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六韩拔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破六韩拔陵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破六韩拔陵(?-525年),南北朝时代北魏孝明帝时期发生的六镇之乱(523年-525年)的领导人,曾经一度领导数十万起义军,并在六镇地区建立政权,年号真王

姓名浅析[编辑]

破六韩拔陵姓“破六韩”,名“拔陵”,匈奴族人,早年匈奴右谷蠡王潘六奚投奔北魏,并死于该国,于是其子孙就以“潘六奚”为姓氏,后人因讹传误写,变成了“破六韩”。

史载事迹[编辑]

时代背景[编辑]

破六韩拔陵本系“六镇”中最靠西的沃野镇边民。“六镇”在北魏定都平城(今山西大同)时期,本系京畿防御重地,因此当地无论军民都享有很高的待遇和地位。但从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以后,政治重心南移,六镇军事政治地位大大降低,防务逐渐松弛,六镇将士地位随之下降。后来朝廷又屡将罪人和死囚发往当地充当戍边士兵,称为“府户”,他们因地位极低而备受镇将的奴役和羞辱,社会矛盾空前激化。孝明帝时期,当地连年发生旱灾饥荒;正光四年(523年)二月,北魏北部的游牧部落政权柔然也发生大饥荒,向北魏求援,北魏由于自身经济窘迫加之一贯轻视柔然(蔑称其为“蠕蠕”或“茹茹”,意思其蠢笨如蠕虫),所以予以拒绝。柔然可汗阿那瑰,遂于四月派兵侵入北魏进行剽掠,以解决饥荒。怀荒镇的人民因食物资料大部分被劫夺而生计艰难,遂向镇将武卫将军于景请求赈济,但遭到其蛮横的拒绝,遂怒杀于景,于是北魏朝廷因此认为六镇边民凶顽,决定弹压整肃。这更加深了双方的不信任,最终导致六镇边民起兵反抗。

举兵起事[编辑]

正光五年(524年)三月,本为沃野镇居民的破六韩拔陵在沃野镇号召边民和府户反魏,结果一呼百应,立即得到当地疾苦已久的人民的相应,他们攻占镇内府库官衙以及军事设施,杀死了镇将,宣布建立政权,改元真王。其他各镇的各族兵民也纷纷起兵响应。破六韩拔陵见起事初步成功,且民心可用,于是决心引兵向南进攻,推翻北魏政权;同时另派遣别帅鲜卑人卫可孤率军向东围攻武川怀朔二镇。怀朔镇将杨钧贺拔度拔为统军主帅,以其三子贺拔允贺拔胜贺拔岳为将,率兵应战。

走向高潮[编辑]

与此同时,北魏朝廷在得知破六韩拔陵率兵造反后,立即委派临淮王元彧为“镇军将军,假征北将军,都督北征诸军事”,率军北进,企图镇压破六韩拔陵的反叛。四月,高平(今宁夏固原)镇民赫连恩等起兵,推举敕勒(也称铁勒高车)酋长胡琛为高平王,进攻高平镇以响应破六韩拔陵,结果被北魏将领卢祖迁击败,胡琛兵败北撤。此时卫可孤已经攻陷武川、怀朔两镇,俘虏魏将贺拔度拔、贺拔胜父子。五月,破六韩拔陵在五原(今内蒙古包头西北)大败临淮王元彧军,又乘胜追击,击败北魏安北将军李叔仁白道(今内蒙古呼和浩特西北)。北魏朝廷震惊,孝明帝元诩下诏罢免元彧的官爵,改命尚书令李崇为北讨大都督,命抚军将军崔暹、镇军将军元渊受其节制,共同率军进剿。一时间破六韩拔陵声威大振,北魏的夏州、东夏州、豳州、凉州、秦州等地(约今内蒙古中部和西部、陕西西北部、甘肃中东部一带)蜂拥而起,纷纷起兵反魏,以响应破六韩拔陵。据此不久,居住在怀朔镇鲜卑汉人,后来成为北齐政权的奠基人的高欢也乘机参加了杜洛周领导起义军,并且在后来以六镇起义军为班底开始了其军事政治霸主生涯。同年七月,破六韩拔陵又一次在白道大败崔暹军;然后又并力进攻李崇军,李崇不敌,被迫撤退到云中(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西北)坚守,与之相持。八月,东西部敕勒都宣布反魏,依附破六韩拔陵。北魏朝廷见单纯的军事进剿不能奏效,只得加以怀柔政策配合,以期分化瓦解起义军。孝明帝下诏六镇改镇为州,赦免“府户”为民,并派遣黄门侍郎郦道元前往抚慰,但此时六镇全部已被义军控制,郦道元因此未能成行,怀柔政策一时无从施行。于是,只得又开始采取特务暗杀活动,以破坏起义军的军事领导能力。十月,先前被俘并暂时诈降起义军的贺拔度拔父子与他人合谋,纠合部分乡民袭杀了破六韩拔陵的得力将领卫可孤,并乘乱纠集一些人马从背后进攻义军,企图对破六韩拔陵“乱而取之”但没过多久,贺拔度拔就被敕勒部的军队杀死,其进一步的图谋失败。只是起义军方面也损失了一名优秀的军事将领。至此,北魏朝廷已经无计可施,难以再拼凑军队来进剿起义军了,出于无奈,只得一方面下诏地方少数民族酋长和地方豪强组织“义军”勤王,另一方许以丰厚馈赠,求助于宿敌和一贯轻视的柔然可汗,使其从背后夹击破六韩拔陵的军队。

兵败事终[编辑]

正光五年(525年)三月,柔然可汗阿那瑰接受了北魏朝廷的请求,率众10万自武川以西向沃野镇发起攻击,帮助北魏镇压六镇起义。孝明帝多次遣人送物犒劳柔然军。同年六月,破六韩拔陵率军包围据守五原的元渊军,遭到北魏将领贺拔胜所募集的200骑兵的突袭,受挫稍退。与此同时,北魏长流参军于谨说服西部敕勒(铁勒)部3万余户背叛破六韩拔陵降魏,破六韩拔陵领兵截击,结果半路又遭遇元渊的伏击,只得向北败走,不料不久又遭遇众多柔然骑兵的突击,破六韩拔陵军因为在短时间内不断遭受多次重大打击而大败,部队伤亡惨重,并且军心也开始动摇,所余人马也都纷纷溃散;一些原本已经依附的地主武装或投降官军也乘机纷纷背叛,掉头向起义军进攻。此时起义军已经几近瓦解。破六韩拔陵无奈,只得帅少数忠诚的亲随南渡北河(今内蒙古乌加河)逃走。从此,在史籍上破六韩拔陵下落不明,再无踪迹可寻(或有猜测其为柔然所杀),破六韩拔陵所领导的六镇起义至此失败。北魏朝廷将被俘义军和六镇居民20余万人分徙于冀、定、瀛三州(治今河北冀州定州河间)就食。但是起义烽火却并未因此被扑灭,没过多久,这些内迁的六镇起义军余部就又开始在新领袖的领导下重新开始反抗,直至北魏政权在风雨飘摇中分裂,灭亡。

参考文献[编辑]

  1. 魏攸《魏书·帝纪第九 肃宗纪》
  2. 魏攸《魏书·列传第九十一 蠕蠕 匈奴宇文莫槐 徒何段就六眷 高车》
  3. 魏攸《魏书·列传第五十四 李崇 崔亮》
  4. 李延寿 《北史·魏本纪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