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醒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涂醒哲
2007CIPFG HumanRightsTorchNightTaiwan HJTu.jpg
任期
2002年12月31日-2003年5月17日
前任 李明亮
继任 陈建仁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 1951年6月17日 (1951-06-17)(63岁)
台湾 台湾嘉义县朴子市
政党  民主进步党
配偶 郑玉娟
专业 医师
学历
经历
  • 国防医学院社会医学研究所教官
    (1978年-1980年)
  • 台大医院内科住院医师
    (1981年-1983年)
  • 省立桃园医院内科主治医师
    (1983年-1992年)
  • 省立桃园医院感染控制执行秘书
    (1984年-1987年)
  • 省立桃园医院病历管理委员会委员
    (1984年-1992年)
  • 省立桃园医院肝炎防治执行秘书
    (1984年-1992年)
  • 省立桃园医院整建委员会委员
    (1986年-1987年)
  • 台大医院内科兼任主治医师
    (1986年-1995年)
  • 省立桃园医院老年科主任
    (1986年-1987年)
  • 台北市立性病防治所特约医师
    (1990年-1995年)
  • 爱滋病防治协会执行长
    (1992年-)
  • 谊光爱滋防治协会常务理事
  • 消费者文教基金会医疗纠纷委员会召集人
    (1992年-1993年)
  • 台湾医界联盟副秘书长
    (1992年-1994年)
  • 台湾医界联盟秘书长
    (1994年-1995年)
  • 台北市政府技监
    (1995年-1996年)
  • 台北市政府卫生局局长
    (1996年-1998年)
  • 性教育协会常务监事
    (1997年-)
  • 行政院卫生署防疫处处长
    (1998年-1999年)
  • 行政院卫生署疾病管制局副局长
    (1999年-2000年)
  • 行政院卫生署疾病管制局局长
    (2000年-2002年7月1日)
  • 行政院卫生署副署长
    (2002年7月1日-2002年12月31日)
  • 行政院卫生署(代理)副署长
    (2002年9月1日-2002年12月31日)
  • 行政院卫生署署长
    (2002年12月31日-2003年5月17日)
  • 第七届立法委员
    (2008年2月1日-2012年1月31日)
  • 总统府国策顾问

涂醒哲Twu Shiing-jer,1951年6月17日),台湾政治人物,嘉义县朴子镇人。2008年起为第七届不分区立法委员医药卫生专业代表)。2009年1月获民主进步党提名参选2009年嘉义市长选举

2014年4月代表民主进步党角逐嘉义市长

此前曾任行政院卫生署署长,任内曾因乌龙事件被误认爆料的“舔耳案[1][2]引起风波。

生平[编辑]

涂醒哲于1976年台大医学系毕业,1993年成为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哲学博士。1986年至1995年间,曾担任台大医院内科兼任主治医师。1996年在陈水扁台北市长任内任职台北市政府卫生局局长,任职至1998年陈水扁市长任期结束为止。

1998年改任行政院卫生署防疫处处长,后任行政院卫生署疾病管制局副局长。2000年民主进步党执政后,升任行政院卫生署疾病管制局局长。2002年,就任卫生署副署长;同年9月,任代理署长,取代因调涨全民健康保险费用而饱受批评的李明亮

2002年10月间涂醒哲被卷入“舔耳案”,引起《联合报》、《中国时报》及立委李庆安等人抨击,社会上也引发喧然大波。但事后证明“舔耳案”与涂完全无关,为一起乌龙事件。2003年5月17日因SARS疫情自行请辞,而后,前台湾医界联盟基金会办公室主任高志文出版书籍《恐慌,在政治瘟疫蔓延时》,内容指出,涂醒哲及接任他的陈建仁对抗SARS的观念正确,尤其是他被台湾媒体台北市政府批评的地方大多是他们做对的事[3]:例如他坚持不要随便把SARS订为法定传染病,因为原先的防疫手段只要确实执行就已经足以阻止SARS;订为法定传染病后,医疗系统会通报过多疑似SARS病患以免犯法,反而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并且让医疗系统严重超载。

