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志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甄志丙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姓名 尹志平
大和
清和子
出生 大定九年(1169)正月二十日
山东莱州
逝世 元宪宗元年(1251)二月初六日
燕京西郊清和宫
国籍 金朝
蒙古
种族 汉族
宗派 全真教
头衔 全真教掌教(1227-1238)
修炼地 潍州玉清观
燕京五华观
师承 刘处玄
丘处机
徒弟与学生 段志坚
代表作 《葆光集》
《清和真人北游语录》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门

尹志平(1169年-1251年),字大和,道号清和子,山东莱州人,全真教第六任掌教,丘处机弟子,曾随师父到撒马尔罕会见成吉思汗,掌教10年,退位归隐,谥号清和妙道广化真人[1]

生平[编辑]

入道[编辑]

尹志平祖先在北宋时是官宦之家,父、祖乐善好施[2],1182年13岁时,遇到全真教第二任掌教马丹阳,出家入道,成为全真教道士,1187年,为父亲所逼而还俗,被锁于家中[3],尹志平再三逃走,家人方准许他入道。尹志平到洛阳拜访王重阳弟子刘处玄[4],拜刘处玄为师[5],其父母又追来阻止,把他锁住,尹志平再次逃去,到山东昌邑县结庵修道,大有感悟,移居福山县草庵,在当地照顾贫病弱小,到潍州云游时,金朝官员完颜龙虎让尹志平居于玉清观。1191年,尹志平到栖霞观拜丘处机为师,受丘处机器重。此后尹志平再向王重阳弟子郝大通请教《易经》,自王处一传受箓法,声誉日渐提高,前来就学的人愈来愈多。1216年,蒙古入侵,尹志平到海岛避祸,战乱后回到潍州玉清观[6]

1219年,成吉思汗刘仲禄为使者,请丘处机前去觐见,传授长生之术[7],刘仲禄先到潍州会见尹志平,尹志平认为可趁此机会,以全真教义劝化蒙古人,遂陪同刘仲禄到莱州拜见丘处机,游说师父应邀。丘处机挑选弟子18人随行,于1220年出发[8],1221年到达撒马尔罕,1222年南下到达成吉思汗汗庭,并与可汗同回撒马尔罕[9]。1223年,丘处机率弟子东还,到云中时,听闻山东战乱,派遣尹志平南下招抚劝降[10]。尹志平拯救百姓,皈依入于全真道者,可以免差役和赋税[11]。次年丘处机居于燕京长春宫,前来礼敬的信众甚多,尹志平不敢受此供奉,先后到河北缙山秋阳观[12][13]德兴龙阳观隐居[14]。1227年,丘处机仙游时,遗令宋道安继位,尹志平为第一副手。宋道安因年纪已老,请尹志平代替自己出任掌教[15]

掌教[编辑]

尹志平嗣教后,把燕京长春宫东部改建为白云观,在观内修建处顺堂,供奉丘处机仙骨,并请人在堂内画上丘处机西游的壁画。1230年,有人诬告处顺堂壁画不敬,竟在灵堂绘画会见蒙古大汗一事,蒙古人乘机打击全真教,尹志平即日下狱,后来为师弟李志常代替入狱[16]。1231年,尹志平到河北滦平主持斋醮,为国祈福。1232年,窝阔台可汗到顺天(今河北保定),尹志平前往迎见[17]。1233年,尹志平到燕京举行黄箓斋醮,提出让位予李志常,众人反对,他又到燕京华阳观讲道,到东北义州举行下元,在通仙观过冬。次年游闾山太玄观,然后回到燕京[18]。1235年,尹志平奉诏在和林修筑道院[19]

金末蒙古入侵关中,陕西鄠县全真教祖庭灵虚观被毁,道士遇害,京兆总管田雄信奉全真教,去信请尹志平前来。1236年,尹志平来到祖庭,筹划重建道观[20],田雄并把关中许多道观托付尹志平[21]。尹志平到终南山已残破的宗圣观,委托李志柔加以重修[22],回程时,与李志常云中接受圣旨,剃度道士千人,次年回到燕京。尹志平素常有退隐之志,教门事务多交予李志常负责,与蒙古朝廷的往来,往往也透过李志常进行[23]。1238年正月,尹志平传位予李志常,共计掌教10年[24]

退隐[编辑]

1239年,尹志平修建燕京附近的五华山烧丹院,次年移居大房山真阳观[25]。1241年初,尹志平应邀再到祖庭重阳宫(前灵虚观),主持重葬王重阳的仪式,参与者达数千人[26]。1242年,尹志平到沁州神霄宫,翌年移居太原天宝观,再回五华山建五华宫。1249年,元廷下旨赐号“清和演道玄德真人”,改五华观为五华宫。1251年,在大房山清和宫(前真阳观)归真,年82[27]

思想[编辑]

全真教着重“功行”,即勤奋刻苦的修炼,与行善之举[28]。尹志平认为,人的悟道成道,与所积的福德厚薄有关。道士积累“功行”,可以影响来世,来生与师父或圣贤再聚,一起修行,直至达致真道[29]。人要立志,节制情欲;佛道二家的心性修为,并无分别,信众不必刻意追求通灵显圣之事,只要功行积累深厚,心灵自得[30]

道行[编辑]

