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正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正義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公正
伦理学
理论

元伦理学
规范性 · 描述性
效果论
义务论
美德伦理学
关怀伦理学
善与恶 · 道德

应用

生物伦理学 · 网络伦理学 ·
神经伦理学 · 医学
工程 · 环境
人权 · 动物权利
法律 · 媒体
商业 · 市场营销
宗教信仰 · 战争

核心问题

正义 · 价值
权利 · 责任 · 美德
平等 · 自由 · 信任
自由意志 · 同意
道德责任

主要思想家

孔子 · 孟子
苏格拉底  · 柏拉图
亚里士多德 · 阿奎那
休谟 · 康德
边沁 · 密尔
齐克果 · 尼采
罗尔斯  · 诺齐克  · 辛格

列表

伦理学主题列表
伦理学家名录

公平正义正义英语:Justice;德语:Gerechtigkeit)是关于适当安排社会内的东西人民的概念,此概念是哲学法学神学历史上不断思考和辩论的话题。

公平正义的研讨可大略分为两类,分配正义(Distributive justice)着重在人群间适当分配好的东西——如财富、权力、报酬、尊敬。所以例如说,平等主义就是一种分配正义理论,认为对财富的适当分配方式是平等分配。应报正义(Retributive justice)着重对恶行的适当回应。所以例如说,同态报复法就是一种应报正义理论,认为适当的惩罚是等同所受到的不正当损害:“以命还命、以眼还眼、以毒攻毒、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伤还伤、以打还打”。[1]

几个关于公平正义的重要问题在西方历史进程中曾激烈辩论过:什么是公平正义?它对个人和社会有什么要求?怎样才是对一个社会内财富和资源的适当分配:平等制精英制视地位而定或其他的排列方式[2]?各种政治观点和哲学系统对这些问题有无数可能答案。

一些理论家,例如古代希腊人,将公平正义设想为一种美德——一种人格特质,并只衍生于人们的行为和人们所设立的机构,其他人则强调行为或机构,并只衍生于使它们成真的人。公平正义的来源被不同看法认为来自于和谐神圣命令自然法造,它可能被认为次于另一伦理价值。

辞源[编辑]

中国[编辑]

“正义”有多重意思
1、指公正的、正当的道理例:《韩诗外传》卷五:“耳不闻学,行无正义。”《史记·游侠列传》:“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
2、正确的或本来的意义汉桓谭《抑讦重赏疏》:“屏群小之曲说,述五经之正义。”三国魏 曹植《七启》:“览盈虚之正义,知顽素之迷惑。”清范家相《三家诗拾遗·韩诗》:“《齐诗》匡衡一疏,似与鲁 说不同,而《诗》之正义,亦未明辨以晳。” 鲁迅《集外集·<痴华鬘>题记》:“出离界域,内外洞然,智者所见,盖不惟佛说正义而已矣。”
3、公道正直;正确合理汉王符《潜夫论·潜叹》:“是以范武归 晋而国奸逃,华元反朝而鱼氏亡。故正义之士与邪枉之人不两立之。”
4、旧时指经史的注疏如唐代孔颖达等有《五经正义》,张守节有《史记正义

德语[编辑]

德语中对应中文“公平正义”的词为Gerechtigkeit。据考证,其在古高地德语中的形容词"gireht"始现于西元八世纪,意为“直的”、“对的”或“合适的”。"gerecht"一词在中古高地德语中衍生出抽象的涵义“依循正义感”(dem Rechtsgefühl entsprechend)[3],后来又发展出“直线的”(gradlinig)、“适度的”(angemessen)与“相应的”(gemäß)的涵义。

美德还是结果?[编辑]

在正义(或不正义)惩罚和确立之的正义(或不正义)判决两者间,那个比较重要?公平正义被设想为,主要是,道德正确的分配好和坏的东西(包括财富、权力、报酬、尊敬和惩罚)。另一解释是,公平正义是那个为了正确分配而表态或行动的人的美德,无论行为是正义的因为行为者是正义的人,抑或一个人是正义的因为他做正义的事。20世纪道德哲学家伊丽莎白·安斯康柏(Elizabeth Anscombe)主张现代哲学将焦点集中在行为和造成的结果而非行为者人格特质是错的,她的主张启发了现代德行伦理学,此学派跟随亚里士多德将正义视为好人的一种美德,并只会间接成为一个事态的属性。[4]

对公平正义的理解[编辑]

卢卡·焦尔达诺描绘的正义

公平正义与其它伦理价值区别在于被视是必要压倒性的重要:公平正义可能被认为与善意博爱仁慈慷慨同情不同且更为重要,这些虽然都很重要,但它们与其说必要不如说是额外价值,但我们须要知道的不只这些:我们须要知道公平正义是什么,而非仅仅它不是什么,对此问题已有不少答案被提出。