涂醒哲于卸任卫生署长一职后,曾任有给职国策顾问台湾红丝带基金会董事长、台湾联合国协进会副理事长等,并参选2007年民主进步党全国不分区立法委员一职。在2007年5月6日的民进党立法委员初选党员投票部份,获得14,484票,排名第4,仅次于高志鹏薛凌王幸男。而来的民调部份,则排名第二,仅次于蔡煌琅;两项总和排名第二,仅次于高志鹏,于2008年2月1日就任立法委员。2009年1月21日,在民进党第十三届第五次中执会通过第二波2009年县市长提名人选,将代表民主进步党参选嘉义市长;选举结果,败给寻求连任的国民党籍现任市长黄敏惠。2014年4月23日,民进党第十五届第十一次中执会通过第四波2014年县市长提名人选,涂醒哲再度代表民进党参选2014年底的嘉义市长选举。

2014年8月16日,涂醒哲的母亲涂侯彩娥逝世,享寿87岁;涂醒哲宣布,因逢母丧,他的选举行程将全部暂停。

乌龙舔耳案[编辑]

2002年10月,前立法委员李庆安在陈情人郑可荣误认下,在未掌握全面证据之下与郑可荣召开记者会,直指时任卫生署长的涂醒哲在KTV对郑可荣强吻舔耳,并根据郑可荣所述之性骚扰过程细节,使人误认当天涂醒哲确实有对郑可荣性骚扰。后经台商丁瑞丰证实当天去KTV的另有其人,是时任卫生署人事室主任屠豪麟,而非涂醒哲。李庆安获得另有骚扰者的讯息后,却仍坚信涂醒哲涉案。直到法务部政风司展开调查,屠豪麟才坦承涉案,致使案件真相大白。[4]

由于媒体大幅竞逐报道本事件,因此造成涂醒哲名誉受损,以及媒体公器与社会资源浪费。此事件之媒体效应所引起的轩然大波,当中受害者涂醒哲忧心,颇失公允的非客观报道以及媒体失真的现象,使台湾人民失去了解真相的权利。[5]

涂醒哲不满名誉受损,遂向李庆安、郑可荣等人提出告诉。在刑事部份,检方认为李庆安在召开记者会前有透过管道进行查证,因此并非故意诽谤,给予不起诉处分。在民事部份,台湾台北地方法院判决李庆安与郑可荣应连带赔偿涂醒哲新台币六十万元[6],案经双方提起上诉后,台湾高等法院判命李、郑二人再连带赔偿新台币四十万元[7];但因发现涂醒哲确非涉及性骚扰之人后,李、郑二人已经以召开记者会、发表声明稿的方式向原告道歉,因此针对要求二人在报纸上刊登道歉的诉求,二个审级的判决均予驳回。[8]

SARS事件[编辑]

陈水扁政府以“三零纪录”( 零社区感染、零死亡、零输出 )作为外交宣传工具争取各国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故当时卫生署长涂醒哲与疾病管制局长陈再晋倾向不承认国内有SARS病例,除了迟迟不愿将SARS列为法定传染病,同时对于已检出SARS病毒阳性的病患,也以病患昏迷无法口述病史为由暂列为未审病例、技术拖延病例之认定,终使SARS在台爆发流行。前卫生署长李明亮建议行政院撤换涂醒哲与陈再晋,在行政院压力下两人主动请辞。

但前台湾医界联盟基金会办公室主任高志文出版书籍《恐慌,在政治瘟疫蔓延时》内容指出,涂醒哲及接任他的陈建仁对抗SARS的观念正确,尤其是他被台湾媒体台北市政府批评的地方大多是他们做对的事[9]:例如涂醒哲坚持不要随便把SARS订为法定传染病,因为原先的防疫手段只要确实执行就已经足以阻止SARS;订为法定传染病后,医疗系统会通报过多疑似SARS病患以免犯法,反而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并且让医疗系统严重超载。

且当年SARS疫情大爆发,主要问题应是出在台北市的过度恐慌与台北市立和平医院的不当封锁,而这一点正是涂醒哲当初反对将SARS列为法定传染病的主因。

失言风波[编辑]