尹志平天资甚高,孩童时,不经意地已有出神忘我的入定经验,“冥然漠然,不觉心形俱丧”[31]。入道后,习惯每晚在北斗下祈拜,并打坐瞑想;拜刘处玄为师后,夜间在树下静坐存思时,在异象中见刘处玄前来,挥刀断其头,意思是换去尹志平的头面;10日后又见刘处玄来,剖出其心,意思是去除其俗心;再10日后,刘处玄来剖开其腹,取去一切内脏。自此尹志平认识到自己已超越尘俗,由俗人变成道人[32]。后来尹志平仍有不少神秘体验,如曾在打坐中,感到体内之气向上冲涌,头顶应声裂开,“甘液”从上而降[33]

贡献[编辑]

尹志平掌教时,修复许多战后荒废的的宫观,并把许多旧有宫观吸纳入全真教,任命全真教高道为住持,并开始为全真教制定“全真清规”,掌教时师弟宋德方开始编纂道藏玄都宝藏[34]。尹志平嗣教后,信徒众多,供奉甚丰[35],广受爱戴,出游时百姓沿途膜拜,可谓道门精神领袖,因此重葬王重阳时,尹志平虽已退位,亦由他主持大典[36]丘处机晚年时,全真教已是北方最大教派[37]。尹志平掌教时,全真教趋于极盛,元代贾戫称“教风之盛,自三代而下,未有若此时也”[38];弋彀说尹志平“徒侣遍天下,闻望重朝野。……自古教法之盛,功德之隆,惟清和师为最。”[39]尹志平诗文书信编为《葆光集》3卷,在燕京及出游东北时的讲道,记录为《清和真人北游语录》4卷[40]

小说改编[编辑]

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原版中,全真教道士尹志平乘女主角小龙女无法动弹,加以迷奸,事后他对全真教和丘处机有愧,心里却对迷奸小龙女沾沾自喜;后来尹志平为护救小龙女,胸口撞上小龙女剑尖而逝去[41]。受《神雕侠侣》影响,人们普遍认为尹志平人品不好,或认为他是个痴情男,很少人了解到尹志平是个“道行高深的道士”[42]。2003年,金庸到华山出席学术会议,陕西道教协会的道士加以拦阻,抗议《神雕侠侣》侮辱全真教[43]。在小说修订三版中,金庸为免有辱先贤,把尹志平改写成虚构人物“甄志丙”,性格亦不再那么污浊[44],全真教亦写得更光明磊落胸襟广阔[45]

注释[编辑]

  1.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21。
  2.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14。
  3. ^ Stephen:〈寻找证验〉,页133。
  4.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14-115。
  5. ^ Stephen:〈寻找证验〉,页133。
  6.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15。
  7. ^ 姚道中:〈丘处机与成吉思汗〉,页163。
  8. ^ 姚道中:〈丘处机与成吉思汗〉,页165。
  9. ^ 姚道中:〈丘处机与成吉思汗〉,页168-169。
  10.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16。
  11.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24。
  12. ^ 李志常:〈长春真人西游记二〉。
  13. ^ 全真华山派历代宫观介绍〉。
  14.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16。
  15. ^ 景安宁:《道教全真派宫观、造像与祖师》,页84。
  16. ^ 景安宁:《道教全真派宫观、造像与祖师》,页187。
  17.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17。
  18.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18。
  19.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26。
  20. ^ 景安宁:《道教全真派宫观、造像与祖师》,页180。
  21.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19。
  22. ^ 景安宁:《道教全真派宫观、造像与祖师》,页199。
  23.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26。
  24.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19。
  25.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19。
  26. ^ 景安宁:《道教全真派宫观、造像与祖师》,页181。
  27.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20。
  28. ^ Stephen:〈寻找证验〉,页152。
  29.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23-124。
  30.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28-129。
  31. ^ Stephen:〈寻找证验〉,页131。
  32. ^ Stephen:〈寻找证验〉,页133-134。
  33. ^ Stephen:〈寻找证验〉,页151。
  34.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31-132。
  35.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17。
  36.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27。
  37. ^ 景安宁:《道教全真派宫观、造像与祖师》,页112。
  38.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30。
  39.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34。
  40.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页128。
  41. ^ 王怡仁:《金庸妙手改神雕》,页191、193、202。
  42. ^ 轻薄小龙女?尹志平没干这事儿〉,《河南商报》,2014年6月19日,A12版。
  43. ^ 轻薄小龙女?尹志平没干这事儿〉,《河南商报》,2014年6月19日,A12版。
  44. ^ 王怡仁:《金庸妙手改神雕》,页191、193-194。
  45. ^ 王怡仁:《金庸妙手改神雕》,页202-206。

参考书目[编辑]

  • 郑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实践〉,《辅仁宗教研究》,22(2011),页109-138。
  • 景安宁:《道教全真派宫观、造像与祖师》(北京:中华书局,2012)。
  • Eskildsen Stephen(苏德朴)著,宋学立译:〈寻找证验:全真教早期的内境和其他入定现象〉,载张广保编:《多重视野下的西方全真教研究》(济南:齐鲁书社,2013),页129-156。
  • 姚道中著,宋学立译:〈丘处机与成吉思汗〉,载张广保编:《多重视野下的西方全真教研究》(济南:齐鲁书社,2013),页157-177。
  • 王怡仁:《金庸妙手改神雕》(香港:心一堂有限公司,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