运动,比如公民权利运动同性恋权利运动、以及最近的父亲权利运动。同时许多黑人女性主义者如贝儿·胡克斯Bell Hooks),批评女性主义运动为白人女性所把持。女性主义者宣称的女性不利之处,通常都是西方社会中女性的处境,而和黑人女性生活较没有关系。这个观念正是后殖民女性主义的关键点。许多黑人女性主义者会比较喜欢使用女人主义(womanism)这个名词来表示她们的观点。

然而,部分女性主义者会对跨性别运动保持警戒距离,因为后者挑战了男性女性之间的差异。跨性者与性别认同为女性的变性者会被排除在某些“只限女性”的场合之外,并且会被某些女性主义者所排拒,因为她们认为一个生下来就是男性的人,不可能真正了解女性所受到的压迫。这种观点被跨性者批评为跨性别恐惧症transphobic),并且认为对性别多元者的歧视是另外一种面貌的异性恋主义父权压迫。参见跨性别女性主义性别研究

女性主义对西方的影响[编辑]

有些女权运动者认为以下这些方面仍有许多需要努力的地方,但有些并不同意,并且声称基本上已经赢了这场奋战。

对公民权的影响[编辑]

女性主义在西方社会取得了不少重要的影响,当中包括女性投票权;较为平等的工资;提出离婚的主动权与“无过失离婚”的出现;单独赋养子女的权利;安全堕胎与结扎的权利;获得大学教育的权利等。

对语言的影响[编辑]

很多女性主义者都支持使用无性别意识的语言,例如以“Ms”统指所有已婚和未婚的女性,或在不清楚性别时用“他或她(he or she)”指明,而不只是用“他(he)”。女性主义者也支持使用包含二性元素的语言,例如以“humanity”取代“mankind”表示“人类”。女性主义者希望改变语言的运用,并非希望要求女性有平等权利或在政治论述中取得影响。它可以被视为改变有“性别歧视”元素的语言的尝试,提出在英语中很多具有重男性色彩的例子。女性主义者认为语言直接地影响了现实中的观念(见萨丕尔-沃夫假说)。在后殖民女性主义中,语言并不像西方国家一样受到注目,因为很多非印欧语系的语言都没有性别语法。

女性就业率的增加[编辑]

女权主义运动带来了美国和欧洲女性就业率的大幅度上升。1950年代美国婚后女性就业率仅为11%,甚至少于1920年代。[2]经历了在1960年代、1970年代伴随着带有浓烈地左翼色彩的民权运动而出现的的女权运动高潮后,1978年美国已婚女性就业率上升到50%。[3]1997年达到61%,在21世纪初头几年的经济繁荣期时,认同“返回家庭相夫教子”的“选择女权主义”回潮,[4]已婚女性就业率曾经回落到54%,[5]在2008年底金融海啸爆发后,因为生活压力增大所迫,美国已婚女性就业率重新上扬,[6]在2010年上升到69%左右,与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婚后女性就业率下降到77%的中国大陆已相差不远。[7]

反女权主义[编辑]

反女权主义反对部分或全部形式的女权主义[8],在十九世纪,反女权主义主要专注反对女性的选举权。后来,部分反对妇女能进入到高等学府的人认为,教育对女性来讲为颇大的负担。其他反女权主义者反对妇女有加入劳动人口的权利、加入工会的权利、节育同有自主的性行为的权利。[9]

部分人由于认为女权主义违反自己民族的传统价值或宗教信仰而选择反对女权主义。而有反女权主义者认为,离婚和不婚女性被社会接受系可耻同有害的、男性同女性有天壤之别,因此应保持各自不同的传统社会角色。[10][11][12]其他反女权主义者反对女人加入工会、投身政治及投票,认为这些应该由男性主导。[13][14]

作家如Camille Paglia、Christina Hoff Sommers、Jean Bethke Elshtain、Elizabeth Fox-Genovese、Daphne Patai虽是女权主义者,但亦反对部分形式的女性主义。他们认为女权主义者常宣扬厌男主义和女性的权力应高于男性的权力,并批评激进的女权主义立场对男女均有害。[15]Daphne Patai和Noretta Koertge质疑反女权主义的定义采取沉默的学术辩论来批评女权主义[16]现今保守派虽然支持男女平等的权利,但反对女性的权力和影响高于男性。

参看其他主题[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性歧视】古罗马男子享有法定的杀妻权
  2. ^ 《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2年第2期,杨俊霞:简评美国女权主义运动的发展
  3. ^ 近几十年美国黑人、女性和非基督教徒社会地位的改善,究竟是谁之功
  4. ^ 贝蒂·弗里丹:她的一生和女权运动的未来
  5. ^ 新浪网读书频道2005-12-12:家庭主妇在美国回潮
  6. ^ 搜狐新闻,2008年5月9日:美国就业市场呈现“阴进阳退”趋势
  7. ^ 译言网:中国女人将统治世界?
  8. ^ "Anti-feminist."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2nd ed. 1989. 
  9. ^ Kimmel, Michael (2004). "Antifeminism". In Kimmel, Michael. Men and Masculinities: A Social, Cultural, and Historical Encyclopedia. Santa Barbara: ABC-CLIO. pp. 35–7
  10. ^ Carrie L. Lukas, The politically incorrect guide to women, sex, and feminism, Regnery Publishing, 2006, ISBN 1-59698-003-6
  11. ^ Mary A. Kassian, The feminist mistake: the radical impact of feminism on church and culture, Crossway, 2005, ISBN 1-58134-570-4
  12. ^ Schlafly, Phyllis (1977). The Power of the Positive Woman. New York: Arlington House Publishers
  13. ^ Gottfried, Paul (2001). "The Trouble With Feminism". LewRockwell.com. http://www.lewrockwell.com/gottfried/gottfried9.html. Retrieved 30 September 2006.
  14. ^ Calvert, John Islamism: a documentary and reference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8, 0313338566
  15. ^ Sommers, Christina Hoff. Who Stole Feminism?: How Women Have Betrayed Women.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95. 320. ISBN 0-684-80156-6. 
  16. ^ Patai, Daphne; Noretta Koertge. Professing Feminism: Education and Indoctrination in Women's Studies. ISBN 0-7391-0455-1. 

相关书籍[编辑]

  • Thomas, Calvin, ed. "Introduction: Identification, Appropriation, Proliferation", Straight with a Twist: Queer Theory and the Subject of Heterosexuality.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2000: p.39n. ISBN 0-252-06813-0. 
    • Silverman, Kaja. Male Subjectivity at the Margins. New York: Routledge. 1992: p.2–3. 
    • Butler, Judith. "Feminism in Any Other Name", differences (6:2-3: 44-45). 1994. 

外部链接[编辑]

女性主义资源[编辑]

中性立场[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