H1N1新型流感“是给马英九执政一周年最好的礼物”
2009年5月20日,马英九政府执政满一周年,台湾出现了第一起H1N1新型流感的确诊病例,涂醒哲于接受访问时说:“这个是给马英九执政一周年最好的礼物,这正好检视马刘政府是否能好好处理这证实的一个个案。”[10]此言引起舆论对涂醒哲的指责。
指称云林县是“黑道的故乡”
2009年6月11日,云林县籍的前立法委员许舒博争取接任悬缺已久的台北101董事长一事破局,过程引起各界讨论和关注。该日上午,涂醒哲在立法院公开指称云林县是“黑道的故乡”,引发社会各界挞伐之声四起;当时涂醒哲说:“一个(云林县长)选举人事乔不定,云林号称是黑道的故乡,不提(名)许舒博,还说他‘人才’,却提(名)黑道故乡的人(张丽善)。国民党就是靠黑金、黑道来选举。”[11]
该日上午,云林县长苏治芬云林县议会说,国民政府来台湾之后就是“以台制台”、用派系治县,她认为涂醒哲此言并非针对一般纯朴的县民,应该是谈话被断章取义;云林县议会议长苏金煌则说,涂醒哲此言并非事实,苏治芬对待涂醒哲此言的态度令他不以为然,云林县议会对涂醒哲此言表达强烈谴责、同时要求涂醒哲公开道歉[12]
该日中午,涂醒哲发表声明道歉:“此发言无心间造成云林乡亲的困扰与不快,仅向所有云林乡亲表达歉意,也希望外界不要过度解释。”[13]但云林县籍国民党立委张嘉郡抨击,涂醒哲“大街打人、小巷道歉”[11]
对国光生技H1N1新型流感疫苗的态度反复
2009年12月26日,身兼台湾疫苗推动协会常务理事的涂醒哲说,就他所知,国光生技生产的H1N1新型流感疫苗“是全世界最差的疫苗”,当初是靠着政府背书上市,但政府还是应做好上市后的追踪并诚实告知民众疫苗副作用,媒体则应该做全面性报道以监督政府施政;他又说,台湾疫苗推动协会帮忙推动疫苗施打政策,政府应该给予补助;他也说,台湾疫苗推动协会会员多数是教授级人物,绝不会因为拿钱替政府背书。[14]但2010年1月5日,涂醒哲表示,“施打疫苗的政策是正确的”,为了提升民众对施打疫苗政策的信心,“我会指定国光疫苗”,而他已经跟卫生署长杨志良沟通过,“愿意帮忙拍广告呼吁民众施打疫苗”。[15]
2010年1月5日,涂醒哲担任疾病管制局宣导短片《防疫即时通》代言人,呼吁全民接种疫苗,引发同党立法委员错愕。2010年1月6日,涂醒哲回应:“我是帮卫生署的政策代言,我不能跟你说‘国光疫苗是好的’。说国光疫苗是好的,这句话是谎话。这一种少见的并发症,或是不良反应,没有办法用临床实验做出来的。”[16]
2010年1月7日上午,民进党立委黄伟哲批评,涂醒哲的说法“像初一、十五的月亮”,让人“有点错愕,不知道要相信涂署长还是涂委员”,“现在民众不知道应该要相信早上的涂委员还是晚上的涂委员”。同日上午,涂醒哲召开记者会说,“我没有挺国光,我不可能挺国光,我认为国光(疫苗)是相对比较差的产品”;他强调,他担任《防疫即时通》代言人是呼吁全民接种疫苗,但若因此造成民众误解他挺国光疫苗,他希望《防疫即时通》停播,他从此不会再拍广告[17]
歧视女性言论
