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牛痘病毒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牛痘病毒 Cowpox virus
病毒分类
组: Group IdsDNA
科: 痘病毒科 Poxviridae
属: 痘病毒属 Orthopoxvirus
种: 牛痘病毒 Cowpox virus

牛痘vacciniacowpox)是发生在牛身上的一种传染病,它的症状通常是在母牛的乳房部位出现局部溃疡。牛痘由牛痘病毒引发,而该病毒是天花病毒的近亲。如果挤奶工的皮肤上有伤口,该病会透过与只的接触而传染给人类,患者皮肤上出现丘疹,这些丘疹慢慢发展成水疱、脓疱,还会出现一些其他的症状,比如发热,出现淋巴结炎、淋巴管炎。通常,人感染牛痘大约经过3至4周就可以痊愈。

18世纪后,牛痘用作免疫接种以预防高传染性的天花,也是免疫接种的首度成功案例。

该病的病例多在欧洲,尤以英国为最多。而该病毒可在牛只、猫只以及田鼠等身上找到。人类患病的个案极少,潜伏期为9-10日,但对患有免疫系统缺陷的病人来说,感染牛痘病毒足以致命。

预防天花感染的机制[编辑]

Cowpox
分类系统及外部资源
ICD-10 B08.0
ICD-9 051.0
MeSH D015605

人体的免疫系统一般是借着识别病毒表膜的抗原,针对病毒抗原的结构,制造“抗体”,“标记”病毒以及受感染的细胞,以诱导人体的免疫机制对其进行攻击。

由于牛痘病毒具有与天花病毒相似的抗原,曾经感染牛痘病毒的人类,其免疫系统因而产生的抗体不仅可针对牛痘病毒,也能有效对抗天花病毒。有效接种者一旦感染天花,免疫系统就可迅速制造针对天花病毒的抗体,以阻止天花病毒进一步入侵身体。不过现时用作天花疫苗的牛痘病毒,和在野外找到的牛痘病毒,其实已经是两个不同的病毒品种[1]

天花病毒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病毒,它的DNA携带187个基因,186000对DNA碱基[2],其中100个基因成为科学家研究人类免疫系统的钥匙,以寻求天花病毒极其致命的线索。

疫苗[编辑]

当时的人误以为种过牛痘疫苗的人们会长出牛角、牛毛,詹姆斯·吉尔雷 于公元1802年绘。

1796年,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在自己的病人当中,偶然的机会下发现挤牛奶的女工似乎没有感染天花的病例,于是经过研究之后,他发现是这些牛只感染牛痘病毒后,挤牛奶的女工透过挤压受感染牛只的乳房而感染牛痘,而这些女工们在痊愈后便终生对牛痘免疫,不会再患同样的疾病,同时对天花也能终身免疫。所以他认为牛痘病毒与天花病毒有一定关系,得过牛痘的女工们也刚好能对天花病毒终生免疫。透过把含有牛痘的溶液涂在健康人的伤口上,他们便会对天花产生免疫力。于是爱德华·詹纳便致力研发牛痘疫苗接种。

在这些过程中,他饱受抨击与批评,人们甚至讥笑他,说道种过牛痘疫苗的人们会长出牛角和牛毛。在疫苗研发成功后,他接种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导致与妻子纠纷,甚至被说是发狂想杀了自己的儿子。不过在詹纳的坚持下,他的儿子在接种后一直相安无事,也没有感染天花。因为这是免疫接种的首度成功案例,因此种痘也被引申为“疫苗接种”的意思。

效果[编辑]

在“牛痘接种术”未被推广前,一般民众都以“人痘接种术”作为预防天花的手段,办法是把天花病患者身上的痘痂制浆(),以小刀拭在受种者的皮肤之下,使之产生免疫力,以预防天花。另一个方法,就是让受种者穿上天花患者的衣服,称为“痘衣法”。由于受种者不是透过空气肺部染病,因此多数只会出现轻微的天花症状。但这种方法有严重缺点:因为受接种的人是得到了真正的天花,故此有很大机会死亡,危险性甚高。而且受种者对天花完全产生抵抗力之前,会把天花传染给身边的家人,因此对天花未有抵抗力的家人必须被隔离。

爱德华·詹纳以种牛痘预防天花的方法,比传统“人痘接种术”更安全,因而广泛被各国采用。1980年5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地球上的人类已免于天花疾病”,天花已在地球上被灭绝[3]

接种后副作用[编辑]

尽管“牛痘接种术”为扑灭天花作出了巨大贡献,但在20世纪40年代,日本发生多宗因种植牛痘而导致脑炎的病例,令患者大脑功能障碍,严重会导致死亡,受害者多为婴儿,称为“种痘后脑炎”。1948年至1949年年间,日本“种痘后脑炎”的患者已经达到600人,数目超过了期间证实感染天花的病人(405人)[4],情况不容忽视。此外,日本政府亦没有任何政策援助因“强制接种”而患上“种痘后脑炎”的人士。

1970年,日本北海道小樽市因种牛痘而产生副作用的病患者及其家属,向日本政府提出诉讼,要求赔偿。同一时间,日本“全国预防接种事故推进会”成立,积极活动,要求政府停止“种痘条例”的实施。最后,日本政府在1972年夏季取消替日本民众接种牛痘的规定[5]

参考文献[编辑]

  1. ^ (英文)Yuan, Jenifer The Small Pox Story
  2. ^ (英文)Pete, Moore “Killer Germs”2001
  3. ^ (英文)Cellular and Molecular Immunology, K.Abbas(Fifth Edition)
  4. ^ (日文)吉原贤二‘私愤から公愤へ- 社会问题としてのワクチン祸’岩波新书1975年, ISBN 4004111196, p.56-57
  5. ^ (日文)川上武‘戦后日本病人史’农文协2002年, ISBN 4540001698, 第8章“薬害・医原病の多発とその背景”p.324-330

相关条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