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彬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宋彬彬(1949年),文化大革命期间曾用名宋要武宋岩,为中国共产党元老宋任穷之女。文革期间著名红卫兵,曾因一张给毛泽东带红袖章的照片闻名全国。文革后赴美拿到地球化学博士,1989-2003年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环保局任环境分析官员,美国国籍,英资北京科比亚系统工程有限公司和北京科比亚创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生平[编辑]

宋彬彬出生于北京,1960年到1966年曾就读于北京师大女附中。文革初期,在刘少奇邓小平等人批准成立的工作组的领导下,北京师大女附中革命师生代表会于6月6日成立,主席为刘进(刘仰峤之女),宋彬彬为四名副主席之一。但不久后,毛泽东对刘邓两人派出工作组的做法进行批评,工作组于7月30日撤离师大女附中。

1966年7月31日,师大女附中原反对工作组的该校“红旗”派学生宣布成立红卫兵组织“毛泽东主义红卫兵”,原在工作组领导下成立的师大女附中革命师生代表会的人员一时成了“保守派”[1]

1966年8月5日,师大女附中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的卞仲耘被批斗致死,副校长胡志涛受重伤。卞仲耘为北京市第一个死于文革批斗的教育工作者。当晚,宋彬彬等人在北京饭店中共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吴德报告卞仲耘死因[2][1]

1966年8月8日,刘进与宋彬彬等同学成立师大女附中“文化革命筹备委员会”,主要领导人为原师大女附中革命师生代表会骨干,他们还成为该校红卫兵组织的领导人[1]

1966年8月18日,刘进、宋彬彬等率师大女附中红卫兵赴天安门,参加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的活动。宋彬彬在天安门城楼上亲手为毛泽东戴上绣著“红卫兵”三字的袖章。毛泽东问她名字,得知她叫宋彬彬后,毛泽东问:“是文质彬彬的彬吗?”宋彬彬答:“是。”毛泽东回道:“要武嘛。”8月19日,由于受到原来反工作组同学的攻击,刘进和宋彬彬贴大字报声明退出“文化革命筹备委员会”[1]

8月20日,《光明日报》发表署名“宋要武(宋彬彬)”的《我给毛主席戴上红袖章》一文。8月21日,《人民日报》转载了此文,文章称:“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卫兵袖章,主席还给我取了个有伟大意义的名字。……毛主席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起来造反了,我们要武了!”据宋彬彬事后回忆,这篇文章并非她自己所写,但自此她在学校收到了许多致“宋要武”的信,也有寄给“宋彬彬”的信。几个月后,宋彬彬改名为“宋岩”[1]

8月底,王任重钓鱼台国宾馆接见刘进和宋彬彬,动员她们赴武汉中共湖北省委。刘进未去,宋彬彬和同学则于9月初赴湖北武汉,不久后写出了一篇基调是保中共湖北省委的文章,交给了省委。随即当地报纸刊登了署名“宋要武”的公开信,内容和宋彬彬等人的原先文章不同,措辞更加强烈地力保中共湖北省委。宋彬彬对此不满,乃询问省委负责人,并通过省委发表声明,称公开信非自己所写,但仍不同意打倒省委[1]

回到北京后,宋彬彬成了“逍遥派”,没有参加西纠联动等老红卫兵组织。1968年4月,宋彬彬和母亲被押到沈阳软禁。1969年初春,宋彬彬逃出沈阳,来到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牧区,后参加插队。1972年春,经当地牧民和大队公社推荐,宋彬彬被一所大学接收,后因谣传而被退回。经老乡及知青反映,负责锡林郭勒盟招生的老师顶着压力录取了宋彬彬,宋彬彬进入长春地质学院成为工农兵学员[1]

1975年,宋彬彬获长春地质学院学士学位,1980年代赴美国留学,1983年获波士顿大学地球化学专业硕士学位,1989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地球和大气系地球化学博士。后来一直在美国生活[1]

2007年9月,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原为北师大女附中)在庆祝建校90周年时,将宋彬彬评为90名“荣誉校友”之一,此事引起争议[1]

2014年1月12日,宋彬彬在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公开表示,对在文革中受伤害的老师和同学道歉。[3]

文革争议[编辑]

卞仲耘死亡[编辑]

1995年,师大女附中1968届高中校友王友琴在香港发表了《1966:学生打老师的革命》一文,首次将1966年8月5日卞仲耘之死与8月18日宋彬彬给毛泽东戴上“红卫兵”袖章联系起来成为因果关系[4][1]

