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禹贡〉是《尚书》的其中一篇,是中国地理方物,兼均税作品。整篇假托上古三代时,夏国君主作写,但一般研究指战国时代之所品[1]

《禹贡》是《尚书》中〈夏书四篇〉最重要的一篇,全书分“九州”、“导山”、“导水”和“五服”四部分,《禹贡》将中土分成九州,即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

《尚书》相传由孔子所编定,孔子说“《禹贡》可以观事”,事实上是由后世儒家所补充。《述异记》记:“鲁班刻石为《禹九州图》,今在洛城石室山。”王国维在《古史新证》中认为《禹贡》为周初人所作,日人内滕虎次郎的战国末至汉初说[2]史念海在《论〈禹贡〉的著作时代》一文中,则据《禹贡》中有“南河”、“西河”之称,认定作者为魏国人[3]。明人艾南英在《禹贡图注·序》中说:“《禹贡》一书,古今地理志之祖者。”

《禹贡》全文祇有一千一百九十四个字,《史记‧夏本纪》及《汉书‧地理志》皆曾记载《禹贡》全文,始于“禹敷土”,终于“告厥成功”,自汉朝孔安国郑玄,到宋朝程大昌毛晃,还有苏轼曽旼叶梦得张九成薛季宣黄度吕祖谦王炎呉澄王充耘王樵邵宝等专门注释《禹贡》,二千年以来不知凡几,其中又以胡渭的《禹贡锥指》最完善,最闳博。但历代对于碣石[4][5]黑水三危九江陪尾三江[6]彭蠡[7]等地名之争辩,至今犹不能止。[8]现代郦学家陈桥驿表示中国古籍如《汉书》、《水经注》都以《禹贡》为宗,本质是将错就错,例如《禹贡》说:“导沇水,东流为济,入于河,溢为荥。”在《汉书·地理志》河东郡垣县下说:“《禹贡》,王屋山在东北,沇水所出,东至武德入河。”《水经注》又沿此误说:“济水出河东垣县东王屋山,为沇水。”,济水(或称沇水)最后被误引成为黄河的支流。又《禹贡》说:“嶓冢导漾,东流为汉。”,错误地把漾水以为是汉水的上源,《水经注》同样的沿用此误。[9]类似的错误还有很多,古人不敢批判经书[10],用各种牵强附会的解释为经书圆场[11],最荒谬莫过于济水“三伏三出”,“在地理上绝不可能”[12]。本书直至大清末年仍有影响力[13],被视为山川治国之方。

[编辑]

  1. ^ 侯仁之主编:《中国古代地理名著选读·禹贡(全文注释)》引顾颉刚的“战国中期说”,科学出版社,1959年。
  2. ^ 内滕虎次郎:《禹贡制作年代考》, 载江侠庵译:《先秦经籍考》,商务印书馆,1931年
  3. ^ 《河山集·二集》,三联书店,1981年。
  4. ^ 俞正燮《癸巳类稿》指出:“碣石今存者有二:一在今武定府海丰(今山东无棣县);一在今广东,所谓碣石镇也。”
  5. ^ 黄盛璋《碣石考辨》:“《禹贡》的黄河经今河北入海,碣石夹黄河入海口之右。今天津市以南,除了无棣县马谷山外,古黄河口都没有山,因此后代也有以马谷山为《禹贡》冀州之碣石。”
  6. ^ 《禹贡》云:“三江既入震泽,底定。”这里的三江系指哪三条江水,一直没有定论。王鏊《姑苏志》中引《史记正义》认为三江是松江、娄江、东江。曹学佺《书传会衷》“以三江为松江、娄江、东江,九江为洞庭”。《御制日讲书经解义》认为三江是松江、娄江、东江,在今江南苏州、松江二府之地。蒋廷锡《尚书地理今释》中说:“按三江,孔安国、班固、郑康成、韦昭、桑钦、郭璞、顾夷诸说不一。”
  7. ^ 朱熹《朱子语类》卷七十九说:“且如汉水自是从今汉阳军入江,下至江州,然后江西一带江水流出,合大江。两江下水相淤,故江西水出不得,溢为彭蠡。上取汉水入江处有多少路。今言汉水‘过三澨,至于大别,南入于江,东汇泽为彭蠡’,全然不合!又如何去强解释得?”
  8. ^ 牛淑贞:〈近20年来《禹贡》研究综述〉
  9. ^ 陈桥驿, 叶光庭:《水经注》(二)汾济之水:第309-310页
  10. ^ 李振裕在为胡渭《禹贡锥指》作序时称:“自禹治水,至今四千余年,地理之书无虑数百家,莫有越《禹贡》之范围者。”
  11. ^ 陈桥驿, 叶光庭:《水经注》(二)汾济之水:第310页
  12. ^ 翁文灏:《指锥集》
  13. ^ 《历代〈禹贡〉文献集成》共收录清人《禹贡》论著四十一种。