2010年4月2日,立法院社会福利及卫生环境委员会初审《公共场所母乳哺育条例》草案,涂醒哲先质疑卫生署,应该先调查有多少哺乳妈妈“想要当场掀起来赶快喂奶”,这样就不需设立不切实际的哺乳室;他接着说,“现在报纸翻开、电视打开,到处都有乳房可以看,外界会投给妈妈不是色情、而是尊重的眼光”;他接着质疑不敢公开哺乳的女性:“不知道你在害羞什么?我们天天都有乳房可以看,是怕太小难看?”不过,涂醒哲强调,在外面喂奶空气好,还可以感受大家欣赏、称赞的眼光,“这样妈妈也很爽”,虽说他不满设立哺乳室,不过他还是会支持立法给“自以为害羞”的人设立哺乳室。台湾母乳协会理事长林君怡表示,在推动《公共场所母乳哺育条例》立法过程中“这种话听多了”,涂醒哲的态度反映社会一部分人的意见,“甚至推动哺喂母乳的女性,身边的先生(丈夫)可能就跟涂委员一样。”[18]涂醒哲解释:“不是讲奶大奶小。哺乳是非常漂亮、让人感动的动作,应该要正面去宣导。”[19]
2010年4月2日,台湾女人连线发表声明斥责涂醒哲此言歧视女性,要求涂醒哲公开道歉。台湾女人连线秘书长蔡宛芬抨击,涂醒哲以此言来支持“处处都是哺乳室”的说法,反映他对女性生命经验的无知及不尊重女性身体;涂醒哲身为国家最高立法机构一员却带头歧视女性,不但不谴责一个到处充斥物化女性身体的社会,反而嘲讽不愿意公开哺乳的女性[20]。台湾女人连线更扬言串联其他妇女团体,于下星期一递交抗议信给涂醒哲与民进党中央党部。涂醒哲拒绝道歉,强调此言是要表达哺乳是很美好的事,有问题的是对公开哺乳女性投射异样眼光的人。涂醒哲还说,此言敏感词不到2%,媒体却只取这点报道,这是“媒体的荷尔蒙问题”;就像如果他说“做爱要戴保险套”,媒体就只会报“做爱”。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干事长李俊毅说,经党团初步了解,涂醒哲此言并无恶意,但涂醒哲确实引喻失当,党团希望涂醒哲澄清引喻失当部分,党团不会以党纪处分涂醒哲。民进党立委陈亭妃说,她一开始听到涂醒哲此言确实感到有点不舒服,但涂醒哲向她解释此言遭断章取义,她希望涂醒哲更谨慎发言[21]
质疑连胜文枪击事件是自导自演、经过“高人指点”
2010年11月30日,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召开记者会质疑连胜文枪击事件是自导自演,涂醒哲质疑,枪手冲上舞台开枪有可能是为了造成最大伤口、最小伤害的效果,他质疑这起事件一定有人导演、这种枪法是经过“高人指点”;涂醒哲还质疑,连胜文的恢复神速让人怀疑台大医院夸大了连胜文的伤势,台大医院应该解释清楚。[22]
2010年12月1日,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召开记者会澄清没说这起事件是连家自导自演,但记者会开到一半,涂醒哲不请自来,他一开口就被李俊毅与陈亭妃直接制止;陈亭妃直接叫涂醒哲不要再讲,涂醒哲仍然说,“我从没讲过这个自导自演,我知道叶宜津有讲过自导自演;她讲得很清楚,是黑道自导自演”;同日,涂醒哲还call-inTVBS频道政论节目2100全民开讲》,一口气讲一个多小时,“有个集团,他这个集团,如果你愿意说好,这就是马英九,我并没有说马英九,也许是,就是他后面有什么集团”[23]
2010年12月1日,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柯文哲证实连胜文确实遭到枪伤,“台大一百多年不会造假,难道我深绿的人出来讲,还有问题吗?我看过伤口、看过电脑断层,我是深绿,难道你们不相信我吗?这绝对不可能是造假!不应该去质疑伤势,我的身分还怀疑吗?”[24]

