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登步岛战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登步島大捷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登步岛战役
第二次国共内战
日期: 1949年11月3日—6日
地点: 浙江省舟山群岛登步岛
结果: 中华民国国军胜利,保住登步岛1950年5月国军舟山撤退后,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占登步岛。
参战方
Flag of the National Revolutionary Army 中华民国陆军 PLA 中国人民解放军
指挥官和领导者
朱致一 胡炜
兵力
8,000人 3,000人
伤亡与损失
中华民国国军伤亡数据:3,394人

解放军数据:击毙、击伤、俘虏国军3394人

解放军数据:阵亡380人,伤953人,无一人被俘虏

中华民国国军数据:击毙、击伤、俘虏共产党6,521人

登步岛战役,为中华民国国军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次国共内战中的战役。最后中华民国国军胜利,是为登步岛大捷。

背景[编辑]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成立后,继续追击中华民国政府的军事力量。此时舟山群岛大陈岛一江山海南岛中国沿海岛屿仍在中华民国控制之下。

10月3日,解放军攻占舟山金塘岛。10月18日,解放军21军61师攻下舟山群岛的桃花岛,并积极准备攻打桃花岛以北仅0.54浬的登步岛,以期占领登步,进取定海各离岛。中华民国政府为守卫舟山岛,也随即将登步岛列为守御重点,派遣第八十七军第二二一师驻防,复令第六十七军与第八十七军主力,于舟山本岛待命保持机动,随时支援各离岛之战斗。

战斗经过[编辑]

中华民国方面[编辑]

根据中华民国政府方面的记载,11月3日下午四点,共匪第21军、第22军共1万余人,开始以重炮炮轰登步岛,八时匪第61师第181团、第182团以50艘船载10,000人攻打,国军舟山防卫司令部司令石觉将军,电令第六十七军刘廉一军长率第七十五师与第六十七师,先后纳入第八十七军朱致一军长指挥以增援登步守军。守军第八十七军第二二一师,加一山炮连约8,000人反击,但伤亡颇重,11时,登陆匪军已达7000多人。匪并于4日午夜1时约3000人进犯,连陷流水岩、炮台山。10时,国军第六十七师收复炮台山。5日半夜匪军再度增援,直到5时始退。9时国军攻流水岩,12时克之。6日3时国军出击,第六十七师攻克野猪塘山南端及蛏子港、天后宫、大岙等地。匪军于4时被围直到7时撤退。8时清扫战场,登步岛血战3日夜,至此获得胜利。

经过3天的战斗击退共匪军,按照中华民国政府方面的史料,登步岛大捷“歼敌逾万,俘虏五、六千人之多”,[1] 又说歼灭敌军5,000人、俘虏1,521人[2]。但据指挥官第八十七军军长朱致一的回忆,“总计是役我伤亡官兵121员,士兵2704名,毙伤匪官兵3660余人,俘匪279人,虏获匪步枪353枝、轻机枪27挺、重机枪5挺、冲锋枪6枝、枪榴弹筒2具、迫击炮6门”。[3]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实际上并无军人被俘,有研究者分析,“俘匪279人”的来源可能是5日国军援兵登岛后在反攻时救出的前一晚被解放军俘获的第二二一师士兵,因误传成为“俘匪”。

战后,于右任曾在登步岛的烈士墓碑上题字曰:“登步复登步,踏进中原路,再造新中国,灵兮其永护,香放自由花,围绕英雄墓。白骨黄土,千古留芳,冲天浩气,日月争光[4]。”

中华民国政府方面宣称是“继金门大捷之后再一次获得光辉的胜利”,并认为,登步岛大捷与古宁头战役的两次胜利,使得共军一时之间不敢冒然进行岛屿登陆战,巩固了当时中华民国对台湾的统治。

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编辑]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记载,10月19日,解放军第61师攻占桃花岛;第7兵团命令第21军第61师攻击登步岛;11月3日晚上10时,登陆突击一梯队3个营在炮火掩护下,从桃花岛起航[5]:405。航行不久,风向逆转,潮水猛退,经过艰苦拼搏,解放军有7个半连队(1000余人)在登步岛登陆;他们奋力冲杀,连续歼灭国军8个连,俘虏500余人[5]:405。11月4日拂晓,解放军已控制登步岛四分之三地区,将岛上国军余部压缩到北部鸡冠礁一带[5]:405-406