2004年,王友琴又发表了《卞仲耘之死》一文,直指宋彬彬是导致卞仲耘死亡的红卫兵暴力事件的负责人,证据是在邮电医院为抢救卞仲耘而向医院作保的七人名单,称“这七人中有六人是红卫兵学生。名单上的第一个名字是宋彬彬,该校高三学生,红卫兵负责人。”[5]但宋彬彬回应,七人名单的首位是老师李松文,宋彬彬的名字则排在最后[1]

2002年,美国出版了一部性学研讨文集 Chinese Femininities, Chinese Masculinities: A Reader[6],其中收有美国女学生Emily Honig对卞仲耘之死的研究文章。这位学生根据王友琴的文章,称宋彬彬对文革初期的一些暴力活动负有责任。

2007年,卞仲耘之夫王晶垚先生曾向北京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抗议将宋彬彬选为杰出校友,因宋彬彬为文革期间师大女附中红卫兵的主要负责人[7]

道歉[编辑]

2014年1月12日,在北师大女附中(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前身)“老三届”的20多名学生与30多名老师、家属举行的见面会上,宋彬彬读了一份准备好的发言《我的道歉和感谢》,[8]表示自己是工作组进校后任命的学生代表会负责人之一,没有去阻止对卞校长和校领导们的武斗,对卞校长的不幸遇难有责任。[9]

宋彬彬的道歉立即在中国引发了对立的观点:[10]一些人对她的话表示欢迎;[10]一些人则称这些话来得太迟,而且不充分;[10]还有一些人则说共产党本身应该道歉。[10]

住在北京的退休文学教授崔卫平在电话采访中说,“考虑到她的身份,这还不够。她在红卫兵中是个重要人物,对她的要求应该比普通人高。说自己目睹了一场谋杀,之后又说自己不知道凶手是谁,这毫无意义。”[10]王友琴在采访中表示,宋彬彬和其他道歉的红卫兵不同,在过去的十年里,宋一直积极地否认文革中的迫害和杀戮。八月五日“斗争”五名学校领导人,是该校革委会预先组织的,并非学生自发的。而革委会没有主任,由副主任宋彬彬和刘进负责执掌学校,她们决定开“斗争会”,并通知五名斗争对象。没有这个斗争会,也就不会有红卫兵集体施暴,卞仲耘被打死的事件。谁该进劳改队,也是由革委会决定的。所以宋彬彬在女附中的所有暴力中的责任,应该很明显。[11]

2014年1月27日,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发表声明,称宋彬彬和刘进的道歉虚伪,并表示在真相没有大白之前,不接受她们的道歉。[12]

家庭[编辑]

  • 宋任穷
  • 靳剑生,美国人,已病逝,英资北京科比亚系统工程有限公司和北京科比亚创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前任董事长、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外商投资企业协会理事、北京市政府聘请的外国专家,科比亚桥牌俱乐部创办人,《华夏地理》杂志创办人。 一九四六年出生于美国。父亲靳自重。科比亚公司拥有一批重要客户,包括中国人寿国、中民航计算机中心、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银行、财政部、大唐集团、铁道部、美国耐克公司、世界银行、摩根斯坦利公司、西屋电器公司电子产品生产、米勒啤酒公司等,遍及金融、通讯、民航、政府等诸多领域,以及众多海外知名跨国企业和国际金融机构。
  • 子 jinyan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宋彬彬,四十多年来我一直想说的话,记忆2012年第80期
  2. ^ 张敏,抗议与祭奠:卞仲耘校长文革遇难四十二周年,新世纪新闻网,2008-8-6
  3. ^ 宋彬彬向文革受伤害老师同学道歉 数度落泪新京报2014年1月13日
  4. ^ 王友琴,1966:学生打老师的革命,二十一世纪双月刊,1995年8月号
  5. ^ 王友琴. 文革受难者. 香港: 开放出版社. 2004年: 第33–58页. ISBN 9789627934127. 
  6. ^ Susan Brownell; Jeffrey N. Wasserstrom. Chinese Femininities, Chinese Masculinities: A Reader.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 January 2002: 255–268. ISBN 978-0-520-21103-2. 
  7. ^ 抗议与祭奠:卞仲耘校长文革遇难四十二周年
  8. ^ 朱柳笛; 张寒. 宋任穷之女向文革中受伤害师生道歉 数度落泪. 新京报 (搜狐). 
  9. ^ 宋彬彬. 《我的道歉和感谢》. 共识网. 2014年1月13日.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储百亮. 宋彬彬为文革中校长被打致死道歉. 纽约时报. 2014年1月14日. 
  11. ^ 金钟就宋彬彬对文革作出道歉访问文革研究者王友琴. 《开放杂志》. 华夏快递. 
  12. ^ 《宋彬彬为文革恶行道歉新动态:遗属声明斥“虚伪”》. 美国之音. 2014年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