公平正义,不管在语意或概念上,皆与辩护的概念紧密联系:对一个人信念和行为持有及提出决定性的理由,因此,尝试理解公平正义通常就是尝试发现正当理由–公平正义的来源或基础–从而证明(或反驳)它的压倒性重要性。

视正义为社会和谐[编辑]

柏拉图在他的对话录理想国,使用角色苏格拉底来主张用单一正义解释同时含盖个人的正义和城邦的正义,正义是一个人或城市内的敌对部份处于适当和协调的状态,一个人的灵魂有三部份–理智、心灵和欲望–一个正义的人是理智控制其他两部份并且每个部份各尽其责的人,与之相似,一个城市有三部份 - 热爱学问的人、士兵和工人 - 一个正义的城市是热爱学问的人统制其他两者且每个人各尽其责的城市。苏格拉底用一台战车的寓言来解释他的观点:一台战车能共同工作是因为两匹马有战车手在指挥。热爱学问的人 - 或称哲学家 - 应该作为统治者因为只有他们了解什么是善,一个人如果生病了,会去看医生而不是江湖郎中,因为医生是健康议题的专家,与之相似,一个人应将他的城市托付与善方面议题的专家,而非区区政治家,因政治家是给与人们他们想要的东西来获取权力,而非对他们有益的。苏格拉底用一艘船的寓言来解释此观点:一个不正义的城市如同在大洋中的一艘船,船长(一般平民)虽然强大但喝醉酒,一群不值得信赖的参谋(政治家)尝试操弄船长给他们控制船只行进方向的权力,而只有一位导航员(哲学家)知道如何将船带回港口,对苏格拉底而言,这艘船能底达目的地 - 善 - 的唯一方法是由导航员来指挥。[5]

视正义为神圣命令[编辑]

神圣命令的支持者主张正义,乃至于所有道德规范,是神或众神所下的权威命令。例如说,谋杀是错的且必须受惩罚,当且仅当,上帝命令应当如此。对神圣命令理论的常见回应是提出尤西弗罗困境,其问道:正确的事之所以正确是因为上帝下令,仰或上帝是对实际上道德正确的事下令?若是前者,则正义是武断的,若是后者,那道德是比上帝还要高级的存在,上帝变成仅是道德知识的传递者。神圣命令的支持者可能选择回应指出此两难是错的:善是上帝的真正天性且必定会表现在他的命令中。

参考文献[编辑]

  1. ^ 出埃及记21.xxiii-xxv.
  2. ^ Barry, Brian. Theories of Justic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9: xiii. 
  3. ^ Friedrich Kluge: Etymologisches Wörterbuch der deutschen Sprache. 24. Auflage. Berlin/New York 2002, S. 348.
  4. ^ Elizabeth Anscombe, ‘Modern Moral Philosophy’, Philosophy 33(1958): 1-19. See further Alasdair MacIntyre, After Virtue (2nd edition, London: Duckworth, 1985); Onora O'Neill, Towards Justice and Virtue (Cambridge: CUP, 1996), chapter 1.
  5. ^ Plato, Republic trans. Robin Waterfield (Oxford: OUP, 1984).

传记及延伸阅读[编辑]

  • Brian Barry, Theories of Justic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9).
  • Harry Brighouse, Justice (Cambridge: Polity Press, 2004).
  • Anthony Duff & David Garland eds, A Reader on Punishment (Oxford: OUP, 1994).
  • Colin Farrelly, An Introduction to Contemporary Political Theory (London: Sage, 2004).
  • David Gauthier, Morals By Agreement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86).
  • Robert E. Goodin & Philip Pettit eds, Contemporary Political Philosophy: An anthology (2nd edition, Malden Mass.: Blackwell, 2006), Part III.
  • Ted Honderich, Punishment: The supposed justifications (London: Hutchinson & Co., 1969).
  • Will Kymlicka, Contemporary Political Philosophy: An introduction (2nd edition, Oxford: OUP, 2002).
  • Nicola Lacey, State Punishment (London: Routledge, 1988).
  • John Stuart Mill, Utilitarianism in On Liberty and Other Essays ed. John Gray (Oxford: OUP, 1991).
  • Robert Nozick, Anarchy, State, and Utopia (Oxford: Blackwell, 1974).
  • Plato, Republic trans. Robin Waterfield (Oxford: OUP, 1994).
  • John Rawls, A Theory of Justice (revised edition, Oxford: OUP, 1999).
  • David Schmidtz, Elements of Justice (New York: CUP, 2006).
  • Peter Singer ed., A Companion to Ethics (Oxford: Blackwell, 1993), Part IV.
  • C.L. Ten, Crime, Guilt, and Punishment: A philosophical introduction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87).

外部连接[编辑]

  • [1] www.sterlingharwoo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