一艘蒋军舰艇在我火力打击下已经提前挂起了白旗,但主攻的3营由于预定计划已完成,而鸡冠礁码头是其他连的任务区,营党总支开会决议犯了严重的教条主义错误,决定不一鼓作气攻下码头,直接导致了之后敌人送上援兵使战局逆转。由于第61师当时为配属部队,又无总前委,指挥系统不畅,11月4日7时,蒋军4个团在空军支援下乘军舰来增援,上岛后分东西两路进攻,战场形势逆转。登陆部队7个半连依托炮台山流水岩一线阵地英勇抗击,顶住了优势蒋军的反复冲击和飞机、舰炮、地面炮火的猛烈轰击。在此过程中,一部分蒋军俘虏被蒋增援部队救出。4日晚,第61师的第二梯队1个营,预备队1个营,第一梯队未能登陆的一个半连,以及师直属队3个连,上岛与第一梯队共同战斗,先后歼灭蒋军3200余人,但自己也伤亡很大。战斗呈胶着状态。[5]:406

由于登步岛上蒋军处于绝对优势,而且还在不断增加,解放军登陆部队处境困难,胡炜深感自己肩上责任重大:撤退失败,将会成为千古罪人;撤退成功也仅是个“败将”。最后,他完全摆脱了个人得失的考虑,果断地下了撤退的决心,亲笔起草了“情况紧张,今晚撤出战斗”这一简短的电报,—面将决心上报第22军并第21军,一面立即组织撤退,同时通知留守桃花岛的副政委李清泉组织所有船只,天一黑即来登步岛撤运部队。11月5日,部队在流水岩山、竹山、野猪塘山东北侧一线,击退敌人十多次进攻,还在阵前小型出击中还抓了一些俘虏。遂于5日晚开始主动撤离。师长胡炜、副参谋长王超在渡口指挥,按伤员、烈士遗体、机关、部队的顺序登船;指挥所和师首长与掩护分队最后撤离。在他们登船时,又把仅有的救生衣留下来给后面的同志。撤退过程中,解放军无一伤亡。

登步岛战斗,解放军以5个营的兵力,连续恶战50多个小时,抗击了有海空支援的近7个团30余次进攻,毙伤俘敌3394人,敌三个团长均被我击伤,还带回俘虏数百名。解放军将蒋军驻岛的第二二一师打得大败(由于本应是此战主角的第二二一师在战斗中表现太差,战后蒋国防部授予了各增援部队各种荣誉称号,而第二二一师什么也没有捞到)。伤亡千人,但没有丢弃一个伤员。惟一一个在战斗中失去联系的战士傅祥明,在发现部队已经撤退后,宁死也不愿当俘虏,抱了一根竹竿跳进大海,漂到一个礁石上,靠吃小蟹和小葱度过10个昼夜,最后被救归队。

根据解放军的战报,登步岛战斗共击毙、俘虏蒋军3394人,解放军阵亡380人,伤953人,无一人被敌军俘虏。[6]

此战暴露出当时解放军在势如破竹取得大量胜利后,普遍存在的领导层急躁冒进、轻视残敌、部队随意配属,指挥沟通不畅(第22军竟然未通报第61师金门战败的消息)和缺乏合成军立体作战思想(未出动海空军或船只迷惑敌人,使敌迅速判断出登步岛进攻非佯攻,从而敢于很快从各岛抽调援兵扭转战局)等问题。由于未完成夺岛目标,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长期认为登步岛战斗是一次败仗,除战史讲授外,基本不在军内外宣传。但近来随着政治意识形态观念淡化,一些学者指出,登步岛战斗指挥员在尚不知晓金门战败及其细节的情形下,不计个人得失,保全了军队,以劣势兵力歼灭敌人大量有生力量,并在登陆战中完成使主力部队无一伤亡、全身而退的极其困难的动作,从军事角度上看,第61师打的实际上是一场胜仗,历史应该给予胡炜等人以公正的评价。[7]

战后[编辑]

1950年5月16日,全数国军主动撤出舟山群岛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第21军于5月16日首先进占登步岛,之后三野第21军、第22军、第23军陆续进占全部舟山群岛。

战斗序列[编辑]


Flag of the National Revolutionary Army中华民国国军[编辑]

PLA中国人民解放军[编辑]

注释[编辑]

  1. ^ 曾尚智,军事逆转时期海军见闻,原载 《曾尚智回忆录》,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8年
  2. ^ 据《蒋总统大事长编》所载,生俘解放军1,521人
  3. ^ 3.0 3.1 参见朱致一:《登步岛歼匪追忆》,载于《瀛海同舟》,民国六十九年增订再版
  4. ^ 闻增胜,登步岛大捷,载荣民文化网
  5. ^ 5.0 5.1 5.2 5.3 南京军区《第三野战军战史》编辑室. 第八章 肃清残敌,保卫国防,建设现代化的革命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1996-07. ISBN 9787506553971. 
  6. ^ 宋晓军 青山编著,十大王牌师,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07年
  7. ^ 登步岛的前世今生 《舟山日报》,2011年
  8. ^ 8.0 8.1 毛德传,国共登步之战漫记
  9. ^ 9.0 9.1 毛德传,浴血登步 审时度势 重创敌军 撤出战斗
  10. ^ 10.0 10.1 鏖战登步岛,流水岩变为流血岩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