H1N1疫苗看法[编辑]

涂醒哲对H1N1新流感疫苗曾批评:“国光疫苗是全世界最差的”,不过后来改为支持看法,他认为民众因为对国光疫苗信心不足,产生对防疫政策的不信任,造成施打疫苗民众减少,反而使得防疫措施形成漏洞,民众施打意愿不高,形成缓打潮继续蔓延,恐造成疫情严重加剧扩散 ,其将来会有危害程度,“这种危害,远超过疫苗副作用的危害!”,更严重到防疫网崩盘。他并表示:“我会选择国光疫苗施打”并非为国光背书,天底下不可能有百分百安全的疫苗,只是希望减少民众对疫苗的疑虑。但真正了解公共卫生专业的人,就该讲真话、做对的事。[25] 2010年1月11日涂醒哲突然反悔了,宣布要电视台停播他宣导施打H1N1广告,否则他要提出告诉 。[26]

第七届立法委员任期出席纪录[编辑]

2008年4/1-4/30院会应出席4次,委员会应出席13次,总计17次,缺席0次。[27]

参考资料[编辑]

  1. ^ 舔耳案 李庆安等二审判赔百万
  2. ^ 乌龙舔耳案 李庆安判赔60万
  3. ^ 恐慌,在政治瘟疫蔓延时
  4. ^ 刘志原. 乌龙舔耳案 李庆安判赔60万. 自由时报. 2005-04-30. 
  5. ^ 涂醒哲. 舔耳乌龙案周年 涂醒哲为同性恋叫屈. 新台湾新闻周刊 (本土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2003-10-13 [2008-07-04]. 
  6. ^ 中华民国94年4月29日,台湾台北地方法院93年度重诉字第205号判决
  7. ^ 中华民国96年9月18日,台湾高等法院94年度重上字第397号判决
  8. ^ 同上二个判决。
  9. ^ 恐慌,在政治瘟疫蔓延时
  10. ^ 失言?涂醒哲:H1N1确诊是马520周年礼物
  11. ^ 11.0 11.1 政治中心╱台北报道. “云林是黑道故乡”涂醒哲挨轰. 台湾苹果日报. 2009年6月12日 [2014年8月31日]. 
  12. ^ 庞清廉. 涂醒哲:云县黑道故乡 云县议会谴责. 中广新闻网. 2009年6月11日 [2014年8月31日]. 
  13. ^ 林睿康/台北报道. 云林是黑道故乡?涂醒哲发声明致歉 盼外界不要过度解释. NOWnews. 2009年6月11日 [2013年7月6日]. 
  14. ^ 吴舒婷/台北报道. 疫苗推动协会替政府背书? 涂醒哲:国光是最差的疫苗. NOWnews. 2009年12月26日 [2011年12月26日]. 
  15. ^ 吴舒婷/台北报道. H1N1/愿协助拍施打疫苗广告 涂醒哲:我会指定国光疫苗. NOWnews. 2010年1月5日 [2011年12月26日]. 
  16. ^ 杨镇全、刘锦源/台北-台东报道. 昔骂国光烂 涂醒哲:愿打国光疫苗. TVBS新闻. 2010年1月6日 [2011年12月26日]. 
  17. ^ 康仁俊/台北报道. 拍广告被同志骂翻 涂醒哲:国光是相对比较差的疫苗!. NOWnews. 2010年1月7日 [2014年8月31日]. 
  18. ^ 林如昕/台北报道. 涂醒哲:不敢哺乳难道怕太小. 中国时报. 2010年4月02日 [2010年4月02日]. 
  19. ^ 政治中心/台北报道. 奶小失言?被扭曲? 涂醒哲:是宣导哺乳非常漂亮. NOWnews. 2010年4月2日 [2013年7月6日]. 
  20. ^ 黄筱筠. 不敢哺乳怕奶太小难看?涂醒哲惹火妇团. 中评社. 2010年4月2日 [2014年8月31日]. 
  21. ^ 综合报道. “奶小不哺乳”涂醒哲拒道歉. 台湾苹果日报. 2010年4月3日 [2014年8月31日]. 
  22. ^ 李人岳. 连胜文挨枪 涂醒哲:自导自演 高人指点. 中广新闻. 2010年11月30日. 
  23. ^ 涂醒哲“高人说” 绿同僚气急挡发言. TVBS新闻. 2010年12月1日 [2014年4月13日]. 
  24. ^ 康仁俊/台北报道. 看过连胜文伤口! 柯文哲:我深绿出来讲,还有问题吗. NOWnews. 2010年12月1日 [2014年4月13日]. 
  25. ^ 挺疫苗遭围剿 涂醒哲:做对的事中国时报,2010年1月7日
  26. ^ 反悔了!涂醒哲要求撤播广告联合报,2010年1月11日
  27. ^ 公民监督国会联盟监督国会周报第十五期

参考[编辑]

政府职务
台北市政府
前任:
陈宝辉
台北市政府卫生局局长
1996年—1998年12月25日
继任:
叶金川
官衔
中华民国行政院
前任:
李明亮
行政院卫生署署长
2002年9月1日—2003年5月17日
继任:
陈建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